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独宠小娇妻 >> 第V020章 杂乱的夜晚

沐家别墅深夜十一点,雪一直不停歇的下着,窗外白雪茫茫,一脚踩在地上,会出现一个深深的雪坑,寒气从脚板心直达全身。冷风呼呼的吹着,不时可以听到窗外传来雪从树梢上落下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脆。明亮的暖色调房间里,沐恒风看着医生仔细的为他捡回来的女孩儿做检查,直到此刻他才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救她?真的是因为见死不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觉心中一团乱,便不再去细细的深想。反正人,他都已经救了,待她醒来,让她离去便是。

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救她只是因为他们同是中国人,而她又只是一个弱女子,只要是一个有良心的人都应该要做的事情。即便不是他,别的人遇到,也会出手相救的。那张苍白的小脸,像是透明的一样,细腻的皮肤连毛孔都看不到,想到自己在街边唤她时拍打她的脸,掌下那柔软的肌肤,不禁让沐恒风有些尴尬,俊脸透出一丝红晕来。生伯从医生的身上收回注意力,瞧到沐恒风脸色微红,心中一阵担忧,问道:“少爷,你是不是受了凉,脸色那么红,发烧了吗?”沐恒风一愣,面上更是红艳,似能滴出血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回话。

“医生,麻烦你再递我家少爷看看,他好像是发烧了。”生伯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发现沐恒风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容易,而是黑得不能再黑了。他发烧,也许他还真就是‘发烧’了,还病得不轻。“咳咳,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水呛到。”沐恒风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水杯,说出这么一个借口。“真的吗?”生伯显然有些怀疑,虽然他这个老头子住在意大利,可他以前就在沐家当管家,来这边是因为他的女儿嫁了一个意大利人,他不想住在女儿家里,凑巧沐家又在意大利买下这么一处房产,他就理所当然成了这里的管家。

沐恒风怎么着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关心都是打心眼里的,半分都假不了。“真的。”点了点头,沐恒风选择岔开话题,看着医生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回到别墅一个多小时,她还是静悄悄的睡着,如果不是因为她浅浅的呼吸,她那冰冷的体温都可以让别人将她当成死人了。医生吩咐助理护士将一切东西都收拾妥当,才将视线对上沐恒风,平静的说道:“她只是长时间的奔跑,受了凉,加上身体虚弱才造成的晕迷。我已经检查过,她的身上没有其他的伤痕,营养液是到明天早晨的量,待她醒来,给她吃一些清淡的东西,慢慢休息几天就能调养回来。

”再次看了看蓝色被子下苍白却美丽不减分毫的东方娃娃,在意大利,他也见过不少的东方留学生,或者是东方人,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东方人可以美成她这样的,即使静静的沉睡着,那种无形的优雅与贵气都令人对她另眼相待。她,就像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一样,美得惊心。那双眼睛一定特别的漂亮,不知,睁开时会是怎样的光景。联想到自己为她检查身体时所得出的结果,他的眉头紧紧的蹙起,在他眼前躺着的东方女孩儿,她真是一个生命力极强的人。这种情况,还真是少知又少。

“医生,是不是她还有什么问题,请您说明白。”沐恒风不傻,见医生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就非常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更没有错过医生眼中对床上女孩儿表露出来的心疼,他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医生以为这个帅气的中国人是床上女孩儿的家人,见他有些一问,倒让他有些吃不准,难道他并不知道这个女孩儿的情况,这是怎么一回事。“医生,请你告诉我。”沐恒风坚持要得到答案。“我为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大概在半年前,她出过一次车祸意外,伤得非常的重,几乎性命不保。

就她身上的那些治疗手法来看,是顶级外科医生为她做的手术,术后也一定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期。即使她已经痊愈,身体在近两三年内还是无法跟正常的,没有受过伤的人相提并论,经过长时间精神极度的紧崩,长时间的奔跑,她的身体无法承受,才导致她陷入晕迷。”最后的一点,也是连医生自己都无法确定的事情,让他感觉很难说出口,毕竟他不是脑科医生。沐恒风听完,面上一僵,看向床上的女孩儿时,黑瞳里更多了几分心疼。看她的年纪,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是什么在追她,她又为什么没命的逃跑,最后还晕倒在雪地里,每一点,都让他特别的心疼。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是都应该生活在父母的保护下吗?她为什么一个人在意大利,她会是被骗来的吗?生伯听完医生说的话,也心疼起来,当时他差点儿就阻止沐恒风救下她,小小年纪要承受那样的痛苦,怎不叫人心疼。他也是为人父的,谁那么狠心竟然要伤害这么可爱的女孩儿。“医生,还有什么你一并都告诉我。”沐恒风知道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也知道床上的女孩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他不知道,原来小小的她,竟然忍受了那么多的痛苦。车祸是可怕的,他怎么会忘记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是怎么死在车轮之下,变得面目全非的。

他犹记得那一地鲜红的血,是那样的夺目,那样的妖冶。当时他就站在马路的对面,看着那急驰而来的跑车冲向他的好友,他瞪大了双眼,看着好友的身体被抛出十几米远,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那画面,一直都刻在沐恒风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让他永远也忘不了。他无意捡回的女孩儿也经历过那样可怕的事情,他庆幸她还能活着,不管怎样痛苦过,能活着就是好事。在她好起来之前,沐恒风下定决心,一定好好照顾她。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我也说不准,如果可以,你们可以请一个脑科医生专门为她看看,我怀疑她的大脑有些问题,当然,你们也别着急,那并不是有病,而是有可能她的大脑被动过什么手脚?”话说得有些含糊,他也不敢妄下定论。如果不是瞧出什么,他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人的大脑是人体最最重要地方,一般大脑都是不能轻意去碰触的地方。倘若这个东方的女孩儿的大脑真的被人动过手脚,那也实在太可怕了。虽然,他觉得不可思议,却也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若是真的,那也不奇怪。毕竟现在医学如此发达,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大脑被人动过手脚?”沐恒风看着医生,吃惊的问道,明明她就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儿,谁会对她下那样的手。“你们放心,她有可能会有些不一样,但并不影响她的身体。”能说的,他都说了,他不过只是来出诊的,别的话,他都不会出去乱说的。沐恒风看了一眼医生,说道:“还请医生将刚才所说的都忘掉,只当来看了看病。”他想弄清楚的,等床上的女孩儿醒来之后,自然会弄明白。

能在人的脑子里动手脚,也着实可怕,事情闹大了,并不好,他相信医生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沐先生放心,我明白。”从女孩儿的身上收回视线,医生见一切都已经收拾好,他得趁着大雪回家,所幸,他住得不远。“生伯,你送医生离开,多付些诊金,就当做是大雪夜里的油钱。”沐恒风并不在意那点儿小钱,他家的钱已经够他花上两辈子三辈子都花不完。“谢谢沐医生。”医生温和的微笑,夜里出诊费用本就很高,加上沐恒风这句话,他可真是赚了。

生伯会意,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这边请。”在回别墅前,也许生伯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儿心存疑惑,那么此时此刻,他有的只是对她深深的心疼。小小年纪的她,到底是经受过怎样的非人折磨。、、、、、、、、、、、、、、、、、、、、、、、、、、、、、、、、、、、雪莉缩着身子蹲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整个人都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顾不得脸颊上的疼痛,也许她的左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现在的样子出去一定会被别人笑话死的。

可她最怕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个站在客厅中央如同地狱修罗一样的男人。在她记忆里的丹尼尔一直都是温柔儒雅的,即使生气也是不愠不火的,从来都不会发脾气,一直都是一个心中怒气再高都不会表现出来的男人,此刻,他所有的怒气都展露在外,整个人暴戾得可怕,没有人敢靠近他。雪莉知道,客厅里站着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不想跑出去的,可是没有人敢。脚像罐了铅一样的沉重,发麻,连一小步都迈不动,何谈能够跑出去。雪莉不知道眸儿为什么要逃走,丹尼尔是那样的爱她,那样的宠她,为什么她要逃走呢?她真的不喜欢丹尼尔吗?眸儿可知道,她是多么的羡慕她,哪怕丹尼尔肯用看眸儿的眼神,看她一眼,就算是要她去死,雪莉都是愿意的。

只可惜,那样的眼神从来都不会落到她的身上。雪莉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或者说,她应该对丹尼尔死心。眸儿走了,她最大的情敌没有了,她不是应该高兴的吗?为什么,她竟然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看着丹尼尔痛苦的神情,雪莉竟有些怨恨眸儿的自私,她怎么可以离开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她为什么不懂得珍惜。临出门前,她就感觉眸儿有些不对劲,一直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商场里,直到那一群人冲进来,她总算明白眸儿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眸儿早就打算好了要逃跑,逛商场只是借口,特意的亲近丹尼尔也只是为了让他放松下来,便于她成功逃躲。为了离开,眸儿可谓是花尽了心思。而她,也被利用在其中,换来丹尼尔的怒火。雪莉一直都认为她将自己对丹尼尔的爱幕隐藏得很好,自己不说别人都不会知道,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丹尼尔对她的感情是那样的清楚,既然他一直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她呢?哪怕是拒绝,也可以告诉她呀,为什么他从来都不说。直到半个小时前,他的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他指责她,说眸儿逃走都是她设计好的,是她故意弄走眸儿的,因为他不喜欢她,所以她嫉妒,她容不下眸儿。

雪莉哭着解释,她真的不知道眸儿要逃走的,如果知道,她不会同意跟着眸儿一起去商场,弄成现在的结果。不管她哭得多么的厉害,也不管她如何解释,丹尼尔都听不进去,他骂她,最后甚至动手打了她一马掌。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挨打,而且是被自己最爱的男人赏了一马掌。雪莉笑着,捂着脸跌坐在沙发上,任由丹尼尔一个人在客厅里叫嚣着。没有人敢上前劝他,也没有人敢离开,只能那样看着他将客厅里能摔的东西都摔得稀巴烂,桌子沙发都被他踢得一团乱,可他的怒火还是无法平息。

派出去的人,一波一波的回来,得出的答案都是没有找到人,丹尼尔起初听到还能忍住怒气,越到后面,他的火气就越大,对于回来报告没有打到的人,都是一顿拳打脚踢,直到那人站都站不起来。雪莉怕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丹尼尔这样可怕的一面,只得抱着自己的身子躲得远远的,依旧没有离开。她多么希望眸儿可以立马回来,那样丹尼尔的怒气也就会消停了。可她,还会回来吗?既然好不容易计算逃跑成功了,又怎么可能会回来。雪莉颤抖着身子,脑海里回想着当时的情景,眸儿挑选了很多的衣服抱到更衣室里换,最先试的都不满意,服务员也就没有站到更衣室的门口等候,而是由着她一个人在里面换衣服。

一直到二十多分钟过去,更衣室里还是没有动静,雪莉就觉得不对劲,当她准备进去看时,十来个黑色西装的人冲了进来,比她动作更快的冲进更衣室,发现里面哪里还有眸儿的身影,早就空空如也。雪莉也就想明白,这些人都是丹尼尔安排跟着眸儿的,目的也就是为了防止她逃跑。黑衣人迅速在更衣室里查看,见那窗通向隔壁,还能借着洗手间逃过他们的视线,心中警铃大响,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暗自大叫一声:“完了。”一边开始打电话叫外面的人注意,一边通知丹尼尔这个消息。

他们早晚都会受罚,瞒着丹尼尔,受到的惩罚会更重。雪莉看着眸儿留下的包包,里面的现金,银行卡,她竟然什么都没有带走。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眸儿逃走了,她连一样属于丹尼尔的东西都没有带走。找了几个小时,雪莉提着眸儿的包包失魂落魄的回到别墅,她早就清楚一定会迎来丹尼尔的怒骂,可她也相信,丹尼尔看到眸儿留下的东西时,就会明白,眸儿是早就计划好要逃走的,她甚至不要他的东西。可她没有想到,丹尼尔竟然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叫她好伤心,好心痛。

“少爷。”哈里顶着一只巨大的熊猫眼出现在客厅里,冰冷的语气听不出他的情绪,微垂的眼眸也瞧不见他的心思。丹尼尔蓝色的眸子闪了闪,看到客厅里的一片狼藉,眼中有了丝清明之色,浑身散着寒气,冷声道:“将这些东西都清理干净,我不想再看到。”半晌,科尔颤着音回答道:“是。”眸儿小姐怎么会逃跑呢?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会这样?科尔明白丹尼尔对眸儿的心意,他也一度以为,眸儿小姐早晚有一天会接受少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想到眸儿空洞的眼神,强装的笑容,科尔心中又松了那么一口气,她并不属于这里,也并不属于少爷,离开,是注定的。科尔看着丹尼尔上楼的寂寥背影,心中又是狠狠的一痛,少爷,你这又是何苦呢?放手,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哥达夫被丹尼尔揍了几拳,一脸的青青紫紫,胳膊腰上都是伤痕,想到自己本就不算英俊的脸,现在只怕是难看了。少爷,你想打我就找我呗,干嘛还总挑我的脸来打呀。看了看同样挂了彩的哈里,提醒道:“少爷正在气头上,你小心些。

”想到独自一个人逃走的眸儿,哥达夫的心里很是担忧,以前的她至少记得自己是谁,如今的她,完全没有记忆,身上又没有钱,她要怎么活。她爱的人是威廉·伊赫斯,少爷将她困在自己的身边本就有欠妥当,现在,没有记忆的眸儿都不愿意呆在少爷的身边,而选择了逃跑,他真的很能理解,为什么少爷会那么的愤怒,那么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意大利的男人自尊心都特别的强,且以自我为中心。对待眸儿,少爷可谓是将自己所有的尊严都踩在了脚下,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得到,他喜欢着的女人,竟然不顾一切的逃跑了。

“嗯。”哈里轻点了头,跟着上楼。当初在法国,车祸现场,他就想要阻止少爷带走晕死的眸儿,可他也明白,爱情能让一个人变得聪明,同样也能让一个人变得愚笨,少爷决定的事情是任何都无法改变的。如果当时,他能阻止少爷去伊赫斯家族古堡,那么现在这一切是不是也不会发生,他的少爷是不是就不会变得如此失态。想到哥达夫的话,哈里摇了摇头,他明白,世界上没有如果。倘若真的有,少爷肯定会说:如果没有遇到眸儿,才真正的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说。”丹尼尔已经平静下自己的怒气,整个人隐身在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A组的人有发现眸儿小姐,不过,他们没有追到眸儿小姐,她跑得非常的快,最后消失在人群里。”哈里已经从眸儿失踪就开始寻找,一直都没有找到她。丹尼尔抬起冰冷的蓝色眸子,犹如寒冰一样的眸光直直的射在哈里的身上,“一群饭桶,连个女人都追不到。”一接到眸儿逃跑的消息,丹尼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亲自去抓她回来,好好的打她一顿屁股,他对她不够好吗?不够宠她吗?为什么她还是要逃跑,要离开他?走出几步,他又坐了回去,他为什么要亲自去找她,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那么做,他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于是,他一直等着手下的人带她回来见他,可是一等再等,都是找不到她的消息。那一刻,丹尼尔开始心慌了,他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出去找她呢?要是她遇到坏人怎么办?虽然她有功夫,可她没有记忆,不识路,也不认识人,身上又没有钱,她要怎么生活?雪下得那么大,想到眸儿会孤零零的一个有站在雪地里,丹尼尔又是气又是心疼,只想找到她,他就什么也不计较了。“哈里请罚。”重重的跪在地上,是他办事不利,受罚也是应该的。“安排冰魄的人四处去找,不要错过任何一个地方。

”丹尼尔收回锐利的视线,冷声说道。意大利那么大,眸儿人生地不熟,想要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封锁了意大利所有的机场,海关,只要她有出境的打算,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那些小门小道,丹尼尔相信,眸儿是绝对想不到那里去的。即使她想到了,他也早就安排妥办了,休想轻意的摆脱他。只要眸儿一天还留在意大利,丹尼尔就不相信,他找不到她。“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丹尼尔,哈里乖乖的退下。命令已下,断无收回的可能性,与其继续在这里浪费口舌,找到眸儿才是正事。

一个女孩子能从A组人的手里跑掉,哈里都不得不对眸儿的能力刮目相看,她的确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中国女孩儿。也难怪少爷对她放不了手,任谁遇到她,都会被她所迷惑的,不,是深深的爱上。丹尼尔听到书房门轻轻关上的声音,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脑海里闪过一幅幅与眸儿相处的画面。她总是离自己忽近忽远,她的身上总是透着淡淡的疏离,对自己,她总是那么的平静而淡漠。他想要走进她的世界,可他却发现,他找不到门。她将自己的心守得太紧,而他怎么也走不进去。

她的心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他拼尽了全力,也还是只能有门外徘徊着,靠近不了她。每次听她唤他的名字,明明是那么亲切的名字,总是无形中透着冷漠疏离,让他感觉眸儿离他真的很远,远到他触摸不到。“眸儿,你到底在哪里,不要玩了,快些回来好不好?”蓝色的眸儿轻轻的睁开,丹尼尔细细的呢喃道。只要眸儿愿意回来,他什么都不会追究的。心中有一个很可怕的念头,他总是感觉,眸儿离开了,就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他再也看不到她了一样。心脏狠狠的抽痛着,这种感觉,威廉曾经是不是也有过。

而他,是那个帮凶。丹尼尔自嘲的大笑着,他破坏了威廉的幸福,从他的身边抢走了眸儿,上天这是在惩罚他吗?让他也失去眸儿,永远的失去眸儿。不属于威廉的眸儿,难道也不属于他吗?丹尼尔狠狠的拍打桌子,眼中满是愤怒,他一定会找到眸儿的,一定会的,意大利都是他的地盘,谁也不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将眸儿带走。谁也不可以·················。

小说索引:独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全本免费阅读,独宠小娇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