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三十八章 卑鄙

“我听说,是你在打压曙光集团和石氏集团是吗?”何向晚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问道。坐在他对面的马红骏,近乎贪婪的看着她被茶水晕染的玫红色的嘴唇,点了点头:“没错。”“为什么?”何向晚抬起头来,再一次是不痛不痒的语气。马红骏苦笑道:“我以为你会明白我的用意的。”“不。”何向晚摇头,“我想我并不需要明白,这是我的事情,我不想你插手其中。”“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马红骏眼中深情一片。何向晚还是摇头:“我是我,你是你,为什么要混淆一谈?我不喜欢这样子。

”“以后的事情我可以听你的,但是这件事情,你一定得听我的。”对于何向晚被陈珞强吻之事,马红骏一直都感受到极大的压力,心里认定那是自己的耻辱,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而且陈珞又是对他百般挑衅,他如何能容忍?何向晚这才看向他,道:“你还没给我理由。”马红骏犹豫了一下:“因为我喜欢你。”何向晚毫无征兆的笑了起来:“是吗?”“当然是,一直都喜欢你。”马红骏坚定的道。他的话语很柔情,可是何向晚的眼眸之中却并无多少情感:“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的话,那么就应该选择尊重我,而不是越俎代庖的去代替我做一些事情。

”“我一直都认为,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是我的女人。”马红骏的声音有点激动。原本他和何向晚之间的感情,是处于一个持续升温的状态,可是现在他在何向晚的话语里听到了生疏和淡漠,这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我是你的女人?”何向晚眉头微皱,她随手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身往外走去,马红骏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走,何向晚回过头,眼神在他身上扫视一番,马红骏感受到她那眼神之中的厌恶之色,忽然一阵无力,放开了手。何向晚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马红骏看着她的背影,用力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眼中满是赤红之色。

“陈珞,我要你的命。”……陈珞正在和包弋阳讨论今后中海市乃至全国房地产的格局,接到了来自周妁的电话。周妁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听的好似有人拿着一根羽毛,在一下一下的挠着心房一般。“你要来看我吗?”周妁问道。“明天就过去了。”“哦,还好吗?”“很好。”“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到处去惹是生非了,我可都是看着你呢。”陈珞傻笑:“我可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人,要是惹你的话,我倒是很愿意的。”周妁轻笑:“我可不会让你惹,而且你要是真的惹了我,难道还觉得自己现在不够烦。

”陈珞听的沉默,他知道周妁应该是听说过中海这边的事情了,但是这个女人,并不直接将这种心境表达出来。而是给陈珞留一个余地。陈珞有时候当然也觉得自己混蛋,但是有些事情于他而言,是难以避免的,就算是他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招惹了他。两个人通话的时间不长,周妁这个电话主要是告诉陈珞电影拍摄完了,还要在无锡呆一个星期左右,因为剧组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一个星期之后回燕京,接下来就该是电影的宣传活动了。因为电影投资大的缘故,不管是制作方还是投资方都紧紧的盯着这一块,必要的宣传必不可少,所以一个星期之后,周妁又将会投入到一个忙碌的工作状态之中,而且在这中间,她还要录制唱片,还要接新的电影电视剧。

通话过后,陈珞感觉自己的心有点软,周妁的温柔与不争,于他而言,并非喜悦,而是剜心的利刃,每一次都让他鲜血淋漓的疼。并且陈珞也清楚,在感情这种事情上,女人一直都是承受压力更多的一面,特别是他本人这方面问题颇多,尽管这些周妁表面上不曾说什么,陈珞心里还是懂的。陈珞之前就想过要早点去看看周妁,只是中海市这边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拖住了他的脚步,让他难以走开。现在,和包弋阳之间的合作正式达成,他的压力减小不少,也能够抽身离开几天了。

而虽然陈珞一直以来都试图对自己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公平对待,并无待遇上的差别,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他对周妁的感情,是任何女人都无法取代的,彼此这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早就使得他们彼此的命运命中注定,不可分割。……包弋阳见陈珞打了电话进来之后脸色变得不太对劲,示意休息一会,递过去一根雪茄给陈珞,亲自划燃火柴给他点火。“古巴雪茄,我想你会喜欢的。”包弋阳转移陈珞的注意力道。陈珞淡笑,抽一口,吐出一口浓烟:“我不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也抽不出什么感觉,甚至连特别的嗜好都没有。

”“不。”包弋阳微笑:“我听说你有很多女人,这算不算是你的特殊嗜好?”陈珞苦笑:“这算是取笑吗?”“当然不是,如果你非要给一个词语来认定的话,我想应该是羡慕。”“你难道会缺女人?”陈珞表示稀罕。“如果单单是找一个或者一群女人来替自己花钱的话,那当然是不缺的,而如果是真感情的,则一个都没有,这算不算是悲哀?”包弋阳轻叹一口气。陈珞失笑:“那是因为你将自己绷的太紧了,总感觉每一个接近你的女人都居心不良,是来谋财害命的。

要知道,你怎么以一颗心去对待别人,别人也就用什么样的心对你。”包弋阳道:“或许,但是有些事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为了避免酿成自己不喜欢的结局,逢场作戏,应该是不错的选择,等到真的需要一个孩子,再找个女人生一个孩子,人的这一生,就算是完了。”包弋阳这话听的似是好笑,又似是无奈,不过陈珞知道,以包弋阳的出身和身份,他身边不安定的因素注定要远远高出常人,他会有这种想法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很多大人物的子女,除非真的是为了巩固家族的地位而选择联姻之外,独身到老的人很多很多。

当然这事陈珞也没什么评价权,个人的私生活其实只是自己的私生活,别人是并无任何权利进行指手画脚的。陈珞长长的抽一口雪茄,问道:“为什么会忽然说起这个话题?”包弋阳耸肩:“很奇怪你和何向晚之间的事情罢了。”陈珞道:“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这一点我自然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单单看时间长短是没用的,而且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很有野心,征服**很强的人。”“那你以为,我对何向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包弋阳想了想:“应该是有点喜欢吧,但是这种喜欢说不上有多深,随时都有取代的可能,或许,你更看重的,应该还是何向晚这个人,并不一定,是要她成为你的女人。

”包弋阳的这番话,是经过好几次思虑的结果,他原本自己应该是说的**不离十了,哪里知道陈珞还是摇头:“你说错了一点,我想让她成为我的女人。”“为什么?”“你不懂。”陈珞并不愿意多说。虽然陈珞给外人的印象一直都是花心和滥情,但是真正是他主动去追求的女人其实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两情相悦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的,就连和韩淑芸之间,也几乎可以算是一个日久生情的过程。但是对何向晚,陈珞看到第一眼,就是深深为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野性所吸引,那个时候他就对自己说,他要了这个女人。

是的,要了,还是要定了。单单第一眼的感觉陈珞便是这个,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主动也如此狂~情的去招惹一个女人,更不论说何向晚本人,对他也是有帮助的……财色双收之事,谁人不喜欢?当然,何向晚并不是一般的女人,普通意义上的小手段,估计根本就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所以陈珞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一些小麻烦。当然,这些小心思,他是不会对别人说的。包弋阳听到你不懂这三个字,微感错愕,旋即苦笑:“整个中海市,想要征服何向晚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实不相瞒,我曾经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在她那里碰壁太多次之后,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戏所以才渐渐的淡掉了这份心思,再者有马红骏珠玉在前,别人实在很难出彩,那你说,我是该祝福你,还是劝劝你?因为我真的很担心你是在玩火**,马红骏并非一般人,他的能量大的很,相信这段时间曙光集团和石氏集团所承受的压力,你是感受到这一点了吧。

”陈珞点点头,抿唇笑道:“有时候,爱情就像是一座城堡,攻坚战,很有味道不是吗?”“好像,挺卑鄙的。”陈珞哈哈大笑起来:“我们都是彼此彼此。”接着,二人谈的还是关于房地产方面的情况,上一次包弋阳听到陈珞的炒房计划,也就是将房子当做期货来运作的计划之后,一直都是蠢蠢欲动,暗中筹备。短时间内,资金筹集已经过百亿,相信只要注入石氏的话,立即就能将石氏地产盘活,并且对温少宇进行狙击。这一块,陈珞并不是那么的着急,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是他的一贯准则,而且,绝地反击,能够最直接最迅速的收到反馈结果。

他要的,并不仅仅是将石氏盘活那么简单,而是要彻底打垮温少宇在中海市的布局,在将温少宇赶出中海的同时,接收他在中海市已有的经营成果。按照陈珞的打算,中海市这边的房地产这一块,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垄断,一家独大,进而决定定价权,通过此一点,来和政府进行交涉,争取足够多的话语权,从而使得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要这么做的话,这步棋就要下的很长远,甚至还会有失败的风险。包弋阳这时问道:“我认为,温少宇就算是遭遇了挫折,也决不至于放弃中海房地产这一块,损失太大了,即便是他,都是承受不起的。

”“要他主动放弃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旦市场真的全方位的崩溃,之前他所造成的泡沫效应全部都被打回原形的时候,他已有的资本在进行资本操作之中已经无力回天,那么,就算是他想不放弃也不可能。”“那么,这一点应该怎么说?”陈珞轻笑道:“你是否有分析过的人均消费水平,购房水平以及住房的入住率等等问题。”包弋阳点头,既然他下定决心要做这一块,自然是要做相应的市场分析的。陈珞接着道:“好,既然你分析过,那就应该知道,由于前段时间中海市房地产市场混乱的缘故,不少人渐渐的养成了囤房和以房养房的习惯,虽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现象之一,但是这个现象本身很能够说明中海市未来一段时间房地产市场的走向。

”“房地产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端产品,但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和中海市新区的逐渐建立,至少,在已有的供需情况下,我们能够很轻易的将房产做成**型意义上的奢侈品,之所以说是**型意义的,是因为房产的最终面向客户端是大众,这是一种大众性的消费品,而大众性消费品的典型表现就是低端,迅速,实效,实用。”“在能够满足以上几个条件的时候,那么就是一件产品足够成熟的表现,在这个时候,市场上的供需双方,势必在一定的条件催化下进行角力。

而前期温少宇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得市场朝这方面进行转型。可是市场的消费惯性在一定的条件下是短期内很难改变的,这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温少宇的影响力会下降到最低点,而且因为前期的市场泡沫在这个转型期被戳破的缘故,会使得中海市房地产这一块的乱象加剧,这个时候,我们跟进的话,恰好是享受温少宇的成果,而温少宇和他的团队,则是负责给我们买单。”陈珞的分析很详细,包弋阳听的连连点头,只是他还是有一点担忧:“难道这一点温少宇看不到。

”“如果不把他看成是一个傻子的话,他自然是可以看到的,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你和我之间的合作,是隐蔽性的,现在所有的人都只看到石氏的危机,而你恰好则是那个契机,只要利用的好的话,你的加入,将会成为关键性的因素。”包弋阳笑的愉悦:“忽然感受到了一点压力。”陈珞也笑:“没办法,能者多劳。”说着,二人一起吐出一口烟雾,端的是得意无比。……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加剧,多国范围内通货膨胀严重,导致货币大幅度的贬值,原材料价格顺势而涨成为一种不可控的趋势。

在这种大范围的经济形势下,所受影响的,并不仅仅只是曙光集团,国内的其他企业,也是遭受很大的影响。当然,由于合同被推翻的缘故,曙光集团在这件事情上所面临的挑战,更显严峻罢了。韩家的全部业务都是面向国内的,因为并不是所谓的大型家族企业的缘故,韩家的业务方向也是相对简单,虽然由于得罪了包弋阳被打压的很惨,但是在陈珞和包弋阳之间建立合作的关系之后,这种打压正在逐步的撤除。韩家的工厂和几个公司的业务,渐渐的恢复,并且隐约有上升的空间,只是由于陈珞打过招呼的缘故,韩家目前阶段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相当的隐忍,依旧给人一种一蹶不振的印象。

韩棕和韩蕴邀请陈珞吃饭,严叶秋也在,专门向陈珞表达谢意,刚好包弋阳有时间,陈珞将他拉过去当陪客。包弋阳的出现让韩家所有的人都相当的意外,特别是严叶秋,更是激动的失态,她语无伦次的和包弋阳说了很多话,要不是韩蕴及时制止的话,几乎就要将扇巴掌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相反,包弋阳则是表现的极为大度,还拿出被陈珞扇巴掌的事情开玩笑,他是一个很爽朗的人,大是大非还是能够分的很清楚的,虽然被陈珞狠狠的扇巴掌的事情这一辈子恐怕都无法释怀,但是至少现在,他面对这事的时候,心态是积极的。

这一顿饭,韩家从一开始的惶恐慢慢进入角色之后,也就慢慢的融入陈珞和包弋阳所制造的氛围之内,虽然至始至终都算不上有多融洽,却也彻底让韩家放宽了心,也是让韩棕和韩蕴意识到,今后,韩家的企业的发展空间,将会变得更大更顺利,同时对陈珞,他们也是非常的感激。喝到最后,几个男人没醉,反而是严叶秋喝醉了,她抓着陈珞的手,不停的说着一些好话,说韩淑芸找了一个好男人之类的,倒是引的在一旁看热闹的包弋阳,笑声不断,也是让韩棕和韩蕴极为无奈……【面临春节了,应酬太多,更新稍作调整,每天五千字左右,节后会恢复并加速更新的,抱歉了!!】。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