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89章

古堡“夫人,林绮的下落,真的不需要顾及吗?”马克有些迟疑的出声询问,多年以来,他早已经养成听命行事,对于莫苡茹的指令,他是无条件的服从,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有什么理由要那么做。他相信莫苡茹,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她的考思。林绮的事情,马克挂心,并非因为他同情林绮,而是他觉得林绮是一个很好的棋子,对夫人是很有利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放走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管林绮有没有对乔治说过什么,我要她出现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她对我而言,作用已经不大,留或者不留,都没有差别。

”莫苡茹没有忘记让在高楼之上,看着乔治失魂落魄下车时的情景,他不是应该很高兴,为什么会是那样一副神情回到家里。林绮是乔治最爱的女人,两人相遇,为何他是那般模样,当真让莫苡茹百思不得其解,眉头紧锁了几个小时。她的心,冷了,再也不会心痛,莫苡茹发现,她竟然可以那么淡漠的看着乔治,而没有向他走过去。或许,她对乔治仍然有爱,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份真爱也已经变成了冷漠。她无法再关心他,无法再亲近他,她能做的只有远远的凝视,不进也不退。

莫苡茹觉得自己可怜,亦是可恨,曾经的一念执着,注定她的一世悲苦,能向谁讨好一个说法呢?摇了摇头,她若是早就学着放手,也不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属下不明白夫人的意思,还望夫人指点。”马克恭敬的微垂着头,不明白的事情,他还是希望得到答案。“林绮只会有一个去处,乔小美被我们引开,也就只有乔治亚会对他有兴趣,与其让我们去捅破那一层纸,倒不如让乔治亚亲自弄清楚事实的真相,岂不是更有趣。”莫苡茹勾唇冷笑,乔治亚的野心是想抢走属于她儿子的一切,那她对他也不能太仁慈了。

让他亲自弄清楚,他爱了护了二十多年的母亲,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是他的仇人,甚至是造成他悲剧人生的主使人,他会不会崩溃呢?莫苡茹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击一个人的心理,让他精神错乱。当他以为的亲生母亲,却是囚禁了他生母二十多年的凶手,把他当成棋子一样的亲生母亲并不爱他,只是爱着权势与地位,乔治亚又会怎么样呢?让林绮对乔治亚说出一切,才是最狠的,不是吗?“属下明白了。”马克抬起头,总算弄明白莫苡茹的用意。让林绮揭穿乔小美的真面目,让林绮告诉乔治亚谁才是他的亲生母亲,这样的打击,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承受的,除非,乔治亚不是人。

乔治亚若是知道,他真正的亲生母亲,被他从小叫到大的母亲囚禁折磨了二十多年,又会与乔小美之间发生怎样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但是这样,却是最好的办法。“林绮会说出一切的,因为她太想要回自己的儿子。”莫苡茹不知道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二十多年是什么滋味,可她知道,如果她站在林绮的立场,只怕早就了结了自己,那样活着还不如不活。但她们有着共同一个身份,那就是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忍受一切,哪怕将自己的尊严自己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下。

她都可以为威廉牺牲一切,林绮自然也会为了自己的儿子不顾一切。乔治亚劫走林绮,却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乔小美,也就说明他对他的‘母亲’已经产生了某种怀疑,只要林绮说出他不是乔小美的儿子,也就够乔小美受的。没有哪一个母亲,会不要自己的孩子。乔治亚信与不信都不重要,事情既然发生,就会乱成一团,她想要怎么做,都可以。“那夫人还需要属下做些什么事情?”马克脑海里迅速的想了想,他的担心果然是多余的。林绮就算不会找乔小美报复,可她一定会要回自己的儿子,正如夫人所说的那样,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抛下自己的孩子。

“威廉最近怎么样?”一方面她要安排威廉跟眸儿的婚事,另一方面她又抓着林绮,誓要除掉乔小美,莫苡茹不在意她所为威廉守护的一切将来会落到谁的手里,可她不允许乔小美妄想不属于她的东西。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莫苡茹又怎么可能不理解威廉的心思,一直以来她都只是装作不知道,就是害怕威廉对她提出来。她一定会舍不得威廉难过,同意他的一切要求。可是她的儿子爱她,即使心里再不情愿,也没有对她提出那样的要求,莫苡茹是很知足的。她要找林绮,威廉帮她,她关着林绮,威廉不闻不问,暗中派人守护着她,这些莫苡茹都知道,她的儿子为她做的,真的很多。

虽然威廉从来都不跟她解释什么,嘴上也总是冷漠的说着,她的事情他不会,他的事情也不要她管,莫苡茹却知道,她所有的行动,威廉都是知道,为了让她开心,他从来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有这样一个儿子,她还有什么好求的。“威廉少爷似乎有很急的事情离开了漫园,两大集团都没有去。”马克心中一紧,他倒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真是该死。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就说要告诉莫苡茹,一晃倒差点儿让他全忘了个干净。伊赫斯集团跟莫伊集团都找不到威廉的人,没有留下一丝线索。

“亚斯跟雷诺有没有跟着去?”莫苡茹不担心是假的,乔治亚的诡计被威廉扼杀在腹中,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不恨威廉,就怕是乔治亚约走了威廉,要对威廉下手。“没有。”集团的事情都是亚斯跟雷诺安排下去的,马克记得很清楚。“应该不会有事发生。”莫苡茹告诉自己没事,亚斯跟雷诺是威廉的左右手,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威廉若是因为乔治亚的事情离开,肯定会带上亚斯跟雷诺,既然这两人没有跟随在威廉的左右,可能是陪着眸儿出了门,不想让人跟着。“夫人不用太担心,威廉少爷是没有人能伤害到的。

”伊赫斯家族的继承人怎能差,威廉的本事,他们都深有体会,不敢轻视。“嗯,你就留意一下林绮的去处,另外注意威廉那边的情景,随时告诉我。别的事情都可以不上心,威廉的事情一定要记在心里。”乔小美的事情即将结束,威廉跟眸儿的婚期更是越来越近,这些烦心事处理完,就喜气洋洋的办婚事,以后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莫苡茹见威廉跟眸儿的感情好,说不准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抱孙子,她的生活也会好起来的。“是。”马克点头,他会记得谁才是莫苡茹心目中最重要的。

一直都是威廉少爷,不会有所改变的。除非,哪天威廉少爷生了小少爷,否则,夫人的心很难会偏。“夫人,先生要见您。”纳特一脸无奈的站在门口,哪里知道乔治会那样的难对付,他的解释乔治根本就不相信。莫苡茹挥了挥手,道:“你们各自行事,我去见他。”“是。”两人退到一旁,目送莫苡茹仪态优雅的下楼。在他们两人的眼里,乔治根本就配不上莫苡茹,对乔治没有任何好感。如果不是莫苡茹还身在古堡里,他们也不会留在这里。一个承诺,终身不悔。乔治坐在沙发上,闭着眼,脑子依旧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来。

林绮的话,打乱了他的心,乔治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倾诉的对象,毫不犹豫的,他第一个就想到了莫苡茹。只有她,才能平抚他慌乱的心。“苡、、苡茹、、”乔治坐在沙发上仰望着莫苡茹,喉头涩涩发苦,双眼干涩,竟让他有些想哭。如果没有如果,该有多好。时光若能重回,他是不是也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是不是就不会伤害那么多的人,伤害了眼前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尽管乔治无数次的想要挽回,可他毕竟了解莫苡茹,在她的眼睛里,爱尤在,却只留下了无尽的冷漠,他再也温暖不了她的心。

看着莫苡茹,乔治心乱如麻,他恨透了自己的优柔寡断,亦恨透了自己的后知后觉,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原本爱他的女人都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乔治知道,如果他还能给莫苡茹什么,除了自由,再无其他。即使痛,他还是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一切都是他欠下的,不是吗?“你的脸色不怎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莫苡茹明明说着关心体贴的话,可她的眼里却没有太大的波动。事情经历得多了,也就看得淡了,她不会再让自己陷进去,唯有离得远远的。威廉与眸儿的婚礼是最重要的事情,莫苡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结婚大典,只有母亲出席而没有父亲出席,那或许就是她跟乔治最后的一次牵手。

以后的以后,他们都只是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乔治笑了笑,能听到这样的话,他已经很开心了。有些事,不用说得太明白,一个眼神,就能明了。不是因为相爱所有默契,而是看得太多,因此,熟悉了。“你有事情要问我。”莫苡茹知道,她让纳特救回了乔治,引起乔治的怀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林绮的事情,她也没有打算还要继续瞒着乔治,他有知情权。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莫苡茹不知道,可她似乎就想看看,乔治在乔小美跟林绮那两个女人之间,会做出怎样一个选择。

乔小美虽说编了一个故事,欺骗了乔治,但他们上过床的事实存在,并且还是她亲眼所见的,怎能有假。“我、、、、、、”乔治看着莫苡茹,他的确有事情想要弄清楚,纳特怎么会那么即时的出来阻止了那伙人将他带走。是故意的,还是、、、、、、、为什么那伙人看到纳特就放弃了想要将他一块绑走的心思,乔治反复的想着,总觉得他脑海里的一团浆糊,只有莫苡茹才能给他一个答案。因此,他来了。“有话直说,我也知道你的来意。”莫苡茹看着手中的茶杯,她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是她从德国找回林绮,也是她安排林绮去见的乔治。

乔治要是想知道,只要开口,她什么都会说的。“你知道?”不知要如何开口的乔治听到这里,疑惑的抬起头。他是想要询问关于林绮的事情,他想要倾诉自己心中的不解与疑问,可当莫苡茹说知道他的来意时,乔治迷惑了。当年,林绮对莫苡茹的伤害可谓是铺天盖地,而后,他与乔小美那荒唐的一夜更是让莫苡茹带着威廉往往的离开他,让他遍寻不着。等他再次见到莫苡茹的时候,是在他父亲查理的身边,过去的种种乔治无力也没有立场为自己辩驳什么,都是他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莫苡茹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来意,难道她、、、、、、被自己心中的猜想吓了一跳,乔治摇了摇头,他不相信林绮被劫的事情跟莫苡茹有关,他也不相信莫苡茹会做那样的事情。他的女人太骄傲,太倔强,从来都不会服输,自己之所以跟莫苡茹认真,交往,结婚,都是因为她鲜明又善良的个性。不知不觉间,她就走进了他的心里,再也没有离开过。只是他,一直都忽略了,遗忘了。“你想谈林绮的事情对不对?”莫苡茹喝下一口花茶,目光清冷的落在乔治的身上。多少年前,她以为她了解这个男人,后来才知道,她不懂他。

“你——”乔治惊讶的站起身,林绮的名字如此平静的从莫苡茹的口中吐出来,怎不叫他心惊。即使亲耳听到,乔治也不认为那些人会是莫苡茹安排的。“林绮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至于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去问林绮好了,相信她会告诉你一切的。你等了她那么多年,如今她出现,你们一家人也能好好的团聚。”莫苡茹本想说完第一句,后面的话就不要再说出口,可她冲动的说了出来。话已出口,便无收回的余地,理不清,为何话里依旧带着那淡淡的嘲讽与悲哀。

“不、、、、、、”乔治高大的身体险些摔倒,双手按着沙发背,脸色苍白如纸,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不禁让人有些心疼。这个‘不’字,也不知乔治是在否认他要跟林绮生活在一起,还是在不相信劫走林绮的人是莫苡茹安排的。不可置信的望着莫苡茹,乔治的眼中满是受伤,他可以接受任何事情,但他不能接受这样的莫苡茹。什么是痛,什么是悔,现在的乔治清楚了,明白了。“乔小美不是乔治亚的生母,林绮是被乔治亚劫走的,因为乔小美是我安排人引开的,你跟林绮相见的机会也是我给的,这就是答案。

”明明这不是全部的事实,莫苡茹却没的解释的打算。乔治若是要误会,就误会好了。她必须学着不在意他的一切,只因所有的事情关心在意的得了,最后伤的人必定是她自己无疑。“他为什么要劫走林绮?”乔治只觉得头好晕,他的儿子劫走林绮是为了什么,是乔治亚对乔小美起了疑心吗?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乔治迫切的想要弄清楚。“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扔下自己的孩子,你的两个女人战争利用了一个孩子,你不想去弄清楚吗?”此时,莫苡茹是恨的,她希望他们弄得越乱才越好,只有他们不痛快,她的心才能好过。

即使,她的心不好过,面子上她也好过。乔治紧紧的盯着莫苡茹,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林绮见到他时的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乔治亚如果是林绮的儿子,那么、、、、那又是怎样一场阴谋。“我先离开一会儿,晚些时候再找你。”乔治想要对莫苡茹说些什么,依旧是话到嘴边,无奈的再吞回去。难怪乔小美最近一段时间都那么反常,时常找借口缠着他,只怕就是为了不让林绮找到他,她害怕林绮找到他。那天在餐厅,乔小美的表情不就正说明了事实,即使不用找到乔小美确认,乔治的心中已然明白,要不林绮也不会冲他说出那样的话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乔小美计划好的,可笑的是他,满心以为欠了乔小美,想要让她过上好的生活当成是补偿,而她竟只是将他当成白痴在耍,真是可笑啊!偶然的相遇,乔治不是没有怀疑过,可当乔治亚的DAN与他的DAN比对结果出来时,百分之九十五的亲子关秒,让他说不出话来。那个孩子的确是他的儿子,假不了。乔治怎么也想不到,他儿子的身份不是假的,只是他儿子的母亲却是被调换过的,实在可笑至极。哪怕是拍电视剧,恐怕都不会发生这样可笑的剧情。

“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但有一点,威廉的婚事我不允许任何人砸糟,否则,我是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他拼命的。而你,若还有一丝一毫生为人父的担当,你就应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莫苡茹冷着声说出自己的底线,别的她都可以退让,唯独这一点,她绝不让步。她跟乔治之间的路,已经到了尽头。俗话都说,好聚好散,莫苡茹自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堪。乔治毕竟是威廉的父亲,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割舍的血缘关系,查理也是威廉的爷爷,对威廉百般的栽培,莫苡茹不是不明理的人,做事情也不会做得那么绝。

她的儿子长大了,为人处事都有自己的一套,这些都不用她来操心,莫苡茹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离开,是必然的。只是,她要等待时机。“我知道。”乔治的声音很小,很轻,却异常的坚定。威廉是他的儿子,即使在他的身边成长,可他没有给太多的父爱给威廉,乔治是自责的,为了儿子的幸福,要他牺牲什么都是可以。莫苡茹的要求也不过份,乔治不认为他有拒绝的权利。目送乔治离开,莫苡茹才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客厅里只听得到时钟行走的声响,以及她的呼吸与心跳声,再也其他。

、、、、、、、、、、、、、、、、、、、、、、、、、、、、、、、、、、、漫园“少爷小姐,这是怎么了?”何嫂听到声响从厨房里跑出来,威廉手上的鲜血吓得她险些大叫出声,眸儿又失着他,叫她好不惊心。眸儿用自己的身体撑着威廉,抚着他坐到沙发上,说道:“何嫂,快打电话请家庭医生过来,速度要快。”看着威廉的模样,眸儿真是后悔她怎么就没有学习一下护理的工作,也就不用看着威廉受苦了。枪伤哪有不痛的道理,威廉这男人很能忍,就算痛也不会叫出声,让她眼巴巴的着急。

就因为讨厌消毒水的味道,医院可谓是眸儿敬谢不敏的地方,早知会有今天,她就应该好好跟天放叔叔,他可是有名的外科医生。“小公主,我能坚持,别担心。”威廉拍拍眸儿的小手,他是中了枪,可是子弹没有留在手臂里,是穿透。他是失血过多才会面色苍白,没有体力。他只是知道眸儿会开车,却不知他的小公主开车居然那么的野,那速度比起他来也不逊色,还好她的车开得很平稳,完全都不会甩来甩去。“流了那么多血,我怎么能不担心。”眸儿瞪了威廉一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小姐你别哭,医生已经在路上了。”趁着两人说话的空档,何嫂手忙脚乱的打了电话,又跑过来伺候。“嗯。”眸儿点点头,红了鼻头,看着威廉的手臂,说道:“威廉,我先给你换件衣服,然后清洗一下伤口,等医生来好不好?”白色的衬衫被血染得红艳艳的,光是看着就很吓人,加上血腥的味道,更是让眸儿心疼不已。换件衣服也能舒服好多,至少能少闻到血的味道。“好,我听你的。”威廉笑着点头,看眸儿一步三回头的上楼,心里暖洋洋的。现在的他,很幸福,哪怕受了伤,心也是甜的。

有眸儿为他落泪,为他难过,为他担心,为他着急,以前他受过的伤比起手臂上的伤,不知道残酷多少,也不曾让他皱过一下眉,他能活着,就因为他能忍,他能扛。过去吃过的苦,威廉不会对眸儿说,要是被眸儿知道,小丫头铁定会心疼死的。“少爷,你真的没事吗?”何嫂的心疼着,这孩子在她心里就跟亲生儿子没有什么区别,地上的血看着就让她后背发麻,脸色那么难看,像是随时会倒下去一样的。“我没事。”威廉对何嫂很尊敬的,这个中年女人就像是母亲一样的守在他的身边,让他不至于太孤单。

眸儿抱着衣服‘腾腾’的下楼,看得威廉真担心她一个不小心摔下来,一动又扯到手臂,疼得他精致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威廉,哪里碰伤了。”眸儿放下睡衣,紧盯着威廉的脸,她说直接到医院,威廉坚持要回家,真是叫她为难。什么医生,属乌龟的是不是,怎么那么慢。“没事儿,走路小心一点,要是摔下来,现在的我可接不住你。”威廉用没有受伤的手抚摸着眸儿的脸蛋,只要这小东西不离开,怎么着都可以。眸儿扁扁嘴,她有那么笨吗?“威廉少爷。”四十岁出头的医生还未走进客厅就闻到血的味道,眉头皱了起来,能这么明显,想必血一定失了不少。

“你是属乌龟的吗?这么慢,要是威廉有什么事,我一定一掌毙了你。”眸儿瞪着来迟的医生,怒火冲天。想到那群让威廉受伤的人,眼神就更加的冰冷,身上的寒气也就越来越重。医生刚碰到威廉的手立马缩了回去,脸色惨白,全身都颤抖了一下,威廉少爷的女人就是不一般,跟他一样有魄力,吓得他想逃。整个客厅都凉嗖嗖的,快赶上冬天了。“发什么愣,你不会止血做什么狗屁医生?”眸儿见来人半天不动,说话更加的不客气,越来越有做暴龙的潜质了。医生再次抖了抖,他如果再不动,估计就只有去见阎罗王了。

威廉则是嘴角弯弯,他的小公主对他可真是在意,这火暴的脾气都是因为他才会如此,当真可爱极了。如果不是受了伤,他才不管现在是不是场合不对,一定好好吻吻这丫头,实在太让他开心了。回过头,眸儿就对上威廉一副傻呆呆的模样,受了伤还笑得那么邪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那什么眼神嘛,盯得她全身都软绵绵的,好想赖进他的怀里。某个被吓得不轻的医生,眼见两人的你侬我侬,立马抓紧时间给威廉检查伤口,清理伤口,包扎伤口。“威廉中了枪伤,有没有伤到骨头跟神经?”手部的神经决定手臂的灵活程度,眸儿可不想威廉被废掉。

“是穿透,很幸运没有什么大碍,是皮外伤,好好休养,很快就会好的。”医生听到眸儿的话,想来这丫头还有些意思,一句话就表达清楚她关心的在意的。威廉的身体本就强健,之所以如此虚弱只是因为失了太多的血,如果早些止住了血,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现象。“那就好。”眸儿拍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乔治亚那个混蛋,要不是他,威廉也不会一个人去那个地方,更不可能会受伤,虽然威廉受伤,她也有点儿责任,终究是乔治亚惹的,非要讨回来不可。“威廉失了很多血,你有什么法子补血不?”眸儿眨着晶亮的大眼看着某医生,语气不似刚才的火爆,多了几分甜美与娇俏。

尤其是那黑亮灵动的大眼,让她灵气逼人,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不该看的别看。”威廉霸道的将眸儿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远离某个医生的视线,他的女人也敢这样盯着看,真是找死。虽然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子,威廉还是不喜欢他打量眸儿的目光。他的女人,只能让他一个人看。眸儿吐了吐舌头,这男人还真是霸道得可以,不过,她喜欢。“威廉少爷你好好休息,补血的食物我会吩咐何嫂来准备,伤口千万不能沾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交待着,他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对小姑娘动心,他不过就是很好奇,这女孩儿是不是有人格分裂,怎么一会儿一个模样。

让他适应不过来,或许是他眼花了。“你去吧!”眸儿挥挥小手,利用完人就扔掉。要是让眸儿知道,她在某个医生的脑海里成了有人格分裂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暴走抓狂,像她这么可爱善良的女娃娃怎么可能有人格分裂。“呵呵。”笑了笑,提着医药箱跟在何嫂的身后离开。威廉点了点眸儿的鼻尖,说道:“宝贝儿,扶我上楼,洗个澡。”瞧了一眼被包扎好的手臂,威廉眼中划过一道算计的精光,他现在可是伤患,可得好好利用一下,让他的眸儿好好‘照顾’一下他。

“哦。”眸儿乖巧的点点头,扶着某只尾巴快要翘到天上的大灰狼上楼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喝到喜酒,呵呵。”交待好何嫂食谱的医生,看着楼梯说道,威廉那小子也真是能挺,流了那么多的血,居然都没有晕过去。何嫂听到这话,笑着说:“很快就能喝到了,请柬应该也就最近两天会发出去。”想来古堡那边会有动作了,她可是每天都在数日子。看到威廉受了伤,何嫂才会那么担心,毕竟在婚礼前夕见了红,按老一辈的说法,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顾及的。“原来如此,那我就先回去,等着了。

”大笑着跟何嫂一同走出去,上了自己的车子扬长而去。他还以为威廉这杯喜酒很难喝得到,居然也快了。或许,这便是缘分。不来则已,一来,可是什么也挡不住。“威廉,水我已经放好了。”眸儿呆在洗手间,试了试水温,满意的点了点头。“宝贝儿,你来帮我脱衣服,我的手动不了。”此话,一半真一半假,威廉坐在床上,他可是很少受伤的,以前是没有人关心,现在有眸儿,他也享受一下。眸儿一听,飞快的跑出来,说道:“哦。”虽说她跟威廉都已经那个啥,记不清多少回了,但眸儿敢发誓,威廉的身体她还真是没有仔细的看过,尤其是他那个地方。

要她帮忙脱衣服,真有点儿为难她。威廉看着眸儿嫣红的脸蛋,心痒痒的,这丫头就是这样,什么也不用做,总是会让他想做坏人,他是没得救了。“眸儿,我们去洗手间。”威廉站起身,他已经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一点,洗手间还是可以自己走去的。“我扶你。”眼见威廉面色如此苍白,眸儿哪舍得让他自己走,万一摔倒可怎么办。威廉不语,只是傻笑,他的小公主怎么那么好骗,一个简单的表情就让她上了当,看来他得好好的看着她,免得被别人占了便宜去。

“帮我把衣服脱掉,我自己可以洗澡的。”威廉认真的说道,那意思就是让眸儿只为他脱衣服,别的事情他可以做,只是那眼神说不出的可怜,瞧得眸儿心疼。认命的替威廉脱下衣服,看着他精壮的上半身,那一块块腹肌,真是让眸儿吞了吞口水,她最喜欢碰威廉这里,每次睡觉前都要用小手玩上好一会儿才罢休,当真是百看不厌。再往下,是裤子,咬了咬牙,眸儿双眼一闭,狠了狠心,拉开拉链,往下一扯,威廉的长裤应声而落,只余下一条三条短裤。眸儿手指碰到威廉略凉的肌肤,小脸跟火烧一样的烫,偏着头,闭着眼愣是不敢看威廉一眼。

心里直骂自己不急气,她都被威廉看光光了,她怎么就不敢看他呢?莫不是害怕自己,色心大发,将威廉给扑倒了。眸儿郁闷的想要蹲到墙角去画圈,她都在想些什么呢?“眸儿,到外面等我,洗好之后,我让你进来替我穿衣服。”威廉真害怕眸儿的小脸继续红下去会烧出病来,要是让眸儿替他洗澡,还不得真晕过去,他可没有把握一只手还能给她一个公主抱。想想也就算了,小家伙娇羞的模样他已经看够了,虽不知足,也要适可而止。“不要,你一只手要怎么洗澡,万一打湿了伤口可怎么办?”眸儿睁开眼,红着脸望着威廉。

不就是一个男人的身体,有什么不能看的,她看的是自己男人的身体,就算色色的也没有问题吧!“你确定。”他现在就有些想要她了,让她给他洗澡,威廉想想不靠谱呀,万一被眸儿惹得着了火,他可怎么办呀。“确定。”眸儿坚定的点点头,其实她只是装鸵鸟罢了,每天晚上威廉疼过她之后都会抱着她到洗手间为她洗澡,然后换上干净的睡衣再搂着她入睡。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要不多尴尬呀。“不要勉强自己。”威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了,手臂这点伤根本算不得是伤,他可以自己做很多的事情,怎么就起了那么一个坏心眼。

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他深有体会了。“不勉强,不就是洗澡吗?”眸儿将自己的衣袖挽起来,让威廉乖乖的坐进浴缸里,她要开始工作了。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不要乱看,她只要专心替威廉洗澡就可以。威廉紫眸含笑,他只得认命。“威廉,躺着,我先替你洗头。”眸儿吞了吞口水,这男人身材要不要这么好,让她羡慕嫉妒恨。咳咳,这该是别人羡慕才对吧。“好。”威廉听命的躺下,两分钟后感觉到眸儿的小手在他的头上动作起来,轻轻柔柔的特别的舒服。无数次幻想过眸儿为他洗头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没有一次是这般情景。

时间慢慢在流逝,眸儿认真的替威廉洗着头,等她洗好的时候发现威廉竟然睡着了,嘟着嘴的同时又抿着嘴偷乐了。睡着了不是正合她的心意,只要她快快的给威廉洗好澡,等她睡醒,她已经什么都做好了。某个兴奋中的小女人,压根就没有发现有一双紫色眸子正深情的注视着她。威廉知道眸儿很紧张,他想只要他睡着了,他的小女人也就不会别扭了。明天,又将会有好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等着他去解决。别人欠他的账,怎么都要收回来了。枪,不能白挨了。乔治亚,丹尼尔,米歇尔,一个都别想逃。

游戏既然开始了,他不叫停,怎么能停。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