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十四章 致命危机

武动乾坤dudu8.net全文字更新最快的地方0001931…二十六个小时后,八支参赛队伍,终于顺利登上了远在哦毕出里外的海岛。由于参加比赛的八支队伍,代表了中国最精锐特种部队,所以就连这个无人荒岛,也多了一个特殊的军事化名称”岛!八支队伍一踏入岛,就分成八个方向,开始对整个岛屿进行探索,六个小时后。他们通过集体行动,最终确定。这是一个拥有一点五平方公里大小的岛屿。这个岛屿地处热带海洋当年温度变化极小。 可以说一年四季都是夏天。

岛的基质为多盐环境,只有极端的盐生类型植物,才能在这里生长。所以放眼望去,在整个岛屿绝大多数地方。拥有的植物,都是由海岸桐,海刀豆,还有麻风桐。大自然是神奇的,它往往能用漫长的岁月,去创造一些看似不可能的奇迹。在这个岛屿周围,生活了大量的海鸟。这些海鸟,有白腹褐鲤鸟,有海鸥。也有红脚鲤鸟,这些鸟群,在岛上不知道已经生活了几百甚至是几千年,它们靠捕食大海里的鱼类为生,从它们体内排泄出来的粪便。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反复积累。

形成了厚厚的鸟粪层。在这种高温多雨的海岛上,鸟粪中的鳞质不断向下渗透,胶结,直至形成了生成了独特的“鸟粪鳞矿”。也就是因为这样,在这个岛屿某些部位,出现了一些奇特的生长带,在其中可以找到最具代带性的椰子树,菠萝蜜,还有一看,就让人忍不住产生食欲的木瓜。在蔚蓝色的天空下,不断轻轻荡漾的大海中,这个高出海平线二十多朱的岛屿。到处都是一片令人心醉的葱葱郁郁,每年超过一千毫升的降雨量。再加上特殊的地质结构,使地表绝不缺乏可以饮用的淡水。

上百种可以食用的海鱼,再加上身躯庞大的海龟,五颜六色的海贝,在沙滩上爬来爬去的螃蟹和随手可以捞到一大把的海藻,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热带岛屿生态系统。但是最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个岛屿上,风影楼他们找到了一个被废弃的小木屋。这座小牛屋,通体用原木制成,四面前留下了可以通风的窗户,里面还有一排排已经残破不堪的木架。而木屋里面,一个两尺多深,周围还堆起几块石头的火塘里,还有着木炭的灰烬。但是从它们的色泽还有触手的质感上来看,大概已经有几年时间。

没有人再进入这座小木。“这间木屋,应该是常年在海县打鱼的渣民建造的。如果当天打捞的鱼大丰收,已经超出了直接可以卖出去的可能,他们就会把鱼挂在这种木屋里,利用海岛的高温和海风,把鱼直接晾成可以长期保存的鱼干。小。李凡的老家就在海南,他从小在海边长大,见惯了连片的渣船,更熟知海上的各种民间规矩,看着眼前这间被废弃了很久,就连屋顶破损,都没有人再修补的木屋,他脸上露出的表情。真不知道是快乐还是忧郁:“俗话说得好,宁上山,莫下海。

大海,温柔的时候,就是最迷人的港湾。在她的内部,有取之不尽的宝藏;可是她一旦翻起脸来,就真的会要人命。所以,这种木屋,有时候就是远航出海打鱼的人,可以保命。甚至能够吃顿热饭的地方。谁在这里用了别人多少食物,多少木柴,多少大米,下次再经过的时候,都会再想方设法的补回来。这样。就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后面有些话,李凡没有再说,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时候,沿海城市因为独特的地理优势,都是发展最快,也是最早的一批,现在二十多年过去。

大家口袋里都有钱了。可是为了防止别人把自己辛苦打捞到的鱼全部偷走,已经没有人愿意,或者说是敢在这种偏僻的海岛上晾晒鱼干了。想想看也是,就连马路上的井盖,都有人缺德的去偷,更何况这种晾了一屋子。少说也能卖上几千块钱的鱼干?!李凡真的不知道,眼前这一幢被废弃了很久的木屋,究竟代表了社会进步,还是说,他们在获得了什么的时候。也同样失去了什么。把整个海岛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梳理,并确定并没有什么可以攻击人类的大型野兽后,八支参赛队伍,各自选择了自己的扎营地点。

为了保持足够的飘浮力,每一个人在跳入海水中前,都抛掉了枪械,只留下了一把格斗军刀和一只军用水壶。他们没有帐篷,没有吊床,没有睡袋。甚至连最基本的单兵铁锹都没有。面对这种情况,风影楼和身边的伙伴,却相视而笑。大概每一个,人,都想起了他们在踏入校门之前,接受的“灵魂之门小。考验了吧。那个时候,他们就算是读过野战生存手册,但是实践动手能力却几乎等于零,什么从树皮里抽取纤维编织钓鱼线,什么用动物的骨头,或者坚硬的木头制作鱼钩,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现在,再做类似于此的工作,对他们来说,就犹如家常便饭般简单。杨亮面前摆了一排大约三十厘米长,三厘米粗的直纹硬木。他把这些木头前端十五厘米削成刀刃,刃口的削制。耍偏离中心,避开木头中间最柔软的“木髓。”再将刀刃放到火堆上慢慢烘烤,等爪训的刀锋,出现轻微的焦黄。把它绑到木杆,就制焰可以直接抛荐出去,攻击目标的标枪。以杨亮在大山里潜伏了整整四只,练出来的野战生存本领,就算使用这种最原始的武器,在三十米内,一旦有动物出现,就很难逃脱他的标枪狙击。

而龙王更夸张,他把一块石头绑到了自己用树皮揉搓成的绳子上,制成了一个流星锤。以龙王惊人的臂力,再加上熟练的操作技巧,他可以将这种最原始的武器,直接甩出八十多米远。龙王使用这种甩掷型武器,就算是一头皮粗肉厚的野猪,也很可电脑}}访问能被一击砸晕。就算无法击倒对方,流行锤后面带的绳索,也会套到对方的身体上。束缚住它的行动。至于风影楼,他给自己做的武器,是弓箭。找到一些页片状的岩石,把它重重摔到地上。再从里面挑选出锋利的三角型石片,把这些小石片放到磨刀石上,经过小心打磨后,安装到木杆上,再用海鸟的羽毛做成稳定翼,就制成了一枝威力不容小觑,而且命中度相当高的羽箭。

使用弓箭,不但可以直接猎杀野兔,还有从低空掠过的飞鸟,更可以用一根绳子绑在箭的尾部站在海岸边,射杀游到浅海的鱼类,把它直接拖到自己的手边。许婷婷。身为一个,女孩子,并没有像风影楼他们一样,去制造狩猎的武器。她选择的方式是,收集鸟蛋。在这个岛屿上生活了大群的海鸟,它们绝对不会因为一百多个,人闯入,就会轻易离开自己的家园。这些海鸟。有一今生活习惯,它们要孵育后代时,往往要生出七八枚鸟蛋,才会集中去孵化。趁它们不在的时候,偷走鸟蛋,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看着许婷婷在大树上,在石缝时,把鸟蛋一颗颗取出来,笑小小手里捧着盛满鸟蛋的帽子,却在不停的摇头,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着:“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这么残忍啊!如果你是一个母亲,别人把你的孩子拐跑了,你会怎么想?将心比心,你也不应该这么做嘛!”许婷婷狠狠白了笑小小一眼,“你没看我在每个鸟窝里,最多只拿四颗鸟蛋?”“噢。原来还给人家留了几个孩子。”笑小小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就说嘛,象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心地肯定不会很坏,做事留有余的。

很好,很好”。“我呸你一脸黑!”许婷婷啐道:“我专门不拿走所有的鸟蛋,也不破坏鸟窝,就是让雌鸟不放弃现在这个窝,你没发现,我把每一个鸟窝的地点,还有雌鸟出去捕食的时间,都记录下来了吗?隔上个四五天,我们就来取一次鸟蛋,只要有了这套情报记录,别说是区区两周,就是两个月,我们也天天能有新鲜的鸟蛋吃了!”笑小小翻了半天白眼,才挣扎着叫了一句:“你这手段,可真是砒霜里面掺辣梳,又毒又辣啊!”这种又毒又辣,可以说是断子绝孙的“偷蛋。

生存技术,显然不适合陈燕这样一个比许婷婷要温柔得多的女孩。所以,陈燕选择的捕猎,还是打鱼。陈燕请龙王帮忙,砍了一百多根三尺多长的木棍,她把这些木棍的一端削尖。在沙粒结束的海滩上,斜斜插出来一排树桩,和海岸线形成了一个夹角。再找到几块石头,把它们搬过来加固,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固定捕鱼陷阱。在海岛上。鱼群会定期随着涨潮涌到耸边,它们经常沿着海岸线游动,一旦海水涨潮涌上沙滩,它们就被带上来。当潮水退却时,它们就会被陈燕事先布置好的木桩墙挡住,最终被迫搁浅。

这种捕鱼陷阱,虽然制作起来非常费时费力。而且无法象鱼网一样移动,但是一旦制作成功,每天都可以随着潮涨潮落,固定得到食物,非常适合风影楼他们这种长达两星期野战生存练的需求。他们这支参赛队伍中,年龄最大,有过实战经验,在野战生存方面,资历也最高的当然非薛宁波教官莫属。所以。她的工作,并不是寻找食物,而是为这一支参赛小队,准备当天夜间足以容身的驻扎营地。薛宁波搭建的是半固定式避身场所。用天然材料制造这种简易木屋,再铺上巨大的树叶防雨,这种工作就连侦察兵都会,但是有几个其他参赛队的队员,无意中从薛宁波身边经过时,他们很快就惊讶了。

薛宁波做这些东西最大的特色,就快!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犹如钟表上的齿轮般。高速而有效,没有迟疑,没有失误小看的时间久了,在旁观者的心里。竟然硬是升出了一种犹如庖丁解牛般的韵律与舒畅感。看薛宁波的,作速度,在天黑之前,她就能建造出足够数量,可以抵挡海风和雨水的避身场所。考虑到海岛上气候多变,经常下雨,薛宁波甚至在每一个避身所里,挖了一个小小的火塘,下雨后地面潮湿,他们可以在火塘里生火烧烤食物,事后用泥土盖到火塘上,再铺上树枝组成的床铺。

就足以利用地面吸收的热力,重新感受到温暖与舒适。切的一切,都在高速而有效的执行着,类似的画面,在每一支参赛队里,几乎同时上演着。※求都在类似情况下一接妥讨最严格野战生存毛练,谁都帖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但是在没有补给还要坚持高强度体能练的情况下,两周后。谁还能保留更多的体力,谁还能以最旺盛的状态,返回省军区,在真正的赛场上一决雌雄,最终代表中再特种兵,去参加第二界“蓝盾”世界军事大赛,那就需要通过时间去验证了!当风影楼制造出一张结实而富有弹性的弓,和二十七枝箭,把它们收笼在一起的时候,正在和其他几支参赛队的副队长,一起收集整理他们脚下这个岛屿地形、气候、生物状态的李凡,直接跑到风影楼面前。

沉声道:“队长,出大麻烦了!”看着一路高速奔跑过来,甚至已经有点气喘吁吁的李凡,风影楼的脸色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在他的心里,却猛然一惊。李凡可不是初出茅房的菜鸟,他曾经和龙王,在陈徒步阵亡,还没有和风影楼汇合的情况下,在聚集了各方势力,早已经成为世界关注集点的战争集结地带整整生存了两个同时间。能让他这样一个以冷静著称的战略大师,脱口说出“出大麻烦了”这样的话,他们遇到的问题,一定不小!遇到猛兽袭击?有队员在丛林里,被毒蛇之类的动物咬伤。

命悬一线?还是有谁不小心,误食了有毒的食物?风影楼还在心头电转,李凡已经继续报告道:“雄鹰特种大队的参赛队员。在丛林里搭建驻扎营地时,一名队员用自制的稿头,铲到了一个长方型金属储存箱,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初步断定,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军队遗留下的军事产品。”说到这里。李凡走前户步,在风影楼的耳边。低声道:“在金属箱上,有日本波字跃部队的编号,我没有和其他人说,但是我个人已经可以确安。我们无意中在这个岛屿中找到的。

是一件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制造的生化武器!”生化武器!风影楼的眉头不由轻轻皱起,他迅速左右看了一眼,确定附近没有人后,也压低了声音:“你确定?”“是的!”李凡用力点头,“如果队长你不了解驻扎在广州的日本幽部队代表了什么的话,你总应该知道黑太阳闯部队吧?!”风影楼双眼的瞳孔猛然收缩,只要是中国人。又有谁不知道,那个。曾经在大半个中国投放各种生化病毒,至少残杀了上万人,最终却用最肮脏的政治交易,逃过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黑太阳乃细菌部队?!“蚓部队。

是日本细菌部队的代称,他们一共有七大细菌作战部队,其中在哈尔滨关东军那儿的是网部队,在长春的是四部队,在北京的是北支甲强部队,在南集的是荣字瞅部队。在新加坡的是网字哦刃部队。而在广州的就是波字既部队!”说到这里。就连李凡的声音中,都透出了一丝微微的颤意:“那只金属箱外面的铅封上,还有三个。印签,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这只金属箱,来自日本第一细菌研究部,由研究鼠疫的“高桥班”研究霍乱等疾病的“凑班”还有从事过滤性病毒及当地风土病毒究的“笠原班,共同封印。

虽然从封印日期上看,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六十年,但是没有人敢保证,金属箱里的武器,已经失效。队长,,这一次,我们可能真的中大奖了!”“别慌!”风影楼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里面却透露出了强大无匹的自信,“就算那只金属箱里的生化武器真的没有失效,就算我们中间,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全部人,都处于那件武器的覆盖范围之内,但是李凡你别忘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我们的国家,再也不是几个年前,那个科技绝对落后,只能任由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耀武扬威的东亚病夫!”李凡用力点头。

望着风影楼的眼睛,他突然觉得,所有的恐惧与下意识的颤怵,都离他远去了。说实话。经历过最残酷战争考验的李凡并不怕死,但是他身为一名谋略天才。他天生就别人想得多,想得远,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内心积蓄下的压力,面对的恐怖,也比任何人都要多得多。如果没有一个拥有强大自信与领袖魅力的人,站在前方,而是自己要去独当一面的话。他这样的人,真的迟早会活活疯掉!“李凡。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枚拥有相当份量的生化武器,在小岛上沉睡了六十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我们才登陆不到一天,就把它触发了。

它的出现,实在太巧合,巧合得甚至有点不可思议?”风影楼思索着,又提出了一种可能,“你觉得,这次突发事件,会不会和我们乘座运输舰时,突然遭到鱼雷攻击一样,只是预选赛的一部分,旨在考验我们面对危机时,应变与处理能力?”说到这里。风影楼一拍巴掌,道:“对了。为了防备东突组织的生化袭击。全国各地的特种部队,不是已经开始接受非常规反恐怖袭击练了吗?我看,这次事件,大概也是和奥运会安保工作,捆绑到一风影楼的推测,也算是合情合理,李凡本来下意识的想点头,但是他脸上的表情。

怎么也放松不起来。沉默了片玄,李凡突然道:“队长,你相信一个人,在面对危险时的潜意识吗?”风影楼点头,他当然相航在学校和教官们混得熟了,风影楼就曾经听到过一个越战时的故事。当时有一个驻守在战场最前沿的班长,他身边的兄弟。全部都在敌人的偷袭中身亡,就连最后一个兄弟,都因为喝了被敌人特工投过毒的井水,而死在了他的怀里。带着这样的仇恨。已经和上级失去了联系,甚至连补给都完全中断,他却依然一个人固守在猫耳洞里。长时间的战斗,高度神经压迫,还有失去兄弟的愤怒与悲伤,让这个班长陷入了一种疯狂状态,也只有疯子,才会在战场上,从敌人的尸体里挖出心脏。

把这些东西当成自己的食物。结果当后续部队终于和那位班长取的联系的时候,那个班长,已经至少吃了四五十个人的心脏。就连莫天教官那样的职业军人,都不敢和那个老兵的眼睛对视。“他的目光很平静,带着一片冷漠的死灰,但是任何一个人,和他的目光稍一对视,心里都会涌起一股绝对的冷意。”莫天教官在讲述起这段往事时。眼睛里扬起的分明就是混合着敬佩与挽惜的悲伤:“那是一种。生物面对天敌时,下意识的畏惧。小当时风影楼追问了一句:“最后那个班长怎么样了?”“经历过这一切后,他的人生已经彻底崩溃。

他不过就是一具被仇恨支配的行尸走肉罢了,还能怎么样?”莫天低声道:“当我们收复阵地,和他汇合后,那个班长向我要了一支烟。把它吸完后,只说了一句“兄弟们,我来陪你们了”当着我的面,就直接举枪自杀了。当时从他脸上溅出来的血,就直接喷到了我的脸上风影楼永远不会忘记莫天给他讲的这个故事,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坚信,在危险逼近时,一个经历过最残酷生死考验的职业军人,可能会出现的本能感应!“挖出那只金属箱的队员,并不明白上面的编号,还有铅封上的印签,所代表的含义。

几个年的地下浸泡与腐蚀,已经让金属籍的外壳失去了原有的坚固,那名队员使用的虽然只是用石块做成的稿头,却依然直接砸破了这只金属箱。没有爆炸,没有冒出浓烟,也没有刺鼻的味道,就因为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那名队员。才把他们的副队长请了过去,而那个副队长,又把当时和他一起工作的我们。也请了过去。”回忆起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李凡脸色愈发苍白起来,“我可以坦率告诉你,我当时刚网走过去,还没有看清楚那只金属箱表面写的字,但是只看了它一眼,我全身的汗毛就忍不住倒竖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寒意。

在瞬间就流遍了我的全身,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一条潮湿而冷冰的毒蛇。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缠住了我的脖子。如果不是在场有那么多人。我又是副队长,我很可能已经忍不住掉头就跑。”看着李凡现在脸上的表情,听着他的话。风荐楼的心跳也加快了。日本乃部队,在二战时期一共生产了大约四百万枚毒气弹和各种生化武器,其中就有三车七十万枚,在中国制造,或者运进中国。在战争其间。日本军队使用了六十万枚,战争结束后,又把一百多万枚,运回日本本土。

至少还有两百万枚,遗留在中国各处。由于当时毒气弹的运输路线。是经过日本领海,到朝鲜半岛。再进入中国各沿海城市,最终再扩散到其它地区,所以中国沿海城市,还有周边的岛屿上,分散了数量惊人的毒气弹。就拿他们前几天,进入的广州市来说,在伤年6月引日晚间,番禹地区的三民居民,在河边采沙时,就碰到一枚毒气弹,并因此受伤被送进医院。在当月出日,日本外务省发表谈话。承认那枚毒气弹,是日本在侵华战争时,遗留下来的化学武器。“我刚才也去检查了那名队员发现金属箱的位置。

金属籍被埋在地下一尺多深的位置,普通的汪民,就算为了躲避风浪,踏上这个,岛,也会进入那座晾晒鱼干用的木屋里,绝不会轻易冒险,深入海岛腹地,更不会跑到丛林里,用铲子胡乱挖掘。”听着李凡的话,风影楼在轻轻点头。日本侵华战争,毒气弹,生化武器,这些问题实在太敏感,这些年来,“无过就是功”的理论思想,已经大大渗入了军队,就算想要考验他们这些特种兵处理危机的能力,那些设定比赛行程的作战参谋,也不会。更不敢设定如此激进,如此放肆,如此猛捅两个国家敏感软肋的课题!所有的证据,都已经可以显示,他们碰到的,是货真价实,作用不详,但是杀伤力绝不容小觑的生化武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风影楼总觉得无法释然。

他就是觉得,事情发生的,太过意外,更太过巧合了。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