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想法

贺春生之死,在随后的两天,依然没有一个定论,报纸和电视,也没有透露半点消息,消息依然处于极度保密的状态。伴随着中央来人,全中科被双规,贺家的代表人物被隔离审查,这一起江南省的官场大地震,沿着两条主线汹涌肆虐,在暗中悄然波及每一个角落。李婉然和陈珞也被叫去录过口供,但是他们两个的底子清白,涉入不深,再加上有人在暗中打过招呼的缘故,此后也未受到什么打扰。至此,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沉淀和安静了,该上位的上位,该下位的下位,一切,如过往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一淌激流,却是在暗中肆虐不已。燕京,夏家。周老爷子和夏老爷子摆着桌子坐在院子里的一颗大槐树下下围棋。这两位老人,是一辈子的战友和同志,却又是互相斗争了一辈子,彼此都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打仗的时候比的是谁杀的鬼子多,干革命的时候拼的则是革命激情,搞经济的时候,又是比较谁的手腕强,后来老了,没什么可以比的,就是比子孙后代谁更有出息。总之,彼此之间就是不得消停,这也是为什么夏子苒会总是拿来和周妁比较的缘故,这也算是两个老人难得的乐趣之一了。

此时,下围棋如此闲趣的事情,居然也弄的火花四溅,吹胡子瞪眼,你死我活的。一局棋下到后半段,周老的手不经意的在桌子上碰了一下,棋局全部乱掉,夏老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老周,你这算是什么意思,输不起就别下。”周老不甘示弱:“废话,什么叫输不起,没看到棋局乱掉了吗?”“你敢说不是你弄乱的。”夏老低吼。周老哈哈大笑:“我说老夏啊,你这人啊,就是这一点不好,太较真了,多大年纪的人了啊,火气还这么大,小心得高血压。”夏老吼的更加厉害:“你少在老子面前假情假意的装好人,你那点龌龊鬼祟的心思我还不知道。

”周老的脸皮也厚,听的夏老这话,没事人一样,转移话题道:“最近几天,江南省那边闹的很大啊,你是什么想法?”夏老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呢,板着脸道:“没想法。”周老就是嘿嘿的笑了起来:“没想法,你确定?我可是听说你被陈珞那小子反栽一赃,半条裤腿都给沾泥了,还真能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啊。”夏老就是没好气的道:“那又能怎么样?老子说没事就没事,难道谁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这事不说还好,一说夏老就是来气,原本吧,他去星城,是奔着教训陈珞去的,最终教训算是教训了,可是也是无关痛痒,反而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得不偿失啊。

周老笑道:“你这么大把年纪的,谁敢跟你较劲啊,不过说实话啊,你这一趟过去了,觉得那小子怎么样。”“马马虎虎,凑合吧。”夏老不耐的道,想早点结束这个话题。可是周老哪里会如此轻易的结束,反而是来了兴趣,再问道:“你说详细一点,这么有趣的家伙可是不多见啊。”“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星城看看,别死乞白赖的赖在我这里打探这个打探那个的。”夏老翻着白眼道。“嘿,啥意思啊,还藏着掖着的,我说你不会是真的被那小子灌了**汤,迷的云里雾里的吧。

”“放你他妈~的狗屁,什么**汤啊,老子清醒的很,老子只是看不惯你这老小子的行为而已。”夏老爆粗口道。这一幕,要是被别人看到的话,指不定会惊呆成什么样子呢,不过周老认识夏老那么多年,哪里会不知道他这又臭又硬的脾气,也不在意,笑道:“我说吧,这事还真不能说,一说你就翻脸,这不是心虚是什么?”一边又啧啧称叹道:“以前吧,你看哪个小辈不是被你看一眼就两腿发软舌头打结的,这一次算是遇到对手了吧,哎呀,我对那小子,是越来越好奇了啊。

”夏老臭骂:“老小子,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说风凉话很来劲是吧,我看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今后有的让你头疼的。”周老嘿嘿笑道:“我有什么好头疼的,我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不跟你一样,整个的愤世嫉俗,苦大仇深。”这话激的夏老当即跳了进来,七老八十的年纪了,动作还整的挺大,他瞪眼看着周老,像是一头驴子,指着周老的鼻子道:“好,丑话咱们说在前面,以后出什么事你别来找我诉苦才好,赶紧滚蛋吧你,老子要睡觉了。”周老哈哈大笑起来:“老东西,你这度量真心不行,实在没法跟我比啊,坐下坐下,别被人看了笑话去。

”一边说一边拉夏老坐下。夏老正在气头上了,就是不坐,周老又是故作无奈的叹气道:“难道那小子真的这么厉害不成?连你都降服不了。这以后要真的翻江倒海的弄出什么事情来,那还怎么收拾?”夏老就是没好气的道:“这话你问我我问谁?”周老就道:“是啊,还真没好的办法。不过呢,你这一次去星城,人见过了,也算是了解了一些问题了,那么,关于你孙女的那档子事,又该怎么解决。”“能怎么解决,我可是老了。”夏老酸酸的道。周老干脆也站了起来,叹气道:“这么一说,还真有这种感觉了,我们是老了啊,这年轻一辈的事情,还真不好管,可是也不能任由胡闹不是?这事不管怎么样,总该有一个度,我们心里首先就不好受了,然后还要被别人风言风语,这滋味,想必你是知道的?”“知道又能如何,难道我能将那小子嘣掉不成?”“也不用那么偏激,总该有一个选择吧,不过我可事先说好,到时候不管怎么选,我们两个,都必须些许的放手一些。

”夏老不明白:“这意思是你放手了?不管了,任由小辈去折腾了?”周老摇摇头,道:“周妁这几天都有打电话回家给我,我说这话,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夏老又是觉得火气横生,哼了一声:“女大不中留。”周老又道:“话虽如此,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也真没看出来陈珞将来到底有什么潜力,说起来,他还是高攀了我们。”“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明白一点,我没心思猜你的意思。”周老苦笑道:“哪里能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事,必须有一个约束罢了。

”这话一下子就是说到了夏老的心坎里,他眼前一亮,拉着周老重新坐下,道:“这话倒是没错,我们两个要好好合计合计一番。”周老笑道:“不生气了。”夏老大义凛然的道:“老子干了一辈子的革命,你有见过老子窝里反的时候吗?攘外必先安内啊。”说了这话,两个老油子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两声,就是认真的讨论此事的可行性来。夏老此时也是愿意分享在星城的见闻了,其实看表面的话一切都正常,他该做的事情,都是尽到本分了,而后面被陈珞利用,也是有心甘情愿的成分在内,不然陈珞如何会这么轻易就得逞。

之所以夏志阳生气,很大一个原因还是因为孙女的事情没彻底的得到解决,现在夏子苒还在回燕京的路上呢,估计马上就要回家了,他也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夏子苒说这事。刚好周老来了,一起下下棋解闷,可是周老的棋品向来臭的很,偷子耍赖什么的都来,这么一来,哪里不会让夏老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再到周老激了几句,就是彻底爆发了。不过就算是爆发,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身份放在这里,总不能一张老脸全然不要了,他和周老之间几十年的革命友谊,可以肆无忌惮不摆架子,那是因为彼此都太过了解,没有摆谱的必要,但是在外人面前不一样,最起码的威严还是有的,说的严重一点,他们两个的形象,很大一个程度上,都是代表着国家和军方的形象了,这一点必须要慎重。

这一点,二老都是心知肚明,所以讨论事情来的时候,规矩和方圆都是清楚的知道了,再加上小一辈的谈恋爱原本就是正常的事情,不存在谁对谁错,就算是存在高攀的嫌疑,那也是自主自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不到上纲上线的程度。所以,本着对周妁和夏子苒负责任的态度,二老在这件事情上,是非常的慎重其事的,只是,越是慎重其事,就越是为难罢了。这时听周老道:“我有一个想法,那个陈珞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听你这么说,想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有想过他今后会走哪条路没有?还是真的在经商这条路上一条路走到黑了?”这件事情,夏老是有认真的想过的,这时道:“这点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个问题最该考虑的人,不是你和我,而是潘老和宁老吧。

”说到这里,两个老人对视一眼,脸色就是微微一苦。

小说索引: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全本免费阅读,重生之超级金融帝国
阅读提示: