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清色莲华 >> 冷静的和昏了头的(上)

弘昀带着弘时静静地走回松柏院。“二哥,我讨厌四弟。”弘时突然说道,“邬先生喜欢他,阿玛喜欢他,连皇玛法也喜欢他……有他在就没人喜欢弘时。”弘昀看了眼自己的亲弟弟,停下步子拉起他的手再一起往前走着:“三弟,哥哥问你,弘晔是不是很聪明?”弘时沉默,一会儿才道:“是。”“是不是比你聪明,书念得比你好?”“……你。”声音已经有些哽了。“他念书也比哥哥好,哥哥也不过占了年长的便宜,再过几年,这点子差距也没有了。 ”弘昀轻声说道,“但是,这世上聪明人很多,能活得下来,活得更好的却很少。

三弟,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以后少接近额娘派来的人,不要听她们的话,我们首先是阿玛的儿子然后才是额娘的儿子,这点你要记住。只有我们活得好,额娘她才能好。”“可是——”碰上弘昀看过来的淡然目光,弘时呐道:“额娘现在……不好。”“你喜欢钮祜禄额娘吗?”弘昀勾了勾唇角问。“喜欢。”弘时这次爽快多了,她会做很多好吃的,多栽轩每有客人也会请他们和姐姐妹妹们相陪,不会厚此薄彼更不会对他们包藏祸心,额娘总说不要吃多栽轩的东西,可他们吃了也没事啊。

“我也喜欢,”弘昀说话的时候神态很像大人,“阿玛的话,应该也会比喜欢额娘更喜欢她,四弟很幸运。”弘时很难过,“二哥,额娘不好么?”弘昀久久才道:“……总比不上钮祜禄额娘,不过她总是我们额娘,我们还是要孝顺她的,可是孝顺也不能只听她的话,我们还有阿玛,阿玛也费了很多心思教导我们的。”如果他的额娘不要每次拿奴婢给他们做的衣服说她怎么怎么想念他们,叫他们争一口气,不要跟多栽轩接近……有一次甚至让他给元寿下药,他想,他会更孝顺她的。

阿玛一直将额娘做的事坦露在他面前,教导他,什么样的女人可以敬可以爱,什么样的女人面子到了就行……不是爱,就要依从,怎么做才是对她的将来好,让他自己考虑。“三弟,皇玛法有很多儿子,他们有的领兵有天份、有的才学高、有的待人和气、有的勇武过人……他们难也比么?”当然比,他们比的在皇玛法心中的地位,比的是领的差事好坏,这样的影响使得他们这些在上书房读书的皇子皇孙也暗地里斗个不停。不过这些此时还宜让弘时知道,他接着说道:“人无完人,我们只要努力学习,让自己不断进步,向着自己心中的目标前进就好。

三弟,你长大想做什么?”想做什么?弘时很茫然,他摇了摇头,“我只想做阿玛喜欢、骄傲的儿子。”当然,也做额娘的好儿子,可是这个没有前一个强烈。弘昀柔声道:“只要你认真学习,尽力了,不管是不是最好,阿玛都会喜欢你的。”“真的吗?”“当然了,前些日子阿玛不是还带我们一起去骑马吗?阿玛对我们兄弟几个都是一样的喜欢,只是我们如果做错了事阿玛也会严厉惩罚的,他是为了我们好,对不对?”“对。”阿玛对我们严才是对我们好……弘时小朋友也是有读过《三字经》的,严父的道理还是懂的。

“二哥,我不讨厌四弟了,我还要教他不能骄傲,不然变成仲永就不好了。”唉,天真的三弟!弘昀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钮祜禄额娘还有阿玛怎么会允许四弟变成那样的一个人呢?十二岁的弘昀已经看清很多事,阿玛膝下没有嫡子,嫡额娘又病弱在床,满府位份高的属自己的额娘和钮祜禄额娘,但论出身和血统,钮祜禄额娘无疑稳压府中众人,又掌着府务,再加上独得阿玛爱宠,将来世子之位必出于她的儿子……再说,别的叔伯家里情况如何他不甚明白,但隐隐听到的,自己阿玛无论是身份、爵位还是差事,在皇玛法的诸子中是数一数二的,而从皇玛法两次驾临雍亲王府的情况来看,他老人家也是看重喜欢阿玛的,阿玛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种时候,雍亲王府更该抱成一团,孝悌和睦才对。

不得不说,弘昀身体是有些弱,但这反而让他更加潜心于读书,骑射不行,字画却比一般的皇孙更为出色,又得了邬先生几年的教导及胤禛私下点拨,看问题的深和广完全不是李氏这种久居后宅只知争宠的妇人能比的,他对胤禛的感情也远远不是李氏能比的。他知道,以父亲的精明能将母亲的所作所为摆在他面前,做为教导他的材料,那么不动她也只是看在他们兄弟及长姐的面儿上,这种情况下,他们兄弟只能更循规蹈矩才能让额娘过得好。弘时是他的同胞弟弟,身体也比他好,他不能看着他被自己的亲额娘拖累……况且,钮祜禄额娘确实很好,这么些年下来,她不奉迎不敌视,也劝阿玛不因生母的缘故疏忽他们,他们到多栽轩她就尽心照顾,不防备;他们在松柏院读书她也不往他们身边安插人手或送吃送喝做给人看……如果是她的话,他也愿意接受,总比眼睛长在头顶的乌雅氏或表面懦弱内里阴沉的宋氏等人好。

还有那个年氏,就不是个省心的……想到这里,弘昀忙嘱咐弘时:“以后远着那个年氏,那个女人很有心机,哥哥怕她会惹事儿,带累了你就不好了。”“二哥放心,我也不喜欢她,可额娘说她不错……”什么?额娘竟跟年氏?弘昀觉得头有些痛了,毕竟是庶母,她们的事儿他也不好插手。找个机会跟阿玛提一提好了……胤禛再回多栽轩时,苏宜尔哈刚给小冰雅洗完澡,正拿着自己给她做的绣有两小猫玩线球的鹅黄色睡袍给她穿……小冰雅扭着小身子不肯穿,嚷着:“要,花、花——”“什么花花?”胤禛斜靠在旁边看了苏宜尔哈哄了好一会儿仍不见效,开口问道。

“就是那件月白色的,上面绣有雪莲……冰雅,再不穿额娘生气了!”屋里虽然不冷,毕竟是十一月的天了,要是冻到就不好了。凤眼儿立即水光浮现,委屈的神情在里面明明白白写着,见苏宜尔哈冷着脸,眼眶儿跟着红了,扭过小脑袋对着胤禛“哇”的一声哭开了,光洁雪嫩的小身子奔向他:“阿玛阿玛,要花花,呜,花花,额娘坏坏……”“冰雅乖,乖乖哦,告诉阿玛为什么要花花不要这件猫猫啊?”阿玛温柔的语气安抚了她受伤的心,小冰雅吸了下鼻:“花花,漂亮,冰雅喜欢。

”这女儿说话可比儿子那时清晰多了,胤禛哄道:“花花漂亮,猫猫也很可爱呀。”蹙了蹙眉,“花花比较漂亮……”真是个爱漂亮的小孩,胤禛叹道:“阿玛觉得猫猫跟冰雅一样可爱呢,听阿玛的,穿衣服好不好,明天咱们再穿那件花花……额娘很担心小冰雅着凉呢。”小女娃的额娘正跟她一样蹙着眉,不过不是担心,而是怒气迸发的先兆,这母女两个恼怒起来的样子就跟一个模子似的。瞄了一眼不悦的苏宜尔哈,小冰雅点了点头,在阿玛的轻哄下乖乖穿上绣了小猫的薄棉睡袍,亲了胤禛,又怯怯走到苏宜尔哈前面亲了她一下,睁着湿湿亮亮的眼睛盯着她,苏宜尔哈叹了口气,回亲了她一下,抱着她回房给她讲睡前故事了。

“冰雅睡了?”回了卧室,胤禛正倚在床上看书,不在意地说道:“她要穿哪件衣服让人去拿就是……”那么多奴才养着不用干什么。“然后养成一副娇公主的习性?”苏宜尔哈轻哼,都是因为有他这个百依百顺的阿玛在,她这个额娘才会这么辛苦。“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人的一生哪能事事顺遂,咱们再疼她也只能护她十几年,跟她过下半辈子的可不是我们这些爱她护她的家人……那拗脾气不改,将来谁受得了。”听她这么说,胤禛不悦了,谁敢欺负他女儿?!不过,不敢欺负不等于就能过得幸福……罢了,孩子她娘有心教孩子,自己还是别添乱了。

起来将书放好,将她揽进怀里,“今天辛苦了!”“有什么辛苦的,孩子们能快快乐乐地过一天最重要。”她侧过螓首亲了他一下,转过身,给他解衣,“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夜宵?还是,在哪里吃过了?”语气含酸,女人的嫉妒是要适当表现一下的。领导大人果然很高兴:“吃醋了?放心,爷只是恭送皇父顺道去训诫一下年氏……没在她那儿吃东西,你这么一提,倒有些饿了,有什么好吃的?”悲催的年氏,偷鸡不成蚀把罚了!苏宜尔哈毫不掩饰她的愉快:“我去给您下碗面?”他拉住她:“让下人去就是了,我有话跟你讲。

”“春雨,去小厨房让人煮两碗面来。”苏宜尔哈微抬高了声音,外面立即有人回了一声,胤禛挑了下眉,心道这个春雨身手怎样看不出来,这敛息和听音的功夫确实不错……也许让她去粘杆处传授一下经验?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他抱着她坐回床榻随口道:“皇父对元寿的印象很好呢!”“发生什么事了?”苏宜尔哈好奇地问。胤禛将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遍,苏宜尔哈心头巨汗,这历史就算了有偏差,好像有些事的发生也差不离啊,历史上的乾隆皇帝不就是在雍亲王府和圆明园两处碰上康熙表现得聪慧过人才被带到乾清宫教养的?想到这里又有些紧张地揪住身边男人的衣服:“元寿不会被带走?”“带走?”小莲花的预感?她恼嗔地瞪了他一眼:“老一辈的常干这种事啊,将喜爱的孙子抱到身边养……”在她的心里,儿子自然是最好的。

“放心。”他微笑地拍了拍她的背,上一辈子他太过大意,不曾想过皇父精力不济,大部份的时间忙于处理政务和平衡他们几兄弟的势力,能教导弘历的时间太少,任弘历在宫中自己听听看看,学到的尽是一些浮面上的东西……这一世,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苏宜尔哈将信将疑地放开他,觉着领导大人对子嗣的重视与教导比历史上的好多了,可能不会再像历史上的那样,拿着儿子“争宠”“孝顺”去。偎进他怀里,她小声道:“我也不是不想元寿去陪皇阿玛替我们承欢膝下,只是元寿还太小了……”“我知道。

”他亲了她一下,扶起她,细碎的吻逐渐移到柔嫩如花的唇上,正想深入……突然听到脚步声,他僵了一下,叹了口气,还是放开了她。“主子?”“进来罢。”苏宜尔哈马上离开他的怀抱,理了理衣服、头发。他看得直笑,这都几年了,还这么害羞……玉靥微红,羞窘地瞪了他一眼,她就是不习惯当众表演怎么着?!……。

小说索引:清色莲华全文免费阅读,清色莲华全本免费阅读,清色莲华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