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高潮

“什么?”宫诚煜大惊失色,身体像是被什么击中一般,心,顿时痛得不能自己。他高大的身体,禁不住轻轻颤抖起来,手掌紧紧的握成拳,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忽然,他冲到床边,抱住晕迷中的女子,呜咽道:“倾妆,倾妆,孤求你,你一定要醒过来,孤命令你要活下来,你不许死。”旁边的玉娥听到太医宣布月倾妆仙逝的消息,心中也是一阵的难过,情不自禁的捂着嘴,大哭了起来。宫诚煜陷进无尽的痛苦中,第一次,感到如此锥心的痛苦,又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他是tian下的霸主,坐拥强秦,甚至六国都可以被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面对心爱女子的性命,他竟是无力挽回。太医各个都浑身颤抖,颤微微的跪在地上:“陛下请节哀!”宫诚煜身子狠狠的颤抖了一下,眼中充血,他握紧拳头,狠狠击在身边的桌子上,哗的一声,一张桌子啪的一声,劈成了两半,摔了个粉碎。“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他狠狠的咬着牙齿,几乎流出血泪来。难道一定要失去,才让人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他爱上了这个女人啊,早就把一颗心交托给她了,尽管他努力提醒自己,尽管挣扎在理智和情感之中,尽管一次又一次想要从她的温柔陷阱中逃脱,可最终他还是不能免俗,还是为她心动了。

只是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一直不让自己对她的爱流露出来,他每tian都拼命的告诉自己,他的江山比一切都重要,女人不过是稳固江山的一颗棋子。可当看到她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原来万里的江山,竟敌不过她红颜一笑。“倾妆,求你不要死,你醒过来啊,孤爱你,孤真的爱你……”宫诚煜抱住冷傲岚逐渐冰凉的身体,紧到不能再紧,悲痛欲绝:“倾妆,只要你活过来,你想要什么孤都给你,哪怕你要孤的江山,孤都给你。

”宫诚煜抽泣着,心已经悲痛的难以承受,欣长的身躯在瑟瑟颤抖着,仿佛头顶上的tian已经塌了下来,他的世界一片的荒芜。众人见此情景,皆是叹息的摇摇头,虽然那妖女死去是好事,可是陛下这个样子,又让他们于心不忍。除了宫诚煜,宫里所有人中,哭的最伤心的就属玉娥了。她与冷傲岚怎么说也相处了这么久,现在突然晴tian霹雳的宣布娘娘的死讯,她怎么也接受不了。“陛下,娘娘她死……不娘娘她没有死……呜呜,陛下,求您救救娘娘,一定要救娘娘活过来啊。

”玉娥泪如泉涌,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宽大的龙榻上,宫诚煜紧紧的楼抱住冷傲岚,不停的为她揉搓着她渐渐冰凉的手。他不敢探视她的呼吸,也不敢倾听她的心跳,他怕自己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妆儿,你醒来啊!太医……孤的妆儿是不是睡着了?你们快点来救她,救她醒过来啊!”宫诚煜的吻不停的落在冷傲岚的身上,似乎是想将她整个身体捂热。太医一个个皆面如死灰,他们都知道这个暴君已经在发狂的边缘了,这下妖女一死,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给她陪葬。

“陛下,妆妃娘娘,已经去了……”桂公公不忍心看到宫诚煜这个样子,他小声的凑近他身边提醒。“胡说!”宫诚煜冷喝一声,吃人般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桂公公,“孤的妆儿怎么会死?孤的妆儿不会死的!”吼完,他运足内力,挥掌将桂公公拍的老远。桂公公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嘴角的鲜血直流,却不敢痛呼,只是咬牙捂住胸口跪在地下强忍着。“陛下,请节哀啊!”众人皆跪地相劝,害怕自己跟桂公公一个下场。“啊!”宫诚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吼,夹杂着深沉的悲痛和愤怒,冷冷的望向这些人:“你们竟然敢咒孤的妆儿死?全都不想活了是不是?好,孤就将你们一个个全都杀了。

”“陛下饶命啊,陛下!”宫女、太监被宫诚煜的眼光和威胁的话语吓到,一边逃窜求饶着,一边惊恐的纷纷退去。终于诺大的寝殿安静了下来,只有宫诚煜和已然失去心跳的冷傲岚。宫诚煜来到床边,蹲下身子,轻轻抚着冷傲岚苍白的几乎毫无血色的面,咬着牙,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眼中流了下来。“妆儿,不要怕,孤会一直陪着你的。只要你肯醒来,孤什么都依着你,孤会全心全意爱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孤爱你啊,我求你,求你不要离开孤,这辈子,孤只爱过你一个女人,孤不能,孤也不要失去你……”一阵巨大的痛痛从胸口汹涌而出,仿佛要把他结实的胸膛硬生生的撕开一般,终于,宫诚煜再也忍不住紧紧的压着自己的胸口,猛地吐出一潭鲜血来,悲沉的身子险些栽倒在地。

第一次,这个杀人无数,征战tian下,在面对无数死亡和杀戮也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男人,在抱着已经离去的女子,失声痛苦起来,肝肠寸断。浓浓的悲痛和哀伤萦绕在空气中,宫诚煜的心盈满了承受不住的苦痛,已经变得一片冷然。生平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敞开心扉,可是她却这样绝然的离他而去了,今后他再也不要为任何女人动情,再也不会为任何女人打开心门。他只要她,他的一切都是给她的。什么是失去至爱的滋味,什么是锥心之痛,这一次他终于全都品尝到了。

整整三tian三夜,宫诚煜都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未进一滴水也未曾进食,他就这样搂着冷傲岚,似乎是想要陪她一起去了。众臣跟宫人虽然焦急,可也劝说不得,他们都知道宫诚煜现在已经失去了常人的理智,只要有人靠近他搂抱冷傲岚的寝殿,不管是什么人,一概被他杀了。他不要任何人打扰他们,他只想这样静静的搂着她,一直到永远。一tian,两tian,三tian……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tian了,宫诚煜就这么一直守着,直到有人禀报有位国师说有办法可以让月倾妆起死回生。

宫诚煜立即恢复了神色,他沐浴更衣,又吃了点膳食,召见了这位传说中的国师。“怎么样了?”他在殿内焦急的等待着结果,只看到国师将一粒金丹喂进冷傲岚的嘴里,但她却迟迟没有反应。“陛下。”国师拱手,目光沉凝:“皇tian庇佑,娘娘的命算是保住了,只是……”“只是什么?”宫诚煜刚一大喜,一颗心又提了起来,着急的追问。国师眼色复杂:“只是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后遗症?”宫诚煜惊诧,眉头皱起:“会是什么后遗症,威胁到她的性命吗?”国师捋了捋胡须:“是什么后遗症,暂且还不知道,但娘娘若是能醒过来,命也就保住了。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宫诚煜已是心急如焚。“这要看娘娘自己的意思了……”国师眸光悠远,轻轻叹了口气:“娘娘本已仙逝,幸得老臣的这颗仙丹还魂,有可能明日就能醒来,也有可能要十tian半个月,但也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一直躺着了……老臣的金丹只能救治娘娘的性命,娘娘能不能清醒,还要靠她自己。”宫诚煜听得一阵心寒,无力的坐到,满面的痛苦,喃喃道:“她醒不醒过来,竟然还不能确定?!”“陛下,娘娘吉人tian相,自然有上tian庇佑,再加上陛下深情至此,相信总有一tian娘娘会听到陛下的召唤,清醒过来的。

”国师声音平静的劝说。宫诚煜悲痛的点点头,目光沉郁:“既然你救活了妆儿,不管她会不会醒,总算是保住了她一条性命,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臣无欲无求,只希望陛下能关爱万民、福泽tian下,臣余愿足以。”国师垂头拱手。宫诚煜轻扯唇角:“国师果然是世外高人!”“陛下保重,微臣告退!”国师起身向殿门口走去,只是在殿门边上,他又顿住,附赠了宫诚煜一句话:“此女子虽为陛下的至爱,只是陛下若想夺得tian下,必定不能册封她为皇后,此女子若为妃为后,必定会祸tian下。

”宫诚煜微微眯眼,对国师的话甚为不能理解,他皱眉沉思着。半响之后,他已然转过身,搂起已经恢复生气的冷傲岚,看着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安详的睡颜,他的心也安定了不少。“妆儿,你要快点醒来,孤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只要你醒过来,孤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今后这后宫里,孤只宠爱你一个人!”他亲吻着她的额头,与她一起躺在了床榻上,搂紧她香软的身子。时间一的过去,冷傲岚依然没有醒来,但宫诚煜却每tian都守着她。尽管他已经恢复了早朝,但一下朝他就会来看冷傲岚,那些奏折他也一起搬到惜月宫审批,每tian几乎与她一起同吃同住。

“倾妆,你已经睡了一个月了,还不打算醒吗?”宫诚煜轻轻叹了一口气,握紧昏迷中冷傲岚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着:“你这是在惩罚孤吗?都睡了这么久了,只要你醒来,孤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快点醒来吧,孤的妆儿。”殿外一片温和的阳光,倾洒而下,闪烁跳动着,倾洒在冷傲岚柔顺的长发上和绝美的面容上,仿佛传说中的睡美人。宫诚煜禁不住低头掠开她额前的长发,轻轻一吻,蝴翼轻颤一般,拂过她的额头,幻想着,自己的一吻便能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痛,疼痛,全身都在痛……冷傲岚的意识在昏昏沉沉中漂浮着,恍惚之中,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她耳边低喃着,那么温柔的声音:“倾妆,倾妆……”很快的,她的意识又陷入一片混沌之中。“为什么这么多tian了,她还没醒?”宫诚煜冷酷的一张脸,望向前来探脉的太医。“陛下,国师也说了,娘娘能不能醒来,要看她自己的意志,微臣也无能为力啊。”太医满脸的为难,忽而脑袋里精光一闪,进言道:“不过微臣曾在医书里看过,陷入昏迷的人若是能换换环境,带她去以前印象深刻的地方走一走,兴许能早日醒过来。

”“此话当真?”宫诚煜眼眸一亮,仿佛抓到了一颗救命的稻草。太医垂首,也不敢担保:“微臣只是在医书里看过到,不过眼下娘娘昏迷这么久都未醒,陛下不妨一试。”“好,就依你的方法。”宫诚煜决定道,立即抱着冷傲岚出了殿门:“来人呐,备马!”现在只要是有一线生机,他都要尽力的一试。他跟月倾妆在一起印象最深的地方,就是他们俩一起坠崖的那个谷底了吧,如果他再将她带去一次,兴许能有助于早点唤醒她。护驾的仪仗已候宫门前,宫诚煜抱着冷傲岚出来,早有几名侍从牵过一匹骏马来。

“陛下,请上马!”侍从弯着腰,又命人把轿撵抬过来:“娘娘……”“妆儿跟孤同乘一骑!”宫诚煜搂过冷傲岚的纤腰,翻身上了骏马。他再也不敢把她一个人丢在轿子里了,他就要这样搂着她,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要在她身边守护着她。宫诚煜牵过马缰,向怀里沉睡的睡美人看了一眼,双腿轻轻一夹,笑道:“妆儿,我们要出发了!”一路飞奔,胯下的骏马出了宫门,一直朝猎场奔去。护架的仪仗,奉旨跟随,宫诚煜抱着心爱的女人,在一片一望无垠的碧绿的草地上奔驰着。

马儿飞驰,风儿呼啸,惊起一群群的雀鸟,漫tian飞去。只可惜冷傲岚看不到,也听不到,但宫诚煜相信,她一定能感受的到。终于,他们来到那一次他们坠崖的山谷,宫诚煜运功,抱着冷傲岚直飞谷底。谷中已经不是上次荒凉的情景,此刻谷底遍布着小花,一直蔓延到小溪边。“妆儿,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上次一同相处的地方。”宫诚煜伸手握住她的手掌,轻轻放在一片开满繁花的草地上。温暖的阳光自谷顶流泻下来,照耀在两人依偎的身影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

“妆儿,快醒来吧,你看这里变得多漂亮,这么美丽,一定是你喜欢的样子。”宫诚煜搂过她的肩膀,看着她安静、祥和的睡颜。忽而几只蝴蝶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停留在她的唇瓣,蝶翼轻颤,久久不去。宫诚煜轻笑,忍不住看痴了,他的妆儿长得就是美艳,连蝴蝶都喜爱她娇丽的容颜,以为她是一朵盛开的花儿,在她的身边停留,不愿离去。冷傲岚在昏昏沉沉中昏睡了许久,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了很多的画面。21世纪的爸妈,律师事务所的同事,法庭上的与对方律师的辩驳,衣香鬓影的酒宴上,名流的脸。

这些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面孔,一一在她眼前掠过。忽而画面一转,她又看到了楚涟狂邪魅的容颜,西陵皓冷酷的俊容,北冥宵的白衣翩翩,南宫烨的调皮可爱……一切的一切,在她脑海里一晃而过。却又在一瞬间全都尘封起来。她感到自己坠入了万丈深渊,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耳边呼啸着冷风。好难受,难受……她感觉自己就快要喘不过气,好像快要死了。就在这时,蝴蝶从她的唇瓣上离开,冷傲岚原本苍白得几乎透明的面容,忽然增添了几抹绯色,娇艳的惹人怜爱。

蝴蝶群舞,围绕在她的身边,扑扇着翅膀。宫诚煜心神一动,忍不住被眼前的画面所吸引了。“妆儿,你是花仙子吗?你看,这么多蝴蝶都在为你起舞呢。”他拉过她纤细的手臂,在漫tian的落花中,他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起来。这是一个温柔的浅吻,很轻、很柔,却又很浓、很真。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却倾注了宫诚煜全部的浓情与爱恋,他将他对她所有的爱全都凝聚在这个吻上面,仿佛tian地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终于,在这样一个饱含爱意的长长深吻后,冷傲岚如蝶羽般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睡美人终于睁开了她的眼睛。

宫诚煜不经意的收紧了双臂,忽而感到怀中的女子动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低头一看,果然看到日思夜想的女子睁开了她晶亮的美眸。“妆儿,你醒了?!”宫诚煜喜出望外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微微一愣,随即大喜道,“妆儿,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他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了,紧紧的将冷傲岚拥入怀中,直到两具身体紧到不能再紧,他竟是一分也不想松开。他再也不想放开她了,他要这样一直拥着她走下去。“倾妆,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实在太好了!”宫诚煜欢喜的心情,简直难以言明。

冷傲岚微微昂起头,坠入一双充满欣喜的黑色双眸,此时他的眸中有着无限的爱恋,以及,因为太久的担忧而浮现出来的紧张。她皱起眉头,有些迷茫的望着他:“你……你是谁啊?”她只觉得头痛欲裂,不解的看着面前这有着一张俊脸,穿着一身华贵衣衫的男子。他这样紧紧的搂住自己,紧到她都不能呼吸了。“倾妆,你怎么了?”宫诚煜睁大眼睛,惊异的望着眼前一脸茫然的女子,疑惑道:“你……不认识孤是谁了吗?”“呜呜……”冷傲岚瞧着他追问的目光,纤细的小手,紧紧的给他抓在手中,她疼的大叫:“呜呜,好痛啊,你是谁啊,为什么一直抓着我?我不认识你啊!”“倾妆,你?!”宫诚煜顿时愣在了当场,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惊诧的看着她,任由她紧张的把小手从自己的手掌中抽出。

“你这是怎么了?月倾妆,你不认识孤了?孤是宫诚煜啊。”宫诚煜不甘心的再次靠近,他本以为她醒来两人就可以重逢了,可谁知她竟然不认识他了。冷傲岚一直摇着头,身子不断的后退,尖叫道:“你不要过来啊,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这么奇怪,穿着古代人的衣服,你在拍戏吗?”她迷茫的眨着水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宫诚煜的眼中全是一片陌生之色。她记得自己不是在参加高考吗?烈日当空,她考完试就要回家,忽而一辆轿车行驶过来,接着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之后的事呢?她一点都想不起来。她只记得自己是个年轻的学生,现在只有十岁,还是个纯洁的花季少女啊,怎么有导演选中她来拍电影了吗?“这是……”她的声音干涩而沙哑,努力清了清嗓子,才勉强发出一点声音:“这里是拍片现场吗?哪部戏?宫心锁玉还是倾城皇妃?”“什么拍片现场?宫什么,皇什么?倾妆,你怎么了?”宫诚煜也一脸茫然起来,被冷傲岚突如其来的几句话,问得莫名其妙。“倾妆?什么倾妆呐?我叫冷傲岚,倾妆是我在这部戏里面的名字吗?”冷傲岚还沉浸在拍戏的兴奋中。

宫诚煜脸色一变,忽然郑重其事的问:“月倾妆,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那你记不记得你自己是谁?”“我……我是冷傲岚啊……”冷傲岚坦然的回答,忽而觉得头疼痛的厉害,她四周一望,更显吃惊:“这里究竟是哪啊?”如果是拍片现场,为什么会四下无人?只有他们两个?看这里的环境,好像是荒郊野外吧?她怎么会在这里,还被一个男人这样搂着,她这是被绑架了吗?不要啊,现在绑匪也太猖獗了吧,只是眼前的这个绑匪貌似长的还不赖啊。

唔……头好痛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顾着欣赏帅哥的样貌。“倾妆,你还好吗?”宫诚煜见她皱紧眉头,脸色发白的样子,他的心里是一阵的心疼。“好痛,好……好痛啊。”冷傲岚抱着头,眼角轻轻抽了一下,她皱紧眉头,发出一阵阵痛苦的申呤。“痛?哪里痛?”宫诚煜关切的搂着她,来不及多想,他已将她抱起来,运功飞上了崖顶:“别怕,妆儿,孤马上带你回去请太医给你看看,好不好?”“啊?你居然会飞啊……”冷傲岚诧异的看着宫诚煜一系列的动作,吓的脸色都白了:“你不是鬼吧,啊,救命!”宫诚煜好笑的看着她,亲昵着她的面:“孤不是鬼,孤是tian子,真命tian子!”“tian子?!”冷傲岚愣了愣,嘴里反复念叨着他的话,一阵心惊。

tian子,不就是皇帝了吗?再看看他的衣着,跟着他们身后的仪仗队,tian呐,她不会是穿越了吧?冷傲岚不可置信的看着宫诚煜,目光空洞而茫然,张了张嘴,仿乎想问下现在是哪个朝代,但是,一阵睡意袭来,她又晕了过去。宫诚煜抱着冷傲岚,骑马直奔进宫里,刚将她放在寝殿的床榻上,就立刻召来了太医。他现在心中是又惊又喜,却也是又是着急又是担忧的,他的睡美人终于醒来,他固然是开心的,可是她竟然不认识他了,这又让他不免担忧起来。

“倒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醒过来了?”宫诚煜站在一旁,看着几个太医不急不慢的为冷傲岚搭脉,他急得满头都是大汗。太医们回过身来,一跪落地,大喜道:“恭喜陛下,妆妃娘娘洪福齐tian,果然已醒过来了,现在只因为身体太弱,又陷入昏睡,只要臣等给她配上药,服下就可日渐康复。”宫诚煜激动的握紧手掌,身子竟有点轻颤,果然自己不是在做梦,她是醒了,是真的醒了。可是一想到她刚才清醒时的反应,他的目光又暗沉了下去:“可是……刚刚她竟然连孤都不记得了?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医再次搭脉,深叹了一口气,眼里掠过一抹复杂:“陛下,依微臣估计,妆妃娘娘此症状恐怕就是国师说的后遗症……娘娘,她失忆了!”“失忆?”宫诚煜眼眸微眯,身体震颤了一下:“这会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娘娘的身子在微臣药物的调理下,自可恢复,只是……娘娘的记忆……”太医吞吐,犹豫的看了宫诚煜一眼。

“她的记忆会怎么样?”宫诚煜着急的追问。太医低首,不知是喜是忧:“妆妃娘娘有可能对以前发生的事,全部都不记得了。”宫诚煜一愣,幽深的眼眸立即变得复杂难测。她对以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难怪刚刚她醒来的时候,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只是那眼神里,除了陌生就是防备,却没有了之前的恨意和厌恶。的确,他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这么说,以前发生的一切,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一切所有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吗?”宫诚煜迟疑的又追问了一遍,他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冷傲岚是不是从此就会忘记楚涟狂了?太医叹了口气:“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的。

”宫诚煜的心里突然涌起一抹窃喜,他连忙拉住太医问:“她的记忆……还有没有可能恢复?”“这个……微臣也不敢确定……”太医皱起眉头,迟疑道:“据医书上记载,这种失忆的病症,有些人经过外部的刺激可能过几tian就会想起来,也有些人患有这种失魂症之后,以后一辈子也不记得过去发生的事情了。”“也就是她有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以前的事?”宫诚煜彻底的欣喜了起来,如果她一辈子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也就是说她会永远忘记楚涟狂了?“回陛下,是的。

”宫诚煜心中大喜,一挥手:“来人呐,赏太医每人黄金万两!”“谢陛下。”太医们满脸汗然的接过赏赐,出了殿门,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还好,月倾妆是醒来了,他们这几条老命终于是保住了,没想到陛下这么在意这月娘娘,为了她,一会要将他们全都处死,一会又慷慨赏赐,陛下不是很恨月娘娘的吗?怎么忽然又改变态度如此宠爱她了?哎,真是圣意难测啊。太医走后,寝殿里又只剩下宫诚煜和冷傲岚两个人。宫诚煜屏退了宫女,亲自守在床前照料着冷傲岚,他似乎已经听见幸福的脚步声在向她靠近了。

瞧着躺在床上睡梦中的美人,宫诚煜的心中是无比的满足,他的嘴角不经意的划过一抹笑弧,看上去是那么的俊美如斯。她忘了以前的一切,也就是说她现在是一张白纸,而这张白纸在他的面前,只有他可以为她这张白纸添上墨笔。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接近她的,从今往后,他要将她在寝殿里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近她。她是他的了,是他最珍贵的宝贝儿。忘记吧,忘记以前所有不愉快的一切,孤会给你带来重生的。冷傲岚从睡梦中醒来,一睁开眼睛,便见轮廓分明的男子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此刻正用灼灼的目光看着她。

“你……?”她吓了一跳,拥着薄被向后退开:“你怎么会在这里?”“哈哈,这是孤的寝殿,孤不在这里,还能在哪?”宫诚煜弯起嘴角,透出一抹畅快的笑意,他抚摸着她秀长的头发道。冷傲岚闪躲着他的触碰,防备的瞪着他:“我跟你很熟吗?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真是的,她还是黄花大闺女,这男人怎么就不知道避讳一下呢。“我们当然很熟啦,我是宫诚煜,是秦国的皇帝,也是你的夫君。”宫诚煜搂着她,目光温柔的说。“夫君?”冷傲岚愣了愣,清澈的瞳眸里明显的闪过一抹别扭,原来她真是穿越了,灵魂附着的这具身体,还已经嫁人了。

“是啊,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妃子,你叫月倾……”宫诚煜顿了一下,忽然改口道:“你叫云依房。”他要给她一个新的身份,让她跟他可以彻底的重新开始,那样即使有一tian她恢复了记忆,也不能离开她了,其它的那些觊觎她美色的男人,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她。她会属于他的,云依房,阿房,一直跟他走下去。“云依房?”冷傲岚念叨着这个名字,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你是秦王?”“阿房跟秦始皇?难道我穿越到了秦朝?你是秦王嬴政?”她忽然反应过来,以一种全新的目光看着宫诚煜,骇然的大叫。

“嬴政?”宫诚煜一愣,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冷傲岚为何会突然叫起这个名字,但见她目光灼热的望向自己,他忽然心中涌起一股暖意。“嬴政,这个名字不错,孤决定了,以后孤就叫嬴政!”既然月倾妆都已经改了身份叫云依房了,他为什么不能也改个名字呢?既然要重新开始,他们就一起彻底的重新开始吧。妆儿喜欢嬴政这个名字,他就叫嬴政了。“你真是嬴政?秦始皇——嬴政?”冷傲岚忽然抓住宫诚煜的衣襟,两眼放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呃,孤就叫嬴政。”宫诚煜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这个“嬴政”这么好奇,不过只要她喜欢,他不介意她怎么称呼他。“嬴政,你真是秦始皇嬴政?哦,太好了,真的见到你了,好高兴啊。”冷傲岚乐的笑了起来,她从小到大最佩服的人就是始皇帝秦始皇了,想不到能穿越回去见到他的本人。宫诚煜瞧见她喜悦的神情,心中一阵奇怪,难道她除了楚涟狂,还喜欢别的男人不成?“你就这么喜欢嬴政这个名字?”他微微有些嫉妒的说。“不是喜欢是崇拜啦,呵呵。

”冷傲岚嘴里含着笑,只是这笑容是tian真无邪的,不似以前那样妖娆妩媚。她死了一次,似乎变了许多,至少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清澈的笑容。“你刚刚说,我是你的妃子?”冷傲岚忽然响起什么,满目的担忧。她记得史书上有记载,秦始皇后宫佳丽三千,她若是他的妃子岂不是完蛋了,光是争宠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小命。宫诚煜望着她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目光柔和下来:“你是阿房,是孤的妃子,也是孤最心爱的女人。”“啊?这样吗?”冷傲岚好奇的看着他,一想起他刚才说她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她竟然情不自禁的脸红起来。

“可是我没有一点印象了。”她摇摇头,脑袋晕沉沉的。“没关系,想不起来不要紧,你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失去以前的记忆了,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夫君,以后会一生一世疼爱你,宠着你,就可以了。”宫诚煜搂着她,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前,眼里是一抹憧憬。他们都已经新生了,现在的她对他不但没有以前的排斥,反而还多了几分的好奇,他已经可以遇见到他们未来幸福的日子了。“呃……”冷傲岚有些害羞的推开他,客气道:“能不能麻烦你,拿面镜子给我看看?”她想看看现在的她,跟以前的自己还是不是同一个面孔。

宫诚煜立刻命人递上了一面铜镜。冷傲岚接过镜子,对着铜镜一看,顿时愣住了。眼前的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还浓妆艳抹,虽然脸孔长的跟她一摸一样没错,可这妆扮的风格实在是有些太前卫,太妖艳了。火红色的长裙,后背露出了一大半,更要命的是前胸的领口也开的太低了,两个饱满的酥胸,几乎露出了一大半,而她这层红色的纱衣,轻薄的弹指即破,乍一眼看上去,跟没穿衣服似的。她脸色大变,吓的立刻把铜镜扔了:“啊!怎么会这样?”“妆……依房,怎么了?”宫诚煜不解她忽然惊诧的举动,以为她是恢复记忆想起什么了,他紧张的探过头去问。

“啊?你不要过来啊!”冷傲岚拉起薄被,惊慌的向床沿退开,闪烁的目光,如同迷途小鹿一般。他说她是他的妃子,又给她穿的这么暴露,还躺在床上,他想要干什么?“依房,你怎么了?”宫诚煜瞧着她害怕惊恐的模样,心中更是慌乱,他执起她的胳膊,紧张的问:“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啊,你不要靠我这么近,色狼,大色狼,走开!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但即便我是你的妃子,我也不会侍寝的!”冷傲岚紧闭着眼,脸颊红扑扑的一片,她急着大嚷嚷。

宫诚煜的手顿在半空中,反应了半tian才收了回来,还好,她没有记起什么,只是不习惯他的触碰。他应该给她时间的,让她慢慢的适应他,习惯他,甚至是依赖他,爱上他。“你昏迷了很久了,刚醒来,好好休息吧,孤还有事,先离开了。”宫诚煜摸了摸她的脸颊,强逼自己不再看她,他转身离开了寝殿。即便自己再想念她,从现在开始,他也不能再伤害她了。冷傲岚瞧着宫诚煜高大的身影退出门去,一时间,也感到有些茫然。他真的是秦始皇吗?她又是不是穿越到了秦朝呢?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吗?她茫然无措的想着,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过了好久,在宫诚煜确定她已经睡熟了之后,他才从暗处出来。他走到她的床榻边,掀开被褥,搂着她一起躺了进去。她的身体有些冰凉,不过他相信自己那颗滚烫的心能够帮她捂热。就这样拥着他,感受着她的心跳,她真真实实的存在于他的怀抱中,此时的宫诚煜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以后他一定要好好呵护她,珍惜她,让她成为全tian下最幸福的女人。第二tian清晨,一缕阳光照进寝殿里。宫诚煜还在睡梦中,下意识伸手往床边搂去,只是他却扑了个空。

他惊讶的睁开眼,竟发现床边空无一人?!盖在他们身上的薄被被掀开了,枕头上还有微微凹陷下去的痕迹,周围的空气中还散发着她身上的香气,这都证明了刚刚这里还睡着他的睡美人。可是现在,床上竟没了她的身影!宫诚煜心开始慌了,他开始幻想着无数种可能,她逃走了吗?一切都是她欺骗他的?她根本就没失忆?心乱如麻之际,宫诚煜立即起身命人去寻找,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看着眼前的情景,他却惊呆了——,,。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