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二十九章 质问

陈珞自认为自己并不算是什么名人,住在这个酒店也没受什么特殊的优待,何向晚更是不可能知道他是住这里的,但是他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何向晚会出现在这里,何向晚就是朝他招了招手,冷声道:“你,过来!”硬邦邦的一句话,颐指气使的语气,让陈珞的脸色亦是微微一变,他没有动,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刚买的打火机和烟,拆掉烟封,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戏谑的笑。何向晚见陈珞没有反应,再一次道:“过来。”这一次,连称呼和招手的动作都没了,很显然她此时正是狂怒的时候。

陈珞吐出一口烟雾,看一眼站在另外一辆桑塔纳车旁的两个黑衣大汉,淡笑道:“给我一个理由。”“理由,你是不是怕了?”何向晚讥笑道。“怎么,这很丢人吗?”陈珞表现的很光棍。这个回答,让何向晚一阵错愕,虽然她打从骨子里认为陈珞无耻,却也没想到陈珞会无耻到这种地步,竟是承认自己是怕了,这让何向晚的激将法落空,有一拳打到空出无处着力的腻歪之感。但是她这一次来,本就是向陈珞兴师问罪的,讲再多的废话其实也没实质性的用处。冷声,何向晚道:“陈珞,你站在那里也好,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哦,说吧,回答还是不回答,看我心情。”陈珞笑着道,他是知道何向晚气场强大的,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是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之感,一旦顺着她的话去往下说的话,很快就会被她牵着鼻子,按照她的节奏走,逐渐的丧失主权,丧权辱国,是以陈珞每一次回话的时候都喜欢加上一个前缀或者后缀来打乱何向晚话语里的节奏,虽然他不至于被何向晚牵着鼻子走,但是他也不想这个女人太过嚣张。何向晚冷哼道:“那好,我问你,你是不是见过我妈?”“你妈?是谁?”陈珞眉头微皱。

何向晚就是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你连见过我妈都不承认,想必也不会承认去过我家的吧。”陈珞感觉事情有点不对:“你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这其中的原由是什么?”陈珞从关凌那里有知道何向晚的父母都是外交高官,那可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即便他有心要见,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何向晚的这番质问,在他看来,很莫名其妙。“原由,你要什么原由?我就是想知道,你见我妈,讨好我妈,有什么目的?”何向晚还是质问的语气。“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妈是谁?为什么要讨好她?女人,你是疯了,还是有被迫害幻想症啊,有病就赶快去医院,我没时间陪你浪费。

”陈珞的语气也是变得不客气起来。何向晚的脸色本就不太好看,听的陈珞这话,那张脸几乎要垮掉了,她再一次道:“你确定你没见过?你真的确定?每个人都是要为自己所说的话付出代价的,我希望你准备好了付出代价。”陈珞不悦的道:“你妈很了不起吗?我为什么一定要见过她?再者,见了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她还能将你许配给我不成,简直是无理取闹。”这话一出,站在桑塔纳旁的两个黑衣人就是被逗笑了,但是他们两个都是极为惧怕何向晚的,一笑出声就赶紧伸手捂住嘴巴,想笑又不敢笑,憋的极为痛苦。

“你……”何向晚的纤纤玉指指向陈珞,指尖轻颤,声音也是提高了几分:“陈珞,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也没心思跟你开玩笑,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见过还是没见过?你回答我!”“我没见过。”陈珞耸肩,极为无辜。当然,他这表现在何向晚看来,则是相当的无耻,何向晚愈发肯定陈珞讨好她妈,是有目的的了。而且更让何向晚愤怒的是,她都有查清楚那辆送她妈回春华山庄的车子是石恺的,而车子最近一直都是陈珞在使用,都这么捉贼拿赃了,陈珞居然还死不承认,这可真是好笑的很。

“无耻!”何向晚尖声道。“好吧,随便你怎么说,撒泼够了,你就回去吧,我还有事。”陈珞淡淡的道。何向晚哪里会这么久放任他离开,冷声道:“陈珞,我是带着一腔诚意来的,可是你处处回避,处处欺瞒,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陈珞心想你客气过吗,但是这话此时却不好说,他知道何向晚是一个极为骄傲的女人,骄傲的傲慢,在石氏年会上的一点小事就能闹那么的大,要是再一次的将她给得罪了,他以后的日子,还真是不会太好过。是以此时虽然已经很不耐烦了,陈珞还是耐下性子道:“何向晚,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矛盾纠纷,你要是因此苛责或者刁难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事和你妈又有什么关系呢?不会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吗?”“你这么无耻的人,我也不会蠢到你会老实承认,我有证据!”何向晚讥讽一声,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照片来,展示在陈珞的面前:“就是这个,你现在还要说自己没见过吗?”见何向晚当真拿出所谓的证据来了,陈珞微微一愣,感觉事情有古怪,恐怕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彼此距离太远,照片又太小,陈珞看不清楚,慢慢走近,对着照片看了好几眼,费力的想了好一会,这才苦笑起来:“如果你说的是这个妇人的话,那我倒是见过的。”这个妇人,正是陈珞在路边遇上,开车送回春华山庄的那个妇人,原本陈珞就是知道能够住在那里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却没想到居然是何向晚的母亲……主要是陈珞之前先入为主的观念太重了,认为何向晚的父母既然是外交官的话,肯定是满世界跑的那种,而且何向晚的年纪还不算大,她的父母,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这时陈珞也想起来那个妇人的身体不太好,估计是这个原因,才提前退休的吧……当然,因为这种事情何向晚就专门跑来质问他,陈珞还是觉得何向晚是疯了。

“你终于承认了,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何向晚再一次问道。陈珞吐出一口烟雾,反问:“你来找我,你妈知道吗?还是你妈授意你这么做的?”“我妈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授意我?是我怀疑你居心叵测,不安好心。”何向晚冷笑。“不安好心?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向晚,你就算是要找理由,能不能找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理由呢?”“难道这不算是理由,难道你不是居心叵测?”“当然不是。”陈珞的神色变得严肃一些,他觉得这事自己必须解释一下,不然就该好心办成坏事了,而且何向晚一直咬着这事不放,很明显也是因为太过关心她的父母,毕竟她父母的身份是真的特殊。

陈珞于是将整件事情的过程说了一下,其实这事何向晚从母亲那里听过,但是她并不很相信,特别是知道这个做“好事”的人是陈珞的时候,何向晚就是全部都不相信了,这也是她回来质问陈珞的原因。在何向晚看来,好人好事虽然随时随地都有发生,但是陈珞所做的事情还是太着痕迹了一点,毕竟,看到一个老太太过马路,扶过去就行了,有必要还送回家吗?逻辑上根本就行不通,很没必要,也很有无事献殷勤的嫌疑。何向晚又哪里会知道,搁平时陈珞的确不会做这么繁琐的事情,顶多就是扶着过了马路,但是他那天刚好闲的有点慌,于是就顺便将事情做了,要是陈珞知道做好事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的话,他是根本就不会去做的。

“说完了吗?”何向晚很不耐烦,陈珞说的再多,在她听来,都是狡辩。陈珞摊手:“说完了,可是你似乎一点都不信。”“我为什么要信呢?”何向晚毫不客气:“要是你,你信吗?”“要是有人扶我妈过马路,送我妈回家,我会感激他。”陈珞很认真。“你这是在给自己戴高帽子是吗?”“没那个必要,实话实说,因为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我说这话,并不是要劝服你什么,而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我。”“我没必要懂你。”何向晚很不屑,顿了顿她又道:“既然你承认了此事,那么你在此必须向我保证,以后不得再接触我的家人,不管是任何理由,任何场面。

”“抱歉,我做不到。”陈珞想也不想就道,他还想降服这个女人呢,怎么能够答应。“陈珞,你是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吗?记住,我这是要求,而不是求你。”何向晚的脸又是沉了下去。“那么好,我也告诉你,我做不到,相反,你妈人挺好的,我挺喜欢。”陈珞看着何向晚的眼睛,争锋相对。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