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罪之教化场 >> 第二十三章 他和“她”

方木向边平请了一天假,没说明去向,边平也没多问,嘱咐了一句开着手机就准假了。2个小时后,方木的吉普车驶进了J大校园。大半年没回学校,这里的变化已经非常明显。几栋高楼拔地而起,让学校里多了几分建筑物的硬冷,少了几分象牙塔的闲适。方木减慢车速,让吉普车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游荡。驶过田径场,驶过食堂,驶过游泳池,最后停在南苑五舍门前。方木没有下车,透过车窗看着面前这座七层建筑。它还是老样子,唯一不同的,大概是这里进出的面孔。

脚步匆匆的学生们有的好奇地看看停在路边的吉普车,有的视而不见,昂头而过。他们中的有些人也许听说过这里曾发生的故事,对他们而言,会给自己平淡的生活中增添一点刺激、新奇的谈资,而对当事人来说,恐怕就是一生都难以磨灭的回忆。方木忽然想起很多人,想起杜宇、邹团结、刘建军,还有陈瑶、孟凡哲。他们中的有些人,正开开心心地生活在别处;有些人,方木宁愿相信他们已然堕入轮回,正在某个幸福的妈妈腹中孕育,或者在温暖的襁褓中睁开懵懂的眼睛。

无论如何,请你们把一切都忘记。如果一定要有人回忆,那就让这个人是我好了。方木发动汽车,开向校园的东北角。地下室附近荒草遍地,方木想起这里春夏两季郁郁葱葱的样子,恐怕在J大校园里,这是最大的一片绿地了。不知校方是不愿再动还是不敢再动,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好像仍然是方木搀着邰伟走出时的样子,就连门口倒伏的枯草都一模一样。方木走到那两扇铁门前,摸摸门上缠绕的铁索,感到一手的锈蚀和冰冷。“要进去看看么?”方木回过头,是邰伟。

两个人默默对视,彼此都没有惊讶在此地看到对方的表情,似乎这是一个早就定好的约会。邰伟踏着枯草走过来,把脸凑近铁门间的缝隙,向里面张望了一阵。“漆黑一片。”邰伟扭头对方木说:“如果你想进去看看,我可以去找管理员。”“不必了。”方木摇摇头。“我就知道你会回来。”邰伟向四处看看,似乎在回忆某件事情,“每当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我也会回来看看。”他耸耸肩膀,“在这里坐一会,我会感到轻松不少。那么困难的日子都挨过来了,那么凶残的罪犯我都见过,眼前这点压力,这些小蟊贼又算得了什么呢?”邰伟拉着方木坐在一片稍高的草地上,又给两个人点上烟。

邰伟也和眼前的景物一样没有变,也许稍稍不同的是他脸上增添的些许皱纹。这并不妨碍方木的回忆,他能够轻而易举地想起当时邰伟的表情、动作和话语。“你知道么,其实我很羡慕你。”“羡慕我?”邰伟吃惊地扬起眉毛,“羡慕我什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遭遇这样的事情后,还能保持一个正常的心态。”“哈哈。”邰伟的脸上略显自得之色,“你是说我意志坚强?”“不。”方木突然笑了,“我管这叫没心没肺。”邰伟在方木肩膀上用力捣了一拳,方木一个趔趄,差点从高地上滚下去。

善意的拍打让两个人似乎一下子亲密起来,邰伟嘻嘻哈哈地拉住方木,“你小子,怎么做了警察,体格还这么差?”“没办法。”方木揉揉酸疼的肩膀,“天生如此。”邰伟上下打量着方木,脸上的笑容却渐渐隐去。“其实在你毕业之前,我曾经碰上过两起棘手的案子,连赵永贵都动员我去找你帮忙,可是我没这么做。”“为什么?”“因为我不想让你再参与这些事了。”邰伟认认真真地说:“我希望你能做个大学教师,或者公务员,哪怕是律师,也不想让你做警察。

”方木笑笑,低下头不作声了。“你刚才说的,也许就是我和你之间的不同之处。”邰伟自顾自说下去,“如果你非要做这一行,我就奉劝你一句:好自为之。”过了半天,方木轻轻地说:“我会的。”邰伟嘿嘿一笑,在方木肩膀上用力一撑,站起身来。“走吧。我送你去。”“去哪里?”“那还用问?你这次来,总不会仅仅是为了要看这里吧?”邰伟开来了自己的白色吉普车,方木想了想,决定把自己的车留在校园里,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花束上了邰伟的车。 坐在驾驶室里,看着手握方向盘的邰伟,一切仿佛时光倒流。

好像他们正准备动身去调查马凯的案子,又好像刚刚从孟凡哲的家里归来。要遗忘,又怎能遗忘?息园是J市唯一的公墓,过去只能存放骨灰盒,殡葬业也商品化之后,开辟了大大一片墓园。从远处看,大大小小的墓碑沿着山坡密密排列,无端地就有一种宁静肃穆之感。邰伟把车停在车道边,让方木一个人进墓园。方木知道他的用心,心下颇有些感激。乔老师的墓碑就在那片碑林之中,看上去并无特殊之处。 这块墓地是乔老师生前的学生们筹资买下的,最初曾考虑买一块单独的墓地,后来师母说乔老师生前最反对浪费,遂安排在普通的墓园里。

乔老师的墓地很干净,看得出经常有人来打扫。方木把手里的黄菊花摆在墓碑一侧,又拆开一包芙蓉王香烟,点燃了一支放在台阶上,接着整装肃立,向乔老师的墓碑连鞠三躬。方木没能参加乔老师的追悼会,那时他还在看守所里。而其他人也未能目睹乔老师的遗容,因为他的遗体在地下室里几乎被毁坏殆尽。说起来,方木是最后看到乔老师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该感到庆幸还是悲伤。 方木看着墓碑上镶嵌的乔老师的遗照,似乎那个腰板挺直、眼神严厉的老头就站在自己面前。

方木伸出手去抚摸着那张照片,眼前渐渐模糊。他背靠墓碑坐下来,此刻太阳悬挂在头顶,大理石墓碑竟有了暖暖的温度。方木感到自己背上有一股热流在慢慢扩散,既踏实,又心安。如果乔老师还在的话,自己的迷惑也许就会有人来排解。乔老师会告诉方木他究竟适不适合做个警察。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乔老师在那场灾难中安然无恙,方木会义无反顾地去做警察么?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毕业时只是近乎偏执地报考了C市公安局。 如果不是边平半路“抢人”,自己现在大概是邢至森麾下一员刑警了。

方木不知道做警察究竟是兴趣使然,还是其他别的原因。如果不是上次见面时邰伟说他是为了遵从乔老师的遗愿,恐怕他自己永远不会去探求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从未想过,也许只是逃避而已。方木不由得转过头去看着乔老师的遗像。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心声,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就在此时,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邰伟百无聊赖地坐在驾驶室里四处张望,忽然看见方木从墓园中飞跑出来,上车后只有简短的一句话:“送我回去拿车!”回到C市比来时要快很多,一个多小时后,一路拉着警笛的吉普车驶入了市第11中学。

校门口早已拉起了警戒线,外面是前来围观的附近群众。方木越过警戒线,在一名刑警的陪同下直奔现场。市第11中学是一所历史较久的中学,文革后始建,校址却一直没动。校内的很多老式建筑和景物都保存了下来,包括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郑霖正阴沉着脸抽烟。他把陪方木过来的刑警打发走,自己领着方木往现场走去。现在是下午2点,校园里应该正是热闹的时候,可是走了一路,一个学生都看不见。“学生都哪里去了?”“停课了。 校园里出了命案,校方为了谨慎起见,给学生统统放了假。

”郑霖的脸色略有不满,“你去哪里了,怎么才来?”“去外地了。”方木撒了个谎,“调查罗家海那件案子。”“等了你半天了。”郑霖的脸色稍稍缓和,“你上次不是说福士玛超市杀人案的现场有一种仪式感么?”“是。怎么了?”方木的心一沉,脚步也有所停顿。“你看看这个现场吧。”郑霖顿了一下,“你所说的仪式感更强。”方木不再说话,小跑起来。现场位于仓库附近的花坛边上。死者是一名男性,年纪约在60岁上下,身高在175CM至180CM之间,体重约75公斤左右。

尸体呈坐姿,全身赤裸,后背靠着花坛,面朝北方。死者周围未见衣物,可见此处并非杀人第一现场。死者头部低垂,在皮肤松弛的颈部可见一处裂伤,目测几可深达气管。死者双手环拥于身前,而尸体怀抱之物,就是现场最诡异的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塑料人体模特,从模特的身形来看,“她”应该是一个小女孩。塑料模特穿着一条鲜艳的紫底白花裙子,“双手”垂下,按在死者的两条手臂上。模特的双眼热切却空洞地盯着前方,仿佛一个从死者身上跃起的动作作了一半就定格下来。

方木绕到死者的正前方,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倒影就在右侧。他下意识地扭过头,眼前是一扇窗子,透过污渍斑斑的玻璃,能看见里面堆放着破破烂烂的桌椅和扫帚、簸箕等清扫用品。“怎么样?”郑霖也走过来,和方木并排凝视着死者和他怀抱中的塑料女童,“可以开始勘验了么?”“没耽误你们干活吧?”“没事。物证都固定、提取得差不多了。”郑霖看看四周,又看看地上几个画好的白圈,“尸体检验还没完事,不过天气对物证提取影响不大。”方木点点头,郑霖一声令下,早就等候在一边的勘验人员马上忙碌起来。

“死因能确定么?”方木转头问郑霖。“法医初步推断是失血性休克。”郑霖朝死者脖子上的伤口努努嘴,“气管也被割断了——割喉。”“死亡时间呢?”“昨天22时至今天凌晨3时之间。”“哦?”方木思索了一下,“抛尸时间也应该在夜里。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怎么才发现尸体。”“是一个校工发现尸体的。”郑霖指指花坛对面的平房,“这里是仓库,平时很少有孩子到这边来玩,另外,你瞧那花坛……”花坛里种植着茂密的花草,虽然早已花叶尽落,可是从花坛另一侧来看,依然不容易看清对面的情形。

“……那校工进仓库里来取工具,恰好从死者对面的窗户里向外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了死者。”方木点点头,看着法医上前把尸体的双手小心地掰开,两个刑警抓住“小女孩”的双臂,慢慢地把它从死者怀里抽离出来……“嗯?”方木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那是什么?”其他人也看见了,不约而同地“咦”了一声。死者的下体纠缠着一方格子手帕。一个法医取出镊子,小心地拨弄着手帕。“系上去的。”他用镊子夹起死者的***,“你们看,这手帕把死者的***捆起来了。

”“靠!”郑霖哭笑不得,“这他妈是什么意思?”方木蹲下身子,仔细端详着那方手帕,又扭过头看看摆在一边的“小女孩”。“老郑,”方木若有所思地问道:“你说如果把男人那话儿捆上,会怎么样?”“还能怎么样?他怎么也不能怎么样了?”郑霖不自然地夹紧双腿,仿佛他那里也被紧紧地系上了一根绳子,“不能撒尿,那个……也不成了。”“对。他什么也做不成了。”方木看看死者,又猛地朝“小女孩”一指,“包括侵犯这个小女孩!”。

小说索引:心理罪之教化场全文免费阅读,心理罪之教化场全本免费阅读,心理罪之教化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