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青书无忌 >> 王保保番外

[友自行提供更新^]库库特穆尔一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友自行提供更新^wwWShukejucom]身为汝阳王的独子,他得天独厚,注定将来会手握重兵,掌管大元帝国的兵权。他今年十四岁,已经是朝中上下颇得赞誉的少年了。他给自己起了个汉名,叫王保保。父王听到他的这个名字时,曾经震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父王肯定看穿了他的称王之心,可那又如何?他本来就是世袭的小王爷,又不是想要有称帝之心。倒是他那个妹子,听说了他起了汉名之后,也学得有模有样,起了个汉名叫赵敏。

赵乃宋朝的国姓,看来他这个妹子的志向倒是不小。可是那又怎样?她不过是名女子,他们蒙古人虽然并不轻视女性,但这些年也吸纳了汉人的习俗,女人就是要呆在家里等男人回来的。敏敏不止一次地羡慕他可以在朝中当差。其实她并不知道,那样的日子,很无聊。真的很无聊。朝政无聊,课业无聊,甚至连女人也很无聊。父亲早早就给他定下了亲事,房中也早纳了几门侍妾,但女人也就是那么回事,甚至还没有他手中的这把冷冰冰的剑有趣。这把冷冽如秋水般的剑,叫做倚天剑。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谁能想到,这把如此传奇的倚天剑,竟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中?王保保只要想到此点,便不禁面含笑意,反复地在指间把玩摩挲着剑身。一不小心,手指被锋利无匹的剑锋划破了一个小口,鲜红的血滴从刀锋上迅速滑落,美得几乎让他心颤。玩火者必**。他知道。可是,哪怕这倚天剑锋利得连他都会划伤,他也不舍得放开它。只要再找到了屠龙刀……王保保正陷入遐思,忽然感觉到有人闯入,竟以闪电般的身手覆住了他握着倚天剑的手,制住他背心要穴,并横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那他刚刚还在赞叹过的锋利剑刃,就那么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脖颈上。那脉动的血液感觉到剑锋上刺骨的寒气,竟让他感到一股从未感受到的刺激。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生命掌控在别人手中,第一次发觉到死亡是离自己这么的近。一道战栗从脚底沿着背后的脊梁骨直冲脑后,竟让他一时轻颤到说不出话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足足迟了片刻才能冷静地判断现在的情况。握住他拿着剑柄的那只手,很年轻,说明武功并不是很高。手心里还出着汗,说明计划根本不周详,只是一时冲动,很有可能是自己来的。

,他说要救他的师弟,就下午的时候鹿杖客掠来的那个小孩。呵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要打个眼色给属下,保证这人连庄园的门口都走不出去。他虽然喜欢这人出其不意带给他濒死的快感,但他也知道这种感觉很危险,尤其是当生命被人威胁的时候。咦?慢着,这人居然知道黑玉断续膏?而且还知道真正的黑玉断续膏?难道他府中有内奸?王保保改变了主意,打眼色让属下不必着急,按着他说的话去做,准备两匹马。而让玄冥二老他们暗中缀在后面。不过这人还真是有趣,抱着他上马之后,居然不点他的穴道,反而把倚天剑离得他一定距离,怕马背的颠簸误伤了他。

明显就是个江湖经验极差之人,留他又有何用?但是,身后传来的热气倒也还意外的舒服。他这辈子还没和男人如此亲密地靠在一起过,真没想到男人的身体虽然没有女人柔软,但另有一番感觉。这样左思右想中,就过了一夜。等到天方亮时,对方停了下来,拉他下了马,而他此时也才真正地看到劫持他的人长得什么模样。白衣胜雪,眉目俊朗,面容精致好似画中的人物,脸上还有着未脱的稚气,但双目间却流转着不同于他年龄的成熟。这是怎样矛盾的人?王保保欣赏地看着他,心下却仍未放弃要跟上来的玄冥二老扑杀他的想法。

如此人物,看年龄应该如他同岁,他日必是他心头大患。他又怎肯放他生离此地?可是,这人却对手中的倚天剑弃之如履,竟那么随手地把天下闻名的倚天剑插入树中,上马告辞。“倚天屠龙,本是俗物,小王爷既然执念,在下何必夺人所爱。”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这人的背后照进林间,在他的身周轮廓泛起了淡淡的光芒,令王保保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他的背脊很直,直得就像一把剑。王保保忽然放弃了要杀他的念头。他好像,找到了另外一把倚天剑。手指上被倚天剑划破的地方还隐隐作痛。

玩火者必**,但他非常期待,这回,这把“倚天剑”会带给他何种痛苦……或者刺激?这把“倚天剑”,他有名字。他叫宋青书。——————————尽管王保保对宋青书很期待,但接下来的两年,他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他知道,无论任何剑,都需要经过千百次的锤炼,宋青书还只是初具雏形,依旧算不上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好剑。只是他没想到,竟然在被灭绝师太追杀的逃亡中,巧遇了对方。两年不见,这人竟出落得越发凛冽,那面上冷淡的神情让他越发心痒难耐。

武当宋大侠独子,武当第三代首徒,未来的武当掌门人……这样的一个人,若被抹黑的话,又会在他脸上出现什么样的表情呢?王保保很想知道。可是结果却让他很失望。只有被诬陷的那一瞬间,宋青书的脸上出现了震惊,可是转瞬间他便镇定如常,就像浑然没有发生过那种事一般。难道他有自信可以说服那脾气倔强只认死理的灭绝师太吗?他很不甘心。王保保第一次有不甘心的这种情感出现在心底,他从小到大事事都能如愿,这次他也决不允许这人能一直保持着那种泰然处之的表情。

只是他没想到,只是一个吻,便让这个人惊慌失措。他很开心。而且,那个吻的感觉,非常的好。这不会是宋青书的初吻吧?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让他不禁勾起唇角。————————之后的两年,他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宋青书的消息。难道他竟躲在了古墓之中吗?王保保非常的嫉妒,因为他知道古墓派这一代的主事是位女子,难不成那宋少侠去做了古墓派的入幕之宾?不行,他要把他从那活死人墓中引出来。正在思考间,新投诚到他手下的卫璧敲门而入。王保保拿着酒杯玩味地看着他。

这个卫璧,人如其名,长得玉树临风,面目英俊,也喜欢穿着一袭白衣。背脊挺得直直的,只有在见到他的时候,才微微弯曲。“主上,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从金花婆婆手中把那个张无忌救了下来。那小子果然对我毫无怀疑。”卫璧面有得色地笑道。“你过来一点。”王保保对他的汇报置若罔闻,淡淡地说道。卫璧一愣,但还是上前了一步。“再过来一些。”卫璧不解地又向前走了一步,此时衣襟忽然被王保保拽住,头被迫地低下,然后……王保保霸道而又丝毫不怜惜地吻着他,感觉到对方初时的怔忡一过,竟屈意承欢起来。

这让他大倒胃口。若是那个人……若是那个人……肯定不会轻易屈服……王保保乏味地放开了卫璧,后者双腿一软,竟跌坐在地,仰着头眼神迷离地喃喃道:“主上……”王保保用脚踢了踢他,想要他赶紧滚开,没想到卫璧竟会错了意,二话没说地开始脱起了衣服。王保保微眯了一下双目,心想他还没有抱过男人,尝试一下应该没有什么,毕竟他不想以后拥抱宋青书的时候,让他太难受。————————王保保从温暖的屋子里走出来,被屋外的冷风一吹,竟一下子寒到了骨子里。

“主上,宋少侠准备好了吗?”卫璧牵过来两匹马,此时远处的喊杀声已经清晰可闻,明教的人马转眼间便可攻至此处。“不,这次,不带他一起走了。”王保保淡淡地说道。他一抬头,发现卫璧正关切地看着他,一脸的担忧。王保保伸手摸着卫璧俊朗如昔的脸,浅笑道:“卫璧,再往北就会更难熬了,你还要跟我一起走吗?”卫璧笑了,坚定地点着头道:“主上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王保保笑得更深了,像是此时才明白了什么。“我们走吧!”王保保翻身上马,朝远处苍茫的大漠奔去。

“主上,你的倚天剑呢?”卫璧拍马跟了上去,好奇地问道。王保保沉默了一会儿,叹气道:“丢了……”————————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倚天剑终究是锋利无匹,世间也只有屠龙刀才能与之相配……【完】[友自行提供更新^]。

小说索引:青书无忌全文免费阅读,青书无忌全本免费阅读,青书无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