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小说 >> 至尊逍遥 >> 第185章 与富安的对话

静静的站在三生亭良久,良久,吐息了一阵,平复下心情。此刻的陈羽凡永远是这样雍容华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总有些贵族的气息。也许是在西方待的时间长了,养成了习惯而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幽幽的声音从陈羽凡的背后响起,带着悔恨,幽怨,还有淡淡的说不出的味道。陈羽凡没有回头,一双眼睛淡淡的注视着月亮湖之中的莲花,开口轻语道:“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你还记得我最喜欢的诗句!”背后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半响之后才道:“一年多,四百六十三天!”依旧没有回头,陈羽凡还是不带感情道:“只是在我看来,已经很久很久了。

”“羽凡,我等了你一年多,难道这样的考验还不足够吗?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原谅一个女孩子一时间的冲动和虚荣吗?”背后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样。但如此质问的声音却好像的斥责。这让陈羽凡不喜的微微偏着头,道:“我陈羽凡要女人有的是,但是我并不喜欢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是其中之一!”“你非要如此绝情吗?”声音再次幽幽的从背后传来。陈羽凡脸上出现了一抹自嘲的笑意,冷冷道:“我绝情?”“既然你对我没有感觉了,为什么不敢回头来看着我!又为什么独自来到这里,这里是我们定情的地方。

在这里有我们美好的回忆,不是吗?”声音越来越激动,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道:“羽凡,你回头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们不可能了吗?”终于,陈羽凡身子回转了过来,却将身后的女子震慑的退了两步,本来还想轻轻一抱重归旧好,但却被陈羽凡无比阴冷的眸子吓得蹬蹬倒退了两步。不敢向前。爱的对立面,永远不是恨,而是无边的冷漠。此时此刻,金海燕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强大的冷漠。好像一把剜心的利剑一样。不管此刻的斤金海燕是如何的美丽动人,是如何的轻舞飞扬,对于陈羽凡来说都是一样的。

就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脚步淡淡的跨出,来到金海燕的面前,陈羽凡冷笑不止,道:“金海燕,我们完了,早在那个订婚的晚上我们就完了。其实你是第一个走进我心中的女孩子,只是你放弃了!现在我要将这个机会给别人,再见!”说完,陈羽凡就快步走下了三生亭,这定情的圣地,此刻却变成了金海燕无尽悲伤和懊悔的地方,哭泣声不断的从这个亭子里面散发出来,到是有些逆流成河的小悲伤。有什么比金陵九月的天气更加焦灼的吗?有,那就是富安的内心。

经历了那次非人的绑架之后,富安就一直在思考那个年轻人的话。知识分子要做出一个决定,那自然要权衡利弊。当真正感觉利大于弊了,那才会去做。这天下,大家都没有可能为别人出卖自己的生死,除非是有重大利益,他死也必须死的情况下。对于聂天宇富安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为天下会做事,也不过是被聂天宇胁迫而已。如今做到无冕之王的位置上,也并不是他的心愿。富安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只是他毕竟是知识分子,所以他的野心被框框在法律的范畴之内。他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团队,一个自己的企业。

能够进入世界百强企业之一,骨子里面他是一个很正经的商人。只是大好年华,却效力于一个披着商人外衣的黑道组织。他有些岁月蹉跎的感觉。不过现在机会来了,他可以离开了。遇到那个神秘莫测的年轻人,他明白,这样杀人如麻,手段不逊于甚至比聂天宇更加毒辣的人物,确实是一个好选择。在富安看来,这个年轻人应该会是一个好人。虽然好人这个词对于现在的富安来说已经有些奢侈了。一个人有这慈悲的心肠,有这厉害的手段,年轻气盛,本领非凡,却又不荒**度,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人总是分两面的,心肠和手段。

富安相信,一个手段残忍,心地慈悲的人,会是一个和很好的依靠。总要比起聂天宇这种手狠,心更狠的人要好上不少。不过他是陷入了一种误区当中,将陈羽凡和聂天宇进行比较。如果日后有一天,他看到了陈羽凡杀人时候的场景,一定会推翻自己的定论的。当年一个十三级的龙语魔法,不知道要了多少西西里黑手党的性命。自然,这还是后话。依靠在家中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对面清秀可人的女儿和焦灼不安的妻子,富安捏着自己的眉心道:“晓柔,你今天应该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吧?怎么回来了?”富晓柔轻柔的摇晃了一下脑袋,青丝不断抖动道:“爸爸,我不想上了!”富安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给了自己的女儿很大的创伤,他也知道,女儿是在担心自己。

他更看得出,自己的女儿似乎眼睛中还有些别样的光芒。恍然大悟之下,他不禁有些苦涩的笑意,心道:是啊,那样完美的年轻男子,谁会不动心呢?小女孩子总会有些白马王子的情节和英雄崇拜的心理吧!虽然那些记忆有太多的黑暗和恐怖,但是那也是记忆,还是一段很深刻的记忆。所以富晓柔记得的还是那个大哥哥身上的栀子花的香味,还有那张纯白柔美干净的好像不似人间之物的温暖笑容,每每想起,心中总会有些温暖。富安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再次下了下狠心,掏出电话和一张名片来,他的妻子皱着眉宇道:“老富,你想好了吗?”富安微微笑了一声道:“有什么好想的,我们是案板上的肉,能够如何呢?只希望那个年轻人不会又是一个聂天宇才好!”富安的妻子摇了摇头道:“倒是不像,那个孩子的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人感觉到温暖和柔和的气息。

要是聂天宇,我们不答应,他又怎么可能放我们回来!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吧!”“我虽然是被逼着走上这条路,但是也不是一个干净的人。日后要论罪,我足可以枪毙了!”富安再次苦笑了一声。到是富晓柔道:“爸爸,别乱说,你只是个生意人,正经的生意人而已!”富安笑道:“我也想当一个正经的生意人,只是希望有些渺茫罢了!”下了决心按下电话,此刻正在副院长办公室的陈羽凡看着想起的电话,看着那个号码,心中得意的笑了起来,对着电话的那头道:“富先生,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想好了,看来我能够听到我想要的结果了?”富安在电话那头眯着眼睛道:“阁下永远是这样自信吗?”陈羽凡笑道:“自然,要不然早就有警察来找我了不是吗?”富安尴尬的笑了一声道:“你认为一个黑帮大佬会找警察帮忙吗?”“威胁到生命的时候,是会的!”陈羽凡道。

电话那边沉静了良久,富安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道:“阁下说的不错,我已经想好了,可以将天下会和天下集团都转入阁下的名下,我也可以为阁下办事。但是我还有些条件,我想我和阁下讲些条件,阁下应该是会允许的吧!”陈羽凡朗声笑了起来道:“自然,日后你就在我的手下打工了。我对待自己的员工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像富先生这样的人才,说实话,我很爱才!”“那就请阁下抽空来我家中一趟,我们再行商量如何!”富安直接将陈羽凡约见在家中,这让陈羽凡顿时感觉,这个家伙确实是有些心思。

这其中只有两种意思,一来埋伏自己,二来就是现实出他的诚意,投诚的人,自然需要开诚布公。不过在富安看来,还有一点,那就是试图试探一下这个年轻人的胆量。“好,今晚七点,我会准时到的!希望我去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哈哈哈!”一阵朗笑之后,陈羽凡挂断了电话。电话那头,富家,富安的妻子有些不明所以道:“为什么要约见在家里面?”富安神秘莫测的笑了一声道:“因为这是投降,自然需要一些诚意才好!约见在家里面,最后诚意。

我想对方能够明白我的意思的。”“老富,你想要提什么条件?”富安的妻子有些惶恐不安到。虽然不感觉那个年轻人有什么恶意,但是谨慎和堤防总是有的。富安鬼魅的笑了一声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是夜,金陵的天气也并不见得有太多的凉爽,到是有些烦闷和燥热。家中,冲完凉的富晓柔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间里面出来,裹着一身宽大的睡衣,卸掉脸上淡淡的装,到是绕有些青春气息逼人的感觉。出浴美人,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只是那双清澈的好像湖水的眸子,此刻正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家的门口,似乎在等待一些什么。

驻足久久,当三十四寸的液晶电视里面准时放出新闻联播的音乐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这悠悠的铃声,在富晓柔的心中是期待,是福安的心中是苦笑,在富安妻子的心中却是一阵颤抖,感觉心好像纠结了一下,厨房间里面,不断忙碌的妇人双手颤抖了一下,哐当一声,一只盘子摔碎在了地上。富安几步来到门前,带着有种莫名的,压抑不止的心情开门。门外,那个浑身雪白,带着一股夏日凉风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个男孩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干净的不似人间之物,好像天使一样的纯洁。

但是就是这种感觉,更加让富安有些惴惴不安了起来,看着门外含羞笑意的年轻人,富安道:“没想到你真敢来?”年轻人捋了一下被刘海挡住的眸子,轻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来?”。

小说索引:至尊逍遥全文免费阅读,至尊逍遥全本免费阅读,至尊逍遥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