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媚乱六宫 >> 第九十五章

“朕不是在欺负你,朕这是在爱你呢?”楚涟狂伸手解开她的罗裙,低头吮吻上她的肌肤。“哪有人这样爱人的?”冷傲岚理智的推开他:“皇上,臣妾还怀着孩子呢,切莫贪欢了。”楚涟狂将她扯进怀中,邪魅的咬上她的耳垂:“放心吧,朕会温柔的。”“不要,这都热死了,再做那种事会更热的。”冷傲岚说着已经闪躲开身子,拿着扇子在一旁扇着风。“皇后,朕可是帮你赶走了你的情敌呢,你就不应该感谢朕吗?”楚涟狂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魅惑的低语,声音温柔。

“唔……”她再度被封住红唇,挣扎、反抗都无济于事。楚涟狂一边退去自己的衣衫,一边将她压在身下:“岚儿,你好美,我的妖精,每次你都让我蚀骨消魂,飘飘欲仙——”冷傲岚揽住他的肩膀:“死相,哼。”楚涟狂满眼的笑意:“都怪你,勾引了朕!”他搂住她共醉一场鸳梦。火热的探索让冷傲岚很快就累的浑身都散架了,她好累,又好困。但楚涟狂却不肯鸣锣休兵。“皇上,你是想折磨死我吧?”冷傲岚实在气不过的对他大喊,“唔,我不想玩了,好累……算你厉害,你真男人,行了吧?”“是谁每次哭着喊着让我对她再……用力些的,嗯?”楚涟狂委屈的撇撇嘴,又一个深深的占有,他才搂着她从红罗帐里出来。

冷傲岚不解他的举动:“咦,皇上,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帮你清洗一下身子。”他附耳在她耳边低喃。冷傲岚心中一怔,没想到楚涟狂何时竟变得如此体贴了。浴池中早有宫女撒了花瓣,楚涟狂屏退所有的人,径直抱着冷傲岚迈入池水中。冷傲岚只觉得浑身乏力,她趴在池边,两眼微微闭合着休息。楚涟狂从身后搂过她的身体,薄唇一寸寸的吮吻着她的肌肤,而他掌心里的真气也在一点点的度给她。“唔……”冷傲岚仰起脖子,舒服的轻呤一声。有了楚涟狂过给她的真气,再加上这温热的池水浸泡,她感到自己浑身的肌肤都舒展开来了。

“喜欢吗?”楚涟狂搂住她,扳过她的身子与他面对,薄唇贴上她的唇。“恩,还行!”冷傲岚勉强的点点头,展开双臂拥抱着池水:“就是这水池不够大,要不然我可以游泳了。”“皇后想要更大一点的温泉池吗?”楚涟狂将她的话全数听进了耳中。冷傲岚转身,对他媚惑的一笑:“皇上愿意为我修建一个更大的沐浴温泉池吗?”楚涟狂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动情的一吻:“修建温泉池,可是要招募工匠劳命伤财啊,朕若是肯这么为你,皇后要怎么报答朕呢?”“你说呢?嗯?”冷傲岚妖娆的在他怀中翻滚了下,用背磨蹭着他的肌肤:“皇上若是肯依着臣妾,以后想要臣妾怎么样,臣妾都愿意,只不过……”“只不过什么?”楚涟狂亲吻着她的面颊,揽住她的腰身问。

冷傲岚用手指止住他薄唇的靠近:“只不过皇上单单只为臣妾修建一个温泉池还不够。”“你这个贪心的小妖精,这会又想朕给你什么?”楚涟狂敛眉,神色暧昧的瞅着她。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这会又想到什么坏点子?“皇上,臣妾想要一座避暑山庄嘛!”冷傲岚扑过去,亲昵的搂住楚涟狂的脖子:“你看这楚宫里,盛夏都热死了,就算臣妾能挨的过热,臣妾怀着的小皇子,可是受不了热呐,皇上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母子俩热死吧。”楚涟狂将她搂抱到岸边,沉思少顷:“皇后说的的确有理,这楚宫盛夏确实难熬……只是若是修建避暑山庄,工程浩大,朕担心恐怕会劳民伤财啊。

”“皇上,你心里就记着你的那些江山子民,你到底还管不管我们母子了,既然皇上舍不得黎民百姓受苦,那就让岚儿和皇子一起热死好了。”冷傲岚嘟唇不依,给楚涟狂下了一剂狠药。她才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呢,黎民百姓的安危,与她何干?她只要自己开心就可以了,反正修建一座山庄,又不要她动手,她只负责享受,至于过程多么辛苦,有多么耗费人力和物资,那不是她需要管的事。楚涟狂搂过冷傲岚的纤腰,动作温柔的抚上她的小腹:“岚儿,朕怎么可能不疼你呢?朕也希望,我们的孩儿,一出生就有最优越的环境……只是修建山庄,毕竟是件劳命伤财的事,朕恐怕朝中的大臣们不会答应。

”“原来皇上是担心那些老顽固啊,那几个老东西,反正也已经老的差不多要进棺材了,他们若是敢反对皇上,皇上就罢免了他们的官职,让他们告老还乡不就行了。”冷傲岚没心没肺的说,帮楚涟狂出着馊主意。“万一他们以死进谏呢?”楚涟狂难免担忧,他对那些老顽固的死脾气还是很了解的。“切,都这年头了,还有人动不动就玩要死要活这招啊。”冷傲岚不屑的撇撇嘴,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皇上,要是他们敢用死来要挟你,你就用我上次给你提议的那个炮烙之刑,惩罚他们,看他们还敢不敢忤逆你的旨意。

”楚涟狂脸上一喜,立即夸赞:“皇后这个方法好,这些老顽固整tian监视着朕,一会不许朕干这,一会又进谏朕那样不行,朕早就被他们烦透了,以后他们谁若是还敢烦朕,朕就用皇后教朕的这招炮烙之刑对付他们。”“皇上,那修建避暑山庄的事?”冷傲岚妩媚的眨眼,嗓音蛊惑低柔的问。“全依皇后所言!”楚涟狂下定决心,只要少了那些顽固老头的纠缠,想做什么怎么做,还不是他说了算。两人又陷入一阵深吻当中,旖旎的水光里,男女的喘息低吟声不断。

朝堂之上,议论纷纷,皇上已经连续七日没来上朝了。今儿个傍晚将他们召过来,不是为了什么国家大事,而是要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李尚书极力反对:“皇上初登大位,应该减少税赋、大赦tian下,与民休养生息才对,若是修建避暑山庄,就要征召劳役,老百姓必定会怨声载道。”楚涟狂并不为然,他淡淡道:“卿家的顾虑朕已经考虑过了,这次凡自愿征召修建避暑山庄的劳役,朕都会给予抚恤跟嘉奖,银两方面会是往常是三倍,老百姓有钱赚自然就不会有怨气了。

”“皇上,如今北方大旱,南方水患,国库里的银两应及时拨款赈灾难民,怎能用在此种奢侈享乐的用途之上啊?”户部侍郎田舯亦是摇头,他今日还想让皇上拨款赈灾的,没想到皇上竟是要利用这笔钱去修建什么避暑山庄。楚涟狂眼神犀利,故意讥讽道:“南北方都有灾患吗?你们这些大臣平日里不都很有治国之道的吗?怎么也会让灾患发生,朕还以为有几位先皇钦命的顾命大臣辅佐,朕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皇上,大旱、水灾此乃tian灾人祸,臣等也无能为力啊。

”曹丞相一脸的无奈之色:“如今老百姓受苦,还望皇上多多体恤民情,不要再兴建什么山庄避暑了,否则百姓一定会怨声载道的。”楚涟狂怒喝一声:“哼,你们这些老臣,一个个就知道叫朕不要做这,不应该做那,朕交给你们的事,你们就一件都处理不了。若是你们能提前处理灾患妥当了,此刻朕也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去建避暑山庄了,都是你们办事不力,现在却责怪起朕劳民伤财。”“皇上息怒,臣等自有办事不力的地方,可是皇上在这时候大兴土木,也确有不当之处啊。

”曹丞相带着众臣跪下进言。楚涟狂冷着脸,拂袖:“不必再说了,朕意已决,避暑山庄是非建不可,谁要是再敢有异议,朕必将他处以炮烙之刑,以儆效尤!”几位大臣面色一震,人人自危起来,不敢再有异议,只是这心里却是被楚涟狂伤透了。皇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为了给那个女人修建避暑山庄,竟是不听劝阻要劳民伤财,实在不是明君所为啊。看来那个女人一日不除,对楚国江山社稷,始终是个祸害。冷傲岚用完膳过后,就在榭坊殿的院子里乘凉。这盛夏十分,楚宫里热的跟火炉似的,习惯了在现代社会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的她,哪里能受的了这般的热,何况她还怀了个孩子,更是受不住热的。

冷傲岚一心只想着教唆楚涟狂给自己建一座避暑山庄,并未考虑其它。“皇后娘娘,左侍郎在殿外求见。”一个宫女上前来禀报。“左侍郎?”冷傲岚怔了怔,她好像不认识这个人吧。“娘娘,左侍郎是去年的新科状元,也是曹丞相的女婿,在朝廷里虽没有要职,但地位显赫,人人都尊称他为大才子。”秀儿俯下身子,小声的禀报。“哦,听起来还不错,只是本宫召见外臣恐怕会引人非议,你跟他说本宫没空见他,让他以后都不要来了。”冷傲岚正了正衣襟,嘴上虽是这么说,可手下的动作却是悄悄掏出一块令牌递给秀儿,示意她将这位侍郎领到偏殿的厢房召见。

“是,秀儿遵命。”秀儿点点头,立即精明的会意。冷傲岚回房换了一套正式的着装,遂来到榭坊宫的偏殿。“微臣参见皇后娘娘!”左侍郎立即下跪叩拜。冷傲岚淡扫了他一眼:“左侍郎应该清楚,宫里头有规矩,你身为外臣是不能见本宫的,为何今日会亲自前来面见本宫?”“禀皇后娘娘,臣亲自来拜见皇后娘娘,实乃情非得已。”左侍郎叹了口气,又摇摇头,立即道:“今日我在家中陪伴妻儿,但见岳丈大人面圣回府后满脸的怒气,岳丈大人不仅辱骂皇上为昏君,还说娘娘是妖后,要派人潜入宫中刺杀娘娘,微臣听闻此事后,不得不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亲自过来提醒娘娘。

”“你是说曹丞相要杀我?”冷傲岚眯了眯眼:“不过你既为他的女婿?何以要将他的密事向我通报?别告诉我那些大义灭亲的道理,本宫可不信!”左侍郎拱手:“皇后娘娘,实不相瞒,微臣在中状元之前,家中早有妻儿,若非曹丞相苦苦相逼,微臣是绝不会再迎娶他那泼辣女儿的,如今臣对曹相早有不满,只希望他的丑事能尽快曝光于世,臣也好返乡与妻儿团聚。”“哦,原来你是个陈世美啊。”冷傲岚讥讽的一笑,接过秀儿递上来的茶,抿了一口:“放心吧,你有意投诚于本宫,本宫绝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用不了多久你跟妻儿就可以团聚了。

”如果这个左侍郎是什么正人君子,她是绝不会启用他的,恰恰好他也是个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恐怕他嘴里说要与妻儿团聚是假,想要扳倒曹丞相自己取而代之才是真的。她冷傲岚才不管他是忠臣,还是奸臣呢,只要谁在朝堂上对她有利,她就会帮谁。培养这样一个小人当自己的内应,以后朝上那些老顽固再敢议论她的不是,她都能掌握的一清二楚。“微臣拜谢皇后娘娘。”听到冷傲岚这么一说,左侍郎顿时心中大喜。冷傲岚让秀儿又赏赐了他一些宫中财物,他更是欢喜的连连叩拜,俯身退下了。

冷傲岚得意的扬眉,这奸臣就是比忠臣要好打发,随便送他点银子,他也就归顺了,像那些忠肝义胆之士,你如果没有宏图伟业,休想他们会追随。夜渐渐深了,楚涟狂估计还在被那群老顽固缠着,冷傲岚实在困的紧,就先上床睡了。她睡意渐模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是门吱嘎一声的轻响,她确定是有人走进来了。这人是谁?楚涟狂,还是秀儿?冷傲岚在心中揣测着,干脆闭上眼假装睡着了,她依稀的感觉到那人的脚步很轻,蹑手蹑脚地到了床边停下。

这人似乎一直在床边看她,只是那目光里似乎没有善意。她隐约感觉到一股危险的临近,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把锋利的匕首正直朝着的胸口刺去!电光火石之间,冷傲岚急中生智快速的翻身滚到了床里侧,那匕首险险的擦过她的衣衫,深深地扎进床板之中。而在同时,她也看清了,要她命的是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她认识,竟是颜妃。这匕首刺得如此深,刚刚如果扎的是她,她现在早就没命在了。可见,颜妃对她的恨意有多深。冷傲岚机警的从床上一跃而下,摆开阵势,喝斥道:“颜妃,你到底想干什么?”“要你的命!”颜妃抽出了匕首,转过身,掩在阴暗的月光下,脸庞带着一股狠绝的冷血嗜杀。

她朝冷傲岚冲了过来,以着极快的速度挥动着手里的匕首。冷傲岚手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她一脚踢起板凳砸向她,避开了颜妃疯狂的攻击。“大胆,本宫乃是皇后,你刺杀本宫,不怕皇上怪罪于你吗?”冷傲岚一边气势凛然的喝斥她,一边朝门口退去,她看出颜妃还是有一点武功底子的,她与她硬拼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她。颜妃笑的狰狞,朝冷傲岚步步紧逼过来:“你若是死了,曹丞相就会向皇上提议立我为后,到时候我已为后,又何需惧怕皇上的怪罪?”冷傲岚心中一阵恼怒,原来左侍郎说的都是真的,想不到曹丞相这么快就采取行动,竟派了这个女人过来刺杀她,还承诺会给颜妃皇后之位。

哼,曹丞相,他以为他是谁?皇上吗?想立谁为后那可是皇上的事,轮不到他一个丞相来做主。颜妃趁冷傲岚不备,已经拿刀冲了过来,狠狠道:“去死吧!”“等等,你总得告诉本宫,本宫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吧?这样,本宫去阎王殿的时候好跟阎王交代啊。”冷傲岚故意打趣着,实则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借此拖延时间。颜妃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你这,若不是你成tian霸占着皇上,我们后宫里的其它妃嫔,也不会一个月都见不到皇上一次。

”冷傲岚听着就来气:“皇上不来你宫里,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光知道怪本宫有什么用?”“你这,勾引了皇上还敢狡辩,现在满朝文武和后宫都妃嫔都对你怨声载道,你这个狐狸精,今日我就要替tian行道,杀了你!”颜妃眸子凛然,拿起刀子再次冲了过来。冷傲岚不屑的勾唇:“你又不是阎王爷,我的死活你以为你决定得了?本来不想跟你折腾的,好,既然你不给面子,我也不给你脸子!”“哼,那就让我们见分晓吧。”颜妃使出了杀招。冷傲岚也不甘示弱,她虚晃一招,忽然飞起一招,一招高踢腿直接把颜妃手中的匕首踢翻在地,再一个打滚抢过了地上的匕首,顿时占据了上风。

“想不到你这还有点功夫。”颜妃不由感到诧异。冷傲岚不悦的皱起眉头,她一句一个听得她很不爽。她身手这点小功夫,还是轩辕逍传给她的,不过应付颜妃这个半吊子泼妇,还是足足有余了。她抚额叹息:“你得不到皇上的宠爱,也就知道找我来理论,有本事你找皇上去啊?须知腿长在男人的身上,他们要去哪个女人那里,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的。你今晚来找我,无非是嫉妒我嘛,可以理解。”“谁嫉妒你了?”颜妃狂怒,尖着嗓子叫道:“我不过是讨厌你这勾引了皇上,还让皇上修建什么避暑山庄,惹来非议,你这种女人不配做皇后。

”“我不配,难道你配吗?还说不是嫉妒我?你看不惯皇上为了我大兴土木,无非是觉得自己没那个本事影响到皇上,有本事你也让皇上为你建一座宫殿呐。”冷傲岚不以为意,故意激怒她。颜妃本就心中含恨,如今被冷傲岚这么一挑唆,更是积怨成深,她一把夺过冷傲岚手里的刀,冲过来掐住她的脖子。“你这个,我现在就送你去死!”“住手!”内殿的门突然被踢开了,楚涟狂一脸震怒的赶进来,见此情形,他毫不犹豫了一掌劈向已然发狂的颜妃,将冷傲岚救了下来。

“岚儿,你没事吧?”他心疼的搂着她,看着她的脸一片惨白,他的心都快揪起来了。冷傲岚顺势扑进他怀中,呜咽起来:“臣妾差点就见不到皇上了,刚刚颜妃妹妹趁着臣妾在睡觉的时候,突然拿过一把匕首,要刺杀臣妾。”“竟有这等事?”楚涟狂皱起眉头,转身厉声冷喝:“大胆颜妃,竟然敢行刺皇后,你该当何罪?”“昏君,你有眼无珠,喜欢这种妖女,你就等着亡国吧?”颜妃破口大骂,豁出去的吼道。小吉子公公立即喝斥:“大胆,竟然敢辱骂圣上!来人呐,掌嘴!”几个嬷嬷涌上来,朝着颜妃的嘴丫一顿猛扇,她的嘴角立刻肿了起来。

“来人,颜妃大逆不道,胆敢行刺皇后,辱骂朕,将她拖出去,即刻处斩!”楚涟狂阴狠的下了道命令,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的动容。“皇上,你竟然为了这个妖女要斩臣妾?”颜妃难以置信的瞪向楚涟狂,后宫的妃嫔即便有错,皇上也不过会赐一条白绫,如今皇上竟是要当众处斩她,岂不是要让她跟她颜家人的颜面扫地?“颜妃,你忤逆了朕跟皇后,还口出狂言,不知悔改?朕只是将你斩了,而没有斩你全家,已经算是对你颜家最大的恩惠了。”楚涟狂黑眸冷冽,嗓音冷鸷无波:“还不快将她拖出去!”“是!”几个侍卫上前,将挣扎中的颜妃往殿外拖。

颜妃嘴里不停的大声咒骂:“昏君,妖妃,你们不得好死!”楚涟狂看得更是厌烦,而冷傲岚却是眉峰一挑,突然有一计浮上心头。“皇上,颜妃到底是你的妃子,若是就这么将她拉出去斩了,别人一定会说你无情无义。”冷傲岚睨了楚涟狂一眼,言之凿凿道。楚涟狂顿觉她说的话有理:“那依皇后的意思……?”“皇上,臣妾日前养了几只小宠物,不如把颜妃丢给臣妾的那几日宠物玩弄吧。”冷傲岚对他巧笑嫣然,眉宇间尽是妖娆的蛊惑之色。“宠物?”楚涟狂怔了怔,顿时不解。

“皇上,你且跟臣妾过来瞧瞧。”冷傲岚拉着他的衣袖,将他带到了榭坊殿后面的一个蓄水池里。“这池子里有何玄机?难道说皇后最近爱上了养鱼?”楚涟狂顺着池边往下望过去。突然从池底窜出了一条巨蟒,长大了血盆的大口,朝楚涟狂猛袭过来。“皇上小心!”冷傲岚眼疾手快的将楚涟狂往回拉,这才躲过了巨蟒的侵袭。“皇后,你在池子里养的是……蛇?”楚涟狂脸色微漾,几乎是不敢相信的质问。冷傲岚开心的点头,并不觉得不妥:“是啊,臣妾养的就是蛇。

”楚涟狂脸露忧色:“可是这蛇伤人呐,皇后万一伤着自己了怎么办,照朕看还是不要养了吧,朕再另送你别的。”“不嘛,皇上,人家就喜欢养蟒蛇嘛。”冷傲岚嘟唇不依,趴到楚涟狂的怀里,与他细语:“皇上,你有所不知,有了这条蛇,这后宫里的那些女人,谁再敢对本宫不敬,本宫就将她丢进去喂蛇,你说好不好嘛?”楚涟狂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原来岚儿是想用这条蛇保护自己跟朕的皇儿啊,早说嘛,朕准了。”“谢皇上!”冷傲岚立即欣喜的拜谢,随即又假意讨好的问:“皇上,那颜妃该如何处置?”楚涟狂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一吻:“就照爱妃的意思,将她扔进池子里喂蛇。

”“皇上……”颜妃身子一哆嗦,整张脸刷的一下子全白了。若是砍头斩首,她还适应的了,但要是被扔进去喂蟒蛇,叫她如何能不害怕?“颜妃,现在知道害怕了?”冷傲岚看着她这幅模样,冷冷的一笑:“可惜已经太晚了,在这后宫里谁敢得罪本宫,就是这个下场。”“皇后娘娘,臣妾不敢了,臣妾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把臣妾扔进去,哪怕是五马分尸也好啊。”颜妃吓的眼泪纵横,哭丧着一张脸,磕头求饶。可是冷傲岚是什么人,她怎么会被颜妃的几滴眼泪糊弄过去,她的心肠本就硬冷心狠,一想到颜妃要被扔进池里喂蟒蛇,她不但没有一点同情她,反而还有些快慰的激动,好像看看蟒蛇吃人是什么样子啊。

她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冷着脸对侍卫下了命令:“你们还不动手?再不把她扔进去,就换你们替她!”侍卫听到冷傲岚这么一说,立即吓的面如土色,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做这种惨绝人寰的事,被冷傲岚这么一恐吓,为求自保,他们只能抬起颜妃将她扔进了水池了去喂蟒蛇。水池里一片血色,传来了蟒蛇食人的声音,在颜妃被蟒蛇吞进肚子里的最后一秒,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句:“月倾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脸色惨白,蹲地呕吐,有些年纪小的丫鬟,直接吓的差点晕了过去,就连楚涟狂也连咽了几口唾沫。

反倒是冷傲岚,一脸的兴奋,她一瞬不瞬的看着蟒蛇一口口的将颜妃吞进腹中,反而开心的拍手叫好:“哈,果然是比在电视上看的动物世界,也逼真的多了,你们说是吧?”她回头望过去,没有一人认同她的话,所有侍卫、宫人全都捂住心口,人人自危起来。tian呐,皇后娘娘竟是如此狠毒的女人,以后在这楚宫里他们可是没法活了。“你们这都是什么态度?难道对本宫的做法有异议?”冷傲岚不悦的皱眉,声音阴冷的喝斥。“没……没有,奴才/婢不敢,皇后娘娘息怒!”所有人都连忙跪下地,生怕惹怒了这位娘娘。

冷傲岚哼声皱眉,恶意的威胁道:“哼,既然不敢就睁大眼睛给本宫瞧清楚了,以后这后宫里再有人敢对本宫跟皇上不敬,下场就跟颜妃一样,都听明白了吗?”“奴才/婢遵命。”没有一个人再敢说一个不字了。冷傲岚将颜妃扔进池子里喂蟒蛇的事情,很快就在后宫里传开了,自此之后,楚宫里就再也没有人敢得罪或欺负她的,甚至连一个敢在背后议论她的人都没有。宫里人都深知冷傲岚的手段,从她来到楚宫,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斗垮了太后,先任皇后,楚涟狂先前册封的四大嫔妃,也被她整的死的死,伤的伤,而她却荣登后位,母仪tian下,而且腹中还怀了龙种,皇上本就偏爱她,现在更是对她言听计从,呵护有佳。

在后宫里冷傲岚是一只独大,随着她的势力日渐壮大,朝堂上反对她的人也越来越多。尤其是以曹丞相为首的顽固派,更是几次上奏,力谏皇上要诛杀妖妃,以安tian下,但都被楚涟狂以忤逆之罪,驳了回去。一时间,丞相党和后党对峙,两拨势力不相上下。而避暑山庄的建造,此刻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尽管百姓埋怨声一片,官员更是连番上奏要求楚涟狂停止修建山庄,应该尽快将国库里的钱调拨去赈灾,但楚涟狂为了讨冷傲岚欢心,还是一排众议,忤逆所有人的意思,坚持要修建山庄。

修建避暑山庄的工程浩大,按照正常的工期要两年内才能完工,但冷傲岚为了能尽快享受到,她不惜让楚涟狂加派人手、日夜赶工,务必要在两个月内将避暑山庄修建出来。为了一座避暑山庄,主持建造的官员但凡有不和冷傲岚心意的,全都被楚涟狂给诛杀了,那些没日没夜埋头骨干的工人,有因为污吏克扣粮饷,死伤无数,累死的、饿死的更是不计其数。在受旱涝灾害严重的地区,老百姓因得不到朝廷的拨款,生活的更是民不聊生,凄惨艰辛,每日只能以雨水跟树根充饥,甚至还发生了惨绝人寰的人吃人现象。

然而,在tian下大乱、百姓受苦受难之时,楚涟狂却整日不上早朝,每每和冷傲岚沉浸在暖香浓玉的红帐红,夜夜笙歌。“舒服吗,岚儿?”他暗哑着嗓子,眸子几乎要燃烧起来。“舒服……皇上,别停……啊……”冷傲岚肌肤染上了淡淡的绯红,娇颜美如桃花绽放,妩媚绝丽,一双水氤氲的眸子勾魂夺魄地微张着,红唇娇艳,直让人为之沉醉。“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tian生就是来蛊惑朕的。”楚涟狂猛然冲击,汗珠慢慢从毛细孔中渗透出来,沾湿了她和他的长发。

被翻红浪,旖旎魂销。一阵tian昏地暗,两人的灵魂都跃至了最巅峰的时刻,飞旋跳跃。缠绵之后,楚涟狂低头轻吻她汗湿的发鬓,在她耳边低喃:“岚儿,避暑山庄的工程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不如朕带你去看看可好?”冷傲岚趴在床上,扬起两个小腿摆动着:“好啊,反正整日待在这后宫里也够无聊的。”楚涟狂轻吻着她的红唇,将她从软榻上抱起来,大步迈了出去,放在他的龙撵上。帐幔垂下的同时,他也已经除去她身上刚穿起的衣物,再次将她压在身下。

“皇上,不要了啦,刚刚我们才做过。”冷傲岚娇里娇气的推拒着他,她可是累死了,不想再玩了。“不够,小妖精,朕怎么要你都不够!”楚涟狂低头与她深吻,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体各处游弋着:“他们都说你是狐狸精,专门来迷惑朕的,在朕眼里你就是一个狐狸精,每tian都迷惑的朕离不开你的床。”“皇上,我可没有诱惑你,是你每tian都这么色的,非要缠着臣妾。”冷傲岚无辜的眨着眼,身子却有意的更加靠近他。楚涟狂干脆扯开她的衣衫,一举直捣黄龙。

“还说没有勾引朕,该罚!”他惩罚性的吻住她的红唇,将她困于轿撵和他的臂膀之间。“嗯……皇上……慢点!”她叹息着搂住他的脖子,见他迫不及待的举动,她只能娇呤着配合他。清风缓缓吹开龙撵的帐幔,吹拂在交缠的男女身上,凉的风仍难抑制火热的激情。两人正陷入一阵昏tian暗地的深吻之中,这时龙撵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喧闹声,好像有人在大声喧哗,御林军上前阻拦着,双方因而发生争执,大打出手。两个激情中的人儿被迫分开,楚涟狂不悦的拉开帐幔的一角,向外问道:“出什么事了?”小吉子脸色一僵,立即低着头,小声赔不是:“是一个疯子想拦御驾,皇上,皇后娘娘无需在意。

”“什么人敢拦御驾?”冷傲岚也探出个脑袋,好奇的追问。“是……是……”小吉子偷瞄了冷傲岚一眼,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底是谁?再不说朕治你死罪?”楚涟狂厉声威胁。“皇上息怒。”小吉子吓的立即跪在地上:“是尚书大人和户部的田大夫。”“他们来干什么?”楚涟狂皱起了眉头。小吉子跪地,一字一句的依照原话回禀:“他们说平日里在朝上见不到皇上,今日他们是貌死前来进谏,要求皇上立即处死皇后娘娘,以安tian下!”“混账!”楚涟狂脸色一变,愤然的垂下一拳:“这两个顽固不化的老头,竟还是容不下岚儿!”“狐狸精,专门来祸害世人的狐狸精……皇上必定要处死此等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啊!”龙撵外已经能依稀听得到那两个人在辱骂什么。

“将这两个逆臣给朕抓起来,处以炮烙极刑!”楚涟狂最听不得别人说冷傲岚的坏话,尤其他们俩还是当众辱骂他的皇后,这将他这个皇帝的颜面置于何地?他已经不再顾虑他们是先皇的顾命大臣了,直接对手下的人下了道绝狠的命令。还是岚儿说的有道理,对付这些奸佞小人,不施以严刑峻法,是不能将他们驯服的。“且慢!”冷傲岚凤眼微眯,忽然披起一件薄纱衣裳,来到楚涟狂身后,从后面搂住他:“皇上,这两个迂腐不化的老头,您就算是杀了他们,与他们一同的党羽也不会就此信服皇上,若不定还会引起皇上和他们的之间的争议,以后这君臣关系就更难处理了。

”“皇后的意思,难道是要朕放过他们吗?”楚涟狂当即不解的皱眉,敢当众辱骂他心爱的女人是狐狸精,岂不是说他这个皇帝有眼无珠吗?冷傲岚明眸流转,笑的妩媚,眼中却尽是恶毒之色:“皇上,他们这群奸佞小人,敢不把皇上和臣妾放在眼里,皇上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不过嘛,臣妾倒是有另一个主意来惩治他们。”“噢?皇后有何主意?”楚涟狂挑眉问。冷傲岚眼里浮现出一抹阴狠:“皇上可以将他们的家人炮烙了,再将这些辱骂臣妾的奸臣的舌头给割下来,以儆效尤!以后即便是有人敢对皇上和臣妾不满的,为了自己全家老小的安危,量他们也不敢再多言了。

”“皇后这个主意好!”楚涟狂当机立断,立即下了道命令:“来人呐,把李尚书跟田大夫全家的人不分男女大小全都给朕抓进宫来炮烙了,置于他们二人,给朕割了他们的舌头,让他们有口不能言!”“啊?这……”小吉子脸色为难,他犹豫不决:“皇上,李尚书和田大夫可都是朝廷重臣呐,这样做会不会……”“朝廷重臣怎么了?仗着自己侍奉过先皇,就倚老卖老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割了他们的舌头,看他们以后谁还敢辱骂本宫!”冷傲岚打断小吉子的话,不服气的冷哼哼。

楚涟狂立即安慰:“岚儿莫气,朕这就为你出一口恶气!”“小吉子,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还不快照着朕跟皇后娘娘刚才的意思去办?”转眸,他朝小吉子怒声喝斥。小吉子立即领命:“奴才遵旨!”PS:哎,离亡国不远了。。。,,。

小说索引:媚乱六宫全文免费阅读,媚乱六宫全本免费阅读,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