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至尊逍遥 >> 第312章

如今的金陵城内,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的景象。团结的小会议天天召开,而陈随风也开始逐步逐步是准备接受钟镇老人遗留下来的权利还有那一摊子烂尾的结局。政务永远是烦序复杂的,就算是陈随风这种九品上高手,也依旧要小心翼翼的从中理出线头,慢慢的开始自己政治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此繁杂的事物,各种接踵而来的斗争和反斗争,不可否认,政治就是一种脑力劳动。这也是陈羽凡不喜欢这个的原因,因为他永远崇尚力量至上的人物,他习惯很简单,很粗暴的去解决一些问题,不过这种武力斗争也是最为有效的一种办法。

就如同嘉兴的周家一样,既然周家对他动了心思,那就整个周家就是必死的,这无所谓正义,只在乎心情。金陵的夜晚,伴随着星空点点,那漆黑的深夜,就好像是一双深邃的眸子一样,透过云层,散发出一种让人心寒的冷漠。唯有那星星点点的光芒还能够述说着一些柔情,一些不为人知,让人无法察觉的柔情。陈随风,陈家第二代之中的领军人物,封疆大吏,一省之长。有些疲倦的仰望着头上的星空。想起歌德的话语,不禁脸上掠过一丝苦笑,道:“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人畏惧的只有两件事情,一是道德,二是自己头顶上的这片星空!”下意识的捏着自己苦涩的眸子,陈随风再次苦笑,脸上的笑容渐渐远去,多出的依旧是那不为人知的疲倦,这份疲倦是心灵上的疲倦。

举着手中的玻璃杯子,举杯邀明月,陈随风自言自语道:“只是,似乎那个小兔崽子的心中根本就没有畏惧!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呢?”对于自己的儿子,陈随风能够表达的就只有无奈和苦涩了。不过,从他的身上,陈随风越发的能够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了,脸上的笑容,不禁还是划过了一丝淡淡的骄傲。因为整个世界上,只有他能够生出这样与众不同的儿子。这不是自恋,而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金陵的夜开始吹拂过一阵阵冷风,政府大院,陈家的阳台之上,那盆雏菊也开始用一种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渐渐绽放开来。

那淡淡的黄色光芒,在漆黑的夜里,配合着那火焰一样的红点,有些说不出的诡异。就在陈随风静静的沉默在这秋夜的宁静之中的时候,身后悄悄的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件不怎么厚实的袍子小心翼翼的披在了男人的身上。似乎并不想打断男人沉静的思索。只是那淡蓝色的缎子在微风中飘荡,依旧惊醒了这位正在沉思的九品上强者。陈随风蓦然回眸,看着正在痴痴的望着自己的女子,脸上旋即挂出了一丝微笑。女子轻柔的手臂缓缓的抚过男人的鬓角,眼光印刻在男人有些发白的银丝上,柔声道:“随风,夜深了!”男人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妻子的手臂,心中扬起一丝暖意,要知道身边有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过看着妻子欲言又止的嘴唇,陈随风旋即笑道:“放心好了,我们的儿子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他不会有事情的!”李沁华,李家王朝的公主,这一生似乎就为了两个男人。虽然听到丈夫如此说,但是脸上依旧忍不住的担心道:“随风,你说羽凡那个孩子到底要做些什么?”虽然甘于做居家好女人,但是李沁华毕竟有她自己的能量,自己儿子的一言一行,她都知道。只是男人的世界,男人心中那幅图画,她很明白,她一直都明白,所以,根本就没有打算插手,或者阻止一些什么。

直到今天,陈羽凡不声不响的离开,去了嘉兴蓝湖,她心中才隐隐有些不安的情绪。陈随风好像安慰一样的摸索着妻子的长发,看着十年如一日的美丽容颜,轻声说道:“放心好了,这个世界上,想要对付我陈随风的儿子的人,还是娘胎里面呢!”陈随风说的到是实话,其实任谁看到那惊天的一掌,逼退了大宗师的一掌,都会感觉到震撼的。这不是蛤蟆大喘气,而是一种自信,发自肺腑的自信。两人就这样站在月光之下久久不语,良久之后,陈随风才带着一丝蔑视说道:“我们的儿子有他自己的世界,他这次是要去杀人!”不管李沁华脸上的骇然,陈随风接着轻笑道:“顺便再给你带一个儿媳妇回来!”嘉兴蓝湖的夜晚,就如同金陵城一样,漆黑的夜幕,星斗在天空之中飘荡,寻找自己的故乡,当空的皓月静悄悄的露初一丝羞涩的笑意,看着世间万物。

蓝湖的夜晚没有白天时节的热闹,只是留下了一丝白天苍茫的痕迹。此时此刻,蓝湖之上,一个蓦然的身影挺直如枪一样的站立着。一袭白衣在风中飘荡,衣角之处随着风声,猎猎作响。而这衣衫的主人却是浑然不知,依旧负手而立,仰望嘉兴的月光,脸上带着一摸挥之不去的淡淡笑意。这笑容,并不青涩,到是有些说不出的意境,那种感觉就好像的暗夜的君王一样,恐怖的凝望着这冷漠的人世,没有悲喜,没有感情,甚至连呼吸都没有。最为让人恐惧的是,这位深夜之中的年轻人居然虚空立于湖面之上,一双脚,稳稳的站在湖面之上,似乎鬼魅一样。

年轻人脚下的湖水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样平静,不起半点涟漪。渐渐眯起的眼神,远远眺望那处神秘的园子,湖面的秋水,掠过一丝嘲弄的笑意。“周道明,周道雄,你们兄弟两个是自找的。不论你们隐忍了多少年,策划了多少年,今天的周家只有灭亡,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年轻人的声音很冷很冷,不带一点情绪。似乎杀人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家常便饭,或者说,他杀的根本就不是人,是寂寞。在他眼中,这些周家的人不仅仅对自己不恭,同样冒犯了自己的女人,龙有逆鳞,触之就死,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命运。

而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年轻人,陈羽凡的逆鳞有很多,他的女人有多少,逆鳞就有多少。所以周家的下场,比所有人想象的都会恐怖得多。“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陈羽凡的声音依旧很冷,很冷,就连黑暗之中的皓天,那个生化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了刺骨的寒冷。程序的运行不禁都为之一震,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恭敬道:“少爷,事情都准备好了。”“那就好,十名大宗师同时出手,我倒想看看周家到底能够隐藏着什么样子让人惊悚的力量!”陈羽凡一挥手,毫不客气的命令道:“按照原定计划,凌晨两点动手,准备杀人。

告诉皓天战队,一个不留,不要让我听到周家居然还有活口的消息!”“是的,少爷!只是……”皓天忽然欲言又止,踟蹰了一下。“说……”陈羽凡淡淡然开口,声音冷凝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境界,和这蓝湖之上的秋风一道,荡起一阵阵的波澜。就连整个蓝湖的湖水都好像要凝结起来了一样,说不出的恐怖,皓天知道,这位少爷的忍耐力度已经到达了一种极限。“少爷,周家有很多人都不在庄园之内,他们有的在外营生,有的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周家毕竟也是一个大家族,虽然不能够和欧洲的周家相提并论,但是家族之中万人还是有是,这些人不可能都呆在家中。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周道明和周道雄呢?”陈羽凡有些不耐烦的询问道。毕竟周家这两兄弟,一个阴狠凌厉,一个善于隐忍,这两人绝对是陈羽凡第一击杀目标,只要这两兄弟消失了,那周家就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所以陈羽凡最想要击杀的目标就是这两个兄弟。皓天依旧很是恭敬的回答道:“少爷,周道明此刻正在庄园里面,似乎在暗自谋划一些什么。至于周道雄,不在庄园之内,而在蓝湖山庄里面。同样出现在蓝湖山庄的还有道上的一些人物,嘉兴的蓝家,徐州的许家,都在其中。

”“哦?是这样吗?”陈羽凡的脸上忽然闪过一道不为人知的光芒,沉吟了一刻,嘉兴蓝湖之上传来一阵阵爽朗的笑声,陈羽凡阴冷的声音随着笑声传出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们自来投,你去通知南天,让他改变计划,今晚就开始动手,务必将这些人全部留在蓝湖山庄之内!”“是,少爷,我这就去!”皓天的身影好像大鸟一样,忽然消失,掠过蓝湖,隐入了黑暗之中。看着渐行渐远的皓天,陈羽凡的目光再次缓缓的转移,转动到了蓝湖之上一艘飘荡的乌篷船之上。

这艘奇怪的乌篷船要比起别的船只大上许多,也豪华许多。船内,若有如无的传来袅袅琴声,铮铮作响。陈羽凡的目光在湖面之上凝滞了很久,脸上这才划过一丝笑意,淡淡然的笑意,似乎还有些莫名的兴奋,那曲寒鸦戏水犹如一道道光圈一样,默默的浮现在陈羽凡的耳膜之中,带着点点熟悉的感情。轻摇了摇头,陈羽凡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开始落寞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冷冷的声音夹杂着近近的意思,不带半分表情,说道:“既然来了,何不去见一见她?”陈羽凡并不回头,只是感觉身后之人浑身凌厉的剑气,嘴角扬起的笑容有些嘲弄的意思,道:“你的剑气更加凌厉了,修为也更上了一层楼,可喜可贺!”青衫剑客不阴不阳的笑了一声道:“这还不是拜你所赐!”“龙泉剑可还好用?”陈羽凡不搭理青衫剑客的嘲笑,忽然询问道。

青衫客点了点头,默默的抚摸着开始颤抖的佩剑,道:“好用,十分好用。总有一天我会用这把剑,再次和你一决高下。”“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陈羽凡自信却又十分狂傲的说道:“你先到达宗师境界再说吧。你如今已经是九品上的超级强者,但是人的肉身总是有限的,就如一杯水一样,你达不到那种实是永远不可能体会到江河决堤的感觉的!”“虽然已经无限接近,但是毕竟也只是接近而已!”陈羽凡再次摇头叹息了一声,不在理会沉思中的青衫客,身形闪动已经离开了蓝湖,化作一道孤鸿朝着湖泊中央的乌篷船而去,只是留下了一声唏嘘的笑声,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小说索引:至尊逍遥全文免费阅读,至尊逍遥全本免费阅读,至尊逍遥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