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六十八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面前是一杯喝了一半的茉~莉~花茶,这茶叶是直接从乡下采摘过来的,纯手工制作,并未经过机器的加工,因此那飘逸出来的香气清清淡淡的,极为醒神。陈珞手里夹着一根烟,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坐在对面那个在江南省拥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的高官——刘奎,以及侧边坐着的莫建军。在莫建军一大清早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就明白莫建军这一次只怕是不会让他的这个热闹看的太过清闲,变换着法子要找一点事情给他做,虽然莫建军的这种意图并未明显表现出来,他的心里面,还是非常的明白的。

后来接到刘奎的电话的时候,陈珞就是有些意外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刘奎会在这种时候联系他。揣摩不透刘奎的意图,于是他便来了。同样让他意外的是,莫建军竟然也在。从刘奎的脸色或者神态看上去的话,这个位高权重的中年人并没有一丝的异常,他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自信,云淡风轻之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霸气和厚重之感。莫建军则是看上去比刘奎的姿态要随意悠闲一些,侧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架着二郎腿,仔细看的话,却不无防备心理。而且他侧身的时候,刚好可以看到刘奎的脸,以方便看到刘奎说话的口型和脸部表情的变化。

坐在他们这个位置上的人,一举一动以及一丁点小细节,都是有着极大的讲究的,丝毫马虎不得。“陈少好像有点意外。”有好一会,刘奎开口说话道。陈珞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您叫我过来应该不仅仅是喝杯茶这么简单,虽然这茶水的味道非常的好。”刘奎道:“的确是有点别的事情,想必星城机场改造方面的一些风波你是听说过了。”“略有耳闻。”“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法没?”陈珞拿过杯子,凑到嘴边的时候又是慢慢放了下去,刘奎见着陈珞这个细微的小动作,暗叹陈珞为人之谨慎,他的眼皮子,微微跳动了一下。

陈珞缓缓道:“说实话,我前段时间一直都在外面跑,对江南省这边的事情了解不多,旧的机场大楼,已经无法满足现今江南省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改造或者重建是一件势在必行的事情,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工程。刘省长此为,也是大善之举。至于一些不好的传闻,不过是风言风语而已,我其实是不怎么相信的。”刘奎的脸上,表情立时变得复杂起来,他哪里会听不出来陈珞是在刻意的避重就轻,这让他不太甘心,接着问道:“有句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既然有这种传闻,那么肯定是我们在工作的落实过程中有过错误或者误差的,这一点,是难以推卸的。

”陈珞轻声笑了笑:“刘省长,这个话题太过宏观了,我只是一个小商人,谈不来这个的。”刘奎盯着他道:“陈少不必谦虚,你的能量我和莫书记都是知道的,老实说,现在外面的舆论对我极为不利,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个中艰苦心酸我也不用多说,免得被你看了笑话,但是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党内官员的形象,是不容抹黑的,不然实在是寒了一些做实事的官员的心。”陈珞点头,不吱声,刘奎又道:“江南省省内的经济发展,正处于一个至关重要的转型期,我们没有更多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能自己摸索着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在走路的过程中,有一部分同志急功近利想着一蹴而就进而犯了错误,这种事情,我们也是应该表示理解的,并不能够一棍子打死,还是应该辩证的来看待这个问题的,你说是吗?”陈珞还是点头,隐约明白刘奎这话,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莫建军听的了,自己在这里,只是一个幌子,刘奎的真正对象,是莫建军。

果然,一直都姿态悠闲的莫建军,听的这话,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原本前来赴约的时候,他的打算只是走走过场,想看看刘奎的狼狈而已,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开口说话了。低咳了一声,莫建军道:“刘省长这话说的大有深意啊,只是调查结果还没出来,现在说这样的话,会不会过早了一点。”刘奎道:“我一以贯之的立场就是公平公正公开,没有什么是不能够谈的,现在出了这样的新闻,导致机场大楼改造方面的工程延误,这一天下来,就是大笔钱的损失,我们并不富裕,掏出这笔钱我也很心痛。

”莫建军淡笑道:“如果真的是干部队伍里面出现蛀虫的话,整纪整风工作是必须进行的,不然到时候出一个豆腐渣工程,刘省长是打算负全责吗?”“我相信我们的大部分干部都是好的,都是善良的,绝对不会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开玩笑。”“我的意思是,假设有呢?”刘奎摆了摆手:“不可能有。”一句话,他的霸气之意显露无疑。不过此时莫建军手里抓着把柄,也是寸步不让,他道:“刘省长这是在回避事件的正面诱因啊,若是没有这个诱因的话,又怎么会出现工程延误的情况?这一点,是最基本的原则,我想刘省长不会不懂的吧?”刘奎道:“阴谋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站不住脚跟的。

”莫建军点头:“那么好,一切等待时间来验证吧。”他轻笑了一声,喝掉茶水,起身慢慢离开了。他的姿态还是那么的悠闲,看上去极为笃定的样子,刘奎看着他一路晃悠着走出去的背影,不清楚莫建军是不是装出来的,心里面不好受是肯定的了。莫建军半途离开,刘奎脸色变幻了几下之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陈珞也是觉得自己没留下来的必要了,缓缓站起身,他还没走,刘奎的声音就是传来:“陈少,莫书记前段时间去过燕京你知道吗?”陈珞笑了笑:“这个不清楚。

”刘奎又道:“我昨天打电话给宋总理的时候,总理在电话里提起过你,让我代他问候一声你。”“哦,是吗?”陈珞假装惊讶。刘奎就是不说话了,见着刘奎这样子,陈珞大步走了出去。刘奎最后的那两句问话,看似随便问问,实则陈珞哪里会不明白,这是针对他的试探,也是今日刘奎和莫建军二人高层之间谈话,反而会将他叫过来的原因了。大概刘奎是认为莫建军之所以会忽然变得这么高调,大概是出于燕京方面那位老人的授意,陈珞并未和周老联系过,这里面的关联不知情,不过刘奎自然问出来了,心里面肯定还是有点心虚的,他并没有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

关于宋允常,关于宋博楠,自然不是简单的问候那么简单,并且陈珞也不认为,以他和宋博楠之间水如水火的关系,宋允常会有好脸色问候他。自从马红骏死后,陈珞对燕京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比较关注,又哪里会不知道宋博楠此时正是深陷泥泞,难以拔腿,而宋允常方面,在和中纪委方面一番私密的谈话之后,原本的一些出国访问行程也是被压了下来,虽然正常的国内行程一直都继续,却也看的出来,宋允常那边是夹缝求生,日子过的比较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若莫建军的高调真的是燕京方面授意,而宋允常又是江河日下的话,那么此时的刘奎,好日子大概也快到头了。

不说江南省方面有莫建军给他施压,单单是宋允常那边,若是宋允常那边真的有问题的话,他作为宋允常的嫡系,本身肯定是难以开脱责任的。这一系列事件变化的太快,外人来看的话,绝对是雾里看花迷迷糊糊的,陈珞却是看的真真切切。刘奎今日明面上是对他说,实则是说给莫建军所听的那番话,很明显的一个意思就是在给自己开罪了,他在试图明哲保身,只是以现在的形势来看,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意。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吗?陈珞轻声一笑,大步走出了茶楼。

莫建军的车子并未开走,见着他出来的时候,莫建军对他招了招手,陈珞走过去,莫建军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对他道:“陈少,周老的意思是,江南省这边的事情,你还是尽量少插手比较好。”“哦?”陈珞点头。莫建军说了这话,就是示意司机开车离开了。陈珞看着车子的尾气,又是笑了笑,果然,莫建军去燕京的时候有去找过周老,那么这里面的事情,就是变得更加的有趣了。不让他插手,偏偏又是一门心思的将他给拉进来,这个莫建军,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啊,刘奎这一次,看样子是真的要倒大霉了!只是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吧,被人利用的滋味,真的不太好受,而且,自作聪明的人,永远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