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兰陵皇妃 >> 第65节:爱此山花四五株(12)

领头的那匹马吃痛,倏忽间跑得更快,我强自握紧缰绳,迎面而来的疾风让我睁不开眼睛……前方是一片茂密的槐树林,中间这道羊肠小道几乎已经被这架宽大而破碎的马车所填满。路面上乱石嶙峋,震得车厢扑棱作响,半晌,千疮百孔的车厢似乎经不起这样的颠簸,几声“吱吱”的声响之后,车厢后身满是箭孔的木板掉落到地上,紧接着,车辕上的裂口也越来越大。前方陡然不再有路,薄雾下是一个巨大的黑洞,竟是个断崖!我心头一慌,刚想借力跳到马背上,却已经太迟了……那两匹马已经一脚踏空,双双跌下了掩映在夜色里的悬崖之下!好在此时连接着车厢和马匹的木条已经完全断裂,可是车厢还是被惯性带得飞了出去,电光火石间,我一脚踏在向前的车厢上,整个人借力往后一跃,却还是抓不住崖角……双手在半空无力地划过,我闭上眼睛,心想我今日此生休矣……可就在这时,忽有一只宽厚的手掌紧紧抓住我的手,灼热的指尖触在我冰凉的肌肤上,就像这寒夜里唯一的一丝温暖,又或者是生死瞬间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借着寡淡的月色,我看见他极为英俊的脸庞,一双黑眸光芒似寒星,此刻却充满了温暖和关切。

电光火石间,他整个人已经被我带下悬崖,并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里挥刀刺入崖边的土石,一手握着刀柄,一手紧紧地拉着我……月色照亮那人如玉的脸庞,他低下头来看我,额前有几缕碎发低垂下来,比平时更添了一丝温柔。我怔怔地说,“宇文慵……”悬崖边的泥土并不坚固,就在这时,刀柄忽然向下滑动数丈,耳边传来小石子向下滚落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胆战心惊。宇文慵紧握着刀柄,显然已经用尽了全力,却还是抚慰地看我一眼,说,“清锁,别怕。

”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他相见。我眼中忽然含泪,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一路跟着我来的么?傻瓜,不要再硬撑了!现在离悬崖边还不是太远,你放开我,还有翻身跃上去的可能。”我抬起头来看他,眼眶酸酸地说,“否则,我们两个都得死。”这时,刀尖又向下滑动数寸,崖边的泥土和小石子纷纷滚落,宇文慵拉着我,两人像柳枝一样晃动在风里,摇摇欲坠。我知道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掉下断崖,咬牙松开了手,说,“宇文慵,放开我吧。

你没有必要陪我一起死。”宇文慵却更紧地握住我的手,他低下头来看我,声音严厉而隐忍,一语双关地说,“你以为我没想过要放开你么?可是我做不到啊!”他手上猛一加力,攥得我手掌生疼,说,“清锁,抓紧我!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如果你不信天,那么你可以相信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我怔怔地仰头看他,微弱光线中宇文慵轮廓分明的容颜俊美难言,我用力握紧了他的手,紧接着低下头,不让他看见我盈满眼眶的泪水,喃喃地说,“可是,值得吗?”他的手掌宽厚而温暖,他说,“我不知道。

清锁,你把我变成了一个傻瓜,已经不知道该怎样计算是否值得。你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我明知道不应该,可是却没有办法……”这时,刀尖又向下滑动数寸,硌在一块大石上,只听“咔嚓”一声金属断裂的声音,一块白刃迸断之后飞溅出来,割破了宇文慵的手臂,可是他依然紧紧拉着我的手。我与他一同下坠,迎风舒展开的裙裾就像赴死的蝴蝶,他伤口流淌出的血滴在我脸上,凉凉的,就像是泪水,我轻声地说,“宇文慵,对不起。”这声音就像掉落的花瓣,无力地四散在风里。

我总是让你生气,难过。如今,还连累你与我一同赴死。真的,对不起……注:(1)唐代,张祜——《樱桃》。

小说索引:兰陵皇妃全文免费阅读,兰陵皇妃全本免费阅读,兰陵皇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