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一十一章(转折)

“陛下,你不是还要去皇后那儿么?快去嘛。”冷傲岚闪躲着,不让宫诚煜吻到,故意催促。“你这个妖精!”宫诚煜低咒一声,狠狠的扯去她身上的衣服:“孤先要你!”这个妖精,他迟早要被她折腾死!今晚,她是故意来勾引他的,就是让他不能去纳兰皇后那里。他该说什么好,真是对她又爱又恨,明知道她是有目的的、狡猾的,但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被她完全吸引住了。现在,她说让他走,他已经不肯了!“陛下,新婚之夜,您若是不去皇后娘娘那里,娘娘该生气了?”冷傲岚娇呤着,反而怂恿他。

边说着,一双小手倒是在他身上不安分的抚摸起来,最后一件件的脱去了他的衣袍。宫诚煜也没有阻止,而是仍由她伺候着自己,每每她细嫩的小手滑过他的肌肤,都能擦起一簇火花。他低吼一声,翻身压在了身下:“小妖精,我不去她那里,不就是你希望的吗?”她tian生就是来毁灭男人的祸水,连一向冷静的他,此刻也不冷静了起来。“陛下,人家舍不得你嘛!”冷傲岚娇柔的一笑,躲进了宫诚煜的怀中。宫诚煜眸光顿时温柔了起来,他紧紧的拥住她,温柔的气息喷薄而出:“孤也舍不得你。

”他可是时时刻刻都记挂着她的,只是担心她的抗拒,所以才不敢靠的太近。现在她说舍不得他,他怎能不高兴,怎能不激动呢。“煜……”她低喃着,侧过螓首,顿时就被宫诚煜封住了红唇。那炙热的唇瓣滚烫的,仿佛燃烧的火焰,灼得人心沸腾。宫诚煜低喘着,舌尖与她的纠缠在一起,仿佛要到地老tian荒的长长久久,不肯分开。这一吻一直持续了很久,冷傲岚只觉得自己好像坐了回过山车,从极低的起点到达了极高的云端。等到她睁开眼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宫诚煜除尽了,他无比温柔的搂着她,眸光炙热得让人心惊。

“孤要你,小妖精……”他抚摸着她白皙晶莹的肌肤,爱不释手。冷傲岚眨了眨眼,娇嗔地睨了他一眼:“那你还等什么?来嘛!”宫诚煜的眸光顿时更加炙热了起来,直接扑向她……寂静的夜里,惜月宫里传来阵阵荡人心魄的娇吟,低叫的虫儿也跟着和了起来。高高低低的起伏,轻快勾人的缠绵。欢爱良久,他和她这才停了下来,宫诚煜目光灼灼的盯住她。她的妩媚,她的美艳,她的绝代风姿,让他一次又一次的陷入这场风花雪月之中无法自拔。他完全忘了坤宁宫里还有个皇后在宫里等着他去洞房花烛。

他现在只想要她,也只想拥有她。他低下头,与她交缠在一起,越吻越痴迷,越吻越上瘾。他醉了,醉在这深情一吻之中。许久,缠绵方休,冷傲岚看着已然昏睡的宫诚煜,指尖滑过他的眉眼,“你知道吗?我是不会留在你身边的。”今tian晚上,她在自己的唇上涂了特制的香粉,吻上去不禁会使人上瘾,产生一种幻境的情欲,还会让人陷入这种幻境中不可自拔。现在宫诚煜已经完全受了迷惑,睡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也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了。她起身,快速的穿好衣裳,拿走象征他皇权的令牌。

回眸看到他睡得入迷的样子,嘴角还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她不由叹了口气,又摇摇头。为什么男人就是喜欢左拥右抱呢?新婚之夜,不去他老婆那里,倒是被她一勾引就走了,哎,真是没救了。只是,她真的无法跟别的女人共事一夫,更别说当个小妾了。就算是妃子,那也是个妾。作为现代新女性的她,是万万不能接受这种事情的。这场游戏,结束了。她哪怕是祸国的妖姬,祸得六国大乱,交兵四起,惹得美男折腰,纷纷心碎,也与他无关了。她只要她的逍遥人生,继续勾引美男去,而他既然这么贪恋权位,继续做他高高在上、至尊无上的秦王好了。

她拿起了他的令牌,潇洒的扭头,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必须要离开秦宫。拿着宫诚煜的令牌走到殿门口:“本宫要出宫一趟,这是陛下给我的令牌,让我通行用的。”桂公公虽然奇怪,但还是照办了。毕竟这虎令是陛下随身携带,调配三军所用的,不可能轻易给人,现在既然在月倾妆手里,可见陛下对她的特别,这么晚了派她出去,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冷傲岚只拿走了一些银两和衣物准备路上用,玉娥早已在殿门口等候了。

他们主仆二人,换了件不起眼的服饰,从密道里走出去。这条密道是冷傲岚无意间发现的,从这里可以直接走出宫,而宫门口自有魏怀德安排的人接应。一路上畅通无阻,虽然走密道也会碰见不少的宫人和太监,但冷傲岚都泰然自若的应付,没有让任何人起疑心。毕竟,今晚帝后大婚,宫诚煜和纳兰才是主角,谁会想到宫诚煜会丢下自己的皇后不要,跑来她的寝殿跟她鬼魂,还被她给算计了呢。到了皇宫的正门,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冷傲岚拿出宫诚煜的随身的虎令,守门的侍卫没有任何怀疑,刚想放行,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

“呦,姐姐这样行色匆匆,是想到哪里去啊?”纳兰嘴角勾起,眼中蕴含着一抹深沉的晦色。她本是听说陛下洞房花烛,却去了月倾妆这里,她来惜月宫兴师问罪的,刚巧在宫门口,看到冷傲岚和玉娥换了一身太监的服饰,她心中起疑,跟着她们一路走到了皇宫门口。真是皇tian不负有心人,竟然让她发现,冷傲岚想要逃跑!“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玉娥见到是纳兰来了,吓的立即行礼叩拜,现在她的身份可不一样,随时可以下令要她们命的。冷傲岚依然淡定的站着:“哦,原来是妹妹啊,今夜是你跟陛下洞房花烛的好日子,妹妹怎么不在坤宁宫等候陛下,反而来宫门口跟姐姐一块吹冷风呢。

”“你……哼!”纳兰皇后本就心中有口怨气,被冷傲岚这么一说,更是气的面色绝青。她倒是好意思说,要不是她在宴会上大跳艳舞,勾引皇上,皇上怎么可能新婚之夜不去她的寝宫,跑来她的惜月宫与她苟且。不过,现在让她抓住月倾妆私自出宫的小辫子,这一趟她也算没白跑。“月倾妆,你好大的胆子,这么晚了你携带宫中的财物,在宫门口备了马车,你是想逃出宫吗?”纳兰冷酷的视线看着她,嘴角挂着一抹拧笑,月倾妆,这下看你怎么辩解。冷傲岚云淡风轻的扫了她一眼,面上并无任何惧色,只是脱口说了句:“难道皇后娘娘是想我留下来跟你争宠吗?”纳兰眯眼,不悦的瞪向她:“你以为我争不过你吗?”“你争的过我吗?”冷傲岚笑着反问:“如果你有本事守住皇上的心,刚刚陛下就不会去我的寝宫,还跟我缠绵了几个回合呢。

”“你……你们……”纳兰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眼睛里只有浓浓的妒火。冷傲岚勾起唇角:“纳兰妹妹是个聪明人,我想不用本宫再多说了吧,妹妹今tian晚上就当没有见过本宫吧。”说完,不等纳兰皇后再有反应,冷傲岚已经转头对身边的玉娥说:“我们走吧。”玉娥战战兢兢的望了纳兰皇后一眼,见她没有阻拦,她才小心翼翼的跟着冷傲岚离开。不会啊,依照她对以前纳兰公主个性的了解,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冷傲岚带着玉娥,坐进事先准备好的马车里,缓缓的离开秦宫。

纳兰望着月倾妆离去的背影,冷冷的一笑,好一个月倾妆,果然厉害。她离宫对她来说的确是少了一个强敌,但她要的绝不是只是少一个强敌那么简单,她要她永远消失,永远都没办法再跟她争宠。“戚清!”她朝身后唤了下。一个暗影的护卫出现,他是晋王派在纳兰公主身边的贴身护卫。“给本宫杀了她!”纳兰阴冷的下了一道命令。“可是……月倾妆是长公主,是您的姐姐?”戚清显然有些犹豫,她不想晋国人自己对付自己。纳兰脸色冷了下来,狠狠的威胁:“戚清,虽然你是父王派来保护我的护卫,但你最好要清楚谁才是你的真正主人,照我的话去做,否则我会向父王禀报你办事不力,后果你知道的?”“是,公主!”听到纳兰这么说,戚清只能照办!冷傲岚的马车离开宫门不久,就行驶在京城宽阔的大道上。

入了夜,路上更没有什么人了。他们的马车很快就朝城门口行驶了过去。只要出了城,在赶上一tian的行程,她就可以离开秦国的境内了。“站住,这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城门口的侍卫将马车拦下。冷傲岚立即亮出宫诚煜的令牌:“立刻放行,耽误了事,万岁爷可饶不了你们!”守城的侍卫一见到宫诚煜的虎令,吓的面色发白,立刻颤抖着声音命令打开城门。要知道见到虎令犹如见到了陛下本人,若是敢抗命不从,可是要诛九族的。谁都没有胆子违抗圣命,自然也就没有仔细盘查,冷傲岚就这样平安出了城门。

一颗高悬的心总算是落下了一半,出了京城,秦兵的势力会减弱,她逃出去的希望就越来越大了。“娘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玉娥望着马车外的夜色,低声的问。冷傲岚愣了愣,随即也叹了口气,对啊,他们该去哪里呢?眼下tian下之大,可却无她的容身之处了。“我们是去西国找西帝吗?”这马车是西陵皓的手下安排的,难道公主要重回西陵皓的怀抱?冷傲岚摇了摇头:“不要,我暂时不想见他。”“那我们要去哪?要不回晋国吧?”玉娥提议,好歹晋国是月倾妆的娘家。

冷傲岚抿唇反问:“你认为晋国会有我的容身之地吗?”楚国将亡的时候,她就向晋国求救过,可她那无情的父王就没有理会她,而她那个而皇兄轩辕逍也不过是与她玩玩罢了。这次她被宫诚煜接近了秦国,又碰巧和纳兰争宠,别的不说,单看新婚夜她勾引了宫诚煜这一事,回到晋国她那好父王还指不定怎么责罚她呢。虽说她跟纳兰都是晋王的亲身女儿,可晋王就是厚此薄彼,只疼爱纳兰,对她月倾妆并无好感。既然如此,她也不会自找没趣,tian下这么大不去他晋国就是了。

只是逃离了秦国,又不想回西国,晋国也回不去了,楚国被那个假楚涟狂霸占着,齐国有北冥宵她也不想见,眼下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凉国了。凉国的皇太子不是南宫烨嘛,这六帝之中她也就跟他的关系最铁杆了,怎么说南宫烨也是个不大的孩子,应该没什么坏心眼的。“玉娥,我们一起去凉国吧?”冷傲岚决定道。“凉国?”玉娥稍愣了片刻,随即点点头:“好,我跟公主一起去凉国。”眼下也就凉国未有纷争,去那里未尝不是个好想法。马车一路往前赶,经过一tian一夜,终于离开了秦国,到达了凉国境内。

冷傲岚跟玉娥在马车里换下了秦国的宫装,又让车夫去市集上买了几件凉国百姓的衣服换上。他们找了一家客栈落脚,化装了一下,看不出她倾城的姿色,乍一眼看上去只是普通的百姓。来到大街上,冷傲岚本想打听下去凉国国都的消息,谁知一上街就看到街道两旁都粘贴着皇榜。走近一看才知道,竟然是通缉太子南宫烨的告示!“啊?公主,怎么回事?南宫烨为什么会被通缉啊?”玉娥扯着冷傲岚的手臂,疑惑的惊叫。冷傲岚赶紧捂住她的唇,将她拉到一旁的小巷子里:“嘘,小点声,没看到南宫烨被通缉了吗?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认识他,我们也会被抓起来的!”玉娥点点头,却又皱眉不解:“可是公主,好端端的,南宫小太子怎么会被通缉呢?他不是犯了什么坏事了吧?”关于玉娥的问题,冷傲岚也深感疑惑,她记得在楚国跟南宫烨分开的时候,他说凉王重病,要他赶紧回去,可能是要继承大统的。

没有想到这么多日不见,他不但没有继承大统,反倒是成了凉国的通缉犯了。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依南宫烨的品行,应该不会做出作奸犯科的事情才对啊。”冷傲岚疑惑的托着下巴。这时候,几个士兵走过来,见她们行色可疑,将刀架在了她们的脖子上:“你们什么人?跟我们回官府去。”“干什么?你们怎么随便抓人啊?”玉娥起先叫了起来,这凉国的士兵也太无礼了吧。“随便抓人?这位小娘子长的这么貌美,抓回去献给大人,我们就能升官发财了!”几个士兵猥琐的低笑。

冷傲岚朝脸上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仪容妆不知何时已经退去了,她的真人容貌隐现,那绝色的姿容自然免不了在人群中吸引注意。哎,都怪秀儿不在她身边,她又学艺不精,这易容术只学了个半吊子,这下出事了。“不就是跟你们回官府嘛?那正好,反正我也没嫁人,若是能嫁个官爷也不错。”冷傲岚掩唇一笑,故作害羞状。几位士兵见他们这么识趣,满意的互视一眼,就要给冷傲岚拷上手铐。冷傲岚眼眸微眯,趁着士兵低头的这一瞬间,突然从随身携带的荷包中洒出金粉,金粉全数落到这几个士兵眼里,他们立即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玉娥,走!”冷傲岚拉着玉娥的手,转身就出了巷子。刚拐到大街上,身边忽然掠过一辆马车,马车上伸出两双大手,掩住冷傲岚和玉娥的口鼻,将她们带上了车。“唔……你们是什么人?”冷傲岚一面挣扎着,一面怒气的质问。“别吵,你们是不是来凉国找南宫太子的?”身后一男子压低声音问。冷傲岚立即冷静下来,她停止了挣扎,转过头去看向男子。这男人的面容她熟悉,好像以前是南宫烨的护卫,难道她刚巧在大街上碰到南宫烨的人?“我是来找他的。

”她点点头。男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确定她是月倾妆后,才决定道:“好吧,我可以带你们去见太子。”冷傲岚和玉娥立即欢喜的笑了。南宫烨所在的是个偏远的城镇,这里各族百姓杂居,看上去像是个野蛮之地。冷傲岚心中感叹,一个皇子怎么好端端的会流落至此,究竟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街道上只有寥寥可数的商店和客栈,没有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看着很是荒凉。男子将冷傲岚领进一个村落,在一处草棚搭建的木屋里,她看到坐在一棵大树下沉思的南宫烨。

“烨……”她走上前,身后的人自动退下。南宫烨听到熟悉的叫唤声,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竟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冷傲岚心神一动,错愕的瞪着他,一时间竟无法反应。他瘦了很多,不再是那个尊贵的太子,一身粗布的衣服,面颊被太阳晒得漆黑黑的。“姐姐!”南宫烨想都没想,就扑进了冷傲岚的怀里。冷傲岚紧紧的搂着她,发现他身子冰凉,有些心疼的想要帮他捂热,这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你,怎么会来?”南宫烨抬起头,定定的看向她,他不是在做梦吧?冷傲岚望了望远处的草屋,想必南宫烨就住在那里了,“我们进屋去聊吧。

”她不忍心再让他吹风了,这孩子脸上的皮肤都被寒风吹的干裂了。进到草屋里,冷傲岚才发现这里的狭小,很难相信是一个太子住的地方。除了必要的桌椅、床什么的,也不见什么其他的摆设。“你一直住这?”冷傲岚难以置信,这样的条件一个皇子能适应吗?“恩,被父王通缉后,王将军就一直接我在这里避难。”宫诚煜点点头,看到冷傲岚眼里的疑惑,他笑了笑:“我在秦宫做人质的时候,比这会还要辛苦,但都挺过来了。”冷傲岚宽慰的咧开唇,摸了摸南宫烨的脑袋,这孩子倒是会自我安慰。

不过也是,南宫烨在秦国当了人质那么多年,什么苦没有吃过,想必身心都受过煎熬,现在只不过被通缉避难,对他这样经历过痛苦磨难的人,应该不算是什么了。但是,她总觉得心里所不出的郁闷,这样大起大落的经历,对一个孩子来说,是磨练,但也终归是太艰苦了。“你饿了吗?”看着他瘦了一圈,她突然想为他做点什么:“我给你做饭吧,你还没有吃过我亲手做的菜?”她大老远的来看他,也没带什么礼物,就为他做顿饭,当是补偿吧。“嗯,我要吃姐姐做的水晶蒸饺。

”南宫烨笑嘻嘻的点点头。冷傲岚一愣,她原先还打算为他做一炖好菜的呢?没想到他竟想吃这个?原来他还怀念当初她给他做的饺子啊。“好!”冷傲岚点头答应。来到厨房,南宫烨一起帮忙。他烧起了火,放上木块,对上水,一条条来着,有条不紊。冷傲岚和着面,擀面皮,再做饺子馅。阳光在他们脸上游走着,映照出两个依偎的身影。“好了,我们可以开动了。”冷傲岚从蒸笼里将一盘饺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推到南宫烨的面前。“怎么不吃?”冷傲岚见南宫烨愣在桌子边,傻傻的看着水晶饺子却不动筷子,不由的问。

南宫烨低头吃了一小口,忽而觉得心里难受,鼻子一酸,眼前顿时模糊了起来。“南宫烨你怎么了?”冷傲岚看到他不对劲,立即放下碗筷,坐到他身边来。“姐姐……?”南宫烨抬起头来,眼里闪动着泪珠:“你说我真的不是父王的孩子吗?”“你说什么?”冷傲岚一震,面色骇然,这就是凉王要通缉南宫烨的原因吗?他非凉国的正统血脉,难道他是……?南宫烨目光黯淡,头垂的死低:“父王说,我是母后和吕丞相苟且生下的孩子。”冷傲岚心口一紧,真是这样吗?南宫烨不是凉王的儿子?而是吕相的孩子,所以凉王才要通缉杀了他,而当时吕相掳劫了她,才会这么热衷的要将她送给宫诚煜,只为了救南宫烨出来,原来南宫烨是他的亲生孩儿。

这样一想,什么事都能想通了。可是就算不是皇室直系血脉,那又能怎么样?这历史上都不知道有多少皇帝的血统不正,但最后不都当成了一代帝王了吗?“南宫烨,我要走了!”冷傲岚起身,向门口走去。“你要去哪?难道连你也嫌弃我吗?”南宫烨冲上前去,拦下她,声音有些颤抖。冷傲岚蹙起眉头,正色以对:“我不走,难道要陪你一起伤心,哀怨自己不是凉王所出吗?南宫烨,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就算你不是凉王的亲生儿子又怎么样?只要你有理想,有抱负,能有本事治理好这个国家,你究竟是谁生的有谁会去在意呢?百姓只会歌功颂德你是个好皇帝,历史只会记载你是位明君,没有人会在意你到底是不是皇室的正统血脉的?”“可是,宫里的那些人都嘲笑我,还有那些大臣们,他们都反对我……”南宫烨听到她这么说心中虽然振奋,可一想到世人的嘴脸,他还是免不了伤心。

冷傲岚扶住他的肩膀,目光直视:“南宫烨,你若是想成大事,就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你当成了帝王,坐在那张龙椅上,谁敢不服你就诛他九族,有人敢耻笑你你就砍他的脑袋,史官记载你非正统,你可以命他改写,你只要记住,皇位、权力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就对了!”南宫烨望着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久久的与她对视,像是在思考着她话中的含义。冷傲岚也不知道她这样教他是对还是错,这只是她做人的准则,但用在帝王家或许就是这样,要成为一代帝王总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等你高居了那个位置,就不会再有人敢说些什么了。

冷傲岚当时说这番话,只是希望南宫烨可以振作,可是多年之后,当她再回首想起自己当时的这番话时,不禁垂首低叹,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是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只是她又怎么可能想到,眼前的这位布衣少年,将来会成为雄霸tian下的帝王呢?任何人、任何事,都有可能在变化。就像一直宣称自己对冷傲岚只是“只宠不爱”,自己的江山社稷比什么都重要的宫诚煜,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坠入情网的一tian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冷傲岚在南宫烨这里待了几tian,两人相处融洽,虽说是布衣淡饭,却也生活的有滋有味。

夜,深了。月亮从云层中钻了出来,冷傲岚躺在草屋的木床上,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不知道过了多久,飞腾的火苗燃起,越燃越烈。整个草屋都被点燃了。冷傲岚闻到烧焦的味道,也爬了起来,一看外面火光冲tian,吓了一跳:“南宫烨,起火了!”她立即跳下床,穿上沾湿的衣服,冲出了草屋。外面已经是火光冲tian了,整个草屋上都窜起了火苗,草屋已经开始摇摇欲坠,有整个倒下来的趋势。“南宫烨,玉娥,快起来!起火了!”冷傲岚立即朝四周大喊。

可是跑了一圈也没见到他们二人,心中正疑惑之际,突然一张熟悉的俊脸出现在她的眼前。“你……宫诚煜!”冷傲岚大骇,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宫诚煜邪笑:“爱妃,孤已经在此恭候你多时了!”“是你放的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冷傲岚握紧双拳,面色瞬间惨白。宫诚煜眸色一暗,眼中顿时浮现一抹冷意:“爱妃居然私自逃出宫?还真是让孤心寒呢!不过爱妃也太异样tian开了,tian下之大,不管你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孤的手掌心!”冷傲岚胸膛起伏着怒气,怒不可遏的瞪视:“陛下后宫佳丽三千,少了我一个又有什么分别?”宫诚煜绷直了脸,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孤最宠爱的女人,孤又岂能让你离开孤?”“宠爱?”冷傲岚冷冷一笑,眉宇间尽是挑衅之色:“陛下可以为我去死吗?”宫诚煜一愣,未想到冷傲岚会这样问。

“孤身系tian下万民,必须要对tian下人负责!”他背着手,极为自负的说。“你最爱的不过是你的江山!”冷傲岚不屑的冷嘲。宫诚煜心底一抽,他攥紧了拳头,目光犀利的看着冷傲岚,似乎要把她看透。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逆他的意思,私自逃走,他还没责问她的不是,她倒是质疑他起来了!“陛下,你若是真的宠爱臣妾,就放臣妾离开吧。”冷傲岚叹了一口气,她已然不想再这样与他纠缠下去了。宫诚煜眼底簇起两团愤怒的火焰:“你让孤放了你?放你去找楚涟狂吗?你就这样死心塌地的记挂着他?”冷傲岚摇了摇头,“不关他的事,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跟你回秦国。

我并不爱你。”宫诚煜的身子震颤,他咆哮道:“孤不管,孤就是要你,不管你爱不爱孤,孤都不可能放你离开。”“陛下,你何必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你将我强行留在秦宫,tian下人会怎么想?这对你攻下六国的江山是相当不利的。”冷傲岚知道他最在乎的就是一统江山,她不可能跟他回去成为他的障碍,搞不好他还会亲手杀了她。“月倾妆,跟孤回去,孤答应你,以后会善待你!”宫诚煜眼光执着的看向冷傲岚。冷傲岚依然摇头:“陛下,你为什么不明白,我不可能喜欢上你的!”宫诚煜声线颤动,走上前紧紧的抱住冷傲岚:“但孤喜欢你,孤不能失去你。

”冷傲岚身子一颤,差点没被吓到,他刚刚说了什么?他说他喜欢她?他不是一直奉行帝王守则,对她只宠不爱的吗?来不及她多做质疑,只听远处传来了一声:“有刺客!”宫诚煜立即将她抱上了马车:“在这里等孤,孤去看看。”冷傲岚点点头,只是担心南宫烨,这时候有刺客,显然不会是宫诚煜的人,莫不是凉王派来刺杀南宫烨的吧?她心中担忧不安,见宫诚煜迟迟没回来,她掀开马车的帘子,想要探出头看看外面的情况。只是刚跳下车,一把剑,闪烁着寒光的剑,穿过人群,直接朝着她袭击而来!危险的逼近让冷傲岚瞬间呆愣在原地。

幸好铁手眼疾手快,见状急忙赶上来,挡出了那把剑,救了她一命。“谢谢。”冷傲岚朝他感激的一笑,她没有想到一向恨她的铁手会救她。铁手来不及多说什么,只听到那群刺客喊道:“月倾妆,今tian非要你的命不可!”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冷傲岚心下一惊,看得出眼前的刺客人有不少,而且各个身手都不错,谁会派人来暗杀她?他们都是跟着宫诚煜的人来的吗?“你上马车先走,这些人不足挂齿,我来应付。”铁手说着拍了下马背,马车往人群中冲去,他已飞身抵挡那些刺客去了。

突然使离的马车,让冷傲岚措手不及,她想要扯住缰绳,却够不到。忽然马车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她想探头看个究竟,却看到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拿着把刀朝她刺了过来。“啊!”她尖声一叫,立即闪身。可那把剑刺的更快,眼看就要刺入她的心房,忽然只听“轰隆”一声,马车撞在了一块巨石上,顿时就散了架,而那个蒙面的黑衣人也被震飞。冷傲岚来不及庆幸,因为她自己也从马车里滚了出来,正以极快的速度滑下山坡。“月倾妆!”宫诚煜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飞身下去欲接住她的身体。

却没有阻挡住她的身子重重的撞在崖壁上,后脑勺碰裂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冷傲岚只感到一阵锥心的剧痛,接着便昏迷了过去。模模糊糊中,她忽然觉得身子都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如果能救这么回到21世纪去,会不会更好?她不知道。只感觉昏昏沉沉的,接着意识全无。宫诚煜脸色大变,急忙命人召来了御医,连夜赶回秦宫。一路上,刺鼻的血腥味让他浑身紧绷,那都是冷傲岚的鲜血,她的血越流越多,就像是快要香消玉损了。从所未有的恐惧像附骨之疽而来,宫诚煜身体直冒冷汗,不禁更紧的搂住她。

不,他绝不能失去她!她绝不能有事!“月倾妆,月倾妆,你要撑住,要给孤支持住!”他握紧她的手,可是她的手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冰凉的让人害怕。此刻的冷傲岚,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生气,脸色惨白如纸,就像一尊陶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掉。太医被急召赶来,宫诚煜立即命他们救治,自己握住冷傲岚的手,内心焦虑不已。“陛下,妆妃娘娘她脉象虚弱,只怕……”太医谨慎的看着宫诚煜的脸色,犹豫的支吾着,没敢说完。宫诚煜显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手忽而颤抖起来,浑身都在发抖。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更从来没有这么担心失去过。看着冷傲岚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几乎透明,他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他绝不能让她离开自己,她就算是要死,要必须得到他的允许。“孤不管!把六国所有的太医全都给孤抓过来,如果她死了,孤要你们全都给她陪葬!”宫诚煜大发雷霆,暴怒的双眸血红,整个人完全处于一个歇斯底里的状态。他,已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瞧见他眼中凌厉恐怖的神情,只吓得众太医跪地不起,不敢抬头,嘴里一片求饶声:“陛下饶命啊,陛下……”“月倾妆,醒过来,孤不准你死,不准!”宫诚煜低吼着,握住冷傲岚冰冷的手,放在他的唇边亲吻着:“你听到了没有?如果你死了,孤就让全tian下所有人都给你陪葬!”他怕了,真的怕了,曾经以为自己可以绝情无心的,可是自从遇到了她,他的一切都被她改变了。

他不想承认自己喜欢上她了,更不想爱上她,但看到她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他的心就这么慌了。仿佛如果失去了她,他将来就算再做任何的事,哪怕是拥有了全tian下,都失去了意义。“倾妆,妆儿……”他低低的念着她的名字,眸光忽然泛红,“算孤求你了,你不能有事……”宫诚煜双眸充血,浑身颤抖,那样乞求的眼神,心痛的目光,让在场所有的人皆为震颤。陛下难道真的对娘娘有情?“还愣着干什么?快救她,孤命令你们救她!”宫诚煜见这群太医只是傻愣的看着自己,不禁暴怒的大吼:“孤不活她,你们全都要死!”太医颤颤巍巍的给冷傲岚救治,谁知刚搭上她的脉搏,惊发现她脉象微弱,几乎触摸不到,再翻开她的眼皮,顿时骇然的跪在地上,吓得心胆惧裂。

“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太医们纷纷叩头求饶。宫诚煜高大的身体,仿佛给什么震了一般,目光似电:“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抢救?为什么不救她?”众太医依旧是磕头求饶,全都吓得面如死灰。“到底怎么回事?”宫诚煜又惊又怒,伸手一把抓住一名太医,目光震怒。那太医浑身颤抖,结结巴巴的道:“禀陛下,妆妃娘娘已经仙逝了!”,,。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