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六十七章

百花池里,冷傲岚只着丝薄的单衣,下半身泡在温热的池水里,上身趴在池壁上,眯眼假寐,吐气呵兰。池边跪着两个宫女,一个给她扇着扇子,一个为她捶着后背。她翻了一下身,半眯着眼眸,声音酥软清淡::“这里再重一点。”“是,皇后娘娘。”宫女立刻依照她的吩咐捶下。这里是储秀宫,是正宫皇后娘娘的寝殿,自从那次西陵皓在御书房门口,当着所有王公大臣的面幸了她之后,她便被正式册封为皇后。众人虽皆有不服,但见皇上如此宠爱她,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个百花池,是用宫外tian然的泉水引入修葺而成,只有历代帝王和代寝的皇后来有资格入内沐浴,一tian几tian,西陵皓都是宣她侍寝,她每tian在这个池子里沐浴完了,就要去伺候那个暴虐的帝王。池水不深,刚好没入她的酥胸,四周各摆一展折紫檀山水屏,屏风后面是一些装饰的摆设,里面放着一些棉柔的锦帕和浴衫。“公主,您要的冰镇莲子羹。”玉娥从屏风后走进来,端着一碗冰羹放到冷傲岚的面前。“恩。”冷傲岚低头品尝起莲子羹,一抬手,引得旁边捶背的宫女轻抖了一下。

宫女吓的连忙告罪:“皇后娘娘恕罪,奴婢手重了。”“下去!”冷傲岚面无表情的命令,她最讨厌这种一惊一咋的人了。“公主,让奴婢来吧。”玉娥摆手,示意另一个宫女一并退下,自己跪在冷傲岚身边,伺候起来。冷傲岚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一边低头品尝着莲子羹,一边静静的享受着玉娥手法娴熟的按摩。自从她被册封为皇后之后,宫里宫外都议论纷纷,说她是什么妖精转世,专门来迷惑君王的,有些年纪小的宫女还信以为真的,每次见到她,吓的脸都白了。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省的她再费心了,她这个皇后的威信已经建立起来,在这个后宫里,没有她的授意,可没有哪个女人敢胆大的爬到西陵皓的床上去。“皇后,昨儿个有个叫紫茹的女人,故意在御花园里放风筝企图吸引皇上的注意力,已经被奴婢派人将她扔进枯井里去了。”玉娥一边按摩着冷傲岚的双肩,一边神色阴冷的禀报。“做得好。”冷傲岚满意的夸赞,喝了一口莲子羹,交代道:“告诉那些想要把女儿送进宫来的大臣门,谁的女儿想封妃,谁的女儿要进宫,都要明码标价,给本宫送礼,本宫视心情安排她们见皇上。

”“是,奴婢遵命!”玉娥有礼的点头,对冷傲岚倒有几分敬佩之意。还是公主精明,知道博个皇后之位,可比一个名不副实的太后,捞的好处要多的多了,日后她在公主身边,可是要沾不少光的。玉娥得意洋洋的想着,一双幽深的目光对准冷傲岚媚态横生的脸蛋,眼里的眸色由惊赞到越来越迷离起来。池水的旖旎雾气往上冒,冷傲岚又只穿着一层薄纱衣,松散的纱质面料根本遮挡不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一眼就能看到她那件纱衣下白瓷般细腻的肌肤,胸前雪白的丘壑隐约显露,勾引人的目光。

冷傲岚舒服的嘤咛了一声,只感到有道灼热的目光似乎正停留在她肌肤上,让她有些不舒服。冷傲岚目光一敛,刚打算转头看过去,只感到一双不干不净的手正探进她的兜衣内抚摸着。“大胆!”她怒喝一声,眉头皱成一团。玉娥那个死丫头,不会是老毛病又犯了吧?只是她睁开眼四下一看,哪里还有玉娥的身影?在一片朦胧的水雾之中,她只看到一个男人放大的俊脸,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意。“你是谁?”她惊讶的问,刚才明明还是玉娥,怎么这回竟变成一个男人了?“小妆儿,这么多日不见,你竟然忘了我呢?”男子微皱了下好看的剑眉,单手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我不认识你。”冷傲岚推了他一把,转身向岸边游了过去。这男人长着一张魅惑众人的俊脸,五官有棱有角的,而一双妖异的紫眸更是如水晶般,绽放着夺目的光辉。他是人是妖?怎么会一下子变出来?她隐隐的感到有些不对劲,疾步爬上岸,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却不料,男人已经先她一步追上她,他一手扣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将她抱起,直接给扯到水池里去了。“唔……”她猛的一落水,呛了两口。刚换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逃开,已经被男人逮住,裂帛撕裂的声音随之传来。

男人三两下就把她扯个精光,破碎的衣裳就浮在水面上。她的长发如藻一般在周身浮动,水已经淹过酥胸,肌肤在水的浸润下泛出柔光,与她的黑发相映成趣,水波之间,更有诱人之艳。“你到底是什么人?”她推拒着他,能擅闯皇宫内院的男人,没有几个。男子一手把她勾过来,大掌揉上她的酥胸,“忘了我是谁吗?不如我帮妆儿回忆一下。”说完,他俯下身,薄唇封住她的唇瓣,她越是反抗,他吻的就越用力,直到冷傲岚浑身颤栗,不在抗拒他,他才渐渐的改为温柔攻势。

“你的味道跟以前一样美,我现在就想要你了。”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眼底烧起一团火热。“做你的春秋大梦去!趁本宫没发火之前,赶紧滚!”冷傲岚冷冷的喝斥,要不是看在他刚才吻技还不错的份上,她早就喊人了。男子坏坏一笑,指尖挑逗性的在她的肌肤上游走:“真的不想要吗?”“废话!”冷傲岚狠瞪了他一眼,别过头的时候,已感到身体愈发难受的火热的起来。她赶紧捋起一汪水,往自己身上泼去,凉快了许多,但很快又被身体里涌起的燥热感冲淡了。

好热……汗珠从娇胴上渗出,她的脸颊一片酡红,肌肤更是泛起了诱人的绯红色。“恩,好像要……”她低喘一声,难受的扬起头来,主动向面前的男人索欢。“哈哈哈,妆儿终于想要了吗?”男子得意的勾唇,笑吟吟的望着她。冷傲岚的身体紧绷到胀痛,她渴望被男人贯穿,好缓解这痛感。在迷药的控制下,她逐渐失去本来的意识,男人刻意的撩拨让她深陷进欲望的漩涡之中。“我要……求你,给我……”她低喃着,无助地在男人身上来回扭动着,像一条妖娆的水蛇。

“求我给你什么?”男人捋开她的秀发,放在鼻端轻嗅一下,故意恶劣的问。“求你要我,快点,我受不了了。”她痛苦的隐忍着,五脏六腑都快要被灼烧尽了。男人勾起唇角,拉过她早已虚软的身子,发狠的冲刺——水池周围的屏风上,倒映着男女纠缠的影子。激情过后,冷傲岚失神的趴在水池边低喘着,发胀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想到刚才自己的放浪形骸,她不禁痛恨起那个男人来。可恶,竟然在她的莲子羹里做了手脚,对她下了春药!只是再回头望去,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水池平静无波,不像是经过一场大战的样子,难道是她的幻觉,自己做了一场春梦吗?“玉娥!”她朝屏风后面大喊。

要想弄清楚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有问玉娥最清楚。“公主,有什么吩咐?”玉娥急急忙忙赶进来,一脸茫然的问。冷傲岚平复了一下心跳,气急的瞪着她:“本宫问你,刚才你都干了什么?”“公主恕罪,玉娥刚刚不小心在屏风外面睡着了。”玉娥赶紧跪下请罪。“睡着了?你没有进来过?”冷傲岚显然并不相信。“玉娥见公主浅眠过去了,不便再打扰,就回到屏风后面待命,谁知自己也打了瞌睡。”玉娥小心翼翼的回禀。“你说我刚刚睡过去了?”冷傲岚难以置信的问。

玉娥肯定的点点头:“是啊,玉娥帮公主捶背,捶着捶着公主就睡着了。”“这么说没有其它人来过了?”冷傲岚皱眉惊疑的问,垂眸看着自己的身上,衣裳都完好无损,不像是被人撕裂过的痕迹。难道真的只是她自己做的一场春梦吗?“公主放心,百花池四面都有重兵把手,一般人根本进不来。”玉娥神色笃定的宽慰她。冷傲岚半信半疑,摆了摆手,示意玉娥退下。没道理啊,刚才她跟那个男人做那种事的感觉那么真实,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春梦呢?但若不是春梦,这个男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她茫然的眯了眯眼,玉手无意识的探过自己的下身,竟发现那里早已潮湿一片?她心中微沉,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春梦?起身穿上外衣,她起身去储秀宫的内殿。

掀开帷幔,却惊诧地发现西陵皓居然已经斜坐在床上等她了。“你这么快就来了?”冷傲岚眉头微皱了下,疏离的坐到床的另一边。男人为什么对做这种事总是这么热情。西陵皓从后面搂住她,亲吻着她白皙的颈项,毫不避讳的说:“我想你了。”冷傲岚身子怔了下,娇嗔的睨了他一眼:“不正经!”西陵皓低低一笑,俯身吻住她的红唇,深深地缠绵。冷傲岚一开始还假装矜持的推拒了他一下,最后揽住了他的肩膀,火热的回应起他。丁香小舌与炙热的舌尖交缠,一瞬间,两人已紧贴在一起,滚落至柔软的床榻中。

西陵皓的手探入冷傲岚的衣襟,逗弄着她的娇柔,惹得她娇喘连连。“皇上你好坏啦!”她低喘着张开唇瓣,伸出玉手推拒着他的胸膛,娇颜酡红。“我要你……月儿……”西陵皓深幽的眸子被情丝氤氲着,变得更加狂野邪肆,致命诱惑。他快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翻身压在她身上,再撕开她的衣裳。莹白的娇胴顿时在灯光下泛出珍珠般的迷人光泽。柔滑的锦被生香,暧昧迷情正慢慢点燃一室温度。冷傲岚与他深吻,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在身上游弋着,直到狂野的进入了她。

“月儿,喜欢吗?”他暗哑着嗓子,眸子几乎要燃烧起来。“喜欢……皇上,别停……啊!”她低叫了一声,娇颜美如桃花绽放,妩媚绝丽。纱帐随着大床晃动着,荡开阵阵波纹。唇舌交缠,身体交缠,发丝交缠。在冲入云端的那一刻,西陵皓紧扣住她的身体,伏在她的耳边低喃着:“月儿,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冷傲岚并没有回答他,她又不是他的月儿,没必要承诺他什么,等她把他的西国玩够了,再换个地玩玩。男女的喘息低吟渐渐消失了。气中顿时漫溢开来一阵淡淡的麝香味。

西陵皓眸光柔和的望着冷傲岚,握住她的手放在唇畔上:“月儿,你喜欢我么?”“喜欢!”冷傲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谎说的脸部红心不跳的。一般男人这么问她的时候,她都会给他们想要的答案,何况此时在西陵皓眼里的她是月倾妆,月倾妆不是喜欢他吗?她又没骗他。西陵皓顿时眸光一亮,俯下身,再次亲吻她。冷傲岚看到这个暴君的俊脸上居然扬起了可疑的红晕,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不料被他恼羞成怒地封住了红唇,他再次进入了她。盈盈的笑声渐渐变成了低喘申吟。

冷傲岚双手捉住床头,强烈的需索几乎让她无法承受,一边娇吟道:“不要了,我累了……”“再来一次!”西陵皓并不肯就这样放过她,须知他等这一tian,已经等了许多年了。他动情的搂着她,像是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冷傲岚的身体愉悦的漩涡中沉浮着。整整一夜,他换了无数姿势吻她、爱她,让她的身体染上他的气息,让她的灵魂刻上他的印记。冷傲岚几乎让她崩溃在他浓烈的渴求中。“月儿,我的月儿!”他喃喃唤着她的名字,无意识地低喃:“不要离开我……”冷傲岚被染红了的酡红脸颊上一片迷醉,身体已经累到极点,随着他的动作无意识的迎合,直至昏睡过去。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日晒竿头了。周围一团静谧,帘帐低垂,静香芬芳,唯有满身的酸痛,昭示着昨tian的狂乱。那个暴君的精力旺盛,几乎把她给累趴下了。现在她全身酸软,一点都不想动。内殿里安静的很,只有清风透过窗棂拂动珠帘作响声。身下的床单也已经是换过了的,就连她的身子也已经洗干净了。好饿啊。冷傲岚捂住肚子,跟男人的整夜的欢爱实在是个体力活,她现在需要好好的吃一顿,补充体力。待身上的酸痛缓和了一会,她才起身唤人,可一出声才惊觉,嗓子居然哑得不像话。

这就是纵欲过度的后果,她不禁有些懊恼。“皇后娘娘!”玉娥一直候在外头候着,听到她出声,立即隔了帘低应着。“什么时辰了?”冷傲岚清了清喉,但声音依旧是酥濡不堪的。“未时了娘娘,要不要起身?”玉娥如实的禀报。未时了?玉娥的话让冷傲岚浑身打了个激零,她居然一觉睡到下午?“皇上呢?”她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皇上卯正三刻就摆驾上朝了,还特意吩咐不让奴婢叫醒娘娘,说下了朝再过来陪娘娘!”玉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难以压抑的愉悦。

冷傲岚却汗颜了,还要过来,再来一晚上,她还要不要活命了。“皇上现在在哪里?”她脱口而问。“看时辰皇上应该快要到了,估计是朝政临时耽搁了。”玉娥讪讪的回答,以为冷傲岚是急着想见皇上。“那正好,趁这个时候,你去给本宫弄些避孕的汤药来!”冷傲岚抚了一下眉心,低哑着嗓音明令。玉娥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不解的看着她:“娘娘?你……”各宫的主子哪一个不是千方百计的想着办法,卯足了劲要怀上龙嗣,怎么娘娘好不容易有机会侍寝受孕,竟是这般的不珍惜呢?“本宫不想生孩子!”冷傲岚面无表情的说,眼里一片清冷。

要她跟不爱的男人上床还可以,说几句肉麻的情话也勉强凑合,但若是要她帮他孕育子嗣,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先别说这落后的古代,生个孩子都有可能要女人的命,最重要的是生产痛苦啊,还没有哪个男人能让她冷傲岚心甘情愿的为他受这份罪!她可是要保持苗条妖娆身材的,万一生完孩子身材走形,以后还怎么荣宠六宫,恐怕皇上早就对她避之而不及了吧?“可是娘娘,若是您膝下无子,恐怕日后在宫中的地位会……”玉娥眼中漾起担忧,她不得不好心的提醒她。

“这个本宫早就料到了,所以才让你传话给宫外的那些人,过几tian本宫要帮皇上选秀,挑几个模样好的给皇上生育子嗣,到时候让这些女人的孩子认本宫为额娘,随便安插个罪名把她们处死不就得了?”她一点也不担心,说的云淡风轻,反正这种杀鸡取卵的戏码,历来宫廷都不会少见。“娘娘高明!”玉娥忍住不再次崇拜,娘娘就是能想到好主意。但想了想,她还是有些忧虑:“娘娘若是无子嗣,恐怕会让朝廷里那些反对为后的旧臣,抓到把柄啊。”冷傲岚垂了下酸疼的肩膀,不紧不慢的说:“本宫就打算趁着这次选秀,在朝廷里挑选几个亲信的大臣,加以提拔,至于那些反对本宫的臣子,本宫必定会找机会让皇上废了他们。

”“娘娘稳坐东宫之位,眼下皇上又对娘娘宠爱有佳,量那些不满娘娘的旧臣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玉娥赶紧恭维,见冷傲岚要下床,她急忙弯下了腰搀扶她。“玉娥的嘴儿倒是变甜了。”冷傲岚似笑非笑,披了件丝质的长衫,起身洗漱。顿了一下,见玉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才淡淡的开口:“这选秀的事,就交给你张罗了。”玉娥一愣,随即欣喜的禀报:“玉娥领命!娘娘若是不想要孩子,暂时也不需要喝任何的汤药,芙妃娘娘上次在娘娘的酒菜里下了药,娘娘未吃,皇上却吃了,据说那种药吃了之后,一年之内是怀不上孩子的。

”“噢?还有这种事?”冷傲岚挑了挑眉,随即冷笑道:“看来本宫倒是因祸得福了!”在玉娥的伺候下,她进里屋泡了个澡,身上的那股异味去除了,她整个人也变的精神很多。坐到镜前梳妆,拿起玉梳缓缓梳理着青丝。“月儿!”西陵皓不知何时推门而入,他从身后抱住冷傲岚,透过铜镜中看着镜中的他和她。冷傲岚看到镜子里突然出现的俊美脸庞,先是一惊,侧过头来,对他俯身行礼:“臣妾参见皇上!”“月儿不必多礼!”西陵皓连忙上前扶起她,紧贴着她的面,呢喃着问:“有没有想朕?”冷傲岚愣了下,随即羞红了脸别过头去,做出小女孩的娇态:“没有。

”“真的没有?朕可是想月儿想的紧呐。”西陵皓捉住她的手,将她带进怀里,故意逗弄着感叹。“谁会想你啊,快让开,我要梳头了。”冷傲岚白了他一眼,推开他,拿起木梳打理起自己的长发来。“我帮你!”西陵皓接过她手里的木梳,为她绾起了长发。冷傲岚怔了下,随即坐稳了身子,仍由他为自己摆弄。青丝在他手中流泻,从发根滑过,慢慢梳到发梢。阳光筛漏斑斑驳驳的细碎影子,在他们身上交织出一片明明暗暗的光线,地上,便投射出一道剪影。温和,静谧。

西陵皓低眉笨拙地为她绾发,手指在丝滑的乌丝之间穿梭,时间如同匆匆的流水在这穿梭之间渐渐流过。他表情专注,动作流利,像是在做一件极为认真的事,生怕因为自己的生疏会弄伤了她。长发在他的手中挽起,他替她绾出一个既简单又好看的发譬,然后,随手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根精致的发簪替她簪上。“好看么?”他双手轻搭上她的双肩,眸中波光流转,浓浓的爱意,流淌在其中。冷傲岚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笑笑。却又扁扁嘴,故意调侃:“你不是第一次为女子梳头吧,动作这么娴熟。

”“除了月儿,没有哪个女人有资格让朕亲自为她绾发。”西陵皓表情认真,急于表明自己的心智,生怕冷傲岚会误会他。“呵呵,跟你开玩笑的呢!”冷傲岚掩唇轻笑,捶了下他的胸膛。西陵皓静静的看着她,眼神在刹那间变的更加温柔,这一瞬间,他忽然涌起了一股白头到老的错觉。他从未有过什么渴求的事情。可是此刻,他的心,竟贪恋起这一时的温柔,竟希望这一瞬间,直到永远。“月儿。”他望着她刻意别开的眼眸,不自觉地握紧她的手:“你不会离开我吧?”冷傲岚淡淡笑道:“你说呢?”西陵皓扳过她的身子,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深深地望着她:“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这时,门外传来张公公急匆匆的禀报声。“何事?”西陵皓一看见张公公焦急的神态,就知道定是有重大的事情发生。果然,张公公睨了冷傲岚一眼,面色复杂:“禀皇上,齐国国君北冥宵和楚国的新帝楚涟狂前来拜会。”“他们这时候来干什么?朕跟月儿的大婚,不是通告六国下个月才举行吗?”西陵皓脸露不悦,对于那两帝的突然造访,他感到相当的不耐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他刚一册封月儿为皇后,他们就赶来了,还不是冲着月儿来的?只不过月儿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们想都别想。

“二王据说是来拉拢皇上,共同商议伐秦大计的。”张公公看出皇上眼中的敌意,微叹了口气,如实的禀报。“他们要伐秦?”西陵皓惊讶的眯起眸子,眼中闪过一抹晦涩难测的寒光。张公公点点头,躬身道:“是,听二王的口气是想来探探皇上的口风,齐帝跟楚帝已经在殿外候着了。”闻言,西陵皓跟冷傲岚皆是一怔,未曾想到他们竟来的这么快。“皇上,需要臣妾回避吗?”冷傲岚知道西陵皓是非得召见他们不可了,而自己身为嫔妃,自然是不方便见他们的,更何况他们还要跟西陵皓商讨大计,她很识趣的准备告退了。

“不必了,你是朕的皇后,随朕一起用膳,召见他们!”西陵皓单手搂住冷傲岚的肩膀,宣示他对她的所有权。“臣妾遵旨!”冷傲岚眸波未变,盈盈欠身接旨。虽然这样的场合,她见到北冥宵跟楚涟狂着实有些尴尬,不过她冷傲岚是什么人,应付这样的场面当然不在话下的。“传朕旨意,摆架銮和殿,朕要在那里宴请二王!”巍峨高耸的銮和殿,有着西国第一殿的美誉,历来是作为接见外国使臣和举行盛大国宴的地方。大殿的正中是一个正殿,两边各有两组偏殿组成,殿前方占地数亩的广场皆有汉白玉铺成,每隔十米就有侍卫把手,威严中透着奢华,自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气派,难怪西陵皓会选择在此殿中宴请齐帝跟楚帝。

此时的銮和殿中,歌舞生平。两边长长的桌上,摆着各色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时令鲜蔬瓜果无数。满桌的美馔,齐王和楚王各座一边,殿中的猩红地毯上是一群舞姬在轻歌热舞。“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只听一声高亢的通报声蓦的从殿外传来,殿内所有人的目光皆向殿门口望去。只见西陵皓一身明黄耀眼的蟠龙锦袍,头戴镶玉金龙冠,气宇轩昂的向殿内走来。他昂首阔步,与生俱来的帝王气质和无可挑剔的五官,让人从心底臣服。走在他身侧的同样是明艳动人,气质高贵的冷傲岚,她一身大红色的软丝罗裙,身披金丝罗烟软烟罗,裙摆延帝数尺,飘逸灵动,飘然若仙,额上轻点一点血红色的朱砂,优雅间平添几抹媚态,丝毫也没被西陵皓的士气所遮掩。

相反,她刚一步入大殿,殿内的两道灼热目光就停留在她身上,再也挪不开半分。看着其它的男人盯着自己的女人看,西陵皓当场冷下脸来,他占有性的一把将冷傲岚搂住怀中,紧紧的扣在自己的身边,宣示着他的所有权。殿内的宫女侍卫纷纷跪地行礼,只有楚涟狂跟北冥宵十分突兀的站着,他们的目光始终未曾离开冷傲岚。冷傲岚大方的冲他们微点了下头,只是礼貌的打招呼,并未流泻出半分的情意。西陵皓十分满意冷傲岚的表现,他握紧了她的手,抬头看向楚涟狂跟北冥宵,刚打算开口,却被楚涟狂抢先把话说了出去。

“几个月不见,皇后娘娘倒是越发明艳照人了,六国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西王的好艳福。”楚涟狂轻佻的声音响起,看着冷傲岚的眼中狂热之色更甚。冷傲岚敛了敛眉,难得的谦虚道:“楚王过奖了!倾妆只是蒲柳之姿,承蒙西帝不弃,才有幸册封为后!”楚涟狂眉峰一挑,勾唇惋惜道:“皇后娘娘太谦虚了!谁不知道皇后娘娘乃六国第一大美人,如今娘娘名花有主,朕只叹相见恨晚,错过你这样的倾城佳人,实在可惜!”在这个的场合敢说出如此大胆的言语,也只有楚涟狂这个离经叛道之人,才说得出口!冷傲岚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可恶,这个楚太子变成楚王之后,口齿倒是愈发伶俐了,他要是再讲这么暧昧不清的话,无疑是将她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西陵皓跟北冥宵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两人一来我往的一对一答,明着只是简单的对话,但听在这两个醋意横生男人的眼中,就变成哧裸裸的调情了。所以北冥宵当即跟西陵皓达成一线,二人主动讨论起伐秦的大计,让楚涟狂跟月倾妆没有办法趁机搭讪。“多日不见,齐帝别来无恙吧?”西陵皓抬头与北冥宵对视,似笑非笑道。北冥宵拱手寒暄,面色挂起客套的笑容:“本帝一切安好,有劳西王记挂了。”西陵皓眼眸幽深,淡淡开口的问:“不知齐王跟楚王千里迢迢来到我西国,所谓何事?”“秦王残暴无道,早有并吞六国之心,这次本帝亲自前来,就是希望西王你能不计前嫌,与我齐国联盟共同讨伐暴秦。

”北冥宵正襟危坐,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秦王残暴已非一两日,为何齐帝要在这时候讨伐暴秦?”西陵皓的眼里掩饰不住的疑惑。北冥宵睨了他身边的径直开吃的冷傲岚一眼,神情有些高深莫测:“秦王无道,下令诛杀六国所有姓云的女子,此令一下,人神共愤,其它各国皆有抗秦之心。”“噗!”听到北冥宵说完这句话,冷傲岚刚喝进喉咙里的一口美酒,硬是被她呛到嗓子,喷了出来。她难以置信的瞪着北冥宵,眼里不减震惊之色。秦王竟要诛杀六国里所有姓云的女人,看来这个宫诚煜是恨极了她,势必要将她除之而后快,甚至不惜对六国发出这样的绝杀令。

不过想一想也难怪他,宫诚煜自小就是高高在上的秦王,甚至是六国默认的六帝之首,其孤傲自负程度何想而知,谁想到这么自负的一个人,还几次遭她戏弄,难免对她心生怨恨。可谁叫他自己技不如人呢?明明答应她若是她能逃出就放她离开秦宫,这会又出尔反尔对六国下绝杀令,对她赶尽杀绝,真是个没品的男人。还好她有先见之明,事先没告诉他真名,只是说自己是北冥宵的小妾,云依房。宫诚煜盛怒之下,诛杀姓云的女子,而非姓月的女子,她才侥幸逃过此劫。

不过北冥宵那个老婆云依雪就没她那么幸运了,她虽是齐国的皇后,但也姓云,照理说也在秦王的绝杀令之中,所以北冥宵才急的齐集其它五国之力,共同抗秦,其实不过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皇后罢了。至于楚涟狂为何要与他为伍,也加入这抗秦的联盟之中,她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他刚登位不久,想要做出点成绩吧,只是仅仅是为了这样,就要对抗强秦,是不是太冒险了点呢?“月儿,你没事吧?”西陵皓看着冷傲岚有些苍白的脸色,他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低柔着声音问。

“没事,就是有点饿了,发晕!”冷傲岚赶紧掩饰,她可不能说是因为庆幸自己幸免遇难,虚惊吓的。要知道她得罪秦王可不止这一次,而这些事绝不能被其它人知道,否则又该有人骂她是祸水了。“那就先吃点菜,垫垫肚子。”西陵皓暂且放下国事,给她夹了几道菜放在碗里,体贴道。冷傲岚也不拒绝,反正她肚子早饿了,吃就吃吧。可还没把筷子里的那块鸡肉放进嘴里,就感到对面有两道杀死人的目光向她射过来。冷傲岚顿觉得不爽了,她不就是当着他们的面,吃了一块西陵皓夹的菜吗?有必要这样冲她警告?她索性放下筷子,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两个人,道:“楚王,齐王,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是不是我西国的菜色不合你们胃口?”北冥宵不语,却是在听到冷傲岚的话后,拿起筷子,举止高雅的吃了起来。

楚涟狂眸中带着邪气的笑,趁机道:“怎么会呢?只是能欣赏像皇后娘娘这样秀色可餐的美人用膳,实乃人生的一大享受!楚某当然不会错过。”他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话语不减轻狂。冷傲岚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色相当的不悦,她发誓若不是看在这个男人几次三番的救过自己的份上,她绝不会仍由他坐在这里,一直话中带刺的嘲讽她。“楚王说笑了,素闻楚国美女如云,楚王的后宫里更是有众多万紫千红的美人,想必楚王每tian都能欣赏到各类秀色可餐的美女,倾妆这样的姿色实在难以入楚王的眼。

”她毫不留情的讥讽回去,还对他挑衅的笑笑,神色悠闲的继续品起酒来。“妆儿,酒伤脾胃,先喝一碗汤!”西陵皓舀起一碗鸡汤,苟起一勺,吹了吹,递到她嘴边。冷傲岚知道,他是故意想要做戏给那两个男人看,既然他要演,她就配合,反正她现在是西国的皇后,荣华富贵都仗着西陵皓给她,她自然是势力的不会得罪他。“臣妾叩谢皇上!”她盈盈欠身,娇羞的倚在西陵皓的怀里,喝下他递到嘴边的那勺汤,再为他斟满一杯酒,一副夫妻和睦的模样。西陵皓满意的勾起唇角,空气里却传来了酒杯被捏碎的声音。

她寻声望去,只见北冥宵一脸阴寒的盯着她,眸光中带着隐忍。“本帝杯里的酒也刚好喝完,不知西帝是否舍得,让皇后娘娘过来帮在下斟酒?”楚涟狂脸上始终挂着玩味的笑,他故意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有意为难她道。冷傲岚气愤的瞪着他,这个男人分明是故意的,要她一个堂堂的西国皇后去给他楚帝斟酒,他居心何在?分明刻意刁难她!西陵皓若是不答应,则是不给楚涟狂面子,有损两国邦交;若是他答应了,岂不是要让自己心爱的皇后,自贬身价的去伺候别的男人。

楚涟狂表面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很,但他那犀利清明的眼神,却仿佛能洞察一切,看她的时候也极为露骨。比起北冥宵的极度冷漠,他这样狂傲不羁的男人,多了分恣意妄为胆识,来西国的目的又不清楚,她难免担忧,他会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情来。,,。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