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44章 各有心思

“少爷,已经很晚了,咱们回去吧!”哥达夫坐在前座,他不明白为什么丹尼尔一个星期前来到法国谈生意,每晚都要来伊赫斯家族古堡外看看,一看就是两个小时,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至少,就哥达夫看来,这个地方景色虽然很不错,但是也没有让人迷恋到这种地步的程度。连续一个星期,丹尼尔每天晚上都来,并且挑中的时间都是一样的,不得不令人深思。丹尼尔并没有回答哥达夫的问题,而是自嘲的笑了笑,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别人,道:“当初我带走她,真的错了吗?”夜色下,丹尼尔还记得,当年他准备离开法国,打算最后一次看看眸儿,那样他便可以死心。

然而,他所看到的却是眸儿犹如空中被扯断了线的飞筝一般,重重的摔落到地上,那辆宝蓝色的跑车绝尘而去。那一刻,丹尼尔以为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跳动了,在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别的,只有眸儿,除了她,再也没有别的。地上鲜红的血刺激着他的感观,他不知道眸儿还有没有意识,脑海里疯狂的闪现着一个念头,那就是带走她,带走她,永远的将她藏起来。于是,他带走了眸儿。那一夜,是他人生之中最挣扎的一夜,飞机上,外科医生竭尽全力的救眸儿,看着手术刀一刀一刀的划在眸儿的身上,丹尼尔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最高点。

他发誓,会让撞伤眸儿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人就是那样的自私,在他憎恨撞伤眸儿的人时,心底又有些感激,如果眸儿不出意外,他又能用什么样的理由带走眸儿呢?人,很多时候都是自私的吧!在意大利跟眸儿相处的那段时间,虽然眸儿总是本能的排斥着他,疏离着他,丹尼尔无论怎么生气,依旧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他爱眸儿,却也伤她最深。那时候,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眸儿恢复了记忆,她是那样的恨他,她看他的眼神,每每总是让丹尼尔恨不得自杀来谢罪。

若问他此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那便是他残忍的强行摘除了眸儿所有的记忆。他的后悔只能埋藏在心里,不能对任何人说,想到眸儿,他真的很自责。难怪,即使没有记忆,眸儿也要逃离他。或许,没有记忆的人对身边的一切,感知才是最真实的。他对她虽然是满心的爱意,其中也不乏包含着不纯的目的,眸儿要逃离他,也是人之常情。大概就是感觉到他的不好,眸儿才会不顾一切的逃离他,甚至没有带走他给她的任何东西,只穿走了一套衣服。就像当年他带走她的时候一样,她也只有她身上的一套衣服。

摇下的车窗,微冷的风直直的往车里灌,清冷的月光倾泄而下,那淡淡的月光投射到丹尼尔手中握着的项链之上,只见那条精美的项链闪动着耀眼夺目的光芒,誓要将世间的一切珍宝都比下去。仔细一看,赫然便是眸儿从不离身的天使之泪。丹尼尔望着手中的项链,眸儿出车祸受了那么大的撞击,这条项链也从眸儿的身上落了下来,摔到地上居然完好无损,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在使之泪,不愧是天使之泪。眸儿在落地之后,停顿了不到几秒钟,也就是他下车的一瞬间,他亲眼目睹眸儿艰难的撑着自己受了重伤的身子,伸着手一点一点的向身侧的项链靠近,直到染血的小手紧紧的将项链握在手中,才晕过去。

她,在意项链的程度,比在意什么都深。手术时,谁也没能让眸儿握着项链的手松开,一直到他将眸儿接到别墅里住下,每天努力的活动她的手,才将天使之泪取了出来。丹尼尔不想眸儿看到天使之泪唤起她的记忆,于是将天使之泪好好的收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很想将天使之泪丢掉的。凭他的财力,他可以给眸儿更多的珠宝首饰,只要是她喜欢的,他可以倾其所有。自眸儿醒来之后,不管他送什么给她,她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看不出她的喜好。微微叹了一口气,丹尼尔在眸儿离开之后,总算是清楚的认识到一个事实,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取代威廉在眸儿心目中的地位,威廉是无法代替的。

冰魄的人,即使派出全部,都无法找到眸儿,丹尼尔深深的觉得,是他,将眸儿再次给弄丢了。犹犹豫豫好多次,丹尼尔还是无法踏出那一步。让他主动去告诉威廉,当年是他带走了眸儿,带走了天使之泪,害得他们分离,丹尼尔还真的做不到。他心有不甘,为什么,他就是比不上威廉呢?“少爷,你不要想太多。”哈里垂着头,他自然明白,丹尼尔为什么每晚都来这里,而且都挑同一个时间。原来,自然是因为,眸儿小姐是他从这里带走的,从那个时间带走的。“也许我真的想太多了。

”摇了摇头,丹尼尔阻止自己的脑袋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小心的将天使之泪收好,若某天眸儿恢复记忆,她一定会找他拿回项链的。那样一个独立的女孩儿,知道一切之后,一定会报复他的,丹尼尔苦笑,他竟然还期待着那样一天,是不是很病态呢?或许,只有那样,他才能再次见到眸儿一面。“少爷,感情没有对错。”哈里不希望丹尼尔太过自责,不希望他为难自己,虽然他没有爱过,没有痛过,只是直觉的认为,若是喜欢一个人都要分对与错,那么这个世界也太无趣了些。

某个人却不知道,爱情之中,虽然没有对与错,却也是要分谁跟谁的。“哈哈,好一个没有对错,罢了,我们回去。”丹尼尔笑了笑,蓝色的眸子在夜里如同蓝宝石一般迷人。最后看了一眼曾经眸儿出事的地方,接着道:“以后,不来了。”“是。”哥达夫将两人的话听得云里雾里的,不是很明白。他也并不想打破沙锅问到底,听命的开着车离开,伊赫斯家族还是少沾染得好。最近,报纸新闻都在热议,巨星乔治亚竟然是伊赫斯家族乔治·伊赫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这不,爱好八卦的人又有了谈论的对象,什么样的版本都有,说是乔治亚要趁威廉·伊赫斯不在法国的时候,回家夺权。

若问,此时在法国商界什么消息传得最快,绝对是这一条。、、、、、、、、、、、、、、、、、、、、、、、、、、、、、、、、、、、、、、、、、、位于巴黎市中心的一座豪华别墅内,乔小美看着精心涂好的红色手指甲,伸在空中晾着,时不时吹上一两口气,越看越满意。女佣端着咖啡站在一旁,不言不语,静待乔小美的吩咐。对于她们的衣食父母,除了顺着没有第二条可走。要说乔小美,出手也是很大方的,只不过,那要看她的心情,心情好,做什么都有赏,心情不好,事情做得再受也要受罚。

比如,自从昨天从外面回来之后,她的情绪就时好时坏,已经让别墅里的佣人都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她,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台风尾。“少爷回来了吗?”乔小美看了眼茶几上的指甲油,只是一个眼神,已经有女佣上前收拾,怎么敢劳烦她亲自动手。小女佣将咖啡轻轻的递到乔小美的手里,恭敬的回话,道:“回夫人,少爷还没有回来。”伊赫斯家族,在法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眼前的乔小美也不过只是被包养的而已,她与其他被包养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她有一个金主的儿子。

她的这个儿子还正好就流着伊赫斯家族的血,身份自然高贵点。虽然女佣们心里都不怎么喜欢乔小美,可她们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毕竟要赚钱,哪还能挑选主子的。就算是看不起,那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心里,谁说出来,谁就是傻子。“既然这样,少爷回来,你就让他到书房找我。”乔小美喝了几口咖啡,顿时没有胃口。想到莫苡茹的儿子就要回到法国,她的心里就很不舒服。是不是应该找人做掉威廉,只有那样,她才能站得稳脚。猛然想到威廉的行事作风,乔小美心中又打起鼓来,那个男人不好对付,若是有个意外,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的计划还没有成功,怎么能死呢?“是。”女佣将咖啡杯收到托盘里,端着,目送乔小美上楼。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个小时似在眨眼之间便已经悄悄的过去,直到别墅里的佣人被一道刹车声唤回了神智,除却她们每天伺候乔小美时的不顺心,总体来说,一天他们都过得非常的舒心。即便是做佣人,也是有人权的不是,况且这里的薪水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比起某些公司里的小职员,她们的福利更好。“少爷您回来了。”管家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法国男人,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无论是说话还举止都相当的有范。

“嗯。”乔治亚点了点头,脱下外套,准备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今天在拍戏现场出了一点意外,他的心情谈不上很好。联想到伊赫斯真正的当家人威廉·伊赫斯,他的心情就很难好得起来。那个男人从未在任何人的面前展露出他的弱点,甚至于可以说是,威廉没有任何的弱点。相传,他对他的未婚妻疼宠至极,要什么给什么,只要是陌旋眸想要的,他都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并且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陌旋眸,哪怕是说一句不恭敬的话。威廉的弱点是陌旋眸,而陌旋眸的弱点就是威廉,或许他可以好好的利用这一点。

当年那场名动法国的车祸意外,很有意思,不是吗?“少爷,夫人说,如果您回来,请您去一趟书房。”小女佣看着乔治亚,一张脸蛋红得跟什么一样,少爷长得特别的好看,又是大明星,她怎能不迷。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偷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乔小美瞧出些什么来,将她赶走,那就得不偿失了。乔治亚不是白痴,也不是笨蛋,这些女人对他的心思,哪有不明白的,露出一抹自认为最迷人也最勾人的微笑,柔声说道:“本少爷知道了。”小女佣一听,猛然抬起头,正好看到乔治亚嘴角还未散去的微笑,一时间,被迷得昏头转向,只怕此刻要她拿刀去杀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乔治亚转身,脸色阴沉起来,这变脸的速度之快,当真叫人咂舌。“扣扣扣、、、、、”“进来。”乔小美坐在电脑前,她派人打探的消息已经查到,此刻,正在细细的研究之中,正巧她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当然需要借助一下乔治亚的聪明。她的儿子一直都是最好的,当年若是没有莫苡茹在,她又怎么会委屈自己这么多年,属于她的一切必须拿回来。伊赫斯家族最高的位置,只能由她的儿子掌控,而不是莫苡茹生的儿子。“妈咪,找我什么事情?”随意的坐到沙发上,乔治亚对于乔小美看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好奇的感觉。

相信他安排下去的事情应该已经有了着落,他要的事情就是等待时机。从小他就知道,为了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一切,第一件要学会的事情就是忍耐,他必须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否则,没有出头之日。今日他所有的成就,就是因为他能忍人所不能忍。然而,有一个人,跟他流着相同的血,却从一开始就被捧到最高的位置,从小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最好的一切。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他就要低人一等。当他被人嘲笑的时候,他却拥有令人羡慕的父亲跟母亲,那股子恨意,自幼便种下,只有将天之骄子狠狠的踩在脚下,才能泄他的心头之恨。

“陌旋眸在订婚之后就出了车祸,查不到是谁带走了当时重伤中的她,然而,她在香港被威廉找到,并且她失了所有的记忆。”乔小美反复看了几遍这些资料,越看脑子里想的东西越多,也就越加的理不清楚。“她没有记忆不是更方便我们行事吗?”这一点,乔治亚早就已经知道,没有记忆的人,才更加的好哄骗。台湾的神话集团可不小,加上还有天降集团,伊氏财团做辅,实力不容小觑。他恨,威廉的出生已经很好,他找的女人,也是最好的。对于陌旋眸本人,乔治亚是非常好奇的,听闻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女孩儿,明明她比威廉小了整整六岁,两人竟然能擦出火花,中间发生了一些什么,着实叫他很好奇。

神话集团一直都如它的名字一样,是个神话。连带着陌家的人,都如神话一般的存在着,无人能打探清楚他们的虚实。“我是怕这其中有诈。”乔小美对于儿子的自信有些不满,虽然自信是一件好事,却也不排除这是一件大大的坏事。“妈咪,现在我们做再多的准备都是无力的,只有等到他们亲自出现的时候,见招拆招才是最有力的。”乔治亚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绿眸里满是算计的神色,他很不喜欢被人看透。不知何时起,隐藏起他真实情绪的本事已经练就到炉火纯青。

即使是他的亲生母亲,也未必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乔小美想了想,走到乔治亚的身边坐下,道:“治亚,你在古堡里要好好的表现,得到查理与梦莲的喜欢才是最重要的。”乔治一直觉得对他们母子两人有所亏欠,对于她提出的要求,从来都是满足的,并无反对她的意思。对治亚这个儿子,乔治更是疼爱,他们就是要抓住这样的机会。“我明白。”想到油盐不进的查理,乔治亚就气不打一处来,在查理的眼中,难道只有威廉才是他的孙子,他就不是吗?他哪里会知道,查理对威廉的疼爱是连对他亲生儿子乔治都没有的,不仅是因为威廉的脾气性子最像他,更是因为威廉所有的一切表现都比他能想象的更优秀,更有魄力,这样一个孙子,叫他如何不爱。

查理花在威廉身上的心思,是别人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儿子,一切都要慢慢来,你别着急。”乔小美知道,在大局未定之前,他们只有忍。毕竟治亚不是查理带在身上长大的,感情自然会很生疏。可乔小美相信,只要相处时间多一些,他们就会接受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无论是才智与学识,演戏与商业头脑都是最好的,一定要以让伊赫斯家族的家业更上一层楼。威廉已经拥有了莫伊集团,难道他还想霸占着伊赫斯家族的企业吗?乔小美是怎么都不会让莫苡如母子如愿的。

想到莫伊集团,乔小美眼中的毒,更深了,威廉年纪轻轻就能拥有自己的商业王国,怎不叫人眼红。就算是在威廉离开的两年时间里,莫伊集团的财力更上一层楼,不得不说,威廉识人的功夫是无人可比的。即使他不在,莫伊集团的生意依旧是火红的。“好了,我去洗个澡,还要回古堡。”乔治亚其实并不喜欢住在冰冷的古堡里,然而住在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他是不会放弃的。威廉所拥有的一切,原本也应该是属于他的。凭什么,他就要一人独享···········“那好,你快去准备。

”乔小美知道乔治亚心中的怨气,她何曾不怨。当年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情,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今,说什么,都太晚了。她已经陷在里面,不可自拔了。乔治亚什么也没有说,站起身,迅速的离开乔小美的书房,洗完澡,他还有事情要处理完才能回古堡,否则,那里面住着的人精可有法子编排他。想到今天出现在他身边的眼睛,心中就特别的不舒服。那是伊赫斯家人承认他的表现吗?还是说,那些人都只是莫苡茹安排的。对于那个面容沉静,犹如一汪死水的女人,乔治亚是一点都看不透。

她跟他的母亲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他的母亲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他行事,要更加的小心了。、、、、、、、、、、、、、、、、、、、、、、、、、、、、、、、、、、、、、、、、“小家伙,想什么呢?”陌隐曦是明知故问的,他当然知道萧宝贝是舍不得眸儿离开,只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他们也插不了手的。“眸儿还没有住上好久又要离开,我舍不得,哥哥,你说,他们能不能不走呀。”皱着眉,在宝贝看来,威廉跟眸儿住在这里,才是最好的。省得总有那么多坏人跳出来找他们的麻烦,她看着心烦。

“妈咪,我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既然最大的可能性是法国丢的,女儿当然要去找回来,而且,伤害过我的人,怎能放过。”眸儿的眼神很清亮,语气很坚定,她不允许别人动她的家人,也不允许别人动她所爱之人,伤她之人,必须要得到教训,否则,她的心里会特别的不舒服。陌陵溓点着头,道:“不愧是我的姐姐,就是有魄力,有仇不报非君子。”想到眸儿回到法国,找回记忆,那些暗地里使坏招的人,都该拖出来一顿狠揍才行,别以为,他们陌家人好欺负。

“那些的确不能放过。”陌兰寂也很认同,坏人是要受到惩罚的,更何况是伤了他们家的宝贝,不死残了也是好的。萧宝贝瞧了瞧两儿子的表情,啧啧,她也没说不能报仇的,“嗯,那就回法国去,威廉,我可是把宝贝女儿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护着。”“阿姨放心,我会用我的命护着眸儿,不让她受伤害。”威廉拥着眸儿,紫眸里满是坚定,他不会让眸儿受一丝半点儿的委屈。“我相信你。”陌旋泽看着妹妹,似乎长大后,她离开他的时间也多了。“哥哥,眸儿永远都是你的妹妹,不会变的。

”陌旋眸似感应到陌旋泽心中所想,甜甜的说道。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些爱她的家人,她也要早点想起一切。就是害握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担心她,她回来的消息都还瞒着他们。想起这些,眸儿心里就很是泛酸。“嗯。”陌旋泽点点头,他的想法,眸儿还是可以最先感应到。“闪电还是眸儿带着,它也跟你们最亲。”陌隐曦知道,经过那一段分离,威廉与眸儿两个人,是更加的牢不可分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经得起风雨的历练,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风雨过后,彩虹才会更加的绚丽夺目,光彩照人。

“多谢叔叔,我正想说这话。”威廉看着闪电,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只充满人性的雪狼,在那段孤单的日子里,都是闪电一直陪着他。若是闪电知道在威廉的心目中,它只是一只充满人性的雪狼,估计要暴走了,或是直接变身扑到威廉的身上,狠狠的收拾他一顿。只是,某只熟睡中的狼,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好了,飞机已经到了,你们走!”陌隐曦看到直升机已经落到院子里,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爹地妈咪,哥哥,小寂小溓,我会想你们的。”眸儿说着,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我们也会想你的。”有时候,分离是必要的。他们都能理解,待有一天,孩子们的羽翼丰满,也是要独自出去飞翔的。“叔叔阿姨,泽,寂,溓,你们保重,我会抽时间带眸儿回来看你们的。”威廉抱起眸儿,上了飞机,大声说道。“好,一路顺风。”陌隐曦看着飞机缓缓起动,高声回应。“再见。”眸儿张了张小嘴,她很舍不得他们。直到萧家的别墅在地面上变成一个小黑点,眸儿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威廉轻拍着眸儿的后背,说道:“小公主别哭,我们一个星期可以回台湾一次,住在两天再离开,等事情安定之后,咱们回台湾住也是一样的。

”“可以吗?”眨了眨大眼,眸儿眼中已然有了笑意。“因为你,什么都可以。”威廉莞尔一笑,只要眸儿开心,要他的命都可以,更何况只是当空中飞人呢?乖乖的依偎在威廉的怀里,眸儿眨动着大眼睛,嘴角勾起笑意,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威廉,为了你,眸儿也愿意做任何事情,你知道吗?好似听到眸儿心里话一样,威廉的嘴角也露出跟眸儿一样幸福的笑意,也许,这便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