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林家有女初修仙 >> 第533章 雷火为我所动

一股巨力撞击着地陵上方,坚固的地陵穹顶出现了细小的龟裂,只怕不出片刻,这地宫就得被攻破,江水顷刻间就能将它摧毁。双头蛇冷哼一声,晃动着长长的蛇尾,一摇三摆率先游出,走之前还不忘用蛇尾卷起毫无反抗之力的沐天南。白芷跺脚,终是跟着双头蛇之后而出。林洛然和白仙子对视一眼,猜不透对方在玩什么花样,然地陵受到第三方存在的攻击是事实,她们也得尽快离开。匆忙间,林洛然将水晶棺整个收入空间,里面躺着白仙子的肉身,可不能留在地陵与乱石作伴。

白仙子冲她点头,眼神中都是感激。等林洛然和白仙子出了地陵破水而出,一双眼睛始终紧紧盯着她,似乎确认了她尚是安全,慑人的压迫力瞬间收敛。双头蛇将沐天南扔在了江河石滩处,已经恢复了原本模样,粗长的蛇身盘踞在一起堪比小山丘。与双头蛇相对峙的,是同样体型庞大的龟。后者还是林洛然的老熟人,她第一次来百慕达秘境,就曾在海水深处惊鸿一瞥,她第二次会进秘境,也是被它引来!一身土元波动厚重无边,只怕它也不是什么海龟,而是土系异种。

大龟对她未有加害之意,它的眼神也让林洛然莫名感到亲切,这样的对峙场面,她不假思索既和白仙子站在了大龟身后。面对此举,大龟的眼神中带着嘉许,面部也变得柔和。双头蛇尾巴以一种诡异的节奏敲打地面。“你果然来了。”大龟没搭理它,双头蛇自顾自接着说道,“据说聚集十二枚玉牌就能使我们这些囚犯脱困,若没有你这个牢头的允许,谁不知道这是个笑话……遗失之地百年一启,这一月中妖族的实力被削减到最低,你同样也不好过吧?前些年你仗着自己可以自由出入遗失之地,哪次不是一早躲了出去,想寻你麻烦的妖族自然没有办法。

但是,一看见那颗珠子,我就知道这次你不会再避让,玄龟,我没说错吧?你这个人族的走狗,妖族的叛徒!”这只大龟是玄龟,是为了自己进入秘境?林洛然感觉有些怪异,或说是为了自己手腕上的这颗珠子,她作为佩戴者,既能因珠子引来如伪圣女一般的危机和蛇妖的算计刁难,却也能引来玄龟相助的福缘。是因为珠子的前主人尛尛吧。除了神识相见和梦中窥视,林洛然从未真正见过尛尛,然在她的修行路上,尛尛的影子又无所不在。她的心情是复杂的,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并不愿永远活在尛尛的影子下,哪怕那是个美丽又开朗的小姑娘,但终究不是她。

双头蛇似乎窥破了林洛然的小心思,两个蛇头交替缠绕,语带蛊惑:“女练气士,你别以为这死龟是特意来救你的,它是来救那颗珠子的,你还不知道吧,它当年跟在那个人族少女身旁,比对你要狗腿百倍,哈哈哈……”林洛然皱起了眉头。果然还是因为尛尛,就像对她有求必应的长袍留念,也是因为尛尛吗?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陷入了某种虚妄,叫“尛尛”的小姑娘好像在很多年前就安排好了她的人生路,那自己现在的一言一行,谁又知道不是尛尛在背后操纵?“别听它的。

世间灵宝,就算珍贵如珠子,它也是个死物,我来助你,只是因为你这个人。小姑娘,你是个值得让人帮助的人。”玄龟第一次开口,一如林洛然想象中醇厚温和,安抚了林洛然自我否定,躁动不安的心境。白仙子不知事情起因,闻言也点头,“你确实是修真界少见的傻瓜,不过能让我选择,我倒是情愿你这样的傻瓜当我妹妹。”太聪明的人不是大善,就是大恶,林洛然的性格里藏着一股容易被人视作“傻瓜”的热血因子,这样的性格不像她的外表一般冷清,是被包裹在冰面下的火焰,一旦爆发,总是充满了不定因素。

所以用她在意的东西作为攻击武器,林洛然容易被人煽动,做出与修为心境不符的事。但比起白芷,白仙子觉得与林洛然这样的人打交道,是最安心的。白芷哪能听不出白仙子意有所指,她只当听不见,静静站在蛇妖身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玄龟又道,“其实不必我来助你,你未必不能战胜这蛇妖。”勇者无敌,现在是秘境中大妖最虚弱的时间,林洛然只是被固有的印象先入为主,觉得自己不能战胜一个洪荒妖物,心存了胆怯,竟没有去尝试。这丝胆怯不知不觉埋在她灵魂中,不经玄龟点破,早晚会在进阶时造成大害。

听见玄龟的肯定,林洛然心中升起底气。“我该用什么方式?”不知不觉,她将玄龟当做一个可以信赖的长辈,自然而然同它讨论起来。蛇妖的厉害被她放到了一边,好似这只是平日里教习的场景,她在问的,仅仅是某个久练不精的剑招。玄龟一笑,“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林洛然一怔,玄龟竟这样了解她。如果说她能对付蛇妖,林洛然第一个浮现的念头就是“金色字符”。除了让天地变色的金色字符,她想不到还有什么能是洪荒大妖的克星。林洛然已经闭上了眼睛,赤裸裸的蔑视让蛇妖动了怒,蛇头袭来之时,玄龟不紧不慢等它迫近,才张嘴吐出一个玄黄之气,将蛇妖逼得狼狈躲闪。

蛇妖这次惊觉,纵然玄龟在这一月中和它们一般实力会遭到消弱,但实力仍在众妖之上!怎么可能,它记得那时候这玄龟天赋不见得有多么出色,血脉也不纯正……难道仅仅是因为它从服了那个面目模糊的麻衣长袍男人?蛇妖气得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事实显而易见,玄龟既然能胜它,还让它说了这么多废话,显然和它之前拖延时间一样,玄龟也在拖延时间。蛇妖之前拖延时间是为了引玄龟出来,算计它心中有所在意,不能放开手脚。那玄龟此时拖延时间,只有一个答案:它在等这人族女练气士成长,只怕自己被当成了试炼的基石了!蛇妖敏感察觉周围的气氛陡然带有了一股肃杀之意。

它不安扭动着躯体想逃,紧闭双目的林洛然已经动了。她抬起皓白的手腕,双目自信怡然,当风将林洛然的衣裙长发吹得翻飞,蛇妖有一瞬间透过她看见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那是它活了无数岁月,唯一惧怕的存在。这样的错觉让蛇妖一时忘了要逃。白仙子也动了。她往白芷方向瞬移,白芷本能避让,白仙子一笑,将破布一样扔在河滩被忽视了良久的沐天南卷起,再遁回玄龟身后。白仙子眼中毫不掩饰的嘲弄让白芷一窒,她和白芷有很多算总账的时间,此时要确保的是林洛然心无旁骛的战斗。

沐天南既然是林洛然旧识,白仙子不能放任战斗到了白日化,林洛然又被蛇妖以此要挟,沐天南这人总要呆在己方才行。“我需要火。”林洛然喃喃低语,叙说自己需求的同时,她的手指像在虚空中弹奏某种乐章,以一种山水写意的优美频率画出线条。那些线条是沟通天地法则的语言。小小女修掌握了这种语言,也能和高高在上的法则沟通,她说要有火,冥冥青天上法则接受了她的诉求。大火凭空而至,形成一个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罩子,将蛇妖困在其中。蛇妖被它瞧不起的练气士送了一份大礼,这火焰灼烤得它元神颤抖,一声闷哼,蛇妖不得不缩小山丘一样的庞大身躯。

当它缩小至寻常蟒蛇大小,试图突破火焰包围时,依旧能听见蛇鳞被炙烤的噼里啪啦声。坚固的蛇鳞保护了蛇妖的本体,却将蛇鳞之下的血肉置于一个铁皮炉中,热气被聚在蛇妖体内,它觉得自己冷冰冰的血液温度滚烫得惊人。白芷也被一团更小些的火焰包裹住。不同蛇妖的受刑,林洛然仅仅是指挥火焰困住她,看样子是要将她的处置权留给白仙子。这突显的火焰如此神异,除了认准蛇妖和白芷,火焰下的青葱绿草鲜翠欲滴,竟未遭遇半点伤害。林洛然见如愿困住了蛇妖,也有些诧异,单靠火焰想要炼化这洪荒大妖,一月之期都不够用,一时也不知下一部该如何。

“你还需要什么?”玄龟在最恰当的时机循循善诱。林洛然心中一动,兽族怕火由来已久,远古人类露天而睡,会燃起篝火威慑兽类。但火焰与妖物而言,仅仅是威慑和折磨。它们真正怕的,是为这天道所降下的惩处。林洛然明悟:“我还需要雷。”她需要的是天地雷劫。林洛然的指尖又动了,频率由写意山水泼墨,变成油画浓烈有冲击力的绚烂色彩,优美轻松的乐章变成高亢激烈的进行曲,在苍穹下显得如此撼动人心。雷电在风云变色的天空积蓄着力量,秘境众妖们暗想不知谁又闲的无事去挑战秘境的规矩。

白仙子在轻轻颤抖,那是魂灵体对雷劫天生的惧怕。玄龟是欣慰的,三百年时间,林洛然的成长足够让它欣慰。林洛然说她需要雷,紫色奔雷便真的降下。雷柱闪烁着蓝色电弧,落在被烈火包围的蛇妖身上。每一次雷击,都换来蛇妖的惨叫。每一次雷击,同样在消耗林洛然体内的灵元,那是上大天听,与法则对话的必然损耗。以元婴期修为书写金色字符,雷电之力不可比拟真正的天劫,然而削掉双头蛇修为,也并非什么难事。双头蛇痛苦扭曲,万年前它被人抓住,因为某个人族少女娇滴滴说句“关起来呀”,实际上它并没有受太多苦。

它畏惧长袍男人,但长袍男人的本事却每每刷新它的臆想推测。双头蛇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庆幸,当年长袍男人没有对它亲自动手。这是它浮现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识海变成了一片混沌迷雾,最后彻底关闭。妖族开启灵智,才懂得修炼,最终化形为人,林洛然将双头蛇打回了开启灵智之前,她的灵元也耗损一空,书写金色字符的右手无力垂下,双头蛇被打回本体,没有修为护身,哪里还能阻止火焰。蛇身被烧成焦灰,啪一声摔在地上断成几节。奇怪的是并不见那些被蛇妖诳走的玉牌。

林洛然全身虚脱,困住白芷的火焰也不能维持,白芷见势去想要遁走,玄龟张大嘴巴一吸,将她的吞入腹中。

小说索引:林家有女初修仙全文免费阅读,林家有女初修仙全本免费阅读,林家有女初修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