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四卷 第二章 主人与客人

林岚的目光落到风影楼脸上,他的瞳孔突然微微有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而像只小猫似的趴在他怀里的海青舞,仿佛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自己找个地方坐吧,”周林岚对着风影楼露出一丝微笑,“对了,你是莫天的徒弟吧?”风影楼的瞳孔也在微微收缩,这个双膝以下部位都被截掉,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底牌,甚至连他的师门都一语道出,这种情报处于下风的现状,让风影楼不由自主略略紧张起来。

“不要露出这么讶异,甚至是警戒的表情,我们不是敌人。”周林岚仍然是一脸淡淡的微笑,“我们都在那里学习过,抛开年龄的身份来说,还算是校友呢。你看起来简直就是二十年前,莫天那小子的翻版,就连你进入一个房间站立的位置,还有看待陌生人身体各个点的顺序都一模一样,如果这样,我还看不出你是莫天收的徒弟,那可真是对不起我和他十几年的交情了。”“还瞪什么眼珠子,”海青舞到这个时候,终于带着一脸迷醉和依依不舍,离开了周林岚的怀抱,一脸的自豪,“周哥可是当年在第五特殊部队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三剑客,更以一手无人能及的特殊绝活,被所有人称为黄金右手!”听到“黄金右手”这四个字,风影楼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周林岚的右手上。

这个曾经在第五特殊部队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前辈,年龄四十多岁,那不到一厘米长的头,还有他就算坐在轮椅里,依然挺得笔直的腰肢,使他看起来,仍然保留了职业军人地那份傲骨。但是离开第五特殊部队时间太长,处于正常人的世界里,在周林岚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第五特殊部队职业军人那股自骨子里的狠劲,与遇强则强,只要有命令在身,就算天王老子挡路,也敢一枪放倒的杀气,取而代之的,就是与世无争的宽厚与温和。就是因为保留了部分第五特殊部队军人的强势,又拥有了温柔的笑容,再加上眉目如剑不怒自威,使这个时候地周林岚看起来,即严肃又潇洒,纵然坐在轮椅上,依然散着一种足够让怀春少女为之心动的成熟男人魅力。

但是最吸引风影楼注意地。却是周林岚地右手。不管周林岚有什么出人预料地绝招。所有地技巧和秘密。都应该在他地右手上。但是现在地周林岚……他地右手。只剩下大拇指。和小尾指两根手指了。迎着风影楼地目光。周林岚大大方方地举起了自己地右手。微笑道:“原来叫黄金右手。但是现在。我看叫螃蟹钳子手。倒是更贴切些……”现趴在自己怀里地海青舞。看着自己地右手。脸上露出比哭还要难看地神色。几点晶莹地水光她地眼眶里聚集。周林岚先是伸出左手。轻轻刮了一下海青舞地鼻子。

真地像逗弄一只小猫似地。搔痒搔得她重新露出快乐地笑容。才微笑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个死丫头。这么多年不见。突然大驾光临。还把莫天地关门弟子带到我面前。究竟有什么事。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我希望……”说到这里。海青舞咬住了嘴唇。沉默了好半晌。才低声道:“你能把你地事情。讲给风影楼听。”听到这个要求。周林岚地脸也扬起了一丝淡淡地惊诧。但是他却没有犹豫。“好。小四地要求。我当然不会拒绝。小四你希望我从哪里开始讲?”海青舞的目光又落到了周林岚被齐膝截掉的右腿上,她突然跳了起来,逃也似的冲出了周林岚的办公室。

望着被海青舞重重摔了一下的房门,周林岚轻轻的摇头,就连他的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一闪而逝的痛苦,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望着依然挺立如枪,静静站在办公室某个角落的风影楼,周林岚温和的道:“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法掩饰的迷茫,我不知道是什么使你困惑,所以我无法帮你解答。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个是校友,也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不必拘束,搬把椅子,坐到我面前吧。”面对搬过一张椅子,像个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坐在自己面前的风影楼,望着似乎还在出颤音的办公室大门,伸出少了三指手指的右手,轻捶着自己的双腿,在这个时候,就连周林岚的眼神,都变得有点迷离了。

“我和你师父莫天是同一期的学员,也同时参加了二十年前那场战争,不同的是,莫天从头打到了尾,成了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而我,接受了十五年训练,在战场上却呆了十五天,就被人抬下了火线。十五年,十五天,这可真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最真实写照了。”说到这里,周林岚的眼睛里,满是浓浓的嘲讽,他突然问道:“风影楼,你只知道我是怎么丢掉这两条腿的吗?”“反步兵地雷……不,应该是被炮弹炸了之后,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治疗,导致组织坏死,最终被迫截了双肢!”妖少:在这里得插一句,写到这里才突然注意,这个战例,在前面的卷中,就是介绍学校时,竟然已经简单的用过了,但是已经了一章,实在没有办法重新回炉写新的角色了,大家见谅。

为表歉意,这一章,决定写到五千九百字,余下的九百字,应该能折了相同的情节了。“不错,不错,但是我想,你大概一辈子,也猜不到,我是怎么被炮弹炸中的。”周林岚低声道:“当时刚开战不久,我军就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我们当时的军装上还有红色五星角,红色部队前进时,还喜欢高高举着红旗前进。而这些,潜伏的狙击手,最容易捕捉,一打一个准的枪靶。还有那什么狗屁重机枪,都七十年代了,竟然还装着两个轮子,在山地运送起来,简直能累死几头牛,打遭遇战时,找不到合适的支撑点,战士们甚至要用肩膀直接扛住它。

这还不算,我还遇到了一件最好笑的事……哈哈哈……”说到这里,周林岚突然自己先笑了起来,周林岚地脸上满是欢畅的笑容,他的笑声越来越大,他甚至笑得开始上气不接上下起来,但是他眼睛里的那偻愤怒与不甘的火焰,又能瞒得了谁?!“哈哈哈……哈哈哈……最好笑的事情,就是我们在执行任务时,穿过一个我军炮兵阵地。当时那支炮兵部队,正在和敌人炮兵之间展开了炮战,当时炮战已经打了一个多小时,而我看到的就是一群中人,坐在那里用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擦炮弹上地黄油,擦好一,就射一。

风影楼,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吧?哈哈哈……”风影楼轻轻点头。中国黄铜产量不足,只能用钢材来代替黄铜去制造子弹和炮弹。这样虽然解决了材料不同的问题,但是钢材制成地子弹和炮弹,很可能因为空气潮湿而生锈,平时都在上面涂抹了大量黄油,才放进军火库保存。当炮战开始一两个小时后,炮兵阵地上的炮弹全部打干净,从后方送上来的炮弹上面还涂抹着黄油,这种炮弹当然不可能直接塞进炮筒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敌人那边射,所以才有了一群炮兵,围坐在那里,手忙脚乱的用棉纱,用烂布,甚至是自己身上地军装,擦拭炮弹的一幕。

“当我们走过那个炮兵阵地地时候,我亲眼看到一个十岁的孩子,刚刚擦好了一,看着他抱着炮弹,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往迫击炮那儿跑的样子,我还专门回过头,对他投过去一个充满鼓励意味的笑容,他也对我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哈哈哈……哈哈哈……”周林岚笑得更欢畅了,他拍着自己的大腿,放声笑叫道:“结果炮弹塞进炮筒里,在‘轰’地一声中,炮弹被笔直的打上了天空,当我脑袋上突然响起一声尖啸地呼啸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对着我高喊‘快跑’。

而我这个受了十五年特殊训练,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新兵蛋子,就那么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傻愣愣的听着迫击炮炮弹带出来地呼啸,距离我越来越近。当炮弹终于落到我的脚边,一下把我炸晕的时候,我还是不明白,那炮弹,究竟是从哪里飞出来的!”当时周林岚是真的不知道,那炮弹是从哪里来的。上过战场的老兵都应该知道,七十年代用的迫击炮,打出来的炮弹,会在空中划出一道刺耳的呼啸声,而炮弹飞行的速度又不够快,就连肉眼都能看到,只要身手敏捷准备充分,完全可以用军事动作闪过去。

所以周林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前方,以他号称“三剑客”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军事技术,哪怕是前方同时飞来几炮弹,他也能够毫无伤的保护好自己。所以,这一下就把周林岚放翻的炮弹,来自后方!就是那个十岁的年轻士兵,刚刚擦掉上面的黄油,在周林岚鼓励的笑容中,塞进炮膛的迫击炮炮弹!它在空中划出来的轨迹几乎是笔直的,笔直的打上了天空,笔直的落了下来,就那么毫不羞赧的直接落到了周林岚的脚下。“奇怪吧,迫击炮明明调整好了方向和角度,竟然会打出一条直线。

”周林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笑,“后来莫天上去检查了那门迫击炮,结果用尺子一量才现,由于前面炮弹打的太多,而炮筒的质量不过关,热胀冷缩之下,本来应该有八十二毫米口径的六七式迫击炮炮筒,当时竟然足足有八十五毫米粗了,哈哈哈……”一门迫击炮的炮管,才打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整整粗了三毫米!听到这样一个数据,风影楼彻底沉默了。“在我住院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在兵工单位工作的人,我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身边的花盆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砸得他莫明其妙,想和我动手,他一个五尺高的爷们,看到我没了两条腿,却又不好意思挥拳头。

哈哈哈……真是他妈地太有意思了……我周林岚,竟然也有沦落到被人同情,连拳头都不好意思落下来的一天……哈哈哈……风影楼你说,这么滑稽,这么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不是太好笑了?!”风影楼没有笑,看着笑容满面,内心深处却在无声哭泣的周林岚,他又怎么笑得出来?如果没有那自摆乌龙的迫击炮炮弹,周林岚的未来,绝对不是这个样子,他和海青舞的关系,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别以为风影楼到现在仍然什么也不懂,刚才海青舞和周林岚之间短短的相处,已经透露出太多、太多的亲昵。

但是风影楼仍然忍不住问了,“你既然这么痛恨军工单位,你为什么现在还会呆在这里?!”“因为我不想让三等品炸了我一个,再炸其他兄弟,我不想一群什么也不懂地外行,在那里想当然的指手划脚,把狙击步枪地三角架,硬装到了枪管下面。我更不想看着大家拿的破烂步枪,每打一次,都要重新校正!想改变这些,我每天在那里咧着嘴巴放声大骂,行吗?!在大马路上,看到军工厂单位的人,从地上拾起石头就砸,行吗?!”周林岚突然身体往前一探,伸手直接拎住了风影楼的衣襟,他沉声道:“小子,你记住了,强改变环境适应环境,淘汰连环境都不能适应。

想改变环境,用,瞪着眼睛骂娘没用,装酷装逼在那里摆出一付老子天下第一,实际上谁都把你一回事的样子没用,唯一地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主人,而不是客人!”“让自己变成主人,而不是客人!”风影楼在嘴里喃喃自语的回味着这句话,他地心跳突然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对,老子就是看他们不顺眼讨厌什么狗屁‘一等品外销,二等品内部交流,三等品供应军队’这样的潜规则。**他妈个逼的,卖给国外的枪,在机床上加工一百个小时,唯恐有点小毛病,让人家抓住了小辫子。

卖给军队地同样型号的枪,在机床上最多加工就是七十个小时,难道就出口赚回来地钱是钱,军队下的定单,给他们地就是废纸?!”周林岚在这个时候,什么温和的笑容,什么斯文地态度全不见了。他瞪着一双原形毕露的眼睛,挥舞着他就算只剩下两根手指,也能一拳砸倒一个成年人的黄金右手,放声喝道:“就因为这样,老子偏偏要进入军工厂,就偏偏要进军工科研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脑袋进水的货,敢大模大样的坐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脑袋一拍,就能把我们当兵的命当玩具在那里摆来甩去的,我更想看看,有哪个傻逼,敢当着老子的面,在那里大谈一二三等的!”风影楼瞪大了双眼,“这样有用吗?”“有用,怎么会没用?!”周林岚也瞪起了眼睛,“老子在这里混了也有十来年了,有事没事就往军工厂跑,产品只要有问题,别和我扯是小问题,谁也别想蒙混过关,想出厂就给我回工,现在那帮人都叫我‘吃力不讨好的周扒皮’。

老子的能力不足,没有办法改变世界,也没有资格当什么圣母玛丽亚,但是死死守住一间军工科研所,玩命盯住几间军工厂,这点事情还是做到的!这就叫事无巨遗,老子的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周扒皮,还真他娘的当定了!”还好周林岚的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够好,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他这些吼得够豪迈,更是苦大仇深杀气腾腾的话,传进其他同事的耳朵里,那些人的脸色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看着这位从一迫击炮开始,和军工单位结下“不解之缘”的第五特殊部队前辈,风影楼真的不知道,应该同情他的遭遇,还是敬佩他的坚毅执着。

不,风影楼在内心轻轻的更正,这样一个面对逆境,面对不公平的人生,依然敢拼尽一切,起全力逆袭,在自己的领域内,活得无怨无悔,努力挥着自己光与热的共和国守卫,他风影楼,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故事讲完了,笑过了,也骂过了,周林岚慢慢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又变成了那个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做起事情一丝不芶,对军工厂制造的各种武器,检查标准更到了近乎变态标准,却因为自身的独特魅力,总能得到女孩子关注的周林岚。 他松开了钳住风影楼衣襟的右手,轻声道:“麻烦你,去帮我把海青舞叫回来吧。

”风影楼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在这个时候,海青舞就静静靠立在办公室右侧的墙壁上。海青舞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正在被老师罚站的孩子,她低垂着头,凝着自己的脚尖,任由从身边经过的人,对她投过来一缕又一缕惊诧的目光。也许是想心事想得太出神了,而风影楼拉门的动作又太轻柔,海青舞竟然一时没有注意到,风影楼就站在距离她不足一米的位置上。看着海青舞那长长的眼睫毛在轻轻跳动,看着她交叉在一起,还在无意识的轻轻扭动的双手,看着她那张有点苍白,似乎都变得有点弱不禁风起来的脸,风影楼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冲动。

他真的想大踏步走过去,用尽全力把这样的海青舞抱进自己的怀里,用和周林岚一样的温柔抚摸,一点点抚平她脸上的哀与愁,用他也许并不够宽阔,也许还不算太温暖的怀抱,驱走海青舞风上,那一片不胜寒意的苍白。在这个时候的海青舞,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只软弱的,又无家可归,需要得到保护和温暖的小猫。“海青舞姐姐……”风影楼的声音很轻,海青舞却象是被吓了一跳般,全身猛然一颤,但是几秒钟后,当海青舞重新抬起了头,再次支撑起的身体,并对着风影楼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时,刚才她身上所有的软弱,所有的苍白,所有的弱不禁风都不见了。

站在风影楼面前的,还是那个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里,玩得八面玲珑,玩得春风得意的女中霸……海青舞!“周大哥让我请你进去。”风影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很轻很轻,说完这句话,他就猛然转身,直接走回了周林岚的办公室。风影楼真的不想告诉海青舞,她的眼角,还有一丝在仓促间,没有来得及擦干净的泪痕。“你们要在这个城市里呆多久?”听到周林岚的问题,风影楼也把询问的目光,落到了海青舞的脸上。“还不能确定。”“我不管你在这个城市里还要呆多久,总之,在这里呆一天,你们就在我家里住一天。

”周林岚说得轻描淡写,“对了,还没有通知你呢,我结婚了。去年年底结的婚,正好可以让小四你认识下嫂子。”海青舞扬起了一个笑脸,“好啊!”10月份书友群飞卢b.faloo.com,飞卢!快速充值:1、小说城2、3、完本力荐::好消息:您可以用手机阅读本部小说,飞卢手机址:【注册飞卢会员广告-】。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