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得不到你,就毁掉你!

“该死的楚涟狂,竟然敢趁朕昏迷,掳走朕的女人!”宫诚煜怒火中tian,气愤的从床上站起来,就要披着战袍赶出去。“陛下,您这是要上哪去?”铁手跟追命纷纷拦劫,眼下宫诚煜的伤还没好,怎么能这么冲动的下床呢。“孤要亲自去把她救回来!”宫诚煜拔起自己的长剑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冲动了一点,可只要一想到冷傲岚已经被楚涟狂带走,以后都不属于他了,他的心就痛的无以为复。铁手大惊道:“陛下,这万万不可!您是九五至尊,现在又深受重伤,何况深入敌营,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现在还没确定娘娘被关在楚营的何处,您这样冒然的擅闯进去确实不妥。

请陛下三思!”“是啊,陛下,这使不得啊,您不必亲自前去,让臣等前去相救就够了!您是万圣至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叫微臣怎么跟tian下人交代?”追命也连忙劝诫宫诚煜。宫诚煜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下头脑,可他知道自己的确是无法冷静了,失却了一个帝王的冷静自持,从容不迫。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女人,还有谁能让他宫诚煜失去冷静!“孤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宫诚煜下定决心,龙目湛湛:“铁手听令!立刻点兵三十万攻打楚营,追命随孤带领三千精兵从后方突入敌营!其它人等留守湖邢关,不得轻举妄动!”“请陛下三思!”铁手跟追命立即下跪,言之凿凿:“属下知道陛下对娘娘用情至深,不忍娘娘在敌营受苦,可是要从楚营救出娘娘,必须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冒然前往,只会白白断送将士们的性命。

”“孤不管,孤只知道孤不能不管她,楚涟狂一直要报复孤跟她,她落在他的手上,还不知道会受怎样的苦,孤怎么能见死不救?”宫诚煜愤怒的嘶吼,几乎失去了理智。铁手着急了,力谏道:“陛下,现在还不能确定娘娘就是在楚涟狂的手上,万一这是楚涟狂设下的一个陷进,我们这样冒然前去救人,到时候不仅救不出娘娘,您跟几十万将士也会深陷囹圄,难道在陛下心目中,只有娘娘一个人的性命重要,其它将士的性命就不是命了吗?”“大胆!”宫诚煜怒气十足的喝斥,但心头却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知道铁手说的话有道理,他首先是一国之君,千万士兵的将军,再是冷傲岚的男人,他怎能为了一个美人,置江山社稷于不顾?远处夕阳如血。宫诚煜闭上双眼,手指紧紧握拳,指甲掐进肉里,顿时鲜血直流。不能啊,他不能去救她。秦国的江山在等他,千万的百姓在等他,湖邢关的数十万将士在等他!“啊!”他猛然向tian嘶吼了一声,那一声震撼苍tian,凄凉悲壮,让所有听到的人心中都酸楚了起来。终于,他支撑不住,呕血再次晕了过去。另一方面,楚涟狂自从那日与宫诚煜交战之后,也身负重伤,连续昏迷了几日。

这tian他刚醒过来,一名武将前来禀报,说有个女人进军营里看望他。楚涟狂心下一喜,以为是冷傲岚知道他受伤特意来看望他的,没有想到召见了那人才知道,来人竟然是宫恬雨。“哎!”他低低的叹了口气,心中失望,眼下除了宫恬雨以外,谁还会来关心他?那个无情的女人,自然是不会的!宫恬雨一走进帐营中,见到楚涟狂一身的伤,大惊失色,连忙奔过去,一把抱住他,心痛道:“涟狂,你没事吧,tian啊,你怎么能伤成这样。”她一面感慨着,一面还挤出几滴眼泪来,伸手轻轻的抚上楚涟狂裹满绷带的胸膛,那些纵横的伤口,让她心头一紧。

“没事,不用担心。”楚涟狂轻笑了一下,脸色依旧苍白。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士兵送来一份密函。楚涟狂打开一看,顿时神情大变。“好一个西陵皓!”他猛然一拳击中床柱子上,怒不可遏。他和西陵皓合作,不过是为了共同对付宫诚煜,但,如果对方想要谋夺他心爱的女人,那他绝不会放过他。这个可恶的西陵皓,居然趁他跟宫诚煜两军作战,敢想把冷傲岚占为己有?“狂,你怎么了?”宫恬雨关心的问。“你自己看!”楚涟狂将密函丢给她,已经不顾重伤,下床穿上战甲。

“西陵皓,将月倾妆掳走了?”宫恬雨一看,也是吓了一跳,而她更担心的是,楚涟狂冲动之下,会做出傻事。“狂,你这是要去西营救她吗?”看着楚涟狂一身装备战甲披身,她不免担忧:“我们和西国暂时还是盟国,没必要扯破脸皮啊。”“哼!好一个盟国!”楚涟狂冷声一哼,收起手里的密函,握紧,顿时那纸张就在他手中化成了碎片:“西陵皓,他分明是想利用朕帮他牵制宫诚煜,自己则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可是狂,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闯入西营,怎么救的了她呢?”宫恬雨看似忧虑的说,心里却充满了怨恨。

又是月倾妆,每一次她就快要成功俘获皇上心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会出来捣乱。楚涟狂依旧坚持:“你放心吧,以朕的武功,一定能将她平安救出来的,如果这次能将她带回朕的身边,再攻打湖邢关都再无顾忌了!”“狂,你现在身上还有伤,不必亲自前去,可以派个将士前去营救就行了呀?”宫恬雨不甘心的阻拦。但楚涟狂却是去意已决。“不行,这件事交代给任何人,朕都不放心!”楚涟狂低下头写下一张纸,交给宫恬雨:“该做的事情朕都交代清楚了。

不要告诉任何人朕不在军营里,就说朕病了。 ”他将战甲穿好,不顾宫恬雨的再次阻挠,已经转身出大营。宫恬雨气的直跺脚,就为了月倾妆那个妖女,值得他冒这么大危险,亲自去西营营救?她不放心,还是派了几个暗卫,悄悄的跟随保护,毕竟西陵皓也不是个吃素的主,想在他的营帐里救出人,恐怕没那么容易。宫诚煜、楚涟狂那边,已经乱成了一团。而冷傲岚这会倒是悠闲自在,一边在西陵皓的大帐内捣乱,一边吃着瓜子,把他的帐子弄得乱七糟。她身上的穴道倒是解开了,可西陵皓却是派了重兵看守她,不让她离开。

她鬼主意一向很多,这种场面应付起来也不是一两次了,可是这几tian西陵皓却是特别难对付,他总能识破她的奸计。这男人三番五次跟她斗智斗勇,像是变聪明了,更像是摸清了她的脾气,她有什么想法,他总能第一时间猜到。最后,她干脆不逃了,就在他帐营里待着,搞破坏好了。西陵皓从外面回到营帐里,见满营帐的瓜子果皮,散落在一地。他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吩咐几个人打扫,可刚打扫干净,冷傲岚接着又扔。他仍是没发脾气,他知道,她这是在故意激怒他。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冷傲岚边吃了瓜子,边闷闷的问。西陵皓眼神深邃的盯上她:“难道你到现在还认为,朕会放你走吗?”“我究竟哪一点好,你非死缠着我不放,tian底下美女多了,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我呢?”冷傲岚无语的看着他,明眸流转,笑道:“还是你不甘心,自己曾经被我耍了,所以一定要征服我?”西陵皓低低一叹,握紧了她的手:“你的另类的确吸引了朕,还记得朕第一次见你的情景吗?那时候朕的心就注定要为你沦陷了。

”冷傲岚翻了个白眼:“我当时如果知道会是现在这样,才不会说那些话吸引你注意,应该继续扮柔弱就对了。你不会以为这样一直强留我在你身边,我就会爱上你吧?那你也太tian真了。”西陵皓忽然伸手攫住她的下巴,细细地摩挲:“朕知道,你现在肯定恨朕囚禁了你。不过没关系,等朕把面前的障碍全都铲除了,杀了所有胆敢觊觎你的男人。到时候,你就是朕的了。”冷傲岚不屑一顾:“切,就算tian底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爱上你的,我冷傲岚别的脾气没有,就是有仇必报的个性,你别想惹这我,让我不顺心,你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西陵皓眼色一沉,有些冷意:“月儿,你记着,有朕在的一tian,你就只能做朕的女人。否则,你跟任何人在一起,朕都会一辈子缠着你,到死也要缠着你。若是得不到你,那朕宁愿——毁掉你!”最后三个字,他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大掌也在同时扼住冷傲岚的颈项,微微一用力,冷傲岚立即感到呼吸一窒。这个男人竟然威胁她,她更是愤怒,冷眼相对:“你混蛋!”“别生气,你这么漂亮,朕怎么舍得毁掉你呢?”西陵皓低眸,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可掐住她脖子的大手却并没有松开,他欺近她的耳垂:“但是如果你不听话,朕手下稍微用力,你就会没命了!”,,。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