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103章 拍婚纱上

“咦,怎么没有看到雷诺跟亚斯,他们去哪里了?”用过午饭,陌隐曦带着萧宝贝一边散步一边回兰陵国,叮嘱他们拍好室内婚纱照之后就早些回家,不要独自到外面去玩,家人还是要陪滴。眸儿眨着大眼,扯着威廉的西装袖口说道,小脑袋还配合似的左看右看,愣是没有发现她的目标。雷诺跟亚斯不但是威廉的金牌保镖,另外一个身份还是威廉的金牌司机,因为她家威廉不怎么喜欢自己开车。只有心情不爽需要发泄漏的时候才会开车狂飙,在山道上大玩特玩惊险车技。

眸儿觉得她玩出来的动作很惊险刺激,见识过威廉的真本事之后,她惭愧了,觉得她还是菜鸟水平的。于是乎,拉着威廉在那几座不同的山道上,一连玩了两三天才舍得离开。最后,让威廉不得不承诺,将所有的绝技都交给她之后,才罢休。“宝贝儿,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威廉问得咬牙切齿的,他就那么没有存在感,居然无视他的存在。某女会说,是你的存在感太强,故意想要晾晾你的,谁叫你大男人的心眼小得跟针一样,为了那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居然要对她采取‘暴力’手段,她的心眼可比针还小,咱们较量一番。

咳咳,虽说,那种疼爱算不上是暴力啦,但、、、、咳、、、次数多了有点儿受不了不是,她很累的好不好,臭男人一点儿都不心疼她。总是在她不甘不愿的情况下,用他最温柔的攻势,叫她丢盔弃甲,乖乖投降,任他为所欲为。她憋屈、、、、、、“有,当然有,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看到没有,眼里全都是你。”眸儿踮着脚尖,让威廉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双眼,那澄澈如镜的眼底,清晰的倒映出他的身影,以及他变得深紫的眸子。“小坏蛋,就会忽悠我。

”威廉摇摇头,抱住眸儿,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柔声道:“眸儿,不要怪我小心眼,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这里会很痛,很痛。”没有她,他活着也没有意思。世人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谁,地球都一样的转动,没有了谁,都可以活下去,但是,满心满意的在心里装了一个人,她不在了,你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没有人能要你死,只除了你自己。“才不是忽悠你,眸儿最爱威廉了,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威廉吃醋的模样很可爱呀,人家想要多看几眼嘛,你还当真以为我在因为沐恒风跟你闹别扭吗?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只有一个,他就是你。

”眸儿用自己的脸贴着威廉的胸口,她很少说这样的话,可她想要对威廉说爱,“除了威廉,眸儿谁也不要的。”这个男人,是她心目中最无可替代的男人。就算出现比威廉更优秀的男人,那又怎么样,走不进她的心里,怎么样都是枉然。“呵呵,爱死你了宝贝儿。”威廉低首,狠狠的给了眸儿一个深吻,抚着她嫣红的脸蛋,轻声道:“宝贝儿,以后都对我甜言蜜语好不好?”女人爱听情话,男人又何尝不是。“不好。”眸儿羞红了小脸,她才不要整天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

“那就由我来说给宝贝儿你听,不许说我肉麻,知道吗?”威廉先打预防针,免得以后惨遭冷遇。想到眸儿偶尔的毒舌,他就一阵头疼。“知道了啦。”眸儿无奈的说道,其实被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宠着,很幸福不是,“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拍婚纱照?”没有司机,也没有车,他们怎么去,难道用走的?吼吼,她不喜欢走路,其实她更喜欢用轻功在半天空上飞来飞去。可她又不想被当成怪物,所以想法不成立。“当然是现在就去,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威廉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线,搞怪的模样逗得眸儿大笑出声,捂着肚子直叫疼。

“那咱们怎么去?”那两家伙是跑哪里去了,看她回去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威廉轻刮眸儿的鼻尖,道:“小家伙,我的车技可比他们好得多。”说完,牵着眸儿的小手从另一边的阶梯往下走,那里正好停着他的黑色法拉利,速度之王可不是当真的。他只想跟眸儿单独相处,雷诺跟亚斯实在是太大的两颗灯泡,他看着碍眼,就直接打发走了。蹙了蹙眉,威廉想着,是不是也放他们一个假,让他们找媳妇去。就像眸儿说的那样,自己得到了幸福,也希望身边的人可以得到幸福。

“难得你要开车耶,呵呵。”眸儿笑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摊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闭目休息。从里到绯色婚纱店至少要半个小时,足够她美美的睡上一觉。威廉倾身替眸儿系上安全带,手指轻抚着她的脸蛋,说道:“吃饱就睡,不担心长膘了,呵呵。”眸儿抬了抬眼皮,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哼,就算我长成两百斤的大胖子,你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威廉是她的,谁也不许抢走。霸道可不只是男人的专利,她也有着那样的个性。因为深爱,才会霸道的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她的所爱,若是不在乎,谁管他是生是死,是爱着她还是想着别人。

“我倒是希望把小家伙养得白白胖胖的,只是见你吃了也不长肉,奇了怪了。”车子平稳的驶上公路,威廉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不是肤浅的男人,只看中女人的外表,他爱的是身旁这个小女人,是她的人,她的灵魂,岂是她的天使外表那么简单的。“呵呵。”眸儿抿唇而笑,粉粉的唇瓣散发着晶亮的光泽,煞是诱人。威廉只看了一眼,心跳就有些不规律了,他就知道眸儿对他的影响力是空前绝后的,只要小小的一个动作,一个神情,就能让他不正经起来。“威廉,你在开车不许做坏事哦!”眸儿瞄了威廉一眼,心里憋着笑装着已经进入梦乡的模样。

威廉的心思她可懂呢,因为有时候看着威廉说话,她就很想很想吻住他的性感的薄唇,害她总觉得自己是色女一大枚。其实,其实她是很可爱,很天真的女孩子。才不是什么色女呢?“咳咳,小家伙你在引诱我,我就把你吃干抹净,就地正罚。”威廉恶狠狠的威胁,表情严肃,只是那语气怎么听怎么没有威信,只除了浓得化不开的宠溺。眸儿不语,嘴角的笑意越扯越大,她知道威廉不会在这种时候要她的,她的美好威廉只想自己一个人瞧着,哪里舍得让‘光明正大’了。

并且,哪怕她不在意自己的小命,威廉可比她在意得多,两者相结合,答案自然是不可能滴。因此,她才大胆挑逗他的。既然晚上她都要受罚了,还不许她大白天的,逗弄逗弄威廉,解解气么。一旦到了晚上,只有她求饶的份,威廉会将她吃得死死的,让她很无力又很无助,彻底变成软体动物。“好嘛好嘛,人家乖乖的,你也乖乖的。”半晌没有听到威廉的声音,眸儿撇了撇嘴,退上一小步。“行,睡会儿,到了我叫你。”威廉空出一只手轻拍眸儿的小脸,温柔的说道。

“嗯。”点点头,很快进入梦乡。她是死也不会告诉威廉,昨天晚上因为想到今天会一起拍婚纱照,她兴奋了半个晚上没有睡觉,要不,她怎么会那么想要睡觉。早上还起床那么晚,一切都是威廉惹的祸。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威廉专注的开着车,稳稳的,不超速,不超道,规矩得不行,要知道他载着的小女人,可是他一生这辈子所有的幸福了,只有她平安了,他才可以幸福,他才可以肆无忌惮的欢笑。黑色的法利拉以优美的姿势滑进停车位,一个漂亮的甩尾,不禁让等候在绯色婚纱店门口的服务生几乎尖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们可没有忘记,此时此刻是工作时间,并且店长为了迎接今天下午的贵客,已经从早忙到晚,甚至一连一个礼拜都没有接待其他客人的计划,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尊贵的客人。威廉眸色温柔的凝视着依旧沉睡着的眸儿,只见她粉唇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小脸红扑扑的,带着自然的粉色,纤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好不俏皮可爱,整个身体全然的放松,没有丝毫的戒备,可见她对他的全然信任。从小就接受过特殊训练的威廉,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对周围的人和事都会有所防备,心,从未真正的放下过。

可他在眸儿的面前,那种警戒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因他对眸儿的信任,他知道,眸儿不会害伤他。现在,眸儿安静的睡着,表现出对他的信任,怎不叫威廉感动。眸儿所受的训练比起他来说,也不逊色,陌隐曦对她的要求不可能低,否则眸儿的身手不会那样好,她对旁人的警觉应该也如他一样,即使睡着对身边的人跟事都有所警觉。能将自己的全部包括生命交到对方的手里,才是真正的信赖。不需要言语,就能感觉得到。许是威廉注视的目光太过强烈,眸儿悠悠转醒,一睁开眼就对上威廉含笑的紫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瞧,吞了吞口水,眸儿咧嘴一笑,道:“我们到了吗?”别过头,正好瞧见‘绯色婚纱店’五个大字,眸儿一颗心‘扑扑’直跳,那是激动的。

幻想过无数次威廉牵着她的手,拍婚纱的情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么真实的,不自不觉,鼻头竟然有些发酸。“怎么了小东西?”威廉伸手一摸,竟摸到了泪水,让他心里一突,变得手足无措起来,那慌乱又焦急的模样逗得眸儿一笑。“我没事,就是很想哭,你不知道,人家想这一天想了好久,今天终于实现了。”不再隐藏自己的心声,喜欢就大声说出来,爱威廉也要表现出来,哪怕以后这成为他揄椰自己的条件。威廉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就开始露出很白痴的傻笑,他的宝贝儿知道吗?他也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一天,无数次的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原来,他们有着一样的心思。

眸儿鄙夷的瞪着威廉,一巴掌拍在威廉的脑门上,道:“想什么呢,笑得那么白痴,那么蠢。”“宝贝儿,你谋杀亲夫呀!”威廉摸着自己的脑门,可怜巴巴的望着眸儿,小声道:“你要是把这里给拍红了,没了形象,回家可怎么交待。你想想,你如此帅气如谪仙一样的老公被你打成这样,谁能放过你。”“咳咳。”眸儿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道,“威廉,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么自恋的一面,呵呵,笑死我了。”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夸自己英俊潇洒,俊美无俦,是个绝世美男么。

想她,也不差嘛!最重要的是,她哪舍得真打他,不过轻轻碰了一下而已。“不管,反正你打了我,得用亲亲做补偿。”威廉很赖皮的捧着眸儿的小脸,让她望着他。脸皮厚有什么不好,前提当然只是对着他的小女人,别的人敢看到他这一面,直接杀了,这样干净。“威廉别闹了,婚纱店的人等着呢?”眸儿红着脸,别过头去,她可没有错过那门口整整齐齐站了一站的人,都是等他们去拍照的人。威廉透过车窗瞄了一眼,低下头,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她们的工作,顾客是上帝,迟到算什么,谁说不能发生点儿意外什么的。

我可是花了钱,包下这里的,等到晚上见了我也得笑眯眯的相迎,明白不?”手指轻抚着眸儿细嫩润滑的脸蛋,威廉趁机偷香。“这样不行了啦,我们下车。”眸儿眨眨眼,开始撒娇,其实她对威廉的解释相当的无语,什么时候最初的冰山型男变成痞子了,呜呜,她表示自己真心的不知道。“那你亲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威廉的立场无比的坚定。眸儿翻了翻白眼,豁出去了,环住威廉的脖子,粉嫩的红唇轻轻的覆上威廉性感的唇瓣,轻轻的吸吮着,一如威廉吻她时的模样。

小丫头一点一点的进攻,不甚熟悉的技巧引发出威廉内心里最深的悸动,立刻反被动为主动,直接将眸儿抱进自己的怀里,加深亲吻,双手娴熟的开始上下其手,欲罢不能。车内的温度持续飙升,热得不行,直到眸儿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捶打着威廉的胸口,喘不过气来时,威廉才不舍的停下攻势,瞧着小家伙趴在他的胸口吐气如兰的娇媚模样,下腹一阵紧缩,他真想要了她。神智回笼,威廉方才发现这里是婚纱店门口,来来往往还是有很多的车流,虽然坐在车内可以看清楚外面的一切动静,外面对车内发生的事情却无法洞察分毫,还是让威廉心生一丝不悦,眸儿的模样,谁也不能看到。

小口小口的呼吸着,眸儿突然觉得原来空气的味道如此的好,清澈的眸子里欲*望刚刚消退,全身粉粉的肌肤皆是诱人的因素,桃红色的小舌头伸到唇边,轻轻的舔了舔被吻得红肿的唇瓣,无比哀怨的睨了威廉一样。他,就是一个大色狼,是坏蛋。威廉有些狼狈的别过头去,他发誓,要是再让他瞧一眼眸儿,肯定什么都不顾的扑上去,好好疼爱她一场。不管时间地点,他只知道,他想要她。可恶的小妖精,到底知道自己刚才舔嘴唇的模样有多么性感妩媚,明明那么清澈的眼底却带着丝丝勾人的妖娆,实实在在的妖精,叫他忍得好难辛苦。

偏又碰不得她。眸儿后知后觉的缓过神来,痴痴一笑,但是不敢太张扬,她可不想威廉立马变身为狼,直接将她扑倒。她知道自己刚才的模样很诱人,因为威廉不只一次对她说过,她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小小的一个举动,也能让他不能自持。安静的等待威廉平息自己的生理需求,在她发觉自己又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威廉轻轻的将她抱进怀里,吻了吻她的头发,柔声道:“宝贝儿别动,我想抱抱你。”眸儿乖乖的任由他抱着,张了张小嘴,欲言又止,其实,她舍不得威廉忍得如此辛苦,可是要她在这里,她很放不开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等你脸上的嫣红跟身上的潮红散去之后,我们再进婚纱店,反正她们都已经等了一段时间,再等一会儿也没什么。”他的女人如此美好,怎能让别人瞧了去,可得好好藏着。眸儿笑笑,威廉总是最了解她的人,一个动作,就知道她的心思。十分钟之后,威廉打开车门,那颀长的身影一跃入众人的眼中,只觉得天地为之失色,他实在是俊美得无法形容。绝色,大概也就指他这样的男人了。眸儿素白的小手轻轻的放进威廉温暖的大掌之中,由他包裹着,站到他的身旁,嘴角带着甜美的微笑,美得那样空灵,那样干净,让人眼前为之一亮。

看着两人一步一步向她们走来,店长首先上前,微笑着说道:“莫总裁,一切都按照您的指示准备妥当了,回面请。”这样的大客户,他们接待的次数不少,可是尊贵如他,还是第一次,小心翼翼是在自然不过的。他的母亲姓莫,在他名下的莫伊集团,法人代表是叫做莫威廉,也就是他威廉·伊赫斯,知道他这两个身份的人,不多,毕竟莫伊集团的总裁一直很神秘,鲜少有人见过真正的他。“嗯。”威廉点了点头,揽着眸儿往里走。绯色,如它的名字一样,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其中四十个国家拥有这个名牌的婚纱店,可以说,它是婚纱界里的头牌。

在这里,每一个新娘所穿过婚纱都是独一无二的,绝对不会出现重复的婚纱,对绯色而言,那样的失误是不允许发生的。它们的宗旨就是,每一个新娘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那么穿在她们身上的婚纱,理所当然也应该是独一无二,并且不能仿冒的。这也是威廉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绯色的环境很精致,唯美中不失浪漫,浪漫中又不失优雅贵气,那一款一款的华美婚纱在水晶灯的映衬下,美得梦幻。眸儿从进门开始,目光就落在那些圆形玻璃橱窗里的婚纱上,每一个款式都是独特精美的,做工精致,堪称完美。

一束一束的五彩灯光之下,它们闪耀着各自的光华,美,悄然于心。“宝贝儿,我们去楼上,上面的更好看。”威廉从不知道眸儿会如此喜欢婚纱,不知道他准备的惊喜,她能不能接受。从他们的订婚戒指,到结婚戒指,再到婚纱的设计,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当然,这个秘密他不打算告诉眸儿,若是某天小丫头发现了,那就另当别论。只要她喜欢,他可以给她世界上,他能给的所有。威廉从不为任何人设计东西,只除了他心尖尖上的小女人,要是眸儿知道整个绯色都是属于他的,会不会拿砖拍他呢?“楼上还有,我觉得这些就很漂亮了?”突然之间,眸儿开始期待起她的婚纱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的。

心情,既兴奋又带着些紧张。威廉说了,给她的一切都会是最美的,想必那件婚纱,也足以让她尖叫了。“咱们上去瞧瞧。”威廉牵起眸儿的小手,走上楼梯。店长跟随在后面,她还真没有见过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她闭嘴的顾客。以前,哪一对新人来到绯色,不是对她礼貌有佳的,但眼前这位,她得罪不起。总部传来的命令,她必须好好招待前面这位贵客,什么都要顺着他的心意,否则,她就可以直接卷铺盖滚蛋。之前,她还有些不满,但在见到这两人之后,她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如此相配又好看的人了。

他们站在一起,天地都会失色,阳光也会暗淡的,只因他们身上的光芒太耀眼夺目了。这两人拍出来的照片,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哇,威廉你说得真的没有错耶,这里的更漂亮。”眸儿脱离开威廉的掌控,小跑到那些橱窗前面,双眼闪闪发光。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是每个女人一生之中最大的梦想,眸儿相信,能穿上这里面的婚纱跟自己爱的人走进结婚的礼堂,会是多么的幸福。不仅她们是独一无二的,就连身上的婚纱也是独一无二的,难怪,那些人都抢破头想要得到一款绯色的婚纱。

哪怕不穿,留着做纪念也好呀!“吴店长是吧!”威廉宠溺的目光收回,变脸之快令人来不及反应,转身冰冷的嗓音低沉而有磁性,询问着身后站着的店长。吴店长浑身一颤,顿时感觉到空气稀薄了几分,眼前这座大冰山真的是刚才那个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的男人么,该不是被人换走了吧!“是的,莫总裁。”好歹是见过些场面的人,年近四十岁的吴店长立马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不卑不亢的回话。标准得体的微笑,她一定可以给顾客最好的服务。威廉紫眸里闪过一抹浅笑,那小子看人的眼光果真没有让他失望,“把造型师跟化妆师都找来,婚纱跟饰品也拿出来,再找几个细心一点的替我的小公主换婚纱。

”只有眸光落在那个细心观看婚纱的小人儿身上,才会变得特别的温柔与宠溺,吴店长心领神会,这样的男人,只怕差不多是绝种动物了。“好的,我马上安排,请您放心。”说完,吴店长就开始安排人手过来,她很清楚,要是在试婚纱的过程中,她手下的人不小心碰伤这个男人的心肝宝贝,她就离死不远了。威廉随意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那个在各式各样婚纱间穿梭的小家伙,嘴角越扬越高,他喜欢她这样阳光甜美的笑容。“莫总裁,摄像师有带他的一些作品过来,您要不要先看看效果,若是不满意,我们还有别的摄像师。

”绯色的服务一直都是最完美的,他们不允许出现任何的瑕疵。“拿来看看。”威廉对这些很重视,一辈子拍一次婚纱,不拍好可怎么行。“好的。”吴店长一个手势,立马有人送到威廉的跟前,那速度真是快。在众人各准备各的时,眸儿已经将所有的婚纱都研究了一遍,如果不是威廉说已经专门为她准备了婚纱,她觉得在这里挑一件也是可以的,至少这些婚纱还能入她的眼。只是,她还没有达到非它不可的地步。“威廉,你在看什么?”眸儿扑到威廉的身边坐下,正好看见他在翻看照片。

这些照片无论从光线还是角落,都是最好的视角,拍得非常的逼真且有神韵,只可惜她拍照是天生的笨蛋,勉强只是能看。“这些照片怎么样,如果觉得可以,我们就让拍这些照片的人给我们拍婚纱照,如何?”威廉挑着眉,他感觉挺不错,就看小家伙喜欢不喜欢。眸儿眨眨眼,说道:“我觉得照片拍得很好,正想问是谁拍的呢?”“吴店长,就这个人了。”威廉合上影集,看到他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扶着眸儿站起身,“让她们帮你穿婚纱,你自己穿不上的,有事叫我。

”威廉指了指更衣室,又指了站在外面的三个女服务生,想到自己宝贝儿的身子要给别人看,他是无数个不愿意,即使对方是女的也不可以。瞧出威廉的不乐意,眸儿环住威廉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唇道:“我也不想让她们,可是没有办法,你说怎么办?”威廉笑笑,回吻她的嘴角,道:“宝贝儿要想我。”“嗯。”点点头,眸儿向更衣室走去,她知道拍婚纱照很麻烦,尤其是漂亮的婚纱很难穿到身上,要花很多时间。衣服穿好之后,化妆跟造型都要耽误时间,一下午说不定很快就过去了,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完。

“呆会儿你负责给陌小姐化妆,可要拿出最好的水准。”在吴店长眼中,凭着眸儿的美丽,再穿上那几款婚纱,什么妆都不化也美得令人屏息了。“好的店长。”麦小怡是个资深的化妆师,在绯色工作已经很久,这么大的排场只迎接一对顾客,还是头一次。看向威廉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索也多了惊艳,他是一美得令人如法形容的妖孽男人,不知道更衣室中的新娘长得何种模样,更是让她好奇。若是早来十分钟,她就可以先亲眼见识一下了。吴店长又看向造型师孙策,细心的叮嘱道:“仔细些,一定要做出最动人的造型来。

”“我明白。”孙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做这行已经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没有这点分寸。虽然,同样作为男人,他在威廉的面前,实在有那么点儿抬不起头来。你说,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都美也就罢了,偏偏那还么有气势,给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在他的面前臣服。那就太伤他们这些男人的心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威廉紧紧的盯着更衣室的门,他想要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美丽的新娘,岂能让别人先看了去,他会很生气的。“莫总裁,您也先把礼服换了吧!”吴店长站到威廉的跟前,轻声的询问。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直接决定威廉要做什么,不做什么,还是安静点的好。“嗯。”威廉看了眼时间,他动作快一些的话,就能赶上眸儿出来的时间。眸儿站在更衣室里,看着服务员找开装有婚纱的礼盒,她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别人一定没有看过,威廉还真是有心。“陌小姐,麻烦你先把衣服脱掉,我们才可以帮你穿上婚纱。”一道女声打断了眸儿的思绪,抬起头只见她微笑着指着她身上的衣服。眸儿面色一僵,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蛋,要知道,她都没有那么大胆在威廉的面前脱衣服,现在居然要她在三个女人的面前脱,她真的做不出来,从心排斥别人看她的身体,哪怕对象是三个女人。

刚刚她对威廉说的话,也不过是不想威廉发脾气,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嘛!“陌小姐,你不用害羞的,其实我们都是女人。”说话的服务员笑起来时露出两颗小虎牙,特别的可爱。“我、、、、那个、、、、”眸儿欲言又止,时间也在她的犹豫中流逝掉了。毕竟眸儿是客人,她不主动脱掉衣服,作为服务生她们也不能强行脱眸儿的衣服,双方只能陷入僵持之中。“算了,你们到外面去,我自己来穿。”眸儿咬了咬嘴唇,狠了狠心说道。看着繁复的婚纱,她很怀疑她是否能穿到自己的身上。

服务员一听,立马说道:“陌小姐,这个婚纱你一个人是穿不上的,必须有人帮忙才可以。”眸儿摇了摇头,与其让她们帮她穿还不如让威廉进来帮她穿,如果必须有人帮忙才穿得上,她宁愿找威廉。“我知道了,你们去请莫总裁进来,我不要你们帮忙,我不习惯。”说完,眸儿红着脸垂下头去,那模样萌得可爱。三人对视一眼,无奈的笑笑,其实她们为很多新娘穿过衣服,只是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害羞的一位。罢了,要是耽误了拍照的时间,估计她们也没得混了。威廉利落的穿好一套燕尾服出来,就满心期待的站在更衣室门口,左等右等终于等到门有了开动的迹象,只是出来的人却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莫总裁,陌小姐说请您进去帮她换衣服,她不需要我们帮她换。”领头的服务员说完,退到一旁,让出一条路来。威廉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那一笑可谓是巅倒众生了。里间,眸儿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小脸嫣红,有些不知所措,她怎么能让威廉来帮她换衣服,她一定是疯了。“怎么了,我的小公主好像是后悔让我进来帮你换衣服了。”威廉挑了挑眉,站在镜子旁看着眸儿。瞧着她委屈的模样,真是心疼死他了。眸儿呆呆的望着威廉,那一身纯白色的手工燕尾服将他衬托得越发俊美不凡,叫她不禁暗暗吞了吞口水,这男人要不要如此妖孽,迷死她了。

“乖,我来替我的宝贝儿换。”威廉咽下了后面一句话,那就是,你的身子我不是早就看光了,摸光了么?咳咳,这话他是不会说的,否则指不定他得将新娘子气跑了。“哦!”眸儿点点头,没有打算要抬头的意思,看着威廉的手指爬上她的领口,一颗一颗解着她的水晶纽扣,露出里面雪色的胸衣。天气转凉的原因,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衣,外罩一件粉色的针织长衫,配上贴身的牛仔裤,将她完美的身材比例尽显人前。“宝贝儿,小脸再红下去快要中毒了。”威廉感觉到眸儿的气息,他轻轻抬起小家伙红艳艳的脸蛋,知道她害羞他才什么都没有说,接着又道:“宝贝儿,我们是要牵手走一生的伴侣,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在彼此的眼中都会成为对方最熟悉的,给我看看你又担心什么,放轻松,我不会伤害你的,好不好?”威廉知道,想要让眸儿不紧张,就得先让她放松。

紫水晶一样的眸子温柔的凝视着她,眸儿扑到威廉的怀里,小声道:“我、、、我只是不习惯嘛,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早被你看光光了,你给我洗澡的次数估计比我给自己洗澡的次数还多。可是、、、、可是那都是在人家不怎么清楚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你这样看着我,我当然不好意思了。”眸儿在心里补充道,就你那时时带电的眼神,落在我的不着寸缕的身上,我还不得烧起来,要是扑到你身上去了,我还不丢脸丢到脸呀。左思右想,她都觉得不可行。威廉忍住笑,吻吻她嫣红的小嘴,说道:“你哦,小心思真多,要不我闭上眼睛替你穿,继续玩下去,我们都不用拍照了。

”“哼,我又没说要你闭上眼睛替我穿,快点啦,我要穿出去看看,自己有多漂亮。”眸儿站起身,张开双臂让威廉为她服务。纵使心跳如雷,她也不躲不闪,死就死吧,以后习惯了就好。威廉暗笑,这小家伙以为去刑场赴死还是怎的,竟然摆出这么一个造型来。神速的脱下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取出盒子里的婚纱,小心翼翼的为眸儿穿在身上,完成最后一个动作之后,威廉环着她的腰,轻声道:“宝贝儿,睁开眼睛。”。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