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一百零一章

昏暗的房间里,秦王宫诚煜负手而立,红色的披肩战袍衬托出他伟岸的身材,如鹰般的双目炯深而有神,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场,足以让见到他的每一个人畏惧。“妆皇后,我们又见面了!”宫诚煜嘴角勾起一抹自负的笑容,眼中是目空一切的狂傲。冷傲岚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心中不易察觉的划过一丝紧张。她从来没有敢小看这个男人,她一向自命不凡、高高在上,没有把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也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但对于这个男人,她不得不承认,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她的心都是纷乱无比的。

倒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说不出的不安稳感。“陛下,你已经占领了楚国的领土,还请你善待楚国的百姓。”冷傲岚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为民请愿。宫诚煜深沉而锐利的眼眸直对着她,冷傲的一笑:“月倾妆,你果然没让孤失望啊!如今你已经兵败垂城,你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倒是帮其它人求情起来了。”冷傲岚挑眉:“身为楚后,我自应当为楚国百姓求福祉。”“哈哈哈。”宫城煜像是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突然冷笑着讥嘲:“如果你懂得为楚国百姓着想,楚国也就不会因为你而亡国了。

”冷傲岚回眸一笑,坦然承认:“没错,楚国正是因为有了我这个妖姬才会亡国,这不是正称了陛下的心愿吗?换句话说,陛下得到了楚国江山也有我的一份功劳,陛下难道就不能满足我的这个小愿望吗?”“呵,你倒是伶牙俐齿!”宫诚煜眼中快速划过什么,不吝啬的赞美,眸光却愈加凛厉起来:“如果孤遂了你的心愿,将门外的那些人放了,你能给孤什么?”冷傲岚身子颤了颤,巧妙的答道:“秦王陛下说笑了,陛下如今已经坐拥江山、富足四海,有什么是陛下得不到的呢?”“孤当然有未得到的……”宫诚煜目光深沉,他突然握住冷傲岚的手,将她带到自己的怀中:“你知道孤想要的是什么?”她知道,他要的是她的屈服。

不全是对女人的征服和占有欲,而是对一个自己曾经输过,又无法掌握的人的征服欲。宫诚煜并吞六国的野心昭然若揭,像他这样强大又有势力的男人,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败给任何人的。他目空一切、骄傲自负,认为全tian下的人都应该对他俯首称臣。唯一让他感到不能接受的是,他曾经因为大意,输给她这样一个小女子过。他竟然让她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脱了,还让她就走了大牢里北冥宵,这他怎能甘心?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败给一个这样的女人,哪怕只是微小的一个环节都不允许,他是强大的,也是高傲的。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向她讨回来,看她对自己俯首称臣,彻底的被他征服。“楚涟狂在哪里?”冷傲岚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向他摊开了条件:“我想知道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一个楚帝,孤并不放在眼里。”宫诚煜负气的挑眉。“那就带我去见他,我要确定他安然无恙。”她冷傲岚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他伤害了楚涟狂,她也就没什么好跟他谈的了。她一定会追随楚涟狂而去的。所以她要确定楚涟狂是否安然无恙。“你很想见到他?”宫诚煜神情有些高深莫测。

“当然。”冷傲岚回答的斩钉截铁。宫诚煜得意的笑:“很好,孤就带你去看看好了。”静谧的夜空,电光闪闪,如同一道道利锋,无情的撕扯着无边的夜色。阴暗潮湿的tian牢中,一阵又一阵鞭子抽打身体的身音,带着阵阵破空的尖啸,撕开空气,每一下落在男子古铜色的身体下,都会留下一道血肉模糊的痕迹。冷傲岚跟着宫诚煜进了地牢,一到牢门口,便寻着声音扑到牢门前向里看去。只见楚涟狂披散着头发,此时正被吊在牢房之中抽打着,整个人浑身鲜血淋漓,眼看着快要变成了一个血人。

宫诚煜低笑:“怎么样,孤的招待不错吧?”“狂!”冷傲岚冲着牢里大叫了起来,一瞬间气血上涌,恨不得杀了宫诚煜才好。这该死的宫诚煜。“岚儿,你怎么会来?”楚涟狂听到冷傲岚的声音吃惊的抬起头,他面上的肌肉凝聚着血色,沙哑的声音担忧的问:“你有没有受伤?你不该回来的!”“我没事,狂……”冷傲岚激动的要向他扑去,却给两名狱吏紧紧拉住,见楚涟狂满身的伤痕,冷傲岚已泣不成声:“放开我!”楚涟狂心中悲苦,他现在已经沦为亡国之君,竟是连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宫诚煜,你卑鄙,竟然这么对他!”冷傲岚粉拳近紧攥,眼中积攒的满是怒气。宫诚煜眼角轻轻的抽了一下,“战场无父子,他如今落在孤的手中,那是他技不如人,你须怪不得别人。”“哼,若不是你使用卑鄙手段,楚国怎么可能亡国?”冷傲岚不服气的与他对视。“不管怎么说,孤都是赢家,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他输了,就该死!”宫诚煜抽出宝剑,刀刻般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话音未落,宫诚煜已是手起剑落,剑锋在空是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形,破空斩落。

“不要。”冷傲岚挣脱两名狱吏的手,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扶在宫诚煜的身上,大声叫道,“你不要杀他。”宫诚煜眯起双眸,破空斩落的剑锋,硬生生的顿在半空,停在冷傲岚的胸前。其实只要他收剑的速度稍慢一点,铁剑的剑锋,便会穿过冷傲岚的身体而入。冷傲岚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容,尽管早已被宫诚煜刚刚的动作吓得面无血色,却是镇定的仰起头来,直视他冷如寒冰的眸子,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道:“我……不许你伤他。”宫诚煜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冷笑:“你这是在命令孤?”冷傲岚挑眉,无惧的迎上他的眸子:“对,我就是命令你,你若是不放人,等我硬下心来,或许我会在你面前,亲手杀了他。

”楚涟狂是一国之君,何尝能受得了如此侮辱,宫诚煜若再要折磨他,说不定她真会先杀了他,再自尽。宫诚煜眸光一冷,望着她,手指攥紧,骨节在咯咯作响。他知道面前的女人,是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所以她不是在威胁他,而是在警告,她真的会这么做。“岚儿,你快走,不要管我。”楚涟狂忍着痛,咬紧牙关,担忧的催促,“走,快走,不要管我。”他知道宫诚煜残暴无情,落在他手里,他根本就没打算活命,只是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不会有事。“不要。

”冷傲岚扑过去,用力的摇了摇头,两道泪水自面上缓缓流下,“你说过的,我们要同生共死,我不会丢不你的,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楚涟狂心中一暖,没有想到冷傲岚竟然会在这一时刻,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他不禁感到欣慰,至少自己曾经的付出没有白费,只要知道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那就够了。只是现在他已沦为阶下囚,楚涟狂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望了宫诚煜一眼,见他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冷傲岚,森冷的目光中闪动着可怕危险,那是对一个女人占有的怒焰。

楚涟狂急忙推开冷傲岚,大声的叫道:“你不要管我,你不要管我,走啊,走啊,快走!”“不要。”冷傲岚紧紧抱住楚涟狂,“我不走,我死也不走。”既然她已经决定回到楚宫来找他,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她只想与他同生共死。宫诚煜赤红着双目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中翻涌起巨大的醋意。他真不明白楚涟狂有哪里好了,连个国家都受不住,还算什么男人?这样的男人也值得她爱的死去活来吗?像她这样姿色貌美,又聪明睿智的女人,tian下间除了他,又有哪个男人能与她相配?没错,她是他的,他决不能让她喜欢上别人。

宫诚煜大步走上前,伸手抓住冷傲岚的衣襟,硬生生的把二人分开。“放开,放开我。”冷傲岚拼命的挣扎着,向楚涟狂伸出了手臂,呜咽的喊道,“狂,涟狂。”“岚儿!”楚涟狂痛苦的看着心爱的女人,伸出的手指,已然要触到冷傲岚的肌肤,忽然,宫诚煜再次伸出手将冷傲岚向怀里一扯,紧紧抱住她的身子。“放开我,放开我。”冷傲岚一声惊呼,愤然的怒叫道:“宫诚煜,你这个混蛋,赶快放开我!”宫诚煜一手抱住她的身子,一手捏起她的面颊,嘴唇轻轻擦着她雪白的肌肤,嗅着她身上幽幽的体香。

故意邪恶的笑道:“果然是tian下第一美人,味道不错。”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冷傲岚的面颊上,冷傲岚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抖,本能扭过头去,厌恶的吼道:“滚!”楚涟狂睁大眼睛,一时,瞳仁痛苦的收缩,撕声大叫道:“宫诚煜,妄你一国君主,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宫诚煜扬了扬嘴角,恶意的一掌打在楚涟狂肩上的伤口上:“你现在是孤的阶下囚,孤怎么对你跟你的女人,你都没资格抗议!”说完,他又抱着冷傲岚,在她面颊跟脖颈处一阵亲昵。

冷傲岚心中悲苦,她闪躲着他的吻:“别,不要!不要伤害他!”“你是想救他,还是想救自己?”宫诚煜向怀里的女子看了一眼,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阵阴险的笑意。“你……”冷傲岚愤然怒视,她当然听得懂宫诚与话中的话。宫诚煜低头,吻上她樱红娇艳的嘴唇,低低的道,“你只有做了孤的女人,才有资格命令孤,不要动他,否则,孤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折磨他。”“不,不要,不要伤害他!”冷傲岚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哈哈哈!”宫诚煜得逞的大笑,一只手臂穿过的膝弯,一只手抱住冷傲岚的腰身,打横将她抱起。

转身,他已抱着她向牢门外走去,一面头也不回的大声下令:“把楚涟狂看好了,没有孤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冷傲岚给他抱在双臂中,他结实的双臂,死死钳着她纤细的身子,无论她如何挣扎,终于陡劳。她现在终于是明白了,一个人最大的弱点,不是她本身有多脆弱,而是不能有在乎的人,在乎的事。否则,这就能成为别人摧毁她的武器。宫诚煜抱着冷傲岚,没有乘龙撵,而是直接抱着她横跨上他的坐骑,直来到他命人临时修建的宫殿里。这个宫殿他还没让女人进来过,他忌讳女人,从来不会让她们染指他的地方,只会在有性趣的时候召寝,但怀中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他要征服的女人,他要将她带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彻底的征服她。

宫诚煜将冷傲岚抱进大殿,立即命人关上了大殿的门。不顾她的愤然挣扎,他挥手撕下冷傲岚胸前的一片衣襟,目光中欲火冲tian,他低下头去,滚烫的嘴唇,印上她雪白的肌肤上。“不。”冷傲岚用尽全力抗拒,挥手向宫诚煜轮廓分明的面上打去,却给他一把握住她的双手,扭到身后。他环抱起她,将她向轻纱后面的床榻上抛落。一面马不停蹄的伸手扯落自己束袍的锦带,随手抛落。华丽的战袍,向两边滑落,敞开的单衣襟口,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古铜的肌肤。

宫诚煜弯起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向摔在床上的女子步步逼近。冷傲岚纤细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床榻上,已经是震的她五脏六腑都难受了。她刚要爬起身,愤然的怒骂,一抬起头只见宫诚煜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已经近在眼前了。“滚……”冷傲岚怒吼着推开他,准备从他的臂弯中逃走。宫诚煜却一把扯过她的身子,手臂穿过她的后背,将她抱向自己。火热的吻,从她樱红的嘴唇,到白皙的脖颈,一直蔓延至她凌乱的衣襟下娇美的身子,所到处,无不让冷傲岚感到一阵阵的颤粟。

可恶,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敢对她用强的,她可是孕妇啊,这男人竟然连孕妇也不放过,实在是变态!她深知,若是自己越反抗,只会激发身上男人的兽性,所以她努力逼自己冷静下来,张口在他的嘴唇上用力一咬,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他擎制住的手臂。冷傲岚快速的向后退着,伸手拨下发间的一支金钗,在空中出一道如水的清流,直朝宫诚煜宽敞的胸膛上刺过去。“去死吧!”这个可恶的男人,是他先招惹她的,杀了他,她可不负责。宫诚煜嘴角划过一抹蔑笑,手下的力道轻轻一挥,只听“碰”的一声,金钗脱手飞出,摔落墙角,跌成两段。

“女人,如果不想让孤发怒,最好不要反抗。”宫诚煜深邃的眸子,氤出阵阵凌人的寒气,一字一句的警告道。她刚才的举动,已然激起他强有的占有欲,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可以抗拒他的霸气。他一定要征服她,他就不信,这世界上还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冷傲岚金钗落下,一头柔顺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泄下来,衬着她美艳绝伦的面颊,更是明媚动人。宫诚煜呼吸一窒,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一手将纤细她的双手,钳制在头顶,一手在她的面上轻轻划过,弯起嘴角,再度过弯起让人不寒而粟的邪恶笑意。

“你真是合孤的胃口,本来孤还没打算要碰你,现在却是非你不可了。”他喜欢她欲擒故纵的模样,尽管也有女人在他面前使过,但没有人能像她这样让他如此动心。他喜欢她抗拒他,挑战他,就如同一个得不到的猎物,越是想抓住就越抓不住,却成功勾引起他的兴趣。“你给我放开,我是孕妇,你想强一个孕妇吗?”冷傲岚皱眉瞪着他,胸口起伏着强烈的恨意。宫诚煜一生纵横沙场,自然不是个心慈手软的男人,更不懂得怜香惜玉。但是,听见冷傲岚这么一说,他的心中竟是莫明的一颤。

“女人,不想伤到孩子,就最好乖乖配合孤,否则孤不但要了你肚子里孩子的命,还会让楚涟狂生不如死!”阴冷邪恶的声音在冷傲岚的耳边响起,她的鼻子一酸,只能咬唇瞬间放弃所有的挣扎。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女人在男人面前,竟是这般的无力。宫诚煜冰冷的薄唇扬起,勾起一抹狂戾肆虐的邪笑,掌风劈出,帐幔落下,遮掩一室盎然羞人的旖旎春光。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快意,让宫诚煜一直在冷傲岚身上煽风点火,不停的索要,容不得她有一丝的反抗,一直紧紧纠缠着她,与她抵死缠绵。

直到深夜,冷傲岚累的差不多要昏了过去,宫诚煜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电光闪闪,雷声轰鸣。冷傲岚拥着芙蓉薄被,掩着身子,全身上下,都是宫诚煜粗暴的蹂躏后留下的吻痕,掐痕,和抓痕,直瞧得人一阵触目惊心。Y,这个王男人敢强她,她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一定会让自己今tian所受到的羞辱,十倍的奉还给他。她狠狠的瞪着他,眼中充满了仇视的怒火。宫诚煜翻身下床,拾起抛落在上的锦袍,披在他高大挺拔的身上。他回过身来,瞧见冷傲岚仇怨的眼神,他的心跳本能的漏了半拍。

这个女人一定是又想着怎么报复他了,他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特别的吸引他的注意。一般的女人,遇到这种情况,早该是吓的魂飞魄散,颤抖着身子蜷缩在床角,目光溃散,害怕的脸上毫无血色。可是冷傲岚呢,不但无任何惧色,反而显得异常的安静,她眸子紧眯着,眼中交织着算计的精光。虽然她跟很多男人都上过床,不过自愿和被迫可是有很大的区别,她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强了,心里是有委屈的,可是她更清楚,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只会让面前的男人更加得意。

宫诚煜俯下去身,将哧裸而结实的胸膛压在她的身上,伸手捏住冷傲岚的面颊:“怎么样?恨孤吗?想找孤报仇吗?”冷傲岚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他,咬牙切齿:“总有一tian,我会亲手杀了你。”宫诚煜哈哈一笑,不屑一顾的抿抿唇,他一向自命不凡,又怎么会认为自己会再次栽到这个女人手里,反正他已经征服过她了。本来,他是打算羞辱她一翻之后,便将冷傲岚处死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刚才的一翻缠绵后,这女子的身体,确实带给他太多的惊喜。

难怪楚涟狂会为了她,夜夜笙歌不早朝,想来这女子也是有一定手腕跟魅力的。虽然他不会像楚涟狂那么昏庸,被她迷惑,但他倒是可以将她暂且留在身边,等他玩腻后再将她处死。宫诚煜起身离开她,一面系上束袍的锦带,一面朝殿外的宫女命令:“马上去请太医来给她治伤,好好看住她,要是她逃走了,当心你们的性命。”宫女们慌慌张张的应着,躬身送他出门。宫诚煜得意的大步向门外迈去,在他没有玩腻她前,他不会容许这个女人死去。终于,冷傲岚见宫诚煜离开后,再也忍不住心头的委屈,她趴在锦被里,呜咽出声。

楚国已是纳入秦国的版图之下,宫诚煜花了几tian的时间励精图治,改革政治,善待楚民,减免税赋,楚国休养生息,民生逐渐恢复。这tian夜里,宫诚煜在宫中宴,设大罢宴席,款待楚国朝中官员,庆祝秦国成功收复了楚国的领土。夜深人静,宴摆而归。一翻痛饮,宫诚煜已是大醉酩酊。几名内侍官扶着他,踉踉跄跄的向寝宫走去。“皇上,今晚是月圆之夜,需不需要奴才给您找几个模样好的美人来伺候?”常侍奉宫诚煜的内侍官胡平公公低声问道。宫诚煜皱了皱眉,抬头仰望上tian,一轮明月高挂,每当这个时候他体内就会勃发出强烈的欲望,非要找女人纾解才行。

“嗯。”他点点头,脑海里却浮现出冷傲岚绝色的姿容。为什么会想起那个女人?他烦躁的甩甩头,他不过是楚涟狂穿过的破鞋,难道他征服过她之后,还要一尝再尝她的滋味不成?宫诚煜躺在床榻上,体内某种欲望已经激发出来,胸腔内更是一阵浮燥。他猛然挥去脑海里对冷傲岚的念想,正巧这时候内侍官也送来了几个美人,随手抓住一名美人,翻身压在她的身上,迷迷糊糊的亲吻着她的面颊。他撕扯着美人的衣衫,用力的啃咬着她的肌肤,却找不到一点性趣的感觉。

他挫败的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惊喜又恐慌的脸。美人得到秦王的宠幸,自然是又惊又喜,她娇羞的望着宫诚煜俊美无涛的脸颊,低低的叫了一声:“皇上。”宫诚煜心中却是无比厌烦,深邃的眼中,掠过一阵失望的伤情:“你……你不是她啊。”他现在只想要她。“皇上,你说什么?”美人顿时不解,她主动退下外衣,白皙的肌肤贴上他的身子。“滚!”宫诚煜无比厌恶的推开她,站起身子,迈着踉跄的步伐,直朝关押冷傲岚的寝宫走去。他发誓自己是不想见到她的,之所以会去找她,不过是觉得她的身子美味,可以帮他纾解这月圆之夜的欲望,仅此而已。

一路上,侍婢随从见他过来,相继躬身行礼。宫诚煜大步走进一座偏殿中,只慌得几名小宫女慌忙下拜,她们怎么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秦王,会来关押前朝皇后的寝殿。宫诚煜只是淡然的挥了挥手,有些醉意,一来就问,“她怎么样了?”一名小宫女伏在地上,小心翼翼的道,“刚开始的几日她不肯吃东西,奴婢们怕她支持不住规劝着她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她才勉强吃了点,现在好像是睡着了。”“嗯。”宫诚煜眼眸眯了眯,轻轻挥手,几名宫女无声的退开。

想不到她为了楚涟狂,竟是肯受得如此屈辱,他以为她会挨不过自杀或者逃跑,没想到为了肚子里的孽种,倒是活了下来。宫诚煜扬了扬薄唇,迈着醉意的脚步,掀起重重的帷幕,向前走去。一帘轻纱后,冷傲岚一身月白色的罗衫,她头发披散在枕头上,玲珑的娇躯凹凸有致,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月光如水,倾斜而下,仿若水银般,洒落在女子的身上,一张清丽绝伦的面容,秀丽的眉弯下,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仿如蝶翼,让她看上去,仿若一尊唯美的象牙雕刻。

宫诚煜一时恍了眼,按奈住心中的灼热的燥动,掀起轻纱,向床榻边走近。他忍不住伸手去触摸她白皙的肌肤,低头亲吻上她的面颊,压上她玲珑的娇躯。点点的热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身体各处。宫诚煜一只手轻轻扶着冷傲岚衣下白玉般的肌体,一只手伸手穿过她的秀发,捧起她后脑,迫使他正对自己,她无处可逃,他低头堵住她饱满的红唇,灵活的舌,熟练的撬开她的贝齿,探入她湿润的口中,野蛮的索取着。“唔。”冷傲岚在他霸道的热吻中,意识渐渐清醒,他野蛮而狂热的亲吻,让她不能呼吸了,几近窒息。

宫诚煜喘息着放开她,眼里已经一片赤红,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她了。冷傲岚朦胧的睁开眼,一个最不想见的人影在俯在自己的面前,她连忙伸手下意识抵触着她结实的胸膛:“滚开,不要碰我!”宫诚煜扬了扬嘴角,英俊的面上,透出隐隐的寒意,仿佛认定她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这里的一切都是孤的,包括你,孤想要,你就不能孤。”宫诚煜抛开了她的衣衫,意乱情迷的吻上她身体。“滚!”冷傲岚心头起伏着怒火,她用力的推开他,神色凛然:“我跟你已经两清了,别忘了你已经答应不会再折磨楚涟狂。

”言下之意,他已经没有什么条件能够与她交换,她也不会再受他的威胁了。宫诚煜体内勃发着欲望,他已经不想听她在说什么了,他只知道眼前披着破碎罗衫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无暇,他的眼中,蹿起一片狂乱的火花,神情狂乱得吓人。“孤要你。”宫诚煜不理不顾,伏下压住她纤细的身子,深深的吻住她的红唇。冷傲岚合紧双腿,死也不放,她讨厌别人不顾她的意志做任何事,她再也不要被这个男人玷污了。宫诚煜的嘴唇,擦着她的面颊,缓缓移向她的耳边,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的响起。

“乖乖听话,如果,孤高兴了,或许,孤会将楚国的江山再还给楚涟狂也说不定。”冷傲岚身子一颤,几乎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望向他深邃的眸子:“你……你说什么?”“我说……”宫诚煜从她的胸前抬起头来,挑了下眉,眼里闪动着邪恶的笑意:“如果你乖乖听话,将孤伺候舒服了,孤或许会考虑给你一个名分。”“我不要你的名分!”冷傲岚想也不想就拒绝,笑话,名节那种外在的东西,她从来都不看中,更加不屑。尤其是宫诚煜,像他这样精明的一个男人,打上他女人的烙印,依她的估计她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你说什么?”宫诚煜眼眸里浮现出滔tian的怒火,他伸手掐住冷傲岚的脖颈:“敢拒绝孤的,你是第一个!”冷傲岚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杀吧,杀死我好了,反正楚国已经亡国了,我也不想再活了。”“孤偏不让你如愿。”宫诚煜松开她的脖子,改为揪住她胸前的衣襟,眼神炽烈的盯向她的:“孤要你做孤的妃子,跟孤回秦国。”“你真的要撤兵?”冷傲岚睁开眼,狐疑的目光扫视着他。“楚国已经是孤的囊中之物了,孤可以放过楚涟狂,不过他必须向孤俯首称臣。

”宫诚煜睨了她一眼,面色威严:“还有你,必须答应做孤的妃子,一直陪伴在孤的身边,直到孤厌恶了你为止。”冷傲岚眼眸一亮,立即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容:“拜托,秦王陛下,我不过是个孕妇,你要我跟你回秦国也没多大意义啊,我还是留在楚国生孩子吧,您老先回去,大不了我再给您亲自挑选几个楚国的一等美女送上?”宫诚煜掐住她的下颚:“哼,别以为这样就能逃开孤,告诉你,孤已经迷恋上你的身体了,孤只要你。”“不是吧?秦王殿下,其实像我这样的女人很多啊,你就别那么执着了吧?”冷傲岚面色一僵,心里直骂宫诚煜变态,Y,这男人就喜欢搞孕妇。

“是要孤归还楚国的一切给楚涟狂,还是要他明日被推上断头台,全凭你一句话。”宫诚煜眸光阴险的盯着冷傲岚,满意的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他只感到一阵快意的报复。他就是要看到她的痛苦,看到她的妥协,他才会有征服的快感。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是他宫诚煜无所不能的。“你……”冷傲岚面色震颤,双手紧紧握拳,“你不是说不会再折磨楚涟狂的吗?”可恶,又拿他来要挟她!宫诚煜扬眉:“孤上次只是答应不会再给他用刑,没说不要他的命,如果你不乖乖听话,明日就可以观摩到楚涟狂被推上断头台的情景。

”冷傲岚咬着下唇,明媚的瞳眸里闪过一抹痛恨,可恶,这男人就是故意要逼她就范的。只是,如果要她跟他回秦国,他就能将这里的一切都归还给楚涟狂,她又有什么不能同意呢。“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也请你记住你的承诺。”她咬着发颤的嘴唇,一字一句的道。“你……真的同意了?”宫诚煜一时震住,没想到她真的会答应,她不一向把自己的利益跟尊严看的最重要的吗?如今她竟然肯为了楚涟狂牺牲自己?她也会有这份牺牲精神,真是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楚涟狂就真的那么重要,让你肯做出这样的牺牲?”宫诚煜深沉的眼眸,复杂的望着她。冷傲岚微叹了一口气,扯起唇角:“因为这是我欠他的!”如果不是她,楚国又怎么会亡国,楚涟狂又怎么会成了亡国之君呢?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是她让宫诚煜有机可趁。既然她才是始作俑者,那这一切的后果跟痛苦,就由她一个人承担好了。这里本该属于楚涟狂的一切,应该归还于他。宫诚煜深邃的眼中,透出一抹阴戾的神情:“好,既然你想要为他牺牲,那孤就成全你。

”说完,他一咬牙,全不容情的在她纤细的身体上肆意起来。他偏偏不信,就凭他宫诚煜,争战tian下数十载,让无数英雄尽折腰,就连一个女人也征服不了。他已经决定了,纵然是不择手段,也一定会征服眼前这个女人。楚国的江山他可以再打一次,但她的心,他似乎更有兴趣攻破。他要征服她,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彻底忘掉楚涟狂,断绝她和楚涟狂的一切关系。所以明tian,他就会将她带回秦国去。一翻痛苦的折磨,冷傲岚已是精疲力尽了。宫诚煜长身而起,穿上锦袍,回头向她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道:“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宫诚煜的妃子,孤要你的时候,你必需随时出现在孤的身边。

”说完,他冷哼一声,掀起垂落的帷幕,大步向外走去。冷傲岚看着宫诚煜离去的背影,一时间,百感交集。本来,她可以和楚涟狂在楚国幸福的过上一辈子的,可是一切全被她的一己贪念给毁了,现在她不仅连累了楚涟狂,更是拖累了自己。惹上宫诚煜这个恶魔,她可以想象,自己未来的日子将会是怎样的一片无尽黑暗。第二tian,宫诚煜一下早朝就来到她的寝殿中。他手里拿着一件华丽的宫装,掷在冷傲岚的面前,扬声命令道:“穿上它,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你跟我一起回秦国。

”冷傲岚撑开面前的衣裳一看,她知道这是秦国后妃才能穿着的服侍。“你真要册封我为妃子?”冷傲岚抬起头来,看着宫诚煜,似乎还在怀疑他这样做的动机。宫诚煜看出她的心思,他冷冷的一笑:“君无戏言,你觉得孤会骗你?”“不是,只是我不仅是楚国的皇后,还曾经做过西国的太后,这些你不介意吗?”她其实更想问的是,她陷害过他的表妹璃汐,跟他回了秦国,他会不会找她报仇?“你觉得孤会在意?”宫诚煜自负的挑了挑眉,眼里是气吞tian下的气势:“这tian下迟早都是孤的,孤怎么做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你只需准备好,随孤出行就可以了。

”冷傲岚撇撇嘴,很想怒骂他一句自大,不过话到嘴边,她还是识趣的收了回来,只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要换衣服了,你先出去吧。”宫诚煜身形未动,只是弯起嘴角,勾起一抹冷色的笑意:“你现在已经是孤的妃子了,何况你身上哪一点孤没看过?难道你换衣,还要孤回避吗?”“你……”冷傲岚气怒的瞪着眼,只能咬牙拾起地上的衣裳,准备背过身去换。只是忽然她又想起什么,大步跨到宫诚煜的面前:“要我心甘情愿跟你去秦国,你就必须答应我最后一个条件!”“还有什么事?”宫诚煜皱了皱眉,不耐烦的问。

冷傲岚迎上他的眸子,要求道:“我要见楚涟狂最后一面。”,,。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