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二十六章 一滴眼泪

第200章一滴眼泪三十六个小时后,风影楼终于再次踏到了故乡的土地上。O(∩_∩)O~~百度搜索WWW.Biqi.meO(∩_∩)O~~修建得富丽堂皇,曾经做为这个城市标志性建筑之一的休闲会所,早已经淹没在高高屹立的摩天大楼当中。从它面前走过的人,又有谁能想到,在十三年前,曾经有两个没有成年的孩子,坐在那片已经有点残破的小广场上,在千夫所视之下举怀畅饮,最终以这里为起点,改写了他们两个人未来一生的命运?至于这种改变,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就让未来的时间去见证吧!当风影楼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按下门铃后,大门被打开了。

出现在风影楼面前的,不是他的妈妈,而是大大小小,整整七个孩子。虽然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都是风红伟从天南地北收养的孩子,风影楼现在竟然已经是七个弟弟妹妹的大哥了。在这七个弟弟妹妹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男孩,看起来也有十七八岁了,他望着风影楼,低声叫了一声:“大哥。”风影楼点了点头,看着有些凌乱的家,突然问道:“有谁来过?”“纪检委派人来搜过家,公安局刑警队也派人来过。”风影楼皱起了眉头,“纪检委?!”“他们说爸是反贪局局长,却监守自盗,他们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纪检委下发的文件,说是要把爸‘双规’。

当天爸一夜没有回来,后来刑警队那边来人说,爸知道事情败露,就跑到化工厂跑进硝水池自杀了,为了调查取证,他们也在家里搜了一遍。”硝水池!听到这个词,风影楼的身体微微一僵,他的目光流转,又落到了一个看起来,年龄只有十一二岁,眼睛里却闪动着几丝野性的弟弟身上,“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学校里的同学说爸是大贪官,是坏蛋,死有余辜,就算没有自杀,也会被送到刑场上吃枪子,我急了就冲上打他们,结果他们三个人打我一个。

”“打赢了吗?”迎着风影楼审视的目光,这个十一岁的弟弟扬起了被别人用拳头打得又青又肿的下巴:“打哭了两个!”风影楼点了点头,“不错!”站在他面前的这七个弟弟妹妹,都是风红伟领养的孩子,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家庭惨变,单单从坚强方面来讲,那些生活在温室里,根本不知道人间冷暖,别人的家庭出事,非但不同情,还唧唧歪歪在一旁冷嘲热疯的小花朵们,又怎么可能和他们比?“吱啦……”在七个弟弟妹妹的注视中,风影楼扯掉窗帘推开了窗户,让新鲜的空气,直接灌进了整个房间,就在风影楼的目光随之向外略略一扫时,他的双眼突然微微凛起。

直到这个时候,风影楼才知道,为什么现在明明是白天,弟弟妹妹却要把所有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在这个世界上,有诺娜那种为了让观众们在第一时间,看到最真实最原汁原味新闻,而不惜以身犯险,活跃在最危险地带的战地记者;有为了发掘人性中的真善美,而转战不休,为电视机前的观众,奉献出一曲又一曲人间悲喜剧的新闻工作者;有不畏强权,勇于揭发内幕,让一个个贪官污吏大白于天下的媒体斗志;但是也有天天做着功成名就的梦,却不愿意去冒险,所以总喜欢把目标,对准了弱势群体的狗仔队。

而站在窗户对面,一发现窗帘被拉开,就大模大样举起照相机,对着里面噼里叭啦照个就停,闪光灯的白光,更在不停闪烁的记者,无疑就属于后果。“他们在外面蹲了多久了?”听到风影楼的问题,几个弟弟妹妹脸上都扬起了浓浓的厌恶和抗拒。从风红伟事发到现在,这两天多时间里,那些号称无冕之王的记者,一直蹲在附近,只要他们从这个家里走出去,就会被记者围追堵截,向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些说白了就是狗仔队的记者,没有人愿意体谅几个孩子面对家庭大变,心里扬起的惊惶不安,更没有人去体谅一个女人失去丈夫,在瞬间就连天都塌了下来的那种无助与浓浓的悲伤,他们凭一句“公众有知情权”,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守在附近,就可以用他们自己还有手中的照相机,对屋子里的人,形成了一道无形,但是却真实存在的压迫力。

风影楼没有重新关闭窗户,更没有拉上窗帘,“去找家伙,如果你们不能把外面的苍蝇全部赶走,就不要再回来。”看到七个弟弟妹妹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立刻照做,风影楼沉下了脸,“在这个世界上,历来是雪中送炭者少,落井下石者多,绝不能指望他们的怜悯之心发作,更不要指望他们会将心比心自觉的离开。想要他们滚蛋,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出你们身上最坚硬犄角,只要发现他们接近,就一涌而上,拼命的顶,用力的撞,只有让他们疼了,怕了,才会三思而后行,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对我们这个家敬而远之!听明白了吗?!”年龄最大的弟弟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他突然一声不吭的转身,大踏步走进了厨房,当他重新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根两尺多长,足足有鸡蛋粗,通体用最坚硬枣木做成的擀面杖。

那些围在房子的周围,瞪大了眼睛,等着捕捉新闻镜头的狗仔队,突然看到门被打开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就看到七个大大小小的孩子,瞪着血红的眼睛,手里拎着擀面杖、弹弓、墨水瓶甚至是滋水枪,杀气腾腾的对着他们冲过来。“现在我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算我们肯赔钱,赔的也是脏款,他们也不敢要的!大家使劲砸啊!”冲在最前面的家伙,按照风影楼的指使,高喊着令人胆颤心惊的战斗口号,他手里的擀面杖一挥,劈手就把一台价值上千元的专业照相机砸成了一堆废铁。

而紧跟在他身后,一个最多只有七八岁的大男孩,是没有力气打人,但是他手里可是拿着滋水枪啊,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扣扳机,一道混合了半瓶红墨水,外加小半瓶墨汁的黑红色水箭,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带着犹如狙击手般的精准,直接射到了一个狗仔队成员的脸上,在瞬间就直接“射瞎”了他的双眼,紧接着这位神枪手,第二发水箭,就射到了对方手中的专业照相机上。虽然这架相机,外表还保持了完整,但是只要看看上面黑的,红的,沾沾腻腻的液体淋得到处都是,任谁也知道,这台价格高昂的进口货色,很可能要送回原厂返修了。

没有理会窗外一片混战,一片人仰马翻,风影楼走到了卧室的门前,叩了两声。等了很久,一直没有人回应,风影楼最终还是轻轻推开了房门。风影楼猛的怔住了。他已经整整十三年,没有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了,岁月是无情的,她看起来,真的是比十三年前老了很多,她已经青春不再,脸上的皮肤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光泽与弹性,就连她的发梢上,都有了一层星星点点的灰白。最重要的是,原来不管怎么样,她还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还有一个也许有点羞赧,有点胆怯,却乖巧可人的儿子。

她有一个完整的家,她并不贪心,所以在她的脸上,经常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几许淡淡的幸福与温柔。可是现在,她的丈夫死了,她的天塌了,她的幸福,她的人生,她的希望,她的未来,似乎在一瞬间,都随着风红伟的死亡,而彻底消失了。她就那样静静的半躺在床上,一声不吭的任由眼泪,一波接着一波的从她的双眼里流淌而出,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打湿了她的衣襟,更打湿了她身上那张薄薄的毛毯。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具不会走,不会动,不会说话,但是却能痴痴哭泣的行尸走肉,再也没有了半丝生机,就算风影楼推门而入,她那双呆滞而失神的眼睛,依然保持了无意识的散焦状态。

风影楼放轻了自己的脚步,真的,在这个时候,他真的害怕自己的脚步声太大,会吓到了自己的妈妈。当他走到床边,用尽可能轻柔的动作,抓起妈妈的手时,风影楼只觉得鼻子一酸。当年,他生病,高烧到了三十九度半的时候,妈妈就是用这双手,抱着他连夜跑到了医院;当年他犯了错,要被风红伟揍的时候,还是妈妈,横举着双手,用老母鸡保护小鸡般的姿态,把他牢牢护在身后……妈妈温暖的手,几乎贯穿了风影楼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可是现在,她的手,真的,好凉!在风影楼的眼中,曾经那样高大,那样可以放心依赖的妈妈,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柔弱,仿佛一阵风吹过来,都能把她吹跨了似的。

而她眼睛里,闪动着的,分明就是最悲伤的绝望。“滴滴滴,滴滴滴……”就是在这个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突然响了,就是在这并不大的电子蜂鸣声,却让妈妈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几丝神智,她努力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嘴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风影楼低声道:“中午十二点。”“已经十二点了?”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小楼就快回来了,对了,他马上就要放学了,我怎么还赖在床上,我得赶快去给他做饭啊……”她现在还神智不清,她记得自己曾经给风影楼打过电话,她知道风影楼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但是她却已经分不清,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

大概在她的内心深处,正在向上苍乞求,这十三年的光阴,包括风影楼的离去,还有她丈夫的死亡,都是一场漫长的黄梁之梦,只要她重新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周围的一切,包括她悲伤的眼泪,都会化为过眼云烟吧?母亲太过瘦弱,太过弱不禁风的身体,突然被抱进了一个宽阔而温暖的怀抱里,她下意识的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狠狠咬到了对方的肩膀上。她咬得是那样的狠,很快在她的嘴里,就尝到了属于血液的腥甜,可是风影楼却没有挣扎,更没有松开自己怀里的妈妈,他只是用力抱住这个生他养他爱他,将最无私的爱都给了他的女人,抱住了她轻得就像是一根羽毛,凉得要命,更在不停颤抖的身体。

“哒!”风影楼用尽可能小辐度的动作,中止了电子闹钟的蜂鸣,他望着努力挣扎,却因为身心俱疲,一直无法恢复清醒的母亲,柔声道:“你忘了吗,你不是提前一两个小时,早就把午饭做好了吗?你今天准备的,可是小楼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呢,别看那小子才八岁,但是遇到好吃的东西,却能一口气硬吞下四碗大米饭,就连他的老爸,都连连摇头叹息的说,这就叫‘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呢。”听着风影楼在耳边的低语,母亲脸上挣扎的神色突然变淡了不少,也许她想到了曾经的调儿之乐,取而代之的,就是浓浓的喜欢,她喃喃自语着道:“是啊,那个小家伙,可真是一个小饭桶!”“他不只是一个小饭桶,还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狐狸。

”风影楼低声道:“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煮了半锅排骨,那小子就直接在饭桌下面放了一张报纸,每块排骨只啃一半,就把排骨悄悄丢到饭桌下面的报纸上,等大家把半锅排骨吃完,他脚下的报纸上,也攒了一小堆啃了一半的骨头。用他老爸的话来说,这就叫做老鼠存食。”怀里的妈妈,这一次真的笑了。“是啊,他还以为自己做的很隐密,甚至很得意洋洋,他真的不知道,他躲在被窝里偷偷啃那一堆还有一半肉的排骨的时候,我和他爸爸正躲在一边偷偷看,偷偷乐呢。

”说到这里,妈妈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丝犹豫,几分疑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家里的事?”妈妈的视线突然直了,因为风影楼已经将一对用细绳挂在空中,正在不断左右晃动的小钢珠,放到了她的眼前。在风影楼刚刚接受“鬼刺”训练时,那位精通行为心理学的女老师,就用这种小道具,对风影楼进行了一次催眠。两个小钢珠,一左一右不停的轻轻摆动,在一次次重合,又一次次分裂中,不断打乱着母亲对现实的执着,而风影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起来,就好象是隔着一层水传出来的似的,带着几分不切实际的飘忽:“我是你心里的梦,当然会知道你家里的事。

”“梦?你是梦?”母亲喃喃自语着:“难道,我现在还在做梦?对了,现在是哪一年?”“一九九三年,八月。”风影楼低声道:“你老家山上的酸枣,快熟了。”当听到“一九九三年”这句话,母亲的身体突然彻底放松了。“呀,原来真的是梦啊,真的是吓死我了。”“是啊,真的是一场梦。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休息补充自己的体力,你是知道的,如果晚上睡觉时做了噩梦,第二天起来,很可能会一天没有精神的。”母亲用力点头:“我的小楼没有参军?没有认识一个叫雷洪飞的男孩,小楼的爸爸也没有送他去第五特殊部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梦?”说到这里,母亲的脸上,突然又多了一丝焦虑:“可是小楼被他爸爸教育得性格太软了,就算是在学校里被同学打了,回家都不敢说一声。

我担心,这样下去,他会被人欺负一辈子的。”“呀,我明明在屋子里,怎么下雨了?”母亲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叹,可是她很快就释然了,“这是我的梦,既然不是真的,屋子里下雨,当然也是可以的。”“那是当然。”风影楼轻轻吸着气,他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起来有点怪异,有点沙哑:“在梦中,你就是真正的上帝,哪怕你想要一边下冰雹,一边艳阳高照,也是可以的。”“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被自己梦中的冰雹砸的得了重感冒。屋子里下太阳雨,唉,原来我也有恶搞的天份啊。

我现在真的觉得好累,我的梦,别吵我,让我先好好睡上一会吧……”确定自己是在做梦,确定在现实中绝不可能出现这一幕,彻底释然了的母亲,在喃喃低语中,终于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陷入了甜美的梦乡。她真的不知道,刚才滴落到她脸上的那颗炽热的水珠,并不是梦境中的太阳雨,而是她的儿子,风影楼眼睛里流出来的一滴眼泪。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