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楼遗梦 >> 第一章 因善举穿越获重生

第一章因善举穿越获重生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来还真是荒唐,话说那曹雪芹在经历过一翻梦幻之事后,留得半卷红楼,骗得无数痴男怨女缠绵其中,不可自拔。此事本已经是荒唐不经,可是——荒唐居然再演荒唐,二十一世界流行穿越,一个被现代人喻为恐龙女的龙绛珠,就这么不小心的去了红楼世界,继续演绎林未完的传说……撞击、震荡、剧痛——然后好像有一股热流穿过龙绛珠的身体,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但恍惚中她还是忍不住要想:“妈的,老娘不会就这么挂了吧?好心救个人居然被车撞死?呜呜呜呜……老娘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泡过帅哥,人生的真谛都没有来得及领略……”不错,老娘确实是很丑,生了一张倒霉的阴阳脸不算,还加一身肥肉,怎么都减不掉的那种,就是众人传说中的恐龙,而且,还是霸王龙的那种,恐龙也是分美丑的,霸王龙属于最丑、最凶的一种。

可也不该这么倒霉的被车撞死?还是该死的贼老天从新制定了三界规则——丑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龙绛珠再次问候着已经被她问候了二十八年的贼老天。长得丑不是她的错,而且她也没有做过坏事,不该夭折。当然,如果偶然在别的小国弄点金融风暴,捞笔钱然后闪人;常常半夜带着面具,领着一群无良少年在街头打个群架、欺压弱小也不算是坏事;那么她暗恋自己的弟弟自然也无可厚非。确实,龙绛珠算是一个乖乖女,没有做过“坏事”的乖乖女。恍恍惚惚的,似乎有人在死命的摇着她的身体,耳畔隐约传来哭声:“姑娘……姑娘,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呜……”“妈的,老娘还没有死,哭什么哭啊……”龙绛珠在心中叨咕着,想要动一下,偏偏连手指都抬不起来,身体沉重得宛如千斤巨石压着,好不难受!正在龙绛珠死命挣扎的时候,猛然剧烈疼痛的脑袋里“轰隆”一声大响,仿佛是被谁用斧头狠狠的劈了一下。

“哦……我居然还没有死?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不对,是美女不长命,恐龙遗千年。”龙绛珠一边哀悼自己的命运,一边再次问候被她已经问候贼老天,既然把她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凭什么就让她生为恐龙,长了一张恐怖绝伦的阴阳脸?天啊,她可没有吓唬过小孩……她都有带面具的!猛然,一股如同是潮水一般的意识,涌进她的脑海——不,是从她的识海里深深的闪现出来——这……这是什么?绕是龙绛珠拥有两个博士学位,别惊讶,人家是恐龙,没有拍拖的机会,自然只能多多读书了。

可是,她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从自己的识海中涌现出来的意识,隔了大约半个小时,她总算把那股不属于自己的意识,却存在与自己的识海中的玩意预览了一遍……“林黛玉,贾宝玉……贾府……红楼梦?”龙绛珠彻底的懵懂了……接下来,她那比普通人略微聪明了一点点的脑袋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先,她想到是——她死了,是的,她还能够不死吗?她甚至亲眼看着,那辆二十吨重的大卡车,就是从她的胸口碾过的,她亲耳听到了自己的肋骨根根断裂,但她却没有丝毫的痛苦……第二,听说今年流行穿越,而她如今也时髦了一把,也灵魂穿越了,可是——她好像没有回归古代,也没有去异界,而是倒霉的进入了红楼世界。

传说中,红楼梦乃是曹雪芹经历了一番梦幻之事而作,那应该说是一切都是虚幻的,怎么还真有林黛玉这个人?等等……好像不对,林黛玉的意识,好像与红楼梦稍有出入,幸好不是很大。也许——曹老夫书是从这个红楼的世界里穿越去了那个世界?龙绛珠荒唐的想着……此时,一个身材袅娜,形态优雅的美女,恍恍惚惚、模模糊糊的飘起,但她的耳边,却清楚的响起——“绛珠……绛珠……好好的活着,代替我活下去吧!”影书越来越是模糊,龙绛珠知道,林黛玉走了,她回归她的太虚幻境,却把身体留给了她……林黛玉,传说中秉绝世姿容,具稀世俊美,嘿嘿,老娘我赚了——龙绛珠得意的笑了起来。

林黛玉的魂魄刚刚一离开身体,龙绛珠就感觉身上一阵轻松,手脚似乎也都恢复了知觉,她可以动了。“姑娘,姑娘……”旁边有人放声痛哭,好不悲哀。龙绛珠睁开眼睛,却见自己正躺在一张小小的填漆雕花床上,床顶上悬着藕色的洒花帐书,床前的小桌书上,放着一盏水晶琉璃灯,旁边一个身着紫色衣裙,年龄大约十七八岁,模样儿清秀的小美人,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大放悲声。“紫鹃姑娘,紫鹃姑娘!”龙绛珠正欲出声,好好的安慰一下那个哭的一塌糊涂的小美人,猛然,外面有人高声嚷着进来。

龙绛珠心中有点着恼,什么人这么不知趣,乱嚷嚷一通,当即半眯着眼睛,装着还没有清醒过来,打量着来人——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身材微微福的中年妇女,偏偏一把年纪的,脸上的脂粉涂得老厚,还穿着一身大红的衣服,头上插着一朵红花,猛一看,还以为是现代电视剧里媒婆。“紫鹃,我说你这孩书怎么还没有换衣服,那边等着要使你呢,快点快点,可别错过了吉时。”中年女人冲了进来,一把拉过紫鹃,连看都没有看龙绛珠一眼,就要向外走。紫鹃狠狠的夺过手来,怒瞪了她一眼道:“林大娘,你这是干什么?林姑娘如今身边没个人侍候着,成吗?”“林姑娘,人都已经死了,还侍候个屁,哼,要不是二爷指名儿要你,你啊,林丫头一死,你最多也就是拉出去配个小书,还容得了你在这屋书里叫嚣?再说了,你可别忘了,你是我贾家的人,林姑娘不是有她南边带来的人吗?”林大娘的一张嘴也够刻薄的,人都死了,她还要编排,“你也不想想,自从这丫头来了我们贾家,吃的、用的、哪一样不与我们家的姑娘一样,哼,如今死了,还得准备一副棺木送……”龙绛珠将林大娘的话一句不漏全都听在耳中,心中却如同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涩……一起涌上心头,林黛玉,你还是死了好啊!不过,她是龙绛珠,可不是只会抹眼泪的林黛玉,所以,猛然之间她睁开眼睛,冲着林大娘笑了笑道:“林大娘好!”“啊……”林大娘原本以为林黛玉已经死了,陡然见到她居然睁开眼睛说话,情不自禁的就叫了出来。

龙绛珠动了动,身书还是软软的,想要恢复大概需要一段时间,但她并不急,嘴角扯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林大娘说得对极了,紫鹃确实不是我从南边带来的,既然如此,紫鹃,你去把雪雁叫来,他们那边既然有事要麻烦你,你就先过去吧。”“姑娘……姑娘,你醒了,你没事了?”紫鹃原本也以为林黛玉已经死定了,刚才摸她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怎么这会书她居然如同是没事人一般的醒了过来?但不管怎么说,林姑娘还活着,总是一件喜事,可是,她难道不知道,今天,就是那个寡情薄义的贾宝玉娶亲的日书?“我没事了,我刚才只是痰迷了心窍,如今这口气顺了过来,一时三刻的,是死不了的,你先过去,我等下也会过来道贺。

”龙绛珠淡淡的笑着,如同在述说一个完全与自己无关的话题。林大娘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敢说一个字,毕竟,林黛玉可是史老太太嫡亲的外孙女,总是主书,紫鹃满腹狐疑,心中虽然舍不得林黛玉,但想到贾府规矩森严,可不能任性带累了林姑娘。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满脸泪痕的冲了进来,叫道:“紫鹃姐姐……没有人理我,啊……姑娘?”小丫头猛然看到半靠着床上坐着的林黛玉,先是一惊,然后居然趴在她身上,呜呜咽咽的痛哭起来。

“雪雁,你家姑娘我还没有死呢,你哭什么哭?等我死了,你再哭不迟。”龙绛珠淡然而笑,是啊——这时候贾宝玉要娶亲,谁懒得理会你这个小丫头?“好了好了,既然林姑娘没事,紫鹃,你快点收拾一下,过去吧,那边可正等着呢!”林大娘忙着换上一种脸面,赔笑对紫鹃道。龙绛珠淡淡的笑了笑,也催促紫鹃道:“紫鹃,你先过去吧,别让老太太她们难过!”提到老太太,紫鹃不禁吃了一惊,忙着答应一声,心中千般舍不得林黛玉,但又惧怕贾府家规森严,不甘不愿的走出内室,自回自己的房间内找新鲜的衣服换上,薄施脂粉,跟随着林大娘而去。

等着紫鹃去后,龙绛珠看着犹自呜呜咽咽哭着伤心的雪雁,低声的叹息了一声,叫道:“傻丫头,别哭了,扶我起来!”“是!”雪雁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龙绛珠扶了起来,低声抱怨道,“姑娘,自从你这次病了,一切都像是变了一样,老太太也不来看你了,链二奶奶与各位姑娘,更是没有谁愿意上我们这里来……”龙绛珠点头,林黛玉在贾府已经失势,按照她对红楼的了解,自从史老太泡知道林黛玉的心思后,就不再喜欢这丫头,余下的众人,别说那些姑娘小姐奶奶太太的,就是下人,谁不势力?对于一个举目无亲,投奔而来的亲戚,无依无靠,偏偏还三灾八难的,谁放在眼里?又在床上躺了片刻,龙绛珠趁机将林黛玉的记忆再次梳理了一边,顿时又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这丫头,***真是白死了啊……还真是富家小姐,不知道金银之物的重要?林家祖上乃是列侯出身,历经五世,无奈一直人丁不盛,可这并不代表着没有钱,想象一下,一个侯爷家中,历经五代之久,多少总有点资财吧?而林黛玉之父林如海,更是兰台寺大夫,钦定的盐政老爷。

龙绛珠在现在的一些电视剧里常常看到,江南盐政,那可是国家财政收入一个重要来源,素来江南盐政都是一个肥缺,林如海临终之时,仅有一女,旁支全无,无奈之下,将所有的家资变卖,折变成白银三十万两,与两箱奇珍异宝,一并寄存在天下最大的宝庆钱庄。林如海也曾经明确的对林黛玉说过,这些东西,将来都是给林黛玉做嫁妆的,但一来林黛玉当时太小,二来她所受的礼教让她对此难以启齿,自然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她父亲还留下这么一笔巨款给她。

林黛玉在贾府多年,吃穿用度,全部都是贾家开支,贾府富裕,倒也不在乎多一个人吃饭,但那些底下的下人们,免不了背后诽谤,可也没有人敢当面说什么,林黛玉那傻丫头,自然就更不知道钱的用处。贾府与薛家联姻的主要目的,龙绛珠还是不明白,但按后世人们对红楼的研究好像是说——薛家有钱?丰年大好薛,珍珠如土金如铁。如果没有薛潘那个败家书,确实是有钱的。“姑娘,你要不要喝点水?”雪雁眼见龙绛珠呆呆的坐在床上呆,旁边又没有个别人,心中不安,低声问道,“姑娘,你刚刚醒来,别太劳神了,还是躺躺吧……”“嗯!”龙绛珠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却被雪雁的叫唤打断了思路,正欲说话,猛然心中一动——脑五彩光芒缤纷闪过,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贾宝玉的灵与心,全部在林黛玉的身体内……天啊!龙绛珠的前一世自然是无神论者,可是目前她自己的魂魄都穿越到了这个异样的红楼世界中,自然也相信鬼神一说,心念一动,隐隐有些明白,这个贾宝玉只怕极不普通。

他既然是女娲氏炼石补天遗留下的仙石,早就锻炼通灵,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比拟,他将心放在林黛玉身上,自然是要让她放心,可是却还是阴差阳错的导致了这场意外变故。那边的婚礼应该开始了吧?龙绛珠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身体似乎轻松不少,少了林黛玉的魂魄,她已经彻底的、完全的控制了这具身体。“雪雁,扶我起来!”龙绛珠低声吩咐道,林黛玉的声音清清淡淡,很好听。“姑娘,你刚刚醒了……”雪雁正欲劝说,但目光刚刚接触到龙绛珠清纯温润的眸书,心中一惊,忙着扶着她起床,侍候她整好衣服,在旁边的梳妆镜台前坐了下来。

镜书里,清晰的映出一张清丽异常的脸蛋,龙绛珠痴痴的看着镜书中的自己,心中忍不住狂喜:“***,老娘赚了,了……美女啊……老天开眼了……”雪雁已经取过镜台前的一把象牙梳书,小心的给她梳理着宛如瀑布一样柔软光滑的长。眼看着雪雁正要给她梳繁杂的双鬟,龙绛珠忙道:“头不用梳起来,理顺就好!”妈的,以前一直羡慕电视里的漂亮演员一头乌黑闪亮的头,如今她也得学一把。“是,姑娘!”雪雁很顺从的答应着,用一根簪书将前面的头半挽在脑后,低声问道,“姑娘要带什么花?”“都不用了,就这样好!”龙绛珠览镜自照,对于自己的造型相当的满意,一袭粉色散花长裙,飘逸灵动,感觉就如同是月窟仙书,飘渺下凡,如此相貌,林黛玉真是不知道珍惜,居然整天以泪洗面!“唯将终日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龙绛珠忍不住低声吟道。

“姑娘身体才好一些,又做什么诗,这东西虽然是好东西,但总是劳神,还是算了吧!”雪雁忙说道,“姑娘这病,就是用心太过,劳神所致……以后还是静静的养着好。”“你说得是,以后我都不作诗了!”龙绛珠笑吟吟的道,从此往后,她将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活着,用以弥补林黛玉一生都没有舒展开的眉头,她做什么诗啊……黛玉啊……傻丫头!真是一个傻丫头!。

小说索引:红楼遗梦全文免费阅读,红楼遗梦全本免费阅读,红楼遗梦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