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五十章 伪装(下)

特种部队,个人伪装的精义……伪装的时候,必须考虑有某些形状,是人类特有的。比如军用头盔,黑色的皮靴,带着天线的步话机,工具让人类战胜了大自然,而同时,这些东西也让人类欲发和大自然格格不入起来。看到这些东西,不要说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特种兵,哪怕对方只是一只兔子,也会立刻警惕起来!所以最高层次的伪装技术,简单的说,就要想方设法,把自己变得看起来不是人!……风影楼慢慢翻开了李凡他们已经用湿泥压灭的火塘,他抓起里面混合了木灰的烂泥,一点点把它们抹到了自己的脸上。

风影楼抹得很小心,也很仔细,看他的动作,仿佛要以自己的脸庞为平台,正在进行艺术创作似的。很多人看过军事电影,都知道特种兵在参战前,会用黑色的伪装油涂抹到脸上,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一群全幅武装,静静坐在那里,身上已经升起腾腾杀气的职业军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而一些三流导演,拍出来的影片,特种兵做的这种行为,更成了“耍帅玩酷”的代名词,但是想想看吧,即将投入真枪实弹的战场,面对弹雨横飞,到处都是杀机,稍有不慎就会命丧沙场永不超生的修罗界,又有哪个职业军人,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自己的外表?!他们在脸上使用迷彩油漆,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人类的皮肤会渗出油脂,这些油脂在太阳的照射下,会反射出比周围环境更醒目的光。

这样的小小破绽,一般的职业军人当然无法捕捉到,但是如果有两支同样训练有素,同样身经百战的特种部队,在战场上狭路相逢,双方士兵一边小心隐藏保护好自己,一边瞪大了双眼,努力捕捉目标,到了那个时候,最细小的破绽,都会引来最致命的打击!额头,鼻子,颧骨,耳朵,这些部位在人体的头部比较突出,更容易被敌人发现,所以在用混合了木灰的烂泥进行伪装时,风影楼选择了颜色最深的烂泥。眼眶,下巴下侧,这些部位,都微微凹陷,就应该用颜色较浅的木灰泥,对其进行填补,用来打破人类头部的轮廓构成。

这样做看起来似乎是在无用功,但是人类对熟悉的东西,捕捉能力,或者说本能直觉感应能力是惊人的,只有打破这种“心灵影像”,才可能让自己真正做到彻底“隐身”!处理完自己的面部,风影楼又从火塘里翻出几根已经烧焦的木炭枝,以它们为笔,在自己裸露到空气中的手臂上,一条条画出犹如斑马线一样的四十五度倾斜条纹。至于那件绿色的t恤衫,单凭它的伪装色是远远不够的。当风影楼用格斗军刀,削下几块树皮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微微一顿,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上,竟然缓缓扬起了一缕带着几分怀念的微笑。

“只要把树皮内的纤维抽出来,两根并在一起,把它们搓成一根合适的鱼线了。至于鱼钩嘛,可以用大头钉,曲回针,缝衣针,金属线,甚至是木头,海龟壳制造……”周玉起滔滔不绝的背诵还没有结束,风影楼就把一块他刚刚削下来的树皮递给了周玉起,“鱼钩我来想办法,那就麻烦你先帮我做一根两米长的鱼线吧。”周玉起立刻目瞪口呆起来。……六年前,他们一群平均年龄还不到十岁的孩子,还没有正式踏进校门,更没有正式接触到特种作战,就一起参加了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五十,绝对可以堪称集无耻、变态于大成的“灵魂之门”考验。

当时他们真的好菜,他们什么都不懂,虽然风影楼勉强记住了整篇野战生存手册,但是空有用圈圈叉叉组合起来的理论,他们就连一根最简单的鱼线都做不出来。到了今天,风影楼在莫天的教导下,已经能制造出一个个就连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不敢稍有大意的诡雷陷阱,他更能用出类拔萃的军事技术,在群山与密林之中,单枪匹马打得数十倍于己的同学疲于奔命,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成功了,他已经可以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风影楼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就是在这种莫明的沉默中,风影楼用树皮做成了足够支撑一定重量,更有相当韧性的绳子,最后再用他揉搓成的绳索,把一些砍下来的树枝连在一起,制造出一件通体由树枝和树皮外加部分灌木丛里取到的枝条,编织成的伪装衣。风影楼披上了这件犹如雨披般,可以把全身都罩住的伪装衣,当他终于借助种种手段,和他们脚下的这片山,身边的这片树,完美融合到一起时,这个给淘汰学员用来做最后一次补考的比赛场,已经变成了一个由风影楼主导的猎杀战场!而风影楼要猎杀的目标,只有一个……当陈徒步终于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一把货真价实的格斗军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那股冰冷而锋利的质感,让陈徒步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一起倒竖而起,而风影楼低哑的声音,更从身后直接传送进他的耳膜,“不要动,一动你就会死!”没有人敢忽略风影楼的警告,更没有人敢忽略已经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面对这绝对意外的一幕,游走在陈徒步身边的队员一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在他们周围更响起了一连串拉动枪栓的声响。

“你们手里的都是自动步枪,早已经打开保险,只要一扣扳机就能把子弹发射出去,又何必装模作样的在那里猛拉枪栓?”风影楼没有回头,在这个时候他明明身陷重围,却当真是语出如刀:“在城市反恐战中,如果遇到劫持人质的暴徒,利用拉枪栓的动作和声音,震慑暴徒,使目标因为生物面对死亡的本能畏惧,身体在瞬间出现僵硬,进而捕捉到战机,这一套心理战术我懂,你们就不必再对我使用了。”站在风影楼四周,同时对他举起手中武器的队员不由哑然。

刀锋逼得太紧,陈徒步根本没有办法扭头,他只能用一种怪异的动作转动眼球,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眼风影楼伏击他的地点。风影楼藏身的位置,是一堆混合了杂草的烂泥潭,闻着风影楼身上那一股股令人闻之欲呕的腐烂味道,就算知道自己如果开口说话,喉咙就有可能被刀锋划伤,但是陈徒步仍然开口提问了,“我们一路走到你的伏击点,至少用了五分钟时间,你躲在那里面是怎么呼吸的?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弄了一根管子通气,如果真有这种东西,你绝不可能逃过我们的观察!”“你没发现我连裤子都没有穿吗?噢,不好意思,我现在站立的位置,是你观察的死角。

”在学校里沉默寡言了整整六年的风影楼,在这个时候就像是在和老朋友亲密交谈般,绝对是有问必答,“我把军裤脱下来,先用水打湿,再把它吹胀,虽然还会露气,但毕竟我隐藏的地方,只是泥潭,不是水潭,凭两只裤管里储存下来的空气,已经足够让我支撑到你自投罗网!”没错,陈徒步是看不到,但是他们周围的队员可是能清楚的看到,现在的风影楼,不但上身只穿了一件t恤衫,下身更是只穿了一条军绿色短裤,再配合上他身上那件用树皮、树枝和杂草编织成的伪装衣,还有满身的烂泥,看起来当真是说不出来的诡异与好笑。

但是自己的队长竟然被对方单枪匹马成功伏击,用一把刀子直接架到了脖子上,面对这种结果,又有谁能笑得出来?“嗯,我们的确在特种作战中,学过用军裤打结,做成水漂强行渡河的方法。”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徒步继续问道:“我们全队足足有十几号人,你整个人都趴在烂泥里,又是如何确定,刚刚从你身边走过的人是我?”“学校里你们没有人愿意和我说话,在课间时间,我只能一个人傻傻的坐在教室里面,实在无聊了,我就自己跟自己玩各种游戏,其中有一项,就是听脚步声分辨究竟是谁。

不好意思,你的脚步声,我记得最清楚!”千万不要以为风影楼在这个时候是得意忘形,对着陈徒步自卖自夸,你更不要以为,陈徒步真的是好奇心驱使,才会在这种被人用一把刀子架到脖子上的情况下,像个八婆似的喋喋不休。一个看似占据绝对主动,一个看似已经再无还手的可能,但是他们身边还有十几名手持武器,随时可能会发起突袭的队员,陈徒步和风影楼之间的局势,就好像是走在钢丝绳上的平衡,随时都可能因为一个细小的变化而在瞬间发生逆转。

所以陈徒步摆出谦虚好学的姿态,问出一个又一个问题,就是想要麻痹风影楼,让风影楼在得意忘形中自动暴露破绽。而风影楼有问必答,更是在试图打击陈徒步的自信,削弱他的反击心理。两个人都是第五特殊部队同龄学员之中,出类拔萃的精英人物,虽然都没有成年,但是却已经隐隐具备了临泰山倒而不变色的强者特质。就在这种看似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在那里有问有答说得旁若无人,在他们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而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的明白,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展开了一次次心理、意志与智力方面的交锋。

“还有,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人品爆发,正好就潜伏到了你走过的路旁边。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在四个小时里,我已经对你进行了六次伏击了,其中有一次,你们当中还有一个人踩了我的右手一下,还好,他以为是脚下的土地因为泡水后松软,才没有多加留意。”看到自己对面一名队员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用问陈徒步也知道,就是这个粗心鬼,已经踩到风影楼的右手了,却没有发现他们要追杀的目标,就老老实实的趴在身边不足一米的位置上。在心中暗呼了一声“厉害”,但是陈徒步依然一脸无所畏,在他的脸上甚至还扬起了一个挽惜的表情,“风影楼,如果这是在真正的战场上,我必须恭喜你,你单刀直入,用刺客式的攻击,已经成功的拽上了我这个敌方的最高指挥官。

可是,现在我得善意的提醒你,这是一场淘汰学员的补考比赛。我这个队长阵亡没有关系,反正这场比赛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只要有一发子弹打到你的身上,你这个每次考试,都肯定倒数前十名的差等生,面对的,可就是无可逆转的淘汰命运了!”风影楼的攻击够狠,陈徒步的反击也相当凌厉,而且他说的是实情,就算风影楼拉着他这个敌方最高指挥官一起完蛋,最终在现实中受影响的也只有风影楼一个人罢了。陈徒步说完这些话,他已经开始轻轻吸气,他在等待,只要风影楼面对这种无可辩驳的事实,心里稍有犹豫,动作中露出空档,受过严格近距离格斗训练的陈徒步就可能会在瞬间发起反击。

但是架在他脖子上的格斗军刀,依然稳定得无懈可击。“没错,我们两个一起被子弹打中,要滚蛋回家的,的确只有我一个人。既然如此,你这个总指挥官,为什么不下令让周围的部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枪呢?我在等着呢!”说到这里,风影楼手中的格斗军刀又微微向下一按,逼得陈徒步只能抬高了下巴,他轻轻拖动刀锋,那种感觉,就好象是要把陈徒步的喉管,一点点的锯断般,“不过我也得善意的提醒高高在上的陈徒步班长一声,我现在身上没有防弹衣,甚至连件军装都没有,大家手里的武器,虽然装备的都是打不死人的特种橡皮子弹,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打到我的身上,我还是会痛。

高高在上的陈徒步班长,请您想一想,如果我痛得下意识手那么一抖,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陈徒步的眼睛猛然瞪圆了,这小子是在恐吓,**裸的,已经是真刀实枪的恐吓!。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