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94章

他是火焰帮的第一杀手,程刚,人称鬼手便是他。十七岁入道至今整整十三年,但凡他接手的任务从未失过手,他要狙杀的人,都不可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帮主对他下令命令,要求他取暗界之首魔的首级时,程刚是兴奋的。杀了那么多的人,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已经让他提不起兴趣。暗界之首,对程刚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渴望这样一次与王者之中的强者成为对手的机会,哪怕最后是死在这次行动中,程刚都觉得很值。似乎他活着的意义就是等待一次面对强者的机会,暗界很神秘,程刚不只一次调查过,结果都一无所获。

当帮主下达这个命令时,他欣然接受了。单膝跪在冰凉的地板上,手臂处,肩颈处,腰腹处,大腿几处伤口,此时火辣辣的疼着,被利刃划过的感觉还清晰的回荡在程刚的脑海里,鲜红的血如同一朵朵盛开的红花,血腥又妖娆着。森白的骨头在灯光下闪烁着骇人的白光,配合着血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仿如置身在地狱中一样。随时都会贴近死亡,一步一步迈向了死亡。“你叫什么名字?”眸儿看了眼手中仍在滴血的刀,眸光清冷,语气凉薄。身体里有着一种不知名的兴奋,就好像是看中了有价值的猎物,让眸儿很想跟他一决高下。

从小就习武的她,渴望着除了自己家人以外的对手,但是她一直都没有遇到过会武的高手。跟那些人较量,是不能用功力的,最多也就只能使用现代的格斗术,眸儿觉得那并不是真正验证实力的法子,因此,眼前这个男人有了成为她对手的资格。既然他不打算使用真功夫,那么,她就不介意残忍一点儿逼他拿出看家的真本事。程刚抬起头,直视眸儿的目光,在那双清澈如水,却又望不到底的眸子里,他的心‘咯噔’一下,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好像她能看穿他的心一样,让他无地自容,很想找一个洞将自己隐藏起来。

那是怎样一双惑人心神的眼,她又有着怎样一颗七巧玲珑之心。“我的耐心有限,你说它再一次脱离我的手,你的头还能不能继续安安稳稳的呆在你的脖子上。”轻轻的语气,犹如羽毛抚过人的心田,柔柔的,又是那么的强势,那么的不容人忽视她的存在。眸儿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娇小的身子更往威廉的怀里蹭了蹭,寻找着最为舒适的位置好好的窝着。“对你来说,一个名字重要吗?”程刚紧抿着双唇,眼中闪过一丝暴戾。他可以很肯定的说,呆在暗界首领怀里的小女人,有那个能力用她手中的刀割下他的脖子。

当六叶飞刀紧追他不放时,程刚就已经感觉到了肃杀之气,那刀中注有强劲的内力,并且是由出刀人随意控制的。一味的闪躲,就是不想遗忘他曾经说过的承诺,即使知道会死,程刚也没有为此破例。但他不笨,闪躲的过程之中,他的步法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身手,能看得出来的兴许就只有她。一个身怀高强武艺的女子,究竟是谁教她的武功。“不重要,但是我很想记住我遇到的第一个猎物是谁?”没错,在眸儿眼中,这个男人就是猎物,他是领头要杀威廉的人,怎么还能奢望她对他有好脸色。

没有一刀了结他,都是她仁慈。“我不是谁的猎物。”程刚皱眉,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笔直的与眸儿对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某天会有一个女人坐在他的面前,直白的告诉他,他是她的猎物。多么好笑,双手沾满血腥的他,怎么可能是别人的猎物。他才是猎人,别人才是猎物,不是吗?“呵呵,你有种。”眸儿把玩着威廉骨节分明的手指,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灵动的大眼微垂,掩盖住她的心神。威廉紧了紧怀中的小女人,他不会打断她逗猎物的兴趣,微挑着眉,清冷的声音在地牢里响起,“火焰帮排名第一的杀手,鬼手。

”暗界里的杀手都是一等一的,威廉也不是老顽固,道上的消息他打听得比谁都清楚,当然也包括这个行事怪异的鬼手。正是因为他的名号,威廉才有兴趣让亚斯查清楚他所有的资料,看完之后,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没想到,他会站到他的对立面。不可否认,威廉曾经想过,将鬼手拉到暗界里,为他所用。后来,他为了找眸儿去了台湾,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黑道上的人都只知道他叫鬼手,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他从何而来,即使是火焰帮的帮主秦龙都不知道,偏偏他却了如直掌。

“外号还挺不错的。”小脑袋点了点,眸儿低下头,吻了吻威廉的指尖,冲他笑得可爱诱人,接着又不满的说道:“我要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你是自己说,还是让我家威廉告诉我呢?”偏着头,眸儿星眸璀璨的望着程刚,那期待的模样似乎就如同表面上看到的那般可爱,谁又知道表象之下,隐藏着什么。“你的底细我比谁的清楚,或许比你自己还要来得清楚。”威廉微扬绝美的下巴,浓黑的剑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看了程刚一眼。眸儿眨眨眼,这个男人的意志力真是顽强,可惜他撞错了枪口,落到她的手上,可得好好调教一番,否则对不起观众。

“程刚。”威廉的话已经说明一切,他的过去一直都埋得很深,他也让自己学着遗忘,不再提起。威廉口中的那一句话,就让程刚明白,发生过的事情,永远都没有办法去掩埋,只有面对,才能找到出路。能将他所有的事情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他不愧是暗界之首,魔,不是虚名。帮主秦龙想要坐上暗界的主位,只怕是痴人说梦了。“他说的对吗?”眸儿贴着威廉的耳朵,小声问道。威廉勾唇一笑,轻咬眸儿的小耳垂,道:“没错。”水眸瞪了瞪威廉,眸儿轻咳一声,坐直身子,说道:“用你的真本事跟我打一场,赌注是各自的性命,可好。

”想要威廉的命,怎么着也得先问问她要不要放人,好歹她也是威廉的老婆呀,虽然他们还没有那么一个红本本。“赌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开始的试探到现在的说出目的,程刚不认为眸儿是在跟他开玩笑,但他真的看不出眸儿这潭水到底有多深。“当然清楚,我这个人说话算话,就说你敢不敢。”现代古武对战古代功夫,不知道谁强谁弱。好歹她也是古人跟现代人的结合体,现代武学她也学得不少,对这么一个人要是都赢不了的话,被哥哥跟两个弟弟知道,还不笑话死她。

灵动的双眼骨碌碌的转动着,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算计人,可谁又能拿她怎么样呢?现在她是主宰,而他们只不过是放在砧板上的肉,随她爱怎么切就怎么切。“跟你比,对我有什么好处?”程刚轻笑,扯到肩上的伤,痛得他脸色更惨白了几分。这女人下手真是狠,一点儿情面都不给。想到她跟他要杀的人是一对儿,人家这么对他还算是轻的,应该一刀砍了他才对。毕竟,他是俘虏,哪有说话的份。眼前的女孩儿很危险,她就如同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是会要人命的。

可是坐在她身后的男人,紫色的眸光如水钻,闪动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那表面的平静下又是怎样的幽深,像是黑洞一样,吸引着人的目光。“好处就是让你死得痛快点儿?”眸儿轻启红唇,难道还指望让她放过他,真是笑话。她不仅要他的命,还要火焰帮从地球上消失。她的人,可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哈哈,你可真够嚣张的。”程刚仰天大笑,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嚣张的女人,可她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的坐在那里,尊贵不凡。不管是谁站到她的身边,仿佛就不自觉的认为跟她相比,自己低了一个档次,她就应该是高高在上的。

眸儿双手合十,轻拍两下,抬眸道:“我有嚣张的本钱,你有吗?”“男人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也不喜欢插手男人事情的女人,更不喜欢挡去男人光华的女人,你似乎很不讨喜。”程刚眸色一变,饶有趣味的盯着抱着眸儿的威廉,他俊美如斯,风华万千,气势惊人。这样一个男人,怎能甘心被一个女人挡去光华。从头到尾,程刚只看到威廉对眸儿的宠溺,那种疼爱超出他所有的认知,他不明白,一个男人怎能宠一个女人到如此地步。他温柔如水的目光总是缠绕在怀中小女人的身上,他轻柔而疼宠的语气也只能怀中的小女人才有。

当他看向别人,对着别人说话,表情转换之快,不禁让程刚觉得自己是眼花了,冰冷的,残酷的,那时的他,仿佛才是外界所传颂的死神——魔。“威廉,你不喜欢我么?”甜美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可怜兮兮的转过头瞅着威廉,仿佛只要威廉说是,立马就会哭出声来。雷诺站在威廉的身后,正面对上眸儿的脸,脑门上三条黑线掉下,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这眸儿小姐当真是太强悍了。明知道少爷会说什么,为啥还要当众问一次呀。这两人要深情,要甜蜜,也不用当着他们这些孤家寡人嘛,很不道德的。

“不管我的小公主是什么模样,我都喜欢,尤其是在这里邪气的模样,我觉得很可爱。我的宝贝儿可以嚣张,可以拽,因为都有我宠着,谁敢给你脸色瞧,我一定让他没了脸,可好。”威廉修长的手指抚过眸儿的脸颊,这样的话,让他重复的说上几百遍,他也不会觉得烦,不会觉得腻。生活太平静没有意思,丰富多彩多好,每天对着同一个表情会闷,威廉每天都可以从眸儿的身上发现到一个神情,这让他感觉很快乐。有时候,他会担心,眸儿面对他会厌倦,因为他的性情不多变,害怕她会觉得闷。

“我就说过,我的威廉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哪里是别人可以比得上的。”眸儿抱住威廉的脖子,一个响吻印在威廉的左脸颊上,回过头对着程刚说道:“由于你的话,本小姐很生气,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古代的时候有一种死法,叫做凌迟,你想不想亲身体验一下。”“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话。”程刚垂下头,他的一生都没有一种名叫爱情的东西。看着那沙发上相拥的两个人,方才觉得他的一生都活得索然无味。“你相信吗?我可以在你的身上划出一千六百刀,你都不会死去,每一刀都会划在让你最痛的地方,即使是铁骨铮铮的硬汉,一百刀过后都会求饶的,咬着牙是撑不过去的,只会一声叫得比一声更大。

”锋利的刀,闪烁着冰冷的银光,倒映出眸儿好看的侧脸。“这种死法适合我,前提是你先打赢我。”死,很可怕,但他别无选择。程刚望着眸儿坚定的目光,她就那么相信,她能赢了他。有时候,自信也是成功的一大因素。至少,这一点,程刚觉得他已经输了。、、、、、、、、、、、、、、、、、、、、、、、、、、暗界总部西面这里公路交错,四面都被翠绿的大树所环绕着,偶来一缕凉爽的秋风,令人精神为之一振,特别的舒爽。眸儿躺在空旷的草地上,透过十指看蓝蓝的天空,那朵朵白云慢慢的变化着,一个又一个图形在她的脑海里形成,无聊的时候看看也挺有意思的。

“小公主,干什么呢?”随性的坐到草地上,看了眼曲曲折折的公路,这里是他命人修建的跑道,无事的时候他喜欢在这里飙车。跑道里的秘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没有过硬的车技,驶上这条赛道,也就离出车祸不远了。轻则伤,重则亡,就是当初他定下的规矩。有时候,这里也用来惩罚那些犯了错的暗界下属,至少,那些人没有谁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看似美丽的地方,也染上过鲜红的血。“他们带来了吗?”眸儿放下双手,将头移到威廉的大腿上,安静的枕着。

到底还是人肉的枕头比较舒服,这样还能看到威廉绝美的下巴,实在太好看了。威廉点点头,轻声道:“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这里就是暗界的总部,我吩咐雷诺跟亚斯带着他们在庄园里转些圈再来这里,等不及了么?”米歇尔,威廉本来也没想让她死得太容易,看眸儿的样子,她是不会轻易撞死米歇尔,她的游戏似乎才刚刚开始。“的确不能让他们察觉这里就是暗界的总部,如此美丽的地方,可不能让人破坏了。”眸儿笑嘻嘻的说道,盯着威廉漂亮的眼睛接着又说道:“你的赛道里好像秘密还不少,真是坏心眼。

”天麒叔叔是天生的赛手,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飙车,不管是四个轮子的车还是两个轮子的车,到了他的手里,就跟他自己的手脚一样,赢过多少比赛,眸儿也记不清楚了。因为看到他华丽的车技,眸儿缠着他学过一段时间,对赛道也有了些了解,眼前的跑道让她逗米歇尔玩,真是有些太奢侈了。天麒叔叔最喜欢的就是在山道上行玩车,按他的说法是天然的才是最刺激的。虽然威廉在这赛道上动了手脚,设置了某些东西,也不失为一种挑战,倒也别有味道。“宝贝儿,你的眼睛可真毒,这也能被你瞧出来。

”威廉一愣,他以为眸儿也就是会开车,没想到这丫头对此还很了解的模样。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问道:“到底我的宝贝儿还有些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眸儿笑着坐起身,靠在威廉的肩头,说道:“最大的最宝贵的秘密已经告诉你了,至于其他的嘛,就靠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要知道你老婆我会的东西可是很多很多的。”夸张的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圈,逗得威廉笑弯了腰。“有你在身边真好。”威廉深吸一口气,他的生命有了眸儿而精彩。“他们来了。”眸儿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她可是请了不少观众的。

牵起她小小的手,威廉配合着眸儿的脚步,向跑道走去,“开车时小心,不要伤到自己,否则可得担心你的小屁股。”丑话说在前面,要是眸儿不小心伤到自己,威廉还不得呕死。天知道这跑道是他亲自设计的,弄伤他的宝贝儿,他非得拆了这里不可。“了解。”乖乖的点头,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垂下的眼翻着白眼,眸儿暗道,她知道威廉在担心什么,可她是那么笨的人么?答案是,当然不。“下车。”一辆车里面装了乔治亚三人,丹尼尔三人,鬼手跟他们的手下七影中的四人,另外加上米歇尔一人,雷诺的声音在车窗外响起。

他的车可不能装这些人,自然是某人嫌脏。想当然尔,他可没有威廉有钱,车子说换就换,他是穷人。亚斯对于搭档的理由,除了翻白眼还是翻白眼,他哪能是穷人,比他富有多了。话说,跟在少爷的身边,他们就从来没有缺过钱。“都到那边去。”相较于话少的雷诺,亚斯可以算是温柔许多,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说话也轻,但这些都不代表他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玩心眼,就等于找死。乔治亚打量着这里,是一片树林,还有占地极广的跑道,完全无法判断这里是哪里,更别说离开这里。

紧跟在他们身后有一辆车,里面坐着的全是训练有素的机枪手,一旦他们逃离,只有一个结果,当场击毙。“不要想着能逃跑,除非你们不想活了,否则乖乖的呆着才是对你们最有利的。”亚斯瞪了一眼已经走到前面的雷诺,转过头对他们说道。今天的主角是米歇尔,其他的人,全都是观众。米歇尔眸中已经有了慌乱,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可她却知道这里四周都是危险,只要她一有动作,就会当场毙命。在地牢里,他们都被绑了手脚,还遮住了双眼,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出现在这个地方,那时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不顾一切的逃走。

无奈除了心中想想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丹尼尔皱着眉,虽然一直都被蒙着双眼,可他能感觉到车子保持在一个速度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又没有转圈,现在这里是离开了暗界总部吗?为什么,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以说不出是哪里。罢了,反正他也是来看戏的,轮到他的时候也跑不了。“欢迎你的到来,伦恩小姐。”眸儿故意不叫她米歇尔,意在提醒她曾经做过的一切,这个女人让她痛过,怎能轻意饶了她。米歇尔强撑着走到眸儿的对面,目光相交不到一秒钟,就直接败下阵来,低声道:“用不着你假好心,不要忘了你的承诺就是。

”赌,机率对半;不赌,只有死。米歇尔只能赌,她要抓住能活的机会,离开地牢那个鬼地方。“呵呵,那好吧,我也就不废话了,游戏开始,你可以准备了。”眸儿笑笑,伸手指着前面的跑道,“你可以先出发,只要你跑过前面七个转弯的地方,我没有撞死你,你就赢了。”米歇尔放眼望去,她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吗?从她的位置看过去,跑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古怪,但她早已经不是小孩子,心中纵容松了一口气,依旧没有表现在脸上。双手紧紧的握住,米歇尔告诉自己,只要开始之后,她小心的应对,一定可以赢的。

“但是,我指的没有撞死你,是说你身上没有任何的伤,没有碰到你的身体,算你赢;如果我撞得你去了半条命,可你仍然活着,可是算我赢的。”眸儿含笑说完,静待米歇尔的回应。米歇尔气得脸色发青,双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瞪着眸儿发狠似的说:“好,就依你所言。”她没有说不的权力,除了点头,她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么。“行了,既然你同意了,咱们的游戏现在就正式开始,你可得好好表现,毕竟有这么多的观众,不能让他们失望不是。”眸儿从威廉手里拿过跑车的钥匙,为了让米歇尔有令她满意的表现,她可是特意让威廉找了一辆宝蓝色的跑车来。

一如,当年她开着撞她的车是一模一样的。“哼——”米歇尔冷冷的轻哼,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依旧是那天穿的那件,身上的味道已经重得她自己都想要吐了,难闻至极。西方人身上的体味本就要比东方人来得重,那么多天不洗澡,真的让她痛苦无比。的确,让一个美女看着自己一天比一天脏,实在是很难以忍受的。当视线落在脚上的高跟鞋上时,米歇尔傻眼了,穿着这种鞋子怎么跑?“亚斯,看到美女有麻烦,你不觉得你应该要绅士一下吗?”眸儿挑着秀气的眉,钥匙在指间转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亚斯笑脸一僵,道:“她那样也算是美女么?人家美女都是香气扑鼻,她是臭气冲天,要饭的都比她强。”说完,一脸厌恶的别过头去,只是手上的动作没停,立马找来一双运动鞋,女主子有命,他敢不听么。现在他的格言可是,宁可得罪首领大人,也不能得罪首领夫人。“呵呵。”眸儿捂着小嘴轻笑,别说米歇尔身上的味道真是让她想吐,难怪这些人都不挨着她站。“你、、、、你们、、、、、”伸出去的手在看到威廉冰冷的紫眸时,迅速的缩了回来,那眼神就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米歇尔后退两步,她不怀疑,如果她不收回自己的手,下一刻威廉便会跺了她的手。眸儿踮起脚跟拍拍威廉的肩膀,眨眨眼,又看向米歇尔,冷下了声,“鞋子给你了,别说我欺负你,如果你想穿着高跟鞋跑,我想我会很佩服你的。”亚斯将运动鞋丢到米歇尔的跟前,目不斜视的退回到威廉的身后,跟雷诺并排站着。这里是暗界总部,每一个地方都有他们的人在守卫着,完全不用担心这些人逃跑。加上守在现场的机枪手就足足是他们人数的两倍之多,雷诺也根本就不担心丹尼尔还会跟乔治亚合作,这两个男人是完全不同风格的男人,行事作风皆不一样。

要说,他对丹尼尔还没有那么反感,到底他还是一个敢做敢当的男人,也没有玩什么阴谋;然而,乔治亚就让雷诺特别的瞧不起,一个大男人那么阴险,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什么构造的。什么阴的阳的都拿出来玩,还学别人买凶。要是真有本事,就自己建立一个帮来跟暗界对着干,看他也没有那样的本事。眸儿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看到威廉身后两个男人一模一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灿烂的笑魇迷了众人的眼,不自觉的跟着牵动自己的嘴角。

米歇尔恨恨的瞪着眸儿,在第一眼看到这辆宝蓝色的跑车时,她就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她的心跳得很快,头也很晕。看着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眸儿那张绝美纯净的脸上,疯狂的嫉妒再次在她的心里铺天盖地的燃烧了起来,尖尖的指甲掐进肉里面,米歇尔也浑然不觉。她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女人,她的背景也不差,为什么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她卑微,她就高贵,她要被人狠狠的贱踏在脚下,而她却被她所爱的男人捧在手心里,疼着,哄着,呵护着,要什么给什么。

再次抬起头,眼中的惧怕已然被疯狂的醋意所替代,利落的系好鞋带,米歇尔大步向眸儿走去,靠近宝蓝色的跑车时,停下脚步,说道:“我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始。”眸儿看着米歇尔似笑非笑,短短几分钟,米歇尔就已经换了一个心态,这样的转变不禁让眸儿认真的注视了她一分钟,游戏变得有趣起来。当一个人被狠狠的踩在脚下,心中充满了未知的惧意,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种是软到泥土里,再也爬不起来,一种是放下一切,不顾一切的向前走。不再畏惧死亡,就有了胜利的前提。

很显然,米歇尔选择了后者,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眸儿轻启红唇,柔声道:“那就正式开始,十分钟之后,我就出发,你就好好把握机会,一旦错过,你就玩完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米歇尔唯一的赌注。眸儿双眸精光一闪,可她偏偏就要在她以为快要胜利的时候毁了她的希望,让她痛不欲生。她会慢慢的折磨她,从天堂摔入地狱的感觉才是她要让米歇尔体会的,痛,就要深入骨髓,痛,就要麻痹神经,直到不知道什么是痛。“不用你提醒。”米歇尔站到跑道上,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脚,半路抽筋可不是好事。

眸儿靠到座位上,伸出一只手,亚斯向前走上几步,站定,厉声道:“开始——”丹尼尔看了眼尊贵如王斜倚在椅子上的威廉,前面的圆桌上摆放着水果与点心,浓香的咖啡,真是好享受。再看看自己,什么也没有,也就不计较太多,毕竟威廉没有饿死他就已经算是仁慈的,随意的坐到地上,认认真真的看戏。得知米歇尔就是伦恩的时候,丹尼尔就很想一枪毙了这个女人,眼下眸儿既然要跟米歇尔玩游戏,他也乐得轻松。至少,他明白一个道理,威廉不会让眸儿去做危险的事情,眸儿更不是简单的女子,她的身手已经不用去质疑。

那一天,丹尼尔就明白,如果眸儿要取他的命,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计时开始了。”眸儿张了张嘴,轻轻的吐出五个字,目送米歇尔飞快的跑了出去,一如兔子那般矫健。“首领,小姐她没事儿吧!”想到那跑道,亚斯就脸色发白,记忆里有两次,跑完全程下来,他可是吐得厉害,被雷诺笑了很长时间的。现在还好,至少跟威廉比赛的时候,他虽然输,但不会吐了。那些弯道,稍不注意就直接飞出去了,不是死就是伤。“你看她的样子像是有事的模样吗?”威廉挑眉,他可是以他的小公主全心信任的,她说行就一定行。

而他当然也不会只是看眸儿去跑,看了眼雷诺,说道:“把另一把钥匙拿来。”“是。”雷诺耸耸肩,他猜就是这样。肯特身上的伤还未全好,没有站一会儿额上就渗出汗水,低声在乔治亚的耳旁说道:“少爷,咱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他跟凯利拼了命,也无法送走乔治亚,威廉的能力,以前他们看到的不过只是表面,现在展现在他们的面前的威廉,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不可超越。谁能想,他竟然是暗界之主。“你认为我们能走得掉吗?这里看守我们的少说就有二十多人,树林里也不知道会不会狙击手,逃就是死。

”凯利不是怕死之人,他只是觉得这样死了不值得。不逃,威廉是不会杀了乔治亚的,哪怕要受些羞辱,那也比死了要好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什么都没了。“好了,你们两个别说了,静观其变好了。”乔治亚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形象,一身的脏乱,邋遢得不像样。坐在地上也不算什么,这样也不会错过眼前的好戏。米歇尔,注定是逃不过眸儿的手掌心,就像他逃不出威廉的手掌心一样。此时,乔治亚竟然对米歇尔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真是可笑。

欠下的债,要还,而他,也是要还债的。“是。”肯特担心的就是乔治亚的冲动,看他如此,提起的心放了下来。放眼望去,米歇尔依旧快速的奔跑着,就好像不知疲倦一样,速度丝毫都没有减弱。如果不是跟米歇尔相处过,肯特会觉得她根本不是什么娇小姐,而是一个长跑运动员,又或者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能够激出具大的潜力。“威廉,我要去捉老鼠了,你要替我加油哦!”眸儿摇下车窗,伸出小脑袋对威廉用力的挥手,脸上的笑意干净而纯真。“我的小公主可是最棒的。

”威廉笑笑,用手做了一个飞吻。下一刻,只见眸儿俏脸一红,钻进了车子里,紧接着踩下油门,宝蓝色的跑车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加油,米歇尔你一定可以的。”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为自己打气,米歇尔不敢回头,她只能告诉自己眸儿就在她的身后,她要拼命的跑。听到油门声的时候,米歇尔拖着疲惫的身体加速前进,只觉得胸口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痛着,脸已经被汗水打湿,像水一样顺着脸颊往下落,衣服已经汗湿,除了清楚的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听到什么。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米歇尔跑过了四个弯,有点儿意思。眸儿狠踩油门,在弯曲的道路上做出高难度的飘移,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蓝光在穿行,美得不可思议。米歇尔眼角的余光看到紧跟在身后的车子,沉重的脚用力的往前跑,她要甩掉眸儿,她不能被撞死,不能。眸儿不想一下子就吓死了米歇尔,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就像是幽灵一样,让她甩也甩不掉,不断的加重米歇尔的精神压力,让她时刻处在崩溃的边缘,那种痛,远远比身体的伤害更折磨人。“你走开,不要跟着我。

”蓝色的车子,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一个画面,那个她撞飞眸儿的画面,米歇尔歇斯底里的尖叫道。“首领,眸儿小姐的车技真是厉害。”亚斯张大着嘴,那种角度的飘移,他是做不出来的。一个女人能将那种动作做得那么优美华丽,怎不叫他吃惊。威廉紫眸微闪,起身,低声交待道:“看好他们,我不希望出乱子。”说完,快步走进车里,他很想跟他的宝贝儿好好赛上一场,就如初次相见是赛马是一样的。那一天,他深深的记住了她。为她矛盾了,那时的他,很傻。“是。

”两人点头如捣蒜,谁敢说不。眸儿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威廉,嘴角牵起一抹微笑,轻声道:“米歇尔,游戏结束了。”与其折磨这个女人,她更喜欢跟威廉比一场。加油,过了那个弯就赢了,加油,米歇尔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处于癫狂状态中的米歇尔已经意识不清楚了,她只知道用力的跑,拼命的跑,撞倒眸儿的画面重复播放着,身后又紧紧的跟着眸儿,她不用力的撞她,只是车子碰到她脚跟时又退后,看着她在前面拼命的跑,而她却像是在享受一样。那种认知,叫她疯狂。

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米歇尔体会到了。“游戏结束。”音落,眸儿握紧方向盘,车子飞快的紧挨着米歇尔飞驰而过,在前方向了差不多两百米,突然一个调头,直直的冲米歇尔驶去,飞,不知扬起了谁的头发。“啊——”米歇尔狼狈的摔倒在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车子,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爬起来,踉跄的转身往后跑。“你能跑得过我吗?”眸儿嘲讽似的一笑,将车子开到最快。“不——啊——”惨叫声划破天际,就连坐在地上看戏的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只觉得那辆车就是冲着他们而去,好真实的感觉。

米歇尔被撞得飞了出去,身体在空中慢慢的下落,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血腥的味道散漫在鼻尖,让人昏昏欲睡。残破的身影,与谁相叠,她已经记不清楚。原来,她当时就是这样疼痛着的、、、、、、、------题外话------晚了一点,对不住大家。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