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的契约新娘 >> 50.

50.

“你们不可以结婚!”那人一步步坚定不移的走近台上的一对新人,这时,大家才看清楚了她是谁。Anny恼火的怒叱一声:“蔡蓉!你想捣乱吗?”眼看着就要礼成了,她怎么能够容忍别人来搅局呢?头纱下的两只眸子冒出火焰般的光芒,恨不能立刻扑过去给蔡蓉一巴掌。申东炫却松了口气似的笑了笑,仿佛他一直在期盼蔡蓉赶来。好戏即将上演,他不得已答应了Anny的条件,所以他必须履行自己的承诺,但是如果Anny的秘密被抖了出来,这场婚礼一定会遭受很强烈的反对,到时候,他也可以自圆其说,并不是他不遵守承诺,而是这场可笑的婚礼不能够在道德舆论下诞生,他刚刚一直担心蔡蓉不能及时赶来阻止,所以他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如果蔡蓉没有赶来,那么他也会到关键时刻喊停的,无论如何,他真的做不到跟一个自己讨厌憎恶的人一起生活,为了林紫涵,哪怕做一次小人,也无所谓了!蔡蓉胸有成竹的朝他点点头,眼神仿佛是在说:“你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当申东炫找她帮忙的时候,她开始是犹豫了很久,不过她还是答应了帮他这个忙,也帮帮那个不投缘的妹妹,顺便也可以稍稍减轻一点她过去所犯下的罪孽。Anny看不懂他们俩之间的默契,气急败坏的说:“东炫,我们不要理她,继续仪式吧!”申东炫看也没有看她,语气深沉的说:“不急,你先听听看她有什么要说的吧!”他急着尽快解决这个烦人的问题,他已经三天没有看见林紫涵了,好想马上就去找她。蔡蓉笑里藏刀的蔑视Anny:“是啊!安小姐不想听听看,我有什么话要跟大家说的吗?”她对Anny早已恨之入骨了,这个女人害她背了不少黑锅,即使是良心发现,她也见不得Anny好。

Anny量她也没什么本事可以阻止这场婚礼,稍微定了定心,问:“那么你就快点说,不要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蔡蓉哼笑着:“安小姐这么急着嫁人,是不是害怕夜长梦多啊?”他当然知道Anny最害怕的会是什么,只是Anny并不知道自己的弱点早就落在蔡蓉的手里了。Anny不以为意的瞥了她一眼,头纱下的脸扭曲得厉害,极其的憎恨蔡蓉的出现,不过其他人看不清楚她脸上是什么表情,只是对蔡蓉忽然出现感到好奇,他们以为蔡蓉是不甘心申东炫连再娶的对象也没有考虑到她,以为又会像上次一样来闹婚礼的,个个神情各异的观战。

蔡蓉冷笑:“待会儿,安小姐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没有资格进入申家大门了。”Anny不再看她,盛气凌人的说:“对于你的心情,我很能够理解,嫉妒嘛!这是女人的天性,我会原谅你的失礼。”蔡蓉气道:“我看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明明就没有资格穿婚纱,居然还要来这里丢人现眼!”Anny闻言大怒:“你说什么?自己得不到,还如此尖酸刻薄的损别人?我看你才是丢人现眼呢!”“是吗?”蔡蓉不急不缓的说:“那么在座的各位可要仔细看清楚这个人的脸。

”说完,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掀开了Anny的头纱,在场大半以上的人都为了Anny的艳丽而惊叹,不可否认,今天的她更加的明艳照人。蔡蓉继续说:“大家一定觉得新娘很美吧?其实,人的确不能只看外表的,如果你们知道她惊人的秘密,是不是还会觉得她很美呢?”大家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互相猜测着蔡蓉口中所说关于Anny那惊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东炫,可是他现在选择了我,而不是你,请你消停消停吧!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毁坏我的清誉,不然,你也别怪我不客气。

”Anny对于自己的外表十分的自信,看见大家这样惊叹的反应也觉得在情理之中,可是蔡蓉所说了秘密到底是什么?她最大的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他的一切都不足以威胁到她的。蔡蓉不屑的笑了笑:“没关系!我倒想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她面向来宾,指了指Anny,义愤填膺的说:“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她已经在国外有一个家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她后悔当初放弃了东炫,所以才回国想要重新挽回过去那段感情,她不惜一切代价,利用我,去伤害东炫的妻子,而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我一直伤害的人,居然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Anny显然是无比震惊的,失态的推了推蔡蓉,怒吼道:“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是不是胡说八道,大家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蔡蓉刚刚说到这里,门外又来了几个人。为首的那人是蔡录,他身后还有两个人,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两人应该是父子关系,都是黄头发,蓝眼睛,高挺的鼻梁,脸部的轮廓分明。Anny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后,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嘴里喃喃自语:“不!不可能!这不可能!”“蓉蓉,人我已经接来了。”蔡录是按照蔡蓉的吩咐,去机场接人,他很想为林紫涵做些什么,虽然不能弥补过失,但他心里也会好过些。因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个失败的婚姻,真的会影响她的人生,他不希望她们母女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蔡蓉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望着失魂落魄的Anny:“怎么样啊?这两个人,安小姐不会告诉我说不认识吧?”她完全不会担心Anny会否认,因为她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他们与Anny的关系。“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Anny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是百口莫辩,即使是矢口否认也无济于事,因为看情况就知道,他们是早就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了,她不承认也得承认。只是她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她历经千辛万苦,甚至让申东炫这般的讨厌她,结果居然还是得不偿失!蔡蓉哼了一声:“在你回国的时候,我就清楚了你的目的,于是暗中调查了你在国外的资料,结果,我居然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于是,我才敢放心的跟你合作,是因为我早就知道,即使东炫选择了你,你也没有资格嫁入申家的。

”Anny凄厉的狂笑:“哈哈哈...没想到,我居然会败在你的手里!”她一直以为蔡蓉是没有大脑的冲动派,没想到自己的疏忽,造就了如今这样不堪的局面,她真的觉得脸都没处搁了!申贤宇大怒:“岂有此理!怎么会有你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他万万没有想到,Anny居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本来他就不赞同让林紫涵离开申家的,但是在那种被逼无奈的情形下,他也能够理解儿子的心情,偏偏他们申家人都比较信守自己对别人的承诺,所以他一直忍着心里的不快,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可如今情况有变,像Anny这种人,是不值得别人跟她讲信义的。

邵玘终于逮住机会可以好好羞辱Anny一番了,气得咬牙切齿的说:“人居然下贱到了这种地步!你利用捐血,来拆散我儿子跟儿媳妇,弄得这么多人跟着痛苦,那也就算了,你明明在国外还有一个家,你居然还想再嫁?你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啊?”想想林紫涵离开时的样子,她就觉得心疼不已,对Anny的厌恶便更加深了。Anny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不由自主的一步步后退着,直到退至神父的讲台,无路可退时,她才定住了身形,好像很委屈的说:“是啊!我的确结过婚,不过我已经打算跟他离婚了,是他没有同意而已!而且,东炫也没有跟林紫涵离婚不是吗?”她觉得爱一个人没有错,想要跟自己爱的人一起生活也没有错,大家不应该用这种眼神看她的!申东炫这时终于开口了:“我以前一直没有讨厌过你,但当你威胁我,逼我做选择的时候,我心里对你的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那天后,我便开始调查你的资料,只想找到一个不能娶你的理由,开始,我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是结果真的令我很惊讶,于是我找了蔡蓉,我拜托她帮我把你的丈夫和孩子接来,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蔡蓉早就抓住你的把柄了,而且了解得十分详细,所以我就更加放心的把事情交给她处理了。”当他知道Anny已经结婚的时候,无比的庆幸,他只希望她的丈夫和孩子能够唤醒她,别让她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了。Anny愣愣的问:“这么说,你也早就知道了?”她在怨,怨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的场合下令她难堪。

“我答应给你一个婚礼,但也只能做到礼成之前,你已经被占有欲蒙蔽了双眼,不论别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你看看你的孩子,你忍心就这样抛弃他吗?”他面无表情的说着,但愿Anny能够及时清醒。Anny看了看自己的孩子,眼睛里满是复杂的神情,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配做一个母亲,从孩子出世到现在,她不曾给予过他一个母亲的关爱,她也不配做一个妻子,跟丈夫结婚这么久,一直都是同床异梦,心里老是想着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像她这种女人不是一般的可恶吧?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惹人厌,如今,看着这么多鄙夷和唾弃的目光,她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不受爱戴!“Anny,我一直知道,你心里面装着别人,可是我不在乎,我希望你能够跟我回去,我会和儿子一起陪着你,忘记这里的一切,好不好?”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了一口别扭的中文。

看着Anny狼狈的模样,他感到很心疼,是他不该放任她来到这里的!Anny一时间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呜咽着说:“为什么?我那么伤害你,为什么你都不会恨我?”这个男人确实对她很好,只可惜,她不爱他。男人沉默两秒:“我恨过,也怨过!但是,我爱你,也爱这个家,我希望,我们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他一顿一顿的说着,十分的吃力,看样子很不擅长中文,但他觉得入乡随俗,不由自主的讲着中国话。Anny哭得更加厉害了,她的心被伤透了,没想到的是,在她最需要一个怀抱来安抚受创的心灵时,竟然只有被她抛弃的老公肯满足她。

男人适时的上前将她拥进怀里,即使她不爱他也没有关系,他知道,她真正累的时候,就一定会记得回家的。Anny在他怀里抽泣了很久,一直哭到声音沙哑,才渐渐地止住了呜咽,抬起头,抹掉脸上的泪水,视线定格在孩子的身上,缓缓蹲了下来,然后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她真的累了,一心追逐了这么久的幸福,结果却是源源不断的痛苦,原来,真正属于她的幸福,一直都在她身边,只是她没有发觉而已!真正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勉强是不会幸福的。

申东炫没有心情继续看下去,他只想赶紧找到林紫涵,于是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注视下,疾步离开了教堂。他上车后,立刻调转车头,急忙赶去了林紫涵的家。可是刚刚到她家门口,就看见了夏毓刚刚回来,掏钥匙准备开门。看样子林紫涵应该不在家,他不禁心头一紧,因为他真的太想马上就看见她了。夏毓听到车子的声音,便回头一瞧,歪着脖子想要看清楚车里的人,发现是申东炫,她立刻靠过来说:“东炫,你怎么来了?”他今天开的不是自己的车,所以夏毓一时没认出来,而且还是结婚用的花车,她觉得十分奇怪。

“紫涵不在家吗?”申东炫迫不及待的询问。夏毓点点头说“是啊!你不知道吗?她出国了。”她感觉情况不对劲,一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眉头不由拧成了疙瘩。“什么?她出国了?什么时候?去哪个国家?”他大惊失色,心口急剧起伏着,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了,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真的被折腾得筋疲力尽,再也承受不住任何打击了。心里慌乱无措:“紫涵,你为什么不等我呢?难道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丢下你?”他本来也已经想好了,如果实在不行,他可以抛弃一切带她离开的,可是还是来不及了,他很懊悔,或许应该早点告诉她的,而不是隐藏自己心里的想法。

夏毓见他这么紧张,于是微笑着说:“紫涵临走时跟我说,如果你找她,就让我告诉你她去了日本,她说什么给幸福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妈,我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他十万火急的赶回去拿护照,托人定了机票,连行李也来不及收拾,就直奔机场。待他赶到日本,已经暮霭沉沉,他凭着自己的直觉,直接赶去了那栋海边别墅,他相信她一定会在那里等他的,想要看见她的心情更加迫切,很想紧紧地抱住她,不让她再离开自己的视线。别墅的内灯火通明,他绽放了满脸的喜悦,马上就可以到她了,他激动得加快了步伐,发现别墅的大门开着,心里不禁有一丝责备,怪她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虽然这里平时不会有人,不过她一个人在这里还是应该小心一点才对。

厅内没有看见她的人影,想必她一定是在楼上了,于是径直去了主卧室,可是房间里还是不见她踪迹,他不由急了,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哪里呢?他看了看落地窗,上前想合上窗帘,却无意间瞥见了不远处,海边隐隐约约有一个身影,只是夜色渐浓,几乎辨别不清身影的轮廓,所以那人是不是林紫涵,他心里也没个谱,不过除了她,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于是他转身就跑,片刻不停的赶去海边。待到越靠越近时,他才敢确定是她,嘴角露出一个复杂的弧度,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他从背后抱住了她,有点疲惫的将脸埋进她的秀发:“我终于追到你了。

”“我终于等到你了。”她没有回首,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她早就知道他回来一般。他呼吸渐渐地平稳了下来:“你为什么这么任性?要离开,至少也告诉我一声啊!你知不知道我追得很辛苦?”他知道之前伤害了她,可他真的是逼不得已的,但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不可能会舍下她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她始终不相信他会娶Anny,所以她想赌一把,给彼此之间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找来了,那么天涯海角,她跟定他了!他轻叹了一口气:“原谅我好不好?之前我不是故意让你难过的,我只是想不到该怎么解决Anny的事情!你别怪我好不好?”被爱,不一定就是好事,如果被自己不爱的人疯狂的爱着,那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这一切却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如果我怨你,就不会来这里了。”她知道他那么做一定有他的苦衷,她虽然伤心,但不会怪他。他看了看沉静的大海问:“你好像很喜欢看海。”“它可以让我感到宁静,即使是波涛汹涌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很安宁,仿佛海浪可以卷走所有的不快。”她脸上果然很宁静,没有过分的喜悦,更加没有沉重的哀伤。“所以...你就一个人躲在这里疗伤吗?”他希望在她最伤心难过的时候,自己能够陪在她身边,而不是让她一个人躲起来。她侧脸看了看他说:“东炫,你好像从来没有追过我。

”她忽然觉得兴致特别好,想逗逗他,谁让他先前害她伤心来着?他怔了怔,似懂非懂的问:“什么意思?我这不是不辞辛苦的尾随而至吗?”这样还不算追,那么什么样才算追呢?她慢慢挣脱他的怀抱,笑看着他说:“你现在追我吧!如果你追上我,我才跟你回去。”不等他回答,她已经开始跑了起来。他蓦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动身追了过去。海风吹在他们身上,一点也不觉得冷,反而给阴暗的夜色增添了不少柔和的气息。风的阻力很大,所以他们跑得有点吃力,两人沿着海边跑来几十米,他才拉住了她的手,一边笑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好了,快别跑了,你身子骨还很虚弱,别太吃力。

”她待呼吸均匀后,才慢慢靠近他的怀里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准丢下我。”她害怕那样的心痛,不想再次尝试一遍了。他抱紧她说:“我也希望,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丢下你的。”没有她,他又何尝不痛苦呢?他宁愿失去所有,只换一个她。“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突然说要娶Anny的原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他有点感慨万分,抿唇说:“那时我也是被情势所逼,你忽然大出血,血库库存不够,如果不及时给你输血,你会有生命危险,碰巧Anny也在场,她跟你的血型一样,你爸...蔡伯伯他们又不在T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林紫涵伸手放在他的唇上,结束了他下面的话,听到这里,她不可能不明白事情的因果,“那么,你就这样抛下Anny来找我了吗?”他轻轻拿下她的手:“你不知道吧!在你离开后,我让人调查了Anny在美国的情况,结果发现,她居然已经结婚了,而且会有一个儿子,她是一个有家的人,我怎么能娶她?更何况,我以前只是不爱她,后来我真的很讨厌她,我怎么能跟她一起生活下去呢?”林紫涵感到很诧异:“她...居然有家庭了?她怎么能这样呢?太夸张了。

”她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疯狂的人,Anny居然可以骗过这么多人,这么大的秘密居然可以隐瞒这么久不被人发现,可见她的心机有多深。“算了,不提她了,以后,我们的生活里也不可能会有她的。”他将下巴枕在她头上,平淡而坚定的说着。她微微颔首:“我好想宝宝,他好吗?”她只跟孩子相处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居然就发生了突变,害她同时心念着两个人,那相思入骨的感觉着实不好受。“这两天都是我妈在照顾着,我都没有仔细关心过他。”他一门心思想着如果解决Anny这个麻烦,好早日与自己心爱的人重聚,确实没有心思再顾及到宝宝。

她不悦的抬头,责备的问:“你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亲?居然都不知道关心他。”她很放心把宝宝交给邵玘,邵玘一定会比他们更加的能够照顾好孩子。“我不是当务之急嘛!不解决那件烦人的事情,我真的寝食难安,我已经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了。”他的眼睛可以证明,不满了血丝,不过天黑,她看不见而已。她抱紧他,有点埋怨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好可恶?什么也不肯跟我说就对我那么绝情,真的被你伤到了。”他让她离开的时候,她感觉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没有什么事能够令她心痛到那种程度。

“我的心痛一点也不比你少!一遇到感情的事情,我就会变得手足无措。不过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了。”他在事业上的果断精干,可谓是无几人能及的,但是一遇到生活上的问题,他就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了!她想了想说:“那么我们明天就回去吧!我怕我妈会担心。”她离开得突然,只怕夏毓知道后又免不了替她忧心了,而且她也很想孩子,既然这场风波已经平息了,那么她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他思忖了一会儿问:“真的不打算在这里多留?”他觉得她好像很喜欢这里,因为是他们度蜜月的地方,也许意义深重吧!她嘴角上扬:“我心情很好,所以想回家。

”“好,明天回去。”只要有她在身边,哪里都是幸福的地方!*Anny是在众人唾弃的指点下,被丈夫带走的。经过了这么大的打击,她的精神有些萎靡,所以她完全感受不到周围是什么气氛,只知道依偎在宽阔的怀抱里,寻获那一丝陌生又熟悉的安全感。邵玘见这场风波终于拉下了帷幕,心里也松了口气,知道儿子已经去找林紫涵了,她也可以踏踏实实的在家里带宝宝,她相信儿子一定能够帮她把儿媳妇找回来的。申贤宇则想办法封锁了这次闹剧的消息,所以势头总算被压制了下来,没有闹的满城风雨,他们也没有告诉夏毓,就当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一般。

邵玘一边哄宝宝睡觉,一边时不时的眺望窗外,希望他们能够早点回家。直到下午两点左右,徐嫂兴冲冲的跑进来说:“夫人,少爷跟少夫人回来了。”“真的?”邵玘“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喜出望外的看向门口,果然见他们俩缓缓而来。邵玘将宝宝交给徐嫂,迎了上去:“紫涵,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急死了。”“对不起啊妈!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她知道邵玘疼她,淡淡的承诺着。邵玘托起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说:“你们这样飞来飞去的,一定累坏了吧!快坐下来歇一会儿吧!”说完,拉着林紫涵便向沙发走去。

林紫涵经过徐嫂身边,见孩子已经睡着了,还是那么白白胖胖的,看见邵玘把他照顾得很好。她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几天没有抱他,真想一次抱个够。她坐在邵玘身旁,为了不吵到孩子睡觉,她声音放得很轻:“妈,我妈知不知道这次的事情?”邵玘摇摇头说:“我跟你爸已经全面封锁消息了,除了参加婚礼的宾客们,没有别人知道了。”“那我就放心了,省得我妈又替我担心。”邵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再考虑一件事情到底要不要说,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了:“其实...这次的事情能够解决,多亏了蔡家父女的帮忙,你...”林紫涵知道她的意思,截断了她未出口的话:“妈,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常理可以解决的,我不恨他们,却也不能接受他们。

”她一直认为,血缘并不代表亲情,她只有一个父亲,他姓林,不姓蔡。邵玘了解她的个性,她决定的事情,是很难转变的,于是也不再说什么,只要他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这时,门铃又响起了,徐嫂匆匆跑去开门,不消片刻,薛芊走了进来,一见林紫涵就埋怨道:“你这两天躲到哪里去了啊?我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她听说林紫涵生了宝宝,就想来看看她,可是公司碰巧特别忙,上司没有批准她的请假条,所以她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了。

林紫涵把孩子交给邵玘,让邵玘带他去楼上睡觉,申东炫见她们姐妹俩闲聊,自己肯定答不上话,索性识趣的跟着上楼去了,或许薛芊能够帮助她把那些烦恼统统忘掉也不一定。“你怎么突然回城了?不是工作很忙吗?”林紫涵微笑着拉她坐下来,很久没有看见她了,也怪想她的,只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大,她心情比较复杂,如今总算是雨过天晴了。“还不是为了你?本来早就想来看你的,结果那该死的老板,居然不同意我请假,所以我就辞职喽!没想到,他丫的居然让我忙过那阵子才允许我辞职,气死我了。

”她咬牙切齿的说着,脑海里浮现出老板讨厌的脸孔,恨不得将那个老板的脸撕烂才能解气。林紫涵笑了笑:“你还是那么冲动,这回打算去哪高就啊?”她是她最铁的朋友,她最关心的朋友也就是她了。薛芊不以为意的说:“切!除了哪里我还没处混了吗?我也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虽然是比不上你老公那么优秀啦!不过起码养我是绰绰有余了。”她脸色一变:“对了,听说陈彬跟那个倪小文结婚了?”林紫涵点点头:“恩,他们俩现在还在国外度蜜月呢!”看见身边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她也感到无比的安慰。

薛芊调侃的说道:“没想到这小子也想通了嘛!也是,人何必老是跟自己过不去呢?得过且过吧!”她挑了挑眉头,说得好像很无奈的样子,人生本来就是存在着太多的无奈!“你今天好像感慨很多!”看来薛芊也是经了一番历练,看待事情的心态要比以前成熟得多。薛芊长叹一声:“不经历一些事情,又怎么会成长呢?反正我是任命了,再过一个月,你就等着喝我的喜酒了。”林紫涵眼前一亮,又惊又喜的问:“真的?你早该找个婆家了。”她一直不希望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那样堕落下去,早点成家也是件好事,起码还有老公可以靠着。

“呦!你这是在取笑我还是恭喜我啊?我今天就是来给你送喜帖来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操心呢!不像你那么幸福,什么事也不用烦神。”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大红色的喜帖递给林紫涵,继续说:“好了,我也不能多留,等我准备好了,再来找你聊天吧!如果你没有结婚就好了,省得我为了找伴娘而发愁。”林紫涵接过喜帖:“伴娘随便找一个就行了,反正伴娘又不陪嫁。”她心情大好,忍不住小小开了个玩笑。薛芊撇了撇嘴:“死丫头!见你现在越来越会贫嘴了,看我回头不收拾你?!”她还有事情要忙,只能暂且告别林紫涵。

待薛芊离开了,林紫涵才转身上楼。一进卧室,便见申东炫双手插在休闲裤的口袋里,站立在落地窗前沉思,她不紧不慢的走近,然后挽起他的胳膊一同看向窗外问:“你在想什么?”他抽回胳膊,顺势将她搂进怀中:“我在想,解除那份契约。”“为什么突然这么想?”他是想排除契约的关系,把她当做真真正正的妻子了吗?想到这里,她心里免不了一阵雀跃,她终于做到了,守住这份幸福,她终于完完全全留住了他的爱。他颇有深意的看向她,最近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笑意:“因为...我想重新跟你签订一份契约。

”“为什么?”她显然很震惊,难道是她会错了意吗?他们之间还是需要契约吗?他拿出另外一只手,指尖夹着一条明晃晃的链子,还有一颗颗散发着耀眼光晕的天蓝色钻石,仔细一看,原谅是一条设计绝妙的钻石项链,从未见过的款式,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才对,奇特而漂亮。更加绝妙的是,这条项链的链子都是由几个经过设计后的字母连接而成,“s.d.x.l.z.h”显然是他们两人的姓名的首字母,经过一番设计后,不仔细看都很难辨别出来。“这是...”林紫涵有点费解,虽然知道项链代表的意义,但却不知道他是何用意,为什么要重新拟定一张契约?她真的很难理解。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随后慢条斯理的帮她戴上这条项链,然后静静地看着她充满疑惑的眸子说:“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契约,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论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许拿下它。”他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在她离开的时候,他就亲自设计了这款独一无二的项链,他要牢牢的将她锁在身边,希望有朝一日,亲自为她戴上。一抹冰凉袭上她项部的肌肤,可是她的心里却急速升温,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专属于她的项链,会意的笑了笑:“你真是犯糊涂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拿来当成契约?万一哪天被强盗抢走了怎么办?”他慎重的回答:“它应该在你心里,如果想要它生效,你必须在心里想着,你要永远跟我在一起才行。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形式而已,这份契约来自于心灵,只要两颗心在一起,那么这份契约就能够成为永远在一起的保障了。她被他深邃的眸子看得脸红心跳,不禁微微垂首,不去看他那双令她心动不已的眼睛。他似乎察觉到她的情绪,嘴角微微漾起了一弯弧度,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俊脸缓缓的靠近她,最后覆上她的唇,温柔而缓慢的吸吮着,彼此的心终于没有隔阂的走到了一起,甜蜜的气息渐渐地在他们周围扩散了开来...(本书完)。

小说索引:总裁的契约新娘全文免费阅读,总裁的契约新娘全本免费阅读,总裁的契约新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