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四十九章 铁血红尘

,分钟后,场狭路相逢,本来凡经被敌人从左右两函挪的战斗,结柬了。风影楼把仍然冒着袅袅轻烟的自动步枪,挂到背上,大踏步走了回来。每一个人都用最尊敬的目光,望着这今年仅二十四岁的年轻军人,当风影楼的目光从他们面前扫过,这些可以被称为骄兵悍将的东方海燕部队成员,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自己的身体。只有风影楼自己知道,在刚才的激战中。他究竟消灭了多少个敌人。但是他还没有露面,就犹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魔法师般,将战局扭向己方的可怕谋略,还有他冲锋陷阵当真是所向无敌的张扬与放肆,都让他赢得了这些士兵自内心的尊敬。

“海青舞,“她”,现在怎么样?还有雷洪飞大哥呢,他又怎么样?”周玉起张开嘴网想回答,铁牛就伸手在风影楼看不到的位置上,轻轻拉了周玉起一下,然后回答道:“她没有受伤。而且,很安全,雷洪飞大哥也很好!”虽然风影楼已经表现出绝不亚于海青舞的能力,更甫一出乱了敌人的指挥系统,让他们今夜的突围行动成功率大大提升,铁牛更知道。能够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不顾一切冲到南非来救她,海青舞大姐一定会快乐到极点。但是,铁牛同样没有忘记,这里是战场!敌人仍然占据了绝对优势,他们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没的战场!!!同样是职业军人,同样在战场上被敌人俘虏,男人顶多是被斩了四肢砍了脑袋,但是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又身居高位。

让敌人恨极怕极的女人面对的遭遇,很可能就会比男人要惨上十倍甚至是百倍!相对比之下,还是让海青舞静静的躺在那间同时拥有防生化武器袭击。和防核辐射的地下密室里,直到两个月后,这片土地上生的一切。全部成为过去式,再重新回到地面,更安全一些。风影楼慢慢吁出了一口肺叶中的长气。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周玉起的胳膊。周玉起下意识的一皱眉毛,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形若无事的手臂一挥,用老朋友久别重逢般的自然态度,直接抱住了风影楼的腰。

“风影楼这小子,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壮了,这肌肉硬得就像是花岗岩雕像!”两个人用最亲密的姿态抱在一起,感受着风影楼充满弹性的肌肉,里面所蕴藏的爆炸性力量,周玉起明明很羡慕,甚至有一点点嫉妒,但是最终,他却在心里出了一声长长的低叹。他抱住风影楼的动作,看起来做的天衣无缝,在场这么多人,也只有他这只小狐狸才清楚的明白,那个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所向无敌,当真是取上将级犹如探囊取物般的男人,听到海青舞还活着,甚至连伤都没有的时候,他的双脚竟然软几乎无法再撑住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是周玉起替他承受住了犬部分体重。

在这个时候,风影楼可能已经用最狼狈的动作,直接摔倒在地上了。“海青舞姐姐没事?”风影楼低低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周玉头,他真的想告诉风影楼,海青舞他们母子均安,但是他没敢说。只有他这种和风影楼一起进入学校,亲眼看着风影楼度过那最漫长而孤独六年的朋友,才明白。在风影楼看似孤独与残忍的身影背后,隐藏着一个何等炽热与感情丰富的灵魂。如果告诉风影楼,海青舞几次的犹豫,几次的痛下决心,几次又最终放弃。最终还是母性的温柔占据了上风。

把他们两个。人爱情的结晶,迎到了这个世界上,因此而整整延误了一年的时间,周玉起真的不知道。风影楼会面对何等的自责与煎熬。俗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上了轨道后的东方海燕,只要能多一年展时间,他们的实力,至少会强大一倍。如果真的是这样,纵然他们的实力还无法从正面和上万“联合部队”相抗衡,又怎么可能被打到今天这种弹尽粮绝,即将全军覆没的地步?!明明知道铁牛不会骗自己,但是风影楼仍然忍不住在周玉起的耳边。又问了一次:“她真的没事?”在这个时候,周玉起紧紧抱在怀里的,不是第五特殊部队精心培养出来的第四颗獠牙,不是拥有“刺客、刺军、刺国”能力的鬼刺,而是一个知道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对生命危险。

明明想插上翅膀飞到她的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抵挡住外面的风风雨雨,拼尽全力不让她受半点,伤。却因为种种原因,只能在地球的彼端。每天痴痴的等待,痴痴的祈求上苍垂怜的男人。八十二天!在这漫长的八十二天时间里,他每一在都活在无法自拔的恐惧当中。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噩梦中惊醒,哪怕是眼角偶然跳动了几下。他都会心惊肉跳好久好久。就连在海岛上,突然看到远方的天边,吹过来一片洁白而美丽的白云。风影楼都会忍不悄想,是不是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已经在远方战场沙场,把一缕英魂依附在这朵白云的身上,不远集里飘扬过海,终于找到了她一生唯一的,也是最关心的男孩与男人,用这种情人间特有的心有灵犀,向他默默的道别,然后转眼间,就会走向远方属于英雄的天国。

莫天教官曾经说过,在风影楼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头猛虎。这头虎每天都在拼命咆哮,它想让风影楼放弃一切,挣开束缚它的锁链。可是理智却告诉风影楼,他不能动;他必须忍,他就算是死了,也必须呆在那个该死的海岛上,绝不能把病毒带出去,否则的话,他背叛的就不仅仅是军队,而是自己的祖国,甚至是全人类!现在,他来了,他终于知道,原来最关心自己,把所有的温柔与关爱都留给了他,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成为他另一半生命的女人,竟然还活着的时候,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受着整个心灵,在瞬间所有压力都一扫而空的快乐与悲伤,就连风影楼都有了一种坐在地上放声痛哭的冲动。

但是,风影楼也清楚的明白。他绝不能哭!他刚刚给这支突击队里的人,注入了生存的希望,他以身作则,用比恐怖份子更恐怖的“限战”战术,用以身作则的疯狂进攻,让这群人变成了怒虎,狂狮,如果在这个时候,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像个女人似的坐地痛哭,用几十条敌人的生命。催化起来的炽热战意,还有那一鼓作气,锋芒毕露的杀气,就会因为他暴露出来的软弱而一扫而空。要知道,在战场上,指挥宴是无泪的!所以,风影楼在笑,他放声的笑,用力的笑。

“哈哈哈,我就知道她没事,我们已经有整整八年没有见过了,她又怎么敢死,她又怎么舍的死在我的前面!”看着风影楼那一双因为睡眠不足,变愕升血红的眼玉头,他拍打着风影楼的肩联,联卢笑叫道:“你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啊?你以为海青舞是谁啊?她可是我们东方海燕的团长,是我们几百号兄弟公认的大姐!我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真主下凡,想要海青舞大姐的命,就要先从我们所有兄弟的尸体上踏过去,少一具都不行!”“对,对,对!”风影楼笑着连连点头,只有他自己,还有和他拥抱在一起的周玉起知道,他还是哭了。

这个硬得就像是石头一块,在战场上已经可以用自己的谋略与知识。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笨小孩,无论如何拼命忍耐,还是流下了一颗快乐的,欢笑着的眼泪。一个优秀的男人。也许会有很多女人,有很多的红颜知己,但是在他的一生中,能让他真的动了心,真的用了情。可以魂牵梦系,愿意不惜生命,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女人,却永远只会有一个!“你们今天夜里。是以这支部队正面攻击。掩护其他队伍突“是!”周玉起知道。他们的战术根本瞒不过风影楼的眼睛。

“除了我们这支正面突击部队。还有另外三支队伍,已经从不同方位,摸到敌人阵地前沿,只要我们出信号,所有兄弟就会一起动手。就会一起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再趁乱突围。”风影楼在听着。他望着周玉起,突然安静下来,足足沉默了将近一分钟,他突然附在周玉起身边,轻声道:“谢谢你,小狐狸。”听着风影楼和雷洪飞两个人,在十五年前,为他起的这个外号,周玉起也猛然痴了。当年,他们一群孩子,坐在第五特殊部队用来接送学员的豪华巴士里。眼睁睁的看着熟悉的城市,在自己的身后越来越远,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带的头,一群人在车里哭成了一片。

只有周玉起,雷洪飞,风影楼三个人没有哭。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们:个没有哭的孩子,就已经被称为“冥冥”的上苍,用一根无形的线,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否则的话,十五年后的今天,他们又怎么可能同时站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风影楼终于松开了周玉起,在回头的时候。他眼角的泪珠,已经不见了,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张带着坚硬棱角。在月光的照耀下,甚至隐隐泛着金属质感的脸,而他微微抿起的嘴唇。还有那双黑得深隧,黑得幽暗,更带着着智慧与冷厉光芒的眼睛,更让他自然而然拥有了一股令人信服。

并愿意追随的强者气息。风影楼目视全场,他的声音并不高,但是他说出来的内容,却足以让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在距离我们两千米外的位置上,有一个敌军的简易车库,里面不但有军用卡车和武装吉普车,还有芒辆”对了,谁会驾驶陇主战坦克和俄罗斯贻3步兵战车?!”,刀主战坦克。放在二十一世纪来说,已经是老古董了。这种坦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投产,在两伊战争时,曾经大放异彩,萨达姆对它的作战能非常满意,进口了过九百辆,装备他的共和国卫队。

但是在海湾战争时,面对西方国家的第三代主战坦克,由于技术代差实在太大,吃了大亏,损失惨重。但是听到,刀主战坦克的名字,铁牛的眼睛却猛然亮了,他直接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不管怎么说,陇也是曾经在6地上横行一时的重型主战坦克,足足四十一吨的战斗全重,强的正面装甲防御力,平均每时四十五公里越野度,都足以让它在夜间,成为失去电力和统一指挥,已经乱成一团的恐怖份子最难以忘记的噩梦!“很好,我把那辆,刀坦克交给你了。 一群人还站在距离车库足足两公里的地方,风影楼就已经开始分脏了,他四下打量了几眼,突然走过去,弯腰从几个恐怖份子的头上,取下了他们最喜欢戴的头巾,他一边拍着头巾上的尘土,一边沉声道:“我再给你两名炮手,三名6战成员,抢到坦克后,你立刻驾驶它,直接驶出敌营。

现在已经乱成一团,敌人防线上的人,就算是看到坦克,也会认为。你们是得到敌军指挥官穆斯坦法的命令,绝不会向你们开火。”听到这个绝对意外的命令,铁牛猛然张大了嘴巴。 抢上一辆坦克,却不参战,而是抛下队友,直接自己先冲出包围,这算是什么?!风影楼在这个时候,竟然伸手摘掉了铁牛头上的军帽。把一条头巾系到了铁牛的头上。退后几步,仔细打量了几眼,风影楼摇了摇头,又从地上拾起一条面巾。蒙到了铁牛的脸上。看着面部被包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一条眼缝的铁牛,风影楼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辆坦克在公路上,每卜时能行驶六十公里,三个小时,你们可以找到两个当地城镇。”风影楼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的心脏都跟着轻轻一颤,“别跟他们废话,找到城镇后,先用你们,驯滑膛炮,轰他几炮,再用车载重机枪,打上一梭子。 让城镇里的人明白你们是玩真的,绝不是虚言恐吓,再直接驾驶坦克冲进城镇,撞上几幢房屋,确定没有人敢拿着枪和你们犯刺后,让三名武装6战成员下车,先用英语喊上几遍什么“真主万岁,什么“圣战光荣。

之类的口号,再跑到大街上,对着天空扫射掉几个弹匣,疯一点,狂一点。歇斯底里一点,最后你们再意思意思,烧上几间房子,抢上几个店铺,也就马马虎虎算是任务完成了。”先对平民居住的城镇开炮,再用坦克撞人家的房子,最后还要放尖抢劫,除了没有杀人和强*奸外,他们已经把土匪能做的事都做光了,这也叫意思意思。 还算是马马虎虎?!铁牛瞪了半天眼睛。才勉强挤出来一句话:“这种事我不干!”“你还真是一个讲究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好兵啊!”风影楼先当众小小的表扬了铁牛一句,然后继续一脸温和的问道:“看来,你们在海青舞团长的带领下,平时和周围的当地人,也算是做到了秋毫无范,礼敬有加了?”“那是当然了!”铁牛瞪大了眼睛,道:“我们东方海燕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中国人。

我们火气再大的兄弟,遇到冲突都会尽量忍耐,让当地人感受到中国人特有的友善与好客!”风影楼不能说海青舞做错了,从大环境上来看,海青舞的这个决策,完全和中国政府提倡的“和平崛起”战略计刑同步。 但是”海青舞却忘了,他们可是一群手持武器,在战场上可以杀人不眨眼的职业军人,当地人和他们起了冲突,怎么也不敢过份。而那些因为旅行,或者商业往来,到达南非的中国人,手里却并没有枪!美国人无论走到世界任何一个地一。下能获得尊重,是因为他们国家够强势谁敢撞他们的池们就敢十倍反击。

打得你整个国家都支离破碎!非洲是一个军事政变迭起的地方,但是无论怎么政变,就算是再强势的军阀头子,都不会轻易拿美国人开刀,因为他们清楚的明白,只要他们动手杀了哪怕一个美国人,美国就可能以保护桥民为理由,直接派军镇压叛乱,扶持亲美势。 也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强势的国家为后盾。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国家最强有力的保护,所以美国公民,是全世界对自己国家满意度最高的群体。如果有一天,真的爆世界大战,就算是抛开国家科技和军事上的差距,单纯以民意角度上来看,美国也必然是战争潜力最大的国家!“你们既然做得这么好,已经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亲如兄弟姐妹,怎么你们在被突袭的时候,就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风影楼盯着铁牛的眼睛,道:“你不要告诉我,八千名连杂牌军都不是的恐怖份子,外加三千名来自世界各地,肤色不同,语言不同,种族不同的雇佣军,集结在南非边境。

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当地土著都没有丝毫觉。”铁牛不由哑然。如果不是他们把太多精力都放到了奥运会安保工作上,放松了警惧,又怎么可能被人打了一场绝对意外,在第一天就损失惨重的突击战?“那些人。肯定是给周围的当地土著塞了钱,又许下了好处,才能把消息封锁得滴水不露。”风影楼轻轻眯起了眼睛。“你能不能告诉我,假如他们提前已经把你,周玉起,还有海青舞等东方海燕核心骨干的相片分到当地人的手中,告诉他们,在你们成为过街老鼠,只能狼狈逃窜的时候。

拿回一个人头,或者告密成功,就可以领几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奖金。那些和你们军民鱼水情的南非当地人,是会用面包和淡水来安慰你们。还是用子弹热烈欢迎你们这些自动上门的美元?”冷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渗透了铁牛的内衣。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必须承认,风影楼说得对。那些从来没有把华人放在眼里的南非土著,在他们拿着枪,气势如虹的时候,当然是客客气气,但是如果他们被打散了的时候呢,又有谁能保证,他们又渴又饿又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走进一个城镇时,里面没有为了钱,已经握紧枪的冷血暴徒?!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当地人不动手,那些天天以抢劫华人为目标,认为华人就是不抢白不抢,抢了也白抢,白抢谁不抢的武装劫匪们,会因为利益蜂拥而入,遍布这片地区,不择手段的追杀任何一个落单的东方海燕士兵。

甚至就连来这里旅游或者做生意的中国人,都会被牵连进去。“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扭转当地人对我们的看法,把我们当成他们的子弟兵来看待了。但是用最短的时间,让我们对面的敌人,名声变得比我们还差,倒是勉勉强强还能做到。要知道,这个世界历来是破坏比建设容易得多。”铁牛终于听明白了,风影楼这一招,分明就是嫁祸江东之计。现在周围的人都知道,东方海燕部队已经被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根本不可能在半夜,派出辆坦克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而铁牛头上的头巾和面巾。外加什么“圣战万必,的狂呼,更是说明了他们的身份。经过这么一折腾,失去财政部长的恐怖份子,在短时间内,只怕拿来不出多少钱来平息民愤,那些当地土著自然不会立复倒向东方海燕,但是却会看明白,恐怖份子已经是毒中羞涩。根本不可能及时支付他们更多的钱。因此很可能抱着两不相帮的态度。成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那些有奶就是娘,见华人就想抢的劫匪,也不会大老远跑到边境线附近,去对付虽然落单,但绝对身经百战杀人不眨眼的职业军人。

看到铁牛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风影楼又以大方的口吻,提醒了几句:“你也不必一开始,就真的对着人家的房子开炮,稍稍调偏一点炮口,让炮弹落到附近,震碎几十块玻璃,就足够让所有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了。到时候,当着他们的面,再撞塌几幢房屋,也是可以的!”“可是,”铁牛的脸色忽青忽白,显然内心深处正在天人交战,像他这种从接受正规教育。做事更光明磊落的职业军人,突然听到这种集卑鄙无耻无大成的“道德战。”而且还要亲手去执行,纵然知道做了,可以大大减少兄弟们的伤亡。

可是多年的道德底线被彻底挑战,他一时间,竟然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你们进城镇后,先要抢的,就是他们的药铺和诊所,尽可能的多抢一些止痛药、消炎药和外科手术用具。经过一夜战斗再全力突围,我们队伍中。一定会有不少兄弟受伤,抢回这些药品,可以帮助他们尽快摆脱伤痛恢复健康。”说到武力对抗。也许三个铁牛,就可以利用小组配合,把风影楼逼得只能掉头就跑,但是说到玩心理对抗,二十个铁牛绑在一起,也绝不是风影楼的对手。风影楼说得轻描淡写,“对了,最好再抢些什么烤牛腿,烹火鸡之类的美食和低度数的葡萄酒,兄弟们饿着肚子打了这么久的仗。

就算是死,也不能饿死鬼,对吧?。听到烤牛腿、烹火鸡还有葡萄酒这几样食物,天天连饼干都吃不饱,当真是嘴里可以淡出只鸟儿来的东方海燕成员,绝大多数人都忍不住轻轻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兄弟们脸上的表情,再想想抢来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对他们这人能提供的帮助,铁牛终于挺直身体,带着一脸我不入地狱谁入的狱的悲壮,对着风影楼默默敬了一个军礼,从而正式完成了一个职业军人,向恐怖份子兼土匪流氓转变的心理历程。“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铁牛,你过来一下。

”风影楼在铁牛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随着风影楼的低语,惊愕、兴奋、尊敬、厌恶甚至是淡淡的恐惧,各种复杂而矛盾的情绪,在铁牛的脸上交替闪过,当风影楼把所有悄悄话都说完后,他定定的望着风影楼,沉默了十几秒钟后,低声道:“我们跟着你,会下地狱的。铁牛是一个无神论者,却能脱口说出下地狱这样的宗教词语,可见风影楼刚才说的话,对铁牛心灵冲击之猛烈。“不过铁牛望着风影楼的脸,诚心诚意的道:“跟着你这样的人,一起打的敌人抱头鼠窜溃不成军,让他们把欠下的连本带利一起还回来,最后再跟着你一起下地狱,也不错!”。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