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大人进错房 >> 第183章【新年快乐:大结局(完)】

对视上皇甫威廉带有血丝地眼眸,可爱问,“一夜都没睡吗?”。“恩。因为某个笨女人发烧到四十度,还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皇甫威廉站起身,展开一抹暖人地笑意,伸手摸上可爱的额头,说,“还好不烧了,想吃些什么?”。“没有胃口,不想吃”面对皇甫威廉那样迷人的笑,可爱低下头说。“那怎么行,一定要吃”皇甫威廉以霸道地方式关心道,转身朝门口走去,“我来决定你吃什么”。“皇甫威廉”可爱抬起头,看着皇甫威廉挺拔地背影,轻声唤道。“嗯?”皇甫威廉回头看着可爱。

“谢谢”可爱轻声说。皇甫威廉唇角勾起抹邪魅地弧度,“你是我的女人,照顾你天地经意”。可爱“……”……。待可爱梳洗好后,皇甫威廉刚好走了进来,“走吧,可以开吃了”说着他上前,仿佛是他一个习惯动作似地牵起可爱的纤手,走出房间,边走边说,“妈带儿子去游乐园了”。“恩”通过皇甫威廉手心传过的暖意直达可爱心底,激起某种刻意排斥的涟漪,忽略掉,续尔说,“一会儿我要去医院”。皇甫威廉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可爱一张苍白地小脸,伸出手指抚上她微皱的秀眉,为之扶平,“乖,你不是自己,还有我在,我陪你去”他深情地蓝眸对视着她的晶亮眼眸,缓缓靠近,俯身。

“可爱,你的病好了?”不适宜出现的女声突然传来。可爱尴尬地推开皇甫威廉,微转头便看见了徐媚儿,下意识地要抽出皇甫威廉握在手中的手,虽然有些连她都不明白的不舍,浅笑了下。说,“已经好了”。感觉到那只小手的意图,皇甫威廉微蹙了下剑眉,更紧地包裹在手中,掷声道,“走吧,我们去吃饭”。“都还没有吃饭吗?刚好我也没有呢,一起去吧”徐媚儿笑地天真,转身独自走在前方,一瞬间。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冷漠与嫉妒!皇甫威廉适应着可爱有气无力的步伐,走了下楼梯。

发现可爱很是心不在焉,愠声问,“怎么了?还是因为岳母吗?”。可爱摇了摇头,看向已经走过转角的徐媚儿,对皇甫威廉说。“那个,徐媚儿,其实挺可怜的,所以我想”。皇甫威廉立即俯身轻啄了可爱的樱唇,他担心她那张小嘴会说出令他不悦的话,“什么也不要想。更不要替我做任何决定,套用你的话就是,你不是我。所以不会明白我的感受。媚儿的遭遇是让我听着心里是不舒服,但那却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做为一种人与人相处基本的感情,明白吗?”大手攫住可爱细嫩的下颚,他霸道而又认真无比的说。

“即便我要死了,也不想放开你的手。人生的五年不多,我们已经错过了五年,所以,让我们珍惜每一个接下来的五年”。可爱眼里莫名地有湿润地液体,忙低下头,道,“我们去吃饭吧”。“好”皇甫威廉伸臂将上可爱的肩膀,蛊惑般好听的声音道,“女人,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不要求你爱上我,但却要求你相信我,相信我是爱你的,我的爱从不是随便说出口的”。可爱在一怵后,微仰头,看着皇甫威廉那张邪气地俊脸因为认真而变地更加帅气,她错失了相信尊,如果这是上天再一次给她的机会,那么,她会选择“我相信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相信你”。

皇甫威廉凝着可爱地小脸,倏地唇角扬起一抹绚丽地弧度,将她揽进怀里,刀削似地下颚抵着她的肩膀说,“老婆,谢谢你”。那声老婆,那声谢谢,使可爱听起自己的心,猛地跳动了起来,同时感觉一束光在渐渐照亮她原本黑暗的世界。躲在角落的徐媚儿目光越加阴霾地看着相拥的两人,她会报复的,一定!……。校长室里,夜铭幽深地眼眸看着主治医师道,“怎么,还是没有适合的骨髓吗?”。“很抱歉,还没有”李主任歉意地说。院长室的门被人敲过门后,米露走了进来,对夜铭道,“老英王等一些皇室亲属已经秘密抵达医院”。

“恩”夜铭从棕色地沙发椅上拄着拐棍站起身,刚迎出门口,便看见步伐急切地七旬左右的英国老人,那双如鹰隼般犀利地眼眸,眉宇间地凛冽,以及被众人簇拥着让人断定他是老英王。夜铭与老英王出于礼节地握了握手,老英王进入正题道,“耀的情况,现在怎么样?”。“现在仍在昏迷,医生说再过几天会醒过来,目前当务之急是没有合适的骨髓”。“骨髓?”老英王蹙了下眉,随后沉声道“走吧,我们先去看看耀的情况,如果情况允许,我想将他带回英国治疗”。

夜铭对老英王引见紧随其后的李主任道,“这位李主任,可以直接咨询他”。李主任冲老英王点了下头说,“英王的条件不允许带回国,原因是这样的……”。可爱看向将鲜花插、进床柜上玻璃杯的皇甫威廉,起身握起皇甫威廉的手,对疑惑的他浅笑了下,随即领着他走到躺在病床、上的萧妈妈面前,轻声说,“妈,一直都没有跟您介绍,他叫皇甫威廉,是我的丈夫,小帅哥的爹地”。皇甫威廉听着可爱这样介绍自己,眸底划过一抹喜悦,她终于将自己正式的介绍给岳母了,也就代表着,她终于由心底里认可,他是她的丈夫了!搂上可爱的肩膀,声音郑重道,“岳母,请您放心的将萧萧交给我,我会用生命去爱她,保护她”。

看着丝毫没有反映,整个人瘦如骨柴的萧妈妈,可爱忍不住依进皇甫威廉怀里痛哭,那哭声之大之痛,令皇甫威廉心痛地更紧拥着她,“我不想让妈妈死,皇甫威廉,呜呜∼我不想让妈妈死啊。我好想好想再听听妈妈的声音”。“对不起”皇甫威廉低声说,“对不起”所有的医生都告知没有希望,对不起,因为我的无力,而让你这么伤心。激动地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萧妈妈在手指在动了良久后,突地睁开眼晴,她的神情不是呆滞,相反的,与正常人相比更加有神,望着相拥的可爱和皇甫威廉。

眼角滑落出泪水,声音异常沙哑,但话语却仍是温和。“女儿”。可爱混身一僵,连同皇甫威廉都跟着一怔,他和她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萧妈妈,萧可爱竟然哭了,竟然睁开眼睛了。可爱不可思议地转回头问向皇甫威廉。急切地说,“告诉我,我没有做梦,对不对?妈妈是醒了,对不对?”。皇甫威廉疼惜地眼眸看着小脸满是泪水的可爱,点头道。“对,岳母真的醒了,我去叫医生”出了门口。皇甫威廉看向长廊里,三十几名来自各国权威教授之一,道,“病人醒了,进去看一下”。

“是”……。几分钟后。鬓角花白的教授由病房里走出来,对皇甫威廉低声道。“病人是回光返照,没有几个小时了”。“知道了”皇甫威廉的声音听起无波无澜,按照萧妈妈的状况即便是教授不说,他也猜到了是回光返照,透过玻璃窗看着病房里又哭又笑的可爱,他的大手紧紧攥在一起。如果她知道,几个小时后,妈妈就会去逝了,该会多么伤心?“道森”。“是”守在一旁的道森问,“什么事?”。“联系我母亲,去把我儿子接过来”皇甫威廉吩咐道。“我马上去办”道森说着,迈步离开。

皇甫威廉炯亮地蓝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可爱地笑靥。“威廉少爷”许久后,有医生恭敬地唤道。“说!”皇甫威廉头也不转地吐出这个字。“您所让化验针管里的是可以让人安乐死的药物”医生看着皇甫威廉越加阴郁地脸色,识趣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安乐死的药物?!竟然是安乐死的药物?!如果我不出现,那么我就会永远失去小女人吗?’皇甫威廉不由地后怕,五年的时间,谁都在变化,所以媚儿也变了吗?变的如此歹毒!“把他叫进来,让妈看看他”萧妈妈虚弱地对可爱说。

“好”可爱起身,转头便看向推门走进来的皇甫威廉,很显然,他应该一直在门口,所以才会进来的这么及时。皇甫威廉走到近前,弯腰对萧妈妈鞠躬道,“岳母”。“艾”萧妈妈笑着应道,一手握着可爱的手,一手握着皇甫威廉的手,将他和她的手重叠在一起,眼角流着泪地说,“我的时间不多了,以后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我女儿了,”。“妈,不要说这种话,不是醒来了么,会好的”可爱哭着说。“傻孩子,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你要接受。妈妈走了以后,你不要难过,要和威廉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岳母,我会让萧萧幸福”皇甫威廉用心地保证道,他要让怀里这个泣不成声的小女人,以后的日子里没有泪水,有的只是笑脸。“妈想,想见见外孙子”萧妈妈地声音越来越虚弱。门在下一秒突然被人推开,连带一生稚气地声音喊道,“外婆”。三人同时转头看向那个粉雕玉琢地小人儿,一套黑色地小西服让人忍不住喜爱。皇甫威廉迈步走了过去,抱起小帅哥来到萧妈妈身边,“说,外婆会健康的”。小帅哥看着病床、上慈祥地看着他的萧妈妈,转头看向哭着的可爱,小小年纪的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哽咽着重复道,“外婆会健康的”。

萧妈妈笑着抬手握上小帅哥胖嘟嘟的手,宠爱地说道,“小,小帅哥讲的故事,外婆都听到了,谢谢你”无力地渐渐合上眼睛,声音虚弱如蚊,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用灵魂守护你们,平安,幸福”。可爱看着萧妈妈握着小帅哥的手渐渐滑落,撕心裂肺地哭道,“妈!!!”。因为可爱,串串冰凉地液体由皇甫威廉眸中滑落……。可爱说,妈妈生前就是喜欢安静的人,所以不希望葬礼办的张扬,况且那些商业巨贾来了,也不是因为她们。而是因为皇甫威廉,与其那样,倒不如简单的办。

此时,萧妈妈的墓碑前,站着有可爱、皇甫威廉、小帅哥、皇甫妈、佳雯、黎明、魏叶以及她丈夫,在献完花后。可爱用哭地沙哑的嗓音对几人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想自己陪妈妈呆一会儿”。“别太难过”佳雯拥抱了下可爱后,看向魏叶等人离开。“奶奶带你回去”皇甫妈也跟着抱起小帅哥,走了回去。墓碑前就只剩下双双黑衣着身的可爱和皇甫威廉。可爱转头看向皇甫威廉。在她还没有开口的时候,皇甫威廉已然道,“我不会吵到你。就只是站在这里”。可爱这才将目光移回了墓碑前,看着萧妈妈的遗像,她不语,但泪水却似决堤了般。

皇甫威廉深邃地蓝眸凝着可爱,微风吹乱了她海藻般的秀发。一件黑色斜肩连衣裙包裹在她娇小的身材上,那苍白地脸色,流着泪的容颜,因哭泣而颤抖的肩膀,仿佛风再大一些,就会将她吹走。而她就会消失,让他心疼不已。消失?皇甫威廉不禁屏住呼吸,忍不住上前由可爱背后环住了她。“岳母没有离开我们,她的灵魂在守护我们,所以不要悲伤”。可爱依偎在皇甫威廉的怀里,失声痛哭……。由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总统套房里的老英王愁眉不展。问向对面的教授道,“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骨髓相符的机率有多大?”。

“这个不好说。因为有些病例是,即便是病人最亲的母亲也不见得符合”教授想着,又补了一句,“但是在自已亲人中寻找合适的骨髓找到的机率还是会比陌生人来的机率大一些”。“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听见关门的声音,老英王蹙紧了眉,只有一个人没有做骨髓配型,但,他是皇室唯一的孙子,可以吗?……花圃里,小帅哥看着率先下车为可爱开门的皇甫威廉,想跑过去脚下不稳,摔倒在地,许是摔的太痛了,所以一向坚强地小帅哥,眼里泛着泪水,低呜地哭了出来。

皇甫威廉心疼地想上前抱起小帅哥,却在看见自从墓地回来就失魂落魄,不语不哭的可爱时,停止了想上前抱起小帅哥的想法,任小帅哥趴在地上放声哭。“妈咪——”小帅哥哭着唤着,小眼泪一对一双的滑落,伸着小手等着可爱去抱。“看看那”皇甫威廉用手使可爱呆滞地目光看向小帅哥,“不要沉浸在悲伤里,要走出来,知道吗?儿子在哭,在喊妈咪,他那么小,需要你照顾,需要你保护”。可爱纤长地睫毛眨了眨,耳畔不断响着皇甫威廉的话,在看清地上那个小人儿时,如梦初醒,快步跑向小帅哥,小心翼翼地抱起,看着他摔破了的双膝,哭着心疼地责备起自己“都怪妈咪没有照顾好你,一定很痛,妈咪带你上药”。

皇甫威廉看着可爱匆忙地抱着小帅哥走进别墅的倩影,唇角扬起一抹微小的弧度:萧可爱,就是萧可爱!……。——梦——幻——祝——福——祝——亲——新——年——快——乐——一个星期后,将亚阀的事情处理完后,皇甫威廉便驱车回往皇甫家,最近的一个星期,由于担心可爱会胡思乱想的原故,所以他们一家三口都是住在皇甫家的,这样即便是他和小帅哥不在,也有皇甫妈陪着可爱。“我下午要去商场给小帅哥买衣服……”皇甫威廉想到中午与可爱通话,唇角不禁愉快地上扬,不知道她有没有到家,拿起手机想给可爱打个电话,手机却突然有来电,彤彤?接听道,“什么事?”。

“哥哥,你在哪?她,她被人绑架了”皇甫彤哽咽而急切地说。“说清楚,谁被人绑架了?”皇甫威廉语气凝重地问。“是萧可爱,我们在距离亚阀很近在街遇到了萧可爱,然后来了一辆车……”皇甫彤话还没等说完,皇甫威廉那边已经传来通话被挂断的声音,五分钟还不到,一辆耀眼地法拉利停在她面前。车窗快束摇下,露出皇甫威廉冷峻而焦急地脸,声音阴冷骇人,“车开往的是哪个方向?有没有记下车牌号?”。“东面,车牌号是”皇甫彤边查找用手机拍下来的车号读了出来,话落,站在她身边的徐媚儿,忙道,“廉,交给警方处理吧,对方人多,看起来是有预谋的,你追上去会很危险”。

还没等皇甫威廉讲话,皇甫彤大怒道,“徐媚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要不是可爱拼了命的推我们两个下车,你还会站在这里说话吗?还有,可爱明明也可以逃下车的,是你故意撞倒她,让她被抓的,你真阴险!”。皇甫威廉如冷箭般地眼眸睨了眼徐媚儿,性感地唇吐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话,“如果不是因为最近我岳母和亚阀的事情忙,单凭安乐死药物的一件事,我就已经打算把你赶出皇甫家了”。没有侥幸,不是被佣人捡到了,果真是廉捡到了!徐媚儿花容失色,显些摔倒在地,楚楚可怜地说道,“廉,不要,不要赶我走”。

“我绝不会允许一个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妻子的人,留在我们的生活里!我认识的媚儿已经死了!”皇甫威廉寒声说完,一阵风似地将车开了出去。徐媚儿跌坐在地。皇甫彤鄙夷地看着徐媚儿,这个女人刚才只顾着自己,差一点儿就陷自己于危险中,冷笑,“安乐死的药物?亏你能想的出来,徐媚儿,这一次我也不能帮你了,因为通过这次,让我认清了,谁才配和哥哥在一起。你虽然出身名门,各方面都比萧可爱优秀,但是,你却有一颗蛇蝎般的心肠,所以,那些物质的东西在与善良正值的心对比下,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你还是赶紧滚出我家吧。

我嫂子只是那个,我们就连刚才我们还在羞辱她,却在一同被抓上车的危险关头,先想到救我们萧可爱!”。“你们不应该这样对我”徐媚儿哭着激动地大吼出声……。在将法拉利漂移了二十分钟左右,皇甫威廉在稀疏地公路上看见抓走可爱的那辆车,蓝眸如同一个千年冰潭,闪烁着诡谲地光芒,超越那辆车,将法拉利横向那辆车的中央,两声紧急刹车震耳欲聋。“那辆法拉利怎么突然横过来,去看看怎么回事”一位脸上带刀疤的男人对另一个强壮的男人说道。

可爱在后座手与脚被绑在一起,嘴上被贴了粘布,虽然没有看到皇甫威廉,但听着法拉利,听着突然横过来,她的心脏狂跳不止,这个白痴,一直都被骂她笨,他怎么比她还笨,怎么可以自己追过来!皇甫威廉推开车门,全身散着阴佞之气地下了车,将黑色地西服脱下扔进车里,凌厉地眼眸看着下车的四个凶神恶煞地男人,俊脸如同撒旦,唇角掀起抹阴鸷地弧度,“如果不想死,就把你车里的女人放下来!”。四人中其中一个男人看向另三个男人,互相了下脸色,很显然,他们认出了皇甫威廉,更知道皇甫威廉是可爱的丈夫,不再多说,四人与皇甫威廉动起手来。

听着外面频繁地传来的打斗声,可爱整颗心提到嗓子音,绝对比她自己被绑还要紧张,在作为司机的男人也下车帮忙后,可爱挣扎着坐起身,用牙齿撕咬着绳子,终在十几分钟后,她弄掉了手腕上的绳子,解开脚下绳子的同时,她听见警车的声音,下了车,便看见俊脸挂了彩,胳膊被坎伤,血流不止的皇甫威廉,他睨了眼地下躺着的受伤的四人又看向她,那眼神里似乎写着,‘你老公很棒吧’,邪气地俊脸唇角扬起邪魅地弧度,却因为有伤,痛地蹙眉。

顷刻间,可爱眼里蓄满了泪水,这个比她还笨的男人,迈步跑向他。皇甫威廉无限宠溺地看着向他跑过来的可爱,倏地大喊出声“小心!!!”。

小说索引:总裁大人进错房全文免费阅读,总裁大人进错房全本免费阅读,总裁大人进错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