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八十一章

雅间厢房里三个人围着一张四方桌而坐,桌子上堆满了各色的美食,散发着浓郁的香味。“烨烨,你想吃什么?”冷傲岚看着满桌子的美食,也不知道南宫烨喜欢吃哪一样。南宫烨咂了砸小嘴:“姐姐,烨烨想吃桂花糕。”“满桌子都是菜,吃什么桂花糕,小孩子就是麻烦。”不能冷傲岚开口,楚涟狂突然在一边不满的插了句话来。看着冷傲岚对这个小屁孩这么上心,他心里就有气。她要关心也只能关心他们的孩子,这个南宫烨在这里捣什么乱?害得他都不能跟岚儿在一起说话。

“喝你的酒去。”冷傲岚警告味十足的瞪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对南宫烨温柔的一笑:“烨烨我们别理他,除了桂花糕,烨烨还想吃什么?说个这里有的。”冷傲岚示意南宫烨在满桌子酒菜里面挑选,南宫烨也很聪明,耷拉着小脑袋立即在整桌酒菜里挑选了起来。“姐姐,我想吃水晶饺。”南宫烨指了指不远处桌子上的那一盘饺子,馋嘴的唆了唆手指头。“小馋猫!别咬到手指了。”冷傲岚笑着轻点了下他的鼻子,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至唇边吹凉了之后,才递到他嘴边:“来,吃一个,看看好不好吃。

”南宫烨张开小嘴,一口便吞了下去。“恩,好吃。”他边津津有味的嚼着,边说道:“姐姐喂给烨烨吃什么都好吃,烨烨还要。”“就你嘴甜,来,姐姐再喂你一个。”冷傲岚宠溺的摸着他的小脑袋,又夹了一只饺子放到他的嘴里。“呜哇,好烫哦,烨烨被烫到了。”南宫烨捂着嘴,皱起眉头。“活该!”楚涟狂在一旁气愤的说,这个该死的小鬼,一直缠着他的女人不放。冷傲岚沉下脸来,不满的训斥:“楚涟狂,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跟个孩子较什么劲呐,去一边自己吃去。

”“可是我饿了,想吃你……”楚涟狂嘴角勾起,邪肆的眼神在冷傲岚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故意说着暧昧不清的话。“想吃什么?”冷傲岚目光凌厉的盯着他,他若是敢在小孩子面前继续调戏她,她一定会当场将他赶出去的。楚涟狂收到冷傲岚警告的眼神,自然是不敢再造次了,他话锋一转,邪邪地挑了下眉:“我想吃岚儿亲手喂给我的饺子。”“你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夹吗?干嘛要我喂你?”冷傲岚撅起红唇,不乐意的说。楚涟狂一下子打翻了醋坛子,跟南宫烨比了起来,闷闷的出声:“那他不也有手有脚,你都喂他!”“他是小孩子嘛,怎么一样?”冷傲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怎么就爱跟孩子比。

“我不管,反正你要喂我!”楚涟狂见冷傲岚不答应,干脆耍起了无赖。冷傲岚恨恨的瞪着他:“喂你个大头鬼,快点吃啦。”“姐姐,烨烨喂你吃一个饺子。”南宫烨突然夹了一个饺子,当着楚涟狂的面,踮起脚尖喂进冷傲岚的嘴里。“烨烨真乖!”冷傲岚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眼角眉梢不觉盈满了笑意。看来小孩子还是挺可爱的,她是不是也可以考虑,怀个孩子什么的。“哼!”楚涟狂彻底不高兴了,他放下碗筷,俊脸已经黑了一大片。眼看着自己女人对别人那么好,他心里已经嫉妒的发狂了。

“别哼了,来我喂你也吃一个。”冷傲岚用筷子也夹了一个饺子,放在他的嘴边,像哄孩子似哄着他。楚涟狂立刻咧开嘴笑了,满足道:“岚儿喂的就是好吃。”“你呀……”冷傲岚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了,只是摇摇头,自己端着碗筷吃了起来。“岚儿,尝尝这块糖醋鱼。”楚涟狂也殷情的给她夹菜,笑呤呤的眼眸里满是温柔与深情。“好。”冷傲岚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碗筷,认真的看着他:“涟狂,你有孩子吗?”若不是见到南宫烨,她差点都忘记问他这个问题,西陵皓当时就有一个皇子,楚涟狂的女人可比他多了多,膝下不可能没有一子半女吧。

“没有。”楚涟狂回答的干脆利落,几乎没有一丝的犹豫。冷傲岚怔了一下,显然不信:“真的没有吗?”楚涟狂眸色灼灼的盯着她,别有深意的说:“我只会让我喜欢的女人,为我生下孩子,其它的人,都没有这个资格。”“你喜欢孩子吗?”冷傲岚眨了眨眼眸,突然开口问。她当然是听得懂他话中的意思的,不过既然她已经决定要跟他在一起,如果他真的很爱小孩的话,她也是可以考虑给他生一个的。至少万一有一tian她不在了,他一个人也不会太孤单。

楚涟狂捉住她的手,眼眸愈发的灼热:“如果是你生的,我就喜欢。”冷傲岚黛眉微皱了一下,“如果是别的女人生的呢?”“只要岚儿肯跟我成亲,我楚涟狂下半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女人。”楚涟狂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冷傲岚朝他娇媚的一笑,抬起头,主动吻上他的唇。楚涟狂心神一动,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抢占了主动权,狠狠地吻住她。她的味道犹如蜂蜜一样,让他沉沦,怎么都尝不够。他的火舌探入了芳醇之中,纠缠住她的香舌,一起共醉在这一场梦幻般的激吻里,几乎忘了他们是在雅间的厢房里,而身边还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孩子。

“姐姐,我还要吃?”南宫烨见冷傲岚不理会自己,不满的嘟起唇角。“想吃不会自己夹啊。”楚涟狂不服气的冷哼哼,想抢走他的女人,没门。“姐姐——”南宫烨放下手中的碗筷,钻入冷傲岚的怀中,防备的看着楚涟狂。冷傲岚搂着南宫烨,晶亮的水眸直视楚涟狂:“干嘛对孩子这么凶吗?”不等楚涟狂回答,店小二倒是进门了,看着屋子里的三个人,他笑了笑:“二位客官,你们一家三口还挺有意思的,今晚有个庙会,不如带儿子一起去逛逛。”一句话既出,屋内的几个人额头上都冒起了黑线,这个店小二是从哪里看出他们是一家三口的?吃过晚饭,三个人离开客栈,去集市上逛庙会。

一轮明月挂在当空,漆黑的夜里,道路两边挂着高高的灯笼。庙会里此刻到处是摆摊子的小贩,杂耍、吆喝,敲锣打鼓声不断,调皮的孩童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尽管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倒也热闹的非凡。楚涟狂今晚仍旧穿着他习惯的大红色衣裳,长发墨般飘逸在身后,如刀削般完美的五官,带着一股狂妄地气质,两颗黑耀石般的瞳仁,深邃幽暗,显得狂肆邪魅,俊美不羁的脸上,噙着抹玩妹的浅笑。“好帅啊……”“这男子怎么生的这么俊美……”周围不停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的,当然了,尚在闺中未出嫁的少女居多,但也有不少的少妇,年轻的农妇对他发出称赞的感慨。

他们这个小城镇,从来没来过这样帅气俊逸的男子,尤其是这个男子的气质还这么高贵,肯定不是一个平凡人,大家都不免好奇的看向他。楚涟狂洋洋自得的享受着过路的人对他的称赞,对于自己的外貌他一向是很有自信。人群中也不乏有女子对他暗送秋波,甚至还有胆大点的直接上前来送上荷包。“娘子,有人给我送荷包了,怎么办?”楚涟狂追上冷傲岚,将荷包秀给她看。冷傲岚瞪了他一眼,不耐的训斥:“我怎么知道,谁让你故意穿的这么亮眼,上街勾引女孩子的。

”“冤枉啊,娘子,我可没有勾引她们啊。”楚涟狂急忙跟她解释。冷傲岚轻轻的辇着眉,懒得理他。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小郁闷的,通常在大街上受关注的都是她,别人要称赞,要欣赏,要褒扬,也是冲着她来的。现在倒好,有了楚涟狂,完全把她比下去了。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抢她的风头,她对他能有好脸色吗?“烨烨,想不想玩泥人?姐姐带你去买啊。”冷傲岚拉着南宫烨的手,走到一家做泥人的小摊面前。“姐姐,这个好看,我喜欢这个?”南宫烨探起一颗小脑袋,指了指面前的一个小泥人道。

其实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对泥人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平日里也不怎么感兴趣,但这个是冷傲岚要送给他的礼物,南宫烨就很细心的挑了起来。“哦,原来烨烨喜欢这个啊,老板多少钱?”冷傲岚搂着南宫烨的肩膀,对地摊老板问道。“三文钱。”老板偷看了冷傲岚一眼,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他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恩,这个我们要了。”冷傲岚低下头去,拿钱。但楚涟狂却突然伸过手,将南宫烨喜欢的那个小泥人拿走了,还抢先把三分钱递到老板的手上。“这个是什么?”他剑眉轻挑,边高高的举着面人,边故作好奇的问。

“还给我,那是我的泥人。”南宫烨推开冷傲岚的怀抱,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想要抢回自己的小泥人。“我已经花钱买了,就是我的了。”楚涟狂邪魅的一笑,故意将手中的小泥人扬高,让南宫烨小小的身子怎么用力都够不着。“还给我,还给我!”小南宫烨不停的跳起来要抢泥人,这可是姐姐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呢,可不能被这个坏哥哥抢走了。冷傲岚见状,不禁沉下脸怒斥:“楚涟狂,你怎么老跟他过意不去啊?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跟小孩抢,不丢人吗?”“谁叫我喜欢的东西,他也喜欢。

他能抢我的,我就不能抢他的。”楚涟狂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眼神幽深的看向冷傲岚。冷傲岚自然是听得懂他话中的意思的,不过刚刚他那么受女孩子欢迎,想到她都有气,所以故意不理他。冷冷的睨了楚涟狂一眼,冷傲岚将南宫烨拉到自己身边,爱怜的摸着他的小脑袋,道,“乖,姐姐再给你买两个新的。”“可是那个泥人烨烨好喜欢呢!”南宫烨撅着小嘴,明亮的大眼紧盯着楚涟狂高扬着的手,小脸上满是不舍。冷傲岚只能压下不悦的情绪,重新将目光扫向楚涟狂:“你到底要怎么样?”楚涟狂目光幽暗深沉,他走到冷傲岚身边,拉过她的手紧紧握住,与她十指相扣:“我要这样,岚儿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冷傲岚眸子眨了眨,顿时心中划过一抹暖流,她反握住他的手。两人就这样在庙会里逛起来,身边还带着南宫烨,可是羡煞了不少路人。大家都以为南宫烨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是一家三口来逛庙会。“啊……原来他有心上人了……”旁边一句幽怨的话引起冷傲岚的主意,她转过头来一看,正是一个病怏怏的忧郁大美人拿着爱恋的目光看向楚涟狂。这女子一身素白色的纱裙,小巧的五官精致柔美,气质如同芙蓉仙子般出尘,一看就是个林黛玉似的多愁伤感的美人儿。

此时她的面容轻轻含愁,水漾般含情脉脉的眸子紧盯着楚涟狂,眼里流泻出倾慕的爱意。冷傲岚怔了怔,她这样弱不经风的样子倒是让人同情,只是她看楚涟狂的眼神比她还要炽热,这不是摆明了不给她的面子吗?当着她的面对她老公暗送秋波?可她这幅柔弱的模样,她又不好上前去说什么,要不然别人一定会以为是她欺负了她。“走吧,,我们回去。”女子身边的丫鬟看了冷傲岚一眼,对女子劝说道。女子还是不舌楚涟狂,眼神留恋的望向他,盯了半响见他也没有回应,她才伤心失望的转身向后街走去,只是刚走几步,她就又回头望楚涟狂一眼,很是不舍。

女子所有的表情,全都落入了冷傲岚的眼中,她不免疑惑,这女人如此倾慕楚涟狂,只是一见钟情呢?还是他们原本就认识?冷傲岚眼神惊疑的朝楚涟狂望过去,本想从他那里寻求答案,没想到一转头,楚涟狂又在跟南宫烨斗嘴,这一大一小玩的不亦乐乎,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刚才有个美人对他流连忘返。男人嘛,就是这么没有良心,倒是女人警觉性高一点,哪一个女人若是觊觎自己的男人,总是第一时间能察觉的到。“走,我们去店里逛逛,省的你在这街头站着,惹人犯罪!”冷傲岚拉起楚涟狂的手就走,语气有些酸酸的,也不理楚涟狂探究的目光。

她可是不会告诉他,刚刚还有一个女人爱慕的盯着他看了许久,那样只会助长他自以为是的气焰,所以她死都不会说的,就当刚刚只是一幕小插曲吧,等她一会去金店里买几样昂贵的首饰,肚子里这股怨气也就全消了。街市的尽头,是一个珠宝玉器店,也是镇上唯一一家卖昂贵奢侈品的地方。这里住的都是普通的百姓,寻常来逛这种店的大多都是各地过往的商人,像冷傲岚这样专门来选购这种奢侈品的人是很少的。“二位客官,请问想买些什么?本店有全城最好的玉石金器。

”眼尖的老板一看二人这华丽的装束就知道他们是个有钱的主,立即赔上笑脸热情相迎。冷傲岚跟楚涟狂对视一眼,唇角皆泛起了笑意。这样的一幕,倒是让他们想起了二人第一次携手逛街的情景,那时候冷傲岚还恶意的狠狠敲诈了楚涟狂一笔。当时只是小打小闹,如今却已是情根深重了。“把你们最好最贵的全都拿出来给我娘子挑选。”楚涟狂嘴角噙着笑,眼眸里漾着深情,大方的对老板说道。那时候他还没有爱上她,都已经舍得为她花费了,如今她是他的娘子,他就更不应该不由着她了,何况冷傲岚的脾气他也清楚,只卖贵的不选对的,一向是她逛街的宗旨。

老板笑眯眯的拿出一盘洁白莹润的玉镯来,笑着说道:“,你慢慢挑,喜欢什么就多买点,给你一个好价钱。”冷傲岚淡淡的应着,注意力倒是没放多少在这盘玉镯子上,而是一直盯在柜台里那一支玉簪上。这个玉簪很别致,也很新颖,用流金雕刻成碎花,花的中间是一颗红宝石,耀眼夺目,整个玉簪通体翠绿,见之不凡。“娘子可是喜欢这簪子?”楚涟狂注意到冷傲岚的目光,立即示意老板拿出来,献好的放到她的面前。冷傲岚见这玉簪翠绿含红,别致新颖,很自然的就点点头:“恩,喜欢!”“夫人可真是有眼光啊,这玉簪名为“花不凋零”,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呢。

”老板眼中闪动着精光说道。“花不凋零?”冷傲岚喃喃的念着,心里在想,这玉簪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楚涟狂莞尔一笑,拉过冷傲岚,将玉簪插到了她的发髻上,意味深长:“花不凋零,情不移!”冷傲岚了然一怔,原来这玉簪竟有如此寓意,象征着至死不渝的爱情。她出神的望着镜中的自己,绝美的脸蛋,乌黑的发丝,衬上这一点红几点绿,顿时更添几分娇丽的媚态,华贵又不张扬。楚涟狂无疑是鉴赏的高手,女人适合怎么佩戴,他看一眼就知道。此时他邪魅的脸颊,正温柔的望着冷傲岚,凤眸中是浅浅的笑意,传达出浓浓的深情。

冷傲岚回望着他,不知不觉中竟轻轻念出:“至死不渝!”其实她并不相信这种爱情的神话,只是顺着这玉簪子的寓意,脱口而出。“夫人真是聪慧啊。”老板一脸兴奋的赞叹,有些激动的说道:“此簪乃是一位高人做出,一直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数年来,极少有人能渗透其中的深意,今日被夫人相中,我见夫人与这位相公颇为登对,又能渗透其中深意,这玉簪就送与夫人吧,祝你跟这位相公百年好合。”“啊?呵呵。”冷傲岚有些不好意思,她只是随便猜猜而已。

抬头看向楚涟狂,他的脸色虽然有惊讶之色,火热的眼神却是灼烧着她,滚烫、炽烈……冷傲岚不得不避开他这样穿透力十足的眼神,垂下头去,心思复杂。其实她之所以留意到这个玉簪,倒不是它其中的寓意,别致的外表也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在现代的时候,曾经见到过这支玉簪。在哪里见到的她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确定自己见到过,当时她还因为玉簪的别致形状问过老板价钱,但因为玉簪在现代并没有多少实用价值,她也就没有买了。但令她意外的是,这支玉簪居然在这里被她找到了,难道这其中会有什么关联吗?出了金店,冷傲岚还疑惑中,这时一个小姑娘突然拉住了她:“姐姐,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参加月老庙会?”“月老庙会?”冷傲岚诧异的问。

小姑娘点点头,笑着跟她解释起来:“是啊,月老庙会上,凡是向月老许愿的情侣,只要将她们的愿望挂在月老树上,如果不被风吹下来,就一定能够得到月老的保佑,一生一世的在一起。”“一生一世的一起?”冷傲岚愣了一下,嘴角划过一抹涩然。先不论真的有没有这回事,若是要让她一辈子只跟一个男人,那将会是一件多么无趣的事?她冷傲岚就是喜欢周旋在各种不同男人之间,才不要被牵绊住。“好啊,岚儿,我们一起去试试。”不等冷傲岚提出质疑,楚涟狂已经一脸欣喜的答应了。

他牵着冷傲岚的手将她往庙会那边带,也不理会她情不情愿,他就是要让上tian见证他们的爱情。月老庙会上早已人山人海,尤其是那颗许愿树前,围满了一对对的情侣,看他们的服饰装扮,有些是从外地慕名赶来参加庙会的。冷傲岚跟着大家一起求了支爱情签,也不懂这签上的意思,她也懒得去问,反正是个小儿科的游戏,怎么能尽信呢?就当是陪这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玩一下吧。三个人一起写下自己的爱情愿望,再将它们挂在许愿树上,冷傲岚倒是没怎么在意南宫烨,毕竟他只是个小孩子,只能算是来凑热闹的。

当她跟楚涟狂的爱情愿望被挂在许愿树枝头的时候,她还是很紧张的,只希望他们的爱情不要被风一吹,就经不住考验的掉下来。第一轮大风刮过,他们的爱情愿望还在;第二轮大风刮过,依然还在……连续了几次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爱情愿望都被风吹下了许愿树,但她跟楚涟狂的仍旧在树枝上挂着。所有人都将羡慕的眼神望向冷傲岚,楚涟狂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如果这是巧合,那可真是上tian安排给自己的最美妙的巧合了!他本来只是想来试试,顺道带冷傲岚来玩玩的,没有想到上tian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传说中的月老庙会,许愿树上的爱人只要牵了愿望不落,就能配成夫妻,tian长地久。

今朝月老在这么多爱情面前,挑中了他们。这是tian大的巧合吗?还是这就是月老的安排,上tian的决定?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楚涟狂因为这想法,整个脸庞都柔和了起来。冷傲岚也顺应tian命的扑进了他怀里,嬉皮笑脸的说:“楚哥哥,如果这是老tian爷的安排,我们真是tian造地设的一对啦。”尽管她不迷信,但有这样一个爱情念想,也是好的。只是在两人含情脉脉对视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将祝福的目光凝望向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南宫烨和他那仍旧挂在许愿树上的愿望……月倾妆,他记住她了,她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尽管现在她躲进的是其它男人的怀抱,但总有一tian他南宫烨会亲手将她抢过来。

月老庙会的主事带着刚刚那个小女孩,笑着朝正在相拥着的冷傲岚跟楚涟狂走过来。“这可真是太巧了,你们二人的愿望居然没有落下来,看来是tian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人呀。咱们这有个规矩,若是爱情愿望未落,就算是得到了月老的祝福,要在这月老庙里拜堂成亲,算是感谢月老的恩德了,不知道这位相公跟娘子愿意不愿意啊?”周围的人已经围上来起哄:“成亲,成亲!”一边呼喊着,一边推挤着他们往月老庙去了。楚涟狂此时的心情很愉悦,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簇拥下,要求他跟他最心爱的女人成亲,他简直乐开了花,本来还不知道要想什么招数才能哄她嫁给自己呢?没想到一场月老庙会,半推半就下,冷傲岚也就不得不嫁了。

当他们被拥进月老庙里,早已有人吹拉弹唱了起来,连拜堂的喜堂都设好了。如果不是来今晚逛庙会这个决定是冷傲岚自己做出的,她还真以为是楚涟狂预先安排好的呢。不过见大伙都在兴头上,热情的欢呼他们成亲,冷傲岚这时候是想推辞都不行了。正所谓入乡随俗,既然一开始决定玩这个游戏,就得玩得起。“还真像那么回事呢,我们真要成亲呀?”冷傲岚推了推楚涟狂的胳膊,看着四周欢呼雀跃的人群。楚涟狂眸色灼灼的望着她,执起她的手问:“你愿意吗?”冷傲岚冲他调皮的眨眨眼:“你说呢?”已经有喜娘乐呵呵的给她盖上红盖头,还有人在楚涟狂的胸前为他系上了大红花,两个人手上各拿一根红绸,转身,很有默契的按照当地的婚礼规矩行事起来。

“一拜tian地,tian赐姻缘传佳话……”“二拜高堂,水有源,树有根……”眼前也没有高堂,他们只对着月老像拜了拜。“夫妻交拜,恩爱永同,白头偕老共长久……”念完了最后一局祝祷词,所有人都哄然的鼓起掌。在月老庙里成亲,自然暂时没有送入洞房的环节,西娘就直接让人拿来了喜秤,递到楚涟狂面前,让他当众掀起新娘子的盖头来。楚涟狂接过喜秤,喜秤挑动了盖头的边缘,他的心一瞬间,竟无比紧张起来。他知道,这盖头下面的容颜,是她。

这个唯一让他心动的女人。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够拥有她,现在他们已经拜堂成亲了。“这位相公还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掀起盖头来?”喜娘笑眯眯的催促着。周围的人也纷纷起哄,闹着让他掀起盖头来。楚涟狂英眉微扬,手上一动,轻轻地掀起了冷傲岚的盖头。冷傲岚低垂着眼睫,当盖头被掀开,她扬起羽睫,莹然一笑。那一笑绝世风华,她眉目如画,冰雪洗过的眼眸透出一股难言的灵气,此刻更带了几分妍媚和淘气。周围的人,见着了她的容貌,都惊叹了几分。

这女子实在妖艳、妩媚的可以!她红颜如玉,大红的盖头映衬着凝脂般的脸蛋,强烈的反差,极度的艳色。不论男女都被她的这一笑摄去了心魂。“岚儿……”楚涟狂伸出手,触碰上她的脸颊,眼中溢满了感动。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到他几乎不敢相信,以为自己还沉浸在梦境中。尽管这只是一场简陋的婚礼,但真心相爱的人不会计较这些。他的眼中已经满满的都是她了。此刻,忽然有种幸福到了极致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将他的整颗心塞得满满的,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

“相公……”冷傲岚微微一笑,火红的盖头将她的脸庞映衬得红彤彤的。“岚儿,我们是夫妻了。”楚涟狂激动的握住她的手,声音有些沙哑。一切都如此虚幻,可又如此美丽。他已经沉醉在其中,欢心到了极点。“是啊,我们是夫妻了。”冷傲岚点头,对他娇俏的眨眼:“我们可是都拜堂了呢,以后你可不能赖账!”她从来,并不在乎这些俗世礼仪,只愿意跟他一起沉浸在这一刻的甜蜜中。至少在楚涟狂眼里,她是冷傲岚,跟他成亲的女人也是她冷傲岚,而不像西陵皓,只是把她当成是月倾妆的替身。

现在才能真正算作是她穿越来之后的第一场婚礼,以她冷傲岚的身份携手了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她会跟他一直走下去。“岚儿,我好开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楚涟狂揽住她的腰际,突然将她整个人抱起来,他已经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甜蜜风暴刮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狂,放我下来啊,啊……”冷傲岚害怕的挣扎着,只能紧紧的搂住楚涟狂的脖颈。她身体的幽香传入他的鼻端,低头凝望向她娇俏的容颜,楚涟狂呼吸一窒,一时间已然忘记自己身处在何处。

他揽住她的双肩,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低头深深吻住了她的红唇。冷傲岚一愣,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本能的开始挣扎。“唔……”她努力推开他,但楚涟狂根本不给她抗拒的机会,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深深地探入了她的唇舌中。耳边听到庙会里的一干众人的惊呼声,喝彩声,冷傲岚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男子接吻过,楚涟狂的确是比她还要狂妄不羁的一个人,在这样封建的古代,他也敢当众吻她。好吧,既然他一个古人都这么前卫了,她一个现代人没理由要落后吧。

她调皮的一笑,干脆搂住楚涟狂的脖子回吻了过去。一把干柴烈火这下算是点燃了。楚涟狂的火舌长驱直入,深深缠住她的香舌,强势地攫取她的甜蜜,直到她娇喘吁吁。冷傲岚也不甘示弱,她紧搂住他的腰板,将身体妖娆的贴向他,主动探出舌头,与他的舌翻搅纠缠在一起。两个人激吻的越来越火热,越来越缠绵,已经像是在打一场硬战,谁都不肯先妥协,只能愈发疯狂的湿吻着。庙会里的一些年轻的姑娘早就羞红了脸,大老爷们则是起哄热烈的欢呼起来。直到半响过去,唇舌纠缠的二人差不多要窒息而死了,他们才喘息着分开胶着的唇瓣。

冷傲岚回眸一看,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看着她和楚涟狂的热吻,当场表演这么激烈的吻,很多人自然是感到新鲜跟刺激的。有不少男人都将火热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尤其是她与楚涟狂热吻后,脸颊红扑扑的,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风情,对男人来说简直是一种哧裸裸的诱惑。楚涟狂对那些垂涎自己心爱女人的目光感到不快,一个警告味十足的冷眼扫过去,顿时无人再敢觊觎冷傲岚的美色。他单手抱起冷傲岚的纤腰,足尖一点,直接就朝着客栈飞了去。“狂,等等啊,还有南宫烨啊,我们不能丢下他!”冷傲岚拉紧楚涟狂的衣裳,着急的叫道。

“放心吧,那孩子有秀儿看着呢。”楚涟狂揽紧她的腰肢,勾起唇角,笑容中带着一丝邪恶,“娘子,我们拜过堂了,下面是不是该洞房花烛了?”冷傲岚埋头在他怀中,整个脸庞酡红:“讨厌,你就知道想这些!”“娘子放心,为夫一定会给娘子一个永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的。”楚涟狂的脸上难以掩饰的欣喜,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似笑非笑的说道。冷傲岚眸子微弯,唇角勾了起来,反楼住他。两个人相拥着离开了月老庙,刚来到客栈里,一推开房门,竟看到有一大堆的侍卫宫人跪满了一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的人一见到楚涟狂,立即跪地叩拜。冷傲岚心下一怔,眼色复杂的淡扫了这些人一圈,知道她跟楚涟狂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他们都是楚国的人,应该是要恭迎楚涟狂回楚国去的。“你们来干什么?”楚涟狂皱起眉头,脸上邪魅的表情立刻换了副冰冷的面孔,摆出一副帝王的威严来。其中一个将领拱手禀报:“禀皇上,是太后娘娘让卑职来此迎接皇上回宫的。”“母后?”楚涟狂怔了怔,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道暗芒,没有想到母后竟是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那名将领冷睨了站在一旁的冷傲岚一眼,随即向楚涟狂恭敬的转达太后的意思:“太后娘娘说了,下个月初三是个良辰吉日,要皇上即刻回去大婚,以免延误了婚期。”楚涟狂眼角抽搐,瞳眸中掠过一抹怒焰,厉声冷喝:“大胆,朕的婚事朕自由主张,何需你一个奴才说三道四?”说完,他又担忧的望了冷傲岚一眼,生怕她会误会他什么。将士倒也锲而不舍,被楚涟狂训斥了几句,依旧执着道:“皇上息怒,如今帝后大婚的婚期已定,太后娘娘和满朝文武都在等着皇上大婚之后回去亲政,皇上若是迟迟不大婚,不立后,恐怕不仅其它各国会有微词,就连楚国上下也会人心不稳啊!卑职恳请皇上三思!”楚涟狂眸光寒厉,冷冷的拂袖:“谁说朕不打算大婚的?此事朕自有主张,你带你的人先退下吧。

”“皇上……”将士脸露忧虑,两眼瞪向冷傲岚,又多了一层的恨意。就是这个女人,她搞垮了西国的江山还不算,现在又缠上了他们的皇上,如果不是她使妖术迷惑皇上,皇上怎么可能成tian跟她厮混在宫外,不肯回宫?“请皇上三思!”他再次跪地恳求。后面跟着他一同跪拜的侍卫宫人,也一同跪拜:“请皇上三思!”“混账,你们这些奴才都反了吗?”楚涟狂眉头不由自主的隆起,眼中涌起一股怒意,大声喝斥。将士拱手,眸色凛然:“皇上,如果您坚持不肯跟卑职回宫,卑职只有血溅当场,以死进谏!”说完,他跟他身后的侍卫一同拔出腰间的长刀,表情视死如归,就要往自己的颈项上刺去——“等一下!”突然,一声清脆威仪的嗓音传来,冷傲岚已迈步至楚涟狂的面前。

,,。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