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罪之教化场 >> 第三十六章 尘土归尘土

杨锦程静静地站在办公桌前,盯着死者脖子上的铁丝看了一会,轻叹口气,从衣袋里掏出一个u盘连接在电脑上,了几下鼠标后,把显示器转向了方木。“你自己看吧。”那是两段视频。第一段视频里,助理陈哲来送文件,见杨锦程不在办公室里,四下张望了一下,就大大咧咧地坐在办公桌后,在那张宽大的座椅上晃来晃去,还举起杨锦程的茶杯喝了一口。第二段视频就是周老师勒死陈哲的全部过程。方木默不作声地看完,又走过去掀开死者脸上的面膜,不错,的确是那个一直在杨锦程身后谦卑恭敬的陈哲。

“他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z先生。”“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方木盯着杨锦程的眼睛,“你有证据么?”杨锦程笑笑,脸上疲态尽显,“你应该知道我的答复的。不过你可以拿陈哲的照片给姜德先和曲蕊,看看他们的表现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对还是错——你跟别人不一样,我相信你有这个分辨能力。”“那周老师又为什么杀了陈哲?”“你可以去搜搜陈哲的口袋,那里应该还有一张电话卡。”杨锦程指指陈哲,“他打电话给周老师,说我是z先生,让周老师来杀我。

”“后来呢?”“陈哲对我的位子垂涎已久——你在刚才的视频里也看到了——甚至学我的样子敷着面膜,用我的杯子喝水。但是很不幸,我在我的杯子里下了麻醉剂,这倒霉的家伙睡死过去,当了我的替死鬼。”“你在你自己的杯子里下麻醉剂?”“对。因为我严重失眠,需要睡一觉,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喝而已。”杨锦程把身子转向方木,“你觉得这理由成立么?”方木脸色铁青,向前逼近一步,“你用什么说服我这不是你一手策划的?”“我并没打算说服你。

”杨锦程毫不退让地回望着方木,“但是你同样无法证明这是我策划的,不是么?”方木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缓缓说道:“你知道周老师要来杀你,所以想办法诱骗陈哲喝下你杯子里的水,等他昏迷后,你又在陈哲的脸上覆盖了面膜,然后静等着周老师来杀人。这样,你既除掉了陈哲,又逼死了周老师,对么?”杨锦程似笑非笑地看着方木,既不肯定,也不否认。楼下突然传来警笛声,杨锦程走到窗前看看,回头说道:“警察来了。他们走进这间办公室后,我就什么都不会说了。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方木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牙咬得咯咯作响。失败,彻底失败了。“那好。”杨锦程笑笑,“我最后奉劝你一句,不要针对我我本人进行任何形式的侦查活动,你自己也清楚,那是毫无价值的,顶多是浪费你我的时间。”方木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到头顶,他猛地伸手到腰间打开枪套……“不不不。”杨锦程的表情仿佛是在面对一个鲁莽无知的孩子,“这屋里还有第三只眼睛呢,你不会那么愚蠢吧?”房门被猛地推开,边平和郑霖大步走进来,见到对峙的方木和杨锦程,两个人都不由得愣住了。

“方木,这是……”方木忽然举起一只手,示意边平不要再问下去了。他仿佛已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摇摇晃晃地穿过惊讶不已地同事们,慢慢向门口走去。“方警官”杨锦程突然在背后叫了一声,似乎饱含悲怆,“其实周老师的死,我也很难过。”方木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径直走了出去。c市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杀人案已侦查终结,现场发现的视频资料证明周国清就是杀死陈哲的凶手。鉴于犯罪嫌疑人周国清已经畏罪自杀,案件撤销。教化场系列杀人案陷入僵局,由于缺少证据,姜德先和曲蕊被依法监视居住,如果在12个月内找不到有力证据的话,对二人的强制措施只能撤销。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附近的一间茶室里,方木和姜德先、曲蕊相对而坐。曲蕊一直无动于衷地看着窗外,马路对面,住院部灰色的大楼静静伫立。而姜德先始终不肯和方木对视,但是随着方木的讲述,脸色已几近死灰。“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方木把陈哲的照片摆在桌子上,“他就是z先生,对吧?”曲蕊只扫了照片一眼,就继续观望着住院部的大楼。姜德先则盯着照片看了很久,从他脸上的表情,方木已经肯定了心中的判断。“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良久,姜德先艰难地开口。

“不为什么。”方木又点燃一根烟,“作为律师,你应该知道我们依然没有证据起诉你们。但是这已经无所谓了,我只是觉得,应该让你们知道真相。”三个人重新归于沉默。忽然,曲蕊站起身来,冲方木和姜德先笑了一下。她已经瘦脱了相,那笑容在脸上是说不出的诡异与凄凉。“探视时间到了。”说完,她就抓起手包,匆匆走出了茶室。隔着玻璃窗,方木目送着形销骨立的曲蕊穿过马路,跑进住院部的大楼。“方警官。”“嗯?”方木回过头,姜德先第一次直视自己,似乎有话要说,又似乎欲言又止。

“你说吧。”方木明白他的意思,“我没带任何录音设备。”姜德先苦笑,目光投向窗外。“其实,杀了人之后,我并没有觉得轻松。而且我相信,其他人也一样。”方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下一片宁静。“我们会承担这一切的。”姜德先低声说:“请给我和曲蕊一点时间。”方木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长出了一口气。“你随便吧。”说完,方木起身离开了茶室。c市火车站的站台上,背着书包的廖亚凡一脸焦急地四处张望着,不时看看手腕上的塑料电子表。 随着一声尖锐的汽笛,又一列火车进站了。

成群的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跳下火车,又有成群的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拼命挤上车。站台的广播喇叭里,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反复念叨着:“和谐春运,安全出行,请各位旅客……”调度员的哨子已经响起,一个男列车员冲廖亚凡不耐烦地吼道:“你到底上不上车?”廖亚凡最后看了一眼人潮如织的进站口,咬咬牙,转身跳上了已经徐徐开动的列车。智苑小区。杨锦程的家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衣物、书籍资料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 满头大汗的杨锦程正努力地把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封好。

身后,杨展的卧室里正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摔打声,有玻璃瓶扔在墙上的碎裂声,也有“咔啦咔啦”拼命摇动门锁的声音。脸色铁青的杨锦程又操起一个行李箱,把书房里摆放的各种荣誉证书一股脑塞进去,刚拉好拉链,就听见门铃响了。杨锦程透过门镜一看,是邻居。杨锦程小声咒骂了一句,拉开门,一脸不耐烦地问道:“干嘛?”“我说杨博士,你们家都闹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连电视都看不了了……”“你去物业投诉我吧”杨锦程打断他的话,当着他的面关上了房门。

刚走回客厅,又听见杨展在卧室里声嘶力竭地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心烦意乱的杨锦程大吼一声:“你他妈给我闭嘴”卧室里的喊叫声戛然而止。杨锦程松了口气,抬手抹抹额头上的汗珠,拉过一把椅子取下妻子的遗像,简单擦拭后,小心地放进一个塞满泡沫塑料的盒子里。突然,他的鼻子里窜入一股焦糊味。杨锦程吸吸鼻子,立刻意识到这味道是从儿子的卧室里传出来的。杨锦程手忙脚乱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一看,一身外出打扮的杨展正用打火机烧着床单。

杨锦程彻底失控了,他一把揪住儿子的头发,狠狠地扇了他两记耳光,又一脚把他踹到墙角。“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嘴角流血的杨展从墙角挣扎着爬起来,冲着父亲声嘶力竭地吼道:“我不走我不要出国”已经红了眼睛的杨锦程顺手操起桌上的鱼缸,朝儿子狠狠地砸了过去。鱼缸撞在杨展头顶不足半米的墙上,顷刻间就粉身碎骨,鱼、水和玻璃碎片落在杨展身上,孩子吓得尖叫一声,双手抱头,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你他妈再闹,老子就打死你”说完,杨锦程怒气冲冲地抓起还在冒烟的床单,起身去了卫生间。

把床单塞进洗手盆里,余怒未消的杨锦程返回客厅整理行李,嘴里依旧叫骂着:“没脑子的臭大粪老子辛辛苦苦为了什么?还不是他妈的为了你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养活了你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他翻检着地上的书籍资料,有的直接丢弃,有的放进行李箱里,丝毫没察觉到杨展已经像幽灵一样悄悄地站到了自己身后。他更没看到杨展手里握着一支转轮手枪。满脸泪痕的杨展无声地抽噎着,通红的双眼里漫出无尽的绝望与仇恨。他慢慢地举起枪。 “砰”“砰”站台上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已经注意这个小孩好几天了。

他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站台上,然后在准备上车的旅客中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人。第四天,当这班列车开走后,他似乎彻底放弃了寻找。静静地在站台上站了一会之后,他到食品车那里买了一个汉堡和一罐可乐,坐在长椅上慢慢地吃完。之后,孩子把易拉罐的拉环套在手上,反来复去地端详了半天,紧接着,又把罐子远远地掷了出去。空可乐罐在地上轱辘着,最后落到站台下,静静地躺在铁轨中间。 警察看见孩子向自己走来,脚步从容,面色平静。尾声一些城市背面的镜头c市《城市早报》2月6日所载新闻节选:……杨某供称,其所持枪支已丢入我市最大的人工湖——北湖中,警方迅速组织潜水人员进行打捞,截至发稿前,仍未发现该枪支。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3月10日所载新闻节选:……鉴于杨某枪杀其父时不满14周岁,不构成犯罪,且没有别的直系亲属,c市公安局决定将杨某送至c市少年犯管教所执行收容教养……3月22日所载新闻节选:……公司副总侯某等七人因涉嫌爆炸罪被市公安局依法逮捕后,恒金地产立即发表声明,声称侯某等人的行为属个人行为,与恒金地产无关。 据悉,其中一名武姓男子还将面临故意杀人罪的指控……周老师死后一个月,姜德先与妻子协议离婚,名下所有财产交割给其妻。

三天后,姜德先的前妻和女儿移民新加坡。一星期后,谭纪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静静地死去。翌日,姜德先和曲蕊来到c市公安局投案自首。至此,教化场系列杀人案全案侦查终结,已移送c市人民检察院起诉。c市某小学。黄昏。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夜色正一点点吞噬着红土跑道和塑料草皮。校园东北角的秋千架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若隐若现。 夏天坐在秋千上慢慢摇荡,空洞的眸子里一片漆黑,也无半点闪亮。他轻声哼着歌,曲调古怪,歌词含混,听起来更像一个梦呓者的喃喃自语。

在他的脚下,反复碾着一只小狗的尸体。随着秋千的摇摆,毛绒绒的小狗在夏天的鞋底翻来滚去。c市的公路上,深夜。方木驾驶着吉普车,不停地在大街小巷来回巡视着,每当看到年轻女孩的身影,他就放慢车速,看清后又重新加速。手机在仪表盘上不停地震动、鸣叫,方木无动于衷地看了一眼屏幕,随手把手机扔向了后座。 昏黄的路灯在他脸上忽明忽暗,方木神色疲惫,目光却依然锐利、焦虑而执著。c市少年犯管教所的门口,二十几名被收容教养人员正往一辆卡车上搬运着成筐的玻璃珠子。

搬运完毕后,卡车轰轰地开走。所有人员列队,看守清点人数后,喊着号子跑了回去。漆黑一片的卡车车厢里,一个装满玻璃珠子的大筐突然摇晃起来。随着成串的珠子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一个头顶木板的孩子从筐里站了起来。卡车在一个路口等红灯,重新开动后,执勤的交警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发现卡车车厢的门敞开着,一个个大筐正在车厢里摇摇欲坠。 他拉响警笛,发动了摩托车,径直追了上去。一个小小的灰色身影迅速跑过马路,钻进了一条小巷。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身明显不合体的便装,沿着马路慢慢地走。

天使堂的院墙已经被拆掉,二层小楼也千疮百孔。各种重型建筑装备正向外运送着残砖断瓦。昔日生机盎然的菜地里已经堆满了建筑垃圾,只在那些缝隙中能看见一丝拼命挣扎的绿。尘土飞扬的拆迁工地上,孩子呆呆地看着面目全非的天使堂,全然不顾脸上、身上已是厚厚的一层沙土。 尖利的哨音在工地上响起,正在施工的工人们纷纷退到马路边。一个叼着烟卷、神气活现的司机驾驶着拆迁车轰隆隆开近天使堂的二层小楼。工人们摘下帽子,拄着工具,一边嬉笑交谈,一边耐心等待着。

拆迁车长长的摇臂缓缓摆动,下方坠着的大铁球也随之挥舞起来,司机找准角度,操纵铁球向小楼狠狠地砸去。“轰”二层小楼晃了一下,大块碎砖散落下来,却并没有坍塌。围观的工人们开始“欧欧”地起哄,司机吐掉烟卷,又一次挥动着铁球砸了过去。 “轰”小楼再也坚持不住,随着一阵可怕的断裂声,彻底倒了下去。随着楼体的坍塌,厚重的尘土迅速卷起,刚才还兴高采烈地围观的工人们纷纷躲避。只有孩子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看着尘土扑面而来。几分钟后,尘埃落定。

工人们三三两两地回到工地干活。孩子擦掉脸上的尘土,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抬脚走向院子里那棵最高的树。春天已经到了,沉寂一冬的大树也开始渐渐焕发生机,枝头随处可见刚刚绽开的绿芽。孩子爬到一个树杈处,伸手从一个废弃的鸟窝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慢慢地滑到树底,又背靠着树干坐了下来。塑料袋里是一个被几层报纸包裹着的物件,外面还缠绕着黄胶带。孩子耐心地拆开胶带和报纸,那支乌黑的转轮手枪露了出来。孩子熟练地打开弹仓,把六发子弹和弹壳一股脑倒在手心里。

覆铜钢弹壳依旧黄澄澄的,凉滑如新。孩子扔下子弹和弹壳,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冰冷的枪身,又扳下击锤连连扣动扳机。毫无阻滞的转动和清脆的空枪敲击声让他很满意。孩子把玩得兴致勃勃,他发现这个漫长的冬天并没有让这支枪变得锈蚀。 孩子肮脏的脸上绽露一丝笑容。不远处的工地上,人声鼎沸,机器轰鸣,每个人都在认认真真地捣毁这个曾经的天堂。没有人注意这个孩子,更没有人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家伙。孩子一动不动地看着那片废墟和其上忙碌的人群,片刻,他低下头,在地上散落的子弹和弹壳间翻找着,最后挑出一颗子弹塞进弹仓。

他拨动弹仓让它旋转起来,然后“啪”地一声甩回枪身。四周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只听见小鸟在头顶的树枝上愉快地鸣叫。孩子吸吸鼻子,仿佛嗅到了那个好看的女孩子身上的味道。 孩子面向已经不存在的天使堂,平静地抬起右手,把冰冷的枪管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咔哒。咔哒。

小说索引:心理罪之教化场全文免费阅读,心理罪之教化场全本免费阅读,心理罪之教化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