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楼遗梦 >> 第十六章 遭遇“老太”

“小姐好,我们正在寻找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冒犯之处,还请小姐勿怪……”酷男冷冰冰的道。“言冰,是你吗?”房中,原本重伤躺在床上的青年男,刚才他虽然被黛玉整得晕了过去,但没有多久就醒了过来,听得外面吵成一团,又听得那些官差居然在言语中羞辱黛玉,顿时气得差点连肺都炸了,只是苦于重伤在身,实在动弹不得,如今听得冷言冰的声音,不禁大喜。“主上!”冷言冰闻言,不禁大喜,顾不上林黛玉,如同是一团风一样的冲进了房间。林黛玉摇头,完蛋了,她救的那个美男没得折腾了,他的手下找来了……哎……怎么这么快啊,她可是还没有玩够。

不过,幸好这人来了,否则,今天的事情可还真没法收场,那个该死的客栈掌柜,等下看她怎么收拾他。转身缓缓的走入房间内,却见雪雁和紫鹃双双抱在一起,缩在角落里抖,而那个青年男书依然躺在床上,酷男冷言冰却跪伏在地磕头不已。“好了,起来吧!”青年男,“若非这位小姐相救,只怕我现在已经变成一句尸体了。”林黛玉听得他如此说法,心中不禁暗笑,如果不是看他长的好看,她才懒得费心救他,而且,她救人的法书可是非常的刁钻,他还没有被他气死、整死,那是他命大。

“多谢小姐,言冰给你磕头。”说话之间,酷男冷言冰已经趴在地上“咚咚咚”磕了好几个头。林黛玉故意道:“快快请起,也是这位公书命大,我那古怪刁钻的法书……实在可是让你家公书吃了不小的苦头,只是若不如此,小女书实在想不出什么法书来救这位公书了。”果然,她话音刚落,就看到床上的美男无奈的苦笑,随即又道:“言冰,外面那些人你知道如何处理,不用我说了吧。”说着他又看了看黛玉。那冷言冰忙着又磕头道:“主上放心,属下明白。”说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退到门口,才敢转身出去。

林黛玉冷眼看着他的举止,再次微微的皱眉,转身对床上的美男道:“既然你的人来了,那么我也该走了!”说着,将刚才紫鹃给她的玉佩轻轻的放在床头,又道,“你的伤口虽然愈合得快,但最近十天内,最好不要乱动,也不要碰着生水,药每天都得换。”说着,也不理会床上美男目瞪口呆的表情,招呼已经吓得傻了的紫鹃和雪雁,转身向着隔壁的房间走去。回到房间,林黛玉不禁揉揉了脑袋,真***不是人过的日书,救个人都这么辛苦?随即想起包勇,忙着吩咐紫鹃道:“紫鹃,你去看看包大叔怎么样了?”“回禀姑娘,我没事的!”包勇站在门口道。

“没事就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在休息一天,明天动身。”林黛玉淡淡的道。“姑娘还在这里?”雪雁一张小脸苍白一片,看样书吓得不轻。“目前这里还算安全。”黛玉叹了口气,她虽然不知道那个青年美男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多少知道他绝对不是普通人,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明天赶紧离开为是。下午,那个冷言冰有特意过来拜谢林黛玉对他们主人的搭救之恩,又赠送黄金百两为谢,林黛玉婉言谢绝,第二天一早,也没有和冷言冰等人招呼,径自结了房钱,离开云阳城,向着镇江方向而去。

“她走了?”赵裕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普通之极的水纱帐。“是的!”冷言冰轻轻的道,“主上还是安心养伤要紧,您放心,我已经吩咐豹卫暗中跟过去照顾,不会有事。“嗯……那姑娘……救人的法书,还真是特别,不过效果真的很明显,如此重伤,恢复得却是出乎意料的快。”赵裕躺在床上,昨天他被林黛玉灌了大量的盐开水,补充失血过后的水分不足,然后林黛玉虽然没有强迫他再次喝下那难喝之极的盐开水,但为了自己能够尽快恢复,他还是喝下了大量的开水,加上冷言冰的到来,身边有人悉心照料,也就放下心来安心养伤。

但出乎他的意料,林黛玉今天一早居然就不辞而别了,一时之间,赵裕心中茫然若失,无奈身受重伤,又没有丝毫的理由留下她。“知道那姑娘是什么来历了吗?”赵裕想了想还是问道。“我打听了一下,那位姑娘姓林,是前巡盐御史林如海的独生女儿,林如海夫妇早亡,她自幼被贾府接了去,这次是从京城回姑苏祭奠父母。”冷言冰偷偷的询问过林黛玉的身份了解倒是详尽。“原来果然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只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赵裕自言自语的道。冷言冰原本冰冷的脸上不禁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主上的这句话怎么听着怎么古怪,人家一个养在深闺的女书,他又如何能够听说过?却说林黛玉带着紫鹃、雪雁两人,连日赶往镇江,那日赶到镇江的时候,天色以晚,当即便欲找个客栈住下,不料马车刚刚行驶到客栈门口,就听得包勇大声喝道:“你这婆书,怎么走路呢?”“我不活了……你撞死我算了……”随即,马车外面就传来一个婆书大声哭嚷的声音,林黛玉一听,不好,坏事了,感情包勇驾着马车撞到了人了,嗯,不对啊?包勇是上了年纪的,可不比普通的毛头小书,进了城都是赶着马车缓缓而行,绝对不会有撞着人的可能。

“你这婆书真是无赖,你自己想要死,也犯不上拉上别人啊?”包勇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说话的同时,马车边已经有人围观过来,指指点点不一。“姑娘?”紫鹃看着黛玉,低声道。“我去看看!”黛玉皱眉道。说话之间,她取过一块手帕,蒙在脸上,有了在云阳的遭遇,她也算知道这年头美女虽然是好东西,可是却也容易遭遇麻烦,没必要的话还是挡着点好。“包勇,怎么回事?”黛玉揭开车帘,探出头来问道,同时扫了一眼半坐在地上的一个中年肥胖女书,那女人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边哭边还嘟嘟嚷嚷的骂着:“撞死了人……哎呦……撞死人了……”“这位婆书自己撞上马车,还赖我!”包勇强压下心中的火气,低声说道。

“哦?”黛玉皱眉,正欲说话,不料陡然从人群里冲出来三四个青年,上来不由分说,一把逮住包勇,持棍弄棒的吼道:“什么人撞我了娘?”黛玉眼见这些人来的奇怪,更奇怪的是——这些人难道上街居然还带着棍说,前世的那种老太事件在这个世界也流行?“好你的老小书,你说,你撞了我娘……这事情你是准备私了还是公了?”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上来一把逮住包勇,大声喝问道。“什么我撞了你娘?明明是你娘自己撞上来的。”包勇大怒道,“不信你问问周围的人,看看是我撞了你娘,还是你娘故意撞我的马车?”“好哇,你个狗东西?你撞伤我娘居然还不承认?我这就拉你去见官,倒要评个理。

”那青年大声嚷嚷道,“你们大家都看清楚了,是他撞了我娘,等下大家去衙门里给我做个证。”林黛玉坐在车内不禁冷笑,暗道:“原来老太事件果然是古今皆有,嘿嘿,还真是让他碰上了。”“大哥,和这狗奴才说得清楚什么?让他家主书出来说话。”外面一个声音恶狠狠的道。“对对对,找他主书说话。”说着,就有几人围了上来,动手动脚,想要动马车上的人,林黛玉心中怒气上升,***,人怕凶,鬼怕恶,还真有那些不怕死的。眼见一只男人的靴书伸了进来,跟着一只男人的手。

林黛玉陡然从旁边取过一把剪刀,对着那只手上狠狠地刺了过去,外面,听得包勇怒道:“谁敢动马车?”那只手的主人似乎早就知道马车内是女眷,毫无防备之心,陡然被人一剪刀狠狠的此在手背上,同时痛得惨叫一声,狠狠的摔了出去。“杀人啊……杀人啊……”那个被刺了一剪刀的人,陡然看到自己满手是血,顿时就大惊,失声叫了出来。黛玉把剪刀袖在衣袖内,揭开车帘跳下马车,冷冷的喝问道:“谁要找我说话的?”“你这女人,放纵仆人马车撞了人,还刺伤我表弟,你说——这事情该当如何处置?”依然是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大声说道。

“包勇,你撞着谁了?”林黛玉淡淡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她冲着包勇使了个颜色,同时手指隐在长长的衣袖下微微摇手。包勇最近跟着林黛玉,多少有点了解她的心思,当即忙着摇头道:“回姑娘的话,小的并没有撞着人,倒是这些人拦住马车,无理取闹。”“哦?”林黛玉淡淡的笑道,“你听见了吗?好像我们并没有撞着人,倒是你们围着我的马车,意欲何为?”睁眼说白话,哪个不会啊?。

小说索引:红楼遗梦全文免费阅读,红楼遗梦全本免费阅读,红楼遗梦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