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28章 向他靠近

“恒儿,你在想什么?”沐夫人看着已经站在那里整整两个小时的儿子,就连那站着的姿势都没有变,不由得让她担心起来。这个儿子从来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若说真有让她操心的事情,那便是他的婚事,都已经二十五岁的大孩子了,连个正经的女朋友都没有,从未跟她提过交女朋友的事情。他们沐家要说没钱没地位也不是,夫妻俩也商量过,家势钱财他们都有,就希望儿子找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子结婚,女方的家势不用太好也可以。也许就是这么一直放任着,他们夫妻俩是从来没有看到他们的儿子身边出现过什么女人,除了那美如天使的女孩儿。

沐恒风从意大利出差回来,她这个做母亲便打电话到意大利询问过,生伯告诉她,恒儿带回来了一个失忆的女孩儿,从汪医生那里,他们夫妻也得知眸儿的情况,很是心疼眸儿,也是打心眼里喜欢她的。若是恒风喜欢眸儿,他们并没有什么意见。说到眸儿,沐夫人是满心的喜欢,人长得水灵灵的,脾气性格什么都好,又很独立,虽然恒儿带她到香港,除了之前她接受恒儿的帮助,向恒儿借钱开店。不仅很快就还了钱,还把花店做得那么红火,眸儿的花店在香港可是很出名的。

很多人都闻名到那里买花,一天的收入都可以说是一个白领近一个月的收入。那做生意的头疼,做沐家的媳妇怎么都是好的。沐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跟眸儿走得近,心想眸儿没有记忆,对待感情一定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早就有心理准备,恒儿的情路不会太顺,她只在一旁看着,也不催促他们两个,相信眸儿会接受恒儿的。可她又怎么会想到,这一晃,一年多都已经过去。沐恒风还是没有牵着眸儿的手,到他们夫妻俩的面前介绍说眸儿是他的女朋友,现在,看到沐恒风这样的神情,沐夫人的担心自然多了起来。

说到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沐夫人可是很骄傲的,无论是家势地位,相貌才华,都是极好的,香港多少豪门千金都盼着能嫁进他们沐家,只是沐恒风并没有那样的心思。总是以还不想结婚为借口,躲着。“妈咪,你怎么来了?”沐恒风扬起笑脸,眼中满是苦涩,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眸儿在海边对他说的话,心真的太痛太痛。眸儿说,他们以后是永远的朋友,他想的从来就不是朋友。若他拒绝,那么他与眸儿将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她从来就不欠他什么。感情上的欠,是用什么也还不清的。

沐恒风想要躲开,甚至强迫自己不要去见眸儿,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哪怕痛,也想要看着她。以后,真的只能看着她了,再也无法越过那一条线。“恒儿,可以跟妈咪谈谈吗?”沐夫人坐到沙发上,姿态优雅,典型的贵妇仪态。这样的儿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莫不是他对眸儿摊了牌,被拒绝了。“嗯。”沐恒风坐下,失了光彩的眸子低垂着,当他今天赶着去公司上班时,才猛然发现是周末,不用去公司。借着工作,他还能不去胡思乱想,让他一个人呆着,就会不自觉的去乱想。

心里很乱,一时间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即使是跟他最亲的母亲,此刻,沐恒风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父母的态度一直都很明显,甚至鼓励他追求眸儿,给他最大的支持。他表白了,眸儿却拒绝了,他是不是真的很失败呢?“是不是跟眸儿有关系?”看着沐恒风痛苦的模样,沐夫人的心里一样的不好受,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哪由得了他受什么委屈。她的确喜欢眸儿,可若是要她在眸儿跟沐恒风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她肯定是选择沐恒风,毕竟做父母的有谁不疼自己的孩子,护短又如何。

眸儿的情况很复杂,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傻孩子,你连妈咪也不相信吗?把心里的话都对妈咪说说,让我替你分析分析。”沐夫人微笑着,拍拍沐恒风的手背。“妈咪,我向眸儿表白了。”想到那不算浪漫的表白,沐恒风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真的很紧张,却又很期待。那个答案,想要听到,又害怕听到。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那种感觉,心似飞了起来,便轻松了。那是他藏在心里很久很久的秘密,一下子说出口,真的太开了。沐夫人看到沐恒风脸上的笑容,也笑了,说道:“那是好事呀。

”心里却明白,一定不是好事,若是眸儿点头答应了,那她这个儿子只怕会昭告天下的,回到家里还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疯样子。哪里会摆出这么一份神情来,看得她心隐隐的疼。“眸儿拒绝了我,她说我们是永远的朋友。”沐恒风脸上仅有的笑容消失了,头垂得更低了,他想的真的不是朋友的关系。眸儿可以说是他的初恋,第一次爱上的女人,而她的心里却已经有了别人。“她有喜欢的人吗?”沐夫人想到眸儿的指间戴着一枚精致非凡的订婚戒指,独特的造型,稀有的宝石,从初见眸儿时,她就有注意到。

那时,她就曾经怀疑过眸儿是不是跟谁订过婚的,只是汪医生也说过,眸儿的所有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她是说不出戒指来处的。她看得出,眸儿很宝贝那么戒指,而她也发现,那枚戒指根本就无法从眸儿的手指上取下来,那制做实在太精巧了。“眸儿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的长相,可那个人在眸儿的心里无比的重要,甚至比眸儿的生命都重要。”沐恒风淡淡的说道,他真想做眸儿回忆里的那个人,哪怕此生都无法跟眸儿相见,至少他一直都会存在眸儿的心里,谁也无法取代那个位置。

“那她怎么会、、、、”沐夫人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那么真挚深刻的感情吗?她与沐恒风的父亲,就是两个家族联姻才在一起的,生活在一起二十多年,算是日久生情的,当初也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正因为他们是那样的结合,才没有插手沐恒风的婚事,否则,现在的沐恒风哪会如此的逍遥自在。真的有恋人可以做到,即使没有记忆,爱情也存在。“妈咪,眸儿几乎每晚都会做相同一个梦,在她的梦里,那个人就会出现,眸儿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看不清他的模样,可眸儿对我说,哪怕只是看到那个背影,她都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是那样的深爱着那个男人,而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局外人。”做为一个男人,沐恒风不得不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怎么能输给一个背影,多么的可笑。“有这样的事情。”沐夫人算是开了眼界,若非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她儿子的身上,别人告诉她,她是肯定不会相信的。眸儿对以前记忆里的人那般深爱,那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继续将感情花在眸儿的身上,不管她的儿子在怎么用心,都无法走进眸儿的心里。她不能看着沐恒风受那样的苦,早早的斩断情丝为好。

眸儿拒绝恒儿,也是好事,至少她很坦诚,没有想脚踏两条船的意思,沐夫人觉得她真的没有看错眸儿。做不成情人,试着做朋友也好。虽然,她知道这需要很多的时间。“嗯。”轻轻的点了点头,或许某天,他真的能看到眸儿所爱的男人,“汪叔叔说,如果眸儿继续每天做那样的梦,或者借助外力的刺激,她很快就能想起过去的一切。”对待自己的母亲,沐恒风没有什么想要隐瞒的。虽然他在感情上得不到眸儿的回应,跟她做朋友能让她安心,那他也会为她去做。即使,他真的痛得要死。

他是一个男人,必须忍耐。一直到,眸儿找回幸福为止。“我的傻儿子。”沐夫人将沐恒风抱到自己的怀里,流下泪来。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很痛吧!她的一生都平平淡淡,也许是习惯了这样平淡如水的感情,才无法想象眸儿的过去有过怎样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是羡慕还是嫉妒,谁又说得清楚。若是真的要怪,也只能怪她的儿子出现得太晚,没有在那个人出现之前就认识眸儿,追求眸儿。“妈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好起来的。”沐恒风在沐夫人的怀里流下一滴泪,他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他要陪眸儿找回他所丢失的记忆,他要看看是怎样一个男人在眸儿的生命是城留下那不可磨灭的印记,让眸儿的一生都只为他。“妈咪相信,我的儿子是最棒的。”沐夫人含泪点头,她能做的,只是陪在他的身后,默默的支持他。沐恒风撑起身子,笑道:“妈咪,我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好,照顾好自己。”沐夫人还能说什么,爱情是甜的,也是苦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尤其是深深爱过的人。“妈咪,我去看看眸儿。”沐恒风拿起西装外套,一直躲着不是办法,他必须学着去面对。

沐夫人点点头,她是过来人,怎会不明白,越是躲着不见,心中便越是想念,就算是痛也得去面对,她的儿子才能真正的再站起来。“路上小心。”“妈咪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还好,他还有家人,这里是他最温暖的家。在眸儿没有找到家人之前,就让他当她的家人,照顾她,关心她。沐夫人挥了挥手,目送沐恒风离开。、、、、、、、、、、、、、、、、、、、、、、、、、、、、、、、、、、、“亚斯,你继续守着眸儿小姐,我去抓那个人。”雷诺黑了脸,居然有人能从他的手下逃走,的确是有些本事的。

可不能让龙门,毁了他的原则。“呵呵,希望你能抓到他。”亚斯露出调侃的笑意,找到眸儿小姐,不仅威廉的心情变好,连带着他跟雷诺都是特别的开心。像眸儿一样的可爱的小人儿,怎不叫他们喜欢。“他逃不掉的。”雷诺知道,刚才的电话内容,亚斯也听到了。如果让威廉知道龙门还跑了一个头头,他就该自己捅自己两刀,算是惩罚。“我相信。”亚斯眨眼,正好看到眸儿将一束包装精美的红玫瑰递到客人的手里。她脸上的笑容,虽然的确是在笑,比起以前,真的少了什么,对,就是那股灵气,同在的她即使笑着,也是死气沉沉的。

难怪威廉看到照片上的眸儿,会觉得痛苦。而他跟雷诺自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就看出来,若非知道眸儿没有记忆,他们都想冲过去教训眸儿一顿,因为,威廉为她是那样的痛苦,而她怎么可以过得这么好。每当他们看到眸儿站在窗前沉思,露出那抹孤寂的神色,心也跟着痛起来。总算能体会威廉当时的感觉。那时候,站在窗边的威廉,就跟那时的眸儿是一样的。想到威廉要设计跟眸儿的相遇,他们都觉得是有必要的。如果现在他们冲过去,告诉他闪认识眸儿,她一定不会相信的。

“我先走了,你看好了。”雷诺交待到,威廉可是交待了,不能错过眸儿小姐的一举一动,更不能打扰到她。“了解。”就算拼了他的命,亚斯也不会再让眸儿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眸儿偶尔抬起头看看花店外,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总是感觉有人在看着她,那目光并没有恶意,似乎只是单纯的看着她。有些熟悉,会是他吗?若是,为什么不来见她呢?摇了摇头,眸儿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他怎么会来。沐恒风的车子刚开出沐家别墅不到十里路,就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身影吓了一跳,停车之后,立马出去扶着他。

“恒风,你怎么在这里?”男人抚着伤了枪伤的肩膀,显然很是吃惊会看到自己的表弟,后面有人在追他,他必须快点离开。“这话该我问你。”沐恒风皱着眉头,他的这个表哥是龙门的副门主,混黑道的,可他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兄弟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看着血不到涌出他的肩膀,沐恒风也顾不得许多,说道:“表哥,上车。”这情况不去医院,只怕整只手都要废掉了。“我不想连累你,你快走,我也得走了,后面还有人追我。”姚天豪忍着痛交待道,他就这么一个表弟,不能害了他。

暗界的人都太狠,小小的龙门在暗界的眼里,就跟蚂蚁差不多,轻轻一踩便碎了。现在的龙门已经变成暗界的分部,那晚如果他在龙门里,也是活不成的。“现在你能怎么跑,既然有人追,听我的上车。”沐恒风顾不得那么许多,将姚天豪拉进车里,自己也飞快的上了车,飞快的驶离现场。他不能再去找眸儿,她一定会吓坏的。“你、、、、、、、、、、、、”姚天豪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追着姚天豪的人只看到地上的血,没有发现他的人,更不凑巧便是看到了沐恒风有车牌号的车子,要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立马打电话通知了雷诺。

“到底惹上了什么人?”龙门在香港的黑道中很有地位,怎么能被人追得如此的狼狈,最近他的心思都在眸儿的身上,自然也没有关注那么多。龙门一夜之间被灭,易了主,沐恒风竟然都不知道。警方根本没有做出什么解决,简单的一句江湖恩怨,黑吃黑就完了。“龙门被灭了,是暗界的人。”姚天豪是混黑道的,他最崇拜的人便是暗界的首领魔,那个谁也没有见过他真面目的邪魅男人,他简直就是黑道的主宰。如今世界的黑道组织几乎都以暗界为尊,没有谁也招惹暗界。

而暗界也不似其他的黑道,他们似乎都挺干净的,也算是一个传奇。“暗界?”沐恒风心下一惊,那个称霸世界的黑道组织,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的人,都对暗界敬而远之,因为在暗界首领魔的眼里,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他要一个人的命,只是说句话而已。“是的。”姚天豪刚回答完,便感觉到不对劲,毕竟是在黑道混的,对于那股浓重的杀气比沐天恒这个年轻的集团总裁要敏感得多,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不管怎么样,他都要保全沐恒风,若非为他,也不至于如此。

不过眨眼间,三辆轿车便将沐恒风的车子包围在中间,里面走出的黑衣人提着机枪对准了他们的头。沐恒风一愣,片刻又恢复正常,说实话,除了在电视里,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感觉很震憾。也让他对暗界,更加的好奇。比起国家的特种部队,更加的训练有速。“让我见你们的首领。”姚天豪知道,也许这里便是他的葬身之地,他真的很想见见暗界的首领,都说他在香港,可却无人见过。也难怪,最近香港的黑道几乎都消声灭迹了一样,他们都害怕一不小心惹上暗界,落得跟龙门一样的下场。

“凭你,还不配。”雷诺的声音很低,很冷,带着杀气。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听到雷诺的声音都自动的退开,在他们的心里,右帝的能力可怕的,能伤到右帝的人,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来。姚天豪看着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从他的体格来看,是外国人,可他的中文说得极好,几乎让他以为他是地道的中国人。“你们要找的人是我,与他无关,放他走。”想到自己的表弟,姚天豪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筹码,可姑姑姑父只有恒风一个儿子,他不能看着沐恒风有事。

“你觉得你有讲条件的筹码吗?”雷诺看着姚天豪捂着受伤的肩膀,这样模样还能从暗界的人手里逃脱,倒是有些本事。他又怎么会做那个猪头门主的手下,可笑。“没有,我请求你们放过他。”姚天豪即使是在请求着,语气也是不卑不亢的。“表哥,你别这样。”沐恒风拉住姚天豪的手,焦急的说道。他看这些人,是根本不会放过他们的,放眼望去,这里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人,他们只能束手就擒。“恒风,听话,你本就不是龙门的人,你出了事情,要我怎么对你的父母交待,他们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与黑道从来就没有一点儿关系。

”姚天豪对着沐恒风一阵好说,再次对上雷诺冰冷的眸子,说道:“暗界向来做事冤有头,债有主,不害伤无辜,希望传言没有误。”雷诺看了看沐恒风,总觉得这男人有些眼熟,在哪里看到过一样,“带走。”在他来这里之前,接到过威廉的电话,要他留下姚天豪,雷诺只是听命行事。“表哥,我不会离开你的。”沐恒风坚定的说道,要走一起走,他不会丢下自己的亲表哥,哪怕是死。“你真是糊涂。”姚天豪骂道。“两个人一起带走。”雷诺说完,人已经坐进车里。黑衣人动作迅速的将两人带上车,离开此地。

虽然他们的行动都是极为隐避的,也并不想引来那些狗仔的注意。、、、、、、、、、、、、、、、、、、、、、、、、、、、、、、、、、、、、、、、“小姐,请问你要买花吗?”小芳热情的招呼道,以前并没有看到她,想来是新的顾客,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甜美。凌小小看着小芳,没有发现眸儿的身影之后,问道:“我是来找陌旋眸的,我是她的朋友。”姚天豪是她的男朋友,出来两天一直都没有回去找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从她收集的消息来看,沐恒风也不见了,他们两人应该是在一起。

暗界,那个可怕的黑道组织,她真的很害怕,想到眸儿,她也只能来找她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你叫什么名字?”小芳问得有些谨慎,毕竟跟眸儿相处久了,眸儿有什么朋友她跟小薇都见过,眼前这个女人,她是真的没有印象。“我叫凌小小,我是沐恒风表哥的女朋友。”凌小小也不生气,眸儿的情况她也清楚,眸儿有小芳这样的员工,她也觉得高兴。小芳看到凌小小真诚的笑容,说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有见过你。你坐着等一下,眸儿吃饭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好,谢谢你。”凌小小很心急,眼下也没有办法。“不客气。”小芳说完,继续整理各种鲜花。就当凌小小再也坐不住时,眸儿终于出现了,看到凌小小,显然有些吃惊。她跟凌小小算不上很熟,她记得凌小小是恒风表哥的女朋友,以前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吃过几顿饭。想到沐恒风这两天都没有来找她,不知道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情。“眸儿,你还记得我吗?”凌小小也不太确定,毕竟她们没有很熟。“记得。”点了点头,她记得很清楚。“有时间,我有点儿事情想要跟你谈。

”凌小小再也顾不得许多,牵起眸儿的手就往外走,看得出很着急。她多耽误一分钟,姚天豪就多一分钟的危险。眸儿也没有甩开她的手,直到她停下来,才问道:“怎么了?”“天豪跟恒风都不见了,是暗界的人做的。”凌小小气呼呼的说道,她的身手是很不错的,因为她家就是出生黑道的。跟姚天豪相恋,两人也是不打不相识。“暗界?”眸儿呢喃道,有种熟悉的感觉,她想要靠近这个名叫暗界的地方,似乎那里有她想要寻找的在那里等着她。“最强大的黑道组织,就连冰魄都已经无法跟他抗衡。

”凌小小说到暗界,语气中既有敬佩,又很是生气,她可没有忘记她的男朋友还在暗界里,生死不知。“哦。”眸儿垂下眸子,心‘呯呯’的跳了起来,她要去暗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会来你的,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一次无意中,凌小小看到眸儿跟两个男人打架,救下一个女人,那时她才发现,原来眸儿的身手比她好了不知多少倍,让她都有此不好意思起来。“暗界在哪里?”眸儿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好不迷人。“就是以前的龙门。”凌小小想到暗界的能力,不禁让她咂舌,短短两三天就将龙门以前的总部打造成暗界的分部,里面的机关设计多不胜数,她连边都无法靠近,更别提说是进去瞧瞧。

眸儿点了点头,曾经有机会,她跟沐恒风去过一次龙门总部,打定主意她要去瞧瞧,暗界吗?心里很向往,那里有她想要的。“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眸儿拍拍凌小小的肩,她会亲自去看看。一是救出沐恒风跟姚天豪,毕竟沐恒风对她有恩,二是她要弄清楚,心中对那里向往是怎么回事,也许,她想找的,她想要的,那个地方都会给她答案的。“好。”凌小小的是急脾气,听到眸儿这样说,也就安了心。她不知道的却是,晚上,眸儿将会独自闯进暗界里,开始她找回记忆的第一步。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