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三十章 碎魂(中)

风影楼再次拾起了那个篮球,端着它一直走到了那个学员面前,他直直凝视着对方的脸,再一次把篮球举到了对方面前。那个一直用篮球用力砸风影楼,想方设法要去挑衅他,激怒他的学员脸色变了。他虽然和风影楼同龄,又一起加入学校,但是不同的家庭教育,却让他拥有了和风影楼绝不相同的眼界。他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一位特种部队教官,去拜访他父亲时,曾经随口说出来的一段话:在大自然中,如果两种从来没有遇到,更不知道对方战斗力的猛兽狭路相逢,它们绝不会轻易发起进攻。

它们都会彼此注视着对方,彼此衡量着双方的战斗力。一旦在这种对峙中,有一方转身选择逃跑,或者无法抵挡对方身上传来的压力,暴露出软弱的一面,那么气势占上风的一方,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发起进攻!这就是在大自然中,那些经历了物竞天择考验猛兽,积累下来的最残酷战斗经验!迎着风影楼那双犹如天空一样清澈,在几个月“你、我、他”心理游戏历练下,竟然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深邃,更如此清晰的折射出周围一切的眼睛,看着他以自己为目标,一步接着一步的走过来,这个从小就受尽宠溺,所以的心高气傲,学员竟然有了一种扭头避开风影楼目光的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风影楼的这双眼睛,竟然让他想到了动物世界栏目里,那些仰天长啸,就能百兽震惶的虎!就是这种感觉,让他缓缓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因为他清楚的明白,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在这场无法言喻,却正在进行的心灵对决中,他已经先输了第一阵!“不愧是种子学员……”风影楼真的没有听出对方的话中,已经少了一份稳操胜券的自信,多了几分敬重。对方甚至已经将“种子大人”、“班长大人”这两个绝对没有半点尊敬成份在内的称谓换掉,风影楼只是认真的盯着对方,直到他走到对方面前,才突然开口问道:“我哪得罪你了?”面对这个绝对意外的问题,那个学员愣了足足七八秒钟,才回答道:“没有!”“那你为什么欺付我?”那个学员的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疑惑的表情,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风影楼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那些胆小懦弱的软骨头,被高年级的学生欺付,甚至是被校外的小流氓勒索后,才会抖抖索索的问这样一个充满讨饶意味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敢做敢为的爷们,一个血性十足,路见不平一声吼,为了男人的尊严与傲骨,更可以血溅五步在所不惜的汉子,被人用力接二连三的当众在屁股上猛踹了几脚后,还会先客气而礼貌的问上一句:“我得罪你了吗,你干嘛踹我?”真遇到了那种情况,哪里还需要废话,直接抡起拳头,先把敢向自己挑刺的人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才对!就是在这个学员一脸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风影楼第二次把篮球放回到对方的手中,“我真的不会打篮球,你找别人一起玩吧。

”风影楼真的不知道,他刚才的气势,已经压倒了对方,他直接把篮球砸回到对方的脸上,哪怕是用最冷漠的态度,把篮球随意丢到地上,再甩过去一个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那个学员都不会再继续挑衅。但是在这场还没有摸清彼此实力的气势角逐中,已经占据上风的风影楼,竟然退让了,而他明明知道对方是在挑衅,仍然第二次把篮球送回对方手中的行为,更是毫无争议的示弱甚至是讨好。事实上……一个在家里被教得见到任何人都要露出笑脸,被人揪左耳朵就要学猪叫,被人揪耳朵就要学鸡叫,被人按鼻子,就要立刻蹲在地上扮小狗,已经被他爸训练得犹如小丑般滑稽而可笑,小小的自尊心不要说是被人践踏,而是根本没有生长土壤的八岁大的孩子,你能指望他去做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气风平浪静!吃亏就是占便宜!这些就是风红伟的处事之道,也是他强行加在风影楼身上的哲学。

问题是,风红伟从来没有想过,到了刀锋入骨,背水一战的时候,你还退得了,还能忍得了吗?!就算是你能退,能忍,你的对手,为了取得最大的胜利果实,也不会给你退的机会!在气势此消彼长之下,迅速恢复勇气的学员,看着风影楼竟然真的要转身走开,他脱口叫道:“等一等!”这位挑衅者打量着风影楼的背影,道:“我知道班长大人您每天要做的大事实在太多,每天光去向几位天王级教官请安问好,也要用掉你相当多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不认识我这个每天上午,和您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的上角色,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我说班长大人啊,和班里的每一个同学搞好关系,让我们这些差等生,也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也是班长大人您的工作嘛!”身为一个班长,已经开学三个月了,至今仍然没有记住全班的每一个同学,这的确是风影楼的失职。风影楼无论是在托儿所,还是读小学一二年级时,他有点懦弱沉默寡言的个性,实在不怎么讨人喜欢,而且有一群孩子总喜欢一起欺负他。风影楼的老爸风红伟,在军区里外号叫“赖蛤蟆”,他在学校里的外号,就是“小二赖子”,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是班长,就连小组长都从来没有当过。

缺乏当“官”的经验,而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文化课上的班长,也不过就是一个虚挂在那里的名头罢了,根本不需要风影楼去帮助老师整顿课堂纪律,也不需要每天去点名,看看有没有人迟到早退,老师不在的自习课上,更没有人敢到处装满了内部闭路监视系统的教室里开小差,做一些校规不允许的行为。所以风影楼这个挂名班长,根本就没有什么工作好做,每天都是和普通同学一样,上课时来,下课后即走,最多就是从各个小组长手中,收齐他这个数学课代表,每天要代老师收的作业本。

由于他也真的实在太忙,从来没有刻意留在教室里,和大家说说笑笑打成一片。占据“高位”,即没有展现出足够服众的能力,也缺乏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圆滑,风影楼想不被大家联手排斥都难!而他现在留给同班同学的印象,就是……高傲,牛逼得令人讨厌,面对同学时眼角就翘到天上,对教官就点头哈腰小心巴结狂拍马屁的超级变色龙!“班长大人,你不会玩篮球是吧,没有关系。”挑衅者丢掉手中的篮球,他伸手指着校区里,一群分成两支“人马”,彼此对撞,玩成一片,撞成一片的同学,道:“金教官教我们的‘攻城’游戏,班长大人你总会做吧?您再忙,不会连和同班同学一起玩一会的时间也没有吧?!”攻城游戏,固名思义,就是一种双方彼此派出兵力攻打对方的“城镇”,再想方设法守好自己老窝的游戏。

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双方各划定一个长方形区域,作为自己的“国土”,而外面就是广阔的战场。双方的骑士,就要在战场上生死角逐,直至其中一方,突破封锁冲进对方的国界,占领对方的大本营。因为是骑士,所以在战场上彼此角逐的人,都必须屈起一条腿,用小孩子都喜欢玩的“拐子马”彼此对撞,谁被对方用膝盖撞得失去平衡双脚同时落地,就算是战败落马,需要退出战场。在场所有人中间,只有负责守护老窝的两名大将,可以双腿站在长方形国界以内。

但是他们不能冲出国界,只能被动防守。一旦有人成功突破层层防守,冲进国界,双方就要在国界内,像打橄榄球一样,通过推、撞、挤、摔、绊等方式,把对方强行驱逐。无论是敌我双方,一旦被迫离开“国界”就算是光荣阵亡。这个游戏很简单,但是却能训练学员们的团队合作精神,更在考核学员的身体抗击打能力和爆发力。尤其是负责守护国界的大将,也许会同时面对几名冲进国界的敌军,想要守住自己的根据地,更必须是近战能力超强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金择喜就是通过这种游戏,来选拔能力出众的学员。

要知道,在人人都心高气傲的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有资格被同学推选为大将,镇守国界的学员,绝对是个人能力和亲和力,都堪称超级精英的人物。风影楼还在犹豫,那个同学已经不由分说,把风影楼硬拖到了那片热火朝天的“战场”上。他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吸引所有人注意后,他伸手指着其中一方国界,道:“班长大人今天心情好,也来陪我们玩攻城了,让班长大人当蓝方的大将,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这个同学明显在班里拥有相当不错的人气,他这样强行插进来,中止了别人玩到一半的游戏,但是却没有人抗议,站在蓝方国界的里大将,更是立刻把大将的位置让了出来。

在把风影楼送到“国界”,站定大将位置后,那个同学大声道:“班长大人,您可是免试入学的种子学员,又天天跟着几位天王级教官,我们都知道您绝对倍牛逼,但是千万别客气,都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小说城。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