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84章 林绮被劫

翌日,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清新淡雅的卧室里,窗明几净,散发着淡淡的桂花香,沁人心脾。清几自微敞的窗口吹进房间里,更沾染上了几分清新的味道。洁白的大床上,两道身影紧紧的相拥着,如同连体的婴儿一样,怎么也无法分开。大床上,右侧的男人面容完全暴露在空气里,精美绝纶,犹如鬼斧神工般的相貌举世无双,粟色的碎发因睡觉的缘故显得凌乱而颓废,少了几分凌厉,却多了几分柔和与慵懒,整个人充满着迷惑人心的魅力。阳光好似调皮的孩子,跳跃在男人卷而翘的浓密眼睫毛上,留下片片阴影,引人暇想无限。

反观大床左侧的娇小女子,虽有纯白色的天蚕丝被盖住她的身体,依旧可以看得出女子整张脸都埋在男人温暖的胸膛,一只小手紧紧的环着男人劲瘦的腰,依稀可见女子粉嫩的唇角擒着一抹甜蜜的微笑。那弯弯的嘴角,让人猜想,她是否是做了什么好梦。床头柜上的时钟静悄悄的走动着,发出有节奏的声音,直到将床上的睡美男给吵醒了,还是悄无声息的行动着。威廉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天花板,然后是窗口被清风掀动的窗帘,鼻尖满是熟悉的味道,让他刚睡醒有些迷离的紫眸里散布出宠溺的味道。

卧室里,除了甜淡的桂花香,他的最爱,自然是眸儿身上天然的味道,那让他沉迷的香味,真是爱不释手。有时候,威廉会想,要是某天他不记得眸儿,也会记得她身上的味道,不管是眸儿的人,还是她的味道,都已经深入他的骨水,再也无法抹去。微垂下头,威廉看着紧紧抱着他,小脑袋埋在他胸口沉睡的眸儿,嘴角的笑意越加的拉深,大手抚上眸儿的头,她的发丝总是那般柔顺而丝滑。兴许是感觉到威廉的动作,眸儿不安的动了动身子,将头更往威廉的怀里钻,小手更是加大力度,抱得更紧一些,生怕别人会抢走她的温暖。

威廉失笑,一个湿热的吻落在眸儿光洁的额头上,点了点她的鼻尖,轻声道:“磨人的小东西,你总是喜欢挑逗我。”他本是一个很律已,自控能力也极强的人,偏偏他所有的强项,到了眸儿身上就都失了效,一点儿作用也没有。威廉看着眸儿粉嘟嘟的小脸,想要她的心意是那样的强烈,可他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索要无度。但凡不是眸儿不方便的日子,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缠着眸儿恩爱一番,一开始没有两三次是绝对停不下来的。看到眸儿疲累的模样,威廉的心别提多疼了。

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要她,爱她的感觉太好,让他无法自拔。就算眸儿是毒药,威廉也会毫不犹豫的吞食下腹。小丫头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一样,只要他想要,她就从来都不会拒绝,每每看到眸儿躺在他的身下,绯红的身体,娇媚的小脸,轻喘着气息,威廉就会觉得很满足,他的小公主喜欢他的宠爱。这样的认知,也让威廉对眸儿索求得更加的火热,都快让眸儿有些招架不住。“醒了。”威廉揽着眸儿坐起身,靠在床头上,用被告子包裹着眸儿,让她趴在他的胸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晚欢爱过后,眸儿累得没有力气,他都会抱着她去洗个热水澡,然后为她穿上睡衣才让眸儿入睡。慢慢的,威廉也体会到,他的做法实在太对了。清晨,是男人欲g最强盛的时候,偏偏怀里的小丫头到了早上睡觉就不安份,喜欢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本就已经让他很想扑倒她,将她吃干抹净,若是在遇上小丫头全身赤条条的,那不是要他的命吗?最可恶的就是这小东西,一见点了火,立马就无辜又委屈的瞅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定定的望着他,可怜巴巴的,叫他又自责又心疼。

谁让他晚上太热情,累坏了她,早上哪还得让她受累,只有自认倒霉,起身去冲冷水澡。威廉想要仰天大吼,大清早的冲冷水澡,实在有害身体健康呀。眸儿就会眨巴着眼,委屈的道:“那就爱我吧!”威廉一听,很想扑上去,瞧见眸儿身上满是他宠爱的痕迹,闪人了。来日方长,他可不能把他的小宝贝儿给疼坏了,要不,后半辈子,他的‘性’福谁来负责呀。“嗯,可是我还想睡。”眸儿连眼睛都不睁,安安静静的,像极了一只慵懒又高贵的猫咪,此刻正被主人顺毛得很舒服。

威廉的手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轻抚在眸儿的后背,好笑的道:“那就继续睡,咱们不赶时间。”紫眸一沉,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也是时候找乔治亚单独谈一谈,对待不识好歹的人,他一向都不会轻意放过的。他是暗界的魔,不是慈善家,因此,不要指望他会太仁慈。“哼,都是你的错。”眸儿嘟了嘟小嘴,虽然、、、虽然她是很喜欢威廉疼她的感觉啦,可是、、、、可是这家伙的精力也实在太好了点儿,整晚都索求无度,她的小命都快没有了,真是太惨了。

这可真是甜蜜的负担呀!最可气的是,她第二天都是累得半死,无精打采的,威廉却精神熠熠,神采飞扬的,好不公平。为嘛,女人总是比较吃亏。“是是是,都是我的错,那宝贝儿要怎么罚我。”威廉认错态度良好,他可不想被禁欲,要是眸儿一两天不许他碰她,那他情愿做两天植物人。眸儿昏昏欲睡,含糊的说道:“嗯、、那、、、那就罚威廉做、、、做早点给我吃,我饿了。”“呵呵,小懒虫。”威廉轻轻的抱着眸儿,将她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真是不让他省心,说着话也能睡着,可真是累坏了,威廉蹙着眉,他是不是应该考虑放过他的宝贝儿一两天呢?威廉轻手轻脚的下床,小心翼翼的模样会让人误以为他是贼,而不是主人。

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老早眸儿就搭配好的衣服,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待将自己打理妥当之后,威廉俯身吻了吻床上再次沉睡过去的眸儿,轻言道:“宝贝儿,乖乖睡,一会儿叫你吃早餐。”回应威廉的是眸儿甜甜的微笑,那弯弯的嘴角很诱人。“亚斯,你手上拿着什么?”雷诺眼见最近一切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没有表情的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熟悉的人定然知道他是在笑,不熟悉的人,倒是瞧不出什么。“不知道,在集团收到的,上面指明要少爷亲启。

”亚斯心中纵然担忧,可在威廉没有发话之前,他不敢轻意拆开这封信。他是威廉的得力助手不错,可他的一言一行都是有规矩的,尤其亚斯知道他不能去踩威廉的底线,破坏威廉的原则,否则,即便是他,也是要受到处罚的。他们的首领,一向都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该不会又是他玩的把戏,真是该死。”雷诺想到乔治亚那个卑鄙的小人,就恨得牙痒痒的。如果不是乔治亚身份特殊,只怕威廉也不会犹豫这么久,毕竟要对自己的亲人下手,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明白的。

即使,乔治亚不配成为威廉的亲人。事实,却是怎么也无法抹去的。不承认可以,血缘割舍不掉。“谁那么该死呢?”威廉迈着优雅的步子下楼,颀长挺拔的身影总是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他是天生的王者,注定走到哪里都受人瞩目。“少爷。”雷诺与亚斯同时从沙发上站起身,恭敬的低头四十度行礼。威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转眸看向向他走来的何嫂,吩咐道:“何嫂,眸儿的早餐不用准备了,由我亲自来准备。”他可没有忘记,那是眸儿给他的处罚,谁叫他太爱她,这罚他受得心甘情愿。

何嫂了然的点点头,一个像威廉一样的男人,愿意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下厨,这样的男人世界上怕是难找了。“好的少爷。”微笑着退到一边,看着雷诺跟亚斯,道:“两位要中式还是西式早餐。”“都可以。”亚斯笑着冲何嫂眨了一眼,像个淘气的孩子。威廉坐到沙发上,女佣端上一杯温牛奶,递上一份新的报纸,安静的退出被三个男人霸占的客厅。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报纸,威廉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牛奶,眸儿说早上喝咖啡伤胃,不允许他喝,结果就被温牛奶代替了。眼前这两人,一定有事情要告诉他,否则威廉不会坐在这里,而是进了厨房,“什么事,现在说。

”言外之意就是,他没有太多时间陪着他们一起大眼瞪小眼。亚斯尴尬的一笑,拿出从公司里收到的信件,道:“少爷,这封信没有寄信人的地址的,却标明要你亲启,我担心、、、、、、、”因为昨天下班前他有一份报表没有弄清楚,起了一个大早就是为了去莫伊集团拿报表,前台小姐就给了他这封信,亚斯从那时起就怀疑信中的内容。“我瞧瞧。”威廉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轻笑,什么把戏他没有见过,在一封信里动手脚,又岂能伤得到他。亚斯将信递交到威廉的手中,不经意与雷诺的视线相撞,不难看出两人眼中的担忧。

虽然他们将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很好,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由不得他们不谨慎。像乔治亚那样的人,被逼入那样的绝境,哪有可能不反起来咬人。在两人紧张的目光中,威廉拆开信封,拿出里面薄薄的一张信签纸,眸光落在信纸上那一个个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字后,闪过一道嗜血的幽光。周围的空气似乎立即变得稀薄起来,浓烈的杀气之中夹杂着山雨欲来的风暴,一丝丝彻骨的寒气慢慢的由人的脚底板往上升,直钻进人的心房里,冻得人直打哆嗦。

亚斯跟雷诺不由得更加好奇信中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会让威廉动这么大的怒气,他们不会看错,每当威廉露出这样的幽深冰冷的眸光时,必定有人要倒大霉,甚至是比死更惨的事情。不到两分钟,威廉身上的气息消失殆尽,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是人的幻觉一样,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亚斯可以感觉到刚才那股强劲的压迫感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真实实的,否则,他后背的汗湿应该要如何解释。“少爷,信上说了什么?”雷诺是个藏不住话的人,说话更是直。他的疑问一定会问出来,至于威廉会不会给他答案,他不在意。

“没什么,亚斯留意着林绮,她正要与我父亲相见,只怕有人不会如她这个意的。”威廉眸光一闪,冷声吩咐道。“是。”亚斯先是一愣,而后点头,他太清楚威廉的个性,只要是他不想说的事情,任谁也无法从他口中得到答案。那封信,内容一定不简单。除了眸儿小姐,只怕没有谁能强迫威廉说出藏在心里的话。“雷诺,冰魄那边盯紧了,丹尼尔迟早也是要跟我们交手的。”威廉挑着眉,他的猜测果然没有错。丹尼尔就是影,冰魄之主。看来他跟丹尼尔,真是命中注定的宿敌。

无敌是在白道,还是在黑道,他们都是对立的。成为朋友的可能性,为零。“是。”雷诺在得知丹尼尔就是冰魄的影时,吃了很大一惊,乔伯森家族里温柔绅士的笑面虎丹尼尔竟然就是冰魄手段残忍狠辣不假辞色的影。当真应验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用过早餐,你们各自行事,随时保持联系。”威廉说完,起身向楼上走去。时间已经到七点半,雷诺跟亚斯八点前一定会离开,而他想要趁离开的这段时间,陪陪他的眸儿,哪怕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睡觉,心中也是满足的。

“少爷有事情瞒着我们。”一刻钟之后,亚斯坐在车里,气呼呼的说道。雷诺透过后视镜,看着变得越来越小的漫园,说道:“他是故意调开我们,不想让我们跟着他。”“该死的,到底那封信里写了些什么,真是见鬼?”亚斯一拳狠狠的砸在方向掌上,他真是后悔没有拆开那封信来看一看,里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少爷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几时我们能知道了。”雷诺摇了摇头,接着又道:“即使我们被少爷支走,并不代表我们就不可以违背少爷的命令,咱们悄悄跟着,以防万一。

”亚斯眼珠子一转,心中已然有了主意,威廉可以什么也不告诉他们,自然也不会告诉眸儿小姐,他们想要找出威廉的去向,只有靠眸儿小姐了。“听你的,我们就守株待兔,各自先去交待布署一番,然后回到这里见眸儿小姐。”亚斯的话刚说完,就见雷诺点了点头。达成共识的两个人,飞快的消失在街道上。手指轻轻的抚过眸儿的脸颊,威廉笑了笑,他一直都在寻找当年那个想要谋杀眸儿的凶手,哪怕线索都断了,哪怕最后查出是伦恩·史密斯所为,也证实伦恩已死,威廉都没有放弃过。

他不相信,那个女人会轻易的死去。那场飞机事故,也有太多的疑点,让他不得不怀疑。而信上的内容,恰巧就是要告诉他,伦恩的下落,怎不叫威廉动怒。即使心中很怀疑对方的动机,哪怕那是龙潭虎穴,威廉也是要闯上一闯的。就让他看看清楚,到底是谁设了这么一个局,要引他入局。威廉抿唇而笑,他如果不中招,又怎能入局。只希望布局之人,不要太让他失望才好。再次看了一眼那张信纸,威廉的手中多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眨眼之间,那张纸就变成了纸屑,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了,再也拼凑不回来。

九点钟,一个人前来东郊废工厂一叙,伦恩·史密斯。一封信,就只有这样一句话,就什么都说明了。时间,地点,人物,一样不缺,似乎只能等他这个配角前去。威廉眸光闪烁,就算纸上只有一个伦恩·史密斯这样一个名字,都足以吸引他了。想必这一次,他能见到的人,便是伦恩身后的人,倒也不虚此行。来人指明要他一人前去,不许带帮手,威廉嘲讽似的一笑,他也不屑带帮手过去。不知不觉撇到时间,竟然已经八点二十分,威廉摇了摇头,暗自责怪自己想什么太入神,都忘记他是来看眸儿的。

小丫头睡得很香,一点儿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威廉不打算告诉眸儿收到信的事情,他有能力保护好眸儿,他也有那样的资本。当年都是他的大意,否则他不会跟眸儿有那样一次分离,更不会让眸儿承认被摘除记忆的痛苦。与丹尼尔之间的账还未清算,威廉是不会舍得让自己出事的,他还要给眸儿幸福,他们还有以后,无论如何,威廉都会护得自己的平安。选择站到他对立面的人,都是敌人,如此,他出手也不会让他们讨得丝毫的便宜。无论是不是真的伦恩会出现,又或者只是一个谎言,威廉都决定要亲自去证实清楚,就算只有一丝希望,他亦不错过。

“眸儿,乖乖的睡,我一会儿就回来。”威廉吻了吻眸儿的粉唇,不舍的多看了眸儿几眼,方才大步离开卧室。越是看着眸儿,威廉也就越是不舍得离开。当房门轻轻关上的一瞬间,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的小人儿,猛然睁开了双眼,呆呆的望着威廉离去的方向,她就知道威廉一定有事情瞒着她。真是一个不乖的男人,让她一点儿也不省心。眸儿翻身下床,拉开衣柜,随手扯出一套衣服,利落的换上,她也不担心威廉会消失不见,让她找不着。看了看腕间的钻石名表,威廉的手上也有一块,里面的跟踪定位系统可不是玩假的,威廉以为他只是在她的手表里安了系统,孰不知,她也在他的手表里动了手脚。

其实威廉进房间时,她就已经有所察觉,清醒了过来,为了瞧清楚威廉在为什么事情担忧,才会故意装睡的。眼见威廉毁了一张信纸一样的东西,眸儿的心里就更加的好奇起来,那纸上写了些什么。眸儿明显感觉到威廉身上压抑着的怒气,像是要找人寻仇一样的。若非知道威廉是心疼她才瞒着她的,眸儿一定不理威廉,让他自己去解决麻烦。可正因为她爱威廉,才不能坐视不理,看不到威廉她的心就是空的,只有亲眼看到,她的心才能恢复正常的跑动。对着镜中的自己吐了吐舌头,眸儿说道:“威廉,你敢丢下我一个人走掉,看我找到你怎么收拾你。

”刚下楼,就被亚斯跟雷诺两大门神堵住,眸儿瞧了瞧他们的脸色,绝对不是听威廉的命令留下来保护她的,那就只有、、、、、、、“眸儿小姐,少爷他、、、、、”亚斯才开口,看到眸儿的手势住了嘴。“他连你们两个都丢下了?”挑了挑眉,眸儿咬了咬唇瓣,看来对方是要求威廉一个人前往了。不要让她知道是谁,看她不一掌灭了他。“是的。”两人拉耸着脑袋,什么叫做他们两个都被丢下了,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眸儿白眼一翻,道:“你们两个找几个身手一流的,随时待命,听从我的指挥,明白不?”“是。

”雷诺点头,他就是无条件的相信眸儿的能力。满意的眨眨眼,眸儿又道:“威廉由我去跟着,你们听我指示行事,否则事情过后我不会帮你们求情的。”“全听你的吩咐。”亚斯抖了抖,他们的命怎么那么苦呀,无论是男主子还是女主子,都不是好惹的主儿。“那就这样。”音落,眸儿已经消失在原地。纤细的身影快速的移动着,眸儿心跳漏掉一拍,她刚才貌似在外人面前使用了轻功,完蛋了。雷诺与亚斯两人石化中,他们发誓,从来没有见到过谁有那么快的速度,若非前一秒还站在他们身边的小女人在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人的速度可以强悍到那种地步。

简直可以跟武侠剧里的绝学移形换影相媲美了。、、、、、、、、、、、、、、、、、、、、、、、、、露天咖啡厅乔治阴沉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无心去看来来往往的行人,乔小美约他到这里来,说是要谈那天来不及告诉他的事情,结果两人刚坐下不到两分钟,她就又匆匆的离开。也不知什么事情让她露出那样慌张的神色,叫他心中猜疑不已。桌上的咖啡已经换了一杯,乔治看了眼时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尽,不想继续呆坐在这里。距离跟乔小美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她如果没有回来,乔治决定在未调查清楚她的一切之前,都不再跟她见面。

乔治总觉得,近来乔小美每次约他都是带着某种目的性的,她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抑或是她就是在缠住他。可是,她那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想得有些头疼的乔治,心中更加的烦闷,一张脸布满了淡淡的怒气,颇有一股‘生人勿近’的味道。“他就在那里,看你的表现。”纳特已经将车子停在咖啡厅的对面五分钟,他给足了林绮准备的时间,对她也算是仁之义尽。“谢谢你。”林绮握紧手中的包包,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打开了车门,姿态优雅的下了车。纳特刚想交待林绮几句,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那个铃声是特有的,只有莫苡茹有急事找他的时候才会响起这个铃声。

因此,纳特没有对林绮说什么,就真接关上了车门,专心听取电话令一端交待他要做的事情。“我会安排人接应你,自己小心。”说完,纳特开着车绝尘而去,冷风扬起林绮的头发,遮住了她有些苍白的脸。林绮抚顺脸上的头发,收回自己的视线,一定是莫苡茹有什么事情交待,他才会离开她的身边,又是谁能让莫苡茹调走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纳特呢?莫非,是乔小美、、、、、、、林绮的眸光暗沉了不少,她一步一步向乔治走过去,手越握越紧,后背的汗也越积越多,面上的表情不变,嘴角带着浅浅笑意,她还是希望留给乔治最美好的一面。

当乔治看着向他迎面走来的林绮,绿眸瞬间瞪大,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他就那样定定的望着林绮,忘了要说话。那一年,她绝情的离开,乔治就以为,今生,他们再也不会相见。这个女人,他爱过,也恨过。现在,只剩下冷漠。直到这一刻,乔治看到林绮,才真正的明白,他到底深爱的女人是谁?是那个被他所伤,即将会离开的女人,乔治很想大声的笑出来,可他只能任由眼眶中的泪水翻滚而下,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久不见。”林绮强压住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很僵硬的说出一句话。

乔治注视她的眼神,让她心如刀割,那是恨意吧,他果然是恨她的。林绮就站在乔治的对面,两人中间仅隔着一张桌子,明明距离很近,她却觉得她与乔治相隔千里,甚至更远。她与他,永远也不能触碰在一起。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一滴接着一滴一落下,毁了她精致的妆容,展露出林绮憔悴的一面。乔治眼中的水光已然退去,他冷冷的看着林绮,不知道她为何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巧遇,又或者是刻意的安排。当年,他爱她,宠她,给她最好的一切,可她害怕,选择了离开他,只因他的家人不同意他们的婚事。

她,不要他,也放弃了他们之间的爱情。而后,当他与莫苡茹相爱结婚,拥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时,她出现了,告诉他,她爱着他,除了他,她再也无法爱上别的男人,她的心中煎熬着。于是,对她余情未了的他,背叛了自己的妻子,忽视了自己的儿子,跟她在一起,甚至想过要跟莫苡茹离婚。乔治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可笑的男人,当他准备好一切,再一次发现他被林绮这个女人给耍了,她留下一封信给他,说她是个坏女人,她破坏了他的家庭,她心里很自责,然后离开了他,要他回去好好疼爱他的妻子跟儿子。

多么的可笑,她以为造成的那些伤害,只要他回头就可以弥补的吗?他与莫苡茹之间的伤痕,即使表面上好了,心里也好不了。这也是乔治选择消沉生活,逃避现实的原因。“的确很久不见。”乔治冷声回应,站起身,准备离开。他跟林绮没有什么可谈的,他与她,早已经是陌路。今天这个女人的出现,也透着古怪,不得不让乔治心中对她更加的鄙夷。“我知道你在怪我,对不起,你、、、、、你过得好吗?”林绮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对乔治解释乔治亚的身世,她看得出乔治很厌恶她,这让她痛不欲生。

乔治的态度,比起乔小美对她的折磨更让她痛苦。“好与不好,都与你无关。”乔治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千元大钞扔在桌上,大步离开。林绮伸出手,抱住乔治的手臂,她知道错过这一次的机会,她将再也没有机会可以接近乔治,她要要回自己的儿子,她不可以退缩。“我只是要跟你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真的,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林绮想起纳特的交待,如果乔小美赶回来,那她就完蛋了。乔治瞪着自己手臂间的手,那粗糙的皮肤让他皱了皱眉,他记得林绮是一个多么爱护自己双手的女人,她曾经说过,女人的手就像是女人的脸一样,很重要,必须要好好的保护着,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看着林绮的手,以及她的脸,乔治心中的疑问更多,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为什么看起来,她是那样的憔悴与苍老。“你有两分钟的时间说话。”害怕自己的心会软,乔治甩开林绮的手,双手环胸看着她。他只是想知道林绮找他的目的,别的他不关心。这个女人,早就跟他没有关系,同情也不值得。“谢谢你。”林绮呆愣的看了眼自己被甩开的双手,眼中一片悲凉,心中的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曾经做错的一个决定,便毁了她的一生,让她再无翻身的机会。拿出纸巾,林绮擦干脸上的泪水,以前她哭,乔治会紧张的哄她,满足她很多的条件,此刻,她的眼泪,只引来了乔治的厌恶。

“不要再浪费时间。”乔治的眉头越皱越高,也越来越不耐烦。“对不起。”林绮语塞,似乎除了‘对不起’,她就不知道应该再说点儿别的什么。乔治一恼,转身欲走,林绮刚抬起头,就被身后围上来的七八个带着头套的黑衣人吓得连声尖叫起来,她不能再落到乔小美的手里,那样她只有死路一条。咖啡厅里的人都抱头尖叫起来,他们看清楚了,那些黑衣人手中拿的可是真正的枪,不是假的,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的。乔治回头,看到为首的一个黑衣人抓着林绮的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她?”他不知道林绮得罪了什么样的人,可他又不能见死不救。

林绮挣扎着,她知道旁边围观的人都已经吓坏了,哪还有人记得报警,然而,乔治又只有一个人,他怎么能以一敌众。“少管闲事。”肯特紧紧的拉着林绮,将她的两只手都握在背后,拖着她往车上退。看乔治的表情,应该是林绮还没有对他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否则他的表情不会如此的淡然,肯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夫人的秘密被林绮捅了出来,对少爷也是相当不利的,他只为他的主人考虑,别人的生死,他并不在意。乔治毕竟是少爷乔治亚的父亲,肯特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带走林绮,因此,他没有下令属下随意开枪。

林绮一口咬在肯特的手上,嘴巴一得到自由之后,冲着乔治大喊道:“乔治,不要相信乔小美,乔治亚不是她的儿子,他是你跟、、、、、”后面的话没有被喊出来,肯特强忍着痛再次捂住林绮的嘴,血滴子一滴一滴的落在林绮的衣服上。乔治被这句话震得有些六神无主,不能相信乔小美,乔治亚不是乔小美的儿子,可是那份亲子鉴定不会有假,那乔治亚是他跟谁的儿子?脑袋里乱糟糟的,乔治想着林绮没有说完的话,吼道:“你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你要说什么?”这就是林绮来见他的目的吗?乔治似乎有些明白了,那么这些黑衣人,又是不是乔小美的派来的呢?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冲击着乔治,让他的头疼得快要裂开一样的,身体晃动着,好似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

林绮挣扎得厉害,肯特一个手刀劈在林绮的后肩,闹腾的女人终于安静下来,软软的倒在肯特的身上,“带她走。”肯特的心里同样震惊着,这个女人说少爷不是夫人的儿子,那么少爷又是谁的儿子,夫人一定要抓住林绮,甚至不惜要杀了林绮,就是为了想要掩盖少爷真实身份这件事情吗?看着精神有些不恍惚的乔治,肯特为了保险起见,示意两个属下将乔治也一同带走,“将他一起带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肯特的人要上前时,一辆黑色的房车停在乔治的身后,走来的他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正是莫苡茹身边的纳特。

做了一个手势,肯特等人退上来时的车子,立即离开现场。纳特抚住乔治,夫人也不知从何得知,会有人来劫走林绮,打电话就是为了支开他,方便对方动手。他的目的只是保住乔治就可以,其他不用担心,自会有人解决。林绮被带走也好,那伙人应该不是乔小美那边的,落到乔治亚的手中会更加的有趣,让他们母子内战,岂非更加的有乐趣。“先生,我送你回古堡。”纳特扶着乔治坐进车里,看来林绮最后那句话对乔治的震撼很大,直到现在也回不过神来。乔治像是木偶人一样被纳特抚到车内坐下,脑子还是乱糟糟的,回想着过往的一切。

乔小美,他只记得醉酒之后的他,跟她上过一次床,按理说不会那么准,就让她有了身孕,可是当她带着乔治亚回到他的身边,无论是乔治亚的长相还是科学的证据,都证实,那个孩子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林绮却告诉他,乔治亚不是乔小美的儿子。那么,乔治亚会是他跟林绮的儿子吗?如果是,为什么乔治亚会落到乔小美的手中,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绮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乔治苦涩的笑,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悲伤与苍凉,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孤寂,让前面开车的纳特都有一瞬间的愣神。

好似感受到乔治的伤。后视镜里,反应出乔治的神情,让人看不懂,迷茫之中,夹杂出一丝疼痛。------题外话------荨今天正式上班了,没有二更,亲们不要久等,九千多字也不算少了,跟二更差不多的。第一天上班事情比较多,明天争取二更,谢谢亲们,么么。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