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六卷 谁主浮沉 第六章 七天

79小说提醒:在百度搜索“”或“79小说”可以迅速找到我们10023诡刺第六卷谁主浮沉第六章七天妖少!泣是今天第二章,第一万八千牢了。xs.新年到来巾。叭少也要努力了!以后要努力更新,还有,今天这三章,情节都比较重要,大家别跳章噢!嗯,要是有精力,说不定会砸出第四章当风影楼终于再一次,踏进了第五特殊部队精英练学校的大门时。天空中飞扬着细细碎碎的雪花,但是和平时一样,整个学院的每一个角落,依然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就连一片纸屑也找不到。他里面看到的,是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没有人组织,但是整间学校,只要没有上课,没有受的学员,都自发自觉的集中到了学校大门附近,静静的看着风影楼。其中第一个里面走来的人,赫然是薛宁波教官。面对薛宁波审视自己的目光。风影楼低下了自己的头。在这里,他最对不起的,除了莫天之外,就是薛宁波了。薛宁波的声音很平静,“你跟我来。”说完这句话,薛宁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而风影楼,也一言不发的跟到了她的身后。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到了学校后面的深工x里,走到了在九年前,薛宁波传授风影楼运动突击战知识的树林当中。这里的树,依然挺拔不屈;这里的山,依然厚重沉稳;这里的水,依然在冰层下潺潺不息;面对这熟悉的一切,面对背对自己的薛宁波教官。风影楼低声道:“对不起!”九年前,当薛宁波带着一脸的期盼,想要寻找一个敢于挑战世界巅峰。将她的技术薪火传承的弟子时。是风影楼越众而出,喊出了一句“让我来”就是因为这三个字的承诺,在这些年中,薛宁波存风影楼的身上,又投入了多少心血与希望?风影楼为了自己的道德底限,他没有背叛自己的父亲,但是,无可避免的,他却背叛了自己九年前的诺言。

薛宁波突然一扬手,把一枝自动步枪抛到了风影楼的手中,她伸手荐着脚边包括防弹衣在内的一套装备,沉声道:“穿上!”当两个人都金幅武装后,薛宁波一拉手中自动步枪的枪栓,道:“真枪实弹,敢不敢再和我来最后一场运动突击战对抗?”风影楼没有任何犹豫:“好!”三分钟后,一场学员与教官之间,真枪实弹,容不得半点水份的对抗开始了。子弹在空中飞舞,打的碎石乱溅,打得松拍哀鸣。这样或激烈,或单调的对射声,足足进行了半个小时,直到两个人弹匣中,都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而他们手中的步枪,都在近距离对准了对方的胸膛。

却谁也没有扣动扳机,才划x下了最后的句号。两双同样有力,同样稳定的手臂。两枝纵然枪管下面吊上三块砖头。依然可以几个小时纹丝不动的步枪,两双同样锋利得犹如野兽,让人根本不敢逼视视的眼睛,两颗纵然真枪实弹,依然可以冷静得如常的心!如果他们真的是敌人。他们最终的结局,也和现在一样。必然是同归于尽!面对这一切,薛宁波笑了,再也没有了伤感,她的笑容中,扬起的分明就是浓浓的自豪。薛宁波比任何人都清楚,风影楼的动作实在太快了,面对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快,她被迫用一个女人体力不足的弱点,和风影楼针锋相对的以快打快,她是用了自己远超风影楼的实战经验,才让双方的战力拉平。

也许风影楼再也不可能走上世界单兵军事竞技舞台,但是她这个老师。已经可以确定,如果再继续发展下去,不出三年,心态与体能双双驱于颠峰的风影楼,真的有机会。问鼎运动突击战的世界桂冠!她成功了,她真的培养出了一个能够世界最强的徒弟。虽然他没有办法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她是有遗憾,有不甘,但是,这最后一战结束后,她,似乎也可以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徒弟因为傻傻的执着,而离开了。两个人拎着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的步枪,再一次向回走,就在他们走出大山前,薛宁波突然停下了脚步,“风影楼你知道吗,刚才我是真的想打伤你,用这方法,让你留在学校养伤。

虽然知道不应该,可是我仍然忍不住想,如果你受伤了,留下养伤了,也许会因此出现转机,也许你会继续留下了。”风影楼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欠了薛宁波这么多,就算是薛宁波真的一枪把他打死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说。更没有什么好怨的。薛宁波突然转过身,把风影楼抱在怀里,“再见了,你这个呆呆的。傻傻的,却总能在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候,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笨小孩!你走的那一天,我不会去送你的,我讨厌离别。还有,记住,不许忘记我!”说完这些话后,薛宁波扬起头。

轻轻在比她还要高出十几公分的风影楼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姐姐对待弟弟式的轻吻,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跑掉了。而风影楼,却站在那里,顶着细细碎碎的雪花,在他曾经和薛宁波走了一次又一次的山间小路上。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当夭夜里,风影楼再一次抱着铺盖卷儿,走到了学校角落的鸽子笼旁边。而在鸽子笼里,一个洒然而卧。右脚还支撑在左膝上,不停晃来晃去的大男孩,正微笑着向风影楼投来了注目,而他衣襟上,那枚在月光照耀下,愈发晶莹夺目起来的银质飞鹰勋章,在瞬间更映亮了风影楼的双眼。

这个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脸上永远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在举手投足之间,却总是能发出致命诱惑。让每一个女孩子的目光,都忍不住在他身上打转的家伙,不是第五特殊部队,有史以来第三颗獠牙战侠歌,又是谁?最令风影楼意外的是,在战侠歌的身边,竟然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一看就老实巴交,估计三棍子拍下去,也打出一个屁来的男人。“这是我在参加任务时,收的徒弟赵海平。他和我一起在俄罗斯,被车臣恐怖份子追得满世界乱跑了整整一斤。 月。

虽然人笨,但是运气还不错,竟然没有死在战场上不说,还被学校破例招入,成为第一个平民入伍的老学员。”战侠歌对赵海平的介绍,很简单,但是刚刚从阿富汗战场上走出来的风影楼,却能听出其中的份量。而战侠歌对风影楼的介绍,更是干脆得让风影楼牙齿发痒:“赵海平,你还记得,我在沙漠里不断布置出的那些杀人陷阱吧,那些杀人不见血的绝户计,可都是眼前这位风大少爷。教给我的。嗯,乖徒弟,我不早告诉过你,到了学校要眼尖嘴勤嘛。怎么还不快点叫人啊!”听到师尖的命令,赵海平走到风影楼的面前,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大男孩,他略“帆略,怀是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太师父!”“呃饶是风影楼情绪低落,听到这种雷死人不偿命的称呼,看着眼前这位贵庚百分之百已经三十好几,胡子茬子老长,憨厚得犹如乡下农民兄弟的男人。

他仍然目瞪口呆得有些口吃起来。“我拷,你喊我师父,却喊他太师父?”战侠歌也瞪圆了眼睛,“有你这么欺师灭祖的吗,你没看出来,他比我还小上几岁吗?叫声师叔。就已经卖给他大便宜了!”赵海平绝对属于知错能改的类型,立玄对风影楼再补了一句:“风师叔!”这声“风师叔”风影楼怎么听。都有几分港台武侠片的味道。但是再打量了赵海平几眼,风影楼却收起了笑容,对着战侠歌道:“恭喜你收了一个好徒弟!”战侠歌翻着白眼道:“就他这么一个外表四十,内心实际年龄除以十的愣头青,也能算是好徒弟?”“衡量一个狙击手功力的,并不是他如何枪法如神,可以手起枪落。

毙敌于千米之外。而是狙击手长时间潜伏时的警觉性,与及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再不分彼此的隐藏力。”风影楼看着赵海平,道:“他看起来与其说是木衲呆痴,更不如说是心地单纯,像他这样的人,一旦决定做一定事情,必然是全力以赴心无旁骜。要他学习诡雷设计,他因为缺乏创造性思维,永远只能得到形,但是让他做一个单纯的狙击手,只要战侠尊你肯倾囊相授。我估计,不出五年,他就可以青出于蓝!”战侠歌脸上扬起了一斤小“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的”笑容,他对着赵海平,洒然道:“听到了吗,你师叔在夸讲你了!”赵海平嘿嘿的笑了,那种样子,看起来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嗯。

那个,可爱!“毕…”战侠歌突然学着薛宁波的样子。一扬手就对着风影楼甩出一件外表看起来,和手榴弹有八成相象的东西,风影楼接过来发现,那竟然是一瓶还没有开封的烈酒。“还记得当年我们认识没多久时,雅洁儿说的话吗,她说,如果我们两个可以联手,必然能够天下无敌!”战侠歌从身边又摸出一瓶烈酒。对着风影楼道:“可惜你我之间来去匆匆,虽然彼此相识相知,却从来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不过还好,你我永远不会成为敌人!”说到“敌人”这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战侠歌和风影楼突然同时觉得心脏微微一跳,但是他们两个,都可以说是第五特殊部队中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杰,两个人举起酒瓶。

遥遥一对,虽然烈酒入喉,呛得血气翻涌,却硬是喝得不动声色。感受着烈酒入喉带来的火辣,风影楼突然对战侠歌微笑道:“恭喜!”战侠歌微微一愕,虽然不愿意,可是他脸上仍然扬起了带着几分旖旎与温柔的赦然。战侠歌和雅洁儿。彼此相恋了几年时间,虽然师生相恋。在第五特殊部队中是禁忌中的禁忌,但是他们仍然陷了进去,并且因为战侠歌在俄罗斯,受了致命重创,在医院里接受了两个多月治疗,雅洁儿几乎是衣不解带的陪伴着他,晚上甚至和他共处同一室,终于彼此之间,越过了最后的界限。

知道风影楼是几位国内顶尖心理学大师联手培养出来的高徒,可是战侠歌仍然忍不住摇头叹息起来。这小子的眼睛,也太毒了点吧?!“我已经从龙王他们那里,问到你们在阿富汗的战斗经历。”战侠歌对着风影楼举起了手里的酒瓶。再次一起灌了一口后,他思索了片刻。才继续道:“坦率说,我觉得你退步了。你在战场上,虽然还是每一个同学为之效仿的对象,但是在我眼里看来,你从我认识你那一亥开始,到现在,在军事技术上的进步,几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敢说风影楼进步太慢的人放眼整个第五特殊部队精英刮练学校,大概也只有战侠歌一个人了。他轻轻眯起了眼睛,毫不客气的问道:“这三年,你究竟在学校里学了什么,你又究竟被培养出什么样的特长。甚至不能在战场上对着恐怖份子任意施展?!”“特长?!”在嘴里回味着这个词,风影楼淡淡扬起了一丝微笑,在这个时候。他淋浴在月光下,看起来当真像是一个被嫡下凡间的仙子,带着几丝无奈,几分悲天悯人的哀秋。他对着月光,举起手中的酒瓶。 轻轻摇晃,让里面的液体不断轻转。

发出“沙沙”的声响,当他终于仰起脖子,再无顾忌的将酒汁猛然灌进喉咙里时。那种放浪形骸般的张扬,竟然让战侠歌都看呆了。整整灌进去半瓶烈酒,风影楼的脸上猛然扬起了一片血红,他放下酒瓶,却依然保持着举杯畅饮的姿势,他凝视着头顶,那轮恒古以来,就默默反射着太阳的光芒,让夜晚不再过于孤独与黑暗的圆月,直到身上溅的酒汁,一点点被风干,战侠歌以为他都不会再回答这斤。问题时,他才低声道:“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我这一辈子,不需要使用到这种特长。

因为我一旦使了它,”说到这里,风影楼霍然扭头,他瞪着战侠歌,放声道:“必将鬼神皆怨天地不容。而我自己,也必将从此永远坠入地狱,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可能!”站在战侠歌身边的赵海平笑了,什么“必将鬼神皆怨天地不容”风影楼讲的话,比他那句“风师叔”听起来更有是港台武侠片的韵味。但是战侠歌却没有笑,半瓶烈酒入腹,本来心情就不好的风影楼,已经六分醉意,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率性而为,才没有压制住,由于长时间浸淫于某一种威力强大,但是一旦毫无顾忌的使出,却为世所不容的战斗特长,日积月累,慢慢培养出来的杀气!没错,就是杀气!它和职业军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过关斩将的那种堂堂正正的杀气截然不同,只是一个眼神,战侠歌就在风影楼的眼睛里,看到了三分邪气。

三分凛然,四分无边黑暗。只是一个再无顾忌的眼神,战侠歌就觉的全身三百六十五根汗毛不由自主的一起倒竖而起,而他本能中面对危险最直接的反应,更让他差一点当场跳起来。但是赵海平却在一直傻乎乎的笑。得到风影楼的夸讲,知道自己可以青出如蓝,他也捧着个酒瓶子喝个不停,结果他喝得比战侠歌和风影楼还多,他也有点醉了。而老实人一旦醉了,说话更是毫无顾忌,“风师叔,你别逗了,不想说就别说嘛,在这里卖什么关子嘛!”“逗?!”风影楼瞪着赵海平,嘿声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学习的这种很“五也叮特长,做的第一个试验是什么?”在战侠歌出声制止前,赵海平已经梗着脖子,叫道:“好啊,我还真怕你不说呢!”“我做的第一个试验。

是给猴子打针!”没等赵海平再次失笑出声,风影楼就继续道:“我在猴子笼里,做了一个脚踏板,当那只猴子,无意中踏到脚踏板后,我就立刻给它注射了一针毒品!它第一次被我注射后,有好几天没有敢再去接触那个脚踏板,过了几天后,它忘了打针的疼痛,又碰了脚踏板,我二话不说,又给它打了一针,结果连打了三针后,它已经明白,只要踩那个脚踏板。我就会立刻给它打针。而通过静脉注射,三针后,它已经染上了毒瘾!”“呃赵海平狠狠打了一个酒嗝,是因为酒意上涌,还是因为,风影楼话中透出的凉意,让他瞬间全身发寒?!“可是它再去碰那个脚踏板。

我却没有再给它直接打针。第一次打针,它只需要踩一次脚踏板就行。第二次,它需要踩两下,第三次,它就需要踩四下,第四次它要还想让我为它打针,我就要它踩八下,依次以双倍类推,”风影楼静静讲着,“到后来,它要足足踩一万六千三百八十四次,才能得到一针毒品,而它得到这支毒品后,之下次再想看到注射器,就要踩那个踏板整整三万两千七百六十八次了!所以它只能不停的拼命踩着,他越踩越快,越踩越急,毒瘾发作时,它一边疼得吱吱乱叫,不停的用脑袋撞钢筋焊成的笼子。

一边还不忘继续去拼命踏那个脚踏板。而我。就静静的在一旁观查着它的表情,和它的动作。因为猴子和人类的基因,相差绝对有限,就连我们和猴子的表情与及动作,在抛除后天养成后,也相差无几。”赵海平真的喝不下去了,风影楼的话,竟然比这十二月的寒风,还要冷,冷得冻彻骨髓,冷得直透人心!“在这其中,我还在不停的对之下达指令,我想方设法的让它明白。它只要能完成我的指令,就能得到额外的针剂。我就在不停的记录。它的毒瘾到了什么程度,可以在得到我的命令后,毫不犹豫的扑向一只比它要强大几倍的猛兽;它的毒瘾再激化到什么程度,它会亲手把自己的伴侣还有孩子生生撕成碎片。

我知道它恨我,恨我毁了它,恨我下令让它把自己最亲近的伴侣和孩子都撕成了碎片,可是当我亮出注射器时,它的眼睛里还有脸上,露出的都是浓浓的哀求。而我在给它注射了毒品,满足了它的**后,我故意把手伸进笼子里,因为我想知道。它的毒瘾过后,要用多少时间。已经失去的羞耻感和仇恨,才会重新恢复!”风影楼对着赵海平,卷起衣袖。露出了他左手臂上,几道清晰的爪痕。这些爪痕看起来是那样的明显,带得风影楼的肌肉大异外翻,虽然到了现在,伤口早已经愈合,但是那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疤,却永远也不会消除了。

看着这样的伤痕,赵海平可以想象,那只什么都没有了的猴子,对着风影楼发起致命一击时,是何等的惨烈与狠绝。就连赵海平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突然变小了变细了:“最后那只猴子呢?”“死了,当然死了!”风影楼道:“它也清楚的知道,给了我这一爪子后,我一定会给它最严厉的处罚。它就趁着自己毒瘾还没有再次发作。还有足够力量的时候,拼尽全力。一头撞死在了笼子的栅栏上。它的脑浆,溅得我满脸都是。”“咦?”风影楼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叹,他瞪着赵海平的脸,道:“我给你讲了这么多好笑的,逗的故事,你怎么就不笑了呢?”迎着风影楼那双再无顾忌,幽幽冷冷中透着森然的眼睛,感受着他灵魂深处,那股含而未张的黑色毁灭力量,赵海平这位跟着战侠歌身经百战,在俄罗斯战场上,面对百倍于己的车臣恐怖份子,都无惧于心的战士,只觉得目眩神离口话燥,到了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再笑的出来?!“叮!”风影楼手中的酒瓶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轻鸣,原来是战侠歌站了起来。

用他手中的酒瓶,和风影楼手中的轻轻一碰。迎视着风影楼微微泛红的双眼。战侠歌沉声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使用了禁忌的力量,掉入无边的狱。我去捞你!”风影楼醉眼迷离,却锋利如刀。“我很重,你捞得动吗?”“捞得动要捞,捞不动也要捞!”战侠歌眼睛眨也不眨的迎视着风影楼,道:“如果我真的捞不动你了,就算是和你同归于尽,我也会制止你继续向下沉,大不了我上天堂的时候,用抱心爱女人上床的劲儿,用两条腿死命缠住你的腰,拖着你一起向上飞!男人的话,就是钉到木板上的钉子,永不悔改!”战侠歌獠牙,战侠歌天使,死了之后背后长出双翼,头上还顶着个金光闪闪的小环环,却用最暧昧。

足够让任何一个同人女,为之发出疯狂尖叫的动作,用双腿死死缠住自己的腰,拉着自己这头恶魔硬往天堂飞,一想到这种绝对另类,足够把加百列天使长都气得当场爆血管的画面,风影楼就忍不住放声大笑。时间,什么邪气,什么寒气凛然,什么黑暗,当真在他的身上一扫而空。他伸手抱住了战侠歌的脖子,放声叫道:“好,就为了我们那个暧昧的未来,我们两兄弟,就当浮一大白,当干一大瓶!”“好,谁怕谁啊!”战侠歌瞪圆了眼睛,他这个师父,到这个时候。

都不忘了拉着徒弟一起完蛋:“来,赵海平,陪你师父和师叔,一起干了!”在三个人完全醉倒之前,战侠歌的心里发出了一声轻叹。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风影楼明明心动了,明明想留在第五特殊部队,却死死守着接近于“圣人”标准的道德底线,自己把自己推出了第五特殊部队。如果,风影楼真的放松了对自己的道德要求,真的放纵了,真的迷失了,他势必将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最疯狂,最可怕的一件人间兵器!一件对人性弱点了如指掌,能够熟练使用任何一种武器,能够设计出最出色致命陷阱。

能够在最绝望时候,打出破釜沉舟惨烈进攻的超级人间兵器!想对付这样一件失控的超级人间兵器,就算是第五特殊部队的教官。也绝不敢说十拿九稳!当第二天早晨五集半,喇叭里传来了起床号声时,风影楼和战侠歌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看着刚刚进入第五特殊部队,无论在身体素质,还是心理素质上,远远不能和他们这些正版学员相比的赵海平,仍然抱着一只酒瓶呼呼大战侠歌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用随意的语气道:“风影楼,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风影楼也在活动着身体,每天早晨在吃饭前,负重越野跑二十公里。

已经是他的必修课,他也用随意的语气,回了一声:“嗯?”“对自己好一点,不要遇到什么,总要压着自己的性子,稍稍放纵一点,让自己活得轻松一点,这样对所有人都好!”战侠歌对着风影楼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你学了那么久的心理学。难道现在都没有发现吗,我们两个能走得这么近,是因为从本质上来讲,我们都是一路货色。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想说就说,想做就做,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动了,管她是天上的仙女,还是学校的教官。拼着劲儿就去追,亲密过了。

就直接再接再励把她变成自己的老婆。朋友混出一大片,好评如潮来者不拒,批评云涌一概不听,不是也活得挺滋润的吗?”风影楼扭过头,盯着战侠歌,就算是战侠歌脸皮老厚,也不由略略一红,就在这个时候,风影楼嘴角一扯,微笑着回答道:“嗯,好啊!”当两个大男孩,踏着黎明前的黑暗,背着沉重的沙包,在大山里怨意奔跑,把他们年轻的欢笑,一串串倾洒到整片大山里时,似乎连他们头顶那片黑暗的苍穹,也随之开怀起来。而一斤。声音,却有点底气不足的在他们的身后不停喊着:“师父,风师叔,你们跑慢一点啊!”时间,就这样在欢乐中,一天天的悄然求x过,直到第六天的晚上,风影楼终于来到了莫天教官的办公室门前。

没有彼此打招呼,九年的师徒,他们早已经彼此熟悉对方的性格和行事风格。莫天知道,风影楼会在这一天的晚上找他,风影楼也知道。莫天在今天晚上,一定会在办公室里等着他。门并没有锁,风影楼只是轻轻一堆。评就开了。而莫天,就静静的坐在办公室的一扇窗户前,看着操场上,那面迎风飘扬的红旗,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听着风影楼走到自己卓后的脚步声,他甚至没有回头。风影楼也没有说话,他走到莫天的身后,和莫天一起静静望着操场上的红旗。 他们两个人,竟然就这样一起陷入了沉默,竟然就这样,一个坐,一个站,彼此聆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感受着对方存在的温度,静静沉默了一个晚上。

直到起床号的声音再次在校园的上空回荡,两个人就这样。已经静默了将近十个小时,莫天才终于开口了,小楼,如果将来,你真的遇到什么,愤怒了,想杀人了,我希望你能记起一个曾经被你称为“大坏蛋。的人,为他冷静三十秒钟。如果三十秒钟后,你还坚持要动手,我不会怪你。”风影楼没有任何犹豫:“是!”莫夭轻轻点了点头,他了解风影楼,风影楼既然承诺了他,就一定会毫无花巧的照做。 如果有一天,风影楼真的在愤怒中冷静了整整三十秒钟,仍然要动手杀人,那就说明,对方的行为,已经踏过了他最后的底线。

那样的话,对风影楼来说,无论是冷静三十秒钟,还是冷静三十年,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区别!“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去吧。”莫夭轻轻摆了摆手,一晚的静坐。仿佛已经消耗光了他所有的精力。让他突然前所未有的虚弱起来。“今天,我就不去给你送行了。我们师徒,相处了这么久,只要心里有彼此,也不必在意那种形式了。”风影楼欲言又止,他最后还是只回答了最简洁的一个字:“是!”再次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在九年前。 出现在自己生命中,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男人,感受着他身体里那所剩无己的生命力,风影楼只觉得鼻子一酸,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静静的,走出了莫天的办公室。当办公室的大门,一点点的关闭,终于切断了彼此的联系后,风影楼的双膝一曲,也轻轻的跪在了地上。“师父,弟子让您失望了!”在低语中,风影楼的头,轻轻叩在了坚硬的地板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师父,弟子知道,这一别。我们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就让弟子在这里,向您叩别了!”“噗!”风影楼的头,第二次叩到了地板上。 “师父,谢谢您这么多年的教导,谢谢我在困难的时候,您对我依然不离不弃,谢谢您带我进了第五特殊部队,让我见识了如此广阔的天地。

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人生的精彩和男人的职责!”“师父,弟子在这里,向您叩别了!”“噗!”风影楼的头,最后一次叩到了地板上,当他重新挺直了腰,他再也没有回头,就那样带着额头上的鲜血和眼角的泪痕,一步步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出了教官们的办公区。莫天当然知道风影楼在自己的办公室大门外做了些什么,但是他并没有去制止,他只是摇着头,发出了一声喃喃的轻叹:“痴儿,痴儿啊!”当风影楼的背影终于出现在莫天的视线中时,莫天早已经衰弱不堪的心脏,终于不胜负荷的停止了跳动。

他能活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医生眼里奇迹中的奇迹。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不过是从这里,能看到大半个校园,更能看到风影楼的背影罢了。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而他选择死在这里,不过想要最后看自己的徒弟一眼,用他的方式,为自己的徒弟道一次别,为他送一次行罢了!他不想看到风影楼的眼泪,在职业军人的眼里,死亡就应该象蚕蛹终于变成蝴蝶一样,自然而美丽。可是当他闭上眼睛时,在这个坚强得无懈可击的男人眼角,扬起的。分明就是一丝细细的水线。

但是他却并没有担心自己晚节不保。因为,当别人发现他的时候,风,会把它们吹干的。风影楼却在学校门前,那只“红色信箱“前站住了。每一个中途退学的学员,都会按惯例,把一张写着自己名字和联络方式的卡片投进去。留下自己为了保护祖国,随时可以应召参战的誓言。当年海青舞在离开学校前,就在里面投了一张卡片。捏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卡片,风影楼却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真的,大概这一辈子,他真的无法再追上海青舞的脚步了。他已经失去了婆上海青舞的能力。

在同时,也失去了和海青舞并肩飞翔的力量,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再次出现在海青舞的面前?!.79小说提醒:在百度搜索“”或“79小说”可以迅速找到我们。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