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四十八章 狮群

“我是风影楼,大风起兮的风,不弟形影不离的影,剔么刚“平地起的楼!”风影楼的自我介绍很简单,但是他那里静静一站,就犹如一座大山,沉稳得让人不由自主会产生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目视全场,风影楼突然沉声道:“接受过斥候专业训练,有过一年以上实战经验的老兵,出列!”随着风影楼一声令下。有六名士兵站到了他的面前。风影楼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六个士兵。最终点点头,打开了自己身上的苹包,取出几副胶皮手套,和厚厚一包码得整整齐齐,还用了一层防雨材料包裹起来的钞票。

“这是一百块面额的美金,一共有五百张,你们六个人。把它平分了。”风影楼当然不会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去分抚恤金之类的玩艺,他先把六副胶皮手套,交到眼前的士兵手里”丁嘱道:“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你们有两个小时,把这些钞票,散到敌人各个。营区当中,在五点半之前,务必到达号区域。和我们一起突围!记住,千万不要让自己的皮肤,直接和这些钞票有任何接触。”风影楼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六名斥候兵的眼角却在不停的轻跳。做为东方海燕的斥候尖兵。

他们都接受过渗透、情报收集、刺杀专业练,不用问他们也知道。这些钞票一定是曾经在氯化钾溶液里浸泡过。他们甚至可以想象出。这些钞票所能形成的杀伤力,”美元可是国际流通货币,就算是恐怖份子,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们当然明白,钱的好处。试问,就算是你,突然现地面上静静躺着一张一百块面额的美元,你会不会立刻走过去。把它拾起来,确定是真钱后,直接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小心收好?口袋里放着这样一张剧毒钞票,无异于是拿着一个已经拔掉保险栓的手雷。

一旦那些恐怖份子对风影楼他们一行人展开追击,双方甚至展开激战,这些口袋里放了钞票的恐怖份子,身体就会流汗,被汗水浸湿的钞票,里面的氰化钾。就会潮解出氰化氢剧毒气体,通过人体的汗毛孔。渗入血液。这种投毒方式,虽然远远不能象口服良化钟一样瞬间毙命,但是剧毒渗入血液,二十分钟时间。也会让日标因为急性中毒而心脏停止跳动。五万美元,五百张钞票;收割五百个恐怖份子。一百美元一条人命,真的……不贵!把五百张浸过剧毒的钞票,交到一个已经戴好橡胶手套的士兵手里,风影楼又从背包里取出几个带着漆网的小金属瓶,“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相信你们清楚的知道,在方圆几公里内,哪里有可以饮用的水源。

你们分开行动前;先对好手表,在凌晨四点三十分,把它们同时抛进水源里。我已经在瓶口涂了一层可以缓慢水溶的油指,十个小时后,油脂全部融化,里面的氰化钾剧毒就会挥出来。”聆听着风影楼的话,在心里暗暗计算了一下,凌晨四点三十分投毒。和十个小时油脂融化这些数字所代表的逻辑含义,周玉起不由瞪大了双眼,柚虽然已经伸手捂住了嘴,仍然从指缝里。出了一声惊呼:“我的天哪!”以南非现在的气温。只要口袋里放着一张钞票,哪怕是坐在营里一动不动,那些恐怖份子。

到了十一点钟,仍然会因为身体流汗毒身亡。到了那个时候,恐怖份子的大本营一定会被这些钞票弄得鸡飞狗跳,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得对四周的水源,包括他们的食物,进行检验。十一点钟,正是伙房准备做饭的时间,经过这么一折腾,怎么也得弄到两三点以后,谁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样一段时间差,检验时无害的水源,送到锅里时。已经是含有剧毒的催命符。当然,想用这种方法,对敌人一准全歼,那是绝不可能。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看起来再天衣无缝的计划,到了实施时,都可能会因为种种意外原因失败,但是近万名恐怖份子组成的大军,他们来自二十多个不同国家与地区,他们的生活习惯不同,利益不同,目标不同,平时各自为战,营地驻扎点也各不相同,取水的地点也不同。

再加上通讯系统被切断,哪怕只有一处成功,也足以让敌人付出最沉重的代价!在他们还以职业军人身份,和恐怖份子正面火力角逐,打得如火如涂的时候,风影楼甫一露面。就将这场战争,直接带入了“限战”的范畴。从这一刻开始,只要他们不死,他们在风影楼的带领下,会彻底颠覆传统军人对军人,国家对国家的思维,用任何手段,不停打击敌人,而属于他们的战场。更会随之无限扩大,再也没有军人和平民的。说白点,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是恐怖份子,和面前的恐怖份子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受过的刮练更专业,杀人更不眨眼,杀人手段更丰富,玩炸药的水平高!!!“你们看看前面的敌人吧。

只是电力中断,指挥系统崩溃,他们就乱成了一团。在我的眼里看来,他们不过就是一群样样乱叫,只能彼此依靠来寻找安全感的绵羊罢了。我真的很奇怪,你们竟然会被这样的垃圾围着打了两个月,甚至到了全军覆没的程度!”听着风影楼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可是他们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风影楼当着所有人面,交给六名斥候任务,甚至直接说明了他的刺杀方法,这种还没有做就先说的方式,绝对和风影楼日常行事准则相违背,但是不可否认,他杀人不见血的老练狠辣,已经足够让眼前这群东方海燕的骄兵悍将们心里微微怵,更不知不觉的认可了他这位半路杀出的最高指挥官。

当然,这也和风影楼是海青舞的男人,是小风”的老爹风影楼霍然转身。指着远方沉浸在黑暗中,已经彻底骚乱起来的敌军军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暴喝道:“想想看吧,如果是四十只狮子,突然现自己掉进一万只绵羊群中,它们心里第一个产生的是什么想法!”不等身后的士兵回过气,风影楼就继续狂吼道:“它们会惊喜,会乐不可支,会毫不犹豫的挥舞着自己的爪子,露出它们最锋利的牙齿,对着面前的猎物猛冲过去,而不是想着绵羊的数量太多。

老老实实缩成一团,又是挖坑又是挖地道的防止绵羊时它们起进攻!数量多又怎么了,数量再多,就能改变它们是绵羊,你们是狮子的现实吗?数量再多,就能改变它们色厉内接,看起来杀气腾腾,实际上就是傻逼二代的本质吗?”听着风影楼的狂吼。所有人的呼吸突然都急促了。风影楼说得没有错,他们可以受过严格练,又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而他们面前的敌人,在没有了雇佣军的协助下,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一群手里拿着枪,就敢做分裂别人的国土美梦的暴徒罢了!“什么叫特种部队?特种部队就是能够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精英群体!特种部队就是以精英胜平庸的级劲旅!特种部队就是以寡敌众,仍然可以用种种方法,把胜利天平扭向己方的战略大师!特种部队就是一群子弹没了没刀子,刀子断了用拳头,拳头烂了用脑袋,脑袋破了用牙齿,牙齿掉了用口水,口水没了,哪怕是用眼睛瞪,也要把对方活活瞪死的战争狂人!没有这点血气,没有这点疯狂,你们还是老老实实滚回家去过老婆孩子热抚头,农夫山泉有点田的生活吧!”听着风影楼的狂吼,铁牛看着风影楼的目光中,已经扬起了他平时看向海青舞时,才会流露出来的,无可药救的疯狂崇拜。

因为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他们这支突击队的气氛就全变了。风影楼的那一包美元。那几个小瓶子,是能杀伤敌人,让恐怖份子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在同时,它们最大的作用,却是用来激励士气。让被敌人压制着打了两个月的东方海燕成员突然现,原来眼前的敌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群不堪一击的恐怖份子。他们只要能紧紧跟在风影楼的身后,他们不但能生存,甚至真的可能胜利!这种山穷水覆。这种柳暗花明,这种已经做好必死觉悟后的胜利希望,当真是让所有人都疯了!“挞咕啮,”在不远处的黑暗中。

突然传来了自动步枪扫射的声音。子弹就在距离风影楼不足一米的位置上飞过,赫然是有敌人已经接近这片战场。紧接着在战场左右两翼。激烈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赫然是有两支数量不详,装备不详的敌军部队,同时从左右两翼迂回,却和东方海燕突击部队的两支火力支援小组展开了交火。并不是所有的恐怖份子都是笨蛋,当东方海燕对前沿阵地展开攻击时,虽然没有得到最高指挥官穆斯坦法的命令,但是仍然有恐怖份子指挥民,带领自己的部队。用最快的度向前沿阵地猛扑过来试图接应。

在这片弹雨如梭。生命不值一钱的战场上,风影楼却突然放声大笑。他笑得痴,笑的狂。更笑得所有人莫明其妙,在所有人莫明其妙的注视下,风影楼猛然一拉手中自动步枪的枪栓,放声笑叫道:“兄弟们,给我们送子弹,送饼干,送淡水,当真是***磕睡时就送枕头的绵羊,已经送货上门了,还客气什么,跟我一起去签单收货,并祝这些孩子们,在黄泉路上一路旅途平安啊!”在风影楼的笑叫声中。一场狭路相逢的遭遇战开始了。风影楼一动手。紧跟在他身后的东方海燕士兵眼睛就瞪圆了。

他的身体,从缓慢步行。到高冲刺,那种瞬间加,让人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人!在漆黑的暗夜。相隔近百米,没有使用任何夜视装备的风影楼,是如何锁定目标。他手中的自动步枪只要一响,对面的黑暗中。就必然会传来一声人类受到致命重创后出的惨叫。在这个时候,周玉起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在场这么多人,大概只有他才知道,风影楼手起枪落,对面就必然有一个人阵亡,而对方几十支步枪对他一起扫射,却总能被他用各种军事动作闪开,这种不是奇迹的奇迹,绝对不是偶然。

周玉起不会忘记,十年前,那个幼小而孤独的身影,每天都睡在学校操场的角落里,到了夜深人静,所有人都陷入深眠时,他仍然在黑暗中,不停翻滚着,打扑着。拎着一枝木棍,嘴里出“呕呕呕”的声响,经历过如此非人的磨砺,风影楼早已经习惯了黑暗,习惯了无边的暗夜中,把他从薛宁波那里学到的运动突击战,从龙建辉教官那里学到的“懒驴打滚”挥到极限。可以说,在暗夜中,风影楼就是遭遇战中,最强的王!拥有可以刺杀一支军队的可怕心智,拥有在狭路相逢的战场上,率领所有人打出破釜沉舟一击的勇气与能力,把他灵魂深处猛虎一样的疯狂与善战,和童年时父亲硬加在他身上的“猫”的外衣融成了一体,十五年磨一剑,风影楼这个刚网踏入学校时,连话都不会多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

一百米,对于一个有资格能站在世界特种兵最巅峰的职业军人来说,全力冲刺需要多严时间?!就在周玉起还在心中感慨时,根本没有办法追上风影楼脚步的东方海燕士兵,已经忍不住要失声惊呼了。因为,风影楼在这个时候,竟然借助地形,在不断冲刺、翻滚、闪避和射击中,竟然,”冲进了敌人的阵营当中!看到有两个恐怖份子下意识“雅烬枪对准了自之,风影楼猛然用波斯语暴喝道!“月亭乍※两个恐怖份子不由一呆,迎着风影楼那双在黑暗烁烁生光的眼睛,他们不由自主的回答道:“北极星没有眨眼睛这是穆斯坦法下令,今天夜间执勤时巡逻队用的口令。

这套口令,还是风影楼这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军师制定的。用风影楼的话来说,一般人说月亮,很多人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太阳”谁也不会想到,另一句口令会这么怪,这么长,东方海燕的人,打破脑袋也不会猜到。虽然觉的风影楼连个口令,都弄得这么绕口,实在是有点多此一举,但是穆斯坦法仍然接受了风影楼的建议。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上半句口令简卓,下半句口令不但复杂,更绕口,任何人回答口令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思索下,确定自己不会说错后,再回答。

而风影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战场上。如果夜间乱跑,又答错了口令,很可能会被巡逻队当场射杀!那些恐怖份子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这样的警告,虽然知道风影楼百分之百是他们的敌人,可是猛然听到了今夜的口令,已经形成习惯性思维,他们仍然不由自主的思索了一下,并把口令说了出来。虽然这样的心理变化和思索,还不到一秒钟,他们就反应过来,但是请问,在这个世界上。有谁敢对着风影楼这样一位獠牙级特种作战精英,走神上一秒钟,还能活着离开?!两团血花猛然从那两名恐怖份子的眉心部位炸开。

而风影楼在这个。时候,已经跳进了一个炮弹坑里,成功把几打向他的子弹甩开,几名恐怖份子一起锁定风影楼隐藏位置,有的人继续连续扫射,有的人已经伸手,取出一枚手榴弹。用自动武器压制敌人,再投掷手雷,消灭敌人,这样最简单的战术配合,恐怖份子也懂。“嘭!”一声并不算太响亮的爆炸声突然从炮弹坑外响起,那几名恐怖份子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一团比三颗太阳同时升起更耀眼的白光,猛然以每秒钟三十万米的度,直接冲入了他们已经习惯了黑暗,所以扩张得特别大的瞳孔。

面对这绝对意外的强光刺激,这几个瞪着风影楼隐藏方向的恐怖份子,只觉得自己就好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拳头里面狠狠揍了一下,眼前先是一亮,再一黑,紧接着扬起一片赤色的血红,除此之外,他们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闪光弹!在跳进弹坑前的瞬间,风影楼只用一只手,就成功的将一枚闪光弹的保险栓拔掉。并且放到了炮弹坑的外面。几个眼睛疼的要命,什么也看不到的恐怖份子,不由自主的出一连串惨叫,他们已经做好了被子弹射中的准备,可是在他们身上什么也没有生。

因为在闪光弹爆炸,所有恐怖份子都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最起码也会把头转开的瞬间,风影楼已经像枝离弦之箭般,从炮弹坑里弹出来,冲到了另外一个位置,用枪托直接把一个身上背着班用轻机枪的恐怖份子砸得脑浆四溅。“达呕挞,”班用轻机枪扫射的声音猛然从恐怖份子的阵营中响起,没有人想到要命的子弹会来自后方,猝不及防之下,恐怖份子齐刷刷的倒下四五个。恐怖份子的领队真的要气疯了,他拔出身上的手枪,指着那个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但是甫一出死四五个兄弟的部下,嘶声叫道:“阿齐,你***疯了“卑!”趴在地上。仿佛正在操纵班用轻机枪的那个恐怖份子当然是一具尸体,而第二枚闪光弹,又爆炸了。一次冲锋。几子弹,两枚闪光弹,没有人能想到,风影楼只是用了如此少量的武器,竟然真的冲散了几十名恐怖份子的阵营,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阵脚。而在这个时候,铁牛已经带着东方海燕部队的兄弟,冲上了来,双方还没有怎么交火,竟然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刺刀格斗战。风影楼打空了子弹,还没有来得及换弹匣,看到有一个恐怖份子。

犹如没头苍蝇般从自己面前跑过,他拔出了莫天教官送他的格斗军刀,一刀就把那个,倒霉鬼劈倒。然后一脚直接踏碎了对方的脑袋上。“看到了吗。这就是绵羊,样洋叫的小绵羊啊!”风影楼一边抡起手中的格斗军刀,见人就砍,一边放声叫道:“给你们讲个我刚刚经历不久的小故事!”敢在和敌人刺刀格斗战的时候,给身边的兄弟讲故事,风影楼的行为,纵然不能说是绝后,也应该是宴拼了。“在进入南非前,有人专门提醒我,南非治安环境太差,到处都有抢劫生,尤其是中国人,最容易被抢。

所以出门的时候,尽量少带现金和贵重物品。但是绝对不能不带钱,以免劫匪什么也没有抢到,会恼羞成怒。风影楼说的这种现状,每一个东方海燕部队的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根据南非官方统计,生活在这里的人,一年平均就要被打劫一次,治安情况之恶劣可想而知。而华人,由于很多都是偷渡客,因为身份问题得不到法律保护,也无法通过银行系统提款或转帐。只能在身上携带大量现金。再加上华人还有“吃亏就是占便宜”的狗屁思想,在被抢后绝大多数人不会报警,成为当地人,专门打劫的对象。

甚至有人说,华人在南非。就是当地黑帮和小流氓的专用活动提款机。不要说是那些不想惹事的游客或者华侨,就连他们这些一看就杀气腾腾绝不好惹的职业军人,都曾经好气又好笑的遇到过不开眼,拿着把手枪,就以为自己是东方不败二代的小贼。“为了不带外生枝,我和另外一个朋友,在进入南非后,还专门准备了些被打劫“专款”不过还好,我们的运气不错,一丘没有人拿枪对准我们的脑袋。后来,我们找到你们基地附近时,却迷路了,所以我们找到一个镇,向人问路,结果还没有说话,那个女人脸上就露出犹如见鬼般的表情,明显是被我朋友直接吓到了!”虽然人人都知道。

现在绝对不是一起坐下静心听故事的时候,可是东方海燕部队的人必须承认,他们的好奇心都被风影楼成功的勾引出来。但是最令他们敬佩的是,风影楼一边拿着格斗军刀砍人。一边还能给他们讲故事的本事。别的不说,这种心理素质,可就远远越杀人不眨眼的境界了。“当时那个女人的不远处,就站着几个闲着无聊的小流氓,他们身上别显有武器,看到这几个人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和这个女人串通一气,想要设套来阴过往的路人。可是那几个小流氓,明明身上有武器,犹豫了半晌,最终却没有一个人走过来。

直到那个女人哭叫着喊出一句话,我才终于明白,整个小镇上的人,看到我们为什么表情会那么奇怪。你们知道,她都说了什么吗?!”面对一群脸上露出倾听神色的职业军人,风影楼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狂喝道:“她说,不要过来,我害怕你们,我害怕你们中国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说她害怕中国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却犹如火焰般,在每一个人的胸膛里,犹如燎原之火般,猛烈焰烧起来。“看到那个女人实在是被吓得太狠了,我的朋友立玄用英语告诉她,我们不是中国人。

我们是韩国人!知道我们不是中国人,那个女人总算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在接过我朋友送她的小礼品后,又能疑惑的问了一句话,,韩国?韩国在哪里,我不知道!”不必惊愕,如果没有爆海湾战争,估计绝大多数中国人,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伊拉克这样一个自信心过度膨胀,认为自己军事力量有资格排名到全世界第三的国家。相同的道理,南非和韩国有万里之遥,就算是韩国可以今天把中医说成韩医。明天又说孔子其实是他们韩国人,后天又说日本的樱花是他们的国花,就算将来哪一天,真的有外星人降临,估计也会说那些外星人的祖先,就是来自他们韩国,但是”这些跳梁小丑般的行径,又干南非小镇上一个普通女人鸟?!“后来我走过去。

告诉她,我是日本人,叫松本原。直到这个时候,那个女人脸上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她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日本人是挺厉害,不过。只要不是中国人就好,你们真的差点吓死我了!”故事到这里已经讲究了,风影楼看了一眼已经快要结束的战斗,再看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表情,但是下手却一个比一个狠的东方海燕兄弟,笑着叫道:“还没有明白吗?这附近的人,之所以见到中国人就怕,就是因为你们在这里和百倍于己的敌军干了两个多月,让他们看到了中国人够疯,够凶。

够悍,够猛的另外一面,所以他们才会害怕,才会一见我们,就有如见鬼啊!!!”“我们不是圣母玛丽亚,我们没有感化世人的能力,更没有神爱世人,世人爱我的伟大觉悟。我想说的是,”在所有人侧耳聆听中,风影楼长刀所向,又指向了战场另一翼,正在和第二火力支援火小组对视的恐怖份子,放声叫道:“既然我们不能让别人喜欢我们,那就让他们怕我们吧!当狮子,怎么看,也比当自动提款机好多了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给我杀!杀杀杀杀杀,一个也不留!!!”铁牛真的要疯了,他涨红了脸,一边握着手中的枪向右翼的敌人猛扑过去,一边伸直了脖子,对身边的周玉起放声叫道:小狐狸。

你这个兄弟牛逼啊,我怎么觉得,他这阵前利用种族仇恨煽风点火,鼓舞士气的能力,和恐怖份子都有得一拼了?!”“什么叫有得一拼?”。周玉起也瞪大了眼睛,他虽然离开学校十年了,但是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风影楼,对风影楼的经历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他也伸直了脖子。放声叫道:“我告诉你,风影楼在七年前,可是在阿富汗恐怖份子练营,接受过“正规,恐怖份子培,他可走出身科班,堪称恐怖分子嫡系精英,更是一位唯恐天下不乱,煽风点火骗死人不偿命的神棍级大师啊!!!”听着身边兄弟的回答。

铁牛先是一脸愕然,可是很快他就放声大笑声起来。在附近和他们一起撒腿狂奔,一边侧耳倾听的兄弟们,也一起狂笑起来。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一群人,一边杀气腾腾的紧紧跟在风影楼的身后向前冲锋,一边疯狂的笑,一边歇斯底里的叫,看起来当真像极了一群饿了二三十天,终于看到了鲜美小肥羊,已经开始兴奋得嗥嗥乱叫的狼!那种你们就是一盘菜的气势,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张狂,那种前赴后继,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一枪放斩的横行霸道,让他们几十号人越跑越快,越跑越疯。

到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冲出一个万马奔腾。身处在这样一个几乎可以席卷历史的洪流中,每一个人都象燃烧的煤炭般着热,光光,他们彼此影响,彼此炙烤,他们放声的笑,用力的叫,几十双不知道什么时候越跑越整齐。到最后,已经开始随着风影楼的节奏,同时抬起,又同时重重落下的皮靴,一次次的抬起又一次次的落下,更在厚重的大地上,砸出了古希腊神话中,那遥远却能跨越历夹长河的战鼓轰鸣。不知道什么时候,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涌起了一个如此相同的想法,“我们必胜,因为。

我们,,就是狮群!”。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