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庄主别急嘛 >> 65 她是我的妻

在姜别喻的怒吼声中,这座大楼终于不服折磨得完全成为一座废墟,至于里面藏着的各类邪毒生物,也没有逃过灭成渣渣的下场。\|经\|典\|小\|说\|j|d|x|s|n|e|t|宝宝的死活?唐念念听着姜别喻的话语,神色毫无变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该担心你手下的死活。”姜别喻心头一跳,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样的话语来。不过还没有等他问出口,就被另外一处的轰炸声给吸引去了注意力。轰隆隆的爆炸声哪怕明明两处地方相隔很远,在这里却依旧能够听得清楚,抬头往天空看去的时候,还能够看到漫天上升的烟尘。

这是怎么回事?姜别喻内心更加的不安不起,然后他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就响了,传来了一道男人惊惶的吼叫声,“家主,这个……这边这个,你要求带来的孩子,那个孩子,她……她……啊!嗤嗤嗤——”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最后剩下一阵电磁的声音,也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喂?那个孩子怎么回事?”姜别喻被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故弄得一头热,一会都等不到通讯器的声音清晰起来。他回头看了眼依旧淡定的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两人,双眼血光闪烁,暗中发出一只只黑色小虫子朝事故发生的地方快速的爬了过去,没有过多久就将那一处的情景看清楚了。

通过虫子的视网,姜别喻看到一排仿古的四合院房子已经和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差不多成为了倒塌的废墟,四处可以看到被压着无法脱离的人,以及四处惶恐逃跑的人群。是什么让这些人这么的惊惶,明明全副武装,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涌起,只顾着逃命?没有让姜别喻久等,一个小小的穿着校服的娇小孩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实际上她行走的步伐看起来慢悠悠,每一步踏出去却都是三米之外,离那群逃离的人群距离越来越近。女孩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小小的身材,精致的脸蛋,走在废墟中却浑身干净无尘,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小天使,能够让所有看到她的女性同胞瞬间母性大发。

“我要抓住你们了哦。”女孩故意用恐吓般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喊着,不过越是这样,却越显得孩子的可爱。一般情况下,众人一定会觉得这样的女孩很可爱,不过见识过了女孩的恐怖破坏力后,逃跑的人们内心里升腾的就只有恐惧,觉得女孩比那些毒尸还要可怕。“啊……就要抓住了!”在女孩惊喜般的声音里,终于有人快崩溃了,突然停下步伐,回头就朝女孩的方向大吼:“怪物!怪物去死!你给我去死!”手里的枪被他连扣动扳机,一颗颗黄橙橙的子弹迅速的朝女孩射过去。

“该死的!要是这孩子死了,还怎么威胁那两人!”姜别喻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大惊。不过他预想到的血腥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出现更让他胆寒心惊的结果。一颗颗的子弹全部在女孩身前一米的地方,被看不见的能量阻挡,迅速的化成了一层粉末,飘散在空气里。女孩无聊的嘟了嘟嘴,“好弱啊。”开枪的男人双眼瞪大,双腿都开始发软。他发现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女孩的对手。想到之前他们竟然打算挑断这个怪物女孩的手筋,并且还打算玩弄恐吓她,男人心中的恐惧就越发的浓郁,刺激着他的理智和精神越来越紧绷,双眼不自觉的流出了血红液体。

“只是最普通的精神药雾,就受不了吗。”女孩歪了歪头,似乎在疑惑着什么,又好似对男人的意志力不满意。“如果再吓一吓的话,就会疯了吧?真的好没用哦。”女孩停下步伐,没有继续去追赶那群逃跑的人群,转头一点不偏差的看到了隐藏在一株青草叶上的黑色小虫子。她发现我了!?这是姜别喻透过虫子的视网和女孩的清澈目光对视在一起时,瞬间闪过脑海的念头。不等他自欺欺人的否认,女孩伸手一招,冲自己到了女孩的手里。“你要倒霉了。”女孩软糯清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手指一用力,小虫子就化成了灰灰。

“臭死了,难怪麻麻讨厌。”女孩毫不掩饰嫌弃的声音最后被姜别喻听到,让姜别喻感觉到无比的熟悉感。这种说话的口气,这种毫不掩饰的嫌弃,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真是和那个该死的叫做唐念念的女人一模一样!尤其是那一声‘麻麻’让姜别喻立即明了了女孩的身份。这个可怕的女孩,就是被他派人抓来,用来威胁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司陵宝宝!姜别喻的视觉再次恢复到了姜锦的身上,他看也没有看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立即脱离姜锦的身体,逃窜入土地里。

灰红的雾气速度极快,利用土遁的方法,朝着老怪物本体的洞府里冲去。从司陵宝宝的手段他就算是看出来了,这家子他对付不了。一个孩子就这么厉害,那么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又厉害到什么程度?他已经无法想象。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逃出去!只要他们还活着一天,他就没有办法安稳的过日子!姜别喻想着,便有了一个决断。他做事向来够狠够绝,也狠得下心,绝得够彻底。姜家禁地地底洞府里,灰红色的烟雾回到了这里,瞬间窜入里面坐着的一个男人的身体里。

男人身材高大,面貌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年纪,不过却有一头苍老的白发。这时候男人睁开了双眼,双眼竟然是一种诡异的幽绿色,配着那阴狠冰冷的眼神,让人看着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惊秫感。这男人就是姜别喻的本体,利用各种手段保持着身体的年轻和活力。真抡起里的话,现在对他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人类,反而更像是活着的还有人类思维精神的僵尸。姜别喻站起身,转身打开了身后的石头门,然后手里出现十二道画着血符的木牌子,瞬间插入面前刻画着无数纹路的土地上。

“十二阴煞鬼嗜阵,开!”一字一顿的声音在山洞里阴寒恐怖,伴随每一个字落下,土地上的血红光芒就越亮一分,到最后一个字说完,土地的纹路已经全亮。这是一个阵法,毒辣无比的阵法,密布整个姜家地域。“噗!”姜别喻脸色一白,嘴里吐出一口黑血,然后迅速的后退,没有去看阵法里的鬼影缠绕。这时候的姜家则已经乱作了一团。当姜别喻开启这个阵法的时候,就等同于将整个姜家给祭献了出去,只为了解决唐念念一家子。在明知道打不过的情况下,姜别喻能够想到的,并且坚信能够解决掉唐念念一家子的办法就只有这一个了。

无论外面怎么的混乱,又有多少的姜家人被恶鬼吞噬,成为活死人,他也丝毫不为所动。在他看来,姜家是他所创归他所有,那么怎么处理也该由他来决定。这次舍弃整个姜家只为了解决唐念念一家子,在姜别喻心里觉得是非常划算并且大赚的。只要解决了唐念念一家子,他能够活下来,他就有信心在五十年内再创一个姜家出来,并且让姜家再次站在百家第一的位置上。“十分钟,只需要十分钟。”姜别喻走出了洞府,站在高头看着姜家的混乱,慢慢的自言自语,“十分钟之后,这里就会成为一片死地,天地间空气成为毒瘴,姜家的人都会成为我手中的恶鬼毒尸,唐念念?他们逃不了的,绝对逃不了……”“我们没打算逃。

”一道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偏偏就是出现在这里了。姜别喻浑身一僵,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身后,视线里出现三人,两大一小,可不是就是他熟悉的唐念念一家子吗!“你们……你们……”姜别喻有生之年第一次这么的惊恐震惊。“咦,麻麻,他不老啊。”宝宝紧紧的盯着姜别喻一会儿,昂头看着唐念念说道。唐念念淡定的回答自家女儿,“老怪物是骂他。”“哦。”宝宝点点头。只要麻麻想骂,那么这个人就是该骂。这样一想,宝宝就非常认真的说:“老怪物不仅老,还是个丑八怪,绿绿的眼睛难看死了。

”唐念念伸手摸摸她柔软的头发,表示对宝宝话语的赞同。身前是长得跟神仙似的一家子平和互动,身后是一阵诡异的鬼哭狼嚎声,夹在两者之间的姜别喻顿觉得无比的心慌。他见唐念念似乎注意力被宝宝吸引,就想着偷偷逃离,然后等他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根本就没有办法是用土遁,任何的遁走之术和逃跑的法术都没有反应,这让姜别喻越发的不淡定了。这一刻,他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他和这一家子的实力差别。他们到底是谁啊,中国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一家子,不该的,他们不该存在的才对啊!“你想跑。

”唐念念不需要用眼睛看,早就已经发现了姜别喻的意图。她抬头朝姜别喻看去,打量着他的身材脸蛋,发现姜别喻和记忆中的老怪物的确长的不一样了,比记忆中的老怪物的皮囊要年轻了许多。不过源至于灵魂和气息上的熟悉感却没有改变,所以在她的眼里,老怪物从来没有变化过,一直都是她记忆中那个老怪物。唐念念的目光太透彻,让姜别喻有种被闪伤的感觉。他面色僵硬无比,想了又想,态度就显得无比的无辜卑微,对唐念念说道:“这位大人,不知道我们到底有什么仇怨,就算是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唐念念早就将他的内心活动都看清楚了,知道表面卑微好像放弃所有抵抗的他,心里实际上计划着寻找时机逃命。

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姜别喻的心思,唐念念一点都不担心。他逃不掉的,从她决定要回来报复他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逃不掉。“二十年前,月骨药奴,绿色的玉石。”唐念念慢慢的说。这么简练的解释,姜别喻却听明白了,他的脸色一闪而过无比狰狞的光彩,又迅速的收敛。他为什么能够这么快的明白,只因为他对那个药奴的记忆也非常的深刻。只是这个又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呢?难不成那个月骨药奴和她有血脉上的关系?她就是为那个该死的药奴来报仇的?姜别喻的疑惑还没有问出口,唐念念已经说了,“我就是那个药奴。

”“怎么可能!”姜别喻脱口而出。唐念念淡定说:“这很有可能。”姜别喻复杂的情绪就因为她这么淡定的一句话给打乱了,很有一种憋屈无奈的感觉。如果不是知道唐念念有着强悍无比的实力,并且对他仇怨很深的话。听着唐念念的言语,他会觉得唐念念根本就是在恶作剧、开玩笑。“二十年前,你分明死了。”他亲眼看着她化成了灰烬。唐念念歪头,“唔……我穿越了,魂穿。”在现代的这段时间里,她看小说就看过这个词汇,和她的情况非常的相似。姜别喻再次被她给哽住了,内心非常想要咆哮一声,你在开玩笑吗,你以为这是小说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这不是该搞笑的时候啊,这事关人命啊!“我不会要你的命。”唐念念再次回答了姜别喻的内心活动。姜别喻一僵,这回他总算感觉到了,唐念念似乎可以窥视他的内心想法。这个女人到底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难道这一切都是那块神秘的玉石带来的吗?该死的!姜别喻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愤恨不已。无论唐念念是不是药奴,他也将这份愤恨加注在了唐念念的身上。那件宝物本来是他的,这恐怖的实力也该是他的,如果那块碧玉没有被该死的药奴偷了的话,说不定他现在已经长生不老,已经天下无敌!在姜别喻痛恨阴狠的目光逼视下,唐念念反而笑了。

她嘴角勾着愉悦的笑容,挥手之间,手掌的上空漂浮着十滴黑色的水珠子。因为之前才见过一次,所以姜别喻一眼就认出来,这十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珠子,分明就是他花费了大半的身家才买回来的弱水。艹!姜别喻一口恶气没有忍住的吐了出来。他忍痛花了大半身家才买回来一滴弱水,当成重宝护着守着,生怕出了一点什么意外。眼前让他痛恨不已的女人,一挥手就出现十滴,看她的神色还完全不当回事儿,这打击不得不说太大了。“是不是很想要?”唐念念抿着浅浅的笑,问姜别喻。

姜别喻虽然很想讽刺唐念念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幼稚了,炫耀什么的他才不会在乎呢。只是现实太残酷,他的确羡慕得不得了,对弱水这样的宝物,也想要得不得了,对于唐念念这样的幼稚行为,也在意得不行,气得心肝儿疼死了。“啧。”姜别喻强忍着揪心的疼,装作一脸不屑的撇头。“你想要的话,我就给你。”唐念念的口气透着引诱。“别开玩笑了。”姜别喻恼羞成怒。谁知道他一转头,就看到了一滴弱水朝他丢了过来。姜别喻有一瞬间怔然,当弱水越来越靠近,感受到弱水的重量带起的风声时,他脸色立即大变。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的弱水的重量,以他本体的强硬程度虽然可以硬抗弱水,不过也一定会受点撞伤。姜别喻立即后退,本能的施展法术,然后他就发现了,除了逃跑的法术不能用外,其他的法术竟然毫不受到影响。一滴弱水被姜别喻不算太难的接了下来,他诧异的抬头,完全弄不明白唐念念的意思了。她说不会要他的性命,还将弱水这样的宝物随意丢给他,这就是她报复他的手段?未免太古怪了些吧!?唐念念不需要他明白,没有任何的解释,挥手之间剩下的九滴弱水全部丢向了他。

“该死!”姜别喻吓了一跳,很想后退不去接,却发现他能够后退的范围根本无法逃脱弱水。十滴弱水就有万钧之重,饶是姜别喻也难以承受。最后拼着内伤的结果,姜别喻终于还是将剩下的九滴弱水都纳入手中。“你到底什么意思……”姜别喻一口气才吐出来,抬头愤恨的朝唐念念看去,然后就被眼前的画面吓得差点魂魄脱体,没有忍住大吼了一声:“我草尼玛!”密密麻麻的黑色弱水水滴,足足有一百滴,漂浮在唐念念的手心上方。“别!千万别——”姜别喻瞪大了眼睛,冷汗流淌,吓得满脸煞白。

这要是丢过来,他估计得被砸死!这一刻,弱水在他的眼里再也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而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催命符。只是唐念念根本就没有打算听他将话说完,手掌一挥,百滴弱水朝姜别喻丢去。一分钟后。“噗——!”姜别喻整个人都像是去了半条命,趴在地上吐着血,面皮上竟然出现石头龟裂般的裂痕。他以为终于结束了的时候,颤抖的抬起眼睛朝唐念念看去,却看到有千数之多的黑色水滴的时候,他一口气差点没有喘出来,剧烈的咳嗽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对着唐念念就大喊,“别丢,求您了,我不要了,真不要了,我全部都还给你,别啊啊啊……”当看到唐念念根本就不听他的话,白嫩嫩的小手做着要挥的动作时,他一个没忍住,竟然内牛满面了!这是……吓哭了?唐念念愣了下,千滴弱水就停留在半空。

“咦……哭鼻子了,羞羞脸,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宝宝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往自己的脸蛋滑动着,对姜别喻吐了吐舌头。姜别喻已经被打压得没有脾气了,他一脸眼泪的哭喊,“够了吧,够了吧!我求你了,姑奶奶,祖宗,你是我祖宗,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他哭得凄惨,唐念念一怔之后,仔细盯着他,发现他内心竟然是真的怕了,虽然对她的仇恨半点没有减弱,不过畏惧和惊恐压过了这份仇恨。想来只要他的实力上不去,他就绝对不敢有报复唐念念他们的心思。

然而今天的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只要唐念念一天不死就会永远成为他的心魔,有这个心魔的存在,他的实力和境界就别想提升。因此,他这辈子都没有报复的希望了。唐念念想了想。姜别喻还以为她在犹豫思考着是否放了自己,便安静的等候着,大约三秒之后,就听到唐念念开口说:“我不是你祖宗。”我艹!姜别喻有一种就算活着,也要被眼前这个女人气死的感觉。特么么的,你思考这么久,就想了这么一回事儿!?“才一百滴就不行了吗。”听唐念念的语气,貌似还挺遗憾,“还以为一千滴后能继续来一万滴……”姜别喻觉得身体更重了,要是真让唐念念这么来,他宁可就这么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只是他不知道,就算是死,唐念念也不会让他死了。唐念念扭身从司陵孤鸿的怀里下来,隔着地面走在半空中,来回的走动像是在寻找些什么,然后一眼朝姜别喻后方已经成为一片鬼地的姜家忠心看去,眼神微微一亮。姜别喻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的预感是正确的,唐念念意识一动,姜别喻的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的被束缚起来,漂浮在半空中朝姜家忠心飘去。“你要做什么?你又打算做什么啊!?”姜别喻快要疯了。这个女人折磨人根本就跟恶作剧一样,态度淡定坦然,天真纯澈得让人觉得好笑,偏偏事实上,她的恶作剧太可怕了!“坑你。

”唐念念回答姜别喻。“坑你妹啊!”姜别喻已经半疯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没你这么丑的妹妹。”唐念念淡定坦言。“噗——”姜别喻吐血。后面宝宝仰头对司陵孤鸿悄悄说:“粑粑,麻麻好厉害!”司陵孤鸿点头,“自然。”宝宝哼唧,“只要是夸麻麻的好话,粑粑就会同意。”司陵孤鸿垂眸,淡淡说:“未必。”若是外人当面夸奖念念,献殷勤,他只会觉得不高兴。宝宝眨眨眼睛,心里想:粑粑这样的就是书上说的极品妻奴加忠犬呗?不对,不对,麻麻有的时候总会说粑粑是妖精,那么粑粑其实是妖孽型么?啊……还有还有,书上说粑粑这样对外人很冷淡又长得好看的,应该算是谪仙型以及冰山型……“咦?”宝宝不自觉的咬着手指。

所以说,粑粑到底是什么型的呀?学校里中学部的女生们每次讨论这些的时候都特别的兴奋啦,好像很好玩的么。不到三分钟,唐念念一家子以及无法自行行动的姜别喻就到了姜家鬼地的忠心地段。这时候的姜别喻已经麻木了,当他看到唐念念从容的走过这一片毒瘴鬼地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逃过唐念念的手掌心。之前就信心十足的想着,这鬼地一定能够困死唐念念一家子的自己,的确如这个女人所言,是个白痴,跳梁小丑。唐念念着了一块地,伸手隔空一拍,就拍出一个足有几十米深,十米宽的大坑。

姜别喻算是明白了,她真的说什么就走什么,完全不是开玩笑。他自暴自弃的说:“你坑死我吧!”“不让你死。”唐念念应了句。姜别喻双眼猛睁,眼神浓浓的情绪不是喜悦,而是惊惧绝望。不让他死?不让他死?这根本就是要让他生不如死的节奏啊!姜别喻这么一想,对自己也狠了起来,一个自爆的念头冒了出来,就决定实施。只是结果让他真正的绝望了,他竟然连自爆都做不到,身体完全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除了精神还能够思考。“不要!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姜别喻真的怕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一天。

唐念念不和他废话,一瞬间就将他丢进了坑里。“你最喜欢宝物了,我就让宝物陪你一辈子。”在姜别喻惊惧绝望眼神中,黑色的水流出现半空,朝他躺着的深坑里面倾泻。姜别喻心想,这么多的弱水下来,他必会被压死。这样也好,至少不会真的生不如死的被折磨一辈子。然后,现实再次残酷的打破了他的幻想。唐念念说了不会让他死,就一定不会让他死了。一深坑的锐水重量能够将他压死,也能够将土地压得更加的深陷。不过唐念念早就在姜别喻的身上施展了法术,让他能够体会到弱水的无尽压力,却不会伤到性命。

这样的痛苦连向来歹毒的姜别喻也几乎崩溃。难道他就要这样被束缚被压迫的度过一辈子?甚至可能根本没有结束的日子!生不如死!这一刻,姜别喻真正的体会到了生不如死是什么样的滋味。他想喊,想求饶,却一句话说不出来,视线里尽是一片黑色,周围也全是黑色,浑身都被恐怖的重量压迫痛苦,却无法死去。啊啊啊啊啊——!最终,他的嘶吼只能在自己的脑海里回荡。一个月后。姜家灭门的事件已经传遍了整个古老家族的体系,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的发展,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姜家灭门一定和那对神秘的夫妻有关。

一个月的时间,让姜家的产业迅速的被各大家族瓜分,同时古老传承的各大家族也将唐念念一家子的照片给挂上了家规之中,命令家族中的子孙要是见到这一家子,绝对要恭恭敬敬的,不能得罪这两人,哪怕是不能成为朋友,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否则的话被家族放弃了也是你自己作孽。一个月的时间,让唐念念和赫连舒混熟了。因为老怪物的事情被解决,没事儿做的她,随着赫连舒到处跑,偶尔去学校看看宝宝,偶尔和她一起逛街,跟普通现代女孩一样。

一个月的时间,让司陵孤鸿忽然觉得自己貌似有些失宠了,念念的注意力被花花世界迷惑了。这不算什么大事,念念喜欢玩,他就陪着她玩好了。让他不满的是,现代人过于开放,毫不犹豫的来搭讪的人太多,用火热眼神盯着唐念念的人也太多,甚至还有人直接当着他的面挖墙脚,献殷勤,炫富求合体。因为现代社会不能随便杀人,他也不想见一个暗中解决一个,让唐念念玩都玩不开心自在。因此,他觉得很有必要,再一次让世人明白他和唐念念的关系,以及警告世人不要对唐念念动心思。

在一番对现代社会的了解之后,司陵孤鸿就有了打算。“工作?”唐念念听到司陵孤鸿提起这个,疑惑了一下就来了兴趣,“好啊。”她还没有体会过工作是什么滋味,貌似现代人都会有工作,哪怕是乞丐也算是一份工作。在得到了唐念念的同意后,司陵孤鸿就抱着她来到了一家娱乐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和他们在纸醉金迷有过一面之缘的宋世华。“天琊!溯雪!”一声高昂激动的叫声响起。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比宋世华更快的迎向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两人。

这个男人就是著名导演,程宇翔。“我叫唐念念。”唐念念淡淡的说了一句。“啊……我知道,我知道。”程宇翔太激动了。原本他以为《天琊》这个剧本真的没有希望开拍了,谁让他见过唐念念和司陵孤鸿呢,见过这两人之后,他对于别的演员就更加没有了感觉,也就起了永远雪藏《天琊》这个剧本的打算。谁知道峰回路转,他以为不可能接受演戏的人,竟然突然答应了,答应演出这个剧本!程宇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我知道你们,你叫唐念念,这是你的先生,叫做司陵孤鸿。

这些我都知道,哦……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啰嗦,我实在是忍不住,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真的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你们能够答应出演这个剧本,太谢谢了!我相信,有你们的加入,这部电影一定能够成为经典,无法超越的经典!”唐念念默然的看着程宇翔激动的演说,他说话的时候还手舞足蹈,不用他承认,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真很激动,很高兴。“好了好了,程宇翔,你难道打算让他们一直站着吗?”宋世华有些看不下去了,摸头无奈的提醒程宇翔。程宇翔惊醒,“啊!不好意思,快,快请坐!”司陵孤鸿抱着唐念念坐下,开口就说:“剧本。

”他神色淡然,口气也平常的很,可程宇翔和宋世华却不自觉就安静拘谨起来,有种莫名的卑微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程宇翔连忙将剧本送到他的面前。司陵孤鸿拿着翻开,放在唐念念的面前。唐念念淡道:“孤鸿决定就行了。”司陵孤鸿微笑,将剧本放在了桌子上。一眼扫过,他就已经知道了里面的剧情。“改。”司陵孤鸿对程宇翔说:“让天琊和溯雪一对。”“啊?”程宇翔一怔,然后在司陵孤鸿的目光下打了个激灵,连忙说:“好,好好!没问题,三天,只需要给我三天时间,我就将剧本改好,一定让你满意!”在他看来,眼前的溯雪和天琊的确才是最搭配的一对,要是按照原剧情,让溯雪和男主角曾璟云一对的话,实在有种一朵鲜花插在xx上的感觉。

哦……他不该这么嫌弃自己电影的男主角才对,可是谁叫人家男主角真的没法和眼前天琊相提并论呢。原本这个剧本取名叫做《天琊》就足以证明天琊这个角色的重要性,其实真的比较起来的话,天琊才是这个故事的真正男主角,他的存在才是剧情的主要。“溯雪不能和曾璟云有一点暧昧。”司陵孤鸿又提出要求。“没问题。”程宇翔答应的很快。明明知道眼前到了两人是夫妻,他要是安排女方和别的男人暧昧的情节,不是找抽吗。“开拍的时候通知。”说完这句话,司陵孤鸿就抱着唐念念毫不犹豫的走了。

程宇翔想多说两句的时间都没有。“我说,你们是不是太不尊重我这个大老板了?”一直被忽略成为背景墙的宋世华吐槽一句。程宇翔鄙视,“人家两位是主角,又是最大的投资商,你算神马?”“我艹!这前后对比太大了吧!”宋世华笑骂。“切。”程宇翔继续鄙视。这才是他著名导演的风范,对众多明星和老板依旧态度清高,不过对待自己中意的演员以及剧本,他才会特别对待。三天后,程宇翔如期的将剧本改好,送到了唐念念家中,对于新剧本司陵孤鸿也表示了满意。

半个月后,一切准备就绪,由程宇翔导演,各个演员除了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以外,都已经如期到场。《天琊》这个电影,程宇翔可谓费尽了心力,从他寻找的明星阵容就可以看出来。不过对于唐念念和司陵孤鸿这两个以前从没有听说过的新人,娱乐记者们就好像是闻到了腥味的苍蝇,不断的寻找亮点和论点,寻求程宇翔的解释。程宇翔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的回答也很简单:对于这两位,我只能说我对他们非常有信心,甚至可以说,这部电影的成功与否就完全系在了这两人的身上。

这句话当天就被挂到了娱乐报道的头条,让无数人关注到。《天琊》这部戏的其他演员老角自然也都看到了这个报道,他们内心不平,对程宇翔的回答也有偏见,心想难道他们这些老戏骨还比不上两个小小的新人?竟然说什么这部戏的成功与否就系在了新人的身上?这未免太不给他们面子了吧?娱乐圈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他们嘴里不说,表面上也不显露,不过暗中已经商量好了,要给两个新人一个下马威。这时候拍摄场景的某一处,几个演员都聚集在这里。

他们都已经上好了妆,穿戴好戏服,配着周围的场景,让人一眼看去,实在有一种穿越了时空历史的错觉。“我说,那两个新人还没有到吗?面子可真大啊。”一身红衣的妖娆女人娇气说道,只听她的口气,一点都听不出来她话语里面的刻薄不满。“你也别不高兴,听说那两个人还是这部电影的最大投资商,给钱的就是老大,人家拽一点也没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说话是人则是个穿着绿衣,装扮清纯的女人。一旁站着衣装简朴,五官英俊锐利的男人低声淡淡说:“两个从来没有演过电影的富家子弟,真的能演好这部电影吗。

”妖娆女人轻笑,“穆大神,哦不,该叫曾璟云曾大哥,可怜了你的内定老婆溯雪都成了人家天琊的了,咯咯咯。”绿衣清纯的女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开玩笑的说道:“曾大哥别难过,不是还有我小云一直会陪着你吗。正好女主角没了,换我这个永远默默付出,为你差点死掉的小云做你老婆吧。”在他们互相笑闹的时候,忽然就听到程宇翔激动的叫声:“天琊!溯雪!果然,果然,你们就是,你们就是真实存在——”全场似乎都在这一刻忽然安静。原先笑闹的那群人也不由朝程宇翔的方向看去,当看见视线中的两人后,他们的表情也瞬间呆滞了。

密林里,一男一女相携的走了出来。他们都穿着广袖长衫,洁白的衣料,银色的暗纹,飘渺如仙。他们都用银白色的发带束发,简约的发式,大半的墨发披散白衣上,黑白分明矜贵出尘。他们都素面朝天,没有丝毫的化妆,然而男人俊雅绝伦,女人精致如画,宛若神仙眷侣。这一刻,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在场的演员,都明白了程宇翔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豪言,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两人。他们不是正宗的演员,却比任何人都适合这部电影,或许该说这部电影适合他们。

他们甚至不用言语,不用刻意的演出,就能让人一眼明白他们的身份,他们的角色。“开始了吗?”唐念念对程宇翔问。“没有,没有,就等你们了。”程宇翔笑容满面的说道。唐念念点头,人就靠在了司陵孤鸿的怀里,看着程宇翔的忙碌和电影的正式开拍。等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上场的时候,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就连程宇翔也一样。原本程宇翔以为,唐念念和司陵孤鸿怎么都没有演过戏,也做好了ng的打算,谁知道两人竟然做的无比的好无比的自然,连台词说的一句不错,甚至因为他们的气质和气势使然,更带动了那些老戏骨入戏,让演完戏的老戏骨们都不由感觉到羞愧。

亏他们之前还在恶意的猜测这两人演戏不行,谁知道反而是自己略逊一筹。他们又哪里知道,剧本里面的台词内容对于唐念念和司陵孤鸿来说,都是一眼能够记住的小意思。角色溯雪和天琊也和他们的本性差不多,所以演起来格外的简单。最终,这场电影在三个月的拍摄下,正式结束。电影结束后的记者会,司陵孤鸿和唐念念随程宇翔和其他主角演员一齐出席,不出意外再次震撼全场。在一群娱乐记者的炮轰之下,司陵孤鸿只抱着唐念念说了一句话,“她是我的妻。

”——天下间,能令我心动的人只有她,也只能是她——一道熟悉的淡薄的声音忽然伴随着司陵孤鸿的话响起,众人一怔后,不由的看到了大屏幕。大屏幕里放映着的就是《天琊》里的一部分情节,里面司陵孤鸿扮演的天琊和男主角曾璟云站在雪山之巅。只见屏幕中的天琊神色冷冰,一身磅礴的气势似乎能够透过大屏幕散发出来,让在场的无论是记者还是同坐人员,又或者是程宇翔和其他的演员都浑身冰寒。——谁也不能窥视她一眼,你也一样——画面中,曾璟云浑身染血,摇摇欲坠。

按照剧情,天琊是曾璟云得到的一柄神剑其中的剑灵,是不可以伤害其主的,不过天琊是列外,他的存在本身在现代这个社会里就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对于这一点神奇的设定,没有任何一个人感到奇怪,甚至觉得理所当然,这样的一个男人,本来就不该被束缚着,不该被一个凡人掌控约束。画面中气势磅礴的男人,和记者会上抱着精致少女的男人似乎重合了,让在场的众人有种穿越空间的幻觉。司陵孤鸿说完这句话后就抱着唐念念离了场。屏幕中《天琊》的精彩片段剧情依旧在放着,但是记者会却久久没有声音,每个人都被震撼了。

当天这一幕发布在电视上网络上的时候,流量增加速度惊人,回评人无数。这些都无法影响到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生活。经过一系列的宣传,《天琊》最终在半年后上映,当天票房破亿,之后连续三十天里,全球票房破三十亿,之后的票房以及在持续的上涨着。这部电影就如同程宇翔一开始的豪言一样,毫无意外的称为了经典之作,同样被全球无数人们记住的还有里面扮演天琊,溯雪的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以及司陵孤鸿在记者会上说的那句话,电影中他所表演出来的对溯雪的各种入了魔障般的执念深爱。

也许不该说是表演,每个人都觉得,电影中对溯雪的深爱根本就是这个男人的内心真实的体现,也让人觉得像是电影里面所演的那样,如果谁敢窥视唐念念一眼,他就做得出来天琊所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网络上就出现了一个榜单,论全球最搭配夫妻。唐念念和司陵孤鸿的剧照,毫无意外的排在了榜首第一位。“谁敢窥视溯雪,不用天琊来虐来杀,自己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羞愧死掉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你能比天琊更配溯雪吗,哪个男人或者女人敢说自己比得上天琊?都有点自知自明吧!”也不知道是哪个人的评论,高高的挂在照片下方,被无数人围观。

这次的结果也自然的达成了司陵孤鸿的目的,以现代的方式让全球人民知道唐念念的归属。冬日,雪花飞舞。华岚军校又到了一个月一度的放假期间,大大小小的学生一个个走出了校门。在这群人里面,就有三个孩子行走在一起,两女一男,两个小女孩都是四五岁的大小,男孩则大些。这三人在华安军校可以说是风云人物,让人一眼看到就认了出来,可不就是霍星儿,司陵宝宝和赫连烙君嘛。三个孩子走在一块儿,霍星儿忽然抬头,看到不远处一个超大屏幕放出来的电影画面,呆了呆,对着宝宝大叫,“宝宝,宝宝,那个不是你粑粑麻麻吗?”宝宝和烙君都抬头看了过去,看到屏幕里面放着的正好是最近火翻天的《天琊》电影片段。

“嗯啊,是的啊。”宝宝笑容灿烂的应了一声。现在别人问她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她可以说她粑粑麻麻是做演员的啦,不再是无业游民啦。虽然这个演员职业只做了一次,也只拍了一场电影,但是就是有了工作职业和经历不是嘛。烙君早就知道《天琊》这个电影的事情了,也知道夫妻排行榜的事。他看着大屏幕,默默的上前一步,悄然伸手紧张小心的去握着宝宝的小手。宝宝疑惑的朝他看过来。烙君绷着脸,低声说:“以后,我也会让全国,不,和司陵叔叔一样,让全球的人都承认我们相……相……”配!最后一个没有说出来,就被霍星儿突然的惊叫声给打断了。

霍星儿叫着冲过来抱住宝宝,兴奋雀跃的言语,“好漂亮,宝宝的粑粑麻麻都好漂亮,我也想要,我还想看,宝宝,我跟你回家再balabalabal……”烙君抿着嘴唇,既松了一口气,又觉得遗憾。足足五分钟后,霍星儿就停止了她的言语,宝宝朝烙君看过去,“君君哥哥,你刚刚要和宝宝说什么?”听着宝糯的声音,烙君摇了摇头,“没什么。”在他内心里则想着:以后,我也会让全国,乃至是全球的人都承认我们相配,我会更加的努力,成为能够配得上你的男子汉!哪怕不敢排在司陵叔叔和唐阿姨的前面,也要排在夫妻榜的第二位!烙君小童鞋的想法非常的坚定。

“喂!君君,宝宝,小星星,这边啊,我们来接你们了!”赫连舒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来。宝宝三人朝声音的地方看去,就看到赫连舒的身影,在她黑色车子的旁边还停着一辆银白色轿车,那车子的人并没有出来,不过他们都知道,里面坐着的就是唐念念和司陵孤鸿两人。“来了——”霍星儿欢乐的叫了一声。宝宝被她拉着朝那边跑去,烙君见到了也连忙跟上,视线根本就不离开宝宝的身边。三个孩子很快的钻进赫连舒旁边的那辆车子里。“嘿!你们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赫连舒笑骂了一声,转身进了自己的车子。

银白轿车里,开车的正是司陵孤鸿,唐念念则坐在后座,和三个孩子坐在一起。“麻麻!”“唐阿姨!”宝宝和霍星儿,赫连烙君的叫声响起。唐念念淡定点头,伸手各自mo了摸他们的脑袋。司陵孤鸿朝后面看了一眼,发动油门。在外人的眼里,就看到一黑一白的两辆轿车迅速的行远,渐渐的就混入马路上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车堆里。错过的车辆和行人,谁也不知道,这看似普通的银色车子里坐着的就是这时候火热全球,每个人都在寻找的天琊\溯雪的演员,也不知道这车内外来的一家子从来到这里,就给这里带来了多少的变化,更不知道这车里的孩子们,将来会成为何等荣耀高高在上的存在,给将来的社会带来多大的震撼……,::【】,,!。

小说索引:庄主别急嘛全文免费阅读,庄主别急嘛全本免费阅读,庄主别急嘛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