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二十六章 火烈鸟

几经波折,载着武器的登陆舰。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最终仍然停靠到海岛边。当然这批武器中,绝没有龙王最喜欢用的自动榴弹,杨亮使用的大口径反器材步枪,这些杀伤力太过巨大的武器,甚至就连特种部队协同作战时,必须装备的便携式单兵步话机都没有。但就算是这样,当龙王,杨亮,李凡他们这些职业军人,拎起自动步枪,用最熟练的动作,拉开枪栓,检查枪械并把子弹推上膛时,那种人与枪之间,经历了无数岁月洗礼,终于拥有的完美协调感,让他们这群人身上,突然发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那些用防护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工作人员,脸色都变了。虽然他们知道,海岛上的这些人,已经得到控制。根本不可能再突然暴起伤人,可是眼看着一群被压抑被困顿的猛虎,突然又获得了自由,又重新装备上了最锋利的獠牙,一种生物面对天敌般的本能,让他们不能不心脏狂跳,更有了一种想立刻拔腿就跑,永远不要再面对这些人,永远不要再站立在这个海岛上的软弱冲动。到处都是重新拿到武器的职业军人,扬起的灿烂笑脸,登陆舰还没有离开,在海岛上已经零零星星的响起了轻脆的步枪射击声,那是一些心急的军人,在调校武器。

而笑小小和许婷婷、陈燕,这特种部队编外三人组,却毫不客气的打开了几听罐头,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们甚至偷偷拿走了一小瓶医用酒精,把它倒进椰子里面,混合成了风味独特,不管会不会上头,会不会喝醉,反正不会酒精中毒的椰子酒。有酒有菜,他们三个人,可是吃得眉开眼笑。就在这一片欢欣一片沸腾中,风影楼并没有象其他人一样去“抢”上几件武器,而是独自走进了那幢已经拥有二十多年历史。不知道被人反复修葺了几次,所以勉强没有倒塌的小木屋。

果然,李向商就站在里面,静静的打量着外面的一切。无论是快乐了,还是悲伤了,甚至是绝望了,都必须摆出最平静脸孔,始终让身边的人,对自己莫测高深,也只有这样,当危险犹如狂风骤雨般袭来的时候,他才可能依然坚硬得象是石头一块,带着中流砥柱般的姿态,迎风傲立。在部下心中,始终保持权威和神秘感,这是一个领袖,必须具备的素质。但在同时,具备这种素质的领袖,已经在自己的身边,铸起了一道心灵上的屏障,所以。他们必然也是孤独的。

风影楼深深望着李向商的背影,低声道:“校长,你成功了。”“不,我们只是在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拼死守住了最后一条防线罢了。”李向商把双手放到了破破烂烂的窗架上,他迎着徐徐吹来的海风,沉声道:“金择喜是一个天生的军人,在郑勋老师的几个徒弟当中,他被我们称为火烈鸟,风影楼,你知道这个绰号代表的含义吗?”职业军人讲究侵略如火,风影楼可以判定,金择喜能获得“火烈鸟”这样的绰号,一定是把职业军人进攻、进攻再进攻这种特性,发挥到了极限。

“越战刚开始时,中**队着实吃了大亏。当时我们的部队,使用的都是五六式半自动,可是对方使用的却是从前苏联手中得到的AK自动步枪;当时我们的部队太追求思想洗礼,却忽略了军事训练;我们的士兵,都是一群没有实战经验的新兵,而对方却是刚刚和美**队交锋,百战余生的老兵;对方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我们的军队,却依然抱着中国陆军天下第一的念头,双方一交手,我军就死伤惨重。”说到二三十年前的往事,李向商的眼神有点迷离了,“直到那个时候,上级才发现。

中**队必须重新接受战火的洗礼,所以中国各个军区的部队,被轮流调到战场上,用实战去练兵,我,莫天,金择喜,龙建辉,朱建军,是在同一天,坐同一列军车,进入了那片战场。后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金择喜负伤,被送进了战地医院。再后来,我听说,他在战地医院里,喜欢上了一个女护士,为了追那个女护士,金择喜甚至在一个月内,就学会了弹琵琶。在当时,这种会腐化军队战斗力的情况绝对不会被允许,可是金择喜依然我行我素,甚至不止一次。

脸红脖子粗的和战地医院的院长起了口角冲突。”说到这里,李向商突然停止了诉说。听到这里,风影楼已经明白,金择喜的故事,注定不会以喜剧收尾,否则的话,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在等着他回家,以金择喜外冷内的性格,又怎么可能舍得背叛祖国,流落海外?还有,风影楼真的无法想象。金择喜坐在一块石头上,对着心爱的女孩,弹起琵琶,唱起动人的情歌,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画面。“再后来……”李向商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后来敌人特种部队绕过我军正面防线,突袭了那个战地医院,所有的伤员都被当场射杀,他们唯一受到的阻碍,就是已经伤愈,却因为那个女孩,而赖在医院里,没有立刻归队的金择喜,单枪匹马的拼死反击!”往日种种,似水无痕。

昔日的战火,已经化成了历史的尘埃,但是身临其境的人,又有谁能忘记战争的残酷?!金择喜直到最后,都没有讲述他当时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在那场浩劫中,幸存下来的人,把他们所见所闻,一点点的汇聚起来,仍然拼凑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一个人,绝对无法对抗一个排的特种部队。但是在金择喜的身后就是群山,就是密林,只要逃进那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还能再追杀掉金择喜这样一个根本懒于学习兵法谋略,却把所有时间,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个人训练中,已经把人类体能,反应速度,军事技巧,发挥到极限的超级精英。

他不能逃跑!因为他苦苦追求了两个多月,每当看到她的倩影。就会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的女孩,正和医院其她的护士们一起,用担架抬着重伤员,向野战医院后方的密林中撤退。虽然那里面可能会有地雷,有用竹筒削成的死亡陷阱,但是逃进去,总比被敌人毫不留情的当场射杀强。还有战斗力的轻伤员,已经拿起武器,和金择喜一起并肩作战。但是他们数量本来就比不上对方,更何况对方还是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的特种部队?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减少,金择喜突然咬了咬牙,猛的跳起来。

不知道有多少枝步枪,一起对准了撒腿狂奔的金择喜,但是那些老兵很快就惊讶的发现,金择喜的动作真得好快!他拼命的跑,他拼命的跳,他拼命的翻滚,他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做着各种军事规避动作,在这种弹雨交织,再也不可能有半点怜悯与温情的最残酷战场上,面对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金择喜几乎已经打破了人类体能的极限。转眼就追上了无论如何拼命努力,依然慢得犹如老牛拉破车的护士队伍,丝毫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如何怪异,金择喜劈手抓起自己喜欢的女孩,不理会她下意识的挣扎,带着她撒腿就跑。

护士不放弃自己看护的重伤员,这是她们的天职,她们当然是对的。但是金择喜比任何人都清楚,以这样的速度撤退,她们最终没有一个人能活着逃出敌人的追击!身后的女孩不停的挣扎,她甚至用牙齿去咬,用口水去吐,在那个疯狂而纯洁的年代,就连军人的爱都是疯狂而纯洁的,她明白金择喜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她不能接受金择喜的行为,他这样做,就是在强迫她,一起成为最可耻的逃兵!两个人就在拉扯与挣扎中,逃进了医院后面的密林当中,也许是因为在战场上第一次逃跑,军人的荣誉感和爱情,正在反复交战,也许是身后女孩子激烈的挣扎与怒斥,大大影响了金择喜的心智,当他发现不对时,他竟然亲手拉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孩,踏进了敌人预先挖制的陷阱。

这个陷阱很简单,它不过就是一个三米多深,一点八米宽的土坑罢了。但是任何一个人摔进去,都会被坑底那一排密密麻麻的锋利竹签,当场刺穿,死得惨不可言。因为心神动摇,踏进了这个平时根本不可能踏中的陷阱,但是金择喜毕竟是郑勋教官精心调教出来,把人类体能和作战技巧发挥到极限的精锐军人,在这种要命的情况下,他竟然用右手和双腿硬生生撑在陷阱的两侧,而他的左手,更死死抱住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孩,让她没有跌落到坑底。现在,这个世界上,大概只剩下金择喜一个人,还能记得他当时,对女孩子说的话了吧:“抱紧我,千万不要松手。

”直到女孩子听话的用双手死死抱住了他的腰,金择喜才终于空出左手,一起撑到了土坑上。可就是因为要强行撑住两个人下坠的力量,更要承受女孩子一开始下意识的挣扎,带来的冲击,就是这短短的十几秒钟,已经消耗了金择喜左手绝大部分力量,更拉伤了他的韧带,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再支撑着两个人的体重,一点点的向上挪了。两个人四目相对,两个月的相处,他们已经彼此都接受了对方,金择喜不止一次,对着女孩子弹起他用五块五毛钱,想方设法从别人手里买到的琵琶,女孩子也不止一次,对着金择喜,扬起让百花都为之失色的灿烂笑容,可是,他们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拥抱在一起,用自己的身体,直接感受到方胸膛里,那颗痴痴跳动的心脏。

也许,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亲密接触了。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凄厉的惨叫,顺着远方吹来的风,隐隐传进了两个人的耳朵。豆粒大小的眼珠,已经从女孩子犹如喜马拉雅山上的白雪般纯洁无瑕的眼睛里倾淌而出。不用回头去看,她也清楚的知道,敌人已经追上了带着重伤员的担架队,正在肆意放手屠杀,而相当一部分女护士,要面临的,也许还是最惨无人道的**与虐杀。金择喜却突然笑了,他笑得是那样的温柔,在他的双眼中,更扬起了足以让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心醉的宽厚与宠溺,没有人知道,金择喜的心里,已经对眼前的女孩,留下了最后的遗言:“为了你,我无悔!”就在金择喜准备用自己手臂最后的力量,把两个的身体翻转过来,用他的身躯,为心爱的女孩支撑起最后一道生命的桥梁时,女孩子突然抬起头,把她的嘴唇,直接印到了金择喜的嘴唇上。

这是他们两个人炽热的初吻,两个菜鸟中的菜鸟,根本没有经验,他们的鼻子碰到了鼻子,牙齿碰到了牙齿。可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却让他们的心灵,在瞬间有了如此亲密,如此完美锲合的相逢,就是在瞬间,金择喜的脸色大变,因为在冥冥中,他竟然听到了怀抱里的女孩子,最后无怨无悔的道别:“别了,吾爱!”一个人在面对危险时,为了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人,究竟会爆发出多么恐怖的力量,没有人知道。但是在这个时候金择喜知道了,他的身重,加上身上的武器弹药,已经超过了一百八十斤,可是他紧紧抱在怀里的女孩,拼尽全力狠狠一撑,竟然把他推出了土坑。

就是在金择喜绝望的注视中,那个女孩子的脸上,猛然扬起了一缕无悔此生的笑意,迎着金择喜的目光,她笑着,哭叫道:“不要忘记我,答应我……”“噗……”物理学定律就是定律,下坠的时间,绝不会因为人类的心而变长或缩短,她整个人携着下坠的加速度,和把金择喜推出陷阱的反作用力,重重摔到了坑底,至少有十七八根锋利的竹签,同时刺穿了她的身体。在金择喜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鲜血就像是喷泉般从她的身体里喷涌而出,在瞬间就浸透了整个陷阱的坑底。

只是在瞬间,她就失去了说话的力量,只是在瞬间,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就袭上了她的心头。但是她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会读唇语,所以,他还是能“听”到自己最后要说的话:“答应我,只为我一个人弹琵琶!”在那个人人疯狂,就连女人都违心的喊着“不要红装爱武装”的年代,她最终,还是展现出了女人天性中对爱情的占有欲。就算她不能占有这个男人的一生,不能和他一起慢慢变老,至少,她会因为这个要求,永远活在他的生命当中。就算过了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当他偶然听到琵琶的声响时,他纵然已经儿孙满堂,也依然会遥遥想起,曾经有一个如此渺小,如此卑微的她吧?!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所以她是哭着并笑着,停止了呼吸。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感受着她的悲伤与小小的“诡计”得逞后的快乐,金择喜猛然发出了一声疯狂到极点,悲伤到极点的狂嗥。“当我们接到情报,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李向商说到这里,声音竟然微微发颤了,他脸上扬起的,更是混合着悲伤挽惜与骄傲的神采,“我们看到了一条血路,一条在战场上太过于不可思议,却真实存在的血路,一个人一条枪,不断追杀整整一个排敌军,用敌人的鲜血与尸体,铺出来的血路!”那一个排的敌军,是孤军深入,他们采取的是一击即走的战术,他们进攻战线后方的野战医院,不但可以有效消灭对手,更可以有效打击中**队士气,可以说,他们打出了一场经典的特种突袭战。

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任务完成,全军撤退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却多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死神!他们不能全员停下脚步,去围剿金择喜,一旦为这一个敌人,耽误了时间,他们必然会陷入中**队的重重包围中,直至被愤怒的中**人撕成碎片,所以他们只能不断的派出精锐成员,层层狙击。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三个不行,四个……当那个特种排的指挥官惊愕的发现,他留下了整整一个班,依然被金择喜单枪匹马的消灭掉,而金择喜竟然再一次追到他们身后的时候,他的一个排,已经被金择喜用逐个击破的方法,整整打掉一半了!“最终对方一个排,四十五个人,只有十四个人,活着撤回了他们的防区。

”听到这样的战绩,就连风影楼都要为之耸然动容。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向商竟然还没有讲完。“从此,金择喜脱离了我们的正规编制,他再也不受任何人指挥,他死死盯住了那个特种排,那十四个人,无论走到了哪里,无论对方又补充了多少新兵,他就是盯着那十四个人死也不松手。当越战结束的时候,算上那个因为军功积累,已经升为连长的指挥官在内,袭击野战医院剩下的人,还有四个。”“战争结束了,双方重新签署了和平协议,可是对金择喜来说,他的战争还没有结束。

”李向商深深吸着气,道:“那四个参加过袭击野战医院的特种兵,跑到了香港,去做一些打劫银楼,绑架勒索的事情,并把越南难民营,当成了他们的大本营。就连香港警方,都不敢深入那种鱼龙混杂,到处都是亡命之徒的区域,可是金择喜却在身上绑了十公斤TNT炸药,手里拎着机关枪冲了进去,在那种地方,他挨了二十七刀,中了两发子弹,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宰掉了三个不说,还在警察赶到之前,活着成功撤退。”风影楼低声道:“佩服!”这种战绩,这种胆气,这种堪比“小强”的生命力,和不死不休的执着,就算是拿龙王和金择喜相比,都要稍逊一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有金择喜这种死敌,都会连睡觉都不安稳!那个已经成为连长的敌军指挥官,真的被金择喜吓到了,他开始不停的跑,金择喜就跟在他身后不停的追。

战争结束后,两个人追追逃逃的对峙了四年,那个敌军指挥官,为了摆脱金择喜,他进入过到处都是致命危机的热带雨林,进入过海拔超过六千米的山地雪原,进入过南非原始部落,到最后,他连必要的装备都没有弄全,就慌不择路的逃进了大沙漠。而同样没有足够生存设备的金择喜,也毫不犹豫的追了进去。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大沙漠,遇到了沙匪打劫,遇到了食人蚁大搬迁,就在金择喜明白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极发,再也撑不下去的时候,那个一直在逃跑的敌军指挥官,终于倒下了。

两个前前后后生死对拼了十年时间的军人,就在沙漠上重逢了。根本不需要金择喜再补上致命一击,那个敌军指挥官,已经是气弱游丝,就算是神仙下凡,也要摇头叹息了。在金择喜疯狂追杀中,那个敌军指挥官,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在金择喜的手中,直至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每天都在极度恐怖与紧张中度过,他食不知味,睡不能寐,他的健康已经被彻底催毁,当他终于倒下的时候,看他的样子,似乎体重已经不足八十斤!对着同样体力到了极限,却摇摇晃晃怎么也不肯倒下的金择喜,那个躺在地上的敌军指挥官,用最后一丝力量,对着金择喜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留下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句话:“你是一个大疯子!”。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