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 >> 第十章 消极

“青岚这些都是一切的事情了”宇文辰说完而苏母则是泣不成声年仅五十的苏父仍是十分的年轻但是那双曾今精明无比的双眼中此时也是透着太多的伤痛儿子那是他唯一的儿子。向青岚点了一下头意思是她已经听完了只是她的心脏极是麻木的跳着似乎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了痛的时间太长她真的已经麻木了。苏哲拓那个以前她爱的男人现在又怎么了样想起他过去的他与现在他的都在她的眼前模糊了起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想过他了如果不是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她已经要去忘记那一个伤她最深的男人。

她不恨也不怨只是因为不爱了就如同他曾对她一样。因为不爱可以伤害因为不爱可以欺负而她现在也是因为不爱所以不会痛也不会疼。“他怎么样了?”拿出纸笔她在纸下写着丝毫没有去在意苏父苏母的意外眼神她哑了也只是她哑了而已。宇文辰难受的抒了一口气这样的夫妻真的让人有种疼的要命的感觉明明以前很好的为什么现在却是变成了这样伤的伤残的残到底是谁伤害了谁谁又误了谁?“青岚我已经找你很多天了现在能帮拓的人只有你了”宇文辰握紧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语气十分的沉痛。

而苏父苏母也是同时的看着她又是那样的期待让她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她能做什么事呢一个哑巴还是一个孕妇她又不是医生。低下头她的眸子里变的有些朦胧断断续续间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一切只有宇文辰的声音传来讲着一切还有苏母的不时的哭泣声。只是她的心仍是麻木的。他们说了什么她丝毫没有什么感觉。在她的心里失去了清的她什么都失去了。一个高极病房内有些灰暗的光传了出来里面并没有开灯只有一名男子坐在窗户前他的双眼空洞无神没有一点焦距但是隐在暗中的五官却是十分的俊美只是那双曾今如同星辰一般光环的双眼此时只有一片空洞的颜色这是不是报应他的眼睛瞎了。

低下头无神的眸子什么也没有他坐在一个银色的轮椅上腿上盖着一条毛毯如同一个迟暮老人一般只是静静在等待时间的流逝而已。啪的一声他仍是没有动不过却是知道有人进来了他是看不见了但是他的听力却是越发的好了他知道那是开灯的声音。“不用开了”冰淡的嗓音内并没有半点起伏他仍是看着外面所固定的那一点其实什么也没有。“对于一个瞎子来说开与不开没有任何的分别。”幽然的嗓音传来微微的可以听出一些自报自弃。而走进来的人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完全失去所有光彩的男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去反应这曾今是站在最高端的那个人男人曾今是呼风呼雨的男人曾今只要他的一句话可以决定上千人生死的人男人只是此时他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双眼他就无法看到外面的一切没有了双腿他就只有坐在这里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一个没有求生意志甚至只能当行尸走肉的男人而他已经是没认了这样的生活。他的视网膜脱落他的双腿骨折都是不可能轻易好的病痛再加上他一直消及的面对各种治疗所以他想要好起来已经是天方夜淡了。加他自己都放弃了更何况是别人。“为什么还不出去”男人的薄唇轻轻开合着仍是感觉的出房间里的那阵呼吸声他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看一个瞎子好玩吗。“我来看看你”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发似乎是带了一些淡淡的沙哑与暗淡“有什么可看的?”男人抬抬眼皮已经听出了女人的声音是她宫茹雪。

“你真的要放弃治疗?”女人的声音中加了一些不确定。“是的”他回答没有半分犹豫是的他要放弃治疗一个并没有多大把握的手术他不想去做这一切就当是还债因为他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大把的财富。但是也是这双手让他做出了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的事。他的双眼一直看不到自己的心长了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瞎了。宫茹雪站在他的不远处脸上的还缠着一些沙布透过沙布有些淡淡的血迹三个人中她是最幸运的并没有什么大伤只是除了脸上的一道伤口之外并没有大伤而脸上的伤也确定不会留下任何的伤疤。

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完全的毁了他还不到三十岁没有了双眼没有双腿就算是他的再俊美再有钱也只是一个废人而已。“你要离开就离开吧反正我们并没有结成婚你从我这里得到的已经够多了。”男人转了一下轮椅面对着着她当然他并不是能够看到她而是他的听力已经让她知道这个女人所站的大至方位。宫如雪咬起了丝毫没有血色的唇现在的她比起过去也是少了从前的光彩脸上有着一道伤痕的她也没有去化什么妆如同个普通的女人一般脸色谈不上多好。“拓你可以治疗的”她停了半天仍是重复着这个话题她盯着这个让也迷恋不已的男子仍是有是让她有心动的感觉但是。

她却已经不可能同他生活在一起的他仍是苏式的总裁但是现在却是一个瘸子一个瞎子她想和他在一起不过只是靠他的身份是没用的她还年轻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是爱他但是爱可以当饭吃可以当眼睛用吗。

小说索引: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全文免费阅读,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全本免费阅读,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