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tian朦朦亮,一片寂静,殿外有鸟儿清脆的叫声。冷傲岚掀了掀眼皮,只觉得全身酸软,骨头似散架了一般。她爱困的窝进宫诚煜的怀里,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慵懒的问:“陛下,这么早,你要做什么去?”宫诚煜转过身,轻抚着冷傲岚的长发,柔声道:“孤要去上早朝。乖,你再多睡会。”上朝?冷傲岚在心里冷笑,他倒是挺勤政爱民的,不过遇到她冷傲岚,也一定要拖他下水当昏君。“别去了,好不好?”冷傲岚从身后环住他的腰,脸袋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声音娇滴滴:“陛下,人家舍不得你。

”“依房……乖,孤上完朝再来陪你。”宫诚煜转过身,在冷傲岚的额上印下一吻,又欲起身。冷傲岚媚眼如丝,双臂攀上了他,柔弱无骨的小手抚上他的胸膛,唇边绽放媚笑,柔声道:“陛下,你一点不去上早朝,那些朝臣也不能说你什么吧。”宫诚煜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眸子认真:“乖,依房,别闹!孤若是不早朝,那些朝臣又该说你的不是了。”“就让他们说呗,反正你我快乐了不就行了?”冷傲岚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妖魅的身子渐渐的贴近他,红唇近在咫尺:“陛下还记得昨晚销魂入骨的感觉吗?我还想要……”“你这个妖精!”宫诚煜呢喃一声,终究是忍不住她的诱惑,再次将她压在床榻上,吻上了她的红唇。

冷傲岚“嗯嗯啊啊”的叫着,双臂紧紧的环着他,不让他抽身,宫诚煜再度与她深陷激情……她逐渐意识朦胧,在男人的袭击下陷入了一场迷梦之中。深秋十分,枫树上的霜叶染红了,秋风一起,吹起满地的落叶飘舞,阳光洒落,红中有黄,黄中映红,浑然tian成,绝美一景。冷傲岚挑了件艳红色的透明罗裙,后背镂空,前面是领口敞开一直露到肚脐上方,上面镶着昂贵的钻石,长长的裙摆拖地,看上去既高贵又性感。宫诚煜走了以后,她就来到自个的院子里乘凉,凤眼微眯,眼角边泛起一抹刚睡醒时的慵懒。

阳光下,她身边跪着两个身着湖绿宫衣的宫女,执着美人棰在轻轻的替她棰腿。另一边是几个粉红宫衣的宫女,为她倒茶递水。她似睡犹醒,慵懒而闲适,腿部传来的恰到好处的力量让她全身都格外的放松。“月倾妆,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出来!”殿门口响起了月纳兰凄厉的怒吼声。她半睁开一只眼眸:“是谁那么吵啊?”星儿连忙跪地上前:“回娘娘,是纳兰公主。”“她?”冷傲岚眉头轻皱了一下,不悦道:“我不是命你们将她遣送去浣衣院吗?怎么让她来我宫里烦扰我了?”“回娘娘,纳兰公主……她几次吵着要见娘娘,奴婢们拦也拦不住啊,何况她还是娘娘您的亲妹妹呢,奴婢……”星儿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好了,让她进来吧。”冷傲岚不耐的摆了摆手,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月纳兰又想说什么。纳兰盛气凌人的跨入,此时她鬓发散乱,环佩半移,双眼通红。一副受了千万般委屈的模样。一见到冷傲岚就破口大骂:“月倾妆,你这个狐狸精,究竟用什么方法迷惑了陛下,让他废了我?”冷傲岚水眸微眯了眯,冷着脸瞪视着纳兰,眸光犀利:“我是迷惑了陛下不错,可是我身为他的妃子,勾引自己老公有什么错?倒是你——前皇后娘娘,你自己做了什么,让陛下废了你,你自己心中有数。

”“你……你什么意思?”月纳兰身子一抖,两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冷傲岚。“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冷傲岚冷笑,喝了一口星儿递过来的茶,反问道。月纳兰心里一阵发虚,但话语依然恶毒,她威胁道:“月倾妆,你抢了我的后位,父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父王的惩罚吧!”冷傲岚根本不想理会她,凤眸一寒,身边的星儿立即会意。只见星儿大步上前,用尽全身的力气,重重的扇了月纳兰一个耳光。月纳兰的脸一下子被她打得歪到了一旁,而且嘴角同时也渗出了鲜血。

“月倾妆,你敢……”月纳兰不可置信的怒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边的脸也被星儿扇了一个耳光。她脸上很快就已多出了两个鲜红的五指印,一边脸上一个,脸当下便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月倾妆,就算我被废后,也好歹是晋国的公主,你敢打我,就是与晋国为敌,你不怕晋国与秦国交战吗?”月纳兰恶狠狠的瞪向冷傲岚,面上带着满满的煞气。冷傲岚不慌不忙的剥着手里的荔枝,伸出香舌轻舔了一口,媚眼高抬:“第一个巴掌,是帮陛下扇你的,第二个巴掌是替父皇扇你的,至于我那个巴掌,暂时先留着。

”“你说什么?”月纳兰惊怔,眸光依旧恶毒。冷傲岚偏头翻了一下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淡淡的开口:“把人带上来。”不一会儿,一个身着浅蓝色宫衣的宫女,慢慢吞吞的低着头走过来。“戚清?”月纳兰一见到这个宫女表情立即大震,直呼出她的名字。戚清没有理会她,只是径直在冷傲岚的面前,跪下道:“奴婢见过皇后娘娘。”冷傲岚玩味的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戚清,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是,皇后娘娘!”戚清低着头,攥着衣摆的手,声音隐隐颤抖:“是纳兰公主命戚清派人去刺杀您的,一切全是由纳兰公主一人主使,与奴婢无关。

”月纳兰既震惊又愤怒,手指颤抖的指着她,大声怒斥:“你胡说道!”她的面色变得狰拧,牙根紧咬,怒不可遏的望着戚清,指着她厉声尖叫,“戚清,是月倾妆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陷害我?”“皇后娘娘,奴婢所说,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不得好死!”戚清猛地低下头来,连连磕头道。纳兰立即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戚清的衣袖,尖声叫道:“戚清,父王派你在我身边保护我,你跟了我整整十年了!当初,如果不是我救你,你早就饿死了,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怎么可以这样诬赖我?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样说的,只要你说出幕后黑手,今tian的事,我一定既往不咎。

”“主子,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有撒谎!”戚清表情难看,“主子处心积虑想要坐稳皇后的位置,私下里命人做的伤tian害理的事,还少吗?主子为了怀上龙子,不是还……”“住口,你这个贱婢,竟然出卖本宫?!”纳兰害怕她继续说下去,立即动手扇了戚清一个耳光。“月倾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以为找了这样一个婢女,就能诬陷本宫了吗?”她紧紧的握拳,愤怒的瞪向冷傲岚。冷傲岚微微眯眼,淡定的看着她这幅垂死挣扎的丑态,忽然拍了拍手:“你可以出来了!”只见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从tian而降,直站在纳兰的面前。

“你……”纳兰的眼珠子瞬间瞪的滚圆,浑身都在颤抖。“卑职冷血,参见皇后娘娘,纳兰公主!”冷血拱手,面无表情。冷傲岚睨了表情已经龟裂的纳兰一眼:“怎么了?纳兰妹妹,见到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还不开心吗?”“月倾妆,你……你们……”纳兰指了指月倾妆,又指了指冷血,美眸一颤,顿时犹如晴tian霹雳,僵在了原地。冷傲岚挥手示意身边的闲杂人等退下,走下软榻,一步步的逼近月纳兰:“妹妹还不明白吗?冷血是我的人,戚清也是我的人,我刻意安排他们在你的身边接近你,就是要夺走你皇后的位置,摆明了是陷害你了!月纳兰,你中计了!”“月倾妆,你好狠!”纳兰咬牙切齿,捂住腹部的手一紧。

冷傲岚阴冷地睇着她:“我狠吗?再狠,也没有你跟父王无情,当日我在楚国四面楚歌,向你们求援的时候,你们对我不是无动于衷吗?我跟宫诚煜早就在一起了,你却偏偏嫁进来,阻拦我的复仇大计,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亲妹妹的份上,我怎么会只调你去浣衣院,单凭你跟陛下侍卫有染这一条罪名,你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这一切都是你陷害我的,是你陷害我!月倾妆,你教唆戚清出卖我,又让这个侍卫来勾引我,害我怀上孩子,我月纳兰今生与你势不两立!”月纳兰双眸直直的射向月倾妆,面上冷若冰霜,语气寒气逼人。

冷傲岚皱了皱眉头,眸色冰冷:“没错,都是我做的,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贪心,想要做皇后,还想怀上龙子,你凭什么?你以为在晋国的时候,有父王宠着你,在这里还是你的tian下吗?错!这秦宫永远只会有一位皇后,就是我月倾妆!”“月倾妆,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把整件事禀报给陛下,求陛下裁决,若是陛下知道你教唆这些人来陷害我,就算我要死,也能拉你当垫背!”月纳兰满脸的痛恨,愤怒的脸已经扭曲了。“呵呵,妹妹还是这么tian真呐,你觉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去见陛下吗?”冷傲岚阴森的一笑,眼中迸发出一道寒芒。

纳兰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她声音颤抖:“月倾妆,你究竟想怎么样?”冷傲岚伸出白皙纤嫩的手,抚上月纳兰的脸颊,涂着艳红色丹蔻的长长的指甲不轻不重的在她的脸上划来划去,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痕迹,虽没破皮,但还是能隐隐看出那薄薄肌肤下欲流出来的血丝。“妹妹长的可真是俊俏啊,这肌肤水嫩嫩的,想必妹妹的孩子也跟妹妹一样漂亮吧。”她唇边泛起森冷的笑意。月纳兰立即捂住小腹,眼眸中闪过一丝防备:“你,你想干什么?你别想伤害我的孩子?”冷傲岚纤手拍了拍月纳兰的脸,嘴角勾起的笑容残忍且狠毒:“妹妹可知道?我的家乡流行吃未出世的婴儿,听说那样可以美容养颜,长生不老呢?”“你……你……想……”月纳兰几口气差点提不上来,满眼全是震惊,身子在瑟瑟发抖。

她这个妖魅狠毒的姐姐,不会想吃了她腹中的骨头吧?“呵呵,看把妹妹你吓的!姐姐不过是跟你开玩笑而已。”冷傲岚忽然阴森的邪笑,眸光流转,满脸的戾气:“不过妹妹三番四次的找人陷害本宫,想要置本宫于死地,留着妹妹对本宫来说,始终是个祸害!”月纳兰脸色已经完全惨白了,看不到一丝的血色,她深知自己的命现在全系在冷傲岚的身上,就算她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她肚子里孩子的性命她又怎么能不在乎?忽然她颓下身子,双膝跪地,抱住冷傲岚的腿,哭着恳求:“姐姐,妹妹知道错了,妹妹以后再也不敢冒犯您了,妹妹这就回浣衣院,以后再也不出来了,求姐姐饶过妹妹这一回吧。

”冷傲岚眼中一片寒冰:“妹妹,不是姐姐不给你机会,姐姐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你都不肯悔改,姐姐也很难做啊。”“说吧,想要怎么样的死法?”月纳兰冷冷的抽手,嗓音里不带一丝情绪,冷冷道。“姐姐?”月纳兰浑身一抖,脸色刷白,匍匐在地上不停的跪地恳求:“妹妹自知最无可恕,只求姐姐念在姐妹一场,饶过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命吧。”冷傲岚只感无趣,她伸手钳住月纳兰的下颚,语气寒气刺骨:“记住,凡是得罪我月倾妆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不是第一个得罪我的,也不是最后一个,但也绝不会是例外的一个。

”“来人啊,将她拖下去,处以烹杀极刑!”她眼中掠了一道红光,残忍的下令道。月纳兰双目瞠大,惊恐的听着冷傲岚的处罚,瘫在地上,连连向后蹭,嘴里尖叫道:“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的孩子……”冷傲岚蹙眉,阴冷残酷的声音响起,“带下去!”闻言,两名侍卫上前,一人一边架住她的身子,将她带离了院子。此时的阳光格外的明耀,tian空湛蓝无一丝浮云。冷傲岚吩咐几人为她撑伞,踱步去御花园走走。此时菊花盛放,桂花又极盛,满园的浓郁芬芳。

“依房!”宫诚煜来到她身边,一身明黄龙袍,在这阳光美景的映衬之下,益发的耀眼。“陛下,忙完了?”冷傲岚顺势坐到他的身边,宫诚煜的大手环上了她的纤腰,两人在这花园里依偎着。远处的花荫底下站着几个影影绰绰的太监,宫女的身影。想是怕扰了两人的清静,只是远远伺候。冷傲岚一时兴起,忽然挽着宫诚煜的双臂,浅笑道:“陛下,臣妾听闻你擅画山水,难得今日,如此秋日枫林美景,不如为臣妾作张画吧?”“哦?依房有如此兴致?”宫诚煜挑了挑眉。

冷傲岚拉住了他的手,娇声道:“怎么样么?陛下?”“好,都依你!”宫诚煜宠溺的在她的脸颊之上轻啄了下。言罢,他立即让桂公公备上了笔墨纸砚。冷傲岚依靠在花园里,忽然对宫诚煜魅惑的眨眼睛:“陛下,这样作画不能突出新意,也显示不是依房的与众不同!”宫诚煜执笔的手微微顿下,抬起头,目光含情的望向冷傲岚:“依房有何高见?”冷傲岚面上桃红艳艳,故意在宫诚煜面前露出半个香肩,笑的妩媚:“陛下,您觉得我是穿着衣服美呢,还是不穿衣服更美呢?”“依房什么都不穿最好!”宫诚煜立即低下头酌吻上她的香肩。

“呵呵,陛下,你好坏啊。”冷傲岚看似娇羞的一笑,轻轻推开他,风情万种的没入了花丛中。她莹润的红唇微微嘟起,当着宫诚煜的面轻解罗裙,本就丝薄的衣裙一下子滑落在地上,里面什么都没穿,纤细娇美的玉体一下子完全暴露出来,在阳光下散发出诱惑人的光泽。“陛下,来嘛!”她朝宫诚煜勾魂的一笑,舔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摆出邀请的姿势。他看着她扑闪睫毛上散落着花瓣,那是园子里的桂花被风一吹刚好掉落下来,只见冷傲岚此时鬓发散乱,发里夹了不少的花碎花叶,纷乱之中却让她酡红的脸染上明媚的烟染之色。

她的眼波妩媚,勾人心魂,嘴唇撅起夺人的艳红,与她雪白肌肤上的点点红印挥洒出迷人的旖旎。宫诚煜眼瞳猛的缩紧了,面容开始抽搐起来,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已经像饿急了的猛兽似的扑了上去。“孤要你!”他迫不及待的将她推倒,薄唇压了上来。“陛下,画还没作呢?”冷傲岚轻轻喘息着,面颊酡红,故意欲拒还迎。“谁让你这个小妖精勾引孤?”宫诚煜啃咬上她的耳垂,手顺着她的左肩绕到她的右肩,一下将她箍勒住,“昨晚孤要了你一夜,还没将你喂饱?”“陛下……”冷傲岚娇嗔的瞪着他,忽而含羞的低下头去:“人家只是想要怀上你的孩子嘛。

”宫诚煜眼眸一亮,心中传来阵阵震撼:“真的吗?依房想要怀孤的孩子?依房愿意给孤生个孩子!哈哈哈!”他的体内瞬间燃起了火苗,火势迅速蔓延,一发不可收拾。“嗯……陛下,要我!”冷傲岚主动揽过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红唇,身体卖力的扭动着:“臣妾会让陛下欲仙欲死的!”宫诚煜只觉得自己欲火焚身了,她一点点的诱惑,简直将他带入了一个激情四射的世界里。“好,孤要依房,孤要你!”他灼热的男性气息吹在冷傲岚细致的肌肤上。冷傲岚浑身一颤,羞赧的轻呤:“嗯……”宫诚煜心口一窒,立即抱起冷傲岚没入了花圃中央,将她平放在草地上。

她的腿环上他的腰,两人很快如同藤树一样,紧紧纠缠在一起。近一人高的花荫将他们几乎淹没,繁花乱摇在他们的身周,与冷傲岚飘摇的发丝相映成趣。烈日阳光下,只剩下轻呤声婉转起伏。激情过后,宫诚煜紧紧的抱着冷傲岚,埋首在她的胸前:“依房,开心吗?”“嗯。”冷傲岚点点头,忽而调皮的从宫诚煜的怀中钻出来,望着自己身上刚刚激情退去的潮红,她媚眼如丝的趴在宫诚煜的肩头:“陛下,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跟自己心爱的男人缠绵后的时候,不如您趁现在,为我亲手作一副画好吗?”宫诚煜低下头,贴着她的耳垂,“你这个小妖精,勾引孤原来是有这个目的的?”“陛下,人家也是想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在画上嘛。

”冷傲岚娇软哝语,身子立刻缠了上去,撒娇道。“好好好,孤依你,孤都依你!”宫诚煜轻哄着她,满脸的温柔与疼惜。冷傲岚在草地上随意摆了个撩人的姿势,万般风情的睨着宫诚煜。宫诚煜怔了怔,体内的欲火又再次被她挑起了,该死的,这个妖精女人。他在心里暗咒,咬牙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在案几的墨宝上。铺开了画纸,修长的手慢慢的执起画笔,一笔一笔的落下,时轻时重。一时秋风骤起,偶有片片的桂花,旋转着,飘落到他的肩上……形成无比唯美的画面。

他不时抬眼望向面前不远处的冷傲岚,目光格外柔和,眼底再无那狂傲霸道之色,只是优雅而惬意地柔光。他唇角微微地牵起,那点滴的笑容便将他地五官柔化地更加地美好,以至身体地流线,都浑如上tian杰作。等了许久,他终于放下了笔。冷傲岚立即起身,随手拿起一件纱衣披在身上,走到宫诚煜的面前。“给我看看。”她接过他手中的画。画中层次分明,一片花丛中,躺着一个全身裸着的女人,姿态婀娜,五官精致,媚眼勾魂,他将她的神韵绘勾画的惟秒惟肖。

“陛下的画艺果然精湛。”冷傲岚扬声赞美,似乎对这幅画很是欣赏。“依房快回去把衣衫穿了,免的身子着凉。”宫诚煜惦记着她这具美好的身子,可不能被别人窥视道。冷傲岚摇了摇头,笑的妖娆:“我习惯不穿衣服,陛下不就是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吗?”宫诚煜心中一震,看着她妩媚的模样,再想起从今早到现在她跟自己说的调情的话语,顿时脸色大变。“依房,你恢复记忆了?”他骇然的瞪大双眼。冷傲岚却在一边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这幅画,并没有其它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这画,画的真不错!陛下,既然你为臣妾作画,作为报答,臣妾决定为您亲手做晚膳。

”“依房,你……”宫诚煜一愣,目光深邃,不解冷傲岚究竟是何意思。冷傲岚放下手里的画,不满的嘟起唇角:“怎么了?陛下难道不想臣妾亲手为您做晚膳吗?”“不,不是,孤只是……”宫诚煜连忙摇头,看着冷傲岚的眼中又多了几分的深意。冷傲岚打断他:“既然不是,陛下,那我们一起回宫吧。”“嗯。”宫诚煜点点头,两人一道回到了冷傲岚的惜月宫。殿内,弥漫着淡淡的龙涎香,醉人心神。镶嵌有上等琉璃玛瑙的屏风前,宫诚煜穿着一身明黄色蟠龙缎袍,坐在溢着淡淡墨香的檀木案几前,拿着一本奏折,俊目微垂。

冷傲岚则是一回到惜月宫里,就去御膳房里精心准备了。数个时辰之后,她已经命人将香喷喷的饭菜端了上来。胭脂鸡脯,颜色鲜艳;麻婆豆腐,嫩滑无比;tian香藕片,清脆甘甜;水晶肘花,色彩晶莹透明,红白相间,滑嫩不腻;翡翠鸡丝,青的青,白的白,鸡丝中又融入了青椒的清香和劲辣;还有干烧金鲳鱼,草莓薏仁粥,燕窝如意鸡,人参炖牛肉。菜一汤,各有千秋,样样色香味俱全,让人不禁食指大动。“呵呵,想不到依房你还有一手好厨艺!”宫诚煜笑着揽过冷傲岚的纤腰,转头扫了一眼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心情愉悦道。

冷傲岚盈盈欠身,给宫诚煜行了个礼:“臣妾手艺拙劣,肯定没有御膳房烧的好吃,陛下一会可不要嫌弃啊。”“怎么会嫌弃呢?爱妃亲自下厨,孤高兴还来不及呢。”宫诚煜拉着冷傲岚一起坐下:“爱妃跟孤一起用膳吧。”没一会儿,便有宫婢将准备好的象牙箸和银碗呈了上来。“爱妃,这些菜都是你做的么?手艺真不错,孤以后可是有口福了,呵呵!”宫诚煜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嘴中,边吃边称赞道。“陛下,臣妾还为你准备了包子,都是民间的小吃,不知您可愿尝尝?”冷傲岚命人端上一蒸笼,里面香喷喷的包子立刻呈了上来。

“好,只要是爱妃为孤做的,孤都愿意吃!”宫诚煜兴奋的说,见冷傲岚如此体贴的对他,他不禁龙心大悦。冷傲岚淡笑着不语,只是一个劲的递上包子,亲手喂宫诚煜吃下,顺带着还夹了几碟小菜一起喂他。宫诚煜吃的津津有味,转眼见冷傲岚只是淡然的看着自己,她没有动一下筷子,只是盯着他看的出神。不由戏谑道,“愣着干什么?孤有这么俊美么?竟让爱妃看得如此失神?连饭都忘了吃了?”冷傲岚目光直直的定向他:“好吃吗?”宫诚煜眼角眉梢盈满了笑意,今晚似乎心情非常好:“爱妃做的当然好吃,来,先用膳,吃完了孤再让你看个够。

”说完,他夹了不少菜放入冷傲岚的碗里,但是她依然没动筷,只是眼神复杂的盯住她,眉宇间渐渐凝聚起一股冰寒的杀气。她唇角浮现出冷笑,清幽的眸光渗出一抹寒芒:“不愧是秦王,连自己亲身骨头的肉都能吃的这么有味道,臣妾真是佩服。”“你说什么?”宫诚煜眸子大变,心胆俱颤的看着冷傲岚。冷傲岚淡淡然的笑,残酷的视线落在宫诚煜的身上:“陛下难道没吃出来吗?这包子和这一顿饭,所有的肉馅,全都是人肉做的。而这个人,就是纳兰皇后为陛下怀的孩子身上的肉,怎么样宫诚煜,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种滋味是不是很享受啊?哈哈哈!”“你……你……呕,呕……”宫诚煜蹙起眉头,身体止不住一震颤,他连忙蹲下身子,一阵的呕吐。

“你,你把纳兰杀了?”他眯起寒眸,眼神瞬间阴冷了下来,手紧攥成拳。冷傲岚面容狰狞,眸子里泛起了寒霜:“她派人刺杀了我,害得我生受重伤,又趁我受伤期间,诱惑我的男人与她发生了关系,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我杀了她还算是便宜她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你这个歹毒的女人,竟然毒杀了孤的皇儿,还让孤亲口吃下自己皇儿的肉,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宫诚煜森冷阴沉的脸上,泛着冷冽浓重的寒气,积累许久的怒气瞬间暴发。

“陛下心疼了?哎,到底是你的亲骨头啊,就这样死了,你的确是应该伤心的。”冷傲岚同情的目光望向宫诚煜,面上不觉有愧,反而还阴鸷道:“不过呢,这孩子对于我来说,可是她背着我勾引我的男人怀上的,那就是孽种咯,对于孽种我当然要将他煮着来吃,才能消了我心头之恨!”“你……你,毒妇!”宫诚煜胸中蓄满的怒火,恣意燃烧,他不禁厉声:“你真是蛇蝎心肠,孤怎么会喜欢你这样歹毒的女人,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你要报复孤?”“哈哈哈!”冷傲岚突然仰头大笑起来,阴森的笑意,让人寒颤不已。

“你笑什么?告诉孤,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你这么做是找孤报仇?”宫诚煜顿时心痛不已,目光嫉妒的几乎要喷出火来:“你就这么爱他,为了他,什么事都肯做?甚至伤tian害理都在所不惜?”冷傲岚精锐的目光直射:“宫诚煜,醒醒吧,你傲慢自负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吗?说到底,你就是瞧不起女人,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我布置的一个局吗?我根本就重来没有失忆,一切全是我装出来欺骗你的。

”“你……你没有失忆?怎么可能?”宫诚煜神情剧变,简直难以置信。冷傲岚眯了眯眼,随意拨弄着自己的秀发:“你以为我这是在拍偶像剧呢,还失忆了?呵呵,当然是我故意装出来欺骗你的咯。我如果不装成清纯柔弱的样子,你怎么可能对我放松警惕,让我有机会亲手杀了你呢?又怎么会放下你高高在上秦王的尊严,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呢?”“我受了重伤那次,本来的确是纳兰派来的刺客,不过我在她身边安插了线人,她的计谋早被我识破了,我只不过是将计就计、顺水推舟,将那些刺客换成我自己的人,再用苦肉计,制造我失忆的假象,引你上当的。

”“你?竟然骗孤?”宫诚煜眸光陡然一沉,心头如同被干刀万剐般的剧痛不已。冷傲岚咯咯的直笑,不以为意:“骗你怎么了?你不是很了解我的个性吗?我冷傲岚生平最擅长的就是谋算人心、勾心斗角,栽赃嫁祸,只是跟你演了一出戏而已,不用这么惊诧吧?”“枉孤这么爱你,你居然欺骗孤的感情,你这个妖女,孤要亲手杀了你!”宫诚煜脸色一震青白,心瞬间痛得肝胆欲裂,愤怒的吼道。“呵呵,你不用这么生气,被我欺骗的男人你又不是第一个,前仆后继大有人在,谁让你们这些男人这么贪恋美色呢?我随便勾勾指头,你们就中计了。

”冷傲岚妩媚的讥嘲,托腮沉思着,忽然眼眸一亮:“嗯,让我想想下一个去勾引谁呢?哎呀,西宫玩过了,楚宫玩腻了,秦宫也玩遍了,要不下一个去齐宫吧,找北冥宵玩玩,顺便把他的皇后也给要了,我做你们所有人的皇后,可好?”“你休想,有孤在一tian,你就休想再去找其它男人,否则孤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们。”宫诚煜怒气勃发,狠狠的威胁。冷傲岚无所谓的勾勾唇:“杀吧杀吧,不过要等我玩过他们之后,你杀了他们,正巧省的他们跟我纠缠不清了。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孤现在就先杀了你,看你怎么再去勾引男人!”宫诚煜气急攻心,挥掌过来,就要掐住冷傲岚的脖子。只是他刚一运功,却感到体内一股气流乱窜,身体止不住一震颤,胸口涌出一股腥气。“呵呵,杀我,宫诚煜,你现在还有这个本事吗?”冷傲岚早有所料,眼色妖艳的笑道。“你对孤做了什么?”宫诚煜俊目瞪大,瞳孔不断收缩着。“没什么,只是在你身上下了点药而已,这种药无色无味,本来对你这种内功深厚的人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不过你刚刚气的那么厉害,早就气血攻心了,药性自然就渗入到你的体内,你再强行运功就会经脉尽断而死!”冷傲岚目光冷冽的提醒完,不耐的拨弄了下头发:“好了,我跟你的游戏到此结束了,宫诚煜,我早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我不会杀你,但会让你下半生痛不欲生,就让我的手下来好好伺候你吧,我先告辞了!”“你要去哪里?不许走!”宫诚煜连忙上前捉住她的手,沉声命令。

她无情的话语,像一根利针,笔直刺进他的心尖。“宫诚煜,还没有被我玩够吗?”冷傲岚好笑的望着他,伸手拂开他的衣袖,目光直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全都是欺骗你的,你应该回去好好反省下,记得不要得罪像我这样的女人,现在就算你再纠缠不清,再喜欢我也好,我对你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因为我,从头到尾全部都是在演戏,就是玩你!”宫诚煜心中仿佛受到猛烈的撞击般,身子在不可遏止的颤抖,他生平第一次去喜欢一个女人,竟然被她欺骗,他怎么能够容忍?“你敢骗孤,孤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他眼眸充血,挥手就要给冷傲岚一掌。

只是全身上下的脉络,也在同一时间爆开,嘭的一声!高大的身躯,倒在冷傲岚的眼前,苍白的面容上,眸中满是痛苦之色,口里狂喷出大量的鲜血。“都跟你说不要动怒了,你看看现在毒入骨髓,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是你自己寻思,可不关我的事,再见,哦不是,永远都不要再见了!拜拜!”冷傲岚叹了一口气,转身扬着头离开了。宫诚煜抬头看了她背影最后一眼,苟延残喘的挣扎:“依房!”叫了她最后一句,他已经支撑不住的倒下了。……冷傲岚从寝殿里出来,已经是夜晚了,外面月光照耀着,玉娥早已在门口等候。

“让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冷傲岚打了个哈欠,慵懒的说。玉娥躬身点头:“回娘娘,齐王北冥宵已经派来马车接娘娘了。”冷傲岚满意的笑:“很好,玉娥你办的不错。”说着,她就要上马车了。星儿从远处赶来,依依不舍的看着冷傲岚:“娘娘,您真要离开陛下了?你去了齐国,那陛下怎么办?”“凉拌!我要做的都做完了,当然是要离开的。”冷傲岚直截了当的回答,去齐国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可是娘娘刚刚为什么那么跟陛下说啊,娘娘给陛下包的包子不是用猪肉做的吗?根本不是人肉啊,况且纳兰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陛下的,娘娘您为什么这么说伤害陛下啊?”星儿刚刚在殿门口什么都听见了。

“如果我不告诉宫诚煜,他亲口吃了自己儿子的肉,等他伤好了,还会来找我报仇的。我故意这么说,就是要让他心痛、悔恨,彻底的死心,一辈子活在阴影里,这样才能磨灭他的意志,让他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对我也就构不成威胁。”这就是孙子兵法里常说的攻心为上。“娘娘,如果你真要离开,恐怕在去齐国之前,还得去见一个人?”玉娥小声的提醒。“去见谁?”冷傲岚皱眉不解。“楚涟狂!”玉娥禀报:“据秀儿传来的消息,楚涟狂过几日要在山庄里娶宫恬雨了!”“他敢!”冷傲岚厉声冷喝:“,当我不存在吗?敢给我儿子找后妈?你们跟我一起杀过去!”心如蛇蝎,干政弄权,不守妇道,惑乱宫闱——本文女主冷傲岚墓志铭!,,。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