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67章 吃得骨头都不剩(精)

小嘴微张,娇喘着,嫣红的脸蛋粉粉嫩嫩,让人很有食欲,眸儿瞪着威廉,眼神不仅没有一丁点儿的杀伤力,只是让威廉深抽了一口气,直想立马吞她下腹。她难道不知道,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模样,足以令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沉醉在她的眼中吗?眸儿是青涩的,单纯的,可她又是妩媚而妖娆的,两种极端在她的身上完美的融合,一点都不显得突兀,仿佛天生就是如此的。她的眼神清亮而迷离,梦幻无比,可她的表情却是勾人的,是一种媚到骨子里的娇美,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偏偏小丫头并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本事,她无意间的一个动作,亦可让他为她而疯狂,恨不得立刻就好好的疼她一番。不懂得情yu的她,只能凭着本能回应他的索取,动作虽然笨拙,却极为诱人,让他很是慌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她才是最好的方式。“你咬疼我了。”委屈的声音响起,眸儿总算是平稳好自己呼吸,威廉的吻太急太霸道,她根本就招驾不住。都不似他以往吻她的模样,温柔的,深情的,有时候也给她一个长长的吻,让她醉在他的吻里。就刚才的吻,眸儿觉得好危险,好霸道,他好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心里很矛盾,因为她感觉自己不讨厌威廉这样吻她,反而有些喜欢。“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威廉虽然压在眸儿的身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自己的右臂上,因此,不会让眸儿觉得很重。总算明白,为什么小丫头也回咬他一口,让他停下来了。火热的薄唇吻了吻眸儿红肿的唇瓣,果真看到那里因为他的粗鲁渗出血丝,威廉责骂自己的太用力,他居然吻眸儿吻到失控。可见,小丫头对他的影响力真不是一般的大。“你好重。”眸儿皱了皱了小鼻子,小手戳着威廉的胸口。

“别动。”威廉深吸一口气,压住眸儿点火的小手,有些咬牙切齿,他真想就着这姿势要了她,真是个小妖精。“为什么?”不满的嘟着红唇,眸儿瞪着威廉,她喜欢碰他的胸口,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身体那么硬,而她的那么柔软。威廉见她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首次尝试到了失败。有时,他很想问一句,到底那些教眸儿生理课的老师都在讲些什么,为什么他的小公主一点儿关于这方面的认识都没有。“你说呢?”威廉瞪着不安份的小人儿,眸光更加幽深,比深色的水晶更加耀眼,眸儿看得呆了。

吞了吞口水,眸儿闭上小嘴,不说话了,她哪还敢说什么,就怕一动又跟威廉的身体来一次亲密接触,如花般娇艳的小脸立刻暴红,都有由红转黑的倾向。刚才的调皮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知所措,僵着身子,傻傻的望着威廉。“知道为什么了吗?”威廉好声好气的问道,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的靠近眸儿的身体,跟她两两相望,眸光如水。看来他的小公主很喜欢他,已经动情了。“不知道。”眸儿撇开脸,怒羞成怒的咕噜道。“呵呵,小坏蛋。”威廉也不强迫她,再次吻上她的身子,让她接受他的疼爱。

不到两分钟,眸儿就开始扭动起来,身体很自然的回应威廉的亲吻,想要离他更近一些,低低的吟唱着,像是一首动听的曲子,引人入胜。威廉抬起头,看着眸儿,说道:“宝贝儿,准备好了吗?”他忍得辛苦,威廉感觉到眸儿身体柔软,以及她的回应,觉得时候到了。“我不知道。”眸儿声音带着哭腔,她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好难受,身体好热好热,快要热死了。“乖,一会儿就好了。”威廉安抚的啄吻着眸儿眸子,细声细气的哄着。“嗯。”乖乖的点头,小手环抱着威廉的脖子,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她知道,威廉也想要。

或许,她想要的,便是威廉想要的,也是威廉将要给她的。“宝贝儿,深呼吸。”威廉调整好两人的姿势,他是蓄势待发。水眸望进威廉的眸子里,眸儿听话的深吸一口气,在她还没有将气吐出来的时候,只感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像是活活的将她分成两半,痛得她落下泪来。“你拐我。”身体僵住,眸儿咬着嘴唇,她以为只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样,真是一个骗子。痛感没有减弱,眸儿不敢乱动,她真的好疼,好想叫威廉出去。此时此刻,她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威廉想要什么了。

泪,亦是幸福的,闪动着晶莹的光彩。一如,颈间闪动着蓝色光芒的天使之泪,那滴泪水就像是真的一样,让整个房间变得璀璨起来。“呵呵。”威廉低笑,因为眸儿的话,“宝贝儿,我爱你。”“我好疼。”可怜兮兮的说着,眸儿的眼泪顺着眼眶掉落,融入白色的枕头里。“宝贝儿,还记得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我就想如果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小公主,我该会有多么的幸福。没想到上天真的听到我的声音,让你成为我的小公主。”威廉安抚着眸儿,他知道她会痛,却不知道会让她痛得哭出来。

他说着过去的回忆,就是想要转移眸儿的注意力,让她不去想,回到美好的回忆中去。为他,她蜕变为一个女人。“嗯。”点了点头,眸儿忍着,看着威廉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她的胸口,有些心疼他,不解的问道:“威廉,你是不是很痛苦?”“宝贝儿,再不动,我就要痛死了,可是我舍不得你痛。”威廉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的撞击眸儿的额头,柔声道。眸儿眨眨眼,说道:“可是我不要威廉痛苦。”“宝贝儿真乖,我没事的。”威廉强颜欢笑,他的痛苦可能只有男人才真正的清楚,他很想冲*刺。

“威廉,我不是很疼了,我可以忍的。”眸儿伸出手,抚上威廉的脸,脸红心跳的说。“真的吗?宝贝儿,疼一定要告诉我。”威廉说完,试探性的动了动,注视着眸儿的脸蛋,见她真的没有很痛苦,才有节奏的动了起来。眸儿抱着威廉的手臂,小手握起了拳头,她真的很痛,很痛,可是她不想让威廉停下来,她若是叫疼,威廉一定会停下的,看他痛苦,她的心也好疼。与其两个人痛,还不如她一个人痛的好。不知过了多久,身体上的痛楚远远的被甩开,眸儿感觉自己不痛了,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对她而言,这是陌生的。

也让她非常的期待,紧紧的抱着威廉,看着他的眼,而他也在看着她,有一种幸福的甜蜜在心中蔓延开来,一直延伸着·······久到什么时候,眸儿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只知道,她在威廉的身下,叫得好羞人,那个人一定不是她。她就好像踩在云端一样,晕乎乎的,快乐着,像是飞起来一样,好舒服。威廉感受到眸儿的快乐,身体就越是有力起来,带领着眸儿飘荡在她所陌生的情yu世界里,一起游荡着,幸福着。结合在一起的瞬间,威廉感受到了两人之间浓浓的爱意。

庆幸,他得到了一个女人对他深深的爱,深深的疼爱。不仅仅是他的身体得到前所未来的满足,他的心里也得到了满足。以后,若是离了这小丫头,他肯定活不了了。昏暗的灯光下,两道交缠着的身体,温度越来越高,誓要将彼此都燃烧殆尽,什么也不要留下。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中,透过那一角没有被拉上窗帘的窗户照射进两人的身上,羞得躲进了云层里,不敢再出来。旖旎的夜,热情在升腾着,燃烧着·······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所有的人都沉沉的进入梦乡,做着美梦,像这样坐在床上盯着睡美人儿瞧的男人,或许世界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威廉细细的看着眸儿的睡脸,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注视着眸儿的睡容,可以说,自从他们相爱之后,每天晚上他都会这样看着她,见她睡得香甜,他就觉得很幸福。失去她的那段时间,回想起她甜美的睡脸,都觉得是奢侈。手指轻轻的抚触着她娇美的脸蛋,指尖传来的温度是那样的真实,让他温柔的笑了起来,他真的拥有她了,真真实实的,不是梦。爱她的感觉,太美好,才会让他觉得不真实。眸儿睡得很沉,像他这样的骚扰,小家伙都没有任何的反应,看来,是他将她给累坏了。

想到这里,威廉就很自责,怪他要得太多。初经人事的小家伙,怎么吃得消他那么强烈的索取,脸颊微红的威廉,愧疚的吻了吻眸儿嘴唇,得来她一抹甜甜的微笑,只见她弯了弯嘴角,将小脸更向他的胸口靠了靠,小手环抱着他的腰,香甜的睡着。不知她是否做了好梦,梦中可有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只要一次就好,她的美好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直到眸儿承受不住晕了过去,他才不舍的离开。靠在床头,威廉瞧着窗外,天很黑,没有月亮,偶尔能看到一两颗星星,那微弱的亮光一闪一闪,像是会说话的眼睛一样。

回想与眸儿的相遇,相恋,威廉的心中都充满了满满的幸福,即使他们之间,有过分离,现在也重新回到原点,比以前更加的相爱了。“威廉,你怎么还不睡?”眸儿软软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威廉转过头,定定的望着眸儿黑色的眼瞳,眼里布满了宠爱。揉着眼睛,眸儿想要坐起身,刚一动,痛意袭遍全身,立刻就让她缩成了一团,小脸皱成肉包子。“眸儿,是不是很疼,都是我不好。”威廉抱住眸儿,看她痛成这样,他就知道,小丫头是忍着痛让他宠爱的,可他还不满足的要了那么多次。

“当然是你不好,要不我能这么痛,我好渴。”前半句眸儿说得理直气壮,如果早知道会痛成这样,她才不答应呢?这比出了车祸还让她痛苦,真是要命。后半句就变得极其的委屈,现在,她是轻轻的动一下,全身就酸疼得要命,连想要下床喝水都成问题了。联想到,威廉疼爱她的疯狂,眸儿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她很怀疑,自己还能不能下床走路。“等着,我去给你倒水。”威廉掀开被子,从地上捡起睡袍走到外间去倒水。眸儿就那样瞪着威廉的后背,凭什么呀,明明两个人一起疯狂来着,为什么她只能躺在床上,动一下都有问题;而威廉却神清气爽的,走路还生风。

好不公平的说。老天爷,我鄙视你。“宝贝儿,来,慢点儿喝。”威廉试过水温,方才送到眸儿唇边。果然干涸的嗓子喝过水之后,舒服多了,眸儿喝下一整杯水,擦了擦嘴角,继续瞪着威廉,似想要瞪出一个洞来。威廉表面淡定,心里可就淡定不了了,他不明白这小家伙到底盯着他做啥,为毛他的后背会发麻,他有不好的预感。见小家伙不说话,威廉硬着头皮说道:“宝贝儿,我抱你去泡个澡,这样会舒服一些,好不好?”“哦。”眸儿应道,她也感觉自己全身都黏乎乎的,洗个澡好。

威廉松了一口气,先跑到洗手间将水温调好,放上许多的玫瑰花,再折回来抱起光溜溜的眸儿,还要防止自己的眼睛不要盯着她的身体瞧,否则,他又会全身着火,到时想灭都灭不了。坐到浴缸里,眸儿将自己的身子沉到水底下,只留出一颗小脑袋在外面,闭上双眼享受着按摩,酸疼的感觉消失了不少。总算有点儿感觉到,身体还是自己的。“宝贝儿,我去把床单换了,你好了叫我。”威廉想到他们的‘战场’,还未收拾,俊脸微红的说道。“嗯。”眸儿低低的应了一起,被威廉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她可是看到白色床单上开出的花朵,羞得她连脑袋都不想抬起来。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没有精力跟威廉抢活儿干,就让他去收拾好了。她只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不可以在这里睡着,知道吗?”威廉不放心的交待道,走出洗手间,找到崭新的床单跟被子拿到沙发上放好。然后开始将散落在地板上的浴袍跟打翻在地的小玩意都收起来,动手将床上的被子叠好,明天可以吩咐何嫂处理掉,或者是洗新一番,他都不在意。当被子被翻开,洁白的床单上开着朵朵鲜艳红玫瑰,威廉停下了动作,看着那里,双眼湿润,他怎就被眸儿骗了呢?她说不疼,他怎能相信,只怕是痛极了,也没有舍得叫他退出来,真是让他心疼的小东西。

手指轻抚着已经变干的鲜红,他不舍得丢,他要好好的保存起来。威廉动作迅速的将床单收好,铺好新的床单,放下被子,一切都准备就绪,只能让那个被他累坏的小人儿,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躺到床上已经半个小时,眸儿还是无法入睡,明明身体那么累,她怎么就是睡不着呢?郁闷的小家伙睁着大大的双眼,不安份的扭动着。“宝贝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问?”威廉对上眸儿大眼,轻声的询问。她这样动来动去的,已经在他的身上点起了火焰,如果不让她睡着,他的苦日子就要来临了。

“为什么只有女人会疼呀?男人为什么不疼?”眸儿伸出两个手只头,扭啊扭的,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威廉一愣,真觉得应该买上一本关于这方面的书来给眸儿瞧瞧,他竟然还要回答这种问题,若是被那两个死党知道,还不得笑死。“宝贝儿,女人第一次都会疼的,以后就不疼了。”威廉挑简单的回答,至于具体的,他也说不明白。“其实我也不好受的,很痛苦。”那小兄弟站起来的时候,他是真的有苦说不出。“哦,我没瞧出来你哪里痛苦了。”眸儿翻了翻白眼,以后如果也痛,她一定要坚决灭了威廉。

呃,等等,她在说什么,以后·······呜呜,她真没有这种想法。“宝贝儿,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除了你之外,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就连牵牵小手,亲亲小嘴都没有过。”威廉只差举手发誓。这些,他还真没有做过。否则,他也不至于被说成,不近女色,同志,不举之类的。“我相信。”眸儿笑着点头,她相信威廉,无条件的相信。听到他说,也是第一次的时候,心里比吃了蜜糖还甜,她一点儿亏也没有吃呢?“时间不早了,睡吧!”威廉抱紧眸儿,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道:“晚安,我的宝贝儿,我的爱。

”“晚安,我的威廉。”眸儿也吻了吻威廉的下巴,快乐的闭上双眼。房间里关掉床头灯,陷入一片黑暗,柔软的大床上,相爱的人儿,相拥而眠,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幸福的味道在空气里传播着。、、、、、、、、、、、、、、、、、、、、、、、、、、、、、、、翌日“雷诺,你说少爷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下来?”亚斯咬着火腿,漫不经心的说道,瞧了眼时间,已经早上八点,还要不要上班的。“不知道。”雷诺不咸不淡的回应,专心的吃早餐。昨天晚上他就收到消息,想要告诉威廉,只可惜何嫂接的那个威廉的电话,将他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心里,找不到人说。

“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亚斯气结,他就不该跟雷诺做搭档,应该找一个跟他一样爱说爱笑的人。雷诺抬起头,睨了亚斯一眼,用威廉曾经说过的话堵他的嘴,道:“用一个字可以回答的问题,不需要多用几个字。”亚斯白眼一翻,得,这兄弟彻底被少爷给带坏了,一点儿幽默的细胞都没有。两人不紧不慢的享用着早餐,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着,奈不住寂寞的亚斯再次开口了,问道:“你说少爷是不是昨天晚上将眸儿小姐给吃干抹净了。”否则,怎么到今天早上都舍不得下楼。

后面半句,亚斯只能放在心里说,可不敢直白的说出来。虽然他家少爷跟眸儿小姐是正式的未婚夫妻,可谁叫他家少爷是那么一个正人君子呢?愣是每天睡在一起都没有吃掉可爱美丽的小绵羊眸儿小姐,或许真的是忍不住,就吃掉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正常的男人嘛,吃掉了是正常的,不吃掉才是不正常的。“有可能。”雷诺在这一点上,跟亚斯的观点是一致的。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天天美人在怀,而坐怀不乱。他家少爷的本事,雷诺自认为,他就算是再修练几年,也达不到。

“呵呵,你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亚斯吞下最后一口牛奶,擦了擦嘴,笑着说道。“你才不是人。”雷诺也吃干净自己的早餐,优雅的擦嘴。何嫂也很担心,昨晚威廉跟眸儿都没有吃晚饭,早上又起来这么迟,若她有那个权利,一定早就冲上楼去了。正因为了解威廉的脾气,她才不敢动。“你们两个还要吃点儿么?”对于雷诺跟亚斯,何嫂也当亲人一样的对待,看着他们,她的一颗心就很安定。“不用了何嫂,你先休息会儿,少爷跟小姐会没事的。”就算有事,也是大好事,用不着操心。

亚斯冲何嫂笑得很神秘,或许不久的将来,漫园里会出现小一号的少爷,那个孩子应该会非常的可爱。雷诺要是知道亚斯是这么想的,他一定会代表威廉消灭他。虽然,他也挺希望有那么一个孩子出现。少爷会很幸福吧···········想到少爷对眸儿小姐的保护,雷诺心里也明白,就算会有,至少也还得等上两三年,否则,可能性为零。当然,意外情况除外。那么精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意外发生呢?“那行,我去花园里看看,今天有园丁过来修剪花草。

”何嫂笑着说道,转身离开客厅。“雷诺,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向少爷禀告。”亚斯替自己倒上一杯水,随意的坐在餐桌上,何嫂一离开,他倒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嗯。”雷诺点了点头,事情等不了太久。亚斯勾着唇,冷冷一笑,道:“你可知道冰魄最近的动作很频繁,大有咱们家少爷失意那段时间的干劲。”想到冰魄的动作,他只是一笑置之,黑道之中,还有谁的势力可以跟暗界相比。毕竟,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也不是谁都有一颗跟他们少爷一样的脑袋。“知道,我想少爷应该已经犯到谁是冰魄背后的主子了。

”就连他都有所察觉,少爷是不可能瞧不见的。“嗯,真后悔没有替他盖上黑布袋,好好收拾一顿。”亚斯耸耸肩,表达一下自己的遗憾。雷诺挑了挑眉,道:“你也可以现在去整他,看看少爷会不会扒掉你一层皮。”在他看来,事情不会太快结束,最后似乎总有那么有股子劲,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向一个终点,或许,答案就在那里。“我没有那么想过。”亚斯可不想被威廉狠揍一顿,很疼的好不好。雷诺站起身,说道:“我想少爷不会那么快下来,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去盯着,到时你给我一个电话。

”“OK。”比出一个手势,亚斯张了张嘴。其实他也有事情的好不好,却非得等在这里,哎,真是命苦。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