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诡刺 >> 第四十九章 雪夜.血夜(上)

:首先声明算过字数了这一段额外的话不会多收钱定嫌我更新的慢了吧先向大家汇报一下这几天的工作军事小说不能主角小宇宙一爆发就天下无敌大杀八方主角他们处于绝对劣势又得不到支援如何合理的取得胜利~很伤脑筋这几天我根据手中的资料和图片与及短片做了一个小小的托拉博拉山区沙盘以风影楼他们的现状反复推演了战术最终确定了几个关键点这一章的关键点就是下雪当然这个关键点不是自己设的而是查到那段时间的确下雪了大家一涌而上,在短短十几秒钟时间内,就把龙王和李凡至少花了十倍价钱,从反塔利班联盟军人手中买到的破片式手雷、燃烧弹、烟雾弹等单兵武器装备一扫而空。

他们这支队伍中,身高已经超过两百公分,可以扛着九十公斤负重面不改色完成二十五公里山地越野的龙王,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把那门美国mm-11转轮式榴弹发射器,连带几十发四十毫米口径榴弹,死死抱在了怀里。虽然时代在不断进步,就连机器人这种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武器,也被正式投入战场,但是这绝不代表,地面战争就由此发生了质的变化。别扯什么军事术语,别说什么特种部队最严格的训练,一旦摆脱了空中支援,没有了战斧导弹,到了必须用地面部队去硬啃的时候,还是“手榴弹、冲锋枪加匕首”,这种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队在进攻敌人战壕和机枪堡垒时击队率先使用的战术最实用!看着重新武装起来的队员,风影楼总算明白,李凡他们凭什么,能在四面楚歌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生生的在托拉博拉山区混了两个多月。

风影楼接受的是以~问和暗杀为主的训练,而李凡这位从小就展现敏锐头脑的谋略型人才,在后面的三年时间里,接受的大概就是世界宗教、战场舆论宣传、行为心理学与谈判学之类的综合知识。一旦深入敌后,者是进入中立地带,失去本土作战优势,没有了信息支持和补给,李会自然而然,成为所在队伍的形象代言人他对世界几百个大大小小种族风俗的绝对了解,用他儒雅而阳光的笑容,和长袖善舞的手段,为整支队伍和外界,搭起一座相互沟通的桥梁!接过龙王递过来的几枚片式手榴和一枚烟雾弹,风影楼还没有把它们挂到自己的防弹衣上根部位就突然传来了一点淡淡的冰凉,风影楼下意识的抬头,刚才还月朗星稀的天空,转眼间竟然已经是乌云密布。

看着那些重的云层,以肉眼清晰可辨的速度迅速聚集,直至占据了整片天空。而星星点点的雪花已经迫不及待的在空中飘扬,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的校园角落,尝够了风霜雨雪的侵袭,风影楼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富汗竟然迎来了它在两千零一年的第一场大雪?!月光已经被浓密的云层底隔绝在外,可是风影楼仍然扬着头由雪花一片接着一片落到他的脸上,在**一点微凉的刺激后眼间就被他的皮肤融成点点水珠,又顺着他的脸庞滑下去出一条条细细的水纹。

坦率的说,风影楼不喜欢雪,在校园角落里露天生活了六年后,在他的眼里,风是他的敌,雨是他的敌人,霜是他的敌人,雪,当然更是他的敌人!这些气候剧烈变化,会让每天在训练场上,把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的风影楼,体温迅速流失,辗转反侧得难以入眠。可是今天夜里,这一场雪,却让风影楼的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了一种快乐得想要在地上连翻几个跟头的冲动,一个大大的笑容,更从他的脸上,毫不掩饰的绽放。整轮圆月。已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 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

能见度极低地情况下。基地恐怖份子地进攻节奏不可能不受影响。最重要地是。现在托拉博拉山区夜间最低气温。已经超过了零下三十度。绝对可以说是滴水成冰。雪花落到地面上根本不会融化。相信不超过一个小时。地面上就会落下一层积雪。伊纳尔和安德鲁他们据险而守。基地组织想要再攻陷这样一个阵地。难度无会增加很多。但是伊纳尔和科夫曼他们没有笑。风影楼虽然在基地恐怖份子训练营呆了几个月。又和一批恐怖份子住在同一个山洞里。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 但是他毕竟没有和**真正地核心班底接触过。

而伊纳尔他们在阿富汗打了十年战争。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阿富汗游击队地可怕。更何况。今天夜里。他们面对地。是一批不折不扣地宗教狂热份子。此起伏彼地密集枪声当中混合着RPGG火箭炮地沉闷轰鸣。那些宗教狂热份子。唱着他们心中无悔地战歌。对着伊纳尔他们这批前苏联军人占据地阵地。发起了狂风骤雨式地冲锋。虽然他们只是在进攻山脚下。几名伤员防守地阵地。但是隔着几百米地距离。伊纳尔他们可以清楚地嗅到。那些宗教狂热份子身上散发出来地。 有若实质地杀气。

在这些宗教狂热份子。根本没有事非对错。只要是领袖说地话。那就一定是对地。只要是领袖地命令。他们杀人是光荣地。他们劫持飞机撞击别人地大厦是光荣地。他们在身上绑着炸弹包和无辜平民一起完蛋是光荣地。让他们像傻逼一样。顶着机关枪扫射向上冲。一批接着一批地倒在血泊当中。他们这批人。对现实生活彻底失望了。而他们坚信。只要服从领袖地指挥。愿意为真理献身。等他们死后们就会进入远方地天国。从此摆脱贫穷困苦与寒冷。过上神仙般地生活。就算是为了这一点美好地希望。

他们也可以无惧生死。当然还有一点纳尔他们这批人。可是二十地前。侵略阿富汗。双手沾满阿富汗人鲜血地侵略者!他们这些侵略者。被赶出阿富汗后不思反过。却又折返回来。抱着不可告人地目地。打入基地组织内部……无论是领袖地命令。还是伊纳尔他们地身份那些宗教狂热份子们地眼中。都是不可原谅地罪大恶极!就是因为这样,现在对山脚下的几名伤员发起进攻的敌人,根本不是一支或者几支部队,而是一群早已经忘记了什么叫死亡,睁着通红的眼睛着几支自动步枪扫射形成的弹幕,喘息着,嘶吼着,嗥着叫着,把冲锋冲锋再冲锋发挥到极限的最疯狂野兽!几枚照明弹被人打到了天空中,天与地瞬间被映得一几名通过具有夜视功能的瞄准镜,观查敌情的前苏下意识的一起扭过了头。

而他们几乎是同时,都在心里都做出了一个判断:“下面的兄弟完了!”没错,他们完了。没有看到山脚下的一幕你就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做大厦将倒独木难支!看看在照明弹拉出的惨白光线下一片接着一片,向前发起集团冲锋的恐怖份子吧他们中间,根本没有梯队掩护有队型,没有火力压制,估计也根本没有什么预备队。放眼望去,在视线可以触及的范围内,到处都是手里端着AK自动步枪,穿着黑色衣服,头上同样包着黑色头巾,脸上还留着浓密胡须的狂热份子。

天知道对方一次性投入了多少人,总之到处都是战歌的声响,到处都是这些狂热份子脚上穿的厚重牛皮靴,重重踏在坚硬的岩石上,汇聚在一起形成的,犹如重鼓狂擂般的轰鸣。面对这铺天盖地席卷过来的进攻,几名身受重伤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老兵,他们手中的自动步枪,虽然火舌喷溅弹壳乱跳,子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暗红色的流线,在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但是他们毕竟只有几个人几条枪,他们没有重型武器,根本无法形成火力压制,又怎么可能打退如此狂风骤雨式的集团冲锋?!只是一次冲锋,百名狂热份子,就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山脚下几名老兵组成的阵地,一名老兵脸色苍白的擎起了手中的手榴弹,白烟哧哧的从手榴弹的尾部冒出来,那名老兵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猛然昂起头,犹如受伤野狼般的狂嗥在这片大山里,传出了很远很远。

不是他活腻了一心找死,们这群老兵和阿富汗人打了太久的交道,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面对一群刚刚开战,就已经杀红了眼,再没有半点理智可言的野兽,他们就算真的举手投降也没有任何意义。“轰!轰!轰……”几声手榴炸的轰鸣从山脚下传来,几名老兵和已经冲到他们身边的狂热份子,一起倒在了血泊当中。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引爆了手榴弹,和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面对货真价实的死亡,两个捏着手榴弹的老兵稍一犹豫,他们的四肢就被刺刀生生钉在地上。

惨叫刚刚从喉咙里吐出来,更多的人已经围了上来,而在同时,更多把刺刀,也扎进了他们的身体。那种景象看起来,就好像一群饿红眼的狼,正在分食已经失去抵抗力,却依然活着的猎物,就是在鲜血飞溅中,惨叫声不断从人群中发出来,直到周围的人前前后后捅了一百多刀,躺在地上那个受过最严格训练,拥有强韧生命力的那老兵,身体才终于停止了颤抖,而他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几乎已经被剁成了一堆碎肉。而另外一个四肢都被刺刀钉在地的老兵,眼睛里猛然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而他的身体更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

在他绝望的注视下,一个手里拎着砍刀的男人快步走过来,手起刀落,把他刚才还捏着手榴弹,却在最紧要关头,没有拉开导火索的右手齐肩砍断。鲜血与凄厉叫声一起喷溅到空气中,被人生生剁掉右臂的老兵,眼睛一翻,身体猛然蜷缩成一团,可是他刚刚痛晕过去,就因为剩下的左臂和两条腿都被刺刀钉在地上,用力拉动,更疼得重新恢复了清醒。那个手里拎着砍刀的男人,然做惯了类似于此的工作,鲜血喷到了他的身上,他还是一脸平静,而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从布袋里抓出一把草灰,熟练的涂到了老兵的右肩上,替他止住了血。

面对这种“善意”的行为,这片战场上最后一个活着的,刚痛晕过去又疼醒过来的老兵,嘶声叫道:“你们杀了我吧!”其实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根本就是奢望!第二刀重重劈砍下来,老兵的左臂又被对方齐肩砍断,紧接着伤口上又被人涂上了具有止血效果的草灰。这样的一幕对生活在和平环境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变态的另人发指,但是对于一直生活在战火当中的阿富汗人来说,却是司空见惯。把俘虏的四肢全部剁掉,在伤口上涂抹草灰止血,让对方活下来,再把这样一根“人棍”丢到对方的门前,这是他们对待战俘,尤其是对待苏联军队战俘,最常用的手法之一。

眼看着对方再次举起了刀,接连遭受重创,却一直没有死掉的那个老兵,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就停的颤抖。可就是在对方手里的砍刀,第三次重重落下的瞬间,这个老兵的眼睛里,猛然扬起了一缕苍白的笑意。因为他看到一点暗红色的流光,以两百多米外的山峰为,带着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高速,对着他所处的位置直直飞撞过来。以他的经验,一眼就可以断定,那是一枚四十毫米口径榴弹!这枚榴弹带着绝对的精准,直接打到了围观的人群当中,也许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在众目睽睽之下,四十毫米口径,重量绝对不俗的榴弹,竟然直接砸到了那个手持砍刀的屠夫身上。

天知道那个屠夫究竟是被榴弹砸死的,还是被炸死,或者是连砸带炸兼而有之。总之,就是以这个屠夫的脑袋为核心,一团火焰猛然翻滚而起,在亚音速冲击波的推动下,什么烧红的钢片,外加一大堆粘粘腻腻红白相间,天知道是什么玩艺的东西,以辐射状对着方圆十二米内的区域,进行了一次扬扬洒洒的迸溅。当翻滚而起的硝烟和血雨一起落下,以那个老兵和屠夫为核心,周围倒下了七八个人。山峰上的伊纳尔上校,放下手中那一门还冒着袅袅白烟的QLZ87自动榴弹发射器,他环视全场,沉声道:“给自己留好一颗手榴弹,该用时,千万不要犹豫!”“尤其是你,”伊纳尔上校的目光最终落到了安德鲁的脸上,他伸手轻轻擦掉了安德鲁头发中几片草叶,看着年仅十六岁,还没有成年,就因为他这个父亲的关系,踏入最凶险战场的安德鲁,伊纳尔低声道:“我知道你心里有牵挂,比谁都更想活下去。

但是你必须明白,身为一个女孩子,如果在这个战场上失手被俘,面对一群恨我们入骨,绝不可能遵守日内瓦公约的恐怖份子,下场会比刚才那两个人更惨!”安德鲁轻轻的咬住了嘴唇,沉默了半晌,她低声道:“风影楼哥哥不会丢下我的!”。

小说索引:诡刺全文免费阅读,诡刺全本免费阅读,诡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