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三十五章 谢谢你的爱

四周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枪声,照明弹把天亮照得亮如白昼,在这一片混乱当中,一直闭目等死的龙王,终于重新睁开了双眼。看着风影楼匆匆离开的背影,再看看就算是已经失去意识,依然拼尽全力,死死抱住李向商的李凡、邱岳和杨亮,龙王轻轻吸着气,在周围所有人沉就略注视中,他竟然大踏步走过去,拾起了李向商抛在地上的手枪。风影楼和一歌兄弟,拼上命也要保护他,可是他犯的,却是无可饶恕的大罪,重罪,死罪。身为第五特殊部队学员,龙王知道,今天就算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直接把一纸赦令送到这个海岛上,也不可能再改变他的命运。

如果不是有人强行穿越南海舰队防线,引战斗,转移了在场所有人注意力,拼死保护他的风影楼和李向商,必然会因为他而决裂!手指微挑,打开了手枪的击锤,望着静静站在那里一言不的李向商校长,龙王没有道歉,没有认错,他的脸色竟然出奇的平静,嗅着远方吹来的晚风中,那股熟患的硝烟味道,龙王竟然重新挺直了自己的腰。龙王深深吸着气,他转过头,用留恋的目光,痴痴凝视着风影楼消失的方向。他是龙王,是六岁时就敢一个人大马金刀,坐在鬼屋里静候一霄「当真是百邪易辟鬼神皆惊的龙王!他是第五特殊部队最生最猛最狂,在战场上永远会冲锋在最前方,永远能打出破釜沉舟一击的龙王!他从三岁以后,就再也没有哭过,无论有多委屈,他都不会允许自己在生命最后的时候,流出代表软弱与无助的眼泪!他更不会允许自己在生命最后的时s,1,流出眼泪!“龙王,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李向商是龙王的校长,他亲眼看着这个整个学校中,最生猛,最英勇,最劲勇善战的学生,带着一脸平静,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就连李向商都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遗言?龙王轻轻的摇头,他没有遗言,他这一辈子,只活到了二十七岁他还想用自己的双眼,去看遍这片芸芸众生,他还想用自己的双脚,去征服号称世界最高峰的珠穆朗玛峰,他还想到神农架,看看那里是不是真的有野人,他还有太多未了的心愿,他给自己制定了太多、太多的计划,还没有去实施。但是他有风影楼这样一批:8血,用汗,用泪,用命,混合起来,交融起来,再不分彼此的生死兄弟,他这一生已经在战场上爱过,恨过,拼过,狂过,他用自己的无悔青春与忠诚,书写下了普通人一生都无法真奎经历的最动人篇章,他在战场上一次次让敌人为之胆寒,当他站立在最高峰,高高举起代表利胜的武器时,似乎整片大地都臣服在他的面前,有过这样的经历,纵然今天他在这里注定要永远闭上自己年轻的双眼,他又真的能够走得无怨无悔了!不要问我一生曾经爱过多人,你不懂我伤有多深。

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劝你别做痴心人没有人知道,龙王为什么会突然唱起这歌“……谢谢你的爱”坦率说,龙王真没有唱歌的天威,他本来就五音不全,他甚至没有完全记住这歌的音调,他当然唱得是跌跌撞撞惨不忍睹。可是站在这人生最后的终点,以天地万物为听众,以海浪拍打礁石为伴奏,以自己的灵魂波动为琴弦,站在这片万众瞩目的舞台上,龙王唱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不喜欢孤独且文害怕两个人相处这分明是一种痛苦在人多时候最沉就笑容也寂寞在万丈红尘中啊找个人爱我当我避开你的柔情后泪开始堕落是不敢不想不应该再谢谢你格爱我不得不存在啊像一颗尘埃还是会带给你伤害是不敢不想不应该再谢谢你的爱龙王可以坚强的面对死亡,但是当他把自己的灵魂,都融入到这一片歌声中,任由歌词和他的灵魂,有了刹那间的交融时,他看似无懈可击的心理防线,终于被自己击破了。

委屈的眼泪,悲伤的眼泪,不舍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还是夺眶而出,顺着龙王犹如大理石雕像般,棱角分明的脸庞狠狠划下,拉出了两道长长的泪痕。还有两句,整歌就唱完了,但是歌声,却嘎然而止。龙王猛然扬起了自己握着枪的右手,并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没有人知道,他就是用这个动作,在看似不经意间,悄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兄弟们,再见!”在心里出最后一声狂嗥,就在龙王右手的食指用力,子弹马上就要打穿他太阳**的瞬间,一个惊惶到极点的声音,猛然刺进了他的耳膜:“不,不,不要啊!”听到这个声音,龙王就像是中了石化魔法般,整个人猛然僵硬了。

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一个身影从那幢小木屋里跌跌撞撞的冲出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龙王。是梦轩,是那个连母语,都听不懂,都不会说的梦轩!这里站的人实在太多,有太多双眼睛,落到了她和龙王的身上,从来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的她,吓得全身都在抖,可是她仍然拼尽全力,从背后紧紧抱住了龙王。她真的没有听懂龙王唱的是什么,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木屋外面,会站了那么多的人,会生那么大的**乱,可是,音乐是一种越语言的沟通桥梁,她在木屋,清楚的听到了龙王唱的每一句歌词,她听到了到了龙王灵魂深处,对她真诚得没有掺杂一丝虚伪的关爱,她更在龙王的歌声中,听出了他最后的死志!当龙王再也没有犹豫,举起了手中的枪时,她用自己没有受过任何世俗污染的双眼,清楚的看到了龙王身上扬起的死志。

他突然明白,如果她像平时一样,继续呆呆的坐在这里,她待会永远失去这个男人了。她喜欢龙王傻傻的站在自己面前,打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喜欢龙王在和洪光义决斗时,一次次被击倒,又一次次重新站起来,那种遇强则强的威武不屈;她喜欢龙王压抑着情绪和她说话时,透出的那股能让她不由自主心脏加快的磁性波动;她喜欢龙王那霸道中,透着浓浓宠溺的微笑;她喜欢龙王的怀抱,虽然他的怀抱没有司徒楚英的那么柔软,但是龙王身上那股最纯粹的雄性侵略磁。

,还有他有力的心跳,与及随之腾升的体温,却总会让她莫名其妙,却真实的感受到一个小女人式的快乐与喜欢。就是这么多的喜欢,让她终于战胜了内心深处的恐惧,在众目睽睽之下冲了出来。她拼尽全力抱住了龙王的腰,可是她很快就明白,想要伤害龙王的,就是那支手枪,她跳起来,直接从龙王手中夺过了那支枪,然后拼尽全力把它狠狠丢了出去。也只有她,才可能从龙王的手里,夺是一支枪!梦轩的目光,划过彼此的距离,狠狠刺到了李向商的脸上。

她单纯,所以她纵然听不懂所有人在说什么,但是她仍然用本能的直觉,在第一时间锁定了李向商。虽然刚才还被他一直“欺负”得眼泪盈眶,打算一辈子都不再理他,甚至还张嘴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两口;虽然不用尝试就知道,自己决不是李向商的对手,可是娇弱得就像是一株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小花,似乎一阵风吹过来都能让她受伤的梦轩,竟然一边睁大眼睛,死死瞪着李向商,一边张开双臂,把龙王保护在自己的身后。龙王,身高两百二十公分,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竟然被一个身高还不足一百七十公分的女孩,用老母鸡保护小鸡的方法,保护到了身后!这样的画面看起来说不出来的怪异,但是,却又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协调感。

要知道,面对危险时,用身体去保护自己最重要,最关心,最爱的人,本来就是一个女人的天性。就算是从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女人,也不会有例外!面对这绝对意外的一幕,在李向商的脸上,惊讶和恍然大悟两种矛盾情绪同时扬起。像龙王这样的男人,实在太过于强悍,一个女人的好感,要么是和他一样强悍,能让他英雄相惜,要么就是柔软,楚楚可依,让龙王再生猛,再骄悍,在她面前也得努力收起一腔傲气,化作绕指缠臬。梦轩这种女孩子,对龙王来说,拥有着绝对无法抵挡的致命诱惑力。

一见钟情,再见倾三,就是他们之间最真实的写照,要不然为什么人们常说,温备乡就是英雄冢?!最重要的是,看梦轩的样子,她当真是什么都不懂,心性单纯得犹如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就算她在龙王的身上,现了司徒楚英不具备的雄性刚强与霸道,并为之沉迷,但是以她畏惧陌生人的习惯,能站在龙王面前,承受龙王太过炽烈的目光,已经是她的极限,想要再生更近一步的接触,哪怕是拉手,大概都需要循序渐进相当长的时间,又怎么可能在区区三天后,就和龙王直接生了最亲密接触?!师徒十四年,李向商当然清楚龙王的心性。

别看他大大咧咧,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但越是他这样的人,遇到心爱的女人,就越会小心翼翼。在他的眼里,梦轩就像是一个用最名贵玉石,精心雕刻成的瑰宝,而他却是一个粗手大脚的莽夫,稍一用力就会把她弄碎了。如果不是两个人之间因为某种行为,导致龙王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在瞬间**成胜了理智,他又怎么可能舍得,在这种没有一丝浪漫,没有一丝唯美,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的情况下,占有自己心中的女神?!只要看看龙王哪怕背负着“**”的罪名,被李向商当场枪决,也不愿意当众说是梦轩先主动接近,甚至是**他,才生最亲密接触,就可以看出,梦轩在龙王的心中,份量究竟有多少。

做出这样的判断,李向商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当真是犹如扬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两个,一个什么也不懂,一个大过小心翼翼,没有一年以上的相知相识,没有足够的浪漫和唯美,没有水到渠成,没有让梦轩对龙王彻底解除心防,绝不可能像今天晚上这样,生最直接的亲密接触。就是因为亲密得大过突然,内心深处对龙王还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梦轩才会被“欺负”得满脸泪痕,让人一看之下,就做出了龙王**她的判定。

如果不是最后,她保护龙王的冲动战胜了委屈与畏惧,让她冲出来抱住了龙王,现在的龙王,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在龙王中俾倒下的那一刻开奴,风影楼和李向商之间,就会出现一条无法弥补的裂痕。当每一个人都冷静下来,梦轩终于可以用手语和司徒楚司交流,最终证明,龙王根本无罪时,就是风影楼和李向商两个彻底绝裂,风影楼离开第五特殊部队之时。不要扯淡什么军法无情,更不要用白痴般的心态,试图用一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来揭过两个人之间的这一段经历。

军人不是按程序工作的机器,更不是道德领域的圣人,以风影楼的性格,他绝不会在一个逼死自己兄弟的人手下继续工作,哪怕那个人,对他来说,亦师亦友也是一样!“真的……好险哪!李向商心有余悸的长长吁出一口闷气,当他下意识的扭头,把目光落到身边的司徒楚英脸上时,他的瞳孔在瞬间就收缩了。司徒楚英的双手都在不停的微激颢,这本来并没有什么,一个人愤怒到极点时,身体本来就会因为情绪过度激动而不停颢抖,这也算是生物舍我保护的一种本能。

可是当李向商终于从愤怒与焦急中挣脱出来,再次恢复平时的冷静时,他立刻就现,司徒楚英的眼睛里,除了有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女儿,被刚刚认识三天的男人,压到身体下面的愤怒之外,更有着强烈到极点的占有欲,和浓浓的……恐惧!司徒楚英对梦轩,有着强烈的占有欲,这早已经出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心态,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就算真的上了床,结了婚,李向商站在外人的立场上也无可非议。但是司徒楚英为什么会害怕?他一开始眼神里并没有恐惧的成份,有的只是浓浓的愤怒与,嗯……不能掩饰的羞惭和自责?!嗯?!熟患李向商的人只要看看他玖在已经缩成针芒状的瞳孔,就都会明白,他现在已经把司徒楚英,列入了敌人的范畴!只看了几眼,李向商又在司徒楚英的身上,找到了一个疑点。

司徒楚英全身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这是一种因为情绪过度激动,导致身体肌肉长时间高度紧张,而造成的后果。司徒楚英从现龙王侵犯梦轩开始,就一直对着龙王拳打脚踢,这本身就会舒缓肌肉紧张状态,如果他真的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激动,他全身的肌肉又怎么可能僵硬到这种程度?!李向商低下头,在邱岳,杨亮,李凡的耳边,说了一句相同的话:“我知道龙王是被人陷害的,相信我,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他过了这一关。当李向商在他们的耳边说出这句话后,无论是邱岳,李凡还是杨亮,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个自内心的笑意,在其他人瞪大双眼的注视下,李向商不动声色的轻轻一抽,竟然真的把手,从三个学生的怀里抽出来了。

再次看了一眼没有支撑物后,倒在一起的学员,李向商对着他们轻轻点了点头。他清楚的明白,如果今天他保不住龙王,他失去的绝不仅仅是龙王一个人而已,他更会失去学员们对怙』近乎崇拜的信任!李向商走到司徒楚英面前,用安慰式的动作,拉起了司徒楚英的双手,司徒楚英的双手,又冷又硬,还在不停的轻颢,让李向商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蛇”这种动物。而司徒楚英的手心……果然有他因为过度波动,过度用力捏紧双拳,指甲深深嵌入手心里,留下的伤痕。

身为重量级教官,又参加过越战,李向商这一辈子,见过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他一眼就可以断定,司徒楚英手心的伤痕,至少已经有了两个小时!到了这个时候,李向商已经全明白了。是司徒楚英,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推到了龙王的怀里,甚至是他教会了梦轩怎么**龙王的**。他的目的达到了,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养了十几年,小心培养了十几年的女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不胜“擅残”的低声哭泣,占有欲极强的司徒楚英,却只能一直隐忍不,这其中的情绪波动,又怎么可能不猛烈,不疯狂。

只有受到了生命,甚至是比死更可怕的威胁,司徒楚英才会把自己养育了十几年,已经快到了采摘年龄的女儿,送到了龙王的怀里。也就是因为现,事情的展已经跳出了他的控制,很可能会因为失败,而遭到“某个人”的报复,司徒楚英才会那么害怕。通过液晶显示器,看着李向商和司徒楚英的表情,远在万里之外的机要作战窒里,一直站在墙角,却关注着事件展的刘伟,出一声轻哼:“司饮r楚英完了!”刘伟鹄判断,得到在场绝大多数人的点头认可,但是金择喜却在微笑着摇头。

在任何一个领域,能够成功,都绝对没有侥幸。司徒楚英能够以平民之身,经过几十年打拼,成为亿万富商,可谓是功成名就,必然在商场上经历过一场又一场,没有硝烟弥漫,却比真实战场更阴暗,更惨烈,也更尔虞我诈我的生死对决。能够一直胜利到现在,甚至几乎铤而走险,重新翻转战局的他,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一触即溃的庸才?果然,司徒楚英很快就现自己失态了,他的眼睑微微下垂,避过李向商的日光,当他重新把目光落到李向商脸上的时候,就算是敏锐如李向商,都没有办法,在他的脸上,再找到哪怕是一丝恐惧和畏缩的影子。

一个身经百战的商人,面对商场战争,本身就要拥有军人般的骁勇,政客般的多变,鹰耳般的敏锐,毒蛇般的阴冷,孤狼般的坚忍。他可以为情所围,但是当他嗅到死亡的危险时,他必然会放弃一切情绪困扰,爆出最强大战斗力。一个最优秀的军人,和一个最优秀的商人,就这样面色平静的彼此交锋了。他们都明白,在李向商的眼里,司徒楚英的面具已径被撕破,但是在其他人的眼里,司徒楚英仍然是受害者的父亲。觋龙王挪动脚步,似乎想要是到司徒楚荟面前道歉认错,甚至是下跪后任由他处罚,李向商霍然扭头,狠狠瞪了龙王一眼“傻愣在那里干什么,一个大男人,众目睽睽的,还要一个女孩子挺身而出维护你,不嫌丢人吗?”李向商已经出拓了。

“我曾经在报纸上,看过一篇报道。”司徒楚英没有甩开两个人紧握的手,他的手指也略略用力,回握住李向商,他的声音并不大,却针锋相对:“有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女孩子,在九岁时,跑到梨园里想要摘梨吃,结果梨树太高,她长得太矮,她踮起脚都够不到。有一个男人走过来,对她说,只要陪叔叔玩玩,就帮她摘一个最大最甜的梨。结果她点头同意了,后来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陪叔叔‘玩玩”会那么疼。结果玩完后,她哭着站了起来,但是叔叔又给她摘了好几个梨,她最后是一边哭,一边笑,捧着好几个梨,离开那片梨园的。

据她回忆说,她临走前,还对那个男人,说了一声‘谢谢叔叔,。”侧耳倾听着这个小故事,金择喜打了一个响指,笑道:“好一招项庄舞剑意表沛公,精彩!”没有指责,没有喝骂,但是司徒楚英的这个小故事,威力却是巨大的。那个九岁大的女孩,根本就是被诱奸了。可是由于出身环境和年龄所限,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仅仅是为了几个梨,就失去了一个女孩最宝贵的童贞。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就因为那个夺取了她童贞的男人,事后又给了她几个梨,她甚至还能向对方道谢。

虽然梦轩和故事的女孩子,年龄相差了十岁,但是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会认为,从实际心理年龄上来说,梦轩差不多也就是十岁。相同的道理,那个女孩子,被人诱奸后,能捧着几个梨,向诱奸她的人道谢,梦轩为什么不能因为龙王曾经别有用心的宠溺过她,保护过她,而傻乎乎的冲出去,伸手保护一个诱奸自己的人?只是用了一个曾经真实生过的小故事,司徒楚英就连消带打的把龙王再次推到了绝境上。李向商没有对司徒楚英讲出来的故事做出点评,一个无知的小女孩被人用几个梨子诱奸,这样的经历,本身已经够凄惨了,如果他再针锋相对,试图以招拆招的话,只会在周围的人心里,留下冷血无情,落井下石之类的评语。

了。;龙王,这里风大,你先陪梦轩回屋子里去,小心别让她感冒听到李向商的命令,龙王立刻行动起来,他拉住梦轩的手,想带着她回到那幢小木屋里,可是对“爱”有着绝对渴望的梦轩,竟然撇着嘴,没有理会他。龙王略一思索,已经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他伸手搔了搔头皮,脸色更涨得一片通红,但是李向商那句“小心别让她感冒了”,威力终于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龙王左思右想,最后还是伸出手臂,把梦轩抱进自己没有穿上衣,**的怀抱里,然后就用这种姿态,抱着一脸迷醉与甜蜜,再也不管外面究竟生了什么的梦轩,一步步走回了小木屋。

相信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分辨出,用几个梨就被陌生人诱奸的小女孩,和梦轩、龙王这一对恋人之间的本质性区别。最重要的是,看着龙王和梦轩如此亲昵的动作,看着梦轩缩在龙王怀里,脸上露出的无可救药的迷醉与痴缠,还有那抹少女面对情郎,才会流露出来的娇艳欲滴,司徒楚英的呼吸声猛然变重了。作为一个合格的旁观者,金择喜不但看得有滋有味,本着绝不偏袒的中间立场,他甚至还夸了一句:“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不愧是师兄,赞!”。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