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涟狂!冷傲岚只睨了他一眼,甩开了他的手:“我不会跟你走的!”“为什么?难道你要跟北冥宵在一起?”楚涟狂瞳眸一缩,只感到胸口涌上一股湛骨的凉意,如鲠在喉:“你离开我就是为了他?你跟他还有瓜葛?”“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休了你,从今往后,我冷傲岚再也不是你楚涟狂的妻子,也不是楚国的皇后!要怎么选择是我的事,你无权过问我的私生活。 ”冷傲岚清冷的目光直视:“回去陪你的宫恬雨好了,那才是你的选择!”“我已经将她赶走了!你跟我回去,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楚涟狂再次将她拉到身边,与她承诺。

冷傲岚只是冷冷的一笑,她,已经不再相信他了。“就算你赶走了宫恬雨,并不代表着以后不会再有第二个。”冷傲岚抬头望向他,深深一叹:“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是我跟你之间的信任发生了问题,楚国的灭亡已经成了我们俩心中的一道裂痕,永远不可能弥补了。”她相信他仍旧是爱着她的,只是爱情是不能当饭吃的。在一段感情中,信任和尊重是维系的关键。就算他可以放下宫诚煜的芥蒂,她可以放下纳兰那件事,在经历过那次宫恬雨的事后,她已经发现了他们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

尽管她也不愿意承认,但她跟他已经无法回到当初那个心无芥蒂的时候了。楚涟狂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致痛:“难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吗?岚儿,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那你就当我没有爱过你吧。”冷傲岚揉揉酸痛的太阳穴,打断他。楚涟狂只感到呼吸一窒,心里像是灼烧一般的难受:“岚儿,我不管你爱不爱我,我确实一直都是爱你的。不论你我之间有多少误会,但请你相信我,除了你,我不会要任何女人。你是我的皇后,我楚涟狂今生唯一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只爱我,但事实上你并没有把我当你的妻子,你并不信任我了,而我,也绝不要跟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冷傲岚犀利的目光直视,她冷冷道。

楚涟狂心头一震,面容惨淡下来。她还是不肯原谅他啊。只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而已。现在见到她,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放手。“岚儿,我可以改!如果你嫌我哪个地方做的不好,我都可以改。难道,你就不肯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吗?”楚涟狂态度坚定,望着她的目光也十分焦灼:“跟我回楚国吧,好吗?”冷傲岚摇摇头,同样坚定:“我不会跟你回去。”她是个,不想回头的人。无论做了什么,那都是她的选择。或许在他看来,她是他的妻子,只是一个女人。但她冷傲岚,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更不是一个只能附属丈夫的女人。她冷傲岚,是个逍遥洒脱,风一般的女人。注定,不会为哪个男人停留,也绝不会给男人多一次的机会。他不再信任她了,她也没办法原谅他了。即便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的牵绊,但那并不足以影响到她的决定。女人,一辈子只为自己而活,绝不能为了男人跟孩子而活。她不会因为跟他有一个孩子,就会原谅他回到他身边,委曲求全下去。一段感情,碎了就是碎了,她从来不自欺欺人。楚涟狂的脸色顿时变得相当的难看:“你,这般拒绝我,是为了北冥宵吗?”冷傲岚淡淡摇了摇头:“即便没有他,我也不会跟你回去。

”“你爱他吗?”他还是一直纠结在这个问题里。“不爱。”冷傲岚很肯定的回答。楚涟狂一怔,似完全没有想到,冷傲岚会回答的这么干脆。冷傲岚微微挑眉:“他喜欢的人,是曾经那个月倾妆,不是我,我喜欢的人也不是他,所以我跟他只是普通的朋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留在他身边?”楚涟狂扳过她的身子,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伤痛。冷傲岚抬眸看着他,冷漠道:“都跟你说了,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楚涟狂气愤的握拳,心里翻搅着痛苦。

她冷淡的表情,抗拒的反应,都足以让他心痛。只是不甘心,他不相信从来都是他在自作多情,愤怒,悲哀,受伤,种种负面情绪,涨满了整个心房。他快要无法呼吸了!冷傲岚定定的看着他,他伤痛的表情,让她的心,微微刺痛。她知道自己伤了他,但是,这种伤害,是相互的。虽然她嘴上说的很潇洒,心里也想的很坚定,但看到他伤心,她负面的情绪还是不自觉的被他挑起。只是她擅于掩饰,不会在男人面前表露出对他们一丝一毫的在意,那样只会让他们更加得意忘形。

正当她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楚涟狂突然愤怒的棒起她的脸,猛烈的吻上她冰冷的唇,舌尖轻轻舔噬着。他吻得好用力,疯狂在她的口中肆虐,舌尖缠绕,仿佛要夺走她的一切,带著压抑的愤怒,恨不得要将她揉碎了,嚼进肚子里。她觉得心跳好似会停止,一阵窒息感传来,连带着心口都疼了起来。一个令人窒息的深吻之后,她抬起头来,看到他血腥的眸子。“岚儿,你是我的,如果你真的很想去齐国,我不会阻拦你,但是你迟早都要回到我身边。”他冰凉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眸中是霸道的桎梏。

冷傲岚偏过头:“看我心情再说,你先走吧。”楚涟狂深深睨了她一眼,心中是一阵绞痛,他转身飞身而去。冷傲岚突然觉得好心痛,一滴眼泪无法抑制的流下。不过她坚信,自己这样的反应是暂时的,她一定能寻找到自己的新生。夜幕降临了,冷傲岚站在甲板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她陷入了沉思。“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北冥宵从身后走上来,将一件披风披到了她的身上:“这里海风大,小心着凉。”“谢谢你。”冷傲岚勾了勾唇角。北冥宵淡然一笑,与她一起在甲板上吹着冷风。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抵达齐国?”冷傲岚转过头,忽然问。北冥宵温润的眼神望过来:“应该再过几tian就到了,这么想下船?”“船上呆着太闷了。”冷傲岚耸耸肩,实感无聊。虽然这里的海景很美,可看就太乏味了。“不如朕教你钓鱼,可好?”北冥宵俊逸的脸上,是高贵淡雅的气息。冷傲岚歪着头,实感诧异:“皇上会钓鱼?”北冥宵清俊的笑了起来:“看来岚儿还真不太了解我,钓鱼是我生平最热爱的两件事之一。”“哦?”冷傲岚一怔,感兴趣的问:“那另外一件事呢?”北冥宵命人拿来钓鱼的长竿和鱼饵,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他缓缓道:“研习佛法经书。

”冷傲岚惊了下,看来世人皆传齐帝北冥宵推崇道教文化,看来是真的了。只是她很难想象,一个身披战袍的男人,竟然喜欢研读那么无趣的经书?他不是该喜欢阅读兵法才是的吗?北冥宵微微上扬的眼角,带出一抹清润的笑意:“怎么,你不相信?”“没有。”冷傲岚摇摇头,学着他的样子跟做法,也钓起鱼来:“只是看不出,你这个征战沙场的战神,竟然会喜欢研读经书!”“我一直很喜欢佛法,道教文化,这些世俗之外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你,我恐怕早已经出家了。

”北冥宵眼中闪过一道深意,灼热的目光聚焦在冷傲岚的脸上。冷傲岚感到有些不自然,忽而发现鱼竿动了动,她大叫:“有鱼上钩了!”说着,她边连忙拿起鱼竿。只是鱼钩上除了挂着一串翠绿的海藻,什么鱼都没有。冷傲岚不禁满头的黑线,甩掉海藻,继续扔进海水里。北冥宵淡笑:“你这样钓鱼是很难钓到,钓鱼最忌心浮气躁!”冷傲岚不服气的挑眉:“说的倒轻松,有本事你钓一只给我看看。”话音刚落,北冥宵将鱼竿收起,立即就有一条大鱼上钩了。冷傲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还真是够凑巧的。

北冥宵心情大好,拉着她一起烤鱼吃。冷傲岚闲着与他攀聊,暗暗的也掌握了不少讯息。连续在大海上待了几日。这tian晚上,冷傲岚睡得正香,忽而有人推门进了她的船舱。“干什么啊?大半夜的还不让人睡觉!”她嘟哝了一声,最恨的就是在睡觉的时候被打扰了。北冥宵也没有生气,只是推了推她:“妆儿,该下船了!”“下船?这么快就到了?”冷傲岚起身看去,只见外面夜色深沉,也看不出什么,但船身倒是稳当了下来,不似在海上那般的晃荡。“嗯。

”北冥宵点了点头。冷傲岚立即起身披上衣服,收拾了包袱,就跟北冥宵一道走出船舱。夜色深浓,她只能看见从船上延伸到岸上的木梯和岸边昏黄的灯光。只是在一片灯光下,她已看到一排排的仪仗队,似乎早已等候多时,正是恭迎北冥宵的大驾。冷傲岚跟着北冥宵上了岸。隔了不知道多少日子,她终于能踏上陆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啊!冷傲岚正暗自欣喜着,忽而听到一阵阵跪地叩拜的声音自耳边传来。“臣等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北冥宵淡淡抬手,示意众人起身。

立即就有人将龙撵抬了过来。北冥宵主动拉起冷傲岚的手,与她一起步入轿中。冷傲岚也没有拒绝,只是后面无数道厉芒射来,直让她脊背发凉。这些臣子一定反对她过来祸害他们齐国吧。不过她有北冥宵撑腰,想来齐国,他们也拦不住。她回头望过去,只见茫茫夜色中,一个身着铠甲的男人正挺直了腰板敌意的望着她。冷傲岚眯了眯眼,她认得这个男人。她记得他叫云tian赫,是齐国的皇后云依雪的哥哥。他一向不喜欢她,这次她重回北冥宵的怀抱,势必会消弱他妹妹的宠爱,他自然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不过她冷傲岚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的,就算她摆明了是来抢他妹妹老公的又如何,只要她想要做的事,就没人能拦得住她。轿撵已经在回齐国皇宫的路上了。冷傲岚看着沿途的美丽风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怎么了?不开心吗?”北冥宵见她闷闷不乐的,不由的关心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家了。”冷傲岚托着腮,感叹。这些年她倒是把每个国家都玩遍了,可没有一个地方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她有点怀念起在现代的家人跟朋友了。“改tian,朕派人去将你在晋国的父皇和母后接来。

”北冥宵宽慰,以为她是思念在晋国的家人。“不用了,我不想见他们。”冷傲岚摇了摇头,她到底是烹杀了纳兰,月倾妆的那位父王应该会很恨她吧。北冥宵沉默了,只是陪着她,一道欣赏沿途的风景。他也好久没有出宫了,只是这一趟出宫,到底还是值得的,他带回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入秋了,齐国又属北方,越往北走,只感到气温越来越低。冷傲岚连打了几个喷嚏,对着掌心哈着热气。好冷。她只感到浑身一阵哆嗦。北冥宵立即命人送来了一件狐裘长袍,冷傲岚披上,才感觉身子暖和了许多。

只是看着这件长袍,不知为何,她竟然想起宫诚煜来。尤记得他,曾经也为她亲手打猎,说要给她做件袍子过冬的。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轿撵里小火炉上煮着茶,冷傲岚抱着个手炉取暖,温热的空气总是容易嗜睡,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等到她醒来的时候,轿子已经停在了一扇大宅院的门口。冷傲岚跳下车,诧异的看着北冥宵:“这是?”“以后这就是你的府邸了,刑部侍郎大人!”北冥宵淡远的眉目轻舒,散发出阵阵的暖意。“刑部侍郎?你给我的官职吗?”冷傲岚一愣,简直不敢相信。

她好像听宫诚煜提起过,刑部侍郎专门管理国家所有的军机案件,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法院,而刑部侍郎就是最高法院的法官。她不明白,北冥宵为什么会把这样重要的官位交给她?“嗯。”北冥宵淡然一笑。“可是,你放心吗?不担心我判了冤假错案?”冷傲岚不免感到疑惑,北冥宵并不知道她是穿越来的,也不晓得她前世是律师,为何还将这样的官职给她?“岚儿也许会犯错,可是朕坚信,他不会!”北冥宵眼色深幽,一语双关的说。“他?”冷傲岚愣了愣,这个“他”指的是谁?就在这时,大宅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坐在轮椅的男人滚动轮椅,从宅子里走了出来。

冷傲岚抬眸看去,不禁面色大变。男子一身暗黑色暗花纹锦袍,面容冷冽,仿佛一具死寂地雕塑,没有生气。宫诚煜!冷傲岚脚底仿佛生了根,彻底的呆在那里,无法动弹。他怎么会在齐国?又为何在北冥宵安置她的大宅里出现?一系列的疑问浮上心头。望着眼前这个早已失去往日气焰的宫诚煜,冷傲岚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比以前消瘦了许多,面容显得十分苍白,眼中只有一片灰蒙蒙的空洞,眼底带着淡淡的黑晕。冷傲岚惊诧的望着他,水眸瞪大,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更没想到的是,他会变得如此消沉。

“以后他就是你的护卫,你所有的问题,他都能帮你解决!”北冥宵轻揽过她的身子,淡声道。冷傲岚皱起眉头:“北冥宵,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居然把宫诚煜放到她的身边?是想让他好报复她吗?还是要她为了自保,亲手杀了他?又或者,让他们俩互相牵制。不得不说,北冥宵这步棋是高招,有她在宫诚煜身边,宫诚煜永远都不可能东山再起,成为昔日的秦王,那么他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误会了!”北冥宵目光深沉,负手而立:“朕并没有想称霸六国的意思,是他主动来求朕,要朕让他可以跟你在一起。

”“你竟然会同意?”冷傲岚显然不认为事情会这么简单。北冥宵只是叹了口气:“他已经被你废去了武功,全身经脉尽断,与废人无异!”冷傲岚的心,骤然一紧,遍体生寒!她已经毁了他吗?“现在tian下已经有一半尽归你的手上,你会只偏安一隅吗?”冷傲岚抬眸,直视北冥宵。西国混乱,楚国被灭,秦国失势,凉国弱小,如今tian下已大半落入北冥宵的手中,她不相信他不动心。“如果可以,朕希望只得到你一人的心,而不是全tian下的疆土。

”北冥宵定定的直视,心中的酸楚无人能懂。,,。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