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116章 一胎两宝(正文完)

“丽丽,想什么事情那么投入,脸都红得不成样子了。”戚小果动作利落的收拾书本,她还有约会呢?想到最近沈君佑黏她的样子,总算是体会到爱情的甜蜜了,难怪那时候,眸儿跟威廉谈恋爱,两人分开一分钟就觉得漫长,现在的她深有体会了。说到眸儿,戚小果就特别的无语,他们婚礼那天,百分之百是眸儿故意将捧花砸到他们四个人的,也不知道她是用的什么办法。怎么那捧花落在他们身上就不动了,奇怪得很。那丫头渡蜜月都快八个月了,还没有回来,敢情真要等着孩子出生了才回来,真是两个怪胎。

满世界飞来飞去有什么好的。“你又在想什么?”许丽丽拍拍自己的脸蛋,现在想起来都感觉那么不真实,好怀疑她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那样的美梦,哪怕是假的,她也不想醒来。“我在想眸儿啦,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上次通电话还是一个月以前,总不会在外面把孩子生了才回家吧!”吐吐舌头,戚小果感觉忒不现实。许丽丽咬咬唇瓣,笑着说道:“不可能的,你想想眸儿的家人,怎么可能让眸儿在外面生孩子,就算是眸儿愿意,威廉也不会同意的,他那么爱眸儿,哪儿舍得。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她庆幸她跟眸儿一样,都遇到了那个爱自己的男人,可以拥有幸福。“你说得也有道理。”戚小果猛点头,最后一本书收拾完毕,又道:“接下来你要去哪里?”“你呢?”许丽丽不答反问,她课余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莫微尘的,那个看似淡漠的男人也有很强的占有欲,虽然限制她这样,限制她那样,但他真的对她很好,很宠她,也很爱她。只要有他的爱,要她做出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我跟君佑哥有约了,呵呵。”也不知道沈君佑找她什么事情,近几天她老觉得沈君佑怪怪的,又说上是哪里不对劲。

好比,有几次他都一副有话要对她说的模样,结果又欲言又止,让她也跟着提心吊胆的,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作罢,等他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你们很幸福哦,他好像每天都有约你耶,只要有空一定来接你放学,真好。”许丽丽牵起戚小果的手,两人肩并肩的往外走。这是她们的习惯,可以一直走到校门口才分开,一路上都可以说悄悄话。“难道你不幸福吗?你们家那位不也天天来接你放学吗?”戚小果想到莫微尘,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他的占有欲那么强烈。

不过,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霸占着也是一种幸福。“我很幸福呀,呵呵。”许丽丽想到莫微尘向她求婚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夺目,美艳不可方物。戚小果紧紧的盯着许丽丽的脸,问道:“你丫的老实交待,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快说。”凶巴巴的瞪着许丽丽,不允许她对她撒谎。咽了咽口水,许丽丽红着小脸,说道:“尘,尘他昨天向我求婚了。”被看得实在有些受不了,闭上双眼飞快的说完,手捧着自己的脸,好烫人。“是吗?”戚小果晶亮的双眸一暗,她一直在等,可是都没有等到沈君佑向她求婚,没想到莫微尘都已经向丽丽求婚了,她的情路真的要比别人都坎坷吗?还是说,她的君佑哥根本还没有走出那个阴影。

“小果,你怎么了?”许丽丽红着脸,听出她语气中的不对劲,紧张的问道。戚小果摇摇头,握紧许丽丽的手,打趣道:“你答应了没有?”俏皮冲她暧昧的直眨眼,那模样很是欠揍。“嗯。”她爱莫微尘,就不会矫情,许丽丽含泪点下了自己的头。她还记得当她点头的时候,莫微尘是多么的兴奋,抱着她转了好多个圈,也让她感觉到了他的快乐。原来,看着他露出笑脸,她是那么的幸福。“你一定要幸福哦!”戚小果郑重的说道,她希望,她的朋友都能像眸儿一样的幸福。

“我会幸福的,小果,你也要幸福。”许丽丽点了点头,已经看到校门口莫微尘的车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美丽动人起来,“小果,你不要着急,他一定会向你求婚的。”她相信戚小果不会看错人,她也相信,莫微尘的朋友不会只是跟小果玩感情游戏,更加相信眸儿的眼光,否则,她怎能挑中威廉那样一个好男人呢?“呵呵,放心啦,我没有事的。”戚小果笑笑,指了指远处的车说道:“别让你家莫微尘等得太久,快些去吧!”含笑的眼四处打量,没有发现那辆熟悉的车子,也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禁有些想哭。

“佑,你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对她表白吗?”莫微尘透过车窗,很明显的看到戚小果眼中的水光,不禁有些心疼她。“嗯。”沈君佑颔首,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表白,每次他想要求婚的时候,一看到戚小果,就有些说不出来话。好几次都那样,他知道一定是让戚小果很没有安全感了。“我真是有点儿佩服你了。”莫微尘抚着额头,不由得又说道:“你这家伙,在风月场里混得风声水起的,真要叫你跟自己的女人求个婚,怎么就那么难。”“你也知道那是逢场作戏了,当不得真的。

”这一次是认真的,沈君佑是真的认定了戚小果这个老婆的。“如果你再犹豫下去,估计这一个也得跑了。”莫微尘眼见许丽丽越走越近,最后补上一句,“女人都是没有安全感的生物,你若是让她感觉不到你在意她,麻烦很快就会来了。你就不能学学威廉么,看看人家是怎么对待眸儿的,时常说些动听的情话又怎么着了,反正都是对自己的女人说的,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索性他的丽丽不需要那样,只要他温柔体贴一些,她就知足了。“咳,我知道了。”沈君佑下定决心,这一次他一定要求婚成功。

“我可是跟家里人商量好了,结婚日子都已经定了下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呢?”莫微尘想到他家里的两位,比他还着急。大概是知道威廉的孩子都即将要出生,也希望他能动作快一点儿。但他还是想等许丽丽大学毕业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孩子。“我父母肯定是巴不得,一起就一起,我现在就去求婚。”沈君佑拍拍手,给自己加油打气,他一定会成功的。莫微尘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加油,我相信你。”“好了,既然咱们两人决定同一天办喜酒,你通知威廉一声。

那家伙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渡蜜月,还一去就是那么好几个月,也该回来了。”沈君佑打开车门,理了理西装,站在门口说道。莫微尘挑挑眉,说道:“我会通知他的,你放心。”“嗯。”点头,看到许丽丽,问道:“小果有没有说她去哪里?”许丽丽因为戚小果的不开心,也没有给沈君佑好脸色,冷声冷气的说道:“他是你的女朋友,你不知道吗?”说完,也不管沈君佑的表情,打开车门自己坐了进去。沈君佑无奈的耸耸肩膀,小女人果然是得罪不起的,看了看莫微尘,说道:“你们先走吧,有事我打你电话。

”“小子,祝你求婚成功,等你好消息。”莫微尘发动车子,对着沈君佑做出一个加油的手势。许丽丽听着两人的对话,皱起秀眉,问道:“尘,你说他要向小果求婚,那、、、、”“他好几次都想跟小果求婚来着,结果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也别生他的气。佑以前看似花心,其实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真的一只手也数得清,那只不过是他的表象。除了那个女人之外,戚小果是他爱上的第二个女人,他不会辜负小果的。”莫微尘轻拍许丽丽的小手,安抚道,他从来不知道温驯如许丽丽,也有发脾气的时候。

“那我刚才好过份,他会不会生气,我、、、、、、”想着,许丽丽就开始翻找手机,至少她得道歉。“你别紧张,他是不会生气的。”莫微尘好笑的点点许丽丽的鼻尖,想到父母挑出来的日子,说道:“三个月后的婚礼,你觉得会不会太紧,需不需要更改。”“我都听你的。”许丽丽红着小脸说道,莫微尘的爹地妈咪很正式的去了她家里拜访,跟她父母谈得很融洽,现在他又这般正式的跟她商量,她已经很满足了。“那就定在那一天,你不介意你的好友也跟我们一天结婚吧!”莫微尘想到跟沈君佑的约定,温和的问道。

许丽丽眨眨眼,说道:“我当然不介意,反而很开心。”他们是一起接到的新娘捧花,还能一起走进结婚礼堂,当然是很好的。“行,既然你都没有问题,我也好打电话通知威廉,也不知道他们流浪到哪里了。”莫微尘说完,拿出一本杂志,说道:“你也先看看这些地方,有哪里是想去的,咱们渡蜜月的时候也去。”“呵呵,好。”许丽丽认真的翻着杂志,幻想着一起出去玩的情景,整个人如同沉浸在圣光之中,显得那么柔美。莫微尘看着身边的娇颜,总算明白了当时威廉的心情,想必就是根他一样。

只要能拥有身边的小女人,就感觉拥有了整个世界一样的满足。、、、、、、、、、、、、、、、、、、、、、、、、、、、、、、、萧家别墅终于结束了对他们的批判,十一点过后,家长们总算愿意放过归家四个小时的威廉跟眸儿,允许他们上楼早些休息。“宝贝儿,累不累?”威廉扶着眸儿的手,又看了一眼她比别人大上许多的肚子,真的特别的担心。每次陪眸儿去做产检,他总是要询问医生很多问题才会带着眸儿离开。而他跟眸儿也很有默契,不打听眸儿肚子里的宝宝是男还是女,是一个还是两个,只要是他们的孩子,他们都喜欢。

男孩儿喜欢,女孩儿也喜欢,一个喜欢,两个还是喜欢。这些惊喜还是等到孩子真正出生的那一刻再去关注也是一样的,他们愿意抱着那样的期待等下去。“腿有些酸。”眸儿打着哈欠,好想美美的睡上一觉。每天挺着大大的肚子真的很辛苦,腰特别的酸疼,走过路之后,腿也特别的酸痛,还好威廉每天入睡前都会很贴心的替她按摩腿,放松她的肌肉,不至于让她酸痛到连路也走不了。最让眸儿开心的便是,肚子里的孩子除了偶尔调皮的踢踢她之外,从来都不欺负她,那些什么强烈的孕妇反应她统统都没有。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也没有胃口不好的时候,要不,怎么也不至于吃出现在这个显得有些圆的她来。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威廉才能带着她四处飞来飞去,小宝宝实在太给力了。“我先替你洗个热水澡,然后替你按摩腿部,应该会好点儿的。”宝宝已经八个多月,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半月,威廉可是天天都在算着。他舍不得看见眸儿挺这么大一个肚子,见她走路要扶着腰,腿时常浮肿,心就特别的疼。若非爱着他这个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让自己的肚子变得这么大,做什么都不方便。

“威廉真好。”眸儿靠在威廉的怀里,他对她的宠爱一如既往,叫她好生感动。“小傻瓜,不对你好,对谁好去。”威廉点点她的鼻尖,抱着她去浴室洗澡。“呵呵、、、”二十分钟之后,威廉抱着浑身热乎乎的眸儿走出浴室,拿出干净的睡衣替她换上,找来吹风机吹干她的头发,才有时间坐下来替她揉腿。“困不困?”大床上像只小猫一样的眸儿让威廉不禁莞尔一笑。“困,不过我要等到威廉一起睡觉。”眸儿连连打了好向个哈欠,真的好想睡一觉,坐飞机有些累了。

威廉轻柔的动作像是催眠曲,不住的让眸儿点着小脑袋,但她却又倔强的不让自己睡着,“威廉,丽丽说她跟莫微尘的婚期已经确定了,你知道吗?”甜甜软软的声音如梦似幻,眯着眼儿,小小声的问道。“下飞机时有接到他的电话,那小子动作还真是慢。”他的孩子都要出生,才想到要结婚,“不过,看到他们修成正果也不错。”“呵呵,他们两对儿可是同一天结婚呢?”眸儿眨了眨眼,瞌睡有些清醒了,回到家的感觉真的很好。“你觉得不好吗?”威廉觉得还可以,他怕麻烦,同一天多省事儿。

“没有觉得不好,而是觉得太好了,你说我这个牵了红线的人,是不是应该多去讨要些红包。”眸儿嘟着嘴,他们的事情可操了她不少的心。威廉摇摇头,笑道:“小财迷一个。”“呵呵,我只爱我老公的钱,不行吗?”眸儿摞到威廉的怀里,躺着,小手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感受着孩子的活动。威廉俯下身子,吻了吻眸儿唇瓣,说道:“当然行,我的宝贝儿也只能爱我的钱,花我的钱才可以。”说完,学着常往的样子,将耳朵贴在眸儿的肚子上,听孩子的心跳起,也跟孩子说说话。

“听到没有,小家伙踢我了。”眸儿笑出了声,最近孩子的活动很频繁,时不时就会轻轻的踢她一脚。“听到了,出生之后肯定是个爱动的小家伙。”威廉即使没有问过医生是几个孩子,就他平时听到眸儿腹中的感觉来判断,应该不会低于两个孩子。“爱动才好呢?”她就喜欢活泼的孩子,像她多好呀。“是是是,爱动好,像宝贝儿最好了。”威廉再次吻吻眸儿,扶着她躺好,说道:“自己先睡,或者玩一会儿,我去洗澡。”眸儿拉住威廉的衣袖,撒娇道:“你快一点儿,你不在,我都睡不着。

”习惯他的味道,习惯他的怀抱,少了他,怎能安然入睡。“好。”威廉保证,他向来洗澡都很神速的。水眸含笑,点点头让威廉进了浴室,眸儿开始翻开床头柜上的《怀孕需知》,这是医生让她看的书,可她自己没有翻看几回,反倒是威廉看得比她认真,很多地方都有做出详细的标记。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眸儿快要闭上双眼时,威廉掀开被子上了床,修长的手臂揽过眸儿的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宝贝儿,晚安,做个好梦。”“威廉晚安。”呢喃似的回应,靠在威廉的胸口,安然睡去。

听着平稳的呼吸声,威廉环着眸儿腰的手轻轻的移动到她的肚子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轻抚着,他能感觉到孩子的动作,心里暖暖的。想到孩子出生时眸儿要承受的痛苦,威廉的心又为之一紧,他很担心。日子在威廉的宠溺呵护中,家人细致入微的照顾下,一天接着一天的悄然而逝。回家的一个多月,眸儿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听两个奶奶,一个外婆,两个妈咪讲述如何养孩子,跟挑选小婴儿的小衣服小鞋子之中渡过。不知不觉,距离预产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威廉老早就留在家里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命,生怕眸儿出个什么意外,他手中的工作,查理为了即将出世的曾孙子全揽到自己的身上,一点儿怨言也没有。

眸儿的两个弟弟只要一得空就围在眸儿的身边,摸摸她的肚子,开始研究生命为什么那么神奇。同时,也暗暗打赌,眸儿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儿,是一个还是两个,或者男孩儿女孩子儿都有。总之,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眸儿,要不要喝水?”莫苡茹只生过威廉一个孩子,那时候她的肚子只有眸儿肚子一半那么大,说不担心是假的。她是希望眸儿可以多为威廉生下几个孩子,但她也不想眸儿吃太多的苦头,生孩子就跟在鬼门关走一回是的,真是叫她着急又上火。

“不要,妈咪。”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眸儿笑着回答,她发誓,这句话莫苡茹已经问了自己不下十遍。可她能怎么着呀,还是只有乖乖的回答。萧宝贝端着一盘刚出锅的点心,现宝似的问道:“眸儿,饿不饿?”“妈咪,我不饿。”五分钟之前,她才刚刚吃过,现在真的吃不下。还好,家里的六尊大佛都不在,否则,她还会更凄惨的。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去书房,还是呆在威廉的身边保险一点,至少他很清楚,什么时候她想喝水,什么时候她会饿,不会重复的问她这些问题。

“那就饿了再吃。”萧宝贝不死心的将点心放到眸儿跟前,一双眼睛盯着眸儿的肚子,她很期待小孙子的出生,一定特别的可爱。而且,最最有可能是像她一样,生下一对龙凤胎哦!“妈咪,我去书房看看威廉。”说到做到,眸儿小手托着腰,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沉重的身子让她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很难站得起来。莫苡茹眼明手快的扶住眸儿,轻声道:“我叫威廉出来就好,你别动。”“妈咪,我、、、、”眸儿刚开口,肚子狠狠一痛,让她尖叫出声“啊——”“怎么了?”萧宝贝急出一头的冷汗,立马奔到眸儿的身边,扶住她的另一只手。

眸儿额上渗出冷汗,咬着唇,小声说道:“肚、、、、肚子好、、、好疼、、、、”简短的话说起来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是不是要生了?”莫苡茹记得预产期在五天后呀,怎么会提前,心神一稳,立马叫道:“管家快去叫威廉下楼,准备车。”萧宝贝急得团团转,眼泪都要落下来,“眸儿,怎么办,我要怎么办?”“妈咪、、、痛、、、好痛、、、、”说着,眼泪顺着脸颊直往下落,看得人好不心疼。威廉听到楼下的响动,像是眸儿的叫声,什么也不顾不得丢开手里的东西就往楼下冲,管家刚跑上楼,只感觉身边有风刮过,回头一看,威廉已经蹲在了眸儿的身边,一双老眼瞪得比牛铃还要大。

“眸儿,怎么了,哪里痛?”威廉手心里便是汗水,急得话都有些说不清楚。“威廉,快送眸儿去医院,她可能、、、可能要生了。”莫苡茹扶着眸儿的手,焦急的说道。威廉眸光一沉,打横抱起眸儿,大声道:“妈咪,你去看看车子有没有准备好。”“好。”莫苡茹飞快的跑出去,即使穿着高跟鞋也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抱着脸色苍白紧咬嘴唇阻止自己喊痛的眸儿,威廉尽量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他知道他的情绪影响着眸儿,柔声说道:“眸儿别怕,我们马上就去医院,痛就叫出来,不要咬着自己。

”“威廉、、、好疼、、、、我好疼、、、、呜呜、、、、、、、”“我知道,对不起我的宝贝儿。”威廉紫色的眸中水光划光,抱着眸儿飞快的走出客厅,现在要抓紧时间去医院。最后留在客厅里的只有萧宝贝一个人,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抓起电话开始给陌隐曦打电话,然后是陌旋泽,还有自己的爹地妈咪,通知他们全都赶到医院去。确定没有遗漏之后,萧宝贝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叫道:“司机,送我去医院,快点儿。”去往医院的路上,不只有威廉带着眸儿的车子在飞奔着,得知消息的家人全都集体丢下手中的工作,前往同一个目的地,医院。

“眸儿,不要咬自己,痛就咬我。”威廉轻轻掰开眸儿的嘴唇,让她咬着自己的手,那粉唇上的血迹,就像刀一样刺进他的胸口。“威廉,好痛、、、、、”手捧着自己的肚子,眸儿知道她快要生了,她能感觉到。“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那么痛?”威廉的泪水落在眸儿的脸上,微凉。莫苡茹透过后视镜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儿子跟媳妇,也顾不得会不会闯红灯,车子如一条银龙一样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管不了身后追着她跑的警车。现在去医院最重要。十分钟之后,莫苡茹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子驶进医院大门,此时,伊天放已经带着人等候在门口,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天放叔叔,眸儿她、、、、、”威廉的手跟衣服已经打湿,他不知道是不是眸儿的羊水已经破了。如果是,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就会很危险,必须马上生下来。“我知道,威廉先放下眸儿,我会让她平安的。”伊天放看了看眸儿的身子,羊水已经破了,孩子要提前出生了。威廉将眸儿放在移动床上,握着她的手,坚定的说道:“眸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要害怕。”“嗯。”重重的点头,她不要放开威廉的手。“一起进手术室。”伊天放马上做出决定,有威廉在眸儿的身边,更好。

莫苡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警车也追到医院停下,两个身着制服的警察向她走过来,面色沉重。“警察先生,我知道闯了红灯是我不对,我会去警局配合你们做笔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定不会推卸责任。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的儿媳妇进了手术室,我必须等到她平安生下孩子才能跟你们离开,请相信我。”说着,莫苡茹递出一张名片,头发已经汗湿的黏在额头上。两个交警看着名片上的字,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暗想,还好他们没有追上莫苡茹的车,他们也没有出事,否则,怎么赔得起。

于是,礼貌的跟莫苡茹客套几句,交待她以后注意一点之后,灰溜溜的开车离开了医院。这种大人物,不是他们惹得起的。闻讯赶来的人全都站在医院的走廊,幸亏伊天放早知道会如此,给眸儿做手术的地方是医院里最高级的地方,除了几个医生护士之外,这里没有别的病人。因此,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家属才没有引起不必要的围观。“啊——好痛——”眸儿捏着威廉的手尖叫出声,那拔尖的声音听得手术室外的众人心头狠狠的一凉,更加担心起来。萧宝贝听得浑身一颤,弱弱的问道:“哥哥,怎么办?”她好担心眸儿,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乖,别担心,我们的女儿会没事的。”遥想当年,怀里的小家伙生头一胎也痛成那样,尖叫连连,可把他吓坏了。眸儿的早产不是因为惊吓所至,陌隐曦并不是很担心,天放一定不会让眸儿有事的。唯有当年宝贝生泽儿跟眸儿时,才真正的让他每想起一次,就要从梦中惊醒。他无法想象,若是那时候出了事情,他会怎么样。“痛、、、、、痛死我了、、、、呜呜、、、、不要生了、、、、我不要生了、、、、、、”一道门,两个世界,眸儿狠狠的抓着威廉的手,指甲掐进威廉的肉里也不自知。

她从来不知道生孩子会这么痛,真的好痛,好想拿一刀把自己给了结了。“好,我们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威廉无视已经流血的手,他只要眸儿平安无事就好。伊天放让护士擦干他额上的汗水,对着眸儿说道:“丫头加油,已经可以看到孩子的头了,你再努力试试,他就出来了。”再生不下,孩子会有危险的。“嗯。”眸儿点头,她爱她的孩子,怎么也不会让他们有事的。陌陵溓走来走去,望着那闪烁不已的指示灯,心中就窝火,“哥,你说怎以还不好?”“我怎么知道?”陌旋泽翻翻白眼,他又没有生过孩子,怎么清楚为什么还不好。

正当三兄弟讨论得激烈,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让他们立马安静下来,心中提起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哇、、哇哇、、、”随着一个孩子的哭声响起,一会儿之后又响起另一道稍微弱一点儿的哭声,急坏了一群大人的两个小家伙正欢快的宣告他们的到来。“哥哥,生了。”萧宝贝又蹦又跳,有些语无伦次了。“咳,小家伙不是我生了,是眸儿生了。”陌隐曦眼一抽,生孩子的本事他可没有。“嗯,眸儿生了。”萧宝贝看到手术室门打开,立马跑了过去,抱住伊天放的胳膊,问道:“天放哥哥,眸儿好不好,孩子在哪里?”伊天放拍拍眸儿的头,柔声道:“母子平安,大家放心。

护士抱着去洗澡了,是对非常漂亮的龙凤宝宝,哥哥在前,妹妹在后。威廉已经陪着眸儿去了病房,你们稍等一会儿可以抱到两个小家伙。”说到那两个孩子,伊天放的眼神特别的柔和,实在漂亮得有些过份,叫他抱在怀里都舍不得放手呢?“太好了。”莫苡茹双手合十,只盼望能好好抱一抱自己的孙子跟孙女儿了。“曦,把你可爱的老婆带走,我得去洗洗手。”伊天放挑了挑眉,下巴指了指兴奋得不知所云的宝贝。陌隐曦点头,一把拖过宝贝,道:“小家伙,我们去抱抱孙子,呵呵。

”怎么办好呢?就只有两个小家伙,一大群人一人抱一会儿也要好久才能轮到一次,一定要跑前面,先下手为强。“爹地不要跟我抢啦,我是小舅舅,一定要我先抱才可以。”陌陵溓一边说一边跑,那速度绝对养眼。“看谁先。”陌旋泽也不甘落后,一个闪身再次消失无影。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等候在手术室外的大集体四分五散,争分夺秒,冲着两个刚出生的小家伙跑去。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凭本事,谁也不让谁。还在洗澡的两个小家伙,浑然不知自己才刚出生,就陷入了一场爱的大争抢之中。

到底会,谁第一个抱到他们呢?秘密、、、、、、、、、、、、、。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