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三十六章 黄金暗道

迎着李向商越来越凌厉的目光,司徒楚英深深吸着气,tade目光中,突然透出了一丝缅怀和悲哀:“虽然从实际身份上来说,我应该算是梦轩的养父,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我的女儿。”李向商露出了倾听的神色,他知道,司徒楚英现在说的是实话,甚至是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实话。他应该做的,就是8自己的双眼仔细去看,用自己的双耳仔细去听,而不是像泼妇骂架一样,看谁的声音高,谁的嗓门大。“在八十年代末,我还只是一个二十来岁,闯劲十足的小伙子。

”说到自己曾经的往事,司徒楚英的眼神有点迷离了“和我一起到广东闯天下的,还有我从小学就认识的女朋友,当时我们两个情投意合,抱着两个不安份的心,跑到了传言中,遍地都是黄金的经济特区,以为只要肯埋下头工作,就可以满载而归,风风光光的举办我们的婚礼。”在当时,和司徒楚英抱着相同淘金梦,跑到沿海经济特区的年轻人,绝对不在少数。竞争的压力,耳想而知。“我们两个都是中专毕业生,根本找不到工作,最后,我们只能去小商品批城,采购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艺,再摆地摊去卖。

生意好了,我们还能在晚饭时加上一个炒菜,生意要是不好了,就连当天我们两个人的盒饭钱都赚不回来。后未有一次,我们去小商品批城,采购商品时,她看中了一条塑料制成的项链,她很喜欢那条项链的款式,对它爱不释手,她看着我的目光,分明是在哀求我,把那条项链为她买下,那条项链也很便宜,进货价才五块钱罢了,但是我却拒绝了。说到这里,司徒楚英的声音中断了,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人生,就不会真正理解“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话中落舍着的深厚哲理。

对有锌人来说,一口气砸出几百上千万,去博红颜一笑,都是小菜一碟,可是对他们这些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区区一条五块锌的项链,就让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的司徒楚英犹豫了。“她和我认识已经有十几年,成为我的女朋友,也有四年了,想不到我们第一次吵架,竟然是为了一条五块谶的项链。当时我真的气极了,先丢给老板五块钱,又劈手扯断了她脖子上那条项链,最后她捂着脸,哭着跑掉了。”浓,司徒楚英脸上满是浓浓的苦涩“我当时以为,到了晚上,总得回家的。

可是她没有回来,直到两个星期后,我才听人说,有一个富商早就看中了她,一直在追求她,她一直没有答应,但就是因为那条五块钌的项链,我伤了她的心,亲手把自己的女人,推到了别人的怀抱里。四周一片安静,所有人看向司徒楚英的目光中,已经多了一份同情。人们都喜欢白马王子与美丽女郎的传说,在某种意义上来看,不就是因为这样的男女主角,本身已经跳跃过了“贫穷”这道最令人无奈,不知道拆散了多少人间姻缘的堑壕吗?“足足过了大半年,我才终于忘记了她,开始渐渐习惯了没有她的日子,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又回来了。

那个富商,玩腻了,就把她一脚踢开,她只能又回来了。而甙,本来也应该把她推在门外的,可是看到她那张熟忌的脸,我最终还没有狠下心,这样,我们又在一起了。司徒楚英突然笑了起来“其实,任何人都应该知道,我们最终肯定会分手的。我再大方,也不可能忘记,她曾经抛弃了我,为了钱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我在床上抱着她的时候,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那个男人是不是也曾经用相同的动作,在她的身上不断**,而她,是不是也会象现在一样,拼命拖住我的腰,出一阵阵让我心跳加快的**。

就是因为这样,我喜欢上了喝酒,一喝酒,我就合打她。结果,我们再次同居不到三个月,她又跑了,被我打跑了。”眼泪,已经在无声无息间,缓缓润湿了司徒楚英的眼角。虽然双方处于敌对立场上,听着他曾经的故事,李向商仍然在心里出了一声轻叹。这样的故事,真的是大多了,但就是因为类似的故事大多了,在这个物欲横流,感情都可以用金钱去衡量的时代,反而让人愈觉得无奈与悲哀。“我真的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她了,而且她真的有一年多,没有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又回来了。她穿着一件大红的外衣,画了很浓的妆,她缠着我,非要我送她一枚金戒指。当时我不耐烦的随手从自己面前的小摊上,拾起一枚两块钱,黄铜做成的戒指丢给了她。她捏着那枚戒指望着我,望了很久,突然又问了我一句,‘你还爱不爱我,你还要不要我”而我的回答是,如果当年她没有离开我,我还会继续爱着她。”后面的故事,真的不需要再继续说下去。任何一个头脑稍稍灵活的人,都从司徒楚英的讲述中,听到了一股深沉的死意。

那个和司徒楚英认识了十几年的女孩子,分明是在外面处处受骗,处处鞋壁,已经无路可是,才会带着最后的希望,找到了曾经彼此深爱的男朋友,希望能够找到最后一处归宿。司徒楚英当时实在是太年轻,又身在其中,他竟然没有看出这个女孩,眼睛里的绝望与悲伤。最后,那个女孩子,手里紧紧捏着司徒楚英随手丢给她的那一枚只值两块钸的铜戒指,纵身跳进了流溪河。她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法医解剖尸体才现,她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至于孩子是谁的,那就只有老天才能知道了。

“那个曾经用钱,把我最心爱的女人夺是的男人,他也不过只有四十多万罢了。十年后,我爬起来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了多少个四十万,每天都有漂亮而**的女人,在向我抛着媚眼,想方设法的要我把她们抱到床上,可是我一个也没有碰。看到她们,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曾经弃我而去的女人,想到她临死时仍然死死捏在手中的那枚两块钱的戒指!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再也不可能找到一份最纯真,没有掺杂任何物欲的感情了,除非……我自己培养一个,从小去教导她,让她只爱我一个,只喜欢我一个,真正的喜欢,全心全意的喜欢!”一段灰色的人生,注定了一段畸形恋情的开始o司徒楚英领养了当时只有半岁的梦轩,他利用自己手中的财富,为梦轩建造了一座美奂美伦的水晶宫殿,把她当成最美丽的公主,去自己的感情,去慢慢养育着她。

司徒楚英不真r许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和梦轩接触,他和梦轩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不说话。在他眼里看来,语言不过就是人类为了彼此欺骗,才会出现的产物。而真正相爱的人,是根本不需要语言,就可以直接通过感情,直接交流的。每天,他都用包融“爱”的方式,去喂梦轩食物,用微笑去和她进行交流。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却依然如孩子般对自己依恋痴缠,自己成为她生命中唯一的存在与主宰,司徒楚英觉得,自己终于培养出了生命中无限接近完美的另一半。

这样一个用“爱”与时间,一点点浇灌出来的妻子,当然永远不会背叛,更不会主动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拖。“她是我的女人,是我用了十七年时间,用了所有感情,一点点培养出来的妻子!”司徒楚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戒指,虽然现在还是凌晨,但是在月光的照射下,硕大的钻石依然折射出点点晶莹的美丽“四天前,是她十八岁生日,我准备了游艇,就是想在最浪漫的环境中,向她求婚,让她成为我的妻子,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虽然我们遇到风暴,几乎淹死,但是我们仍获救了,我谢谢你们!但是,你们为什么要抢走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希望,最大的幸福啊?!”说到最后,司徒楚英已经是放声悲嗥,而∽说这些话时,流露出未的感情并不是假的。

他是奎的为梦轩成为龙王的女人雨悲伤,他是在为自己十七年的付出在哭,为自己的幸福再次从指缝中流走在哭!事实上,看到梦轩保护龙王的动作,十七年的关爱,竟然比不上一个陌生男人三天的相处,面对此倩此景,触景生情之下,司徒楚英又怎么可能不哭?“李向商输了!”这是金择喜做出的科、断。是的,当司徒楚英讲出他人生最黑暗,最不容向外人道的经历后,他的身份,他的经历,他的哭诉,已经让她站立到了养父与爱人的双重制高点上。 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同情司徒楚英,开始排斥龙王「甚至连带李向商,都受了池鱼之灾。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司徒楚英死死咬住龙王绝不松口,李向商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司徒楚英包藏祸心,想要刻意对付龙王,李向商纵然智比天高,也没有办法,再去扭断司徒楚英用“悲情攻势”,创造出来的绝对优势。一个亿万富翁曾经惨痛的经历,要比一个普通人曾经的惨痛经历,更吸引人,更容易引起听众的共鸣。仅仅是他们现在显富一时,和过去惨淡的人生那如此鲜明的对比,再加上畸形却又唯美的爱情,已经足以让人心中,产生一阵唏嘘,并为之抱以同情了。

李向商轻轻皱起了眉头,他不能不承认,司徒楚英的这一段亲身经历,相当煽情,他玩出的这一手,更是相当高明。到时这个时候,龙王的生与死,最终裁判,已经不再是他这位校长,而是围在他身边那些听了司徒楚英的故事,个人感情天平,已经不由自主开始生倾斜的职业军人。军队并不是一个处处讲求**的地方,但是如果李向商不能找到足够的理由,让所有人认定龙王无罪,最终却把龙王开释,所有人就会认定他是因私废公,这样的话,他虽然能成功保住龙王,但是李向商的个人威信和统率力就彻底完了。

一旦两天后天花病毒作,李向商无法再压制因为恐慌而引起的**动,因此付出的代价,很可能会远远出龙王一个人。是为了维护真理,宁死不枉,因此损失更多人;还是服从群体生群法则,为了保护更多人,而牺牲一个无辜者,面对这道自古以来就最难解的单项选择题,李向商不可能不进退两难但就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司徒楚英死死扣住一个“倩”字,步步紧逼,李向商却突然笑了。他的目光,更直接跳过司徒楚英的肩膀,落到了一个刚刚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来的人身上。

是风影楼!虽然他重伤呕血,但是,通过便携式步话机,风影楼仍然清楚的听到了李向商和司徒楚英的对话,面对一场关系到龙王生死的战争,风影楼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中途倒下?!“你说,梦轩是你用十七年时间,培养出来的妻子,我信!你刚才讲的那段经历,包括那条五块钱的项链,我信!”风影楼一开口,李向商的眉角就不由自主的轻轻跳了跳,他不知道在沙滩上究竟生了什么,但是,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风影楼变了。如果说原来的风影楼,就像是一道飘渺不定的风,那么现在的风影楼,就是一团黍赤焰最暴躁的火焰!他面对司徒楚英的攻击方式,比起以前,更何止狂野了十倍:“所以我就忍不住在想了,究竟是什么,才能逼得你亲手把自古最喜欢,整整培养了十七年时间的女儿兼未来妻子,推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喂「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的滋味,好不好受?!”听着风影楼如此阴毒狠辣的语言,司徒楚英的脸色在瞬间就变成了猪肝的颜色。

“难道是你在商场上,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最终又被人抓住了把柄?比如说,为了打击竞争对手,请当地黑帮,杀了人家的老婆,奸了人家的女儿,最终来了个斩草除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也不怕断子绝孙?”说到这里,风影楼目光轻轻一挑,落到了小木屋的方向“不过也是噢,反正你精心培养了十七年的女儿兼女人,已经被你亲手送给龙王了,还想娶老婆生儿育女的话,对不起,就算已经提前物色好角色,你也需要再等十七年!”看着屏幕里,已经被风影楼的话,气得须皆张,不停用力喘气的司徒楚英,金择喜轻轻摇头,低叹道:“坏了!”风影楼根本裂「,没有给司徒楚英反击的机会“又或者,你亲眼看着自己曾经心爱妁每人,因为一条五块钱的项链,就跑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

虽然痛苦万分,但是却惊讶的现,原来徐竟然有着不为人所知的特殊爱好,就喜欢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生最亲密接触?我想想,嗯,这种情况,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用粗俗一点的话来说,你有受虐狂的征象,再往细里说,你就是有戴绿帽子的爱好!”司徒楚英猛然瞪大了双眼,他伸手指着风影楼,可是他很快就现,他竟然已经被风影楼气得无法再顺利的说出话来了。足足颤抖了一两分钟,司徒楚英才嘶声道:“你太放肆了!”“我再放肆,也比你因为一点钱,就自己犯骥强吧?”风影楼说得轻描淡写:“做生意,谁没有碰到过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为了借钱让公司死而复生,就担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兼女人也搭了进去,值得吗?”司徒楚英真的要疯了,他指着风影楼的鼻子,嘶声叫道:“他懂什么,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哈瓦拉……”话说了一半,司徒楚英的怒吼就嘎然而止,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风影楼,冷汗在瞬间就读透了内衣。

“哈瓦拉?”风影楼在嘴里念着这个并不陌生的名字“黄金暗道哈瓦拉?”司徒楚英已经彻底呆住了。绝大多数人,可能并不明白,什么叫做黄金暗逛哈瓦拉。这是一种独立亍传统银行之外的地下金融系统。活跃在美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家,就连中国,也略有涉及。这个金融系统,不但便捷,充满人情味,不需要帐单凭证或者文字记录,甚至连顾客都可以是匿名的。在这种情况下,贩卖人口的人蛇集团,制售毒品的级毒枭,走私军火的商人,组织卖**的**团伙,都可以通过哈瓦拉,把他们手中的黑钱洗白。

而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恐怖份子,则会通过哈瓦拉筹集、转移资金,用以购买武器,招募恐怖份子。q11事件后,美国政府为了彻底切断基地组织的资金链,专门成立了“金融特别行动小组”,想方设法打击基地组织,可是基地组织就是通过哈瓦拉,重新募集到资金,并把它们进行转移,直至一点点恢复了元气。据说就连中国名动一时的走私大王赖昌星,也曾经利用哈瓦拉金融网络洗钱,因此在2年6月2s日,被加拿大骑警特别传讯。像司徒楚英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商人,到了山穷水尽,没有大量资金注入,事业王国就会轰然倒塌的时候,他必然会不择手段。

也许,他真的曾经通过哈瓦拉,让自己的公司起死回生,他没有想到的是,只要有人刻意施为,他很容易被人和毒贩、恐怖份子、国际黑社会势力等组织绑在一起,再也无法甩开。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