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朕家病夫很勾魂 >> 无埃雪衣下

雪衣篇下圣龙皇朝雪帝五年冬瑞雪兆丰年,晶莹玉彻的“兰音宫”一名约五、六岁的紫衣娃娃悄悄地绕过睡在身边的宫婢,轻轻地开启房门,顿时一阵冷风窜进,他一惊,赶紧回头瞧了一眼依旧一无所觉的人,眯眼偷笑了一声,便猫着腰蹿出宫门。//*方才,他可是下了点迷药,然后听到侍卫们换岗的声音,才能偷溜出来,现在谁也别想阻碍他去找母后。紫衣娃娃出得“兰音宫”后,如琉璃珠子一般的凤眸转了转,稍微确定了一下方向,便疾步跃起,虽然还是小胳膊小腿的,但是他的内力可比大多数大人还要强,只是还没有灵活运用上,空中,晶莹的雪花像轻盈的玉蝴蝶在翩翩起舞。

紫衣娃娃料定现在他的娘肯定在暖阁处理政事,于是他不顾风雪朝着西南方奔去。路经梅林时,风雪已经渐歇,他停下来,拍了拍头上身上的雪花,冻得通红的小鼻子吸了吸,忍住一个喷嚏,揉了揉僵硬的小脸蛋儿。“怎么才跑到这里?”摇了摇小脑袋,紫衣娃娃满头黑线,正等他欲再次赶路时,一抹清风吹散寒雾,余光小娃娃却见冰封的湖面,竟然遥遥走来一抹若隐若现的人影。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紫衣娃娃伸手挡住扑面而来的雪花,愣神地看着他走近。不知道为何,此景此人,让脑中自动将前段时间,娘教他背的洛神赋念了出来。他若轻鸿落羽般行云流水而至,紫色的衣袍随风拂动,华贵而优雅,透着高山流水般流畅的线条,仅观其身形,便能让人失神驻留,可惜他眼前是一个孩子,也参不太透大人的风华,只觉得看起来很舒服。“孩子?”男子的声音很好听,像是玉扣琳琅般悦耳。他看着眼前的紫衣小娃娃,摸约五、六岁,剑眉凤目俊容修身,顾盼间已隐有凛然之姿,紧抿着小红唇神态多了几分可爱,再加头顶的七龙束发金冠、腰间的九孔玲珑玉带,一望便知身份不凡。

而紫衣娃娃亦同样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人似天边皎月般散发柔和洁净的淡淡光芒,俊美得不似凡人,神情间也有着一种超然物外的淡然与平静,真的很像娘曾跟他描述过的神仙。“你是谁?”紫衣娃娃从末在宫中见过他,虽然心中对他有着莫名的好感,但是娘说了,坏人也有长得好看的。“小娃娃,你又是谁呢?站在雪中不觉得冷吗?”男子亦一样,他看着眼前的小娃娃,那双如她一般的凤眸,便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我没有站在雪中,我是要去找我娘,你到底是谁啊?”紫衣娃娃不耐在蹙起眉头,厉声问道。

“我也是来找人的,不如我陪你一块儿吧,否则迷路了,可是会得风寒的。”男子轻笑一声,伸手抱起了他,而紫衣娃娃犹豫了一下,没有抗拒,不知道为何他对他总感到很亲切。“我不叫小娃娃,我叫兰音,娘叫我小音儿的。”鼓起腮帮子,无埃兰音不满他的称呼。“小音儿?”男子抱着他,替他掩去了大部分寒风,瞧着他晶莹如玉的小脸蛋,那纤长的睫毛,从侧面莫名地与他心中之人重叠起来了。男子一怔,不由得问道:“小音儿的娘住在雪霓皇宫吗?”无埃兰音闻言,不动声音留言了他的神色一眼,心中转了几个圈圈,眸中狡光一闪,道:“我住在皇宫,自然小音儿的娘也住在皇宫。

”他的话莫棱两可,可以理解为,他不住在皇宫,她娘亦不在皇宫,当然也可以理解他娘原本就是住在皇宫,而他随着娘住下。男子自然没有错过这娃娃的警惕神色,他目光潋滟地笑了笑,揉着他小小年纪便聪慧异常的小脑袋,道:“你不愿意说便算了,我带你到有人的地方,由他们带你回去。”小音儿见他如此好说话,不由得多瞧了他几眼,问道:“你说你找人,你到底要找谁啊?”男子倒是没有想过要隐瞒一个小孩子,便道:“我来寻我娘子。”娘子?小音儿显然没有料到是这种答案,他学着她娘挑眉的动作,鄙视道:“你真没有用呢,你娘子是不是跟别人跑了,你才追到皇宫里来的?”男子闻言,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你说得倒也是没有错。

...”“放我下来。”小音儿突然听到梅林里,传来的窣窣滑动的响声,双瞳放亮,心中一喜,赶紧在男子怀中挣扎着要下来。男子显然也听到那奇怪的声响,他挑眉看了一眼紫衣娃娃的神情,如他所愿地放了他下来。刹那间,地面一阵不稳地震动,男子略微退后一步,而紫衣娃娃却直接冲了上去。很快一截碧绿通透的蛇尾露出了一角,只见那尾器末端有一串银质环绕,似蛇非蛇的形状。无埃兰音兴奋地直接扑了上去,男子微惊,然而却在留意到紫衣娃娃那激动的表情有些迟疑。

“小翠!”小音儿扑倒在翡翠蟒身上,这时小翠摆了摆尾巴,将小音儿小身子拨到自己身上,用巨型的脑袋拱了拱小音儿,惹得他呵呵合不拢嘴在欢笑。“小翠,你怎么来了,是娘带你回宫的吗?呆驴呢,有跟你一起来吗?”小音儿身体内有雪镜风传承的古武秘籍,自然不会畏惧小翠身上的蛊毒。男子看到他们欢笑的一幕,终于放下心来,他也不知道为何对只见一面的小孩如此挂心,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像她,也或许方才碰到那软绵绵的身体,所感到的温暖吧。

没有多想,男子身形一跃离开了。“小音儿,该死的,你竟然胆敢大雪天的溜出来,你娘现在到处在找你!”突然一声暴吼,柳随风一脸不爽地跃落而来。小音儿看到柳爹爹来了,吐了吐舌头,便知道自己出来这么久,娘估计都收到消息着急了。“我现在就去找娘。”“等等,你赶紧从小翠身上下来,你想整个皇宫都被它弄得人心惶惶吗?”柳随风看着小音儿还想骑着它到处跑,立即翻了个白眼吼道。小翠吐了吐舌信子,碧绿的双瞳直直地看着柳随风,顿时让他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窜上来。

“找到小音儿没有?”这时,墨漓相与叶星瞳听到柳随风的大嗓门,寻声而来。他们一看骑在小翠头上的小音儿一愣。“小音儿,你怎么跑出来了?”叶星瞳跃身而上,便抱住了小音儿。而柳随风与墨漓相都佩服地看着他,也只有他敢毫无顾及地踩在小翠的头上,他们一上去,不是被甩下来,就是被它恐怖的嘴巴熏死。很快,清雅如歌与梦宸离也来了,紧随其后的是花景颜与淳于兮兮,而小翠一盯着他们,便呲了呲牙,要说小翠除了对叶星瞳极为忍耐外,对于雪镜风的其它男人,它都没有半点和善。

“怎么将这个煞星带进宫了?”淳于兮兮满头黑线地问道。梦宸离似旧骚包摇着扇子,他耸耸肩道:“风儿喜欢,一起念叨着,你知道御神狐可谓是妻奴,自然想办法就将它弄了进宫了。”“咳咳,既然风儿喜欢的话,便留下来吧,咱们稍微避开点便也无事。”清雅如歌立即没有了立场。惹来众男的鄙视,而清雅如歌则浅笑反问道:“你们不愿意的话,那就派一个人去跟风儿提议,如何?”顿时,众男缄默了,不再扯这个话题了。这时,从梅林中好不容易追上小翠的呆驴,马鼻喷着粗气,撩着蹄子便冲了过来。

要说这呆驴跟小翠同为雪镜风的宠物,但是两者向来便是不对盘的,而且呆驴也不知道是何品种的马,并不畏惧小翠身上的蛊毒,敢与之对抗。众人一怔,眼见那横冲直撞的呆驴根本就收不住势,正朝着小翠那边撞去,小翠碧瞳猩光一闪,立即腾起庞大的蛇身准备反击,而叶星瞳没有预料到如此一出,身子一晃,手一松,便见小音儿被甩了出去。而小音儿虽然武艺不错,可是到底还小,变故一出,就慌了神,不由得喊着他心底最依赖的人:“娘~”众男一惊,没有片刻耽误,齐齐拔身而起时,一道白光更为快速地跃起,接住了他。

她抱着小音儿在空中,双瞳幽深忍怒地瞪着小翠跟呆驴,厉声喊道:“小翠!呆驴,给我停下来!”而那两只众人束手无策的凶兽,仅被雪镜风这么一吼,便乖巧得立即缩成一堆,不敢再放肆了。“风儿!”众男一道纵身而至,见雪镜风救下了小音儿,心中都同时松了一口气。“娘~呜呜,小音儿好怕,娘娘,呜呜~”小音儿知道他的娘生气了,于是赶紧撒泼哭泣转移话题,不然他娘一定会罚他抄诗经三百篇的。雪镜风看到他这副模样,又气又好笑,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背道:“好了,别哭了,你还知道怕,你可知道方才娘的心脏都快吓停了,你到底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陛下!”这里,宫中的禁卫军们踏雪而来,齐齐跪下等候她的指示。

“好了,大皇子已经寻到,你们派人去通知母后别担心,都散了吧。”雪镜风大袖一挥,面色肃穆。“娘,音儿刚才看到一个可疑的人了。”小音儿赶紧转移话题。雪镜风抱着他落地,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道:“哦,这皇宫中还有可疑的人让小音儿碰上,那到底有多可疑,让你大雪大不睡午觉,跟到梅林这里来逛着玩?”小音儿看出来了,他的娘根本不相信他的话,于是他看向他的爹爹们,发现一个个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显然在等着他吃瘪。“他长得很好看,跟娘形容的神仙一模一样,而且他头发是银色的,不可疑吗?”小音儿气极,鼓着玻璃眼珠子,哼哼道。

而雪镜风还有众男闻言一怔,特别是说到那一头银色的头发时,雪镜风已经无法冷静了,她急声道:“你刚刚说,他是一头银发,那他叫什么,现在在哪里?”看娘的神色不动,气氛怪异得紧,小音儿缩缩脑袋,道:“音儿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他说他是来找娘子的,音儿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娘会不会怪他啊,看到可疑的人不叫侍卫,让他跑了,有些不安地抬头,却见娘的眼眶微红,而他的爹爹们表情也是愣愣的。“娘,你怎么了?娘~”小音儿小手摸着他娘的脸,着急地唤着。

“他回来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二话没说,雪镜风抱着小音儿便纵身奔去。而众男则面面相觑,眼中都有一抹激动,如果真的是他回来了,便真的是大喜一件了,而风儿也终于可以放下心中大石了。雪镜风抱着小音儿在宫殿一处一处地找,猜测他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却一无所获,她心中灼热着,也激动着,恨不得将整个皇宫掀开,将他找出来。小音儿与雪镜风母子连心,他能感觉到那个银发的神仙跟娘一定有很深的关系,想到娘这么着急在找他,心中生起一丝悔意,刚才他就不应该只顾着跟小翠玩,没有留住他。

“儿子,你是在哪里碰到他的?”雪镜风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有踪影,她深深地喘着气,感觉刚才窒息的心脏稍微恢复一些,便慎重地问着小音儿。“是在梅林的湖边,他从冰面走来,我就看到他了。”小音儿赶紧回道。梅林?雪镜风眉目一凝,不再停歇,迅速奔向梅林而去。梅林一片静谧,只有一道白影不断地穿梭着,找寻着,最终一无所获,艳红的梅花瓣,轻轻地飘舞着,雪镜风抱着小音儿面色苍白,一动不动。最终,她还是没有找到他!小音儿看到娘此刻失神落颇的面色,心感觉似被针刺了一下,他咬了咬小红唇,伸手抱娘的脖子,想要安慰她,然而在看到他们身后走来的人时惊住了。

“娘,娘,他在你后面。”小音儿赶紧兴奋地告诉雪镜风。而雪镜风心突地一跳,也在第一时间转过身去,只见一名男子披散着一头银发,仅用一根碧莲簪子束起,那根根如丝如绸在梅林间随风飘荡,紫衣妖娆,却清华高贵。林间那片片艳丽的花瓣飘进了他,却又不敢沾染他分毫,迅速远去。雪镜风仅一眼,便认出来了,她瞠大凤眸,颤音地喊道:“……雪衣?!”真的是他,原来小音儿没有说错,他真的回来了!紫衣男子闻声抬起了脸,他牢牢地盯着眼前的雪镜风,他的眼神犹如火山喷发却又沉寂得如一座冰山,那瞬间的璀璨之姿,却生生明媚了整个天地。

“风儿……”那一声呼唤,似隔了千山万水,又似等待了千万光景方才抵达到彼岸,仅两个字,便粉碎了雪镜风的坚强,她脸颊滑落两行湿润,真的是他,他终于还是回来了,雪镜风原本已经绝望的心,渐渐开始复苏了。雪镜风细细地描绘着梦中曾出现无次次的容颜,心绪不断地转换着,而无埃雪衣像是感应到她的思绪,缓缓张了手臂,微微一笑。雪镜风顿了一下,便冲了上去,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我等你五年,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雪镜风嘶哑着声音,问着这么多年来一直反复在心中想问的问题。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无知无觉躺在冰窖五年,一个月前才悠悠转醒,却不料人世苍桑,已经是五年之久了。”无埃雪衣温柔地抚着她的发丝,解释道。于雪镜风也许已经过了五年,可叹于他来说,仅是弹指之间。真是苦了她了……而小音儿则被两个大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他难受道:“娘,娘 ̄”雪镜风一愣,立即松手,见小音儿皱眉瞪眼,道:“怎么了?”“娘,他是谁啊,你是不是像墨爹爹说的,又出去勾搭野男人了?”小音儿拉着他的娘,委屈地问道。

无埃雪衣看着雪镜风怀中的小音儿,心中有些苦涩,事隔五年,她的孩子也已经这么大了,如果这五年来,他一直陪着她,或者他早一点醒来,是不是他们也已经有孩子了。心中数念流转,便是无埃雪衣表面依旧清雅似仙,没有表露出来。雪镜风看着无埃雪衣,凤眸一片盈亮,就似璀璨的夜星,到底是做了几年帝王的人,她很快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道:“他是你爹!”无埃雪衣一愣,有些意外,她介绍得这么直接,这么说,她是将他当作自己的夫君了?想到此处,他心中的苦涩已消,反而多了些甜意。

“我已经有九个爹了,不想再要了。”小音儿抗议道。已经有九个男人来抢了的娘了,他绝对不允许再多一个人。即使是神仙也不准!娘是他是!“不,不是‘再要’,而是他本来就是你的爹。”雪镜神色莫测地一笑,然后对着小音儿道:“你告诉他,你叫什么名字,顺便根据娘教的,介绍一个自己。”小音儿不懂,但是娘的话是必须听的,于是他偏着小脑袋,稚气却清晰地介绍自己道:“我叫无埃兰音,是雪镜风与无埃雪衣生的儿子,我娘是圣龙皇朝的雪帝,我爹是前朝龙螟国的皇帝,我有九个爹爹,但是娘说我真正的爹爹受伤了,一直在养病还没有回来,现在该你了,你是谁啊?”小音儿奇怪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介绍完了自己后,却见他浑身颤抖着,极为震惊地看向他。

“现在该轮到你介绍自己了,告诉小音儿,你是谁。”而雪镜风则伸手握住了他,给他温暖与坚定。她知道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给他生了一个孩子。现在是时候让他们父子相认了。无埃雪衣呼吸有些紊乱,这是第一次如此紧张,感受到雪镜风的支持与鼓励,他稳了稳心神,看着小音儿如墨点漆的双瞳,他艰难道:“我叫无埃雪衣,是圣龙皇朝雪帝的夫君,也是龙螟国的皇帝,如果你方才的话是真的,那我就是你的爹。”小音儿闻言一愣,然后惊叫道:“什么?!你是我亲爹,你真的回来了?”他一直以为他娘是骗他的,她一直说他爹叫无埃雪衣,一定会回来,虽然他不信,但是他从来不会反驳娘的话,便记住了。

现在……谁来告诉他,真的假了?!还真有一个叫无埃雪衣,他的爹来找他们了。小音儿急急地看向他娘,却见雪镜风目光一片澄清,全是肯定。“爹?爹!”小音儿犹豫了一下,看着娘期待的目光,便脆生生叫着试了试。而无埃雪衣目光一润,看着雪镜风再看着他的孩子,然后长臂一伸,紧紧地将他们两母子抱进怀中。“风儿……这份惊喜真是让我太意外,也太开心了。谢谢你。”原来,这孩子是他的,是风儿替他生的,这惊喜与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心中的感受了。

雪镜风回拥着他,亦感叹一声道:“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死,谢谢你回来了。”等了五年,所幸,他没有让她失望……“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已经完结了,番外暂时也就这么多了,呵呵。欢迎大家试阅新文,继续支持静的新文=。=请牢记。

小说索引: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免费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本免费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