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六十五章

阳光下,一辆精致的豪华马车,在赶往西国的路上奔驰着。冷傲岚在马车里小眠了会,眼看这tian色,就快要到西国边境了,她索性起身,趴到窗边上,凝望着窗外的风景。兜兜转转的一大圈,最后她还是回到了西国,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回去她的命运将会改写。她再也不要当什么西国太后,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指责她跟西陵皓有奸情,她要光明正大的做西国的皇后,做一个统领三宫六院的女人。“月儿,累吗?”西陵皓放下手里的皱褶,拿起一件披风披到冷傲岚的身上,温柔道:“这里风大,小心着凉了。

”“还好。”冷傲岚淡淡的说,斜躺回马车中软榻上,随口问:“还要多久才能回宫?”“应该还有五六个时辰吧,月儿若是累了,就先睡会!”西陵皓揽住她的腰身,体贴的说。冷傲岚摇摇头,“我不累,只是有点无聊!”“无聊?”西陵皓邪气的一笑,捧起她的脸颊,眼里盈满了对她的渴望:“不如我们来做件不无聊的事?”冷傲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拜托,我们现在在马车上,而且赶了一夜的路,已经很累了。”“月儿,朕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你了。”西陵皓眼里闪过一抹失望,话语中竟有些委屈的意味。

“那也得先忍着,等回了宫以后再说!”冷傲岚才不会因为他的一个眼神而心软,现在他又没有下诏正式册封她为皇后,万一他回宫以后反悔,那她岂不是白献身了。她冷傲岚绝不做这种没有把握的事。冷漠的起身,她打算毫无留恋的离开,却不料因为动作太急,衣衫被软榻上的木屑划破,只听“撕”的一声,她的外裙已被撕裂,露出莹润雪白的娇胴来。耳边传来西陵皓一声粗重的倒抽气的声音,她抬眸一看,只见他眼中已经燃起了火苗。“不许看!”她连忙伸手去捂住西陵皓的眼睛,却不想被他反握住右手,一个力道,她已经被他压在软榻上。

“月儿,你这个妖精,又不穿肚兜,还说不想勾引朕?”他呼吸一窒,全身的热血都因为她曼妙的身材,沸腾了起来。冷傲岚还来不及闪躲,他已经低头覆上了她的红唇,一只滚烫的大手罩上了她胸前的浑圆,力道适中的揉捏起来。酥麻的感觉一波波的席卷着冷傲岚的全身,西陵皓的唇舌抚慰让她十分舒服,游走在她身上的手指更是挑起一串串火苗,她不由溢出一声申吟。“嗯……”她轻轻一颤,感觉整个人都快要飘了起来。聆听着她的娇吟,感觉着她身体的扭动,西陵皓更加狂肆地热吻着她,用舌尖模仿欢情的舞步,想要给她更多的快乐。

同时,他的一双手也没有闲着,对冷傲岚几乎是上下其手。“嗯,好舒服……”冷傲岚满足的低呤,张开红唇,与他的火舌激吻缠绵。激烈的深吻让两人抑制不住升腾起渴望的烈焰,空气渐渐因此而暧昧升温。看到冷傲岚酡红的面颊,西陵皓顿时起身,解开衣衫,欲长驱直入。这时,轿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整个轿子都晃动了一下。“出什么事了?”西陵皓抱紧冷傲岚,粗哑的声音带着深深的不悦。“回皇上,芙妃娘娘正带着一甘宫人在城外恭迎圣驾!”车夫连忙禀报。

“芙妃?”听到这个名字,刚才还欲火焚身的两个人,身体一下子就凉了下来,仿佛是盛夏被淋头浇了一盆冷水。西陵皓的眼中闪动着复杂,避开冷傲岚责问的目光,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而冷傲岚自然是心中涨满了愤怒,想不到她才离开短短的几个月,那个芙姬已经从嫔上升为妃了。她倒是扶摇直上,混的不错,不用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保住了,母凭子贵才有今tian的地位。“月儿,她……”西陵皓面有愧色,也不知该如何向冷傲岚解释,他明明没有下令要芙妃来接驾的。

冷傲岚睨了他一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调皮的一笑:“既然芙妃妹妹都来了,皓,我们就出去见见她吧。”她可是要做皇后的女人,心里再怎么不痛快,也不能露在表面上,虚伪的大度一下是做皇后的必修课。“月儿,你不生气?”西陵皓大吃一惊,他以为“月倾妆”会像以前那样跟他闹的,根本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大度?难道他许下皇后之位给她,就能如此改变一个人吗?“我为什么要生气呀,多一个女人伺候皇上,月儿开心还来不及呢。”冷傲岚眼角微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她轻描淡写的说。

但是心里可是溢满了不快的,这个芙妃还真是会争宠,知道西陵皓今tian回国,就卯足了劲巴结,现在她又怀有龙嗣,以后对她在后宫的地位可是个不小的威胁。她一定要想个主意,将她跟她肚子里那个孽种,全部除去。“月儿,你放心,无论如何,你在朕心目中都是最特别的存在,就算朕有她们,也一样会最宠爱你的。”西陵皓拉起冷傲岚的手,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冷傲岚心里虽极为的不屑,但脸色还是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眼里闪动着泪花:“有皇上你这句话,就算是叫月儿去死,月儿也此生无憾了。

”“月儿!”西陵皓再次揽她入怀,眼里涨满了幸福,她能理解他,真好!冷傲岚靠在他的肩上,明眸流转,一抹冷意在她眼底流泻。男人嘛,谁会嫌自己女人多呢?看她违心的奉承了他几句,把他那个乐的,真M不是东西!还好刚才她刚才及时打住,没有给他。马车在西国的城门外听了下来,西陵皓伸手扣住冷傲岚的纤腰,将她打横抱下马车。而此时,芙姬正带着众嫔妃、臣子,身姿娉婷伫立在城门口。她芙蓉粉面,略施粉黛,轻点朱唇,如云的发髻上,插着一朵红彤彤的海棠,长长的流苏珠饰点点垂下,在鬓间摇曳,身穿绯红的丝锦彩蝶衣衫,外面罩着嫣红的罗纱,远远望去,仿佛画上画的仙女般,盈盈含笑。

显然,她此趟出迎圣驾,是花了一番功夫,精心打扮了一番的。“臣妾参加皇上,参加太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她巧笑倩兮,上前欠身行礼。后面的一甘宫人大臣们,听到芙妃这么一唤,也跟着跪地叩拜起来。一时间,在所有人心目中,冷傲岚又再次成为了西国的太后!她眯眼直视芙姬,脸色森冷寒彻,这个女人,一定是事先知晓了西陵皓要封她为后的事,才特意大张旗鼓的带了西国上下这么多人出城迎接他们,目的就是要逼西陵皓明确月倾妆的身份。

她只是西国的太后,是他的庶母,而绝无可能成为他的女人,更加没有机会跟她芙姬争夺西国皇后之位!芙姬的这点心思,冷傲岚一眼就看穿了,西陵皓又怎么会琢磨不到呢。只是眼下芙姬怀有他的骨肉,况且现在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这时候绝非明确月倾妆身份的最佳时机,他只能暂时委屈月儿了!他颔首轻应,目光中有几分复杂,却仍是亲自上前扶起芙姬:“爱妃怀有身孕,不必多礼!”“谢皇上!”芙姬盈盈浅笑,身子就这么毫无意外的靠上了西陵皓的肩头。

她现在可是孕妇,皇上又怎么可能会推开她呢?她就是要趁这个时候,让西宫里的那些人看看,究竟谁才是这后宫真正的女主人,即便是太后回来了,她在皇上心目中,依然有坚不可摧的地位。“朕不在的时日,爱妃的身子可好?”西陵皓拉开她贴近自己的身子,淡淡的开口关心。芙姬抚上自己的肚子,眉眼含情,娇柔的回答道:“托皇上的洪福,芙儿跟肚子里的皇儿一切安好,就是皇儿很调皮,经常踢臣妾的肚子,想见父皇!”她这一句话一出,立刻换来身后女人千百个能杀死人的眼神。

这个女人,分明是借着怀孕邀宠,想让皇上今晚上去她的寝殿里呢?“噢?那朕岂不是要经常去宜芙殿陪皇儿了?”西陵皓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脸色阴沉:“等回宫以后,让太医给爱妃好好瞧瞧。”说完,他便拉着冷傲岚重新上了轿,留下一脸尴尬的愣在原地的芙姬。她未曾想到,西陵皓竟不愿意承诺去她寝殿看她,难道他真被月倾妆迷昏了头,连儿子也不顾了吗?如果是这样,就不要怪她芙姬狠心了。夜色阑珊,一轮明月挂在tian空,万籁俱寂,只有虫儿和此起彼伏的蛙鸣依旧。

冷傲岚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裙,坐在花园的廊亭里,抬首望向皎洁的夜空,仍思绪飞远。今晚一回皇宫,她的大姨妈就来了,这古代又没有卫生棉,她只能搞一块长形的棉布垫着,实在让她很不舒服。这不,吃饭的时候她也没什么心情,一口也没吃,就独自来到这片廊庭底下乘凉了。“妆儿,有心事?”西陵皓突然从后面搂住她的纤腰,炙热的唇咬住她的莹润耳垂:“朕不许你想其它男人。”冷傲岚回眸,对他歉意的一笑:“皇上,月儿葵水来了,今晚恐怕不能伺候你了,皇上还是趁早去其它妃嫔的寝殿吧?”“你要赶朕走?”西陵皓脸色一变,眸色深沉的凝望着她。

冷傲岚连忙摇头,安抚这位阴晴不定的暴君:“当然不是,只是月儿今晚实在是不太方便,不如等月儿身子好了,再伺候皇上?”“葵水来了,你可以用……你的小嘴啊。”西陵皓附在她耳边暧昧的提醒,不知为何,除了她,他根本不想碰其它女人。冷傲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讽刺道:“皇上的精力真是旺盛!”“朕可是好久没要了了,都快想死朕了。”西陵皓不觉不妥,反而还说的振振有辞。冷傲岚更加无语,却没有再提出异议。有时候新鲜刺激的方式,更能吸引男人的兴趣。

见她没有再反驳,他已经解开他的腰带,两个人就这样在廊庭里纠缠了起来。“月儿,朕好喜欢你小嘴的味道。”完事之后,西陵皓将冷傲岚紧紧的抱住,满足的笑道。冷傲岚拿出丝帕擦擦嘴,随即又站起身,发现亵裤已经弄脏了,她咕哝一句:“早知道会穿越,应该带上卫生棉来的!”说完,她便急匆匆的向内殿跑去,西陵皓不放心的跟着她。刚一进殿门,宫女们三三两两的都在,西陵皓的手脚已经开始不老实了,他摸索着要解开她的裙带,脱去她的衣裳。几个宫女见此情景,全都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干什么啊?”冷傲岚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刚才他还没满足了,这么一小会又想要她了?“给你换衣服啊。”西陵皓殷勤的说。“不敢劳烦皇上,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冷傲岚连忙推脱,要他帮她换,还不是要吃她豆腐。“真的不要朕给你换吗?”西陵皓有些恋恋不舍的问。“恩,我一会就换好了。”冷傲岚肯定的点点头,接过宫女们递过来的衣裙。当着西陵皓的面,她脱下外裙,只着了个肚兜儿。她胸前雪白的起起伏伏,如白瓷般娇嫩的肌肤在灯光下氤氲着朦胧的光线,一瞬间带出暧昧的氛围。

西陵皓呼吸一窒,下体有股灼热要喷薄而出。冷傲岚美眸朝他勾魂的一眨,媚眼流波,她笑着解去身上的肚兜儿,将胸前傲挺的高耸彻底的释放出来,再将肚兜一抛,扔在西陵皓的面前。西陵皓被迷惑的呆痴了眼,浑身的血顿时直冲脑门,只看得到她诱人的红唇。他拿起手中的肚兜深嗅了嗅,随即扔在地上,呼吸有些急促的追上冷傲岚,狠狠地用他滚烫的唇吻住了她。他渴望着红唇的香甜,吻一再的深入,一再的用力,几乎要将她拆分入腹。“唔……我今tian不方便。

”冷傲岚伸手推拒着西陵皓,压抑着心头的火热。西陵皓低头轻吮着她的肌肤,低喃着:“没关系,我不碰你也能让你开心。”“你们都下去吧。”他朝愣在当场的所有宫女命令。“是。”宫女们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只能惊讶的退去殿外。西陵皓热情的吻着冷傲岚,打横将她抱起,平放在软榻上,滚烫的吻印在她的肌肤各处。冷傲岚只觉得身体随着他炙热的唇瓣所触及的地方,就燃起了熊熊烈焰。娇嫩的肌肤沁出淡淡的香汗,汇聚成水珠滴落。她低喘一声,他的手来回轻抚着她的背部,如轻轻的羽毛拂过,带来一阵战栗的触觉。

“不要,别……”她脸颊酡红,皱眉抗拒着。女人在经期的时候,更要比平时还要敏感,随便一逗弄,就惹得她娇喘吁吁。只是,虽然心理上在抵触着,身体却已经开始享受起来。他的吻,让她阵阵颤栗,仿佛带着魔力似的,他吻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引的她娇喘连连。重重帷幔遮住了软榻上浓浓的春情。绰约的身姿印上帷幔,男女的娇喘声摩擦出绚丽的火花。守在宫门口的宫女和太监,皆连连擦汗,露出一副龟裂的表情。太后都来葵水了,皇上还要跟她,这宫闱深深,还真够的!宜芙宫里,芙姬一脸阴郁的坐在梳妆台前,满脸的怒色。

之前太监还来通传,皇上会来她的宫里看她的,可看这时辰,皇上似乎没有要来的意思,她能不着急吗?梅霜从外面赶回来,附耳在芙姬的耳畔说了两句,她的脸色立刻阴冷下来。“什么?皇上,还在月倾妆那?”她眼里闪过浓浓的不甘,狠拍了一下桌子:“她不过是有几分姿色,她凭什么?”梅霜微微俯身,犹豫的说:“奴婢倒是听说,月倾妆勾引人的手段很多,皇上怕是被她迷惑住了。”“就她?她能有什么把戏?”芙姬笑的极为不屑,月倾妆若是真有手段,当初先皇驾崩了,还能差点被西陵皓赐死吗?在她看来,她今朝得宠,不过是皇上顾念旧情罢了。

梅霜不太认同的说:“主子,据派去太后寝殿的线人回报,今晚月倾妆先是在廊庭里勾引了皇上,还在寝殿里公然表演脱衣……”“够了!”芙姬大声冷喝,已经气的是火冒三丈。她怎么能听的下去,有人卖弄姿色勾引她的男人!“娘娘息怒!”梅霜赶紧打住,死捂着嘴,知道自己多言了。芙姬的手不自觉的收紧:“看来传闻说皇上要立她为后,怕是真的了。”梅霜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月倾妆再怎么说也是太后啊,皇上若是真这么做了,怕是会冒tian下之大不为啊!”“男人一旦被美色所迷,也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了。

”芙姬冷冷的一笑:“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及早做准备,有月倾妆在一日,对我来说都是个祸害。”西陵皓再这样专宠月倾妆下去,搞不好她很快就会怀上孩子,到时候就就算不立后,也会封妃,那她芙姬在后宫就永无出头之日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女人在宫里斗垮下去。“对了,我要你办的事怎么样了?”芙姬似想到什么,突然转过脸来追问。梅霜摇了摇头:“今日晚膳的时候,月倾妆突然来葵水了,她什么都没吃,就把菜撤下了。”“没吃?她是不是发现什么问题了?”芙姬的眸光中闪过一道狠厉,她冷冷的问。

梅霜眯了眯眸子:“依奴婢看,应该没有,皇上倒吃了不少。”“好,皇上吃了更好,只要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吃了,一年之内必不可能怀孕。”芙姬眼光一亮,随即得逞的大笑起来。她就是要皇上夜夜专宠月倾妆,她也别指望能怀上子嗣。“砰!”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声响,芙姬跟梅霜神色皆是一紧,连忙冲出门去:“谁?”外面已无一人,但纸糊的窗户上却留在了一个清晰的洞。很明显,刚才有人在外面偷听到他们主仆的谈话。在宫里,私下给皇上用药是死罪,更何况她还是故意算计皇上和太后,若是被查出来,她不仅妃位不保,还有可能会人头落地。

芙姬想想都觉得后怕。“主子,怎么办?”梅霜着急的问,主子若是出了事,她这个做奴才的肯定也难逃一死。“敢在我宫里身边监视我们一举一动的人,除了她之外,你认为还有谁?”芙姬秀眉敛紧,目光倏地变得幽沉深暗。“主子说的是……玉娥?”梅霜眨了眨眼眸,试探性的揣测。芙姬敛了敛神,眼睛里闪过一抹算计:“呵呵,看来本宫的计划要提前施行了。”梅霜眸光一闪,垂首道:“是,梅霜这就去办!”夜深了,冷傲岚睡的并不安稳,她的心绪紊乱的很,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西陵皓拥着她已经熟睡了,这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跟这个暴君同床共枕,虽然她对他的印象并不好,感觉也说不上来,但是为了自己的光辉的前途,她还是可以勉强将就的。有时候,对一个男人不抱有希望,反而不会伤心。就像她待在西陵皓身边,看着他坐拥三宫六院,她依然可以心安理得的当她的贤淑皇后,但若是换了北冥宵,他身边单单一个云依雪,就让她感到非常不爽了。她不是那种喜欢让自己伤心的女人,所以她宁愿选择一个她永远都无法伤心的男人。

睡着了的时候,她还是会梦见楚涟狂,只是那份感觉被压抑着,很快她又沉沉的进入下一个梦乡。清晨,她只感到脸上搔痒难耐,睁眼醒过来,看到西陵皓正低垂着眸子望着她。他的眼里流露出对她深深的眷恋跟渴望,他低下头,就这么吻上了她的唇。冷傲岚没有反抗,而是伸出手揽住他的颈项,回应着他的吻。要在这宫里生存,她就必须拥有他的宠爱。“月儿……”西陵皓低喘着,一串长长的深吻之后,他目光灼灼:“你真是个迷人的妖精,要榨干朕的精力的么?”冷傲岚勾唇浅笑,将手探入他的衣衫之中:“不是你自愿被我榨的吗?”西陵皓低眉克制着:“朕要去上朝了。

”“好啊。”冷傲岚妩媚一笑,伸手搂住他的颈项,一点没有要松开他的意思。西陵皓捉住她乱动的小手,气息不稳的低喘着:“怎么,难道月儿不舍得朕?”冷傲岚朝他俏皮的眨眨眼:“人家只是担心,皇上你这一脖子、脸上都是月儿的吻痕,在朝堂上会被大臣们耻笑。”“朕的脸?”西陵皓神色一僵,有些慌张的去找镜子。冷傲岚笑吟吟的掩唇:“人家逗你的呢。”“你这个小妖精,居然敢戏弄朕,看朕怎么罚你?”西陵皓从身后搂住她,单手探入她衫内,胸前那一对触手柔滑,让他的身体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冷傲岚低吟一声,羞答答的说:“不要啦,皇上你要去上朝了!”“让那些人等着吧,朕先惩罚你再说。”西陵皓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声音因为情动而暗哑了起来。冷傲岚配合着发出依依呀呀的申呤,男人的情欲更是被她挑逗到高涨。两个人无法自持的再次热吻住,芙蓉帐内温度一再攀升。正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紧接着是张公公慌张的嗓音:“皇上,不好了!”西陵皓眉峰一紧,停住手下的动作,将冷傲岚抱起来,对着门外的张公公不悦的训斥:“到底是什么事?”“皇上,芙妃娘娘小产了!”张公公跪在门外,惊惶的答道。

若非出了这般tian大的事,他也不敢冒然来打扰皇上的好事啊。“你说什么?”西陵皓立刻站起身,打开门,将跪地的张公公揪了起来。张公公害怕的哆嗦起来,声音抖颤:“宜芙宫那边的人,刚才过来禀报的消息说,芙妃娘娘突然小产了!”西陵皓身形不禁晃了晃,咬牙怒斥道:“一群废物,她们是怎么伺候的!”说完,他已经大步跨出内殿,刻不容缓的赶往宜芙宫。冷傲岚眯眼深思了片刻,顿觉事有蹊跷,好端端的,芙姬怎么会小产呢?昨儿个她不还精神抖擞的在城外迎接圣驾吗?怎么今tian就小产了?“公主!”正当她疑惑不解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

冷傲岚惊讶的回过头去:“玉娥,怎么是你?”她正打算今tian就把玉娥从芙姬那里调过来呢,没想到她还来不及开口,芙姬就先出了事。“公主,玉娥有重要的事禀报。”玉娥眸色凝重。。。。。。。宜芙宫里,里里外外站满了太医,宫女们急换着水,每一盆都沾满了鲜血。“芙儿!”西陵皓没有理会众人的行礼,飞快的赶进了内殿。床榻上,芙姬发丝散乱,眼睛哭的红肿,睫羽上悬挂着晶莹的泪滴,空洞苍白的愁容,凄婉悲痛的眼神,让人一看忍不住产生怜悯之情。西陵皓坐到床边,拉住她的手问道:“芙儿,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小产了?”芙姬泪流满面,苍白的脸上满是悲伤,几度哽咽道:“轩,对不起,我们的孩子,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西陵皓眼眸深邃,虽然对她没有多少男女之情,但毕竟她也为他怀了一个孩子,他只能压低嗓音安慰她:“芙儿,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不要太伤心了!”“恩。

”芙姬伏在西陵皓的肩头,边哭着边点头,情绪却异常的激愤:“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的孩子,是被人害死的!”“谁这么大胆敢害朕的皇儿?”西陵皓眉头一紧,眼眸冷洌阴蛰,大声道。芙姬泪如雨下,凄然的摇摇头:“臣妾不敢说。”“说,朕赦你无罪!”西陵皓眸中积着即将暴发的狂怒。芙姬抽泣着,红肿着眼睛:“臣妾初入宫闱,就有好心的嬷嬷告诉臣妾,这西宫里留不住孩子,但凡怀了子嗣的妃嫔,不是疯了,就是死了,就连好不容易诞下子嗣的丽妃,她的皇儿也中毒被人杀害了!臣妾真的不是针对太后娘娘,臣妾肚子里的孩子一直都好好的,她一回宫,孩子就没了。

”西陵皓浑身一怔,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你说是月太后干的?”芙姬点点头,唤过身边的婢女梅霜,将一碗酸梅汤呈了上来:“皇上,这碗酸梅汤是太后赐给我的,我本以为太后是好心照顾我,未曾想到这碗酸梅汤里居然藏有堕胎药,可怜我的孩子,被我亲手给害死了!”西陵皓心中翻涌起巨大的波涛,眼色也是一深再深,几乎是深不可测。“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他眼色复杂,握着芙姬的手,紧了又紧。芙姬泪涎欲滴,失望的勾唇:“我就知道皇上不会相信的,罢了罢了,就当芙儿肚子里的皇儿白死了。

”“芙儿,你冷静点,朕也只是想将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西陵皓咬住压根,打断她的话。“调查清楚?可能吗?如果皇上一开始就能调查清楚,那臣妾的孩子,丽妃姐姐的孩子,包括这后宫中无数个妃嫔为皇上孕育的子嗣,都不会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皇上分明是有心包庇月太后,根本无意还这件事情一个真相。”芙姬脸色扭曲,咬牙切齿的不平道。她真是没有想到,证据都如此确凿了,西陵皓还不将月倾妆查办了,难道说他就如此喜欢那个妖女吗?“芙儿!”西陵皓面色有愧,被芙姬这么一说,心中的愧疚感就更甚了。

他当然是知道,这些年在他的纵容和默许下,月倾妆都干了些什么,只是当初月倾妆毒害先皇妃嫔子嗣,全是他允诺的。他不能让父皇有其它皇子,威胁到他的太子地位,所以他才让月倾妆为他毒杀了不少嫔妃肚子里的孩子。只是后来,月倾妆做了太后,也故计重施的将这一招用在他的嫔妃身上。他知道她是在报复他,报复他没有兑现当年的承诺,只是封她为母后,并不肯娶她。而他对宫中的那些女人,也无一个是真心爱慕,所以也就由着她去了。可如今呢,他已经承诺要娶她为皇后,她也当着他的面说会接纳芙妃,又为何要毒害芙妃肚子里的孩子呢?不管怎么说,他总是要象征性处理一下的,否则恐怕是难以服众,至于月儿那边,他再想其它办法。

“来人呐,将月太后关入大牢,听候发落。”西陵皓最终还是下了这样的命令。芙姬靠在他的肩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哐铛一声,地牢的大门被合上。冷傲岚的脸色闪过一丝怔仲,却也从容不迫,一切都与她料想的一样。不管西陵皓相不相信芙姬的话,循例他都会将她关进大牢。这间牢房她也不陌生,就是上次她关的那一间,两次被陷害,原因都是一样,说她谋害了皇子。虽然上次那件事最后熬过了,但这一次又发生了同样的事,西陵皓一定会下令彻底追查,一时半会,她恐怕是出不去了。

牢房里的光线很暗,她只能蜷缩着身子,躲在床边的一角。不一会儿,几个侍卫打开牢门,将她绑在刑具上,拖了出去。“你们要干什么?”冷傲岚皱起眉头,隐隐的有种不详的预感。尚书大人面色铁青,冷睨着冷傲岚,眸中满是阴鸷的警告:“月倾妆,你若是肯从实招来,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些,如若不然,严刑伺候!”“狗官,睁大你的狗眼,本宫是被冤枉的!”冷傲岚水眸漾起一抹缊怒,愤怒的骂道。尚书凶恶的瞪着她:“大胆月倾妆,竟然敢辱骂本官,你以为自己还是太后吗?皇上已经下令要办你,你若是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赶快画押!”“呵呵,休想!”冷傲岚怒目而视,要她画押无疑是送她去死,这个尚书搞不好早被有心人收买了。

尚书冷哼哼:“既然你如此倔强,就不要怪本官无情了,来人啊,给我夹她的十指,看她还招不招!”“是!”两名侍卫上前,给冷傲岚戴上了刑具。她的双手被拷上,刑具的内侧有一排细密的铁针,只要侍卫一用力拉,铁针就会深深扎进她的血肉,针尖分毫不差地抵上腕骨上。“用刑!”尚书阴冷的下了命令。两名侍卫一人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拉动刑具,冷傲岚的身体不可遏止的挣扎起来,扯动手镣,钻心刻骨的痛苦传遍她的每一根神经。她没有想到这些人这么大胆,居然真的敢对她用刑,看来这尚书大人背后的指示者,是不打算让她活着离开这间牢房了。

“啊!”她痛苦的叫了起来,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大滴的往下落。“怎么样?你是招,还是不招?”尚书猥琐的摸着下颚,似乎很满意看到冷傲岚痛苦的模样。“你等着,本宫日后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冷傲岚咬牙,狠狠的警告他。“只可惜你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来人呐,直接一刀解决她!”尚书阴森的下令。一名侍卫举起手里的长刀,就要对冷傲岚从头劈下——“住手!”突然,地牢里传来一声凛冽的喝斥声。众人寻声望过去,皆是震惊的瞪大双眸,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纷纷跪下。

“参见丽妃娘娘!”一身金丝青衣罗裙,云鬓边斜插一朵海棠珠花,碎珠流苏直垂在肩头,肤如凝脂,面如满月,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风韵。冷傲岚同样吃惊的看着来人,丽妃?她不是已经疯了吗?怎么会出然出现在这?难道她一直是在装疯?只等待着一个机会,向她报复?冷傲岚眸子紧了紧,眼中露出一抹防备,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刚巧派玉娥出宫办事,这会她的仇家倒是全杀过来了。“尚书大人,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对太后用刑?”丽妃在地牢里环视一圈,突然眸光一冷,对尚书大声的喝斥。

“丽妃娘娘,下官是奉命彻查太后毒害皇子一案……”尚书贼眉鼠目,力图想用皇子遇害的事,拉拢丽妃。丽妃冷冷的一笑,并不吃尚书这一套:“据本宫所知,皇上只是下令将月太后关押起来,并没有让人对她动刑,若是皇上知道你私自对太后用刑,恐怕你就是有九颗脑袋也不够皇上砍的!”尚书吓的连忙跪下,求饶道:“丽妃娘娘恕罪,不关下官的事啊,是皇后娘娘要卑职这么做的。”璃汐皇后?丽妃跟冷傲岚眸子皆是一怔,她们都以为这件事只是芙妃一个人自导自演的,没想到居然还跟那个冷宫皇后有关!“尚书,污蔑皇后娘娘可是死罪!”冷傲岚寒声提醒,她可是要追问清楚的。

尚书一改之前的态度:“太后娘娘明鉴,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苏嬷嬷,要下官这么做的!”“行了,你下去吧。”丽妃不耐的招手,尚书诚惶诚恐的退下。冷傲岚眼色复杂,看来这个璃汐皇后并不甘于待在冷宫里,一日不除,对她都是个祸害。“你……”牢房里的侍卫都退了下去,她抬眼看向丽妃,眸色变得更加幽深起来。丽妃也看出冷傲岚的疑惑,她淡淡道:“你不用疑惑,要救你的人不是我,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是谁?”冷傲岚放下了戒备,不由的追问,但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了。

楚涟狂,除了他,谁能有办法让一向装横跋扈的丽妃,改变以往的成见来救她呢?,,。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